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娇周时清

第11章 恋情曝光?
7楼
屋内装修是简约风,黑白相间的冷色调,与8楼截然相反。
周时清随手将黑色外套扔到沙发上,里面是一件白色短袖。
手臂线条流畅,没有大块肌肉,但是精瘦有型,一看就是经常健身练出来的。
径直走向酒柜,从里面拿出红酒,又到橱柜里取出高脚杯和醒酒器。
不急不慢地走到落地窗前,将红酒倒进醒酒器内放到旁边的圆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空旷的房间尤为清晰。
明明与衣着不搭的动作,却让他做的高贵优雅,。
周时清懒散的将身子陷在背椅里,头微微后仰,露出性感的喉结。
“呵。”性感的小臂遮住眼眸,半晌发出一声极轻的嗤笑声。
周时清啊,周时清,你真是没救了!
手机屏幕亮起,是沈从周发来的消息。
沈从周:【老大!田心的小姐妹们现在一个劲的追问我,关于你结婚的消息,我该怎么回!!】
周时清迎着屏幕的亮光皱眉,突然,黑眸中玩味渐浓。
周时清:【不回,等着。】
沈从周:【???】
落地窗照映出男人精致的正脸,手机屏幕的亮光忽明忽暗。
周时清打开朋友圈,点击右上角的摄像头,在为数不多的照片中找到两张,完成,成功发布第一条朋友圈。
看着自己的操作,周时清嘴角勾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然后,锁屏,继续眯眼躺着。
黑屏的手机在修长的手指间灵活的转着。
不一会,屏幕亮起,周时清蓦地睁开双眸,打开微信,看到朋友圈上显示的红圈圈时,嘴角的弧度逐渐扩大。
再点开高三班级群。
炸了!
【我艹!我刚才看见了什么???】
【周时清和严娇结婚了???】
【此处@周时清,兄弟,不出来走两步!!!】
【周大少,你藏的够深的啊!把咱班的女神悄咪咪地给抢走了。】
【娇娇!我的娇娇!】
【......】
对,他发的不是别的,就是结婚证上两人的名字。
沈从周发来消息:【老大!还得是你啊!一招了结千层怨,再也不用担心美眉们来找我问问题了!】
达到目的后,他就删了,不过,网络时代,谁没几张截图呢?
自始至终,他都没说一句话。
— —
严娇昨晚睡的很好,早晨起来还美滋滋地敷了片面膜。
哼着不着调的小曲站在料理台烤面包。
炒菜炒不好,智能工具出来的面包总能吃吧
用平板打开新闻开始阅读,她有读早报的习惯,远离社交媒体,适当的填充自己,会在这个快餐时代带来不一样的收获。
用秦霜的话来概括就是:够装逼!
但她乐在其中。
吃完饭,简单收拾下就出门了。
今天是杀青日,晚上剧组请客一起去泡温泉,难得的福利。
坐上车后,手机发出消息提醒的声音,是周宴里发来的。
严娇没有解锁,直接双击点开了。
里里:【今天我有课,没办法去杀青现场拍朱言了!你能不能让他拿着我的照片拍张照呀!<拜托jpg>】
严娇:【......拿照片拍会不会不太好。】
里里:【那要不我到时候开视频再拍?】
严娇:【也行,我跟他说说,不过,他不一定会同意,你要有心理准备。】
里里:【<嗯嗯jpg>】
里里:【还有还有,我昨天第一次见我哥骚包成那样!笑死我哈哈哈哈!】
严娇一脸迷惑,缓缓打出几个问号。
里里:【你去看他朋友圈,诶!不聊了,我老师过来了!】
严娇秀眉微蹙,退回微信主页面。
就发现有好多人发消息给她,就连班级聊天群都成三个点了。
一时迷茫,点开与秦霜的聊天框。
秦霜:【宝贝!牛哇牛哇!没想到周时清是个闷骚型的。】
下面配上一张截图,严娇用手指放大。
看清楚之后,只有一个念头:他是被夺舍了吗?
...
到达剧组后,和导演沟通好最后的人物对话。
得出一些空闲时间,严娇掏出手机,给周时清打了个电话。
很快被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低哑的声音,“什么事?”
“你昨晚是发疯了吗?为什么要发那样的朋友圈。”
那边显然顿了一下,随后发出一声轻笑,懒洋洋地说,“对,发疯了一会,然后删了。”
肃静的会议室内,长桌两侧的员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主位的男人,在屏幕前说着自己策划的员工也噤了声,不敢发出半点响声。
有些大胆的,偷摸着在下边发消息。
【这还是咱们冷脸一丝不苟的总经理吗???他说他疯了??】
“...算了,你发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挂掉电话后,能清楚的看到男人眼中的柔情溢散开,而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冷冷地说了一句,“继续。”
又恢复成那个冷血无情的怀远总经理了。
— —
这边剧组进入了收尾工作。
小张编剧凑到严娇身边,八卦地说,“这几天他俩的热搜都爆了。”
几张路透图发出去之后,朱言和影后江南收割了一大批cp粉。
连超话都建好了,就叫【南言之隐】......
“不过这样也好,就当提前预热了!”
严娇笑笑不说话,这娱乐圈事谁能说好呢,今天能把你俩cp炒上天,明天就能让唯粉把对方撕成对家!
只希望这部剧能顺利播出吧!
“啊!你看这个!”
严娇听到旁边的助理拿着手机一脸惊讶地递给小张编剧。
“热搜第一!影后江南夜会神秘富豪!”
“天!”
严娇从周围悉悉索索的声音中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掏出手机打开微博,果然!热搜第一现在已经爆了!
点进去最热门那条。
@娱记小圈圈:【前日晚,影后江南乘坐保姆车来到盛世酒店,一席露背红裙着实惹人惊艳,与随后从劳斯莱斯上下来的男士会合,举止亲密,疑似恋情曝光?】
@帅哥一号机:【模糊的背影照也挡不住富豪的高大挺拔,依小编的眼光看长的还不错!俊男美女。娱乐圈打拼多年,影后江南终嫁豪门?】
酒店门口的光线明亮,照片上的男人背对着摄像头,一身油烟墨黑西装,单手插兜,头微微侧着,似在耐心地听女人讲话。
看看熟悉的背影,再看男人身后那辆车的车尾号,她在帝都停车场见到过......

第12章 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小张编剧摇了摇头,啧啧道,“看来,江南的公关团队又有的忙喽!”
助理露出星星眼,“可这个富豪看背影就好帅哦!!!”
“你懂什么?知道什么叫‘虾系男’吗?说不定正脸...啧啧。”
“......”
小张说的没错,照片一出,网络上瞬间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南言之隐的cp粉,两家的唯粉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多的路人。
@江南今晚在我怀里:【怎么?就凭一张照片就给女性造谣是吧!说不定就是对家唯粉给泼的脏水!】
@朱言今晚在我怀里:【先看看自家蒸煮番位再开麦好吗?朱言勤勤恳恳在组里搬砖,大影后却有时间夜会富豪?】
@南言之隐是真的:【姐妹们,先别着急!以我磕cp这么长时间的经验来看,他俩绝对是真的,相信xql好吗!】
@蜡笔小新大战奥特曼:【只有我关心这个富豪是谁吗!!!这届网友不给力!都十分钟了,还没扒出来?】
@相信磕学的磕学家:【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
严娇看着微博上不断输出的娱乐圈话术,属实长见识了。
只是再看看照片上那个富豪...咬了咬牙。
周时清好像不断渗入到她的领域,俩人的安全屏障正逐渐破除,仿佛他再往前走一步,就完全进入到自己的安全范围了。
傍晚,亭水湖温泉度假村。
江南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多苦恼,反而心情不错,不仅请全剧组喝了奶茶,还承包了这次温泉度假村的全部费用。
剧组安排两人一间,酒店还不错,房间内干干净净的,透过窗户还能看到院内的小喷泉。
“要我说啊,这富豪保不准真是她男朋友。”
小张换好浴衣,靠在柜子上和严娇咬舌根道。
“你想啊,其实恋爱剧吃红利最少的要数女演员,cp粉过多对她也没什么好处,还不如趁早提纯。”
严娇若有所思地脱掉上衣外套,将长发拢到一侧开始穿配好的浴衣。
“我天!严娇,看不出来啊,你这身材可真有料!”
小张惊呼出声!
白炽灯下,女人的身体分外白皙,皮肤如上好的羊脂玉般细腻滑嫩,瀑布般的长黑卷发捋在脖颈处,圆润的肩头若隐若现。
上身纤瘦有料,重点是该有的都有,下身大长腿又细又直。
严娇回过神来“啊”了一声。
配上她现在表情,杏眼圆溜溜的睁大,一双秀眉半弯,粉嘟嘟的小嘴微张,简直就是娇软美人既视感!
小张忍不住用手背滑了滑严娇的脸蛋,疑惑到极点,“你说你怎么没人追呢?我不理解,真的不理解。”
严娇失笑,披上浴巾,系好带子,将长发从领子里拿出来,散落在背上。
想起来,她进组的时候还没跟周时清结婚呢,现在也没必要再说了。
“走吧。”严娇关上灯,推着小张离开房间。
......
温泉室内雾气缭绕,泡温泉泡了大概三十分钟,严娇感到有些头晕,就跟小张说了声先回房了。
其实简单泡下改善改善神经疲劳就行,但是,女人多的地方八卦就多。
江南是单独的一个温泉,和大家不在一起。
不用担心被听到,就今天的事大家聊得热火朝天,有担心剧的,有看笑话的,有纯粹好奇的,严娇听着听着时间就过去了。
揉着太阳穴走在过道里,头昏脑涨的。
走到一半,看到前面有个模糊的人影,严娇脚步一顿,想接着往前走。
突然!一阵晕眩,让她来不及扶墙壁,眼看就要栽到地上!
朦胧间只看到那道藏蓝色身影飞快的跑来,搂住她的腰,顺势将她带入怀中。
周时清看着怀里的女人,脸上晕红一片,双眼迷离地半睁着,不禁心头猛地一跳。
“周,周时清?”
严娇皱着眉努力睁大眼睛看清楚,呢喃道。
盈盈细腰不堪一握,周时清大手微微收紧,将她贴近了自己几分。
严娇滚烫的脸颊贴在他脖颈处,周时清咬紧后槽牙,极力控制住自己不去感受怀中的娇软。
严娇颤抖着双眼,她能感受到周时清脉搏跳动的频率。
咚!咚!咚!一下一下打乱她的心,但又想到今天的新闻...
眩晕感消失了一些,眉头微蹙,咬紧嘴唇推开了他。
将散落的头发抿到耳后,尽量语气自然道,“你怎么在这?”
怀中软玉消失,周时清掩盖住片刻的失落,舌尖舔了下嘴角回她,“有些公事。”
公事?哼,公事需要边泡温泉边聊?
“哦......那你忙吧,我先回房了。”严娇神色恹恹,显然有些不开心。
周时清脸色一变,拽住她的细腕,“你房间在哪,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是前面吗?”
“我说不用了...啊!”
严娇被猛地抱起,美眸睁大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干什么?”
“送你回房间啊。”
周时清勾唇笑了下,黑发落在额前,还有些湿漉漉的,一双含情眸此时带着笑意,与平时对她挑三拣四的那个人有些不同。
一抹红晕浮了上来,严娇将头转向他肩膀那侧,极力回避他的眼神。
所幸脸本来就红,看不出来。
真烦,她的心好像被彻底打乱了。
— —
回到房间后,周时清将严娇放在床上,转身去给她倒水。
严娇盯着地板,用余光瞧他。
藏蓝色的浴衣将他白皙的肤色衬的分外明显,宽肩窄腰,是标准的男模身材。
不得不说,他的皮相骨相皆是一绝。
从这个角度看,周时清侧脸的线条十分流畅,高挺的鼻子是现在男星整都整不来的。
给予这张脸灵魂的,要数他那双含情眸,狭长却又深邃,看着你的时候,仿佛有漩涡把你吸进去。
严娇收回视线,有些懊恼,为什么自己的心随时都能被他撩动!
倏地,脸被猛地贴了一下。
“想什么呢?”周时清收回手里的水杯,刚刚走过来,就看到她在这发呆。
“...没什么。”
呵,他才不信,刚刚眼神四处瞟足以证明她心虚。
像是想到了什么,玩心大发,挑了挑眉梢,低笑了两声,“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嗯?严娇。”

第13章 你让我躲洗手间?
一句话将她拉回现实,他果然......
周时清猛地弯腰凑近,严娇反应不及与他四目相对。
清澈闪耀的眸子直接望进周时清心底最深处,正想再逗弄逗弄他。
严娇脸色一变,抵住他的胸膛将他推开。
站起身认真说道,“也请你管好自己的行为,如果真的有合适的了,可以直接跟我讲,不用隐瞒不说。”
周时清一时迷惑,皱着眉头问,“我什么行为?”
严娇侧过半边身子,语气中带着微不可查的恼意,“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
其实在她问出口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
他跟谁在一起关自己什么事啊!
对!她只是例行关心家庭合伙人的感情进展罢了!一定是这样!
周时清垂眸站定片刻,恍然!眼皮掀起,目光灼灼地看着面前只肯给自己一个侧脸的女人。
呵—
他知道什么事了。
那张照片其实就是个错位图,那天是与星光传媒的老总谈合作的事,谁知道那个老油条把自家的艺人带过来了。
他侧头是在和矮胖子地中海讲话,媒体捕风捉影罢了。
将手中的水杯放到床头柜上,摆正她的身子正对自己。
“你是说那个女明星的事?那是个错位图,刚才吃饭的时候才知道上了新闻,我已经让张成把热搜降下去了。”
严娇眨巴眨巴眼,没想到周时清竟然会跟自己解释。
张张嘴,只说了一句,“哦...”
周时清看她这娇憨的样子,喉结滚动,声音沙哑道,“生气了?”
“没有啊,我为什么生气。”严娇有些激动的回答。
“呵呵。”男人轻笑出声,似是从胸腔发出的声响,震动人心。
他这时候才发现两人的站姿有多暧昧,乍看是情侣款浴衣,严娇小脸红晕未散,房间内萦绕着暧昧的气息。
严娇当然也意识到了,手指轻轻拽紧身侧的浴衣,着急道,“你快走吧,我同事一会该回来了。”
周时清,“不方便?那要不去我房间。”
严娇,“......”
看到她这样,周时清舌尖顶了顶腮帮子,落在她肩侧的大手慢慢下滑,马上就能牵到她的手。
严娇突然小手一翻,拉着他的手臂往外拽。
周时清无奈,这是她第二次赶自己!
“别发疯了,回去好好工作吧。”
“那个明星是你同事?”
“对,怎么了?”
“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她可是我剧的主角!”
后面的人不说话了。
两人走到门口,严娇打开房门,正想把他推出去。
突然!她探头看到小张从走廊那头过来!应该是泡好温泉了。
“咚!”地一声,严娇又猛地把门关上,顺道上锁。
转身想把周时清再推进屋内。
蓦地!她睁大眼睛,嘴上温热袭来,软乎乎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严娇懵了!
刚想把他推开,却又被男人的大手桎梏在腰间,一瞬间,周时清黑眸漆黑慎人,来势汹汹,疯狂掠夺!
“娇娇,你在里面吗?”伴随着敲门声,小张的声音传来。
严娇慌了,用尽全力挣脱开来。
杏眸中水光盈盈,手背捂住嘴,满脸惊讶地看着他。
“娇娇,你没事吧!”
敲门声更频繁了。
严娇连忙回应,“昂,我,我没事,我现在在穿衣服,你等一下啊!”
“哦,好...”
严娇有些慌张,不停地踱步,“怎么办,怎么办。”
突然,灵光一闪,看向周时清,“对了!你先去洗手间里躲一会行吗?”
“就这样,待会我把她支出去,然后你再出来,快快快!”
说着,打开洗手间的门,示意他过来。
周时清脸变得铁青,黑眸半眯,嗤笑一声,一字一句地重复道,“你让我躲洗手间?”
严娇猛点头,“这不情况特殊嘛,先委屈你一下!快点!”
男人耐心告罄,忍不住提醒她,“需要我再重申一遍吗?我们是正当的夫妻关系,我不能正大光明的走出去?”
声音中透露着几分危险。
严娇无奈解释道,“我没告诉她们我结婚了,剧拍完了,也没必要再说了,总之你快进来!”
周时清噤口卷舌,黑眸阴冷地看着面前慌张的女人,转身长腿朝门口迈去。
吓得严娇立马追上去,挡在他前面,这样一来一回,严娇出了点汗,晕眩感消失殆尽。
脸红扑扑的,有几缕碎发粘在脸颊上,像是激烈运动过一样。
“算我求你这次,你先躲一会,我发誓!我马上把她支出去。”
严娇等不及把他往洗手间赶。
周时清脸黑到极致,咬牙切齿地站在洗手间里,“严、娇!”
回应他的是门“嘭”地一声关上。
严娇擦擦汗,走到门口,打开门。
“怎么这么长时间?”小张有些抱怨,边说边往里走。
严娇也不生气,毕竟这是两人的房间,她刚才那样已经很不对了。
“抱歉。”
严娇跟着她走到床边,眼看她就要脱衣服睡觉,赶忙开口,“对了,张张,你饿不饿呀,要不咱们一块去吃夜宵吧,我刚次回来的时候看那个露天烧烤还在营业。”
严娇眼睛布灵布灵地望着她,眉梢神采溢现,有些不对劲啊......
“你刚才不是不舒服吗,这一会精神头这么好。”
“我,我刚才睡了一小会,不过现在有些饿了。”严娇小脸皱成包子样,佯装着揉了揉肚子。
小张也是个精明人,眯着眼瞧她,“娇娇,你这,反常!太反常了!”
“不反常呀!”
“你平时很冷静的,就算饿,也不会这么着急的拉着我去吃饭,更何况,你知道吗!你刚才对我撒、娇、了!”
严娇,“......”
“说,你有什么阴谋!”
严娇急笑了,“哪有什么阴谋!只不过,听说这的露天烧烤有乐队驻唱,颜值还挺高的,想咱们一块去看看,那...你不去也行,睡觉吧!”
“诶诶诶!你这不早说!走走走......”
门轻轻关上。
房间归于平静。
“吱啦”一声,周时清从洗手间出来。
长身而立,盯着关上的房门,抚额一笑,可真是荒唐。

第14章 勾引
这一夜过的兵荒马乱,但可能是太劳累的原因,她睡的还不错。
和周宴里打了视频,完成了让她和朱言合照的任务。
在随剧组离开的时候,恰巧遇到一行人浩浩荡荡从酒店出来。
前拥后簇的,酒店高管在旁边陪着笑脸。
中间的男人最年轻,也是最高,欣长的身影格外吸人眼球,仅穿着白色衬衫外面搭配黑色马甲,西服外套随意搭在臂弯。
带着疏离又不失礼貌的笑容与旁边的人讲话。
“看!那个人好帅啊!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他是怀远的总经理吧,他上过一次杂志,我印象很深,因为太帅了!!!”
“哦哦......”
“诶!你看,江南刚刚发博澄清了,称只是错位图,不信谣不传谣。”
“哦!我想起来了,昨晚那个富豪好像有人传是怀远总经理,就是他......”
“......”
严娇收回视线,钻进了车里,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并不想和他碰面。
好像遇到她之后,自己的情绪浮动越来越大,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说实话,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就好像维持的边界感被别人忽视,之前打算的一切都要重新规划,而这中间,周时清毫无疑问彻底进入到了她的生活。
剧组商务车缓缓走远,逐渐形成一个点。
周时清抬眸望去,黑眸晦暗不明。
— —
回公司路上,车平稳行驶。
周时清昨夜休息的并不好,此时正在闭目养神,长腿交叠,手指抵着太阳穴,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
一阵轻快的铃声响起,张成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接起电话。
“好的...嗯...我需要转达一下...好。”
挂了电话后,看向身后的男人,“周总,星光那边的负责人想跟您见个面,说热搜不是她们买的,还有,江南想跟您亲自道歉。”
“不见。”
“好的。”
...
到了下午,江南还是来了怀远,这次周时清让她上去了。
引来公司成员一阵热议。
只有秘书部的几位知道,周总早就结婚了,还发朋友圈秀恩爱,又怎会牵扯到明星呢。
江南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明亮的办公室,男人袖子半卷,露出肌肉线条分明的小臂,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性感的锁骨若隐若现。
光线打进来,衬出男人英俊完美的五官,鼻梁上架着一副金框眼镜,正在看文件,听到声响,抬首朝门口方向瞧去。
心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那晚的事是公司找人拍的,也是公司花钱顶上热搜,这一切都是在她默许下进行的。
周时清这个人她略有耳闻,人很神秘,除了一次财经采访其他根本找不到太多他的照片,包括私人的一些消息。
她本来也就打算当成一次很普通的商业应酬去参加,谁料想,在一群地中海油腻猥琐的老总中,他高贵的突出,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运筹帷幄,实在难以忽视。
在星光总裁笑着向他介绍自己的时候,终于找机会坐到他身边,给他敬酒。
而周时清只是慵懒的靠在那,疏离地点了点头,自顾自地喝了手中那杯酒,全程和她保持安全距离,连话都没说几句。
回去后,江南不甘心,凭自己的姿色,她不信周时清没有一刻心动。
虽然热搜下去了,但却给了她机会来见他。
为此,她还特意穿的性感些,头发盘起,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
江南慢慢走过去,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消匿了声音。
“周总,非常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我实在没想到会上热搜,我已经发博澄清了。”眼中盈盈水光,语气诚恳,任谁听了都会心软。
可周时清不会,这种伎俩他见过太多了,微微后倚,语气冷淡道,“道歉就不必了,回去告诉你们负责人,上次谈的策划案,取消。”
江南脸色瞬间变了,上次谈的可是她们公司进军国际的大策划,如果因为这件事搞砸了......
“周总,这与那件事有什么联系?两者不冲突吧。”
“是没关系,但我不跟没诚意的人合作。”
一句话让她彻底坠入冰窖,看着面前云淡风轻的男人,握紧掌心,决定搏一把。
扭着腰绕过宽大的办公桌,弯腰在他面前,露出春光一片。
“周总,您能不能再考虑一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
嗓音柔的恰到好处,不会太腻又像小刷子般拨动人心,说着纤细的手指轻搭在周时清的手臂上。
周时清只是淡淡瞟了一眼,随即勾唇轻笑,慢条斯理地摘了眼镜,黑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江南一阵欢喜,以为自己成功了,下一秒就听见男人冰冷的声音,“滚。”
“严小姐!”
这时候门口传来张成惊讶的声音。
周时清暗叫不好,抬眸望去,果然,严娇正迷茫的站在门口。
严娇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扯唇干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我先走了。”
随后贴心地将门合上,快步走向电梯。
她现在脑子是懵的,刚才那副场景,她清楚的看到江南的手亲密地放在周时清身上,而周时清则含笑看着她,俩人举止暧昧。
严娇咬了咬下唇,骗子!
电梯门打开,严娇还没走进去,就被一张大手拉住。
“你跑什么?”
周时清衣衫有些凌乱,气息倒还是稳的。
严娇扭了扭手腕,挣脱不开,再瞧了眼后面佯装工作,实则在看热闹的人,着实有些心累,不想听他讲话。
“我......”
还没说完,就被拉着走到旁边的总裁专用电梯,电梯门打开又关上。
“刚才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周时清语气放缓。
“哦...”
“你来找我什么事?”
“...噢,我上次见我舅舅了,他向你要钱你怎么能给他!”
周时清捏了捏眉心,“他是你舅舅。”
“我舅舅也不能给,那一百万我让他还给你。”
听到这,周时清深吸一口气,有些生气地说道,“严娇,你一定要和我分这么清吗?”
严娇有些不理解他的意思,“我们不是一直分这么清的吗,从结婚那天开始。”
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觉得我们俩现在的关系有些不正常,不是我一开始设想的那样了,这样不好。”
“不好?什么不好。”周时清气急,转过身面对他,咬着牙说,“是让你同事知道我们结婚不好,还是和我亲近不好。”
“我不是说这...”
“那你是说什么!”
听到他这样讲话,严娇也有些生气,这搞得像是她的错一样。
“我什么也不说了,你随便吧。”
男人冷哼一声,“随便?那我就随便给你看!”

第15章 江明月
天旋地转间,严娇就被推到电梯轿壁上。
后背袭来一阵疼痛,严娇眼圈泛红,眼波潋滟强忍怒气看着他,“你干什么?”
“严娇,你真是没心没肺!”
说完这句话,身子骤然往前。
一阵激烈交缠间,严娇终于将他推开,额头相抵,喘着粗气。
“无赖。”
“嗯。”
“混蛋。”
“嗯。”
“......”
“你舅舅的事,就算了吧。”
严娇用力推开他,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发圈,重新绑了个低马尾。
“不行!他以后再找你,你就直接跟我说。”
周时清倨傲清冷地站在一边,缄默不语。
少顷,走上前,指腹轻轻擦去她唇角的口红。
严娇脸一红,不再看他。
“待会去哪,我送你。”
“我要去杂志社交稿,我自己......”
正说着,电梯门打开了,周时清率先走出去,严娇跟在后面与他保持一段距离。
周时清闭眼,简直快气笑了,自己就那么拿不出手吗,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远离他!
故意放慢脚步与她并行。
“你......”
还没等她说完,严娇就加快速度越过他。
“......”
呵!好的很!简直好的很!
待两人都出了公司大门,留下一群在风中凌乱的员工。
“刚才,周总是在跟那个女人讲话吗?”
“好像是...而且还放慢脚步等她!”
“但是,刚才上去的是江南呀?”
“这你就不懂了吧,刚才那个女人是被张特助亲自带上去的,关系能一样吗!”
“......”
江南回到车内,皱着眉头回想起刚才的一幕。
周时清急忙跑出去追的那个女人,不是她们剧组的严编吗???
— —
最终还是周时清把严娇送到了杂志社。
严娇的存稿很多,秉承着广撒网的心态,终于捞到一条大鱼。
魅行杂志社是国内近几年发展势头较猛的杂志社之一,她将稿子投过去就被编辑给捞了,今天是来谈后续出版修文。
杂志社的地址是夷邻巷,离市区有些远,但环境非常好,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前段时间,桂花开的正盛,满巷的桂花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三层楼高的小别墅就在巷子的尽头。
下车后,严娇弯腰透过车窗看向驾驶座的男人,“你先走吧,我可能晚上得到晚上才能结束。”
周时清点了点头,看着她走进玻璃门。
只是他并未离开,抽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后,吐出一圈白雾,将手随意搭在车窗外,姿态慵懒,黑眸意味深长地盯着那扇门。
半晌后手机响了,是顾回笙。
周时清轻笑一声,这人给他打电话倒是难得。
“说。”
“呵呵,这么长时间没听到我的声音,想我了吧!”
“挂了。”
“诶诶诶!还禁不起开玩笑了!说正事,我明天回来。”
周时清抖烟的动作一顿,“你家老爷子让你回来了?”
顾回笙的家庭状况比较复杂,母亲早亡,父亲出轨,等到小三被顾清风接回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私生子仅比他小两岁。
顾爷爷心疼他,想为顾回笙以后的人生加一份筹码,于是将安排了和江城徐氏的联姻。
可顾回笙当时一心扑在秦霜身上,哪肯同意,最后还是拗不过顾老爷子,被送去国外,与他们也就断了联系。
“此一时彼一时,记得明天来接我就行!”
“好啊,我让秦霜去接你。”
“......去你大爷的!”
挂了电话,周时清将烟头掐灭在储物格里的简易烟灰缸内,正想打火发动车。
一只白皙的手突然放在车窗上,随即一道声音响起,“时清,真的是你!”
周时清轻掀眼皮,眸光一凝,“你怎么会在这?”
江明月站直,笑眼弯弯道,“我在这工作啊,前段时间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去你家看看叔叔阿姨和奶奶呢。”
闻言,周时清点头,“是吗。”
“对了,时清,你刚刚在这干嘛呢?”
“没什么。”
“哦,我听说你结婚了,还没恭喜你呢!”
周时清提唇轻笑,带着淡淡的疏离,“嗯,你进去吧。”
“好,拜拜。”
江明月站在原地看着车渐行渐远,等到视线内找不到车的踪迹时,嘴角扬着的笑容瞬间消失,转而握紧掌心。
负责新稿的编辑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和她聊得很愉快,两岁的年龄差也不容忽视,给她提了很多有用的建议。
聊到最后,听办公室的几位编辑随口闲说了几句。
“听说咱们杂志社新来的副主编今天过来正式上任。”
“对,好像还是从国外回来的,挺年轻!”
严娇在一旁整理归纳的文稿,点击保存,打印。
都收拾好了之后,跟编辑打了个招呼准备离开。
突然,江明月从外面走进来,一头栗色长卷发,妆容精致,白色衬衫搭配黑色紧身短裙,好身材尽显无疑。
视线扫过众人径直走进主编办公室,只留下空气中说不出名的香水味。
议论声四起。
“她就是那个副主编吧!”
“看起来不太好相处,呜呜呜!不会给我们使绊子吧!”
“呸呸呸!能不能盼点好的?副主编人美心善不但不会给我们使绊子,还会提出加工资呢!”
“......”
严娇听到这笑了笑,没说什么直接走了。
出来之后,才反应过来,那个副主编刚刚是瞪了她一眼吗?还是自己太敏感了。

翌日,严娇依旧来这和编辑讨论稿件问题,结束后没回帝都,而是去了父母那。
不巧的是老爸今晚去同事家喝酒了,到家时,只有袁梅女士一个人在家看连续剧。
看到她回来了,只朝玄关处瞟了一眼,又转过头边嗑瓜子,边说,“就你一个人?”
严娇将包挂在门后,趿拉着拖鞋走到沙发边坐下。
“不然还有谁。”
袁梅问,“小周怎么没跟你一块来。”
严娇半瘫在沙发上,她有时候觉得老妈对周时清的关心程度已经超过她了。
“你怎么就不关心关心你闺女最近的生活状况呢。”
袁梅笑笑,“你这不好好的吗,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严娇摇摇头,“随便吧。”
看到她这懒散的坐姿,袁梅站起身拍了她一下,而后走进厨房开始忙活晚饭。
严娇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双腿屈起,盯着天花板放空。
周时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