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啾啾墨无渊

第1章 掌门她三岁半
子夜,云岫山。
半山腰开始蔓延的雾气给夜色平添几分诡谲。
一群手里拿着剑的名门正派高手骂骂咧咧往顶峰走。
“自从合欢宗的魔头占据云岫山,这山中仅剩的灵气都被这群宵小之徒污染,这森林中的瘴气便是证明!咳咳咳……”
“可惜了这灵气,本就稀缺,如今有灵根的人少之又少,修士更是罕见,合欢宗的魔头竟敢对青云宫的道君动手,该死的妖孽,人人得而诛之!”
走在最前方,一身白衣束发的清俊剑修萧慎言神情漠然,他是被他家师父推出来的。
也是此次讨伐合欢宗中,唯一有修为在身的修士。
一旁半灌水的普通武者一张嘴叭叭叭个不停,吵得萧慎言头疼。
萧慎言还没开口。
“咔——”的一声。
身后众人往后弹射半步!
一副见到妖魔鬼怪的表情,拿着剑的手还抖个不停。
萧慎言:……好一个名门正派。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什么啊,原来是踩到枯枝了,虚惊一场!大家莫慌!”
众人这才尴尬地笑了起来,各种支吾找借口。
最后看向始终从容淡定的萧慎言前辈,他们冷静了下来。
看看,这就是修士!
不用灵石都自带灵力,多么强大,多么让人安心啊!
于是,一群乌合之众缩在萧慎言身后,举起火把,还妄想着能震慑合欢宗的魔头们。
而此时的合欢宗。
人人喊打的宗门弟子们正端坐在庭院里,闭目打坐。
传闻合欢宗善修采补妖术,个个荒淫无度,整个宗门跟窑子无异。
放眼望去,这一地的男男女女,外貌是放在整个南国都会惊艳众人的程度。
即使是合欢宗的朴素衣袍都掩饰不住他们那绝妙的身姿。
然而众人一睁眼。
眼里却满是云淡风轻,完全没有世俗的欲望!
一道小小的身影手里拿着一本《清静经》,蹦跶上了石台。
三岁半的小丫头一身纯白的衣袍,梳着俏皮可爱的发髻。
她那两个小小的发包像是小兔子的耳朵立在发顶,被琉璃做的小发簪别着,下面还有两个翘着的小揪揪。
她蹦跶的时候,小揪揪抖啊抖,人落地时,差点不稳,吓得全宗门的人全都站了起来。
“掌门小心!!”
“哎哟,掌门别摔了!吓死我了!”
鹿啾啾脸涨得通红,慌得她连拿在手里的迷你小剑都差点扔地上了。
“咳咳咳!”
鹿啾啾用小奶音清了清嗓,她小手卷起《清静经》,一脸严肃道:
“修身养性是我们的基本原则,以‘清静’参悟大道,切莫扰乱心神哦!”
然而她说话时,脑袋上的小揪揪萌得大家心肝颤。
奶乎乎的小脸上,那柔嫩的脸颊肉一鼓一鼓的,看着就好掐!
合欢宗的弟子们在心里暗自叹气,他们每天要接受双重考验。
体内的邪根早就被鹿掌门净化得差不多了,最大的考验就是——
如何抵制诱惑!
控制好自己的爪子,不去掐掌门的脸!
众人在心底咆哮:这真的很难好吗!
鹿啾啾不用看《清静经》,清脆的童音朗声道:“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众弟子再次闭上眼,感受着原本难以转换的云岫山灵气,随着自家小掌门的指引,渐渐凝聚成真气,在体内运转。
月上枝头。
三岁半的鹿掌门结束了今日任务,细嫩的嗓子有些渴了。
负责照顾鹿啾啾起居的二徒弟楚屿兮赶紧拿来了一个南国从未有过的小瓶子。
一个小奶瓶。
和这个大陆小孩子喝奶用的奶嘴壶不一样,它是能挂在鹿啾啾身上的神器,还能密封不漏奶,直观感受牛奶的温度,以免烫到大家尊贵的小掌门。
最开始,大家一度以为这是他们小神仙掌门的“法器”。
后面才知道,哦,就是个特殊的水壶。
对于自家牛逼哄哄的小掌门,她就算是召唤出神兽,他们都不会奇怪。
鹿啾啾正抱着小奶瓶喝得开心,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遒劲有力的喊声:
“掌门!不好了!”
“那群所谓的正派人士杀上来了!要放火烧了我们宗门!”
守门的李老头儿急冲冲地举着一把扫帚冲了进来。
一听到这话,遍地是修士的合欢宗弟子纷纷抄起佩剑就杀了出去?
并没有。
最年幼的小徒弟洛岚“咻”的一下窜起来,用他那八尺的躯体,猛地藏在了鹿啾啾身后。
“掌门!求保护!”
洛岚这怂蛋一出,合欢宗所有社恐弟子全都冲向了自家三岁半掌门的身后。
可是就鹿啾啾这矮小Q弹的小身子,连他们的膝盖都挡不住!
李老头儿:“……”
他老头子这辈子就没这么无语过。
洛岚有了安全感,松了一口气,然而一低头——
“掌门呢?!!”
“掌门人怎么没了?!”
一想到要面对这么多从没见过、千奇百怪的陌生宗派人士,合欢宗的社恐们慌得要命,只想抱掌门大腿!
要知道整个合欢宗最能打的只有三个人。
除了下山已久的大师兄,岁晏。
就剩下全宗门的主心骨,三岁半的鹿啾啾,以及——
守门的李老头儿。
简而言之,在门外围剿人数众多的情况下。
他们只有一个小孩、一个老头是能打的。
众社恐:“是时候让李老爷子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李老头儿握着扫帚开始扫地,这地上都要被他刨穿了:“老朽什么都不知道,老朽只是个扫地的。”
“找到掌门了!”楚屿兮掀开神龛的红布,露出了一个正在抖抖抖的小圆屁股,“掌门,下面灰大,快出来吧。”
不想营业的鹿啾啾死死抱着桌腿,委屈巴巴:“屿兮,你真是我的好徒儿,孝死本宝……本掌门啦。”
洛岚贱兮兮地过来,抓着鹿啾啾的小短腿把她给捞了出来。
于是,白面小团子变成了脏脏包,一脸不乐意地被抱了出去。
楚屿兮赶紧给自家掌门拍了拍头上的灰,她那小发包和小揪揪抖个不停,可爱死人了。
众社恐弟子都无心欣赏,只想赶紧把掌门推出去:
“开门!放掌门!”
鹿啾啾小朋友:“……大胆孽徒!”
她小小年纪就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谁能懂?
*
沙雕奶团文,甜爽不虐,女主能驭兽,另类修仙,整个大陆灵力稀缺到修真者都是稀有保护动物。
如有和其他书不同的,都是作者私设,女主有隐藏身份。

第2章 女魔头现身,当场摔哭
一片呐喊声中,众人气势汹汹举起火把,想起青云宫道君惨烈的死相,几乎被吸成了干尸。
众人更是恨不得当场烧死合欢宗所有魔头!
“该死的魔头!滚出来!”
“大胆淫贼!竟敢用奸.淫之术,害道君至此!”
鹿啾啾刚打开一条门缝,这一声“淫贼”吓得她奶躯一震。
“啪——”的一声,她重新关上了门!
鹿啾啾小脸上满是疑惑:“淫贼是什么?在说本掌门咩?”
楚屿兮和洛岚他们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这跟我们无关,跟掌门更无关系!”
天地良心,他们合欢宗的人纯洁得一比。
全都是处子之身就算了,还天天修习清心术法,《清静经》倒背如流。
就连那尼姑庵跟和尚庙的人,看了他们都要甘拜下风好吗?
从未见过如此六根清净之人。
鹿啾啾听到外面在痛批她们合欢宗的道法,她挠了挠头,圆圆的小脑袋上满是不解:“奸.淫之术又是什么?”
弟子们满脸惶恐:“是这些名门正派最爱的,他们每天都干!”
好家伙,这可不是掌门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应该知道的。
鹿啾啾听不懂,索性又趴在门边听外面的动静。
萧慎言见身后的人越骂越火大,已经忘记了“抓获合欢宗掌门”的初衷。
甚至还有二傻子口出狂言:“我们之中可是有修真者,合欢宗孽障们还不速速投降!”
“多说无益,直接从这里开始点火,火势蔓延,魔头定会忌惮!”
鹿啾啾扁扁嘴,心想着她们又不是妖怪,也不是野兽,干嘛要怕火呀?
这群大伯好像脑子不太聪明的样子。
外面的人越闹越凶,愤怒值到达顶点时, 根本拦不住点火的势头。
火把将整个漆黑的夜空都染红了。
这时,只听“吱呀——”一声。
合欢宗那老旧厚重的大门被缓缓推开。
不见身影,却见一道影子像是妖物一般,笼罩在众人的头顶,被拉得很长很长。
那“妖物”巨大的头上,还有两个“犄角”,下面垂着两根长长的“胡须”。
萧慎言脸色一沉,众人心头一震,吓得连连倒退。
“妖、妖怪……!!!”
“合欢宗果然是一群妖物聚集之地!我们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行云派的人举着剑,手里的火把都拿不稳了,后悔没多叫上几个修士,人类怎么能打得过怪物?!
萧慎言长剑出鞘,众人凝神屏息,面露惊惧看着这“魔头”。
这时,众人视野中出现了一道矮矮小小的雪白身影。
只见一个小丫头举着把没开刃的迷你宝剑,刚走出来就被大门口的台阶绊了一跤。
“啪叽”一声!
鹿啾啾小朋友举起双手摔在了地上。
脸着地。
她的小奶瓶也一骨碌地滚到了一边。
鹿啾啾:(꒦ິ^꒦ິ)完了!掌门形象不保!
合欢宗的人和围剿合欢宗的人都沉默了。
“……”
刚才那怪兽一样的影子瞬间消失!
名门正派的傻蛋们这才发现,哪里有什么妖怪?
无非是那小小的身影被火光拉长了,让他们以为有一个庞然大物。
他们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见是个小孩,众人还以为是被合欢宗推出来的挡箭牌。
“哪来的小孩?让你们宗主赶紧出来!当什么缩头乌龟!”
“别以为是小孩我们就不敢如何,合欢宗出来的,谁知道是不是害人无数的小魔头?”
鹿啾啾扁了扁嘴,一双小鹿般的大眼里蓄积满了眼泪。
楚屿兮和洛岚赶紧低着头冲出来,把自家掌门抱了起来。
鹿啾啾跟个小玩偶似的,被他们轻松抱着,杵在地上。
她委屈巴巴,伸出手就要让楚屿兮抱抱她,哄一哄。
楚屿兮赶紧提醒:“掌门!这么多人看着!您不要面子啦?”
闻言,鹿啾啾的眼泪都憋了回去,她任由着两位徒弟给她拍去灰尘。
她这才转身面向这群大晚上不睡觉,还来欺负人的“名门正派”。
鹿啾啾奶乎乎的声音闷闷的,带了点哭腔:“我就是掌门。”
云岫山向来清净,这会儿没人说话,这五个字自带回音。
我就是掌门……
是掌门……
掌门……
甜甜的小奶音在所有围剿人士耳朵边环绕,把他们都整迷糊了。
半晌,众人更加愤慨。
“这合欢宗是把人当傻子啊?!这么小的奶娃,还在喝奶吧!你是掌门?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鹿啾啾一颤,竟然被他们识破了她现在的年龄!
“哪来的孬种掌门!敢做不敢当,以为我们不敢抓这个小孩子吗?”
楚屿兮捡起自家掌门的小奶瓶,给她擦了擦,还好有盖子,奶嘴不会被污染。
她再次感叹这奶瓶的强大。
鹿啾啾从徒儿手中接过小奶瓶,爱惜地抱着。
下面那群人看到,眼里都是防备。
“什么奇怪的东西?魔头的法器?”
“那瓶子难不成里面装满了瘴气,要一口气释放出来毒害我们?”
鹿啾啾:“……是牛奶哦。”
众人不信,喊了半天,合欢宗掌门都还不露脸,他们彻底失去了耐性。
鹿啾啾被骂了半天还被质疑,她捏了捏自己的小揪揪。
熟悉她的弟子们都知道,他们家掌门小祖宗渐渐没耐心,要生气了。
如果说平时的鹿啾啾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鹿,生闷气的啾啾就是愤怒的小鸟,要气得喷火了。
眼见着掌门在前面打头阵,门边还有李老头儿守着。
合欢宗的社恐弟子、摆烂狂魔们直接躺平了。
今天又是废物的一天,只需要给掌门加油打气就好啦!
“掌门加油!”
“掌门!他们不相信您的实力!不要顾及我们!教训教训他们!”
鹿啾啾牵着楚屿兮的手,迈着小短腿,一步一步走下长梯。
三岁半的小掌门正式来到了闹事人群的面前。
萧慎言听觉比这些人好,他刚才分明听到那宗门里传来了一声声怂怂的“加油掌门”。
一身白衣的剑修眯了眯眼,难道眼前这个小女孩真的是合欢宗掌门?
如此荒诞的想法,让萧慎言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尝试着用自己的灵识去试探,可是已经接近了鹿啾啾,这小丫头却没有任何反应。
她樱桃红般的小嘴撅着,很不高兴,隔着一段距离仿佛都能嗅到她身上的奶味了。
萧慎言握紧剑鞘。
眼前这个小丫头,如果不是一点修为都没有——
那就是实力远在他之上的修士。
然而在这个大陆,顶级的修士屈指可数,登峰造极境界的更是少之又少。
南国如今修为最高的建元真人在金丹之上,被奉为国师。
萧慎言看鹿啾啾鼓了鼓软软的腮帮子,张口说了什么。
他盯着她手里的奶瓶,警惕地往后退了半步。
“发生什么事了?这个小魔头做了什么吗?”
“为什么萧前辈都后退了!”
见萧慎言后退,人群跟潮水一般,就差没退到半山腰了。
鹿啾啾扁着嘴,继续教育自己的好徒儿:“兮兮,你要听本掌门的话,这里好多人一看就是大傻子!”
“我师父不让我跟傻子玩儿,你也别跟傻子玩儿哦!”

第3章 五雷令牌
合欢宗众人闻言,一群社恐在宗门里无声地笑翻了。
经过自家掌门的教导,加上这云岫山的灵气滋养,他们的五感早就不是普通修士能比的了。
被称为“大傻子”的围剿人士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竟然被个毛孩子骂了!
于是众人纷纷拔剑,并怂恿萧慎言先上,他们跟上。
“萧前辈,这群魔头简直就是在蔑视我们!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先把这小奶娃和这妖女一起抓住,我就不信合欢宗这么大一个宗门,找不到一个有担当的!”
鹿啾啾看他们说半天,把她的宝贝徒儿也说成了妖女。
既然都是妖魔了,还要求她们有担当,他们是不是没见过真正的邪魔?
鹿啾啾撇撇嘴,一副“你们没有见识还是本宝宝厉害”的小模样,傲娇得不行。
萧慎言没有任何动作,此时氛围让他觉得很是诡异。
再者,让他对一个小奶娃动手,说出去都有辱风骨。
萧慎言摇摇头,往旁边跨了一步:“我代表宗门退出。”
什么?!
萧慎言突然“打退堂鼓”,这边的人直接乱了阵脚。
而这时情况突发,一人忽然捂着眼睛痛苦倒地。
“我的眼睛!!小心这魔头使阴招!!”
现场更是混乱,众人想到这合欢宗魔头们在江湖上“无恶不作”,都到这里了,不做点什么,回去也不好交代。
一时间,想借诛杀魔头打响名气的、觉得女流之辈好欺负的人层出不穷。
他们提着剑就把鹿啾啾和楚屿兮包围了。
凑近了一看,鹿啾啾这“冒牌掌门”手里竟然是一把还没有开刃、看着砍叶子都砍不断的破剑。
他们直接笑了。
江湖人心惶惶,必须斩杀魔头给大家一个交代,所有门派都盯着这出头的机会。
既然她们弱成这样,就不要怪他们不客气了。
楚屿兮紧张地看向鹿啾啾:“掌门!”
鹿啾啾郑重地将自己的小奶瓶交给楚屿兮让她拿好。
她将周围的人看了个遍,小眉头皱了起来:“方才你们污蔑我合欢宗弟子修习采补妖术害人,可是我宗门弟子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鹿啾啾手中的小破剑指向最左边的那位男子:“你如今的寿命是依靠献祭家中女婴得来,再者,几十年前,你们王家祖上修建过一座水井,几十年没出水,其下锁住了你苦命亡妻的魂魄,依靠她的身家才有如今的风光。”
被提到的男人不过而立之年,周围人纷纷露出惊诧之色。
几十年前?亡妻?
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说眼前的人。
王裕隐藏在人群中本来准备捡漏抢功,猝不及防被撕开真面目,他眼里一闪即逝的阴戾。
“不愧是合欢宗的妖女,张口就诬蔑他人。”王裕看向身旁的人,“师弟,我们认识多年,我的为人你还不熟悉?”
王裕同行的人为他力证,自然是不信这位忠厚老实的师兄会是这样的人。
鹿啾啾一个个看过去,后面那群上了年纪的“名门正派人士”也有不少做了损阴德的事情。
王裕生怕鹿啾啾将他“发家致富”秘诀捅出去,他执剑示意同行的师弟们跟他一起上。
刀光剑影之间,火光都变得支离破碎。
众门派的人都不愿落得个“缩头乌龟”名声,个个提剑就上。
一阵刀刃相接的声响传来。
鹿啾啾和楚屿兮站在原地不动,反倒是那位白衣剑修挡在了她们面前。
“萧前辈为何背叛我们?难道你是被这妖女迷惑了?”
“萧慎言!!你想和我们所有正派人士为敌?”
萧慎言简直看不下去,跟这群乌合之众同行,就是对他最大的羞辱。
他左手执剑,衣袖一甩。
长剑便像是嘶鸣一般回应着他。
鹿啾啾看了这里所有人的剑,都是死物。
只有这位白衣剑修,已经摸到了剑道的门槛。
手中有剑,心中有剑,人剑合一。
“掌门,他竟然来帮我们了。”楚屿兮小声跟鹿啾啾说话,“我们先去一边避一避?”
鹿啾啾看着自己没出息的徒弟,虽然是她教他们的,打不过就要逃跑!
但是她没让他们把逃跑的功夫学得如此出神入化好吗!
采花贼看了他们的脚下功夫都要喊一声“大哥”。
鹿啾啾嫌弃地摆摆自己的小手:“兮兮,你去一边啦,不要妨碍本掌门装逼!”
楚屿兮立刻道:“好嘞!”
鹿啾啾小脸短暂纠结了一瞬,觉得她家宗门不能再这么回避下去。
不然谁都来欺负他们,那不是在打她这个掌门的脸吗?
鹿啾啾举起她手中的小破剑,在萧慎言正准备过来时。
她小脚在地上一点,小巧的身子突然凌空:“抱歉啦。”
萧慎言:“……?”
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道不可思议的力道,温柔地踹向了一边。
鹿啾啾竟然踹了他屁股一脚!
萧慎言猝不及防被踹出重围,他一双星眸中满是惊诧。
鹿啾啾左手执剑,右手捏诀:“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坏蛋,你们打雷的时候小心!”
“坏事做尽的恶人,天道自会有裁决。”
众人惊愕之间,就见她手中出现了一道令牌。
其他人认不出,萧慎言却转瞬变了脸色。
五雷令牌,其三。
萧慎言没想到出行之前,师父随口说此行或许有机遇,竟然说中了。
这小姑娘手中的令牌,上下方位刻印着“生”与“煞”。
鹿啾啾发动五雷神咒:“五雷号令,扫邪归正,兵随令转,将护吾身!”
话音刚落,整座云岫山雷光乍现!
刺目的金光和轰鸣的雷声接踵而至。
五雷一道道降下,像是要将这夜空撕碎。
“轰——”
所有人都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眼睛就被亮瞎了!
他们跪倒在地,心中有鬼的更是惊吓不已,生怕自己被劈死。
地面传来皲裂的声音,烧焦的味道和一股腐臭充斥在鼻息间。
窒息般恐怖威压散去后,原处已经没有了鹿啾啾和楚屿兮的身影。
而刚才还嘴硬的王裕被雷劈过后,竟然直接变成了一堆骸骨!
王裕的师弟们吓得不轻,定睛一看,这堆骨头之中有一个绑着头发的木偶。
上面写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竟是用钉子和发丝将这名字死死捆住。
骸骨转眼间化作灰烬,那钉子也从中断截。
所有人:“……”
再傻的人也知道,这王裕绝对不是普通人那么简单。
肉身被雷劈怎么会直接变成一把骨头,什么都不剩的?
云岫山再次恢复平静。
刚才那雷光乍现如白天的场景似乎只是幻觉。
浓厚的雾气再次席卷而来,幽凉刺骨。
再配着这诡异的残骸,当即吓得众“大侠”抱头鼠窜!
眨眼间就没了任何人的身影。
合欢宗宗门内。
被众人托举起来的鹿啾啾掌门哼唧一声,举起三根手指头:“孽徒!本掌门决定跟你们绝交三个时辰!”
合欢宗的弟子们松了一口气。
才三个时辰,还不够他们的小奶团掌门补觉的。
真是太善良了。
鹿啾啾被大家举高高哄了哄,小奶瓶里装上了热乎乎的牛奶,她的心情总算是好了起来。
小家伙咕嘟咕嘟抱着小奶瓶,分分钟一口闷,满意极了。
就在她擦拭着今天拿出来的第三道五雷令牌时,合欢宗大门被有礼貌地敲响了。
“咚咚咚——”
众社恐脸色一白。
这大晚上的,又是谁?!

第4章 臭名昭著,误会大了
“鹿掌门。”
萧慎言清越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李老头儿打着呵欠,看了鹿啾啾一眼:“掌门,要给他开门吗?”
鹿啾啾点头:“开。”
洛岚一阵紧张:“掌门,这大晚上的随便放人进来不太好吧?”
鹿啾啾擦完小令牌,收回自己的乾坤袋中。
她摇摇头,脸颊肉都跟着动了动:“他刚才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而且,他长得多有礼貌啊,他不是坏人哦。”
洛岚唇角抽了抽,长得礼貌?
无非是这男人皮相有几分姿色罢了,洛岚素来是美而自知的类型,一双多情桃花眼,眼角还有一颗泪痣。
从小就因为这长相,算命的说他容易招来祸端,洛岚一年前被鹿啾啾捡回来时,就发现了所有被收留的新弟子都有一个共通性——
长得好看。
他家掌门绝对是个颜控!
鹿啾啾只觉得耳朵痒,她瞪了洛岚一眼:“岚岚,你是不是在说本掌门的坏话啊?”
洛岚眼皮子一跳:“没有,我怎敢这样对待我最崇敬的掌门。”
他赶紧去把门给打开,果然,门外站着的就是那白衣剑修。
萧慎言站在门口,冲着鹿啾啾一拱手:“鹿掌门,突然叨扰,请勿责怪,在下只是有些事情,想找掌门商议。”
说话间,院子里就只剩下鹿啾啾、洛岚、还有抱着小奶瓶不能离开的楚屿兮。
除了李老头儿是去睡觉了,其他人都是在后面默默窥探。
这群人很久没怎么跟山下的人接触,看到个陌生人就尴尬得不行。
鹿啾啾其实喝完牛奶就很困了,她打了个呵欠,对萧慎言道:“可以明天再说吗?”
她真的还是个宝宝,平时念完《清静经》就要睡觉啦。
萧慎言一时尴尬,想来也是自己唐突,只是这山中也没个歇脚的地方。
鹿啾啾对洛岚道:“岚岚,你给萧慎言准备好房间,本掌门要就寝啦!”
洛岚伸出手,僵硬在半空中都没能挽回他家掌门。
鹿啾啾一整颗心都扑向了她柔软的小床。
她打开门,把摊着肚皮躺在床上的小黄鸡推到一边:“坏猪,又占我小床!”
小黄鸡用翅膀挠了挠肚子,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又睡了。
想到自己今天都被围剿、还挨骂了,这摆烂的小黄鸡都没出来一下,鹿啾啾觉得没有爱了。
她轻手轻脚地把睡成猪的小黄鸡放在了地上。
而她,倒头独占小床,一秒睡着。
梦里,鹿啾啾又回到了那个温暖明媚的地方。
她又趴在那莲花池旁捞莲子吃,好甜好甜。
“哎哟——”
鹿啾啾的小屁股突然被拍了一下,她转头就看到两位梳着孩童发髻的童子,赫然是金童玉女。
而后,映入眼帘的便是所到之处百花齐放、百鸟争鸣,只是看一眼便会让人心生崇敬的女神,九天玄女。
“九天娘娘!”
鹿啾啾撒娇似的跑了过去,被她凝望着,周身都仿佛被温暖的光被笼罩着。
九天玄女眉宇间皆是慈爱,她总是叫鹿啾啾“小鹿”。
鹿啾啾下凡前,九天娘娘特意问了她,想要什么。
这憨憨小鹿只讨要了一个这个世界没有的小奶瓶,当时九天娘娘笑了,鹿啾啾也跟着傻笑。
一整晚的梦里,鹿啾啾小迷妹都跟在九天娘娘身后打转,就差没求个抱抱了。
九天娘娘太美了,饶是厚脸皮的鹿啾啾都不好意思。
天刚刚亮,鹿啾啾才从这美好的梦境中醒过来。
耳边还回响着九天娘娘说的话:
“小鹿,月圆之夜需加注意。”
鹿啾啾一骨碌坐起来,一头软发乱糟糟的像是鸡窝一样。
月圆之夜怎么了?
鹿啾啾脑袋空空,还没回过神来,那地上的小黄鸡就飞起来落在她的头上。
一整个要在她头发上筑巢的意思。
鹿啾啾气炸,一把抓下它:“坏猪!你太过分了!不讲义气!”
小黄鸡稳稳落在床上,一张嘴叭叭叭地开始解释:“不怪我吖,昨天那群人根本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就接着睡觉了吖。”
“你这么厉害,那些人连虾兵蟹将都比不过,我摆烂有错吗我!”
鹿啾啾:“……”
它说得好有道理,她完全没办法反驳。
小黄鸡挠了挠屁股:“你那群弟子们平时不都把你宝贝得跟什么似的,昨天还不是看来者无所畏惧,大家都躺平了,跟我一样啦啦啦~”
鹿啾啾“哼”了一声,自己拿起小裤子,开始费力穿衣服穿裤裤!
“不过,猪猪,月圆之夜要注意什么?”
鹿啾啾随口一问,小黄鸡那黄豆大的眼睛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你竟然把这件事情忘记了!你难道忘记自己不是普通人类吗?你、你!这里本就灵力稀缺,你的修为本就受限,月圆的时候你还不好好裹紧你的小马甲!”
鹿啾啾一个激灵,猛地反应过来:“啊,对对对。”
她的小揪揪都吓得要竖起来了。
随即,又很快蔫了吧唧的。
“猪猪,你说九天娘娘连这种事情都要特意提醒我一下,她是不是觉得我很、很不聪明呀?”
鹿啾啾扁了扁嘴,不想让九天娘娘觉得她是个小笨蛋。
小黄鸡的表情一言难尽,它都想问问她,难道忘记当初一头撞在生命树上,脑袋陷进去拔不下来的事情了吗?
她可真是心大,这种事情都能忘记!
鹿啾啾已经唉声叹气地走了出去,打开门就找徒儿:“兮兮!帮我梳头!本掌门发型乱啦!”
小黄鸡:“……能不能好好抓住重点啊喂!”
而此时,经历了一整晚自己吓唬自己的恐怖遭遇,名门正派的人全都爬到了云岫山下。
在会合的地方碰头时,众人心情难以形容。
尤其是当时冲上前准备暗算鹿啾啾的,现在一个个嘴巴跟缝上了一样,一个屁都不敢放。
只要一想到昨晚,他们耳边就回响起鹿掌门的话。
【打雷的时候请小心。】
谁都不想跟王裕一样被轰成七分熟,一时间,都老实得不行。
而那群畏畏缩缩躲在后面只知道下跪磕头的人,显然是没听到鹿啾啾当时说的话,自然也不知道王裕被劈死的真正原因。
恰好,今日的《江湖日榜》又要更新了。
大家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地说着所见所闻,越是夸张,越符合江湖日榜撰写人的要求。
于是,除了山区,各大宗门和城里的权贵都看到了灵石制成的大屏投射到半空中的画面。
前排最热的三个标题全都带着紫色的火苗,爆点大事件。
[爆]合欢宗女魔头现身,身影足有一个山头那么大!
[惊]合欢宗公然挑衅众门派,残忍杀害正派弟子!
[热]合欢宗一千宗恶行又添一笔!令人不齿!
……
[新]行云派长老吃饭吃出苍蝇,当场呕吐不止。
[新]某少城主逃婚被抓回去洞房,嘴上嫌弃,身体诚实。
……
从未见过世面的鹿啾啾通过萧慎言的灵石看到这些奇奇怪怪的热榜,她迷惑地眨了眨眼。
山头那么壮的女魔头,难道说的是她?!

第5章 传闻中的神女,九色鹿
不怪鹿啾啾没见识,很少下山的合欢宗弟子们连萧慎言手里这奇形怪状的灵石都没见过。
一晚过去,稍微跟萧慎言混熟的洛岚惊讶道:“这灵石怎么和我们平时所见不同?”
“还有这所谓的《江湖日榜》明明毫无依据,为何如此多人吹捧?”
楚屿兮忧心忡忡:“是啊,我们合欢宗被挂在最前面,岂不是被好多人都看见了?那误会更深了。”
萧慎言沉默了一瞬:“其实……合欢宗这样已经不是初次,几乎每日。”
合欢宗所有人:“(O_o)什么?!”
鹿啾啾慢半拍地听明白,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些人怎么能如此抹黑她们宗门呢?
鹿啾啾烦躁地拨了拨自己的小揪揪:“萧慎言,这热榜怎么撤掉呀?一直挂着我们岂不是一直挨骂?”
她就说呢,为什么昨天那群人对她意见这么大。
萧慎言面露尴尬,他也没想到合欢宗的人和传闻中差距这么大,只是——
“这榜单需要用灵石支付,才能撤下来,否则会公示一整天。”
鹿啾啾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
洛岚头秃:“我已经能预料我们宗门今天被指指点点一整天。”
“要灵石、要钱都没有,只有命一条。”
要知道他们宗门最缺的就是钱,奶孩子可太费钱了,再加上这牛奶在南国本就是王公贵族的小孩才能喝上的,
鹿啾啾好奇:“那这个榜单是怎么上去的?”
萧慎言如实道:“有些是需要花钱的,现在合欢宗的事情被大家广为关注,负责编写榜单的人自然会多打听合欢宗。”
鹿啾啾崩溃,她们一点都不想这样出名呜呜呜!
楚屿兮满脸尴尬:“现在看来,那些作恶多端的宗门或者宵小之辈,只需要花钱把罪名扣在我们宗门头上,就能完全躲过。”
萧慎言望天:“现在看来,之前的传言都是这样加深误会的。”
合欢宗的人简直无语住了,这江湖算是被这群人给玩儿会了。
尤其是编写这《江湖日榜》的人,每天不得赚翻了?
萧慎言举了举手里的灵石:“这也是一起出现的,想看到实时情况,就得买他们的特制灵石。”
鹿啾啾突然仰着头看萧慎言,仿佛嗅到了金钱的气息。
这位不光是长得很礼貌,还很有钱钱哎!
小黄鸡飞了过来,落在鹿啾啾的肩头,用只有她听得懂的鸟语道:
“哎哟,小鹿你被骂成筛子啦,形象都没啦?”
鹿啾啾捏住小黄鸡的鸟喙,不让它继续叭叭。
小黄鸡脸都憋红了,豆子大的眼睛里满是憋屈。
这时,萧慎言忽然道:“鹿掌门可否借一步说话。”
“好呀。”
鹿啾啾看萧慎言走了一步,她的小短腿啪嗒啪嗒跟着挪了好几步,才跟上。
鹿啾啾鼓了鼓腮,小短腿有被内涵到。
萧慎言发现鹿啾啾走神:“鹿掌门?”
“啊?”鹿啾啾呆呆抬着小脸,“你说了什么?”
萧慎言耐心地重复了一遍,传音到鹿啾啾脑海中:
【我想知道鹿掌门有没有听说过九色鹿神女的事情。】
鹿啾啾圆圆的脑袋上写满了问号,似乎是很难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萧慎言叹气:“好,谢谢鹿掌门。”
鹿啾啾不好意思道:“我都没帮到你什么,你要离开啦?”
萧慎言点头,正准备就此别过,没想到被鹿啾啾拉了拉衣角。
“这个给你。”鹿啾啾手里拿着一个九色小锦囊,“里面有一张平安符。”
萧慎言双手接过,眼里满是感激。
洛岚神奇地看着自家掌门,等萧慎言离开了才问她:“掌门,你还特意给他平安符啊?”
仔细听这话语中酸酸的,还有些羡慕嫉妒。
鹿啾啾掰着小手告诉洛岚:“岚岚,难道你没看出来,他主要是想告诉我们《江湖日榜》的事情咩?”
洛岚还真没发现,他以为萧慎言重点是打探别的什么消息。
鹿啾啾一看萧慎言,就知道他不是喜欢四处说江湖传闻的人,能主动开口说这些事情,已经是难得。
楚屿兮和洛岚立刻给萧慎言发了两张好人卡:“萧慎言,大好人。”
鹿啾啾抱着小破剑,带着她的小黄鸡坐在门口看了看。
这里几乎是云岫山最高的海拔,清晨的山中并没有昨夜的雾色。
清新的空气中灵气充足。
鹿啾啾像个小石墩子一样,唉声叹气看了许久。
“岁晏还未回来,这一趟恐怕是凶多吉少哎。”
小黄鸡蓬松的毛抖了抖,没有任何意外,早有预料。
鹿啾啾回眸看向宗门内,这合欢宗早就不该叫“合欢宗”了。
放眼整个江湖,很少找到像合欢宗弟子们如此心思纯正的修(沙)士(雕)。
洛岚正在跟他的师兄们说着什么,一群人跟捡到灵石一样,傻乐呵,楚屿兮站在一旁笑。
鹿啾啾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一双圆乎乎的小鹿眼都弯成了小月牙。
然而这温暖和睦的一幕,在鹿啾啾眼里却顷刻变了样。
小徒弟洛岚被夺取灵根,修为尽毁;楚屿兮被道侣背叛,抽干一身血为妖物换血洗髓;大徒弟岁晏被冠上魔修污名,以身殉道……
合欢宗灭门,云岫山被魔物占据,灵气不复存在。
鹿啾啾小脸紧绷,整个小奶团都严肃了起来。
她以为将岁晏和洛岚他们捡回来,能改变他们的命运,没想到最终还是这样。
“哗哗哗”的声音传来。
鹿啾啾在她腰间的九色小袋子中翻出三枚铜钱。
小黄鸡见她将铜钱放在她那小小的左手掌心中,差点咯咯笑出声:“小小鹿,你的手太小啦,摇卦都做不来。”
“坏猪!你别说话啦!”
鹿啾啾气呼呼地将铜钱努力摆在小手中,右手“啪”的一声盖在上面。
于是,合欢宗的众人就听到外面“哗哗哗”的声音不绝于耳。
原来是他们在摇晃铜钱呢。
洛岚他们的谈话都停了下来,众人眯着眼看向这可爱的小团子。
那软乎乎的小身影蹲在地上,更像个糯米团子了,咬一口甜甜的。
“掌门好可爱呜呜呜!”
“今天也是喜欢掌门的一天!”
“看得我好想给掌门铜钱哈哈哈,让她拿去随便玩儿!”
鹿啾啾噘着嘴,瞪了这群无知徒儿一眼,她哪里是在玩啦,她在摇卦。
她心中想着大徒弟岁晏的事情,第一次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鹿啾啾算了算正面和反面加起来的数字,初爻结果出来了。
她又继续“哗哗哗”地摇了六次,得到了最终的上爻。
“六,七,六……”
鹿啾啾拿着小树枝在地上勾勾画画,算了半天。
最后得出一个让她小脸再也不淡定的结果。
岁晏此行,凶多吉少。
于是众人前一秒还看到自家掌门奶乎乎、萌萌哒,下一秒她就开始收拾行李了。
洛岚惊了,连忙问道:“掌门?你要去哪里?”
鹿啾啾蹦跶了一下,从外面跳了进来:“本掌门要出门,找晏晏!”
楚屿兮:“……那岂不是要下山?”
“对呀。”鹿啾啾小短腿儿跑得飞快,很快就拿了一个小包袱,背在身上出来了,“愿意跟本掌门下山的弟子,请往前一步。”
合欢宗众社恐:……
光是想到下山后要面对各种千奇百怪、居心叵测的陌生人,他们就浑身不舒服。
鹿啾啾没办法,从九色乾坤袋中摸出了两把剑。
都是没开刃的剑,看上去连白菜都切不开,更别说切西瓜了。
然而待众人定睛一看,地面上的影子竟然有三道。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还有一把看不见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