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臣年余淼淼

11
最终还是我出面阻止了这场闹剧。
「够了沈臣年。别为了他……」
沈臣年打断我的话,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你凶我!」
我:?
「不是,我只是不想让你为了这么个玩意背个处分什么的…」
沈臣年表情幽怨,「你凶我!」
我无奈扶额,「你能不能听我说完……」
「不听不听。」
沈臣年捂着耳朵,「你凶我。」
麻了。
毁灭吧。
他是复读机吗?
「你生气了?」
见我不说话,沈臣年伸手勾住我的小手指,「我不喜欢你为了别人说我。」
「我不是说你,我只是不想你惹上麻烦。我这是关心你,懂吗?」
沈臣年点点头,「明白了。那你能再哄哄我吗?我很好哄的。」
我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什么火都发不出来了,笑着撸了一把他的头发,「吃饭去。今天我请客。」
「哟,难得啊。那我要狠狠宰你一顿。」
「随便。」
我往前走了几步,回头俏皮地眨眨眼,「反正是你发的工资。」
沈臣年一愣,随即便笑着追了上来,拍拍我的脑袋,「没大没小,怎么跟老板说话呢!」
「沈臣年!」
我追着打他,「别摸头!会长不高的!」
沈臣年笑得更加大声,「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啊。」
我们两人追逐着向食堂跑去。
夕阳将我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12
沈臣年最近很忙,忙到都没空找我吃饭。
我好像有点想念这个下饭的饭搭子了。
毕竟收了钱,活总得干好不是。
不然这钱拿着烫手。
「哎淼淼,那是不是沈臣年啊?」
小鱼拍拍我的肩膀。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还真是沈臣年。
他正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吃着饭呢。
怎么看怎么可怜。
「小鱼,我先不陪你了。你自己可以吗?」
小鱼比了个OK的手势,「我懂我懂。老板最大嘛。」
我将餐盘放到桌上,顺势在沈臣年的对面坐下。
沈臣年抬头看了我一眼,傲娇地挪到旁边,「哼。」
我:?
这大少爷又怎么了?
我也跟着挪了过去,「又怎么啦大少爷?」
「少跟本少爷套近乎。」
沈臣年表示他不吃这一套,「本少爷在大润发杀了十年的鱼,我的心早已跟刀一样冷。」
他的脸上就差写了四个大字:「快!来!哄!我!」
懂了。
大少爷想被人哄了。
我将一碟子红烧肉放到他的餐盘里,「我记得你最爱吃红烧肉,不知道这个能不能温暖你的心啊?」
沈臣年面色有些缓和,含糊不清地问道:「为什么这段时间都不主动联系我?」
我笑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啊。
「我不是怕打扰你吗?而且,哪有下属主动给老板安排工作的道理。」
沈臣年动了动嘴,好像说了点什么。
我没听清他的话,「什么?」
「我说——」
沈臣年闭上眼,脸都红了,「如果是你的话没关系,我不觉得打扰。」
我愣了,「那我以后主动打扰你?」
沈臣年挑挑眉,终于满意了,「吃饭。」
我笑。
大少爷真的是好哄得很啊。
13
我和沈臣年的合约也满一个月了。
沈臣年原本想转第二个月的工资给我,却被我拒绝了。
结果他误会了我的意思,「你不想跟我做饭搭子了吗?你要走了是吗?」
我觉得我再不解释,他绝对有可能当场哭给我看。
「不是。我们当然还是饭搭子啊,只是不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而是朋友的关系。」
我微微一笑,「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沈臣年松了一口气,「对,我们是朋友。」
「那朋友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啊?」
「行啊。」
沈臣年单手插兜,「是不是你请啊?你请我就去。」
「请请请。最近哪次不是我请的。」
也不知最近是不是犯太岁,总能遇见晦气的人。
沈臣年指指秦江身边的那个女孩,「她又是谁啊?」
我往餐盘里拿着菜,「知三当三的那个。」
「啧,还没断啊。那他多大脸来求你原谅。」
秦江倒像是个没事人似的跟我们打招呼。
沈臣年将我拉到身后,朝他竖了个中指,「我们很好,你不好,滚。」
「我不是在跟你说话。」秦江瞥了他一眼。
「啧,你在狗叫什么呢?」
沈臣年拉着我的手腕,「我们走。」
「淼淼你听我说……」
秦江伸手想要拉我,被我反手一个巴掌打了回去。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
秦江的左脸立马红肿一片,可见我用了多大的力。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你再纠缠我,我就让我朋友揍死你!」
我看向一旁的沈臣年,「揍他!」
沈臣年懒散地上下打量了秦江一眼,「还是别了吧,我一拳他都遭不住。走了,吃饭去。」
我们转身离开,留给秦江一对潇洒的背影。
走得远了,沈臣年偷偷摸摸地凑了过来,「你又吃菠菜了?力气那么大,金刚芭比啊。」
我:……
拳头硬了。
14
听沈臣年的室友说,沈臣年马上就要过生日了。
可惜他的生日是在暑假。
我们也不一定见得到面。
「不可惜啊。」
听完我的话之后,沈臣年便告诉我:「你家不是在本地吗?我家也是。」
「那你生日那天记得喊我啊,我一定出来给你庆生。」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家在本地?」
沈臣年愣了愣,不自然地避开我的视线,「你之前有说过啊。」
有吗?
我想了想。
想不起来了。
他说有那应该是有吧。
给沈臣年送什么礼物让我犯了愁。
他好像什么都不缺。
而且我也不了解男生到底喜欢什么。
我决定寻求外援。
小戴听完我的诉求,掰着手指头细数:「送男生无非就是手办啦、手表啦,再不然就是鞋子啦。」
我仔细回想着我和沈臣年相处的时候。
他好像不太喜欢收藏手办,手表他也不常戴,倒是鞋子,至少我们见面的时候他的鞋子就没重过样。
小戴一脸蜜汁姨母笑,「淼淼,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沈臣年了吧?」
喜欢?
我脸一热,「没有!绝对没有!我们只是朋友!」
小戴就看着我笑而不语。
我坐在位置上平复心情。
喜欢啊。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15
沈臣年的生日也快到了。
他提前一天给我打了电话:「明天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去唱歌。」
「行。」
「三点我来接你。」
「不用了。来回赶多麻烦,你发个地址给我就行。」
「寿星公来接你,你竟然拒绝?」
沈臣年傲娇地哼了一声,「不识好歹。」
我忍不住笑了,「我的错我的错。那我一会儿就把地址发给你,你来接我。」
「行。你今晚早点休息。」
电话那头的沈臣年停顿了片刻,一本正经嗓音低沉:「晚安。」
这声晚安听得我面上发热。
我道了声晚安,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我回想着那声晚安进入了梦乡。
沈臣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