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臣年余淼淼

6
沈臣年提出要我陪他去上课。
「这不好吧?」
我搓搓手指,「这是另外的价钱。」
沈臣年都笑了,「财迷。请你吃大餐行不行?」
「成交!」
我算是知道沈臣年拉我来是做什么的了。
他找我来是帮他放哨的!
我戳戳旁边整张脸埋进臂弯里的男生,「你不听课没关系吗?」
沈臣年轻描淡写甩出四个字:「我是第一。」
啧。
有点欠揍。
整堂课我听得也有些昏昏欲睡。
教授突然点人:「倒数第四排那位穿白色短袖的女孩子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谁啊?不能是我吧?
「对,就是你,别看了。」
我闭闭眼,英勇就义般站了起来。
正当我想说我不会的时候,旁边的沈臣年小声告诉了我答案。
「我的眼睛还不瞎,」教授又点了沈臣年的名,「旁边那位男同学干什么呢?」
沈臣年脸不红心不跳,「我在梦游。」
我尴尬地捂住脸。
别管我了,哈哈。
7
我和沈臣年再次出了名。
我现在走在路上都恨不得蒙个面。
「遮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沈臣年往我的怀里塞了包棒棒糖,「拿好,一起去结账。」
「我不吃这个。」
「啧,给你就拿着。」
沈臣年仔细端详着我的脸,「瞧你这一脸苦瓜相,就得多吃点糖补补,要不然多影响我下饭。」
我一阵沉默,「谢谢啊。」
「客气客气。」
我和沈臣年抱着一堆东西去结账。
身后有人拍拍我的肩膀。
我回头。
啧,晦气。
沈臣年扬扬下巴,「认识?」
「嗯。前任。」
秦江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穿着白衬衫黑西裤,俨然是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君子。
想当初我也是被他这样子骗了。
「你过得还好吗?」
我扯扯嘴角,强忍着揍他一顿的冲动,「关你屁事。」
秦江看起来懊悔不已,「当初的事是我做错了。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我们还有可能吗?」
我还没说话,沈臣年先开口了:「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你能不能学学我像个爷们儿?」
秦江质问我:「他是谁?」
「我是你爹!」
沈臣年挡开他的手,非常拽地朝他竖了个中指,「滚蛋。」
我从他身后探出脑袋,「他是谁你管不着。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不要再来骚扰我,再有下次我真的会报警。沈臣年,我们走吧。」
「嗯。」
沈臣年像拎小鸡崽似的把我拎走了。
双脚突然离地的我:?
虽然我承认你很帅,但你是真不干人事啊。
8
沈臣年送我回了宿舍楼下。
「他怎么你了?」
我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冷暴力出轨。」
沈臣年骂了句脏话,转头就走。
「你干吗去呀!」
我抓住他的手臂。
「我觉得没揍他一顿真亏了。」
我有些哭笑不得,「别了。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万一你背个处分怎么办?」
「没事。」
沈臣年将纨绔子弟的特质展露得淋漓尽致,「我爹会捞我的。」
我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趁着我出神的工夫,沈臣年眼疾手快地往我嘴里塞了根棒棒糖。
唔,草莓味的。
「心情不好就多吃点甜的。别跟自己过不去。」
我故作高深,「姐吃的不是棒棒糖,是寂寞。」
沈臣年笑了,拿出手机操作一番。
「叮咚。」
我的手机响了。
我一看,是沈臣年发起了一笔微信转账。
个、十、哥、爸爸!
「花钱买你高兴行不行?」
这可太行了!
老板大气!
9
之后的几天,我没再见过秦江。
算他识相,不然我真的会忍不住揍他一顿。
【金主爸爸:我在篮球馆打比赛,有空帮我买瓶水送过来。】
【OK。】
我看了眼东倒西歪躺在床上玩手机的三位美女室友,询问她们的意见:「沈臣年在篮球馆打比赛,要一起去看看吗?」
有什么东西突然从我眼前窜了过去。
不到一刻钟,三个人就已经改头换面。
「我们准备好了!」
我的嘴角一阵抽搐。
我对帅哥的力量一无所知。
我们到篮球场的时候,他们正好中场休息。
胆子大的小戴陪着我一块过去送水,顺带还给沈臣年送了根棒棒糖。
「谢谢。」
沈臣年盯着手里的棒棒糖,「这是我给你买的那包?」
「啊,对。我一个人也吃不完那么大一包,回宿舍就分给她们了。」
沈臣年傲娇地偏过头,「你把我的棒棒糖送给别人了。」
「这么大一包我吃不完你懂吧……」
「你真的把我的棒棒糖送给别人了。」
沈臣年双手抱臂,转了个身,「下次再想要我可不给你买了。」
嘶,一股子黛玉味。
10
正当我和沈臣年僵持不下的时候,对面传来一阵骚动。
原来是对方球队换了主将,而那个人,是秦江。
秦江走到我们面前,朝着沈臣年伸出手,「请多指教。」
沈臣年没握他的手,一秒切换回高冷人设,「抱歉,我有洁癖。」
秦江也不恼,面上带着笑,「我们来一场男人之间的比赛好吗?谁赢了,淼淼就归谁。」
「她又不是待价而沽的商品。」
沈臣年皱着个眉,「她是她自己,选择权在她自己手里,我们谁都不能帮她做任何决定。」
秦江被他的话一噎,眼神带着一丝凶狠,「那我们赛场上见。」
秦江这人,并不光明磊落。
他在球场上经常有意无意地使些小动作,让我每次都为沈臣年捏把冷汗。
哨声响,沈臣年的球队赢了。
终于忍无可忍的沈臣年一脚踹翻了秦江。
我差点就笑出了声。
干得漂亮!
沈臣年的两只胳膊被他的队友们死死拉住,只能扑腾着他的两条大长腿。
整个球场都回荡着他愤怒的声音。
「我今天不把你裤头蹬掉,算你搂得紧!」
原本想耀武扬威的我尴尬地吹起了口哨。
啧。
帅不过三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