林觅秦深

第11章 秦深诱哄心尖尖放彩虹屁
“上大学后,加入音乐社,恰好遇到不错学姐愿意教我。”
林觅抿着嘴,暗自舔了舔小虎牙,水汪汪的狐狸眼滴溜溜转。
她胡诌了答案,希望能蒙混过关。
“是吗?”矜贵斯文的男人不带任何欲念,拿出专业态度,捧着林觅纤若无骨的手掌细细打量。
“觅觅你忘了,我继承家业掌、管秦氏之前是世界上排名前三的钢琴家。”
“你第一个音落下去,我就知道,你少说有15年琴龄,怎么可能是在大学社团中学过的半吊子?”
“觅觅的钢琴是和什么人学的?告诉我,我也想和他切磋切磋!”
男人和林觅靠的很近,呈包围态势,炽热的体温让林觅身体微微颤抖。
秦深身形高大,林觅一抬头就能看见他喉结上张扬恣肆,不断上下移动的小红痣。
好想……咬一口!
小姑娘咽了下口水,小手手攥得紧紧的,脸蛋红扑扑的,低垂眼眸。
生怕一个控制不住,把秦深摁倒在钢琴上。
“我答应过那人,绝对不说出她名字,秦爷要是逼问,我就要食言了。”
“我还当着漫漫的老师,要给孩子树立良好榜样,不能说话不算数。”
林觅年幼时随父亲学过钢琴。家道中落后,机缘巧合被艾乐乐和周凯越援救资助。
她从没见过艾乐乐真人,但却通过视频形式一直接受艾乐乐的钢琴教学。
本就有基础,又天分极高的林觅这些年私底下钢琴技艺,越发精进。
林觅充满感激,可艾乐乐只有一条要求:绝对不能在任何人面前透露和自己学习钢琴的事。
林觅谨守这项约定。
秦深眼眸幽沉盯着林觅,轻轻在她指头尖捏了捏。
本是个细微到极致的动作,像是在检查手指柔韧性,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多了几分旖旎暧昧气氛。
空气越发稀薄灼热。
秦深面上不露,心里却熨帖舒坦。
自己的小姑娘真是一个守约的女孩!
所谓的“艾乐乐”就是秦深本人,这些年他一直通过小号教林觅钢琴。
也就是说林觅这一手钢琴技艺全靠秦深的辛苦教学!
“觅觅既然不愿告诉我他是谁,哪能说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秦深居高临下,几乎要把身形娇弱的小姑娘圈在他和钢琴之间。
炙热的呼呼喷洒在脸周,林觅脸颊泛红,脑袋晕晕的,身子好像浮在云端。
身子微微一动,碰到琴键发出刺耳的声音,林觅心乱如麻。
“她呀……是个很好的人,很温柔也很善良……”
林觅虽从来没见过艾乐乐真人,但想起这几年艾乐乐对自己的资助,心里暖暖的。
秦深听林觅这么评价自己,心里乐开了花,可还要维持淡漠疏离的模样。
好痛苦!
他轻咳一声,抑制不住嘴角上扬,“还有吗?”
清冷矜贵如秦爷的这样的人物也喜欢听彩虹屁!
林觅抬眸发现秦深耳朵尖微微红了,有些好奇没多想,“哦,她的手很好看,很纤细很骨感,特别有力量……哦,就像秦爷的手指一样好看!”
说完林觅还不忘拍下金主爸爸的马屁!
秦深一听这话,立马怂的把掐掐捏捏小姑娘手指的大掌背在身后。
之前和林觅钢琴教学都是只露手,不露脸,不发声。
秦深既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希望林觅能瞧出就是这双手这么多年教她弹钢琴。
就是这双手这些年来一直在暗中帮助她。
只可惜,林觅只是觉得像,并没有把作为女人“艾乐乐”的手和秦深的手画等号。
秦深说不出的气闷,杀伐决断的男人,竟生出了几分胆怯。
因为在意,所以小心翼翼。
“林老师既然不愿说那人名字,我也不勉强。”
“可罚还是要罚的!”
林觅开始瑟瑟发抖,奸商老男人,吃人不吐骨头渣滓!
“先记下吧,等我想好了再来收本金和利息!”
秦深说完,丢下林觅一个人在钢琴旁,他需要冷静冷静。
林觅已经对忽冷忽热的老男人习惯了。
接下来,她收拾一下午自己的东西。
晚饭是和秦漫漫一起吃的,没见到秦深,据说又回集团加班了。
哎,苦命的总裁!
“嫂子姐姐,你以后没事的时候可要多待在家里呀!”
餐桌上,秦漫漫小口喝着海鲜粥,一双大大的杏仁眼亮晶晶看着林觅说。
大概是她喊惯了口不愿改,林觅也随她去了。
“放心吧,我要是没事,在外边待着也没意思,不过你为什么想让我多待在家?”
“因为我发现一个规律,只要嫂子姐姐在家,哥哥就会找各种理由回家!”
林觅:……
“漫漫,这是错觉,错觉!”
“可我做了记录,这一个月以来,哥哥回家的次数比以前一年都要多!”
林觅不知道怎么回答秦漫漫,只能打个马虎眼,哄骗着只有8、9岁智商的秦漫漫吃完饭,看绘本,睡觉。
晚上回到自己房间,台灯下,回忆起这一两天发生的事情,林觅觉出有些不对劲儿,也说不出具体。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编辑红豆冰沙发来的消息。
“鸡腿大大,上本书都完结好久了,考不考虑开新书?正好网站现在有征文活动!”
除了众人所熟知的学生身份,林觅还是一个写作多年的网文写手,网名香酥鸡腿。
别问为什么起这样一个名字,问就是只有这个名字没有被占用,一次就申请成功。
林觅之所以入圈的原因很简单:为了赚钱!
这几年间,偶然也有成绩不错的作品,但都没有大爆,更没有出圈。
林觅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脑海中灵感乍现,她决定了以秦深为原型,写一本女强男弱的文。
标题都想好了《重生成长公主,九千岁日缠夜撩》
文案还特别备注男主真太监。
晚上灵感就是好,刷刷刷连码三章发了上去。
没一会就看到后台有人评论。
林觅没心思看,她要准备明天去向仁中学报道实习的事。
第二天一早才六点,林觅便起床带好一切资料证件,打车去学校。
向仁中学是江城最好的私立学校。
当初林觅也是经过了多轮考核,经过学校推荐才有的这个实习资格。
她现在保了研,空余时间很多,打算多积攒一些工作经验,反正研究生毕业后还是要找工作。
原本她的心情是很轻松惬意的,可一身职业装的她在接待室都等到10点了,依旧被晾着。
不仅没管事的,连杯水也没有。
她感到事情有些不妙。
“你就是林觅?来了就知道傻坐了,不知道眼睛找活干呀?”一个头发盘起,戴着黑框眼镜的女人,推开门将一摞资料“啪”的扔在桌子上,就冲林觅大呼小叫。

第12章 秦深气哭,我的心尖尖是小财迷
林觅被这么猛地一训,说不怕是假的。
她面上泛白,抿唇笑了笑,“这位老师,我是今天来报到的实习生,江大大四在读。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请老师多请教!”
“你们现在这些学生不会自己找活干吗?还要我说到脸上!”黑框眼镜女约莫40来岁,身材壮壮的,不知什么身份,言谈举止很是粗暴。
林觅察言观色,一时不知这女人什么来头,不敢轻举妄动怼回去。
根据她多年生活在底层的经验,大概率是得罪了什么人,要不然自己和这女人素昧平生,她为什么要针对?
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人。
“去,学校仓库里有不少书本资料,你去抱过来!”黑镜框女人发话了。
林觅初来乍到,还没摸清底细,并且在向仁中学实习后得到“优秀实习生”证明,对自己的之后档案履历很重要。
她咧嘴笑了,甜美乖顺,“好勒!”
出了办公室门,林觅收起笑容,摸了摸绾头发的簪子。
要只是给个下马威也就算了,可要是有阴谋暗害……
小虎牙露出,那就试试看好了!
黑框眼镜女所说的仓库位于学校一角,位置偏僻。
林觅拿钥匙打开了仓库门后,一股潮气扑面而来,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霉味儿。
这种地方就算有资料和书,拿出来估计也不能用了。
黑框眼镜女,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觅才不当这冤大头,直接在仓库门口的石板上坐下,给导师周凯越发信息。
【老师,向仁中学接待处有个戴黑框眼镜的40来岁的女人,身材还有些胖胖的,在刁难我,帮我查一下好吗?】
没过一分钟周凯越回到,【她的话你都别听,等我查清她身份,给你撑腰!】
这倒不是周凯越在说大话,他在学术圈子里的地位使得他桃李满天下,教育系统中,有不少他认识的熟人。
林觅快乐打字,“好嘞,徒儿等师傅好消息!”
秋高气爽的天气,微风阵阵,好不惬意。
林觅自己也想不到,实习第一天原本打算大干一场的自己,会在校园角落里闲得发慌拿出手机摸鱼。
她给“艾乐乐”发消息。
【乐乐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昨晚上签约了一本新书,男主以我刚认识的奸商老男人为原型,名字叫《重生成长公主,九千岁日缠夜撩》】
【刚发了三章点击打赏就很不错,估计这次又能赚不少小钱钱了。】
秦深看这条消息时,正和公司高管开一场并购案会议。
原本陈宁拿手机进来找他,他还面露不悦,可当看到是【心尖尖】发来的时,他立马抬手示意汇报工作人员停下。
第一条消息让他眼前一黑。
搜索出小说,当看到小说文案中标注男主为真太监时,手机几乎被他捏碎。
第二条消息让秦深紧捂胸口,眼尾泛红,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论有个财迷心尖尖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为了小钱钱,连你披马甲的未来老公都能牺牲。
秦深眉心微蹙,强烈表示要缓缓。
会议桌上其他高管立马关心议论,“秦总怎么了,要不要送医院?”
“秦总虽然年轻也要注意身体!”
……
秦深无法解释,他痛苦的来源是家里那只又甜又撩,总在他雷区蹦跶的小狐精。
可有什么办法,自己认定的女人,跪着也要宠完!
“秦总,又有新消息了!”陈宁温馨提示。
秦深生怕林觅再发点什么让他心跳骤停的消息,虽然想看,可半眯着眼。
【还有个坏消息,今天是我实习第一天,可是有个坏女人刁难我。】
秦深立马身子坐直,飞速回复。
有下属发现,一向淡定从容,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秦总眉头紧锁,手指微颤。
【你现在在哪儿?】
半分钟后,秦深风一般冲出了会议室,只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两次了!连着两天,两次了!
秦爷不对劲儿啊!
外边有什么这么勾人?


林觅这边发完前两条消息根本没想到“艾乐乐”会这么快回复。
她知道艾乐乐是世界著名音乐家,很忙,从不奢望能秒回。
她把给艾乐乐发信息当成向树洞倾诉。
见对方又问在哪里,
她回道【在向仁中学废弃仓库前】
还附带了一张图片。
这之后很长时间,艾乐乐都没有再回复。
林觅大脑放空,百无聊赖环顾四周,只等周凯越摆平一切。
突然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诡异声音。
还没来得及回头,一张大网从天而降。
林觅早有心理准备,从头上拔下簪子,瞬间手上多了把利刃。
两下划开黑网,挣脱束缚。
微微喘气站定,林觅这才看清要害她的人。
是沈泽安。
“沈渣男,你还敢来呀?我上次扇你巴掌不过瘾是吗?”
“掉的牙补上了吗?”
几天前,他在秦宅前纠缠骚然林觅,张口就是林觅被秦深包养,所以才不愿意接受他。
说着还想拉扯林觅跟他走。
脾气刚烈的小姑娘不堪其扰,和他撕打起来。
平时在自家店铺要帮忙卸货、扛货的林觅手劲儿大了点,一巴掌下去打掉了沈泽安的牙。
当然沈泽安也不是吃亏的主,将林觅摁在水池里呛个半死。
……
林觅一提到“牙”,种种不堪的过往在沈泽安面前闪现。
他捂着肿胀面颊,咧着嘴道,“听说你和秦家签了50年工作合同,攀上高枝了是吧?”
“别以为攀上秦深我就不敢整治你!”
“你不知道吧?向仁中学校董是我爸爸,你想在这儿干下去,得罪我?想得美!”
别人是区长爸爸,到了沈泽安这里是校董爸爸。
林觅腹诽。
“那沈公子的意思是要让我求饶了?”林觅娇俏的狐狸眼眨呀眨,娇俏妩媚,勾人心痒。
沈泽安咽了下口水。
林觅的脸,林觅的身材,林觅的气质,综合在一起娇贵无比,又勾魂惹火。
像是从天上坠落的精灵,内心邪恶的人会生出一种想要亵玩的心态。
毕竟谁不想看高岭之花被攀折枝头呢!
他早就发誓一定要睡’了这个女人,狠狠玩’弄后,再毫不留情抛弃。
“那是自然,只要你肯在床’上把我伺’候舒服了……”沈泽安洋洋得意。
林觅磨着小虎牙,一口吐沫吐在沈泽安脸上,“做你的春秋大美梦吧!”
“秦深都向我求婚了,我能瞧得上你?”
“等过两天我和他领了证,婚宴一定请你喝喜酒!”

第13章 林觅:秦深向我求婚了
林觅不过是在虚张声势。
她知道,这种动不动把爸爸拉出来撑腰的爸宝男,最是自卑胆怯。
要想制服这种人,就要比他更加豪横,搬出比他更大更强的背景。
果然,沈泽安一听这话,眼睛睁得溜圆,“秦深向你求婚?林觅,你撒谎不打草稿,秦深会看得上你?”
“他顶多是玩玩你!”
林觅不怒反笑,把玩着手上的簪子小刀,目光温柔,轻抚刀锋,“这重要吗?”
“50年工作合约意味着什么?”
“我是秦家人,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敢动我,当心你那校董爸爸今天就下课!”
沈泽安之所以能当横着走的二世祖,全托了他爸爸的福。
听林觅这么一说,立马暴走,扑上来要打林觅。
“今天我要是让你滚不出向仁中学,我就不姓沈!”
“确实,你不配姓沈!”一道低沉暗哑中带着怒气的男声传来。
沈泽安抬头,惊呼一声,“小叔叔,你可要为我做主呀!”
林觅扭头看向身后人影。
男人似乎是从天而降。
不是,自己不是刚把位置发给艾乐乐吗?怎么来的是秦深?
盯着神情高大挺拔的身影,林觅暗惊:小……小叔?
只知道秦沈两家有亲缘关系,没想到沈泽安也就比秦深小2、3岁,竟然低了一辈!
话说回来,秦深他在亲缘面前,还会维护自己吗?
林觅内心直打鼓。
还有刚才秦深向自己求婚的话,老奸商应该没听到吧?
有眼力见的陈特助已经招呼手下搬来沙发软椅。
秦深自自然然坐下,他到有一会了,不仅听到林觅说自己和她求婚,还听到那句“我是秦家人”,顿时胸口酥酥麻麻,有一股热流奔涌。
见林觅站在一旁,小脸忽红忽白很是局促,他敛眸轻笑,拍拍沙发,“林小姐坐!”
林觅不习惯在人前和秦深这么亲近,讪笑着,“还是秦爷和沈先生坐吧!”
“他不配,让他站着,我们来审他!”
沈泽安大脑一片空白。
不配?站着?受审?
他堂堂沈家大少,还是秦深表侄儿,什么时候受过这样侮辱?
“表叔……这死丫头……”
话没说完,眼前一幕让他石化。
秦深笑得温柔,见林觅站着不愿坐,便伸出大掌,紧握小姑娘略微冰凉的小手。
拉她靠自己坐下,一副全然亲密维护的样子。
俊男美女,养眼得不像话。
没错,为了刺激沈泽安,宣誓主权,心机秦爷故意一条手臂缠上林觅细弱的小腰。
林觅大脑轰得一下炸了,眼睛都不知道看哪儿。
她浑身血液沸腾、叫嚣,酥麻麻地想要挣脱男人的怀抱。
“做戏给他看,要不之后他再来找麻烦怎么办?”
秦深低沉暗哑,满是磁性的声音在林觅耳旁响起。
炙热呼吸让林觅身子轻颤。对,为了气死沈渣男,绝对不能退缩。
想到这儿,林觅妩媚狐狸眼水光潋滟,满是柔情。
她大大方方回握住秦深大掌,纤细手指似拨动琴弦般在秦深手背上画圈圈。
勇敢觅觅,决不认输,撩人这种事情,决不能落下风!
陈特助:我就知道跟着秦爷狗粮管饱。
众保镖:这是我不花钱能看的吗?我只是保镖啊啊啊啊!
沈泽安:我,艹,该不会林觅说的都是真的吧?将来她会成为我小婶儿?
老男人秦深被讨好得极其舒服,为小娇娇出气,看我的!
“沈泽安,向林小姐道歉!”
秦深斜睨沈泽安冷冷道,高高在上仿佛审犯人一样。
“你表叔的人,也敢动?”
“我让你爸爸停了你零花钱,还没长记性?”
“还敢来找死?”
秦深声音渗着寒意,说到最后一句几乎咬牙切齿。
沈泽安是个纸老虎,只敢在身份不如自己的人面前张牙舞爪,遇上秦深,他只有跪地叫爸爸的份儿。
“爸爸……不是,表叔,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
他吓得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秦深的狠辣手段,他没少听父亲提过,要不是和秦家结过姻亲,他沈家在江城恐怕连口汤都喝不上。
“林觅……林小姐……你说句话呀!就看在……就看在我也曾是江大学生的份上,救救学长,救救学长啊!”
他说着膝盖在地上行走,打算伸手拉林觅裤腿讨好。
秦深和林觅同坐沙发靠的很近,他甚至能看到小姑娘鬓角细碎的头发绒毛。
每一根都拨动他心弦,很想rua。
可老男人有贼心没贼胆,公开场合不敢太过火,只敢在看不见的地方,摩挲几下林觅衣角。
见沈泽安上前,他眸色骤深。
内心:退!退!退!
我的女人也是你能碰的?弄伤了你赔得起?
他给陈特助使眼色阻拦。
再说林觅感受着身旁男人强烈的荷尔蒙气息。
不怒自威的气场,让她有些害怕,同时又被致命吸引。
就在她大脑晕晕乎乎时,沈泽安伸出的手让她下意识一脚踹出。
沈泽安飞出好远。
秦深:……担心小娇娇安危,是我多虑了,我家娇娇手能劈瓜,踹个把人渣算什么?
“陈特助,带他去见他爸爸,对沈校董说,教子无方,有何面目在学校工作?”
“送他到乡下吃点苦,不深刻反思错误不许回来!”
林觅心中一惊,这意思是沈泽安和他的校董爸爸都可以下课回家了?
“等下!”就在沈泽安被拖拽着要带走时,林觅出声阻止。
沈泽安以为林觅圣母心泛滥,愿意放自己一马。
他痛哭流涕爬回来,眼巴巴等着林觅为自己说好话。
“接待室里,为难我的女人是谁?”
沈泽安忍着疼,龇牙咧嘴说了原委。
那女人叫冯鑫,他老公在沈家做事,托了老公的福,才能进向仁中学。
沈泽安收买她为难林觅。
“哦,”林觅发信息给导师周凯越,面无表情,“行了,你可以滚了。”
沈泽安:……
神渣男被带下去后,陈特助很有眼色给其他安保人员使眼色离场。
空旷操场上只剩下林觅和秦深。
“还有谁欺负过你?都一并告诉我!这破烂学校还是别待了,晦气!”
秦深跟着林觅漫无目的在校园里闲逛,最终爬上了教学楼最高的天台。
登高望远,入目风景美不胜收。
“多谢秦爷好意。”林觅恢复了淡漠疏离的模样。
她靠在天台栏杆上,仰着脖子吹风,任发丝飘散。
“小没良心的!”秦深斜睨她一眼,“刚才是谁言之凿凿说我求婚来着,还说是‘秦家人’?”
“当真是用人在前,不用人在后!”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第14章 公主抱只给我合法妻子,觅觅,考不考虑和我变更关系?
男人似乎有些动怒,他高大的身形微微压低。
一手紧紧圈住林觅细腰,将她整个身子压在栏杆上。
林觅被一片阴影笼罩,腰间能感受到男人掌心的炽热,心神荡漾。
可身子半腾空状态还是让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温柔诱惑和危险陷阱并存。
“恨的人牙痒痒的小狐狸!”
男人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林觅被逼到了角落,逃无可逃。
面对大佬强大的气场,也是为了秦家那份收入丰厚的工作,她讨好娇笑,“是是是,我就是没本事的小狐狸,您就是实力强大的大老虎!”
“狐假虎威说的就是我,要不是仗了您的势,我哪里敢打沈泽安呢?”
“秦爷放心,以后我不敢……”
大概是被小姑娘刻意讨好的态度软化,秦深心情颇好,他在林觅鼻尖上轻点,“可以!”
林觅:???
“你可以继续仗我的势,到了外边,只要说我秦深向你求婚,没人敢为难你!”
林觅一脸痛苦面具,果然,被奸商老男人听到了!
看着林觅一脸可怜兮兮吃瘪神情,心机秦爷心情颇好,“行了,收拾收拾东西,这破学校再不用来了!”
林觅身子一怔,一脸抗拒。
秦深疑惑,伸出手要拉她。
“你那么喜欢当老师?给漫漫当老师还不够吗?还是你觉得秦家的工作做不长久,要有独自生存的能力?”
林觅躲过,眼神坚定轻轻摇了摇头,“秦爷,当老师是我的妈妈的心愿,你知道吗?当年我妈妈就是从这处栏杆跳下去的。”
秦深眼眸骤然深邃,他扬了扬下巴,喉结上的小红痣显眼惹火,想开口安慰,林觅又开了口。
“估计秦爷对我进行背调时,早就知道了吧?”
“我妈妈是一名老师,兢兢业业,专心教学。”
“有个学生因意外摔断腿,不能去学校。我妈妈主动上门补课,没收一分钱。”
“学生家为表示感谢,送了我妈妈一袋青苹果。”
“我妈妈最终收下。没过几天,那学生家就向上级部门投诉我妈收学生家礼物,我妈被学校停职,通报批评,名声也臭了。”
“那时我爸爸欠钱刚自杀,不时有债主上门讨债,我妈妈心理压力本来就大。”
“这件事成为压垮骆驼最后一根稻草,她从5楼纵身而下,我彻底成了孤儿。”
迎着阵阵清风,林觅话说的轻松,仿佛一吹就散。
一身黑色职业装的女孩儿,眼眸低垂,双肩微微颤动。
她语调还算平缓,可就是因娓娓道来,更增添了几分让人心碎的痛感。
秦深手紧攥成拳,青筋迸现,他盯着眼前栏杆出神。
“觅觅……我……”他本想说“对不起”。
却不料,小姑娘猛一抬头,眼眸中带着点点星光,可嘴角却是上扬的。
“骗你的!”林觅笑得开心,小虎牙俏皮可爱。
秦深:……
刚投入的感情就这么被戏耍,狠厉秦爷气得抬手在林觅鼻尖狠狠弹了下,“小狐狸,蹬鼻子上脸是吧,连爷都敢耍?”
娇俏小姑娘立马疼得泪花都出来了,她紧捂鼻尖,“我以为你知道所有细节,不会被骗!”
“其实也不能说是骗啦,其他都是真的,只不过我妈不是在这一处栏杆跳下去的!”
“我这也算是女承母业吧,我妈妈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到全市最好的向仁中学教书。”
“我来这里实习也是为实现我妈的心愿!”
秦深见小姑娘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早就没了脾气。
可毕竟久居上位,他一时半会实在说不出道歉的话。
傲娇老男人摸了摸鼻子,伸出扯住林觅小手,“那个……我牵你下去!”
通往天台的楼梯是人工焊的铁条,十分粗糙简陋,上去时不觉得困难。
下来时,就没那么容易了。
为了快速安全下楼,秦深干脆将娇小的林觅朝胳膊下一夹,带着人就走。
林觅脚瞬间腾空,失去平衡,等到楼下时,人都傻了。
怎么好像自己是个货物啊!!!!!
说好的高雅矜贵钢琴家,说好的老男人疼人呢?
霸总小说里,都是公主抱的啊!
秦深,你浪漫过敏吗?
活该你快30了还找不到老婆!
啊啊啊啊啊啊!
小姑娘双脚落地,两颊气鼓鼓,以示不满。
此时秦深又恢复了平日里那副矜贵高冷,生人勿进的模样。
他掸了掸衣袖上的褶皱,微微扭头看林觅,露出好看精致的下颌线,“想让我公主抱?”
“可公主抱我只给我合法妻子,觅觅,考不考虑和我变更一下关系?”
男人嗓音动人,循循善诱,林觅在那双诱人桃花眼的蛊惑下,差点要开口说“好”。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将林觅拖拽回现实。
她有些面红耳赤赶忙接电话,可手颤抖个不听停,差点掉地上。
还是秦深眼疾手快帮她接住。
林觅羞得脸红能滴血。
电话接通,传来了闺蜜郁甜的声音。
“觅觅,我拍摄任务完成了,咱姐俩今天能聚聚吗?明天我又要有工作了!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
林觅一顿,轻声道,“甜甜宝贝,可我现在正在上班啊!”
秦深故意大声道,“今天给你放假,去和朋友出去玩吧!”
林觅瞬间瞪大眼睛,奸商老男人这么体恤民情?
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虽然这样想着,她还是乖乖坐了秦深安排的车,去和郁甜见面。
甜品店中,两个气质风格迥异的女孩说话聊天,好不养眼。
郁甜气质清冷,妥妥小白花,柔弱中透着刚强。
林觅则偏妩媚甜美长相,又纯又欲,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觅宝,我最近好烦啊,我被人表白了,可我不想答应。”
郁甜经常上镜,不敢吃甜品,只要了一杯柠檬水。
“那人是谁?为什么呀?”林觅喝了一口红豆椰果奶茶,不解问。
“黎骁,你也见过的,最近爆火的一个鲜肉。”
“我听小道消息说,他和江城第一豪门秦家关联颇深,我就是个18线小艺人,可不想和他们有什么牵连。”
“对了觅宝,上次和你视频电话,我怎么好像看到了秦深,还有,刚才在电话里出现的男声就是秦深吧?”
“快坦白,你怎么扒上大佬大腿的!”
林觅一脸欲死的表情,“要是我说,因为我能手劈西瓜,引起了总裁注意,你信吗?”

第15章 姐妹一生一起走,男人统统都是狗
郁甜:……
林觅简单说了在秦家做家教的事,但没说签了50年合同,更没说花房中让人羞愤欲死的一幕。
“觅宝,能帮我个忙吗?”郁甜清纯动人的杏眼,让人看了沦陷。
林觅喝了一口最爱的奶茶,含糊不清道,“说,为姐们儿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觅宝能帮我要一张秦深的亲笔签名吗?”
林觅“噗”的一声喷出奶茶,“要他签名做什么?你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我跟你说,秦老奸商就是长得好看,可是中看不中用,有些方面……不行,真的不行!”
“我全是看在钱的份上才留在秦家的!”
“并且我怀疑他喜欢男的!”
郁甜惊,一脸八卦:“……你怎么知道的?试过?”
林觅脸刷的红了:……
姐妹,含蓄点,别这么奔放,在外边呢!
她打着哈哈,“我在秦家做事,多少听说了些。”
郁甜这才平静下来,长叹一口气“你知道的,觅宝,自打我妈死了,后妈进门又生了弟弟,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高中时我又被霸凌欺负,如果不是秦深的音乐陪伴我,我可能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放心吧,觅宝,我对他没有男女之情,就是纯粹粉丝对偶像的崇敬之情。”
林觅听了心里堵得慌。
郁甜外表看着光鲜亮丽,家中做生意的,资产颇丰。
她人也长得漂亮,学历不错,还进了娱乐圈。
虽然没红,但是片约不断,前途不可限量。
可只有林觅才知道郁甜过得有多苦。
就说进娱乐圈拍戏这事吧,根本不是郁甜喜欢,而是她爸爸和后妈的主意,就是想将郁甜培养成一棵摇钱树,好为她弟弟赚下更多资产。
或许正是不幸的原生家庭,让林觅和郁甜一见如故,同病相怜。
林觅很为自己的姐妹难过,她吸了吸鼻子,想活跃一下气氛,“别提秦深那个老奸商了,你刚才不是说鲜肉黎骁追你吗?”
“几年前高考完,咱俩去剧组打工,他还在跑龙套,没想到现在他都这么红了。”
“那时他没少照顾咱俩,挺好个人,帅气有钱,还能对你事业有帮助,你不打算接受他吗?”
郁甜咬着吸管,眼中水汪汪的,“我爸那种婚内出轨的大渣男给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我这辈子都不打算结婚!”
林觅知道,郁甜爸爸在郁甜妈妈病重时,就和秘书搅和到一起了。
郁甜妈妈去世不到三个月,他就娶回了大着肚子的下一任。
关键是秘书和新妻子还不是同一个人。
林觅打心眼里心疼闺蜜,她让郁甜靠在怀里,轻轻拍着她后背。
林觅虽然不像郁甜那样对恋爱、婚姻持完全否态度,可年幼时的家庭生活,让她对婚恋也不抱什么希望。
“对了,有几次和黎骁拍完戏,我看见他被秦家的车接走,还偷偷摸摸的。”郁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刚才你又说秦深他似乎喜欢男人……”
好姐妹俩一对视,电光火石间,两人心领神会。
郁甜看着清冷疏淡,骨子里不好惹,她拿出手机,开始打字,“我要彻底和他划清界限,这种烂白菜男人,有多远滚多远!”
林觅气呼呼露出小虎牙,“就是,狗男人,老奸商!玩的真花!”
那边和青鹤大夫关系还可疑着呢,现在又和当红鲜肉不清不楚。
“姐妹一生一起走,男人统统都是狗。”林觅气呼呼下了结论。
“不过……”林觅面露为难,“我曾经答应过要给黎骁织一条围巾,到时候估计还得托你转交。”


同一时间,秦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和林觅分开后,秦深回到总部继续办公,可思绪总是不宁静,半天看不下来一份文件。
突然门外嘈杂起来,“让我进去,你们凭什么拦我?”
陈特助阻拦,“黎少,秦爷吩咐过,办公时,任何人不能打扰!”
“我是任何人吗?我和他睡一个被窝长大,小时候我尿了裤子,他还替我打掩护呢!”
秦深一听这熟悉的声音,眉头骤紧。
他放下笔,无奈叹气,“陈特助,让他进来!”
门打开,一个一身休闲T恤黑裤,脚踩高帮鞋,戴墨镜口罩的高瘦青年冲了进来。
“我的事你管不管?她彻底拒绝我啦!”
他拿下口罩墨镜,露出一张奶乖奶乖的脸蛋,是时下流行的奶狗长相。
他边说边拿出手机给秦深看刚收到的拒绝信息。
秦深一脸悠闲淡定,双肘立在大理石办公桌面,十指交叉抵着下巴,“你赖谁?谁让你急不可耐和那个叫郁甜的女孩表白?”
“她骨子里不信任男人,你越是黏的紧,她越是跑得快!”
秦深说完身子微微后仰,靠在椅背,摸出烟默默点燃。
猩红火光明灭,一副明显要置身事外的样子。
“那也比你强!从嫂子打小你就惦记上了,现在人家都快大学毕业了,还只把你当雇主!”
“哈哈哈,你连被拒绝的资格都没有!”
青年大咧咧在真皮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脸上满是得意,秦深哪里疼他就朝着哪里戳。
秦深墨色眸子眯了眯,宽大办公室内气氛逐渐逼仄。
他将还剩大半根的烟在烟灰缸内摁灭,力度之大,让坐在一旁的黑衣青年身子一颤,立马蔫了。
“黎骁,你当你是谁?给你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
“要不是我,你能进娱乐圈拍戏?只怕早被你爸绑回家继承家业了吧?”
男人面色一沉,声音透着刻骨的寒意,当红流量鲜肉黎骁,差点跪下。
“哥,你是我亲亲的哥,是我唯一的哥!”
“哥哥,我终身幸福就全靠你了。”
“郁甜马上要进新剧组了,你能不能把我也安排进去?”
黎骁是秦深表姑家的儿子,原本家里说什么都不乐意他进娱乐圈的。
能进娱乐圈还能有资源,全靠秦深罩着。
“我是商人,帮了你有什么好处?”秦大奸商一丝一毫,斤斤计较。
“我……”黎骁语塞。
手机震动,郁甜在拒绝黎骁后,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几年前我和我闺蜜在剧组打工,那时你随口说,要我闺蜜送你一条围巾作为报答。”
“等她织好了,我会转交给你。”
“之后我们就彻底不要联系了!”
黎骁立马笑开了花,将信息亮给秦深看。
他开始拿架子,“表哥,你要是不答应帮我制造机会追郁甜,到时,表嫂织好的围巾我可就自己收着了!”
秦深额头青筋猛跳,心尖尖还从没给自己送过东西呢!
怎么可能便宜这小子!
他磨着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