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美焉云成奚

第1章 系统太坑爹
扑通——
一抹纤细的身影,决绝地跳入湖水中。
平静的水面激荡出水花,波纹层层叠叠。
几个学生围在湖边,猎奇地向下看:“还真跳下去了啊。”
“为了逼真,可下了血本呢。”
“你们猜,能憋多久?”
“一分钟吧。”
“我猜两分钟。”
湖边的人开始嘻嘻哈哈地打赌,却没发现水面已经恢复平静。
平静得诡异。
吵吵嚷嚷中,有两个人匆匆跑过来。
林暮烟环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要找的人,就问围观者:“林美焉呢?”
“跳湖啦。”
跳湖?
真是胡闹!
林暮烟皱起眉,准备下去捞人。
她身边的男人拦住她,语气霸道又不失温柔:“水凉,我去吧。”
男人说完,就动作利落地跳下去。
看到这一幕,围观者集体亢奋起来:“白风帆学长真是太帅了!”
“是啊是啊,他护住暮烟学姐的样子,我能看一百遍!”
“人家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那林美焉算什么!”
本来沉底的林美焉,在这一瞬睁开了眼。
求生的本能,让她奋力划动沉重的四肢。
最后脖子一挺,身体探出水面。
咳咳——
肺部不自觉的挤压,让林美焉咳嗽着。
她抹了把脸上的水,开始打量这个世界。
蓝天如洗。
白云悠悠。
远处古朴建筑环伺。
近处……有个黑脸美男子在瞪她。
观察完毕,林美焉闭上眼,用意念唤着一个代号:“997现在什么情况?997?你吱个声啊997!?”
林美焉的脑电波里,没有出现一个叽叽喳喳的声音。
岸边在短暂的安静后,却恢复了热闹。
还有人嘲讽地开口:“林美焉干嘛呢,该不会是傻掉了吧?”
“没准哦,被英雄救美,开心傻了!”
林美焉可没傻。
只是……换了个内核。
林美焉来到这个世界,要在一位大佬黑化之前,完成救赎任务。
可说好跟她一起来的系统不见了!
攻略目标的资料也还没传给她呢!!
那她执行个鬼啊!!!
林美焉逐渐暴躁,抬手就用力拍打水面。
见她还发脾气,白风帆很火大,劈头盖脸地训斥道:“林美焉你闹够了没有,天生就喜欢丢脸是不是!麻烦下次你要丢脸,去个没人的地方,别连累你姐姐……喂,我和你说话呢!”
湖水很凉。
林美焉泡得直哆嗦。
有什么话,上岸再说也不迟。
就在林美焉手脚并用,爬上湖边的时候,有人丢了件外套给她。
那外套香香的,暖暖的。
林美焉将外套裹紧,准备道谢。
结果就是这么一抬头,她逆光看到一位冷艳美女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这人谁啊?
也太……美、了、吧!
林美焉惊艳不已,脑瓜仁儿突然一紧,属于原主的记忆立刻涌了上来。
此刻站在她面前的美貌御姐,是林美焉同父异母的姐姐,林暮烟。
林暮烟哪哪都优秀,在她的衬托下,林美焉就跟个灰姑娘似的。
再加上一个不断挑事的母亲,和稀泥的父亲,俩姐妹从小的关系就势如水火。
而她们的关系在喜欢上同一个男人之后,恶化到了极点。
对了,两姐妹共同喜欢上的人,就是那位黑脸美男子,白风帆。
在原主的记忆中,白风帆是她的生命之光,还将对他的爱慕都写到日记里。
结果这本日记不小心被人发现,还当众念了出来。
林美焉羞愤难当。
一时冲动就跳进荷花湖。
围观者们看热闹的时候,真正的林美焉被水草缠住脚腕,淹死了。
然后才有了现在的林美焉重生在这具身体上。
林暮烟并不知道水下发生了什么,她只觉得林美焉太胡闹,冷冷地质问:“你闹够了吗?”
“够了够了,姐姐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冲动了。”
林美焉小鸡啄米般地点头,态度那叫个诚恳。
可林暮烟却愣住了。
从她到林家开始,就没听林美焉叫过她姐姐,她只会“喂喂”的喊。
至于服软……
林美焉字典里根本没有这俩字。
这女人表现太古怪,林暮烟不由审视地盯着她。
可被美人这样一错不错地看着,林美焉开心得尖叫。
没招儿。
她就是欣赏御姐范儿的美人。
尤其面前这位,颜值完全长在她的审美上。
简直看不够呢!
林美焉抿着小嘴欣赏。
随后爬上岸的白风帆则拧了把身上的水,继续刚刚未完的话:“我喜欢的是暮烟,你不要因为这个就找暮烟的麻烦。也别来纠缠我,那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哦。”
林美焉应得很敷衍。
一看就没走心。
白风帆很气,动动嘴,准备口吐芬芳。
但林美焉先开了口,举着手对林暮烟做保证:“刚才让水一泡,我顿悟了。之前总是喜欢和姐姐争高下的行为太幼稚,以后我肯定洗心革面,做姐姐的好妹妹!”
林美焉做完保证,就搓搓小手,准备来个拥抱。
但白风帆用手臂隔住她,嫌弃地说:“暮烟一会儿还要主持迎新会,你别弄脏她的衣服!”
林暮烟大三,是文艺部的部长,大型活动的御用主持人。
此刻的她已经打扮得光艳照人,优雅得像只天鹅。
而林美焉?
就是只落汤鸡。
林美焉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太妥,就尴尬地笑了笑,并挥挥手,说:“那姐姐快去忙吧,姐姐加油哦。”
这小嘴,把“姐姐”两个字喊得贼甜。
但林暮烟已经被坑了太多次,才不会因为两颗蜜枣就放下戒备。
美眸冷冷地在林美焉身上打量了一圈,林暮烟转身就走。
而那圈打量,让林美焉惊艳得想来个泰式美女拍墙。
天啊天啊天啊,这位美人姐姐也太飒了!
尤其最后那个眼神。
冷傲又勾魂!!
醉了!
林美焉沉迷在姐姐的魅力中,无法自拔。
围观者则开始交头接耳。
之前的林美焉,总是用半长不短的头发盖住脸。
她不爱说话,也不爱笑,给人很阴郁的感觉。
但此刻的林美焉虽然狼狈,却笑得好张扬。
眼睛亮闪闪的,里面好像承载了一条星河。
然而在某个瞬间,笑容戛然而止。
林美焉抿起淡粉的唇,惆怅地叹了一声。
美色虽然让人赏心悦目。
但任务怎么办?
她又要怎么联络上那坑爹的系统?

第2章 我胆子不大,只是反应慢
系统暂时找不到。
林美焉只能凭着记忆,先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少女面带失落。
沿着路边,也走得心不在焉。
可是平稳的脚步,突然越走越快。
最后竟然跑了起来。
凉爽的风从她的面颊上掠过。
这是林美焉第一次享受自由狂奔。
那感觉……
不要太痛快!
林美焉边跑边笑得灿烂。
路人看到这一幕,不由被她感染,也露出会心的笑。
林美焉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
直到力气用尽,才瘫软在柔软的草地上。
在接任务之前,林美焉被重病缠身,情绪都不敢太过激动。
现在这健康的身体,简直是格外的恩赐啊!
林美焉仰头,气喘吁吁地看着蓝天白云。
心情无比的放松。
可干净的风景中,突然蔓延起一团黑气。
那是……
怨气!
自主放弃生命的人,会在死亡的瞬间,释放出一团黑色怨气。
未免怨气乱窜,扰乱世间正常秩序,灵魂使者会来将其收走。
林美焉之前就是一团怨气。
她可太知道后面的流程了。
那么……
联系不到997,找到灵魂使者也一样啊,反正他们都是一个部门的!
林美焉受到启发。
猫着腰就要到前面蹲守。
但在林美焉的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云成奚推开齐腰的草。
正要向前走。
却发现有个影子晃过来。
那人用冰冰凉的手捂住了他的眼睛,软软的声音中,带着认真的告诫:“别乱看,快回去。”
林美焉知道再往前走会有什么。
那个形状……肯定都不会太好看。
普通人无法承受那种视觉冲击,势必会留下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
只是眼前的男人一点都不听劝。
非但没走。
还拿开林美焉的手。
恢复视线的一瞬间,云成奚看到个小姑娘。
那姑娘到他肩膀的位置,皮肤通透,脸蛋圆润,小鹿般清澈的眸子里,没有一点杂质。
就好像团棉花糖,又甜又软。
在云成奚打量林美焉的同时,林美焉也在看着他。
这人长得很好看,鼻梁高挺,眉眼深邃,下颚如刀斧雕琢般刚毅,深茶色的眼珠,略带着点邪气。
不过弯起唇角的时候,他左侧的唇边会出现个酒窝,邪气消失不见,反而有点孩子气。
林美焉盯着他那醉人的酒窝看愣了神。
云成奚歪了歪头,问她:“你知道那边有什么?”
那边?
有什么?
林美焉慢了半拍回过神。
但怨气已经被收走了。
灵魂使者也是来了又离开。
错失一次良机,林美焉不由扼腕。
云成奚则将她的每个神情变化,都看在眼中,然后提醒:“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林美焉叹气道:“你好奇心还真旺盛,告诉你吧,那边有具死尸,不想做噩梦就不要看,赶紧回家。”
“你说的是真的吗?到前面看过了?你的年纪也不大,怎么不害怕呢?”
这帅哥的问题是真多。
继续留下来,恐怕还得回答更多的问题。
林美焉怕麻烦,眸子转了下,就开始瞎扯:“我胆子不大,而是……反应慢。”
话音落下,林美焉捂着心口尖叫起来:“妈呀,可吓死我了!”
她是喊完就跑。
在嫩绿的草地上,留下一串痕迹。
看着那个蹦跳的身影快速消失,云成奚慢慢收起轻松的表情。
他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走到那个手腕上都是血迹的男人身边。
接着毫无悲悯地俯下身,从那个人的口袋里,拿走一个U盘。
……
林美焉幻想着睡一觉,脑子充满力量,就能联络上997。
可睡了一下午,林美焉的脑子里依旧是空空的。
这下她生无可恋了。
坐在床上,眼神很呆。
不知过了多久,楼下有争执声传上来。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有人喊林美焉的名字。
林美焉决定下去看看情况,就顶着一头乱发走出卧室。
结果在楼梯口,就看到张雅琴抬手给林暮烟一个巴掌。
啪——
林暮烟白皙的脸蛋上,印了好红一个手掌印。
这把林美焉心疼的,“蹬蹬蹬”跑过去,挡住张雅琴就急吼吼地问:“这是干嘛啊,怎么还动手呢!”
张雅琴是林美焉的母亲,也是掌管一家公司的女强人,在这个家里,更是说一不二。
此刻她盛气凌人地指着林暮烟,张口就喊:“我都打听过了,是林暮烟逼你跳湖的!”
“这是我想不开,与他人无关!”
“那你为什么会想不开,还不是因为林暮烟?不过是个男人罢了,林暮烟就应该让给你!”
这要求……属实有点脸大。
林美焉来了声美女叹气。
之后抬头看着张雅琴,说出一番至理名言:“男人如衣服,姐妹是手足,怎么能为了个男人就影响姐妹情谊?”
话音落下,场面一下静默了。
张雅琴一错不错地盯着林美焉,小心翼翼地问:“女儿,你是被气疯了吗?”
“错,我只是顿悟了。”
再次听到那两个字,林暮烟冷哼了一声,抬步就上楼回房间。
张雅琴不想就这样放过那个小贱人,准备跟过去揪她头发。
林美焉赶紧拦住,苦口婆心地劝:“咱家有皇位要继承吗?没有是吧,那争来斗去有什么意思?不如家和万事兴啊。以后请您别再针对姐姐了,把家里变成战场,每个人都很痛苦。”
说完,林美焉拍了拍张雅琴的肩膀,一脸“我相信你能做到”的表情。
不,张雅琴做不到。
她更想不到自己好好的女儿……
怎么变成这样了!?
在张雅琴的震惊中,林美焉趿拉着拖鞋去了厨房,不太熟练地煮了两个鸡蛋。
这鸡蛋不是吃的,而是要给林暮烟消肿。
林暮烟肯定不想见林美焉,所以鸡蛋煮好后,林美焉准备悄咪咪地放下就走。
可在她猫腰的瞬间,里面的人打开了门。
两人还完美地对上了视线。
林暮烟的脸颊还是红的,一脸冷意地问:“你们母女俩是换套路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没有没有,我就想给你送煮鸡蛋,让脸颊消肿。”
林美焉将碟子举起来,笑得一脸和气。
林暮烟根本不稀罕她的煮鸡蛋,只冷冷地说:“有时间演戏,还是考虑考虑你的作业吧。这次作业很重要,如果交不上,你就等着重修吧!”
话音落下,林暮烟用力甩上门。
林美焉站在门外,一脑袋的问号。
作业?
什么作业?
脑子里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等第二天到学校的时候,林美焉就知道了。
她是S大的美术生,上周老师安排了一张人物写生的作业。
这作业挺重要的,要计入期末学分。
但原主成天想着白风帆,根本就没开始画。
至于现在的林美焉……
她根本就、不、会!
未免开天窗,林美焉决定想点旁门左道先应付过去。
至于这个旁门左道……
林美焉在教室里打量一圈,最后坐在一位貌似很好说话的男生身边,态度和蔼地问:“内什么,跟你打听个事呗?”
对方看了下林美焉,又扶了下眼镜框,问:“你想打听什么?”
“咱班谁比较热情,愿意帮助同学?”
“自然是我。”
林美焉眼睛一亮,笑得也更加灿烂,和其商量道:“咱班不是要交人物写生嘛,能不能请你,帮我画一张?”
对方没说话,就一错不错地盯着林美焉。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辛苦,支付你报酬!”
对方依旧没说话。
但拿出个记事本开始写字。
林美焉好奇,凑过去看。
就见那人龙飞凤舞地在纸上写:林美焉,不交作业,贿赂老师……
等一下,老师!?

第3章 嗨,你舌头掉了
林美焉吓得赶紧把对方的本子合上。
眼睛也瞪得提溜圆。
心想这老师长得……挺年轻啊。
挺年轻的周老师瞪了林美焉一眼,便摊开本子,写完后面的评语。
那评语让林美焉心碎。
好在她灵光一闪,赶紧认个错:“老师我只是一时糊涂!”
她这一认错,周老师直接冷笑出声:“你不交作业,可以是一时糊涂。可我们已经上了快半学期的课了,你连老师都不认识,你是天天都糊涂吗!!”
周老师是真生气了。
白皙的皮肤上多了层红晕。
可林美焉也不想啊。
那是原主就对老师没印象!
林美焉坐在那叹气。
周老师则指着门外,不耐烦地说:“再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把作业交上来,顺便再写2000字检讨!现在不用你上课,出去!”
所以……
还是得交作业啊。
林美焉垂下肩膀,了无生气地抓起自己的书包和画具。
周老师又想到什么,对着林美焉的背影警告着:“再敢找人替画,我就把你踢出去!”
“……哦。”
林美焉是在哄笑声中走出教室的。
她站在走廊上,无力地望着天花板,心想这是多倒霉啊,作弊还能作到老师身上去。
还明天就交作业。
她交什么?
简笔画?
估计也得被老师踢出来。
林美焉抓抓头发,琢磨着实在不行就办退学算了。
不过在那之前,她还想努力一下。
林美焉在手机里翻了翻,找到位画画老师。
这位老师号称能一日速成,林美焉将她视作最后的希望。
然而……
手机却将这位老师的学校定位到了游乐园。
站在热热闹闹的游乐园前面。
林美焉微微张开小嘴。
她发誓,她真的不想玩物丧志。
是命运……将她带到这里。
那她就进去看一会儿。
就一会儿。
嘴唇缓缓弯起。
林美焉买了票就跟着人群走进游乐园。
游乐园里面各种卡通元素。
还有气球、发光发箍、彩色甜筒。
梦幻得不像话。
也热闹得不像话。
林美焉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感觉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不见了。
就是所有的娱乐项目前面都排了好长的队。
那人数,让跃跃欲试的林美焉赶紧溜。
最后,林美焉逛到一处鬼屋前。
鬼屋外面阴森森,还挂了个牌子,写着:亚洲最可怕的鬼屋。
或许是真的很可怕,排队的人不算多。
林美焉觉得机会难得,准备进去体验体验。
可排到她了,工作人员将林美焉拦住,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们这边都是两个人一起进去的。”
“你们这个规定……有歧视人的嫌疑啊。”
“不是的,进去之前,游客要佩戴道具,而道具只有两个。”
这鬼屋并非浪得虚名。
它是真的很吓人。
而且里面有专门吓唬人的NPC。
未免游客承受不住,工作人员会分发响铃道具。
按响道具,就可以让NPC退开。
林美焉一脸迷茫地问工作人员:“那像我这样一个人来玩的游客,怎么办?”
“可以和另外一位游客临时组队呀。”
林美焉受到启发,回身就扬了扬手臂:“哪位帅哥美女一个人,凑个数呗!”
队伍里没人回应。
倒是林美焉的身后,传来一阵低醇的声音:“我可以吗?”
“可以可以,只要是……”林美焉笑着转过身,却意外见到一张眼熟的脸,“是你!”
云成奚对林美焉笑了下。
他这一笑,自带让人眩晕的效果。
附近的女孩被迷倒一大片。
而且他好高,快一米九了。
站在林美焉面前,能将她的影子彻彻底底地盖住。
工作人员见林美焉找到同伴,就确认道:“再跟两位说一下,是不是没有心脏病,高血压,遗传病史?”
林美焉习惯性地要点头。
但一想到现在的她是健康的,立刻摇头:“没有!”
“我也没有。”
“那祝两位玩得愉快。”
工作人员为二人发了道具,就打开门卡。
为了增加沉浸感,鬼屋里一次就放两个人。
里面堆叠了好多恐怖元素。
什么某电锯,某羔羊,某末日。
光线也是明明灭灭,鬼哭狼嚎声不断。
严格来说,这里很吓人。
但林美焉见过更加光怪陆离的世界。
所以眼下这人造景,还真吓不到她。
走了一会儿,林美焉觉得无聊,就和云成奚聊了起来。
“我叫林美焉,你呢?”
“云成奚。”
“很好听的名字啊,那个,上次在草地,你直接回家了,还是……”
“报警了,也算是给离逝者一个体面,”云成奚说完,也问了个问题,“你当时怎么会在那?”
“乱跑,就跑到那了,你呢?”
“我也是。”
话音落下,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他们都觉得对方的话不靠谱。
又都礼貌的没有追问。
借着绿油油的光,云成奚看到林美焉手里的画夹有学校的校徽,就问:“你也是S大的。”
“也?”
“我是S大制药系。”
S大的制药系,那可是王牌专业。
毕业生也跟宝贝疙瘩似的。
每年都供不应求。
别的毕业生会发愁毕了业去哪。
而他们则发愁拒绝谁才不会伤情面。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林美焉上下打量下身边的男人,委婉地说:“可你的年纪……”
她不是说云成奚老。
就是他的气质与林美焉的同学不一样。
成熟中带着沉稳。
云成奚猜到林美焉的意思,就说:“我是博士生。”
“哦,原来是学霸,失敬失敬。”
林美焉恍然。
然后又瞄了一眼云成奚。
发现这位博士的头发可真茂密。
简直是凭一己之力打破了她对博士的固有印象。
这两个人边走边聊。
跟逛公园似的。
还成功路过三波NPC。
这些NPC都试图吓唬过他们。
但也都被无视了。
这……简直是对他们工作能力的羞辱!
NPC们逐渐愤怒。
还拿出对讲机,让最后一处NPC必须替他们找回颜面。
这简直是小意思。
最后这位NPC顶着青面獠牙,埋伏在转角。
待发现目标,甩着长舌头冲出来。
同时发出桀桀怪笑。
这可是他的绝招。
以前还把游客吓到尿过裤子呢。
然而对面的男女?
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还齐齐盯着他。
好像在问:有事吗?
NPC不甘心。
张开血盆大口,再扭动脖子。
因为特效的关系,他好像将脖子转了270度。
恐怖技能直接拉到满分。
但林美焉的关注点不在他脖子上。
瞄了眼地面,她附身捡起根一米长的红色长条物体,向前一举:“你舌头掉了。”
NPC:……
他感觉自己掉的不是舌头。
而是职业尊严。
逐渐愤怒的NPC一把夺过道具舌头,忿忿道:“你们两个不正常吧,这都不知道害怕!?”
林美焉慌了。
因为她的确不正常。
云成奚倒是淡定,反问:“自己表演不到位,还人身攻击?”
“我表演不到位?我在这工作多年,那是有口皆碑!而且来这玩的游客千千万,就你们不害怕,那你们就是不正常!”
“因为我们大脑中杏仁核对远程和触觉方面的刺激没有产生持续神经高电位,便成了你口中不正常的人?”
嗯……这话什么意思,林美焉没听懂。
NPC也没听懂。
但是他看到云成奚拿起旁边沾了红色颜料的电锯模型。
还戳到他的胸口,冷冷地命令:“为你的无知,道歉!”
恰在此时,一团绿光从下向上照射在云成奚的脸上。
在他的眼睛下面形成阴影。
再加上他垂着眸子。
就造成他没有眼白的视觉错觉。
NPC没说话。
他紧盯着云成奚。
然后有液体,缓缓从他的眼睛里流下来。
鬼屋外有个大屏幕。
能看到里面游客的情况。
往常大家看到的,都是游客被吓到抱头鼠窜。
而现在嘛……
“快看快看,游客把NPC吓哭了!”

第4章 这个小学妹,很可以啊
NPC的确被吓哭了。
因为他感觉生命受到了威胁。
但云成奚并没有因为他哭就放过他。
走出鬼屋就对他的出言不逊进行投诉。
游乐园的服务态度倒是没的说。
经理出来亲自道歉。
还邀请林美焉和云成奚免排队,去坐一次摩天轮。
这的摩天轮,是亚洲最大的。
在顶端还能看到整个S市。
风景好的不像话。
就是排队的人超级多。
下午2、3点钟去排队的话,正好能在最高点看夕阳。
因为人多,林美焉都没考虑过这个项目。
然而她现在坐上了。
还随着摩天轮缓缓上升。
看着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远,林美焉忍不住抿起唇角,仔细体会着陌生的感觉。
只是笑容没有持续太久,林美焉叹了一声。
她想997了。
997说,只要她完成救赎任务,就可以送她回原来的世界。
997说,不必辛苦看攻略资料,它能“咻”一下就把资料传进她的大脑。
997说,会给她巨牛逼的金手指,渣渣随便虐。
997说……
哎,说什么都白扯。
997就是个骗子!
林美焉打开画夹,郁闷地随手涂鸦。
但三两笔勾勒出个怪兽之后,林美焉惊了。
她盯着自己的手,不敢置信地喃喃:“我会画画!?”
云成奚一直观察着林美焉。
听了她的话,不由笑道:“你是美术生,会画画不是很正常吗?”
正常。
只是林美焉没想到她还能继承原主的肌肉记忆。
那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甩开膀子画起来吧!
林美焉抬头,发现此刻对面的光线很好。
人也很好。
这让林美焉起了点小心思,问:“我的作业,能画你吗?”
云成奚很大方地说:“好啊,我需要摆什么姿势?”
“不用不用,现在这样就非常完美!”
林美焉翻过一页纸,开始埋头创作。
一时间,两个人之间安静得只能听到铅笔在画纸上摩擦的声音。
林美焉画的认真。
而云成奚是思考得认真。
他从林美焉在学校里的时候,就跟上她了。
云成奚以为她会去什么古怪的地方。
最后却来了游乐园。
只是林美焉的表现依旧古怪。
她竟然对那些恐怖、血腥的东西一点反应都没有。
云成奚也没有反应。
但他有自己的原因。
那林美焉的原因是什么?
云成奚盯着林美焉的脑袋看着,突然有一种……想解剖开看看的冲动。
就在云成奚思考如何下刀的时候,林美焉问了个问题:“你怎么一个人来游乐园呢?”
淡淡地收回视线,云成奚语调低沉又好听:“压力太大,过来放松一下。这是个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啊。”
“放心,我嘴巴很严的。”
“那你呢,为什么也是一个人?”
“来画画啊,还好让我碰到你。作为回报,我肯定会把你画得超帅!”
林美焉用尽浑身解数,要将此刻的美好描绘下来。
只是时间不允许。
好像一眨眼的功夫,摩天轮就转完一圈。
但林美焉的画,只完成了一半。
还好林美焉机灵,给云成奚拍了张照片。
下了摩天轮,她就找张长椅,对着照片继续画。
又过了很久,林美焉终于完成最后一笔。
可云成奚早就不见了踪影。
林美焉觉得好可惜,因为她还没向人家道谢呢。
不过……
林美焉举起自己的作品,心想这下可以交差了!
她是信心满满地把作业交给老师。
谁知周老师只看了一眼,就对林美焉咆哮起来:“林美焉,我是不是说过,敢让别人替画我就把你踢出去?”
见老师误会了,林美焉立刻强调着:“这是我自己画的!”
“你是我学生,你的画风和特点我会不知道?”
这个……
的确不是之前的画风。
林美焉虽然拥有原主的肌肉记忆,但审美和原主是不一样的。
所以画风自然会发生偏差。
见林美焉不说话,周老师就将她的画丢在地上,嫌弃地说:“你真是不可救药了!”
看着自己花费心力的作品,就那样被丢掉,林美焉很心疼。
她附身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
而后抬起头,语气很坚定:“我能证明这幅画就是我画的!”
“你能怎么……喂,你跑什么,逃避就能不让我惩罚你吗,林美焉你回来!”
林美焉没有逃避。
而是要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只见她一路跑到广播室,敲敲门,对里面的同学说:“我想找人,能拜托你们帮我播一条寻人启事吗?”
“可以是可以,但得有审批手续,不然谁来都提这个要求,我们广播站不就乱套了。”
说的也对。
林美焉正要问问需要什么手续,她的身后走过来一位男生。
里面的同学看到男生,很熟稔地唤了声“站长”。
站长点点头,视线就落在林美焉手里的画上面。
仔细看了下,他不太确定地问:“这是……成奚学长?”
见对方认出云成奚,林美焉忙不迭点头:“对对,就是他!请问你有他的联络方式吗?”
“抱歉啊,我和学长不熟。”
希望破灭,林美焉有点失落。
看着眼前可可爱爱的姑娘垂下肩膀,站长都于心不忍了。
他揉揉鼻子,问林美焉:“你找学长,是有事吗?”
“嗯,我给他画了幅画,但是我的老师不相信这是我画的。我需要找到他,帮我作证。”
这理由,让站长露出吃瓜的表情。
还说:“小学妹,你很可以啊。”
可以?
哪可以?
林美焉不懂。
站长也没想解释,只说:“你是想广播找成奚学长吧,我可以帮你。”
没想到事情能峰回路转,林美焉的小脸上立刻浮现起灿烂的笑。
在她殷切的注视下,站长走到话筒前,打开几个按钮,便用播音腔念道:“现在插播一条寻人启事,制药系的云成奚同学,请听到广播后,来广播室找……”
站长不知道林美焉的名字,用口型问她。
林美焉赶紧在白纸上写下三个字。
站长比了下OK的手势,就继续道:“找林美焉同学。”
此时林暮烟,正带啦啦队在南广场的空地排练。
听到广播里传出来的声音,忍不住仰起头。
林暮烟身边的女生也听到了,嘀咕道:“你这个妹妹,又在搞什么?”
“不要管她,我们继续。”
林暮烟收起好奇,拍了拍手掌,向队员们强调动作要点。
另一边的林美焉则坐在广播室外面的台阶上,向前方翘首望着。
可人来人往,始终没有她想看到的人。

第5章 黑历史太多了
林美焉仰头问身边的站长:“他会不会听不到?”
“有可能,学长要经常做实验,而实验室里是听不到广播的。”
“那他人缘怎么样?”
聊起这个,站长变得好亢奋:“无敌好!成奚学长可是我学校有名的大才子,年纪轻轻,已经拿到好几个国家级科研项目金奖了!虽然有才华,可为人低调,待人有礼,非常有魅力!”
站长还在滔滔不绝。
林美焉则手掌撑着下颚,心想人缘好就行,哪怕当时没听到,也会有人转告。
就在林美焉神游太虚的时候,有人沿着台阶缓缓走上来。
那人穿着白衬衫,黑裤子。阳光照在他身上,清清爽爽,又干干净净。
云成奚很远就看到林美焉。
她坐在那的样子,好像等待被家人领走的迷路小孩。
只是这小孩发呆呢,云成奚走到她面前,都没发现。
“听说你找我?”
低醇的声音,让林美焉“腾”一下站起来。
可起身太猛,她眼前黑了一阵。
还好有只手掌牢牢握住林美焉的手臂,帮她稳住身体,又问:“没事吧?”
“没事没事,”林美焉晃了晃头,就说起正事,“我的老师不相信昨天那副作业是我自己画的,所以想耽误你点时间,帮我去作证。”
“可以,走吧。”
林美焉迫不及待地向前冲。
临时又想起来站长还在旁边呢,她得谢谢人家。
扭头却发现……站长不见了。
难道是去忙了?
感谢没送出去,林美焉只能以后再找机会。
但实际上,站长没有离开。
他只是害羞地躲了起来。
等林美焉和云成奚走远,他才从柱子后面探出头来。
那可是云成奚耶!
出了名优秀又对谁都很有距离感的成奚学长!
可他……竟然握住林美焉的手臂!
还做模特给她画!
不、可、思、议!!
站长眼睛闪闪亮。
一副吃了大瓜的表情。
另一边的林美焉,则是越走越快。
她迫不及待地带着云成奚去了周老师的办公室。
周老师正在保温杯里泡枸杞,见林美焉风风火火地跑回来,就想开口训人。
但林美焉快了一步。
指着云成奚就说:“这位是模特本人,他能为我作证!”
周老师拿过画。
举在云成奚的旁边,对比了一下,才谨慎地问:“你是云成奚同学?”
“是,这真是林美焉画的,我们当时一起坐摩天轮,她就坐在我对面。”
摩天轮?
同办公室的其他老师捕捉到重点词。
不着痕迹地打量过来。
周老师也很诧异。
他和云成奚虽不在一个学院,却也听过他的鼎鼎大名。
能碰到这样一位天才的学生,是为人师者的幸运。
可就是这样的天才学生……
怎么和林美焉这种吊儿郎当的女生有交集?
还一起坐摩天轮?
周老师好想八卦。
但他克制住了。
并一本正经地敲敲桌子,问林美焉:“你的画风要怎么解释?”
林美焉已经想到应对的理由,一抬下巴,义正言辞地说:“因为我不想被一种创作模式拘束自己,艺术嘛,就是要不断尝试啊。”
这理由……
还挺有道理。
再看向林美焉身边的证人,周老师默默地在林美焉的画上面标注了个S+。
周老师可不是随便评的,这画不管是构图、光影还是线条,都很优秀。
除了这些……
周老师放下笔,郑重地说:“之前是老师误会你了,抱歉。希望你好好保持这种学习劲头,老师相信你会越来越好的。”
能得到别人的认可,林美焉感觉胸口里装了只欢快的小鸟。
小鸟在扑棱棱地飞。
林美焉也扬起嘴角:“我一定会的!”
离开老师办公室,林美焉走路一蹦一跳。
待走出办公大楼,她扭头对身边的人说:“真是太谢谢你了,又帮我个忙。”
“都是小事。”
“但对我很重要,我最近超级倒霉,整个人的状态都很糟。但我相信今天,会是个新的开始!”
林美焉不是随便说说哦。
她已经想到办法联络997。
相信这次会有新的突破!
林美焉扬起小脸。
脸上满是憧憬的光。
只是这些光芒在看到林暮烟的瞬间,又多了几分惊艳。
林暮烟与身边的同学边走边聊。
突然一个身影蹿过来,热情洋溢地与她打招呼:“姐姐好呀,你是要去上课吗?”
林美焉笑得灿烂。
可林暮烟总觉得她很假。
一个人是不可能突然之间性情大变的。
除非……
她有阴谋。
林暮烟不想在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就要绕开林美焉。
可林美焉十分热情地从口袋里拿出个零食,伸过去:“这是我新买的零食,可好吃了,你尝尝?”
没等林暮烟说话,她身边的女生一把打掉林美焉手里的小零食。
还义愤填膺地说:“你又想害暮烟吗!上次暮烟就是吃了你给的东西,肚子疼得不行,最后是硬撑着完成啦啦队的比赛!林美焉你可真狠啊,对自己姐姐都下得去手!!”
面对指责,林美焉无语凝噎。
她只是想和美人姐姐分享美味小零食而已。
咋又被翻旧账了呢?
这么多的黑历史……
她怕是永远都无法和美人姐姐愉快地玩耍了。
林美焉好惆怅。
这时,有人走到她的身边,对那个发火的女生命令着:“把东西捡起来。”
“干嘛要捡,那种害人的东西就应该……”
女生一脸愤怒地抬起头。
却看到一张帅气值爆表的脸。
逆天的颜值让女生一下变得温柔起来。
羞答答地说完刚刚的话:“就应该扔进垃圾桶嘛。”
云成奚有点不解风情。
人家那么温柔,他却好像在审问犯人:“你确定那是害人的东西?你敢对你说的话负责吗?”
“我……”
女生不知该如何应对。
倒是林美焉,自己把小零食捡起来。
她垂着眸子说:“有黑历史的人的确不值得信任,可食物是无辜的,它真的没毒。”
为了自证清白,林美焉撕开外包装,将巧克力夹馅儿软饼塞进嘴巴里。
软饼甜甜的。
还裹着丝丝缕缕的巧克力。
那口感,简直绝了。
但林美焉没有露出享受的表情。
反而失落地转身,一步步离开。
林暮烟看着那纤细的身影。
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就在林暮烟要叫住林美焉的时候。
前面的女孩突然转过身。
还将手臂环在脑袋上,比了一个大大的爱心,侧弯着腰说:“但我还是爱你的哟!”
软饼让她的脸颊鼓起来。
一笑,特别像只仓鼠。
小仓鼠扭着腰晃了两圈就跑。
倒是挺可爱。
心里冒出这个想法,林暮烟一愣。
她觉得自己一定疯了。
林暮烟的同学也觉得自己疯了。
但她是开心得疯了,连连摇晃着林暮烟的手臂,追问:“刚刚那个男生谁啊,帅死了!”
没戏可看,云成奚已经折身回实验室。
林暮烟看了眼他的背影,念出个名字:“云成奚。”
“啊,他就是制药系的高岭之花?果然够特别!”
女生捧着脸开始犯花痴。
林暮烟却突然说:“下次,别对林美焉那种态度了。”
“为什么?”
“……她最近没惹我,我也不想和她有纠葛。”
林暮烟压住心底别的想法,给出一个特别官方的解释。
这解释让她同学忍不住感慨:暮烟可真是人美心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