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真真赵延

6
逆子自那次晚饭后再没有联系过我,朋友圈倒是更新得很勤快。
5 月 2 号,「我为真真的做的爱心晚餐」,配图是一张凯蒂猫形状的便当。
我气笑了,他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给他妈我都没做过饭呢。
5 月 3 号,「放学去接真真,手牵手走在夕阳下,原来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
呵呵,这逆子一掷千金买超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5 月 4 号,「真真做的菜很好吃,有家的味道」,配图是一盘绿油油不见荤腥的菜。
看起来就没什么食欲,他挖野菜还挖上瘾了?
5 月 5 号,「平平淡淡才是真」,配图是两人拥抱的照片。
5 月 6 号、7 号、8 号……
每天内容都不带重复的,就差把「我过得很幸福」贴在脸上了。
差点没把我看吐了。
好在,管家告诉我个好消息。
江礼和许意这几日天天约着吃饭,感情有迅速升温的趋势。
看来我的判断没有出错。
睡前,我习惯性看了一眼朋友圈。
逆子又发了新动态。
「找了份工作,真真夸我很帅,我也觉得」,配图是他穿着某团外卖员骑小电驴的背影。
我一时不知该气还是该欣慰,这臭小子居然做起了外卖小哥,俨然一副要跟我抗争到底的样子。
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我看得心烦,干脆屏蔽了他。
当晚我做个梦。
梦到我爸病逝那会儿,大学毕业的我懵懵懂懂地接手了赵氏集团,结果刚上任没多久就被人暗地里使绊子,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差点没撑过去。
那时江淮在追我,他是大家族不管事的老二,我对他没什么感觉。但为了家族利益嫁给了他,好在婚后生情,也不存在嫁错人这一说法。
没多久我怀孕了,那会儿市场部开辟了新项目,羊水破的前十分钟我还在工作。
生下孩子后就更忙了,月子都没坐几天就三天两头到处飞,大部分时间是江淮和保姆带的孩子。
后来赵延上了学,在学校和刘家千金形影不离,放学还赖着人家不肯走。
我问他是不是喜欢许意,他一本正经地说超级喜欢。
一番话逗乐了两家人。
想着刘氏和赵氏是商业伙伴,能亲上加亲自然是最好的,干脆一拍即合就订下了娃娃亲。
前面还好好的,谁承想,这逆子到了高中就开始叛逆。
谁的话都不听,对人家许意板着一张脸,说话也不客气,做出来的事更是过分。
我和他爸还以为是青春期到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结果他出国回来后带回来了一个陌生女人,为了她要解除婚约。
我不同意,他便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梦戛然而止,我惊醒了。
坐起身来,拿起床头摆着的相框,照片中是赵延十八岁生日的照片,眉眼间初见了少年的长成。
我叹了口气,逆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7
和赵延僵持的几个月里,我没再看他的动态,想让他吃吃苦头。
其间刘慧来找过我一次。
她明里暗里提起江礼和许意最近走得很近。
我自然知道她什么意思,就顺水推舟提出换亲。
谁知刘慧直接表示最好要挑个良辰吉日定下婚期。
这下轮到我蒙了,会不会太快了?
一问清楚才知道原来许意和江礼二人看对眼了,刘父对江礼这个候选女婿也很是满意。
我不禁挑眉,看来我的眼光没错,也就欣然应下了。
有江礼帮着管理公司,我就抽空亲自去了一趟灵隐寺。
大师老神在在地算了一卦,说来年开春三月是个良辰吉日。
三月,竹外桃花三两只,春江水暖鸭先知,倒是个好日子。
当下是九月,还有六个月的时间准备婚礼。
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碍于这次联姻容不得半点出错,所以由我亲自参与策划。
最近公司开了新项目,加上要筹办婚礼,我忙得两脚不沾地,手机都没时间看。
睡前得空看了眼手机,差点没心梗。
赵延打来了几个电话,我没接到。
他就发来了短信:「妈,真真怀孕了四个月了,再不结婚就要显怀了,我答应要给她办婚礼的。再说了她怀着您的孙子,您忍心看着自己的孙子流落在外吗?」
我看得眉心突突,也真是不害臊啊,还指望我接受一个未婚先孕的儿媳妇?
我压下心中的怒火,一字一字地告诉他,我不认这个儿媳,也坚决不认来路不明的孙子。
刚发出去,赵延的电话就打来了。
刚接起,逆子气急败坏地声音传了过来
「妈,那可是您的亲孙子!」
我冷笑:「你还是我亲儿子呢!」
我可不着急抱孙子,若真想要,外面一堆人巴结上赶着当孙子呢。
赵延显然没想到我不按套路出牌,也不吃亲情牌这一套,叫嚣着要是不接受柳真真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的话,就要跟我断绝母子关系。
我气得脑子发昏,撇下一句「行,你最好别后悔」就挂了电话。
为了个女人要跟亲妈断绝母子关系,真是无法无天了!
8
时间飞逝,一转眼就到了二月中旬。
那次电话后,赵延竟真的再没联系过我。
到底是我怀胎九月从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没忍住把他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想看看他闲杂吃几盘野菜。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逆子朋友圈的动态全都被删了,连头像都换成了黑色。
看得我眉心直跳,太反常了,以前他恨不得一天发十条秀给我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有些不放心,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对方已关机。
我又发几条短信过去,也不回。
这下我坐不住了,毕竟我的初衷就是让他吃吃恋爱脑的苦,可别出其他幺蛾子了。
秘书告诉我他人在医院时,我险些站不住脚。
饭都来不及吃,就驱车赶往医院。
空无一人的走廊长椅上,赵延正双手抱头坐着。
黑色外套破了洞,胡子长出青楂了也没刮,双眼布满血丝,眼下一片乌青,哪有半点豪门阔少的影子?
许是母子间心灵感应,我还没走近,他就抬起了头,看到我的瞬间红了眼眶:「妈……」
「妈什么妈,不是说要和我断绝关系吗。」许久未见的儿子变成了这副模样,我眼下一热,嘴上却没饶过他。
来的路上,周秘书都跟我说了,二月初柳真真生了一个女孩,被查出来患有遗传性耳聋。
遗传性耳聋是隐性遗传病,当父母两个人是同一隐性遗传病基因的携带者,孩子将有 25% 的概率患病。另外还有 50% 的概率,只遗传父母其中一方的基因,成为携带者。还有 25% 的概率完全不遗传这个基因。
我的儿子自从出生就做了最权威全套的检查,有没有隐形遗传病我再清楚不过,至于柳真真……
「妈,孩子不是我的,她骗了我。」赵延举着双臂抱头痛哭。
我抿了抿嘴没说话,听他继续说。
「她没有遗传病,我也没有遗传病,孩子根本不是我的!
「我每天这么努力送外卖却养着别的男人的孩子……
「她骗了我、她骗了我……」
看着逆子悲伤的模样,我心中五味杂陈。
这事吧,我也是半个小时前才知道的。
周秘书去查赵延行踪时,调出来的监控有拍到大着肚子的柳真真和一个陌身男人见面,二人也不知讲了什么,吵了一架后不欢而散。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事情有蹊跷,于是就让人去调查监控里的男人。
一查事情就暴露了。
去年六月,也就是柳真真怀孕的月份,监控显示她去过这个男人的家中,待了几个小时才离开。
继续深挖下去就更离谱了,这男人竟是她高中时的初恋情人。
二人分分合合多年也还是没断了关系。
所以她一边吊着我儿子,一边又和初恋纠缠不清,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我恨铁不成钢地拍了拍泣不成声的逆子:「妈早就跟你说了,恋爱脑要不得,你自己看看这下被戴绿帽了吧。放着知根知底的小青梅不要,非要作死去挖野菜当接盘侠,你不被绿谁被绿?」
他哭着没说话。
9
最后我带着浑浑噩噩的逆子回了家。
回到家后,赵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好几天,我也没让人管他。
谁让他当初不听劝的,自己受着吧。
眼看着婚期临近,我越发忙碌起来,生怕出了岔子。
婚礼前夕,按照老祖宗留下的规矩,亲家要带着女儿来家中做客。
江礼的母亲早逝,父亲一时间赶不过来,地点就干脆订在了我这个婶婶家。
江礼一身藏蓝色正装,星眉剑目,身姿挺拔,许意则身穿同款藏蓝色小礼裙,一对璧人站在哪里怎么看怎么讨喜。
有讨喜的,自然也有不讨喜的。
颓废了好几天的赵延下楼,看到这一幕,诧异地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白了他一眼:「许意和你表哥要结婚了。」
他一脸震惊,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妈,许意不是我未婚妻吗?」
「你也知道她是你未婚妻啊,那你之前抛下人家,要死要活非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不考虑人家的感受!现在知道她是你未婚妻了!晚了!」我没好气地打断他,「你个兔崽子哪一点配得上人许意了,也就占了时间上的优势!结果还没把握住。」
赵延被我怼得低下头说不出话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婚礼很是盛大,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来捧场子,一切很是顺利。
赵延呆愣愣地望着前来敬酒的一对璧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不禁翻了个白眼,臭小子后悔了吧,晚喽!
10
婚礼过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逆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桌上堆满了经济管理的书籍,每次一推门进去就看到他在埋头钻研,还请了个老师咨询。
出了限量版豪车他也不买了,连看都不看一眼。
商业聚会上,他沉稳内敛了不少,和每个人都能聊上两句。
莫不是要深受刺激决心做出改变了?
没几天,我的想法得到了印证。
某天晚上,赵延主动找到我,说他想去国外新开的分公司跟着基层学些真本领。
闻言,我从一堆文件中抬头,见他表情严肃,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再次分别又是机场,第一次是送他出国,第二次又是送他出国。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难过得红了眼眶。
这一次,儿子好像真的要长大了。
11 赵延视角:
我叫赵延,赵氏集团总裁的儿子。
自打我有记忆以来,就是爸爸和保姆阿姨照顾我。
因为我妈就是个雷厉风行的女总裁,想见她一面都很难。
不过不要紧,我可以和玩具玩,任何玩具我都能得到。
幼儿园有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老师叫她刘许意。
许意,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她喜欢扎着两个高高的翘辫子,穿着华丽的蓬蓬公主裙,穿着小皮鞋跑来跑去。
别人欺负我,她会帮我出头,我喜欢跟她玩。
所以她扭头时辫子就打在我脸上,我也不介意。
每次放学我都不舍得和刘许意分开。
回到家我抱着难得在家的妈妈,说我想去找刘许意玩。
爸爸妈妈问我喜不喜欢她,我点了点头,超级喜欢。
妈妈笑着点了点我的人头,说我人小鬼大,接着带着我去了她家做客。
大人们不知道在聊什么,我依稀听到什么娃娃亲。
长大后,我才知道什么是娃娃亲。
身边的朋友知道后,都在背地里嘲笑我。
我又气又恼,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俗不俗啊!
所以我把怒火撒在刘许意身上。
她长开了不少,还是一样的漂亮,一样的傲气,但是我看到她就别扭。
我要自由恋爱,才不要什么娃娃亲。
为了让她离我远点,我故意在篮球比赛后接过其他女生递给我的水。
故意在她的桌肚里放了她最害怕的毛毛虫,看她出糗的样子我觉得好痛快。
故意把她做的糕点随手给人,虽然味道不错。
反正只要她不开心的事,我就很开心。
回国后,回家的路上,我遇见了一个女孩。
她独自一人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爬着上坡路,看起来很吃力的样子。
那一刻我想的是刘许意才不会自己拿箱子,她只会使唤我帮她拿。
鬼使神差的,我下了车。
后来我们逐渐熟悉了起来。
她叫柳真真,家境不好但很上进努力,说话也很温柔,和刘许意那个大小姐脾气一点都不一样。
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刘许意就从来不这样。
自然而然的相处下来,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她了。
于是我们在一起了。
可我妈不同意。
我跟我妈说真爱没有贫富之分,可她根本不懂我想要什么。
在他们眼里我好像就是个联姻工具。
我妈停了我名下所有的资产,但是没关系,我爱真真,真真爱我,这就够了。
真真劝我和爸妈不要闹太僵,毕竟是长辈。
我听进去了,所以带着她回来一趟家,想让我妈看看真真是个好女孩。
但我没想到刘许意也在,她不仅打了我,还打了真真。
那一刻,我对她的厌恶到了极致。
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是真爱。
我跑出去安慰真真,让她不要难过,我会陪着她的。
我不再回家,和真真搬到了一个租金不高的小公寓里。
清汤小菜的生活也可以很美好,我把每天的日常拍下来发到朋友圈里,让我妈看看我过得很开心。
由于真真每个月的工资都要帮着她舅舅还债,我也找了份送外卖的工作补贴家用。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真真告诉我她怀孕了。
我很开心,打电话告诉我妈,她要当奶奶了。
可我妈一点都不激动,也不接受真真,甚至不愿意接受我。
我觉得她好残忍,为什么连自己儿子的亲骨肉都不愿意接受。
一气之下,我扬言要和她断绝母子关系,她还同意了。
那一刻,我发誓,没了赵氏集团总裁儿子的身份,我也可以过得很好。
为了给真真和孩子更好的生活,我每天马不停蹄地送外卖。
真真很贴心,她理解我的付出,这让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一边照顾她,一边送外卖,每天辛苦却很幸福。
九个月过去了,真真生了个女儿。
我欣喜若狂,我要当爸爸了。
但医生的一番话让我笑不出来了。
孩子有遗传性耳聋。
我愣在原地。
医生告诉我,遗传性耳聋是隐性遗传病,当父母两个人是同一隐性遗传病基因的携带者,孩子将有 25% 的概率患病。另外还有 50% 的概率,只遗传父母其中一方的基因,成为携带者。
我没有遗传病,真真也没有。
孩子不是我的。
真真亲口承认了,哭着求我原谅她。
我问她那个男人是谁。
她支支吾吾半天才道出实话,是高中时的初恋。
我脑袋一片混乱,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怀着其他男人的孩子骗了我九个月,而我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我觉得一切都崩塌了。
然后,我妈来了,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她恨铁不成钢地安慰我。
「妈早就跟你说了,恋爱脑要不得,你自己看看这下被戴绿帽了吧。放着知根知底的小青梅不要,非要作死去挖野菜当接盘侠,你不被绿谁被绿?」
好吧,这也不算安慰。
就这样浑浑噩噩跟着我妈回了家。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想着这九个月发生的点点滴滴,心里就阵阵难受。
我妈没来安慰我,但她让管家给我播放王宝钏与薛平贵。
一时间,我脑袋里全是王宝钏笑着挖野菜的场景。
晚上我睡不着,随手拿过床头柜上的书想催催眠。
结果更睡不着了。
《野菜的 n 种做法》《美味的野菜》《野菜知识知多少》……
我觉得我妈是爱我的,但不多。
昏昏沉沉了好几天,我有点撑不住了。
下楼去找吃的,发现楼下好多人。
中间的两个人格外显眼。
许意穿着藏蓝色的小礼裙,笑脸盈盈地挽着我表哥,江礼。
我有些恍惚,不知道是不是饿的。
记忆中她好像从来没这么对我笑过,又或许是笑过的,但是我记不起来了。
我问我妈怎么回事。
她白了我一眼,说许意和表哥要结婚了。
我愣住了。
未婚妻变表嫂。
我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总之是笑不出来的。
接着我妈的一顿臭骂让我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能低下头灰溜溜地走了。
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
婚礼上,一袭白纱的刘许意小鸟依人地依偎在表哥身边,两人真的很般配。
望着不远处二人敬酒的模样,我惆怅地多喝了两杯。
一转头,发现我妈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盯着我。
好像在说:儿子,你活该。
我更惆怅了。
回家后,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仔细想想好像一切都有迹可循。
真真不允许我看她手机,说要有隐私,可她却老看我手机。
有时候放学了我去接她,左等右等没等来人,一问才知道她请假走了。
后来我在我妈找来的监控里看到了那个男人的模样。
没我高、没我帅,我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到底哪里不如他了。
我妈想了想,一本正经地说大概是脑子不好使吧。
我:……
不行,我要改变,我要为今后的人生负责。
于是我重新拾起以前被我嗤之以鼻的书本,虽然跟看天书一样,但我相信勤能补拙。
跟我妈去商业聚会,她熟练地举着高脚杯跟各路人士交谈。
其实这么多年来,她依旧是记忆里那个雷厉风行的女总裁。
但眼尾处的鱼尾纹,头上蹦出来的几丝白发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望着她谈笑风生的背影,我好像懂了什么。
有些人生下来就背负着家族使命,我妈就是这样的人。
外公去世后,她一人扛起了赵氏集团,为我遮风挡雨,给了我最好的生活条件。
于是我也学着她的样子,拿起高脚杯生涩地去学习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
所以得知我妈在美国开了分公司,我跟我妈说想过去历练自己。
她盯了我好一会儿,我有些忐忑不安,怕她又戗我。
好在她最后同意了。
机场送别总是不舍的,我妈明明红了眼,却让我快点走。
飞机落地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是个大人了。
12 刘许意视角:
赵延说要跟我退婚。
理由是他喜欢上了一个叫柳真真的女人。
他说她比我温柔小意,比我细心体贴,反正哪哪都比我好。
说起那个女人时,他眼里闪着异样的温柔。
我对此嗤之以鼻,同时真心觉得他眼瞎该治治了。
希望他搞搞清楚,我和他可是从小订了娃娃亲的。
生在这样的家庭,婚姻大概率是不能自主的。
但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因为我享受了豪门千金的一切。
他说真爱不分贫富贵贱,少让我看不起人。
可他好像不这么想。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如果我没看到他身后停着的限量版超跑的话。
晚上回到家,我把以前的东西都翻了出来。
有从幼儿园到高中的照片,有儿童节他送我的礼物,有一起逃课玩娃娃机吊上来的娃娃……
一开始,我对赵延也是有好感的。
只是到了高中,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和他娃娃亲的事情传开了。
我觉得没什么,毕竟是事实。
可他找到我,愤愤不平地说他要自由恋爱,不要什么娃娃亲。
那一刻,我很想拆开看看他的脑子构造。
这也不是我和他能决定的呀。
很明显,他不懂这个道理。
从那之后,赵延对我的态度一落千丈。
在篮球比赛后他略过我,接过其他女生递给的水。
桌肚里毛毛虫不出意外也是他放的。
明明小时候他会帮我抓掉衣服上的毛毛虫,还说要会保护我的。
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他还把我做的糕点随手塞给别人,我恨不得在里面下点毒。
中间还发生了好多好多事情,多到我都记不清了。
或许就是从那时起,我对他的喜欢渐渐淡了不少。
最后仅存的也就只有儿时的滤镜了。
大人们都告诉我,赵延这是青春期到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可只有我知道,他变了。
切,变就变,本小姐也不喜欢他了。
我堂堂刘氏集团千金,不必纠结一个男人。
他不配。
可是婚约尚在,我只能保持沉默。
后来我妈带着我去找赵伯母说了赵延要退婚这件事。
伯母说她会解决的,还邀我们晚上吃个饭,我也不好拒绝。
晚上到了地方,我发现餐桌上多了一个男人。
和赵延不一样,他看起来成熟稳重。
巧的是,我们穿了同色的衣服,有点像情侣。
赵伯母笑着介绍说这是他的侄子,名叫江礼,哈佛本硕博,工商管理专业。
出色的履历让我好奇地打量了他好几眼。
确实不错。
末了,还强调他是单身。
伯母这番话我也是懂的。
我没什么看法,嫁谁不是嫁,不耽误我买买买就好。
爸妈显然对他很感兴趣,问了好多问题。
气氛还算融洽。
饭吃到一半,赵延来了,还带着他口中的「女朋友」。
他拉着人走到桌前,对着众人介绍说是这是他女朋友。
这明显就是啪啪打我们刘家的脸。
这口气我不能咽,气不过就打了两个人两巴掌。
赵延捂着脸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拿起餐巾擦了擦手,看什么看,没见过大小姐打人啊。
最后那个女人捂着脸跑了出去,赵延也追了出去。
宴席不欢而散。
临走时,伯母让江礼送送我。
爸妈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好吧,那我也没意见,毕竟他长得挺对我胃口。
车上,我直截了当地跟他坦白,家族联姻不需要什么感情,利益才是最主要的。
他顿了顿,扭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他也是。
有自知之明就好。
后面连着好几天,他都约我出去吃饭。
关键吃饭就吃饭,穿这么帅干嘛?
想色诱我?
切,我才不吃这一套。
好吧,被打脸了。
不得不承认,江礼真的很会。
抛开其他不说,点的菜合我胃口这点就很难,要知道我挑食挑得连我妈都记不清。
种种迹象跟赵延那个崽种比起来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差点都要以为他是真爱上我了。
我确实也是这么问的。
他皱了皱眉,说在他认知里不管是婚前婚后,不管是不是联姻,给对方尊重都是必须的。
呵男人,你最好记得你现在说过的话。
当然,这都是后记了。
后来听说那个柳真真怀孕了,我觉得她有点蠢。
按照赵伯母的性格,根本不会吃未婚先孕这套。
事实也确实是我想的那样。
赵延居然要跟伯母断绝关系?
对此,我只想说,恋爱脑跟挖野菜很配哦。
婚礼前夕,我见到了赵延。
据说他被绿了,怪不得憔悴了不少。
惨是真惨,但我不同情他。
之前大家都劝过的,他自己不听,能怪谁?
其实他找过我一次,说要为他的所作所为向我道歉。
反正我也不喜欢他了,谈不上什么原不原谅,但他确实应该向我道歉。
赵延讪讪地走了。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婚礼上。
听赵伯母说他主动提出到美国分公司历练去了。
挺好。
恋爱脑总算要变事业脑了。
祝他一切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