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暖霍北城

第1章 新婚夜,你就是那个小傻子?
“老婆……”
男人突然低下头,一双乌黑的眼睛盯紧苏暖的胸口:“你的两边好像不一样大诶……”
“什……什么?”苏暖呆呆的,完全没听懂男人在说什么。
“左边比右边大一点……”
我靠!
苏暖蓦的意识到,她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
她惊叫一声,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关键部位给护住,痛骂道:“臭流氓!”
什么气场强大,什么上位者……特么的全是她臆想出来的。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臭流氓,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吃她豆腐。
还说她左边比右边大,靠,她要是有一把刀,肯定劈了他!
刚刚第一眼产生的好感,一瞬间全都化为乌有……
“老婆,我昨天碰你,你还说很舒服……”
男人再次开口,声音软绵绵的,还带着奶音,瓮声翁气,像是撒娇一样。
苏暖被他的那声「老婆」给吓到,一蹦三尺高:“谁是你老婆,别乱喊!”
“他们说洞房完之后就可以喊你老婆了……”男人闷红着脸对手指,“如果你不喜欢我喊你老婆,那我喊你姐姐,好不好?”
“姐姐你大爷!”苏暖气的直瞪眼,她看起来有那么老么,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居然喊她姐姐,有没有搞错?
呃,不对,现在不是喊什么的问题,而是——
“昨晚的人是你?”
苏暖怒目瞪着他,大有只要他一点头,就把他扭送到警察局的架势。
“是啊!”
男人歪着头,眨了眨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苏暖,他的奶音软塌塌的,让人没有一丝抵抗力。
苏暖想到了以前她养过的一只小猫咪,每当那只猫咪用这种眼神看她,她的心就软的一塌糊涂。
鬼使神差的,她抬起手臂揉了揉他黑短的碎发。
一揉完,她就想把自己的手给剁了。
刚刚,她居然觉得这个肆无忌惮吃她豆腐的男人很萌,她简直没救了……
“喂!”苏暖气呼呼的瞪着他,“别给我装傻,我问你,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姐姐,我不叫喂,我叫霍北城。”男人一脸无害的笑,“姐姐,昨天晚上你说你好热,非要拉着我跟你一起睡。你身上的衣服我不会脱,所以就扯烂了。姐姐,我今天特意给你买了新衣服回来,你千万别生气……”
苏暖气的恨不得吐出一口血。
敢情昨天晚上是她求着这个男人碰她的不成?
“你别装无辜!”苏暖转头将新衣服随便套上,死死拽着男人的手臂,恶狠狠道,“我要告你,我们现在就去警察局!”
“呜呜呜……”男人忽然大哭出声,跪在地上一把抱住了苏暖的大腿,“姐姐,我错了,我不该撕你的衣服。我错了,我不要去警察局,我最怕警察叔叔了……”
“……”苏暖满头黑线。
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居然抱着她的腿像个小孩子似的嚎啕大哭。
简直白瞎了这么高的颜值……
等等!
苏暖猛地反应过来,她盯着男人,冷声道:“你刚刚说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霍北城。”男人一抽一噎的说道,“小名叫北北,或者城儿……”
“霍北城!”苏暖一脸的不可置信,“你就是那个小傻子霍北城?!”
“姐姐,我不是傻子,我很聪明的……”霍北城皱了皱鼻子,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苏暖盯着他,娇白的面颊一寸寸的崩裂。
她居然,被宁城最出名的小傻子霍北城给睡了……

第2章 跟我去见奶奶
霍北城,整个宁城最大的傻子。
说他傻,是因为他的智商就和五六岁的小孩子差不多,简单来说就是智障。
苏暖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被一个弱智的男人给睡了。
这要是被她的那群狐朋狗友知道,肯定得笑话她一辈子……
难不成苏玉涵把她送到霍北城的床上,就是为了制造笑话?
但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必须得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苏暖随便整了一下纷乱的头发,抬步就往房间外走。
“姐姐……”霍北城屁颠屁颠的跟上去,“你去哪?”
苏暖心思复杂的看了霍北城一眼。
虽然这是个智商低下的傻子,但不管怎么说,两人都睡了一觉,她实在没法用看正常傻子的目光看这个男人……
“姐姐,你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我的脸没洗干净?”
霍北城眨眨眼,用手背笨拙的擦了擦自己的脸颊。
明明那么冷酷俊朗的男人,却做出一个只有三四岁小孩才会做出的举动。
苏暖看着,心口莫名浮出一股心酸。
她叹了一口气,揉了揉霍北城柔软的黑发,道:“昨天晚上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我先走了。”
“姐姐姐姐……”霍北城拽着苏暖的手往楼下蹬蹬蹬的跑,指着餐桌兴奋的道,“姐姐,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所以全都买回来了,你看看你想吃什么。”
客厅满满一桌子的早餐,面条包子粥之类的应有尽有。
“姐姐,这个香芋丸超好吃,软软糯糯的,姐姐你肯定喜欢。”霍北城捡了一颗送到苏暖的唇边,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她,“姐姐,快张嘴,我喂你吃。”
苏暖的心莫名软了一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给她喂过吃的……
她是个很容易心软的人。
前一秒可以叫嚣着要把这个家伙送到警察局,可当发现对方只是一个毫无攻击力的小傻子时,就莫名其妙开始同情这个男人。
难道最该同情的不是她自己么?
第一次莫名其妙就没了……
苏暖有些无语的按了按自己的脑袋:“要吃你自己吃吧,我走了。”
霍北城一下子就急了:“姐姐,奶奶说起床后要去见她,你走了奶奶会生气的。”
“奶奶?”苏暖皱眉,“哪个奶奶,还有,我为什么要去见她?”
“姐姐,我们结婚了呀!”霍北城乌溜溜的眼眸里盛满了亮光,“结婚第一天应该见长辈的。”
“谁跟你结婚了?!”苏暖不由瞪了他一眼,“别以为你是个傻子我就不敢揍你!”
刚刚一见面就喊她老婆。
现在又说什么结婚见长辈。
真当她脾气好不计较是吧?
苏暖扬了扬手,做出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霍北城吓得眼眸圆溜溜的鼓起,往边上躲了一下。
趁霍北城缩脖子的功夫,苏暖飞速的往房子外面奔。
这时,她才注意到,这竟然是一幢大别墅。
三层高的洋楼,偌大的庭院,波光粼粼的游泳池,比苏家的别墅气派多了。
她忽然记起来,霍北城这个小傻子,好像是被寄养在宁城首富江家的,据说是江家的远房亲戚,暂时待在宁城养病。
这江家果真是有钱,对一个智障的亲戚都这么大方。
苏暖啧啧两声,马不停蹄的往马路上跑。
然而……
她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软软糯糯的呼喊。
“姐姐!”
霍北城人虽然傻,但跑的特别快。
下一秒,他就站在了苏暖的面前,他拽着她的手,固执道:“姐姐,奶奶就住在别墅后面,走路才一分钟,你去见了奶奶再走好不好?”
“不好!”
苏暖的声音冷冷的。
她已经很大方的不去计较昨天晚上的事情了,这个家伙怎么就抓着她不放呢?
非要她生气把他扭送到警察局去才放过她么?
“姐姐,奶奶说过要我带你去见她的,你要是不去,奶奶又会罚我……”
霍北城瓮声翁气的皱着鼻子,声音里满是委屈。
苏暖一听到他的奶音,就心软的不行,特别想揉他的头发。
她死命的摇了摇头,将这种想法驱散出脑海,然后板着脸道:“霍北城,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不会去跟你见奶奶的!把你的手放开,我真的要走了,我很忙的!”
忙着去跟苏玉涵算账!
霍北城控诉的盯着她:“姐姐,你好凶!”
“……”苏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她刚刚有骂他吗,有打他吗,他凭什么说她凶?
她看在他是个小傻子的份上,对他已经很有耐心了好吗?
“姐姐,你就先别走好不好,奶奶已经等了很久了……”
霍北城抓着她的手臂,摇啊摇。
他的眼睛湿漉漉的。
苏暖的心瞬间软的一塌糊涂,她连忙把眼睛闭上,然后猛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她的力气很大,抽的很猛很急。
霍北城一个不慎,就跌坐在了地上。
“姐姐……”
他哭巴着一张脸,朝苏暖伸出了手,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这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口。
苏暖狠下心不去看霍北城,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车子绝尘而去。
后视镜中,苏暖看着那家伙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像一尊雕塑似的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居然多了一丝丝的愧疚。
宽阔的马路边。
霍北城静静地站着。
车辆一辆一辆的开过去,漫天的灰尘在他身边漂浮。
他略显稚嫩的神色慢慢敛起,懵懂的眸子渐渐恢复了清明。
他缓缓的勾起唇,轻声说出两个字:“苏暖。”
他的声音很小很轻,轻的连他自己似乎都没听清。

第3章 为了拿到遗产
苏暖刚下车走到家门口,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了熟悉的对话声。
“乖女儿,果然还是你有办法,苏暖那个贱丫头休想再翻身了!”
“妈,就算苏暖已经嫁给了那个傻子,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先想办法拿到那份遗产再说。”
门外的苏暖听了,气的紧紧攥着拳。
一个是她的后妈,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妹妹。
这两个人为了拿到她母亲的遗产,居然给她下药,把她送到了一个傻子的床上。
母亲留下来的遗产,她是绝对不可能让她们拿到手的!
苏暖讥讽的勾着唇,一脚把苏家的大门给踹开了。
“苏玉涵!”
苏暖双手环胸,冷冷的低喝一声。
沉浸在计谋里的母女两人见苏暖回来,均是一愣。
待看到苏暖脖颈上的红印时,苏玉涵不由捂唇笑了:“姐姐,昨天晚上妹妹给你找的那个男人怎么样?”
“苏玉涵,你可真够恶心的!”苏暖冷冷的盯着她,“你以为把我扔到一个傻子的床上,我就没有机会翻身了,嗯?”
邓蕾坐在沙发上,讥讽的说道:“苏暖,你是不是还没弄清楚你自己的处境?一个被傻小子糟蹋了的贱丫头,还能怎么翻身?你不会以为你日后给那个小傻子生个儿子,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吧?”
“妈,姐姐心高气傲,怎么可能愿意为一个傻子生孩子。”苏玉涵得意的挑眉,“姐姐,我听说江家的三少爷一直没有结婚,到时候你用点手段把江家三少爷勾到床上去,再给他生一个私生子……”
苏玉涵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劲风忽然袭来。
“啪——”
一声巨响。
苏玉涵整个人都被打懵了,侧脸颊火辣辣的痛,而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肿。
由此可见苏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苏玉涵十分委屈,说话就说话,打什么人啊……
她可怜巴巴的看向邓蕾:“妈,姐姐她打我……”
“你这张嘴不说人话,当然得打!”苏暖甩了甩有些发麻的右手,漫不经心的笑了笑。
以前她不动手,那是因为苏玉涵没踩到她的底线。
可现在,苏玉涵敢搞这些阴谋诡计毁掉她的清白,不打她打谁?
“贱丫头!”邓蕾从沙发上跳起来,卷起袖子就朝苏暖冲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暖早有准备,轻巧的往边上一躲,还偷偷的伸出了左脚。
邓蕾扑了个空,脚又被绊到,她一头撞在了墙壁上,痛得她嗷嗷直叫。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
一个威严的身影走进来。
“爸!”苏玉涵看到了救兵,捂着脸就往来人的身上扑,“爸,姐姐打我,还打妈妈……”
来人正是苏家的一家之主,苏建章。
“老苏!”邓蕾顶着红肿的额头扑过来,“你这个女儿真是不得了了,她昨晚夜不归宿,我担心的多问了几句。可她竟然嫌我多嘴,不仅推我,还动手打了玉涵一巴掌!”
苏建章看向苏玉涵红肿的不像话的脸颊,再看向邓蕾磕红了的额头,一张脸上威严更甚。
“暖暖,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苏建章有些不满,“和你妹妹道歉!”
“爸爸,你先别生气。”
苏暖低垂着头,俨然变成了一副乖乖女。
她眨了眨澄净的双眸道:“爸爸,我没有动手打人。如果爸爸是怪我没有阻止阿姨扇玉涵耳光,那我愿意跟玉涵说一声对不起。”
苏建章诧异的看向邓蕾:“玉涵脸上的伤,是你打的?”
“老苏,这丫头胡说八道的本事比谁都强,你怎么能信她?”邓蕾气的提高声音吼道,“玉涵是我捧在心尖上的宝贝女儿,我怎么可能会打她!”
苏玉涵也气恼的直跺脚,她仰起头,将自己惨不忍睹的脸颊凑到苏建章面前,委屈的道:“爸,妈妈一向最疼我,怎么可能会打我,明明就是姐姐在说谎……”
苏建章扭头看向苏暖,声音威严十足:“暖暖,爸爸要听实话!”
被三个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苏暖乖巧的神情渐渐变得委屈起来。
她眼睛一眨,一大串晶莹的眼泪滚下来。
“爸……”她一抽一噎,抱着自己的肩膀慢慢蹲在了地上,“我没有说谎……是阿姨自己没站稳,不是我推的……玉涵说错了话,阿姨教育她才打了她一巴掌,真的不是我呀……难道就因为我的妈妈不在了,就可以随便栽赃我吗?爸,如果道歉才能让你解气,那我就道歉……”
到底是谁栽赃谁啊……苏玉涵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暖说的愈发可怜,可怜巴巴的看向苏玉涵和邓蕾:“对不起,是我的错……”
她一边说一边流泪,哭的梨花带雨,显得格外委屈。
邓蕾生怕苏建章心软,急忙解释道:“胡说!就算我是没站稳摔了,和我打玉涵有什么关系?”
“刚刚不还说是暖暖推你的吗,现在又说自己没站稳了?”苏建章不耐烦的看了邓蕾一眼。
“我……”邓蕾绞尽脑汁的解释,她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阿姨,对不起!”苏暖哭的极为悲惨,她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抽噎道,“我说错话了,如果你觉得不够,那你也扇我一巴掌打回来好不好……”
“孩子都道歉了,这件事就算了。”苏建章说了一句,然后抬步走向苏暖,弯腰将苏暖扶起来,叹气道,“暖暖,别哭了,爸爸知道不是你的错……”
“我就知道爸爸是相信我的!”
苏暖扑进苏建章的怀里,将眼泪鼻涕全擦在他的西装上了。
她偷偷的扭头,勾着唇冲一旁脸颊肿的像个馒头的苏玉涵灿烂的笑了笑。
苏玉涵看着她这幅样子,气的肺都要炸了。
每次都是这样!
每次她和苏暖闹矛盾,只要苏暖装可怜,爸爸就会站在苏暖那边。
只要苏暖提到她那个不在了的妈,爸爸铁定就会心软!
气死了,真的要气死了!
明明是她被扇了一耳光,明明是妈妈被绊的撞在了墙上,罪魁祸首却被爸爸抱在怀里哄着!
啊啊啊!
苏玉涵抓狂的快疯了!
“好了,别哭了,叫外人看到了成什么样子?”苏建章拍了拍苏暖的肩膀说道。
苏暖连忙擦干眼泪站直身体,一双澄眸看向门口。
一个挺拔的身影走进来。
男人穿着一身条纹的西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气质温润如水,整个人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苏暖脸上的神色莫名被怅然取代。
“阿绍!”
苏玉涵委屈的轻喊一声,顶着一张红肿的脸扑进了男人的怀里。
男人顺势搂住了她。
苏暖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刺眼的要命。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戳她的心肝,难受的厉害。
这明明是她的阿绍……
可却被苏玉涵给抢走了。

第4章 他认错了她
“阿绍,姐姐下手好狠,我的脸真的好痛……”
苏玉涵趴在男人的怀里,委屈的直掉眼泪。
闻言,男人温润的目光霎时变得冰冷,如刀子似的朝苏暖射过来。
他冷冷的开口:“苏暖,你怎么能这么恶毒,玉涵可是你的亲妹妹!”
纵使苏暖这些年早已百毒不侵,可从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的「恶毒」两个字,依然让她眼眶酸涩。
南译绍……她最纯最美好的初恋……
五岁那一年,他们意外相遇,她救了他,他陪伴她,他们约好长大以后在一起。
可多年后再相遇,她的阿绍,却把她给认错了。
他把苏玉涵当成了她,对苏玉涵嘘寒问暖,却骂她是恶毒的女人。
她努力了三年,她的阿绍还是认不出她,她又能怎么办呢?
苏暖的神情,在这一瞬间变得难过又委屈。
邓蕾盯着苏暖这副委委屈屈的样子,生怕南译绍的魂被勾走了。
她冷哼一声道:“老苏,虽然你认定是我栽赃苏暖这丫头,但我还是得说一句。昨天晚上这丫头夜不归宿,我可没冤枉她,你看她脖子上还有红色的痕迹……作为长辈,我教育她洁身自好,但她不听,还非说是玉涵害了她。玉涵昨天和阿绍约会十点钟才回家,哪里有时间害她?”
几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苏暖的脖子。
吻痕十分明显。
苏暖不由在心里将霍北城暗骂了一顿。
那家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居然还敢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这时,苏玉涵也适时趁热打铁:“阿绍,姐姐每天晚上都要去酒吧唱歌,爸爸怎么说她都不听。那种混乱的地方什么人都有,她被人暗算失去清白,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啊?”
苏暖已经失去了清白,就算阿绍以后知道是他认错人了,应该也不会再要苏暖了吧?
毕竟,一个被傻子睡过的二手女人,又怎么配得上宁城人人趋之若鹜的南少爷呢?
苏玉涵愈发得意,脸上的疼痛似乎也消减了不少,她转头又对着明显怒意勃然的苏建章道:“爸爸,姐姐最喜欢的就是唱歌,这次的事情肯定也不是姐姐愿意的,请爸爸千万不要生姐姐的气。”
苏建章深吸一口气,隐忍着愤怒问道:“暖暖,昨天晚上你到底去哪了?”
“嗤——”
苏暖突然弯唇笑出了声。
这对母女一唱一和,就将她钉在了不洁身自好的耻辱架上。
在酒吧唱歌是事实,被人睡了也是事实,还真没什么好辩解的。
但是,她苏暖可不是那种吃了亏往肚子里咽的人。
她冷笑:“苏玉涵,昨晚十点之前,你确实在和阿绍约会……”
“阿绍也是你能叫的吗?”邓蕾生怕她说出昨晚的事实,忙不迭的打断她,怒声道,“苏暖,阿绍是玉涵的男朋友,以后会是你的妹夫,你少打阿绍的主意!”
苏暖扭头看向一侧抿唇沉默的南译绍,发现他斯文的眸子里,盛满了对她的厌恶。
她这三年不停地纠缠他挽回他,企图唤起他对她残存的那一点点记忆,没想到,却让他越来越厌恶她。
五岁时对他的那一声阿绍,看来也要封存在记忆里了。
苏暖释然一笑,继续道:“苏玉涵,昨晚你和南译绍约会的地方就是我驻唱的酒吧,我是喝了你递过来的一杯水,所以才头痛欲裂。你敢对天发誓,说那杯水没有问题吗?”
“阿绍……”苏玉涵揪着南译绍的衣袖,跺了跺脚,一副被冤枉了的样子。
“苏暖,那杯水是我倒的,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南译绍冷冷开口,“昨天晚上,玉涵要我倒水给你喝,是希望借此能和你这个姐姐好如初。苏暖,玉涵比你小,是你的妹妹,她都能顾念姐妹之情,为什么你却这么恶毒,不仅栽赃她,还出手打她,你就这么容不下玉涵吗?”
“那杯水……是你倒的?”
苏暖有些不敢相信的抬起头,一双澄眸死死地盯着南译绍。
“为了摆脱我对你的纠缠,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把我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去?”
被苏暖那样的视线盯着,南译绍的心口突然浮起一丝难言的情绪。
他和玉涵在一起多久,就被苏暖纠缠了他多久。
一个对妹妹男朋友百般纠缠的女人,他对她可谓是厌恶到了骨子里。
用恶毒两个字形容她,都算是轻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恶毒的女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时,他的心莫名多了一丝愧疚感。
他扭过头,不去看苏暖,开口道:“我已经说过了,昨晚那杯水没有问题,自然跟玉涵没关系!苏暖,我和玉涵马上就要订婚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而且你这样随便和男人上床的女人,真的很让人恶心!”
除了恶毒,还有恶心……
苏暖极力控制着自己发抖的身躯,才能不当场倒下。
她守着这份感情十几年,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还要被最爱的那个人如此羞辱。
她是人,是有血有肉的人,她纠缠他,无非是想让他回忆起五岁那年的那个女孩而已。
可现在,他不再是当年那个阿绍,而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苏暖。
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苏暖眼眶酸涩,她一把推开面前的南译绍,不顾一切的跑了出去。
“暖暖……”
身后,是苏建章呼喊的声音。
苏暖懒得去理,越跑越快,眼泪也夺眶而出。
五岁那一年,她被邓蕾虐打,一个人偷偷跑出了苏家,毫无意外的,她迷路了。
她看到了被人打的半死的阿绍,那时候的他倒在臭水沟里,奄奄一息。
她吃力的拖着他,找到了最近的医院。
医院的那个小小的病房,有着他们共同的回忆。
虽然仅有两天,可对她来说,却是此生最难得的温暖。
那声阿绍,明明是她的专利,可以后,她却再也不能叫了……
“轰隆——”
一声巨雷,天空很快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苏暖的脸上,将她浇成了落汤鸡。
雨越下愈大,她的步子渐渐变得虚浮。
她的脚不知绊到了什么东西,踉跄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妈妈……”
苏暖闭着眼呓语。
妈妈,如果你在,我是不是就不用承受这些了?
她紧紧阖着眸子,瘫软的倒在地上,渐渐失去了知觉。

第5章 你给我滚出去
苏暖感觉自己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搂住了那个人的脖子。
“好冷……”
她哆嗦着嘴唇呢喃着。
“姐姐,马上就不冷了……”
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就像小猫咪似的,软的不行。
昏迷中的苏暖一下子就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就是霍北城那张带着焦急的俊颜。
“姐姐,你醒了!”他兴奋的抱紧她,“现在还冷吗?”
他脱了他的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身上,紧紧的抱着她。
外面是暖烘烘的,但里面的衣服却是早就湿透了的,苏暖有气无力的骂他:“你傻不傻,先给我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姐姐,我说过了我不傻。”霍北城皱着鼻子看着她,“现在在车上,要是给你换衣服,就被司机叔叔看光了,姐姐你先忍一忍,马上就到家啦……”
苏暖这才注意到,她窝在霍北城的怀里,霍北城则坐在车后座上,前头还有个司机。
这车看起来,很高端的样子,不像是出租车。
难道江家还给霍北城配了一辆车和一个司机不成?
江家可真厚道。
苏暖这么想着,又闭上了眼睛,在霍北城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有人在给她翻身,身上有些凉丝丝的。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猛然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今早醒来的那张大床上,而霍北城正皱着眉在扯她的衣服。
“你在干什么?”
苏暖厉声呵斥他,但因为她淋过雨,嗓子有些发哑,声音听起来毫无震慑力。
“姐姐,我在帮你脱湿衣服呀……”
霍北城无辜的眨眨眼,继续拉她的裤子。
“你给我住手!”苏暖简直被他气死,“你给我滚出去,我自己脱!”
“姐姐,你真的好凶哦。”霍北城委屈巴巴的收回手,缩着脖子盯着苏暖。
又被这家伙说凶,苏暖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她扯过薄毯,将已经裸露出来的皮肤盖住,有气无力道:“你先出去,好吗?”
“姐姐,你是不是害羞了?”霍北城突然把脑袋凑过来,一脸贼兮兮的道,“其实姐姐不用害羞的,昨天晚上我都看过了。而且姐姐你是我的老婆呀,我给老婆换衣服天经地义,姐姐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他说着,一手拉着薄毯,猛然掀开。
“霍!北!城!”
苏暖本来心情不好,又淋了雨,身体发虚的厉害。
可是被霍北城这么一气,她发现自己的精神气好了不少。
她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拎住他的衣领,恶狠狠道:“再对我毛手毛脚,信不信我剁了你的手?”
“呜哇——”霍北城突然嘴巴一瘪,仰天大哭起来,“姐姐你欺负我,你太坏了!”
“……”苏暖讪讪的把手松开。
她怎么忘记了,这家伙就是个智商只有五六岁的傻子,她跟他计较个什么劲?
他脱她的衣服,其实也只是关心她,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是她误会他了。
这时候她却忽略,昨晚也是这个傻小子将她吃干抹净了……
苏暖的声音放软,有些头疼道:“行了,别哭了,我跟你道歉行吗?”
“姐姐,你的道歉一点都不真诚!”
霍北城一边擦眼泪,一边振振有词的控诉。
苏暖深吸一口气,好脾气的道:“霍北城,姐姐错了,不该吼你的,对不起……”
“姐姐,你要叫我的小名,北北或者城儿。”
“……”这家伙要求怎么这么多?
苏暖忍住暴走的冲动,虚伪的笑道:“乖北北,姐姐以后再也不吼你了,你下去给姐姐煮一碗姜汤好吗?”
“好!”
霍北城满意的点头,跟一阵风似的跑出了房间,蹬蹬蹬的下楼。
“这小祖宗可算是走了……”
苏暖松了一口气,连忙把身上湿淋淋的衣服脱下,换上霍北城给她准备的干净的衣服,这是一套女士睡衣,粉嫩嫩的颜色,穿起来特别舒服。
苏暖从来没尝试过这种少女风,现在穿起来,自我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她穿着拖鞋往楼下走,就见厨房里一片烟雾。
这傻小子,该不会是根本不会煮姜汤吧……
苏暖加快脚步冲过去。
“咳咳——”霍北城捂着嘴直咳嗽,“姐姐,你怎么下来了,快出去,姜汤马上就好了。”
苏暖望着黑糊糊的一锅水,嘴角抽了抽:“你确定这是可以喝的姜汤?”
“姐姐,我当然确定了!”霍北城嘟着嘴,“我以前淋了雨都是这样煮给自己喝的!”
苏暖不由怔了一下。
“没有人专门照顾你的吗?”她轻声问道,“每天谁给你做饭,谁照顾你的起居?”
“奶奶安排了人每天给我送饭。”霍北城笑嘻嘻的说道,“姐姐,煮姜汤这点小事我不想麻烦朱婶,所以就自己学着做了。姐姐,来,试试看,尝尝我煮的姜汤好不好喝。”
智商才五六岁的孩子,独自一个人住在偌大的别墅,难道就不会觉得害怕么?
苏暖心绪难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接过了他递过来的姜汤。
暖暖的姜汤,带着浓浓的糊味。姜片全都糊了,所以一锅汤全是黑的。
虽然看起来有点怪,但味道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苏暖笑了笑,捏捏霍北城的脸:“小北北,你煮的姜汤真好喝!”
霍北城露出一副受到了表扬特别高兴的笑容,他上前,一把抓住苏暖的手:“姐姐,今天你离开后,奶奶就派人过来问了,奶奶还骂我说自己的媳妇都看不住……姐姐,我这么乖给你煮了姜汤,你明天就跟我去见奶奶好不好?”
这傻小子,怎么这么死心眼,总追着要她去见奶奶……
他嘴里的奶奶,应该就是江家那个威严死板到不可一世的老太太了。
苏暖性子跳脱,最讨厌束缚,怎么可能主动送上门去让那个老太太挑毛病?
不对……
她眯着眸子看向霍北城:“我问你,你奶奶为什么要见我?”
“因为姐姐你是我老婆呀。”霍北城疑惑的眨眨眼,“姐姐,你是不是记性不太好啊,昨天晚上咱们已经洞房了,你现在是我的媳妇,跑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