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言溪叶蔚然

第1章 又双叒叕同班了
A大附高高一新生报到日。
上午十点,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地面。
教学楼外的公告栏前面人头攒动,新生们带着期待又带着些忐忑地在分班表上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不是吧?!”
路言溪生无可恋地哀嚎道。
紧锁着眉头反复确认了自己名字后面的中考考号,的确是她没搞错。
她又双叒叕一次跟叶蔚然分到了一个班?!
两个人从幼儿园到初中毕业、再到现在上了高中一直都在一个班是什么样的几率,说出来都让人不敢相信。
她不想!
她不要!
她拒绝!!
“嘿!两位老同学,咱们又同班了啊,开不开心?激不激动?”
付林川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到两个人身后的,十分顺手地搭上了叶蔚然的肩嬉皮笑脸道。
“开心个鬼!”
路言溪盯着分班表上熟悉的“叶蔚然”三个字,白嫩的小脸皱巴巴,气呼呼地嘟囔了一句,然后转身往教学楼走去。
“嘶~”付林川不解,挑眉看向叶蔚然,“她这是咋了?冲你还是冲我呢?”
叶蔚然歪头,嗤笑一声,“你说呢?”
说完把付林川的胳膊从自己肩上拿下来,迈开大步跟了上去。
付林川:…那必然不会是我啊,我可从来没惹过她!
转头就瞥见一张冷艳的侧脸。
打招呼的话还没说出口,美女就转身走了,留给他一个遐想连篇的背影。
路言溪在前面走得很快,马尾辫一摇一摆地昭示着内心的小情绪。
叶蔚然双手插兜,慢悠悠地跟在后面,脚步轻盈,嘴角带着淡淡笑意。
对这个分班结果他表示很满意,看来高中生活不会太无聊了。
高一七班的教室里,认识的、不认识的新生们正在叽叽喳喳地联络着感情,很是热闹。
“同学们,大家好啊。”一个三十岁左右,体态端庄的女人敲了敲教室的门然后走上讲台。
底下窸窸窣窣的声音渐渐停下来。
“欢迎大家来到高一七班,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叫罗晴,希望以后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度过美好的高中时光。”女人微笑着说道。
听了这么多年的班主任讲话,底下适时地响起了哗啦啦的掌声。
“今天是报到日,主要有两件事情,第一是一会儿领新书和校服,还有就是讲一下过两天军训的具体安排。”
罗晴向讲台底下扫视了一圈继续说:
“首先我们班需要班长,而我们大家又是初次见面,所以班长这个职位的人选我准备按照中考成绩来任命,大家都同意吗?”
“同意~”
“同意!”
底下的人抻着嗓子参差不齐的回答道。
罗晴点点头,“那好,第一名是叶蔚然同学,请起立让大家认识一下吧。”
叶蔚然?
是哪个?
同学们左顾右盼地寻找着这位学霸的身影。
叶蔚然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老师,大家好,我是叶蔚然。”
少年的声音很干净,给人一种与年纪不符的踏实安全感。
众人仰着头去看他的脸,好家伙,第一名居然还是个超级无敌大帅哥!
“我听说中考全市第一就在咱们班,那他岂不就是…?”
“颜霸学神啊,爱了爱了。”
“我单方面宣布,我跟男神锁了!”

罗晴敲了敲讲桌,示意底下安静,“还有一名副班长,柳落,以后他们两个就是咱们班的班长了,希望大家能配合他们的工作。”
柳落把目光从叶蔚然身上收回,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家好,我叫柳落。”
付林川眼睛一亮,这不就是刚刚在外面见过的美女吗?
这个班级真不戳。
这一次是敲门声打断了教室里的讨论,来自隔壁班的女生,“老师,该你们班去拿教材了。”
新学期教材和校服已经摆在了一楼大厅,叶蔚然成为班长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带着同学们排队去领。
叶蔚然一八几的身高走近了还是很有压迫感的,所以大多数女同学只敢在一旁偷瞄。
可孟婉婷不怕,她没有急着去排队,而是快步走到叶蔚然身边,笑靥如花,
“叶蔚然同学你好,我叫孟婉婷,咱们见过的,中考时在我和你在一个考场。”
她见到叶蔚然的第一眼就被他吸引了,回家之后很后悔没去认识他一下,还暗暗决心要是再有机会见到他,一定要主动出击。
叶蔚然转头,微微蹙眉,“哦,不记得了,你是七班的?”
“嗯!”孟婉婷忙笑着点头,不记得也没关系,现在想认识我也可以啊。
“那请你去后面排队。”叶蔚然冷冷说道,没有再分给她半个眼神。
“排…排队?”
孟婉婷都气笑了。
初中时身为校花的她从来都是被捧在人群中心的,哪里遭受过这种无视。
不过她还是很有自信的。
没关系的叶蔚然,就算你是座冰山我也可以把你焐热,孟婉婷勾了勾唇,转身去后面排队了。
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切的柳落无声轻笑,继续帮人分书。
今天要领的新书大概十来本,全都摆在地上,每个人按顺序拿一本走就可以,最后再到叶蔚然和她那里报尺码领校服。
路言溪是先上了个卫生间才来的,这会儿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和孟婉婷只隔了几个人。
“我要170的。”孟婉婷吃力地抱着一摞书,走到叶蔚然身边娇滴滴地开口。
话音刚落,柳落已经拿了一套放到她怀里,“女生找我领就行。”
孟婉婷在心里悄悄翻了个白眼,两只手更用力地圈了圈怀里的书,看起来柔弱极了。
可这些小动作压根就没引起叶蔚然的注意,他早看见了后面的路言溪,弯腰去找165的校服。
路言溪走过来的时候,叶蔚然先是抽走了她怀里一半的书,然后把早就找好的校服放上去,熟稔地开口,“我帮你拿。”
声音依旧低沉,却带着一种别样的温柔。
“不重~”路言溪眨着大眼睛看着叶蔚然,第一反应是她可以自己拿的。
叶蔚然蹙眉,那眼神路言溪立刻就读懂了:不知好歹是不是?
连忙弯起眼睛笑笑,“那就谢啦,我先回教室了!”
说完抱着剩下的书乐颠颠地走了。
孟婉婷看到叶蔚然脸上宠溺的笑容,和刚刚对她的态度完全不同,她感觉到自己的自尊被踩在地上来回摩擦。
但她是不肯承认自己嫉妒的,看着路言溪轻盈的背影,十分不耻地冷哼一声,“虚伪!”

第2章 都怪你这个乌鸦嘴
两天后就是军训的日子,依旧是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A大附高的军训是在军训基地进行的,训练服和被褥等等都会统一提供,所以自己只需要带一些生活用品和内衣袜子就可以了。
一大早,叶蔚然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在楼下等路言溪。
他家和路言溪家在同一个小区,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家长就不送他们上下学了,叶蔚然几乎每天都会站在这个位置等着她一起走。
等了十分钟还没看到人影,刚想去按门铃,就看路言溪背着个巨大的双肩包走了出来。
“你这是去军训,还是去度假啊。”叶蔚然大为震撼。
“让我猜猜你这里面都有什么,”坏笑着眯着眼凑过去,“估计是有辣条、薯片、可乐、牛肉干、果冻…”
全都是她最喜欢的零食,军训背这么多零食也是没谁了。
路言溪双手在胸前抱紧,身体慢慢向后移,这家伙,是长了个透视眼吗?怎么全让他给猜中了。
“我说你是不是傻,这些东西到那就得被没收了。”叶蔚然掂了掂路言溪的书包,把她掂得一个趔趄。
“嘁~你管我带了什么,到时候你肚子饿可别来管我要啊。”
路言溪气呼呼地迈开大步朝大门口走去,“快点快点,再不走该迟到了!”
“猛虎”军训营里,新生们一个班一个班地从大巴车上下来,懒懒散散地往操场上走着。
“干嘛呢?一个个的跟个蜗牛似的,都给我跑起来!”皮肤黝黑的教练扯着嗓子喊道,声音震耳欲聋。
于是大家十分自然地就被这声音给支配了,小跑着很快就按班级在操场上列好了队。
“教练有点凶悍啊。”
“可不是嘛,接下来的日子恐怕就难过了。”
路言溪听见后排的两个女生小声地嘀咕道。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教官,我叫王强。”好像所有的教官声音都是这样,高亢又带着点嘶哑。
他的身材不算高大,但是却很结实,站得英姿挺拔。
“来到军训营里有几点要求,首先就是要服从命令,来这里不能携带电子产品和零食,现在请你们把必要行李装进面前的行军包里,剩下的东西交上来统一保管。”
不是吧!
居然真的让叶蔚然那个乌鸦嘴给说中了?!
路言溪心都要碎了,她包里装的不是零食,那是她熬过军训的精神依靠啊!
“你倒是松手啊!”王强用力拽了拽路言溪紧紧抓着的鼓鼓的书包,“不错,粮食准备的挺充分。”
路言溪这才无奈地放了手,留恋地看了好几眼。
王强指了指身后的方向,“下面给你们十分钟时间,所有人回到宿舍换好衣服,十分钟之后回到这里集合,回来晚了的,要接受惩罚。”
解散的哨声一吹响,队伍一哄而散。
操场到宿舍大概有一千多米,路言溪小跑着,零食一交完就没剩多少行李了,大大的行军包瘪瘪的在背上晃荡。
“路言溪,要不要哥帮你背行李啊?”叶蔚然跑到她旁边,贱兮兮地说道。
“呀,差点忘了,你的行李都被收走了,可惜了可惜了。”
路言溪一个飞踢踹过去,“叶蔚然你找打!”
还敢来幸灾乐祸,真是欠揍。
叶蔚然轻松一闪就躲过了攻击,迈开大长腿几步就把她远远落下,
“先走一步啦,快点跑啊小短腿,回来晚了可是要挨罚的!”
付林川:…叶蔚然你这么幼稚难怪小仙女不想跟你同班呢。
宿舍是八人间,四张上下铺,每人一个铁皮柜,统一的脸盆和拖鞋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床底下,除此之外什么陈设都没有。
路言溪她们这个宿舍里除了她还有柳落、孟婉婷和她的好闺蜜林嘉怡以及另外四个女生。
“大家好呀,我叫路言溪,很高兴认识你们。”
路言溪边换衣服边和室友们打招呼。
“你好,我叫杜若薇。”
“我叫赵佩佩。”
室友们友好地回应着。
“都什么时候了还聊天,不知道回去晚了要挨罚吗?”
孟婉婷阴阳怪气地说。
那天放学后她去打听了路言溪,听说她和叶蔚然是青梅竹马,两个人在原来的学校就整天打打闹闹的,就更讨厌她了。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幸好孟婉婷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和林嘉怡一起离开了宿舍。
她们离开以后其他人都舒了一口气,此时路言溪和其他人一样,还不知道孟婉婷是在针对她,以为她只是个不懂礼貌的气氛破坏者。
“诶,我怎么没有腰带呢?”
路言溪看其他人都扎上了腰带,可是在自己的铺上翻遍了也没看到,便问室友,
“你们谁看到我的腰带了吗?或者谁里那多了一条?”
“没有。”
“我也没有。”
“马上到时间了,我们先走啦,言溪你也快一点。”
室友们换好了衣服,一个个匆忙离开了。
“知道了。”路言溪床底下都找遍了也没找到,只好放弃了系腰带。
此时高一七班的“东北虎”方队已经列好了队,叶蔚然站在队伍第一排,蹙眉盯着路言溪跑来的方向。
教官王强背着手站在队伍前面,身边还站着几个同学,他们和路言溪一样,都是回来晚了的。
“报告。”路言溪是最后一个回来的,自觉地站在了队伍外面。
王教官转头,“所有人都在等你,为什么这么慢?”
“报告教官,我的腰带找不到了。”
“腰带怎么会找不到,谁跟她一个宿舍的,有没有人看到?”
队伍里的几个女生都摇摇头。
王强重重叹了口气,“迟到了就是迟到了,找任何理由都没用,你们几个,男生俯卧撑五十个,女生蛙跳五十个准备!”
真倒霉!
路言溪只能这样形容自己的这一天。
一上来就被罚在全班(尤其是叶蔚然)面前做蛙跳,她觉得真的很社死。
跳完五十个蛙跳,大腿肌肉好像要爆炸了。
路言溪一直觉得是自己倒霉,教官忘了给她发腰带,直到她和孟婉婷突然对视时看到她来不及收起的微妙表情,她分明在很得意地看着自己笑。
难道腰带是她故意藏起来的?
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3章 偷偷塞颗巧克力给她
在他们受罚的这段时间里,王教官点了几个人出来,其中就有叶蔚然、付林川、柳落还有孟婉婷。
“没受罚的也不用偷着乐,看看你们一个个的着装,邋里邋遢,只有他们几个是合格的,下面再强调一下着装要求…”
孟婉婷挺直了身板,脸上的得意更明显了。
转头瞥向叶蔚然。
你看到了吗?谁才是最优秀的、能站在你旁边的那个人。
这么一站路言溪倒是在对面看得清楚了。
好家伙,原来是把她当情敌了。
“你们几个罚完就归队吧,整理好着装。”王教官看向路言溪,“你去后勤办公室再领一条腰带,速去速回。”
我没听错吧教官?
你这样不懂得怜香惜玉将来是会找不到老婆的!
路言溪脸都要绿了,现在让她再跑这一趟大腿真的会爆炸的。
“报告教官,”叶蔚然声音响亮,
“要不让我去吧,我跑得快,不会耽误训练。”
王教官看了眼放了电的路言溪,无奈摆了摆手,“去吧去吧。”
“是!”
叶蔚然跑到路言溪旁边的时候对她眨眼耍了个帅,逗得路言溪边翻白眼边抿着嘴努力控制住笑。
“哟哟哟,这俩人眉目传情呢这是?”
人群里飘过来的这句话,像颗带刺的荆棘打得孟婉婷脸生疼。
第一天的训练内容就是站军姿、立正稍息这类最基本的,任务不算太重。
可是对于路言溪这种几乎一整个假期都坐在画架前面画画的人来说,运动量还是大了些。
午饭吃得还不错,三菜一汤,一荤两素,她的胃不太好,一顿吃不了太多,才下午三点多,肚子就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又站了二十分钟军姿,路言溪只觉得脑袋昏昏。
“想去厕所的去厕所,其他人原地休息十分钟。”
盼望已久的休息指令终于响起了,想去厕所的赶紧往卫生间跑去。
军训时的卫生间可是很抢手的,尤其是女厕所。
“哎!”
路言溪正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走着,突然就被人撞了一下,这声音她熟的不得了。
“干嘛?”路言溪扬起头,没好气的瞪了叶蔚然一眼。
正郁闷着呢,被他这么一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叶蔚然也不在乎她的白眼,左右望了望,从兜里掏出个什么东西握在手里偷偷摸摸地递给路言溪,
“有好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啊?”
路言溪随手接过来一看,两眼瞬间放光,音调都提高了好几度,“巧克力?!”
叶蔚然赶紧去捂住她的嘴巴,“你小点声,一会儿被人听见了,收好了!”
“你怎么会有巧克力?不是都被收了吗?”
路言溪麻溜的把东西揣进兜里,十分狗腿地看着叶蔚然问道,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叶蔚然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不会偷着留点儿啊?我就知道你肯定傻了吧唧的全交了。”
路言溪:要说心机还得是你。
“谢啦!放心吧,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的。”路言溪十分坚定地点头说道。
结果话音刚落就看一道身影从旁边擦过,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好巧不巧还是副班长柳落。
啊这…
“她不会都看到了吧?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哎呀算了算了,看她也不像是爱多管闲事的人。”
“今天您的这份恩情小女子记住了,改天我一定会报答您的,不过我现在得赶紧去厕所了,憋不住了。”
路言溪拍了拍叶蔚然的肩,说完转身往厕所跑了。
“还有,记得做好拉伸,要不然明天你的腿就不是你的了。”叶蔚然不放心地对着她的背影喊道。
“知道啦~”
叶蔚然看着像个小兔子似的一蹦一跳跑的小姑娘,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转身回了操场。
殊不知这一幕还被另一个人悄悄收入眼底,孟婉婷嘴角升起一抹危险的笑容。
路言溪啊路言溪,你的小辫子还真多呢,又被我抓到了。
解放完自己的膀胱,就该解决自己的胃了。
路言溪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熟练地剥开巧克力包装,乐呵呵地咬了一口。
香浓的巧克力味道在嘴巴里瞬间化开,比任何时候吃到的都要美味。
可她不舍得多吃,这才军训第一天,要省着点,只吃了一格就又包好揣进了兜里。
回到操场的时候叶蔚然正和付林川坐在一起闲聊,路言溪和叶蔚然眼神相对的时候,挑着下巴跟他打了招呼,还拍了拍自己的裤兜,然后比了个大拇指。
叶蔚然读懂了她的眼神,“不错不错,味道好极了!”
“小暗号打得挺秀啊。”付林川奸笑着看着叶蔚然。
用他的一句话总结叶蔚然和路言溪,那就是相爱相杀。
经常是上一秒还好得像一个人似的,一根火腿肠都要分成两半一起吃,下一秒又世界上除了对方不烦别人了。
而他作为中间人是最倒霉的那个,俩人好的时候要被迫吃粮,闹别扭的时候就要承受双倍打击。
叶蔚然眯眼看着付林川,坏笑举手,“报告教官,付林川说他晚上想加练半小时。”
“你特喵的给我闭嘴!”
付林川赶紧压住他的手,对着教官咧嘴笑,“嘿嘿,教官,没有的事儿!他这人就这样,淘气~”
教官:“休息时间到,继续训练!”
晚上七点半,一天的训练才结束,而大家好像不知疲惫似的,宿舍里、水房里面热闹极了。
听说营里是可以洗澡的,只不过热水供应不太充足,而且是公共浴室,没有门那种。
路言溪本来累得不行不想洗了,可这一天出了不少汗,还是硬着头皮,一解散就冲回宿舍就拿好洗漱用品去占位置了。
趁着人少,迅速冲了个温水澡,一天的疲惫才渐渐消退。
营里没有电吹风,路言溪只能用毛巾擦头发,乌黑柔软的发丝披散在肩头,散发着独特的清香。
“言溪,你的洗发水味道真好闻,是什么牌子的呀。”杜若薇吸了几下鼻子,凑过来好奇地问。
“我还真没注意,前两天我干妈给我的。”路言溪边说边找出了洗发水给她看。
方方的一小瓶,按压泵是个小天使形状,看起来很精致。
“连瓶子都这么好看啊,回头我也去买一瓶。”杜若薇没心没肺地笑着。
正好路过的孟婉婷突然脚步微顿。
这味道,好熟悉。
跟那天叶蔚然身上的一样!
孟婉婷用余光瞄了路言溪手上的瓶子,偷偷记住了上面的牌子。
边往脸上一层又一层地糊护肤品,一边观察着路言溪。
她的皮肤很好,尤其是刚刚洗完澡的现在,白里透粉的没有一点瑕疵,素净的鹅蛋小脸柔软饱满得像颗咬一口就会流出甜美汁水的水蜜桃。
孟婉婷不知道她这样子的脸有没有被叶蔚然看到过,酸涩和嫉妒涌上心头,连她一个女生都觉得这张脸很诱人,他会不会也曾被她惊艳过。
越看就越觉得路言溪是个小狐狸精,表面装得清纯,背地里连洗发水都要跟人家用一样的。

第4章 有难要同当
疲惫又漫长的一天总算结束了,熄了灯之后路言溪很快就进入梦乡。
然而她觉得自己还没睡一会儿,就又被喇叭里高鸣的警报声给惊醒了。
“紧急集合!马上换好训练服到操场上集合!”
恶魔一样的声音,在空荡的走廊里响起。
“搞什么啊,怎么还有紧急集合。”
“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在军训营里就是这样,哪怕嘴上再怎么抱怨,身体还是会很诚实地跟着指令走。
三分钟的铃声结束,所有人都起了床。
再解散回宿舍的时候,身体和灵魂好像分开了似的,路言溪连衣服都没换,直接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要先出早操再吃早饭,路言溪想起自己兜里还有巧克力,等室友们都出门了准备先吃一口垫垫肚子。
结果刚打开包装还没吃到嘴里,就被突然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干嘛呢言溪,走啊该出早操了。”回来拿帽子的杜若薇走过来拉她。
“哦,来了。”路言溪只好又揣回兜里和她一起出了门,还十分留恋地舔了舔嘴唇。
早操结束,吃过早饭,上午的训练正式开始。
王强教官背着双手,走到路言溪面前,表情严肃,
“路言溪,你兜里是什么。”
“兜里?没…没什么呀。”
路言溪不擅长说谎,支支吾吾地回答。
王教官只是瞪着她没说话,眼神锋利地好像能看穿一切。
“给。”路言溪还是心虚了,重重地叹了口气,从兜里摸出巧克力。
王强的手没有马上收回,而是继续盯着她。
路言溪瘪嘴,把两个裤兜都翻出来,“真没了教官。”
很好,人赃并获,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孟婉婷十分满意地挑了挑眉。
王教官把“赃物”举到路言溪眼前,“看来你并没有把昨天强调的纪律放在心上,今天训练结束之后,操场跑十圈。”
“什么?十圈!”
路言溪她后悔了,后悔没有早点都吃了,现在也不至于赔了巧克力又挨罚。
“怎么?你想跑二十圈?”王强当了这么多年教官,早就对女孩们无辜的小眼神免疫了。
“不不不,十圈就十圈,我跑还不行吗。”路言溪赶紧摆摆手说道。
“很好,还有谁手里有零食的我劝你们马上站出来,否则要是被我发现了,就得加倍受罚。”
大家左看看右看看,并没有人站出来。
“报告教官,”清朗的男声从队伍里传出,叶蔚然军姿站得挺拔,
“巧克力是我给她的,破坏规定的人是我,所以我来替她跑这十圈。”
还没高兴多久的孟婉婷听到这话猛地转头,气得呼吸加快,胸口一起一伏。
给她零食吃还不够,现在还要替她受罚吗?
王教官:“又是你俩?!你俩一起跑!每人十圈。”
“教官,你看她这细胳膊细腿的,十圈太多了吧,万一跑出问题就不好了,要不然我多跑点,替她都跑了吧。”
叶蔚然可太了解路言溪了,平时跑个八百米都要死要活的。
“你当这是菜市场还能讨价还价呢?”
规矩就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是他的人生信条。
王强看向路言溪,“你也想让他替你跑?”
“报告教官,我可以跑的!”
路言溪虽然看上去柔弱,但她比看起来更有毅力,也更讲义气。
让叶蔚然一个人受罚这事儿她可干不出来,从小他们打归打闹归闹,但一直都是有难同当的。
王强瞥了她一眼,“吃了饭再回来跑,归队!”
班里其他人大早上看了这么一幕都精神了不少,嘴巴不动地用腹语聊天。
“我就说叶蔚然对路言溪不一般吧,看看这就护上了。”
“还用你说,我早看出来了。”
“羡慕这个词我已经说腻了。”
...
明明被罚的是路言溪和叶蔚然,但是他们又好像赢了什么。
孟婉婷两只手紧紧攥着裤子,眼睛一阵发酸,默默咬紧了牙关。
叶蔚然,她就那么好吗?
为什么你总是要护着她。
训练结束,其他人吃完饭都回去休息了,路言溪和叶蔚然又返回了操场。
两个人肩并肩踩在塑胶跑道上,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有人特意回来看看他们跑步,感叹这画面也太美好了,要是男神能这么对自己,那这辈子就值了。
可路言溪只觉得这是平平常常一件事,毕竟叶蔚然坑她的时候也不少。
叶蔚然配合着路言溪的脚步和速度慢慢跑着,“你行不行啊,不行就别逞强。”
路言溪跑得呼哧带喘,“不能说不行!我必须能行!”
又坚持了两圈,路言溪终于不行了,叉着腰上气不接下气,
“不…不行了…跑不动了。”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被门挤了,才跟教练保证她能跑下来。
叶蔚然开始用讲过去的事情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哎,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把花瓶打碎了我替你背锅那次,我妈把我屁股都要打开花了…”
“记得记得,那后来你不是也报仇了吗,把我偷着藏漫画书的地方都告诉我妈了,结果全给我没收了…”
结果两个人边跑边笑,搞得路言溪更没力气了。
叶蔚然谨慎地看了看周围,神秘一笑,又拿出了两条巧克力在她面前晃了晃。
“你怎么还有啊?”
路言溪伸手去抓了一把却没够到。
“我聪明呗。”,
于是叶蔚然就用这两条巧克力做诱饵,勾着路言溪这只小馋猫接着跑完了全程。
最后才宠溺地笑着敲了敲她的头,
“这回是真没了,所以千万别再被没收啦。”

第5章 你喜欢叶蔚然啊?
路言溪回到宿舍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宿舍里只有柳落一个人在,背对着门口坐在床上。
听见开门声她还以为是去洗漱的队友回来了,直到听见回来的人扑通一声倒在身后的床上,才知道是路言溪。
屋子里得气氛一度很尴尬,其实也只有柳落一个人这样以为。
路言溪看到柳落对着自己的后脚跟吹气,她的脚踝红红的,一看就是被鞋子磨破了。
挣扎着坐了起来,到自己的柜子里一顿翻,过了一会儿,
“总算找到了,幸亏我没扔。”
路言溪拿着碘伏棉签和几个创可贴,走到柳落身边,“呐,给你。”
这是那天叶蔚然塞到她包里的,他打篮球玩滑板什么的,平时经常这里磕破点皮,那里划个小口,他自己总是大大咧咧的不在乎,但会想着给路言溪准备这些。
“看着我干嘛?快拿着呀,你脚后跟都磨破了,先用碘伏消消毒,然后贴上创可贴别沾水,不然往后还有那么多天怎么训练。”
路言溪说着说着就感觉自己的脚后跟也传来了一阵刺痛似的,龇牙咧嘴地抖了抖肩膀。
柳落伸手接过棉签和创可贴,抿了抿唇,“谢谢。”
“不客气。”
路言溪回到自己的床边倒了上去,连脱个鞋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只脚抵在另一只的脚后跟把鞋子脱掉,甩在了一边。
屋子里又安静了一会儿,柳落才一边贴着创可贴一边说话,
“那天,你知道我看见了叶蔚然给你巧克力,我以为你会觉得是我告诉了教官。”
“害,”路言溪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刚她给她创可贴的时候她是那副表情了。
她笑笑,“反正我就觉得你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吧。”
虽然她都没有和柳落说过几句话,可她莫名就是觉得柳落不是会在背后做小动作的人,她有她的清高和骄傲。
柳落闻言转头看向路言溪,过了一会儿突然也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少了几分高冷,倒也挺可爱的,“你还挺有眼光啊。”
“咔嚓”一声清脆的开门声,孟婉婷和林嘉怡抱着脸盆走了进来,屋里和谐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哟,路大美女回来啦,看来挨罚也没影响你心情啊。”
孟婉婷使劲儿把盆往地上一放,在水泥地上“咣”得一声响。
“你什么意思啊,别阴阳怪气的。”
路言溪想起来她早上瞥见有人单独找教官说话,现在想想那背影很可能就是孟婉婷。
“我能有什么意思,我敢有什么意思啊,”孟婉婷双手抱胸,表情很是欠揍,
“我说路言溪你这个人怎么那么虚伪呢,表面上乖乖女小白兔的样子,实际上每天都犯事儿,还总要人帮你。”
“哦,”路言溪不气反而笑了,探着身子笑嘻嘻地问她,“孟婉婷,你喜欢叶蔚然啊?”
被戳中心事的孟婉婷脸色一僵,
“我是喜欢他,可你就不是吗?”
“嘴上说着不用人家帮你,结果倒是接受的挺心安理得的,至少我不会像你一样总是连累他。”
“嗤~”柳落冷笑一声,“好像要讨论的不应该是你会不会连累他,而是人家愿不愿意被你连累吧,我看他就挺喜欢被路言溪连累的。”
她在宿舍里向来很安静,以至于突然这一句打得孟婉婷差点没反应过来,
“可以啊,路言溪,现在不光班长袒护你,连副班长也开始向着你了。班长大人,我看你对叶蔚然不是也挺感兴趣的。”
柳落用手轻轻扫了扫床铺,把床单扫得没有一点褶皱,“我感不感兴趣是我的事儿,至少我没在这儿阴阳怪气别人。”
“你们俩别太欺负人了,婉婷只是在说事实而已。”林嘉怡走过来,站到了她的好闺蜜身边替她打抱不平。
“只是?事实?”路言溪勾着唇,一副洞察一切的表情,“孟婉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
“我做了什么,你什么意思,想诬陷我?”孟婉婷她急了。
本来路言溪还不是很肯定这事儿是不是她做的,但现在看她这反应怕是八九不离十了。
她偷吃零食是不对,所以她甘愿受罚,但也不代表在背后搞小动作还有举报这种事就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做错了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路言溪轻笑,“连累叶蔚然被罚的人到底是你还是我,你自己心里清楚。”
“路言溪!你…”
“怎么啦,你们这是吵什么呢?”杜若薇她们几个正好回来,就发现寝室里气氛不太对,
“大家都是好室友,有什么话好好说嘛。”
“就是就是,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另一个室友黄梦蕊也出来调节,要是在宿舍里吵起来被巡查的教官听见了肯定又要挨罚了。
孟婉婷怕再吵下去路言溪真的说出点什么,她还要保持自己完美的形象呢,于是先“大度”地停了战,默默翻了个白眼去自己柜子里拿护肤品了。
路言溪躺在床上,眯眼看着孟婉婷的柜子在思考。
如果她的腰带真是被孟婉婷藏起来的,那么她会藏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