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娇周时清

第6章 多喝热水
车内气息冷凝,压迫感十足。
从这个角度看,严小姐和那位男士的姿势确实有些亲密。
张成收回视线,艰难的开口提醒,“周总,记者会要迟到了。”
后座的男人侧脸冷冽紧绷,黑眸讳莫如深看着远方。
就在张成硬着头皮想再提醒一遍的时候,后座车窗升起。
“开车。”声音冷的让人胆颤,车内的温度又降了几度。
车慢慢起步,张成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
跟了周总这么多年,工作上虽严肃,但私底下还是能开开玩笑的,今天这情况属实罕见。
严娇正犹豫着要不要挥手打个招呼,就见那辆黑色卡宴起步离开。
什么啊......
——
八点,拍摄结束后,是粉丝的专属拍摄时间。
朱言一大群迷妹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又是送花又是递礼物。
小张在旁边端着保温杯感慨,“怪不得这么多人想当明星,这待遇,啧啧。”
说罢,扭头盯着严娇的侧脸,有些激动地说,“当初导演是不是想让你在组里客串来着,还说要签你,你怎么没同意啊!这么好的机会!”
严娇失笑,“哪有那么容易啊,人家只是客套下。”
小张撇撇嘴,心中腹诽道:妹妹,你这长相在娱乐圈都属于顶尖的了!怎么可能是客套!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帐篷里聊着,严娇站起身想出去走走。
这是天已经泛起鱼肚白,朝阳映在海面上,飞吹过搅乱了一阵涟漪。
严娇从“大部队”旁边走过,却搭眼瞧见了周宴里。
小姑娘举着海报正往人群里面扎,小脸挤的通红,帽子也歪歪扭扭的,但眼中是藏不住的开心激动。
严娇踌躇了两步,这一天才刚刚开始,就遇见了两个对她不是那么友善的人。
挤了半天还没挤进去的周宴里,泄气地退了出来,远处一道靓丽的身影闯入眼帘。
她摆正帽檐,走了过去。
“你怎么在这?”周宴里的冷漠的声音响起。
严娇单手插进大衣口袋,另一只手轻轻拂了耳边的碎发,才轻声开口,“我在这工作。”
周宴里狐疑道,“什么工作啊,你不是写小说的吗?”
严娇笑着挑了挑眉,片刻后,她才反应过来。
眼睛猛地瞪大,手指指着她又扭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剧组,面部表情可谓是丰富。
“你写的?”语气中满是惊讶。
严娇点头回应。
周宴里表示难以置信,她竟然是“椒盐派”!
拜托!自己超喜欢她的小说好吧!
提到这,周宴里对这个嫂子的态度好了不少,果然,人都是有滤镜的。
“要不要喝热可可?”严娇看她穿的单薄,主动邀请。
“好......”
——
海边的咖啡店有巨大的落地窗,视野极为开阔。
严娇注意到小姑娘时不时地偷瞄自己。
笑着主动开口,“怎么在这见到你啊,你是,朱言的粉丝?”
“嗯嗯!三年老粉!”她有些自豪。
严娇点点头,“那你挺厉害的,学业和兴趣兼顾的这么好。”
“这有什么,我哥高中什么都不学,还能考上呢。”
严娇了然,周时清确实学习很好,也是上的宜大吧。
周宴里扭扭身子,还是提出自己的疑惑,“你为什么会跟我哥结婚啊?”
严娇一时呆滞,下意识出口,“因为爱。”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周宴里不小的声音响彻整个咖啡厅,引来利剑般的眼神。
严娇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向邻座抱歉地笑笑。
周宴里克制住自己的笑声,食指抹了抹眼角淡淡的莹光,压低声音回道。
“你还不如说是周时清威逼利诱你呢,还爱!哈哈哈哈”
严娇:“......”
止住笑声,周宴里一脸高深莫测的向她科普道:“以我对周时清这个自大狂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对一个人说爱的。”
“你这么诋毁你哥,他知道吗?”严娇只觉得周时清这个妹妹实在有意思。
“他还用我诋毁?”说着轻敲桌子,继续道。
“高中以前,我爸妈差点把他部队里去,就因为整天和沈从周他们混在一起,不是把邻居爷爷家菜园子里的菜全薅了,就是扎人家的汽车轮胎,我爸打多狠都没用。”
周宴里托着下巴,回忆说,那时候的她可崇拜哥哥了,每天都准备好小背包,扎着两个羊角辫,哼哧哼哧跟在他们身后,去搞小破坏。
过分的是!周时清居然不带她玩,嫌她太幼稚。
于是,后来周时清挨打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她告的状。
“自从上了高中之后,我哥性子倒沉稳了许多,不过更傲了,拽得不行,没有小姑娘能入他眼的。”
严娇双臂撑在木桌上,把服务员刚刚端过来的黑森林蛋糕往对面推了推。
饶有兴致的听着周宴里一脸老成的把周时清的过往俗事抖落出来。
“高一高二还好,高三整个人都变了,有一次我看他在偷偷写信,神情认真,凭我的第一直觉,那肯定情书啊!我就去问他要不要帮忙,结果他就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说是给别人的战书!”
周宴里说到这兴致更高了,像抖豆子一样,哗啦啦的控制不住。
“反正我是不信,我就去问二狗。”
严娇举手打断她,“提问!二狗是谁?”
“就是沈从周,我给他取的,谁让他整天屁颠屁颠跟在我哥后边,还嘲笑我的。”小姑娘挑着眉说。
“你跟他不是一个班的吗,他高三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喜欢的小女生啊?”
严娇偏头思考片刻,斟酌道,“应该没有吧......”
遇见过几个告白的,但都被拒了。
高中的女孩正值敏感期,在班里哭的稀里哗啦的,整个楼层消息都传遍了。
周宴里皱眉,“是吗?”
其实她有偷偷瞄见过几个字
——多喝热水。
噗!

第7章 变成实的
严娇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从楼下望去,7楼还是黑的,没有一丝光亮。
“啪”地一声,客厅的白炽灯亮起。
换上拖鞋,随手将大衣挂在门后,经过玄关区。
“嗬—”
看到客厅里沉沉坐着的男人,严娇倒吸一口气!
“你怎么坐在这,吓死我了!”
周时清长腿交叠靠在沙发上,狭长的黑眸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阴沉的气场。
严娇在海边吹了一天的海风,又冷又累,不想追究他什么。
“很晚了,你快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耐着性子坐在沙发另一端,离他远远的。
“和小鲜肉在一块玩的开心吗?”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严娇一愣。
“什么”
“我倒想知道,你们这么亲密,是在聊什么呢?”
男人扬起眉梢,眼中邪气不减还增添了几分凌冽,漆黑的眼眸宛如水墨,唇角勾起的弧度让他那桀骜的性子更加张扬。
严娇有些生气,且不说他们两人清清白白,周时清已经开始干涉她的私生活了?
解释的话到嘴边一转,“你好像忘了咱们两个的关系。”
严娇黑亮的眼睛直盯着他,冷静地提醒。
“关系?哦...你是说夫妻关系啊。”
周时清笑得阴恻恻,低沉的尾音拖得绵长。
“你!”
“我什么?你敢说不是吗?”
严娇气急,这人简直没脸没皮!
她突然有些后悔找他来当家庭合伙人了。
“这只是个名头,别忘了咱们之前商量好的。”
“有协议吗?”
“啊?”
周时清放下交叠的长腿,身体微微前倾,语气认真且严肃。
“连协议都没有,你在这跟我说守约?”
严娇“腾”地一下站起来,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
“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以前的话当放屁?
周时清也站起身,明亮的光线下,男人欣长的身影让人感到压迫,他双手插兜,整个人懒洋洋的。
“没什么意思,只是提醒你一下,你现在是有夫之妇,还没到离婚那一步呢。”
蓦地,他弓腰凑近,俩人的距离骤然缩短。
严娇猛地一怔,周时清俊朗的面庞近在咫尺,高挺的鼻梁快要戳到自己。
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周围,黑眸微眯,带着逼人的气势,薄唇一张一合地说,“当然,如果你不介意,我也可以把这段婚姻变成...实的。”
最后一个字音线低如磐石,重重的敲打着严娇的心。
忽然,严娇娇柔的面庞上漾起一抹笑,灿烂如花,勾人心魄。
周时清口头袋里的手掌攥紧,表面却无任何变化。
“是吗,那你试试看啊。”
空气突然静谧,两人之间盘旋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周时清敛下眼皮,再睁开时又恢复了以往的慵懒困倦。
站直身体,静默半晌,思考片刻后突然轻笑一声。
“这么说来,你是对我有意思喽。”
严娇笑容散去,闭了闭眼,赶紧结束这个话题比较好。
“你明天不用上班吗,赶紧走吧。”
说着拽住他的胳膊往外拉。
周时清吊儿郎当的顺着她的劲,一双含情眸此时笑意甚浓,目光眷恋的投射在小臂上那纤细的手指。
拉至门口,不留情面的往外一推,又大步回屋从冰箱里拿出几罐六个核桃,扔到他怀里。
“你看起来脑子不太好,补补脑吧。”
伴随而来的就是门“咚”的一声关上。
......
空敞的回廊,周时清抱着几罐六个核桃沉默地站在门口。
骨节修长的手拿出一罐轻轻掂了掂,眼皮掀起,目光深邃悠长像是在透过门看清楚里面的人。
“呵。”半晌后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嗤笑。
眼角眉梢带着微不可见的宠溺,敢对自己这样的怕只有她了。
——
因为周时清,严娇连着做了一晚上的梦,睡眠质量降到史上最低。
所幸这几天他都不在家。
去陪秦霜逛商场时,顶着两个熊猫眼。
“看来,你的婚姻并不幸福,待为师给你算一卦......”
秦霜捏着嗓子,手指着她神神叨叨地说。
严娇捏了捏眉心,摆摆手,“别闹了,不去守着你的大明星,来找我干嘛?”
显然这句话戳到了她的痛点,“说到这我就来气,给她谈好的戏,前几天突然告诉我自己不想拍了,要去拉斯维加斯旅游,我能怎么办!这边大小姐我又得罪不起,只好腆着张脸去和导演讲。”
“辛苦你了......”
秦霜带的艺人她也有所耳闻,娇贵大小姐来娱乐圈体验人生。
“不说她了,咱们今晚同学聚会你知道吗。”
严娇诧异,拿出手机说,“是吗?我看看。”
果然,群里最新的一条公告就是。
刚毕业那时候,群里消息太多,严娇就把它设成了免打扰,加上昨晚太累,就没看到。
“‘晚上八点,江南会所,与你不见不散’,切,这一看就是张明睿那个骚包写的。”
秦霜突然看向严娇,“周时清会不会也去?”
严娇盯着手机屏幕,是啊,他也在群里。
秦霜用手肘轻轻撞了撞她,“诶,我要记得没错的话,田心也喜欢周时清吧,当年追的那叫一个轰轰烈烈,啧啧。”
“最好不要去!”
想到昨天晚上他那混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俩,有情况啊!”
经济纪人的敏感度这不就体现出来了。
“坦白从宽,他是不是从了你了。”
严娇无奈地笑笑,“你怎么会这样想?”
“以我对你的了解,他要是不惹到你,你绝对会说‘去不去都是人家自己的决定,我们管不着,peace and love’”
“......”
秦霜捏了下她那娇嫩的小脸,“我就不信,周时清对你能把持住,要是我,肯定扑上去...唔唔唔”
严娇飞快地捂上她的嘴,拉着她往前走。
——
江南会所是宜城最大的交际场所,位于临江边。
从远处看,金色牌头上吸人眼球的几个大字,极其奢华的装修风格。
秦霜找到合适的停车位停好车,俩人从车上下来。
“严娇?”
张明睿刚想往里走,就瞧见不远处两道靓丽的身影。
“呦!只看见严娇没看见我啊!”
秦霜扭着小蛮腰,笑着走近打趣。

第8章 你还看财经杂志
“瞧你说的,我这话不是还没说完嘛!还有秦大美女,好久不见啊!”
张明睿顶着一头橘红色卷发,拨了拨自己的刘海,替自己辩解道。
“发色不错啊。”
“那当然,这可是...”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秦霜继续道,“和我家美男的一样。”
张明睿眼睛放光,凑近了几分,一脸八卦,“谈恋爱了,改天出来见见?”
秦霜撩了撩大波浪,魅惑的眼尾轻挑。
“好啊,改天我把它牵出来溜溜。”说完一步一摇地走进会所。
“......”
严娇抿唇轻笑,想替她挽回点颜面,“你别介意,她说话就这样,没什么别的意思。”
张明睿抓抓自己的新发型,爽朗地回她,“知道知道,咱们进去吧。”
——
包厢里的人来的差不多了,大家多年未见,此刻正互相寒暄着。
“张明睿,发型还是那么骚包啊!哈哈哈哈哈”
“去你大爷的,爷这是爱豆风,你们这群乡巴佬懂什么。”
“诶,娇娇,没想到你现在都当编剧了,我们还是听秦霜说的呢,毕业之后也不找我们一块聚聚,都生分了。”
问的女生是金鑫鑫,是严娇的同桌,和她关系算比较好的了。
严娇莞尔一笑。
“小胖,你偷看谁呢!!!”
此话一出,周围人立刻打趣儿道,“是不是看严娇呢!”
“哥们儿,这么长时间,还惦记着呢。”
被点名男人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有人笑着解围,“你们敢说当年没给严娇写过情书吗?还好意思说别人!”
有人真情实感的打趣,有人却是用笑容掩盖落寞。
......
吵闹闹的一片,严娇只是安静地坐在那喝茶,低马尾散落的头发轻落在脸侧,光线打下来,柔美娇俏。
她确实收到过很多情书......
“打住打住啊!”秦霜提醒道。
这边已经转移了话题。
有人问道,“沈从周他们几个不来吗?”
“应该来吧,前两天我还见着他呢,提过一嘴,他当时兴致还挺高。”
田心立马接上去,“那周时清呢?”
“哦~~”唏嘘声一片。
班上谁不知道田心追了周时清整整三年呢,屡败屡战,愈挫愈勇。
听这话的意思倒像是这几年都没再联系。
严娇朝她望去,女孩团团的脸,娇美可爱,穿着粉色蓬蓬裙,扎着高高的马尾辫,稚气未脱,倒像个高中生。
“哦什么哦!本小姐打扮这么漂亮,你们以为是来见谁的啊!”
田心也很漂亮,但就是脾气过骄纵,被家里宠的无法无天,高考连本科最低分数线都没达到,直接出国了。
“周时清应该不会来吧,他现在这么厉害,肯定很忙......”
正说着,房门从外面打开,声音戛然而止。
沈从周走进来,看见大家惊讶的脸色,戏谑道,“咦?怎么不说了,见到爷有这么高兴吗。”
不知道是谁喃喃一句,“周时清。”
严娇瞬间抬眼望去,男人一身黑色休闲服,狭长的黑眸此刻正直直盯着她,双手插兜,慢悠悠地走进来。
“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这不,正说着呢!”
话题再次打开。
周时清随意坐在离严娇仅有一个人的空位上,淡淡的檀木香随即而来。
严娇将头转向一边,此时只有一个念头:你离我远点啊!!!
田心旁座的女生凑近她窃窃私语道,“心心,你快坐过去啊!把握机会!”
田心呆愣着点了点头,攥紧手掌,起身坐了过去。
严娇连忙往左边挪了挪。
秦霜见状,脸憋的通红,强忍住笑意说,“你这是把亲亲老公往外推啊!”
严娇嗔了她一眼,压低声音回,“我没想到他会来!还坐到我旁边!”
严娇有些慌乱,好像自从搭上周时清之后,自己稳了那么多年的情绪出现了颠簸。
听到邻座的声响,两人停住声音。
田心:“时清,好久不见。”
周时清:“......”
田心:“你现在好厉害啊,经常能在财经杂志上见到你的名字,而且,你还和以前一样帅。”
周时清:“你还看财经杂志?”
“噗—”秦霜连忙捂住嘴,但间隙的声响还是被听到了。
田心扭头不悦地瞪了严娇一眼。
严娇一时怔住,她以为是自己发出的笑声?
余光瞥见周时清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更生气了!
田心紧张的手心都是汗,面前的男人高大俊朗,就这样随意坐在这,就足以占据她全部视线。气质高冷矜贵,让人想靠近又不敢靠近。
回想起自己曾经的告白经历,并没有像偶像剧那般将男主打动,但现在,他们又相遇了,在这样一个巧妙的机遇,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剧本从这要开始了!
田心脑中浮满粉色泡泡,乘胜追击道,“待会聚会结束,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啊。”
周时清视线落在她邻座的女人身上,此刻正在极力摆脱他的视线,周时清眉头微蹙,神情有些不悦,舌尖舔了舔嘴角,有些想抽烟。
这时候,刚才被叫做小胖的男人走来。
小胖全名庞冰博,属于微胖的身材,个头中等,人长得憨憨的,戴个眼镜特别讨喜,是班里的老好人。
秦霜见状,眼睛咕噜转了一圈,借口去洗手间,起身离开座位。
庞冰博正好坐到秦霜刚才的位置上。
局促的推了推演眼镜,“严娇,你现在还单着吗?”
周围玩闹的声音太大,再加上他声音太小,严娇一时没听清他说了什么,身子向前探了探,问道,“抱歉,刚才没听清,你说了什么?”
她这样一凑近,庞冰博的脸更红了,结结巴巴半天才说了一句,“我,我是说,你还跟以前一样漂亮......”
“...谢谢。”
相顾无言,严娇也不是话多的人。
只听旁座还在不断地输出。
田心今天格外兴奋,即使刚刚周时清拒绝了和她一起看电影。
“时清,听说这次阿姨的演奏会地点在宜城,到时候我叫上我妈一起去看,我妈也喜欢听钢琴演奏,还能和阿姨说上两句呢!”
周时清神色淡淡,黑眸懒洋洋地盯着手里的高脚杯,好似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你,你现在还单着吗?我听说咱班有的同学都结婚了!”
眸光聚焦,周时清挑了挑眉,终于抬眸看向她,薄唇缓慢吐出几个字。
“我结婚了。”
这一刻空气仿佛凝结了,田心脑中一片空白,只听到一阵声音。
——她的心碎了。
好似绷不住了,她瘪着嘴,眼眶中充满了湿意,略带控诉地问,“那个人是谁?”
旁边的严娇听得心惊胆战,她其实不是很想把两人的关系公之于众。
但这却是既定事实。
手机发出消息提醒的声音,严娇打开一看,是秦霜发来的。
【江湖救急!!!带没带姨妈巾呀?我亲戚突然到访,被困在厕所里了<衰>】
自己还恰好就带了,严娇对着庞冰博说了句抱歉,连忙拿着包出去了。
周时清视线落在刚刚出去的那道身影上,没有回答田心的话,只放下高脚杯,站起身来,慢条斯理地走出房门。

第9章 有多少人给你写过情书
刚走到过道,严娇被猛地拽住手腕。
“你怎么出来了?”
扭头一看,竟然是周时清!
“干什么去?”
“洗手间。”
严娇只觉得奇怪,自从他从国外回来,就管的特别宽。
“我以后所有的行程都需要向你报备吗?”
周时清又变成那副懒散模样,后背靠在墙壁上,额前的黑发差点盖住漆黑的眉毛,光线打在他身上,将浓墨的五官完美的映衬出来。
“我也没说你需要呀,怎么,你想跟我报备?”
语气轻佻,和刚才与田心说话的样子截然相反。
“你到底要干嘛?”
“我倒想知道有多少人跟你写过情书。”
突然正经的一句话,让严娇有些莫名其妙。
“大概...很多人吧...”
周时清只感到喉咙发堵,一口气快要吐不出来,低声呢喃道,“你还挺受欢迎的。”
这是讽刺的一句话,严娇听出来了。
“我希望我们对彼此的隐私不要过问太多,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同时也不要忘记‘夫妻’这个关系的存在,就像最初说的那样,只是合伙人,至于其他的,还是不要多想为好。”
周时清黑眸渐渐深邃,语速极快地说完这些话,然后潇洒地转身。
严娇怔愣,盯着那道黑色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内,半晌才反应过来。
这是她要讲的吧!
——
晚上十一点了,这场聚会才结束。
走到门外才发现下雨了。
秋风夹杂着细雨,斜打进会所门口的泊车廊,湿哒哒的一片。
“田心,你怎么了?”
自从和周时清说过话之后,就变成了这样,也不说话,只眼睛红红地盯着地面。
“周时清结婚了。”
“啊???”
“新娘不是我,呜呜呜呜!我彻底没机会了。”
小姐妹一听,立马拉过沈从周,质问道,“周时清结婚了?”
沈从周一愣,正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毕竟老大也没交代他呀。
周时清从大厅走来,将钥匙撂给他,淡淡的一句,“把车开来。”
“得嘞。”沈从周立马狗腿道。
临走前还瞅了瞅处于自我怀疑中的田心,心中泛起一片同情。
田心的小姐妹并不敢直接去问周时清,只是拥着田心站在门廊下,无声地控诉!
秦霜出来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几个小姑娘一脸幽怨,像看渣男的眼神一样,眼睛紧紧黏在斜前方高冷矜贵的男人身上。
Drama!真Drama!
再瞅瞅后面跟上来的严娇,细嫩的肌肤在白炽灯下发着莹光,晶莹剔透的,耳侧的碎发被风吹的凌乱,更有一种惹人怜的脆弱感。
“这田心还真是一心扑在周时清身上,要搁你写的小说里啊,怕她才是女主角,你就是那个抢男主的恶毒女配。”
“小白花出国多年,回来竟发现暗恋多年的男人被迫结婚了!待男人回心转意之际,小白花放出致命一击:你不知道,我暗恋你整整九年!”
严娇睨了她一眼,“笔给你,你来写吧!”
两人走出大门,秋风裹挟细雨打着落叶发出飒飒的响声。
正巧这时候沈从周的车停在门口,周时清弯腰进入车内,没有理会身后的动静。
车窗升起的过程中,严娇只看到了他那严峻的侧脸浮上一层寒霜,生人勿进!
“啧啧,你老公不管你了,宝贝,今晚来我这吧。”
秦霜露出邪恶的笑容,轻佻地拂了下裸露在外的性感的锁骨。
正当严娇想说什么时,沈从周突然大声吆唤,“严娇,一块走吧,反正都顺路!”
这一嗓子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了。
张明睿最先反应过来,“咦,严娇也在居江华庭吗?”
他就住在沈从周隔壁公寓,怎么从来没见过严娇从那出来过。
“咳咳,顺道只是顺道啊,你还不赶快走!不是嚷嚷着要回去陪女朋友吗?”沈从周摆手糊弄道。
严娇当然不会答应和他们一块走,揪了揪秦霜的裙摆,“不用了,我们开车来的。”
“啊!娇娇,我忘了!刚才我表弟突然给我发消息,说开我的车有点事,我就让他拿备用钥匙开走了!”
“......”
严娇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谎话说多了确实让人相信不了,“真的吗?”
秦霜眨着大眼睛点头,“真的不能再真了!”
说完,忙推着严娇走到车边。
“诶!霜霜,我......”
不顾严娇的挣扎,拉开后座车门把她塞进去,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完事后,自己又打开副驾驶的门,钻了进去。
打开车窗冲着门口一群目瞪口呆的人挥手,笑容明媚,“拜拜!你们也快点回去吧!我们有黑骑士送啦!”
车辆驶出泊车廊,严娇手还停留在车窗上,咬了咬牙,转过身坐正。
余光瞥见旁边的男人懒洋洋地靠在后面,修长的手指微遮住眉眼,只露出线条流畅的下颌,霓虹灯光接连从他身上划过,在纯黑卫衣上点缀出不一样的色彩。
周时清长腿大敞着,膝盖轻触到她的大腿。
严娇往车门处挪了挪,似是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男人轻掀眼皮,嗤笑一声,把腿收了回去。
沈从周透过后车镜观察到两人的状态,一个使劲往车门那边缩,一个懒散困倦地仰头半躺着。
实在忍不住叨叨两句,“我说老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是拼车的呢,合着我就是个司机。”
“诶诶诶,把我放哪了?”
“您也是拼车的。”沈从周呲着个大白牙。
“这婚姻啊,就得经营,别看我没结过婚,但我恋爱经验丰富呀!”
秦霜翻了个白眼冷嗤一声,“切!说的跟自己是大情圣似的!”
“嘿嘿,我就是这意思!本少爷谈过这么多次恋爱,前女友对我的评价有不好的吗?没有!这足以看出我的魅力!”
“下次分手费给少点再看看吧!”
在秦霜眼里,沈从周整个就是人傻钱多。
“那跟顾回笙相比,我总是个优质前男友吧!”
果然,此话一出,秦霜脸色瞬间变了,明艳的眉眼笼上一层寒霜,将头扭向一侧不再说话。
只剩沈从周一个人巴拉巴拉讲个不停。
“闭嘴。”
周时清不耐地睁开眼,打断他的话,“好好当你的司机。”
沈从周立刻闭上嘴,老大的威严还是在的......
严娇扭头望向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一幢幢闪过,和周时清第一次有交集是在什么时候呢。

第10章 番茄鸡蛋面
大概是器材室里的偶然关怀,谁能想到桀骜不驯的周时清会给一个女生热水瓶呢。
想想当时的自己还把他列为“关爱同学”一类。
转眼间,车就已经开到帝都了。
严娇最先下来,拂去被夜风吹散的几缕碎发。
而周时清则是慢悠悠懒散地走下车,双手插兜,只冲驾驶座上的沈从周摆摆手。
夜色微凉,笼罩着男人高贵凌厉的身影。
半晌,只见他脚步停住,线条流畅的侧脸转过来,对着还傻愣愣站在车门边的严娇说,“今晚在外面过夜?”
严娇窘迫,向车内的两人告别后,连忙跟了上去。
秦霜见状摇摇头,“我怎么瞧着,是周时清把严娇吃的死死的呢?”
沈从周高深莫测地哼了声,“那你是不知道,他前两天找我喝酒喝得有多猛!”
两人相视一笑,这是...有情况啊!
...
电梯升至7楼,斜靠着墙的男人没动静,严娇按住电梯开关键。
“你到家了。”
“我饿了。”
“...然后呢?”
周时清眼尾微挑,黑眸半眯着瞧她,“当然是你给我做饭吃。”
站直身体,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拨去严娇按在电梯键上的手指,随后按了8楼键,电梯门关上。
“不是你说的吗,我们要互帮互助。”
低沉的语调拉的绵长,像一把小刷子撩动严娇的心。
冰箱里只剩番茄鸡蛋,还有自己两天前买的面条,这大少爷倒是不挑......
严娇转过身视线落在外面站着的男人身上。
屋内暖色系的装修风格和他有些不搭,周时清欣长的身子立在电视柜旁,双眸紧盯着严娇的大学毕业照。
照片上,女人拿着毕业证书笑得明艳灿烂,淡妆给她温和素雅的五官增添了一分娇媚。
周时清眼眸漆黑慎人,薄唇紧抿,看似气定神闲,却给人极大地疏离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来吃吧。”严娇将一碗番茄鸡蛋面放在餐桌上,解开围裙。
周时清慢条斯理地走过去,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表情顿了一下,挑起眉梢,看似随意地瞥了她一眼,“厨艺不错啊。”
听到夸赞,严娇施施然,“我也是第一次做......”
“除却面太硬,汤太咸,蛋没熟,番茄没去皮之外...还不错。”男人清润低醇的声音敲打着严娇的耳膜。
一抹红晕悄然升至脸颊,端起旁边的水喝了一口,掩盖自己的尴尬。
但转念一想,不对啊,这是她做的,他爱吃不吃!
又重重放下水杯,“那你的厨艺有多好?”
像他这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怕都没进过厨房吧。
谁料周时清嘴唇微勾,懒洋洋地向后靠,手指在桌上轻敲,眸光却是格外平静温和。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我还去餐厅打过工呢。”
平淡的一句话让严娇有些诧异,像他这样的家世怎么会做这些?
似是看出她的不解,周时清长睫微垂,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擦着茶杯边缘,“我没你想的那么金贵。”
严娇突然想起秦霜无意间提到的,周时清以前学的好像不是金融......
“对了,你舅舅跟我打电话了。”
一句话将严娇拉回现实,她猛地皱起眉头,“他跟你说什么了?”
严娇的舅舅袁浩是个不学无术的人,今年三十出头,天天混吃等死。
由于是老来得子,所以外公外婆对他溺爱到极点,偏偏几个姨妈也都纵着他,平时要钱二话不说就给他。
以前她小,这些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后来懂事后为此说过老妈很多次了,但老妈每次都用“又不是花你的钱怎么了”这个理由搪塞回去。
后来严娇索性也就不管了,毕竟是长辈们的事,也由不得她说些什么。
没想到这次竟然给周时清打电话!
“没什么,就是抱怨一下,结婚也不通知他。”周时清喝了口水,眼中是化不开的浓墨。
“那就好,不行,我得跟我妈说一声。”严娇快步走到沙发边,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就准备打。
周时清黑眸微眯,视线落在那道倩影上。
袁浩是三天前找的周时清,穿的跟个街溜子似的就到怀远集团,指名道姓要见周时清。
前台工作人员好声好气地跟他解释见总经理要有预约的,可他不听,嘴里还吐露着脏话,眼看就要闹起来,张成恰巧从外面回来。
一听是严娇舅舅,就把他带上去了。
“呦!可真气派!”说着就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二郎腿,优哉游哉地乱瞅。
宽敞的办公室,窗明几净,巨大的落地窗前就是周时清的办公桌,气派宏伟。
男人长腿交叠,吐出青色的烟圈,“找我有什么事?”
“你这话说的,没事还不能来看看你了,前段时间我太忙,去了江城,娇娇结婚我都不知道。”
“只有这一件事吗?”
“嘿嘿,这不,最近我在搞一个大项目,手头有些紧,你看...”袁浩搓着手,嬉皮笑脸地说。
他作为舅舅平时没问严娇要过钱,这次花花外甥女婿的钱怎么了,想想更理直气壮了,腰背挺得笔直。
男人嗤笑一声,将烟掐灭在烟灰缸内,隔着一片朦胧,沉声开口,“要多少?”
听这语气,那是答应给了?
袁浩马上站起身,走到桌前,“不多不多,也就一百万,这对你这种身份的人来说,算是小意思吧。”
周时清没说什么,冲门口的张成招招手。
身为总经理的特助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上前对袁浩说道,“跟我来吧。”
袁浩高兴的合不拢嘴,绕过办公桌,走到周时清身旁,亲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哈哈哈哈,我们娇娇嫁对人喽!”
张成看到自家老板脸色骤然一变,侧头瞅了眼被他拍过的肩膀,连忙再次提醒,“麻烦你快点过来。”
“哦哦,来了来了。”袁浩笑着跑出去跟上他的脚步。
办公室归于平静。
从没有人敢要挟他。
如果是他以前的性子,肯定会讥讽一番,然后把他赶出去,但是现在......
周时清看向桌角摆放的照片,是张毕业照,蓝白相间的校服,一群青春肆意的少年没心没肺的笑着,那是对未来的向往与渴望。
食指和拇指轻捻,眸光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