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柠溪欧寒爵

第1章 盛太太又又又要生了
“啊!”
B市,某处豪华的私人医院,一声嘶声力竭的大喊划破清晨宁静的天空。
“混蛋,这胎再生不出女儿,我就跟你离婚!离婚!!”
盛太太疼地直叫,握着拳头就在丈夫肩膀上猛锤。
“是是是,我混蛋。老婆,我皮糙肉厚,小心把手打疼了。”
“如果我老婆出了什么意外,信不信我把医院拆了!”
“信信信……盛先生,麻烦让让。”
医生不断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忍不住在心底吐了个槽。
雾草,这都第八胎了,这些年被盛天秦威胁了八次,哦,七次,他们赚点钱养家糊口容易吗?
盛天秦,盛世集团只手遮天,叱咤风云的集团总裁。
此刻,拉着妻子白薇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
“老婆,不怕,老公会一直陪着你的。”
原本已经疼得没有什么力气的白薇,听到丈夫这句话,立马瞪圆了眼睛,惊坐而起。
“你出去!”
“老婆,我要一直陪着你。”
“盛天秦,你不出去我就不生啦,啊!疼~~”
眼看着医生要给她脱裤子,白薇死死地拽着裤头不肯松手,“你快滚,生孩子很丑,到时候你就去外面找别的小妖精了。
盛天秦:“!!”
老婆,咱们现在是在生孩子,说这个话题合适吗?
听着妻子不断传来的惨叫声,被推出产房外的盛天秦急得满头大汗,嘴里念念有词。
“老天保佑,让我老婆生个可爱的小棉袄吧,我愿意用十年寿命换个小公主。”
盛太太白薇十分坚持,生男生女是由男人携带的基因决定的。
对于这种说法,盛先生表示:自己的老婆自己宠着,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远处,七个穿着同款英伦小西装的小男孩排排站立着。
他们皮肤雪白,五官帅气,冰雕玉琢。
那一双双透亮的大眼睛,满眼期待而担心地盯着产房门口。
“若是妈咪能给我们生个妹妹,我就把我的玩具全部给她。”
“我把我的零花钱全给她!”
“我……我给她洗一辈子脚!”
“……!!”
一声微弱的声音传来,六个哥哥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最小的弟弟。
这家伙太没底线了吧?竟然想给妹妹洗一辈子脚,简直无耻。
“哇~~”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
医生满面笑容地走了出来。
“盛先生,恭喜!是个小公主!我接生二十年,还从来没有见过一出生就这么漂亮的小孩,白白净净的,一点红血丝都没有,像个精致的洋娃娃。”
“女儿……”
盛天秦手掌发汗,在笔挺上的西装上擦了擦,才小心翼翼地从医生手里接过襁褓。
他一开始有点不敢相信,然后就又哭又笑了起来。
老天爷保佑,祖宗显灵,他盛老四,终于有女儿了。
七个哥哥听说妈咪给他们生了个妹妹,全都围了上去,伸长了手臂,争先恐后地要抱妹妹。
“妹妹,我是大哥!”
“妹妹,我是二哥!”
“……”
“妹妹,我是你七哥!”
“爸爸,快给我们抱抱妹妹!”
七个小家伙费尽吃奶的劲头,垫长了脚尖,想要从盛天秦手里抢走盛小八。
盛天秦把女儿抱在怀里,不耐烦地看着他的七个儿子,“走开,妹妹还太小了,你们会把妹妹吓到的。”
七个儿子:“……”
哼,坏爸爸,竟然不给他们看妹妹,想独占妹妹。
产房里,听着产房外面传来的争宠声,刚生下孩子一脸虚弱,冷冷清清独身一人躺在产房上的白薇,差点就哭了。
想当初,她生七个儿子的时候,盛天秦第一时间就冲到她的面前。
这狗东西,现在有了女儿,一门心思都在女儿身上了,都不理她了。
心塞塞的。
欧太太童念跟白薇是二十几年的闺蜜,接到消息,带着最小的儿子马上赶来医院看望。
一进医院,她就听说闺蜜生了一个女儿。
她看了一眼被盛天秦抱在怀里的小家伙,一颗心都快要萌化了。
小家伙闭着眼睛,雪白肌肤,长长的睫毛又浓又密,小巧而精致的五官像个娃娃似的。
一只白白胖胖的小手塞在小嘴里,正在开心的吮吸着,吃得津津有味。
哎呦。
同样只生了三个调皮捣蛋儿子的童念,羡慕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她也好想要个可爱的女儿啊。
产房里非常热闹,盛天秦生了个宝贝女儿,家族里的那些亲戚都齐齐赶来祝贺。
再加上七个哥哥吵着要抱妹妹,病房外面闹得不可开交。
在一片热火朝天中,有一个小男孩却在热闹里显得格格不入,安静得过分。
小男孩长得十分漂亮,堪称完美的五官,仿佛上帝的手精工细雕而出的精品,那双微挑的桃花眼,更是惊为天人,宛如寒星闪烁。
可仔细看,瞳孔深处却显得淡漠,仿佛没有焦虑那般。
疏离、厌世,透着不容靠近的距离感。
他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来,看向不远处放在婴儿床里的小baby。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闭着眼睛的盛小八,竟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
盛小八咧起唇角,朝着他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
欧寒爵愣住,手指不知所措地抓紧了衣摆。
那焦躁的眼神,就好像小偷偷窃时被人抓了现行的窘迫,又好像是自己的情绪被别人窥看到了,那种无所适从的焦虑。
欧太太一掷千金,豪气地收购了一个国际童装品牌,作为盛小八的见面礼。
该看的看了,礼物也送了,是时候离开了。
一转身,就看到自家儿子一瞬不瞬地盯着盛小八瞧,顿时感觉到新奇,“小爵,盛家小妹妹是不是很可爱呀?”
“……”
欧寒爵像是被妈妈的声音吓了一跳,立马移开目光。
要知道,儿子很少会有情绪变化,就连她这个做妈妈的,跟他说上一句话都很费劲。
见状,童念眼珠子一转,鼓励道:“小爵,你要不要抱一下小八?”
“……”
欧寒爵原本低垂着眼眸,闻言,抬头看了自己的妈妈一眼。
他……他可以吗?
“不乐意?那算了!”
童念以为他不乐意。
毕竟她这个儿子,谁也不能强迫他做任何事情,搞不好还会发飚。
她没再勉强,继续跟老友道别,“老盛,薇薇,我们走了,等明天我再来看你。”
闻言,小欧寒爵抿了抿唇角,失落地垂下脑袋。
刚才他没说不抱。
“路上小心点,让你费心了。”
“没事,你照顾好自己。”
大人们客套一番。
“小爵,跟妈妈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欧寒爵停下脚步,不动声色地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房门号……

第2章 不带这么抢媳妇的
晚上十点。
欧家奢华的别墅,卧室。
童念跟丈夫洗了澡,双双躺在床上,说起盛家生的女儿,激动地准备造小人。
欧冷霆从身上抱住娇美的妻子。
箭在弦上……正待齐发,“老婆,再给我生个小棉袄吧,盛老四都有女儿了,我也想要。”
童念害羞,“老……老公,这种事不是你想有就能有的。”
“咚咚咚!”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忽然门口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不好了不好了,先生太太,小少爷不见了!”
童念一顿,立刻着急地推开丈夫。
“老公,小爵不见了。”
欧冷霆被推开,有些不高兴了,拉聋着着一张脸,烦躁道:“兴许是躲在家里的某个角落里,让管家把监控调出来,待会找到他,给他揍一顿就好了。”
童念瞪了丈夫一眼,“你敢,你动一下我儿子试试!”
“……”
再温柔的女人,遇到儿子的事情,都会变得强硬。
小少爷不见了,别墅里所有的佣人都出动了,可找了两个小时,还是一无所获。
找不到儿子,童念急得快要哭了,“小爵,我的儿子,你到底在哪里?”
“来人,出动直升机,全城搜索!”
欧冷霆扶着妻子,也终于紧张起来。
刚下了命令,门口就传来佣人震惊地惊呼。
“三少爷?三少爷!”
“夫人,先生,三少爷回来了!”
“呃,三少爷,您手里抱着的是……”
童念听着门外佣人的呼声,心里一喜,推开欧冷霆就跑了出去。
“儿子,你哪去了……”
她急得快哭了,可眼前的情景,让她震惊地瞪大眼睛。
额……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她眼花了?!
只见儿子手里抱着一个粉嫩嫩的襁褓,两只小手紧紧地搂着,好像抱着一个什么宝贝似的。
这这这不是刚出生的盛小八吗?
“我滴儿,你竟然把盛小八抱回家里来了?”
童念那双漂亮的凤眼,顿时瞪得比铜铃还大,急忙伸手哄道:“你快要她给妈咪,小心被摔了!”
儿子若是把盛小八摔着了,老盛和薇薇绝对会找她拼命的。
可是,欧寒爵淡漠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警惕,躲开了妈咪伸过来的手。
那模样,谁跟他抢,他就跟谁急,小鸡护犊似的。
“小爵?”童念疑惑地看着他。
欧寒爵动了动削薄的唇,用着很生硬的声音开了口:“小八,是我的。”
“……”
童念一愣,然后红了眼眶,激动地拉着欧冷霆的手,“老公,小爵说话了,他终于肯开口说话了。”
欧冷霆朝着儿子紧紧抱着的小团子看了一眼,然后顿住。
乖乖,好一个雪白的糯米团子。
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小手含在嘴里,似乎对周围的一切很好奇,被儿子这样抱着,竟然也不哭,真是神奇。
“儿子,你是不是想要妹妹?”到底小儿子跟常人不同,严厉的欧冷霆也忍不住缓和了声线。
欧寒爵毫无焦距的眼睛,淡漠地看着自己的爸爸,迟疑了一会,摇摇头。
“不要妹妹……只要盛小八。”
儿子一次说这么多字,别说童念,就连欧冷霆也跟着兴奋起来。
只要能治好小儿子的自闭症,他们就是拼了老命也要满足儿子的一切要求。
“好,只要你喜欢,你想要什么,爸爸都给你弄到手。”
“这……”
童念舔了舔有些干涩地唇,然后悄悄拉了一下老公的衣袖,“老公,老盛生了七个儿子才终于生了一个女儿,他会跟我们拼命的。”
“拼命就拼命,我还怕他不成?!”
“呃……”
这不是明摆着抢人吗?
-
医院。
刚出生的盛小八竟然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了,盛天秦急得想砍人。
盛天秦正准备让人拆医院了,就在这个时候接到了欧管家的电话。
得知盛小八被欧家的混账小子抱回了家,气得悄悄在腰间别了一把枪。
臭小子,看我今天不宰了你!
盛天秦火急火燎赶到皇家庄园,一眼就看到抱着盛小八坐在沙发上的欧寒爵,顿时火冒三丈,几步就上前。
“臭小子,把我女儿还给我!”
小屁孩,偷什么不好,偷他的心肝宝贝。
欧冷霆和童念一惊,连忙挡在盛天秦的面前,“老盛,别生气,有话好好说。”
“还好好说个屁!欧寒爵!你快把我女儿还给我,不然你爸妈护着你也没用,我非得揍你一顿。”
盛天秦气得爆粗口了,什么风度都不要了,伸手就去抢女儿。
欧寒爵小身子敏捷地一闪,躲开了盛天秦的手。
到底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力量悬殊。
欧寒爵担心盛小八被抢走,抱着盛小八就往楼上跑去。
“你别跑!”
盛天秦气得跺脚,拔腿就追。
童念吓得脸色惨白,“小爵,你快停下,别把小八摔着了。”
可是欧寒爵像是没听到一样,顺着蜿蜒旋转的楼梯往上跑,很快就跑到了顶楼。
再往前一步,眼看就要掉下去。
“停下!你给我停下!”
盛天秦心脏病都快要吓出来了,只差点给欧寒爵跪了,“我不追了,你别往前了。”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欧老三的情况?
天才,智商超群,却天生自闭症,狂躁症。
盛天秦深呼吸一口气,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轻声哄道:“小爵,把小八还给叔叔好不好?你想要什么叔叔都答应你。”
欧寒爵警惕地看着盛天秦,将小八抱紧了一些,明显是不给的意思。
盛天秦,“……”
这他妈的!
蛋疼。
盛天秦不好强来,惹怒欧寒爵,他真的会发疯。
万一伤到女儿,那可得心疼死。
“现在怎么办?”
盛天秦只能没好气地瞪着欧冷霆和童念。
“……”
在商场上威风凛凛的欧冷霆,气势立马就矮了一截。
处理事情八面玲珑的童念,也感觉到一阵头大。
夫妻两人拿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一会,欧冷霆发话了,“老四,既然我家小爵这么喜欢小八,不如就让小八在我们家里住一段时间吧,到时候我们再把小八还回去。”
住一段时间?
他热乎乎,刚出炉的小包子,呸,小公举,想得美!
“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我儿子喜欢你女儿。”
盛天秦气得脸都绿了,“不行就是不行!”
这一家子太无耻了,公然抢别人女儿,没见过这么惯着儿子的。
“你那么小气做什么?只是让小八在我们家里住住,到时候还给你就是了!”欧冷霆霸道惯了,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十分无耻。
盛天秦梗着脖子,“我就小气!有本事你们自己生个女儿啊!抢别人女儿算什么本事?”
“你!!”
眼看两人要吵起来了,童念连忙拉住自己老公,看着愤怒的盛天秦,笑着开口道:“老盛啊,情况你也看到了,不如我们对个娃娃亲吧?”
“想得美!”
盛天秦一口回绝,很想骂人。
童念也知道他不可能答应,毕竟自己的儿子可是自闭症,不是正常的小孩。
“你先听我说完,先不要急着拒绝。”
说着,童念朝着身边管家使了一个眼色。
很快管家就回来,手里多了几样东西。
“这是十个亿的支票。”
盛天秦沉下脸,“我秦老四不卖女儿!”
“别急,这只是给小八的零花钱。”
童念又从管家手里接过一份文件,“这是欧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只要小八跟我们小爵一订婚,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就是她的。”
欧家股份,从不外传,绝对百分百家族控股。
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童念和欧冷霆结婚的时候,欧家送给她的聘礼。
意义非凡。
可是,谁愿意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人?
而且别看这小子才六岁,可是发起疯来,谁都拦不住,女儿嫁给他不是受罪吗!
“不行!”盛天秦傲娇地摆摆手,说什么都不干。
哪知,童念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老盛,我知道我这个要求过分了,可医生说过,他的病并不是不能治好,算命的高僧也说了,这孩子命中有机缘,我想小八就是他的机缘!老盛,这孩子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也爱他疼他,就试试好不好?”
说着说着,童念的眼泪掉的更凶了。
这番话,倒不是她瞎编的,而是实实在在的有这么一回事。
盛天秦一愣:“……”
话虽这样说,可是他的女儿才刚出生啊。
这个心理落差实在太大,一时间接受不了。
“老盛,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童念擦了擦眼泪,“如果十八年之后,小爵的病还没有治好,那这门亲事作废,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就当做补偿。”
“这……”
盛天秦珉唇,看向欧寒爵。
孩子黑白分明的眼睛,带着一丝丝胆怯和渴望。
担心他抢走他怀里的孩子,欧寒爵把小八往自己怀里搂紧了一些。
那无辜又弱小的眼神,像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在盛天秦的心口咬了一下。
那一瞬间,到了嘴边的拒绝竟说不出口。
这孩子智商180,天才,长相出众,家世又好,这样的条件放眼整个B市,恐怕都找不到第二个。
盛家和欧家又是世交,知根知底。
如果不是这孩子的病……还真是一门门当户对,无可挑剔的好婚事。
盛天秦并不是缺钱,也不是看中欧家的股份,而是看着孩子懵懂无助的眼神,那一刻确实心软了。
盛天秦咬咬牙,狠下心来做了一个决定。
臭小子,便宜你了!
以后胆敢欺负他的宝贝儿女儿,他盛天秦第一个把他剁了喂狗。

第3章 盛总

可可爱爱,我是二十年分割线

时间一晃而过。
转眼就是二十年之后。
碧蓝色的天空,一览无云。
B市,机场上空,一架蓝白相间的飞机正开始往下降落。
飞机的头等舱内,一个穿着黑白套装,戴着黑色墨镜的女人,精致的眉头微微蹙着,额头上渗出冷汗。
黑暗的房间里,她的双手双脚都铁链锁住,每动一下,铁链上私人订做的铃铛就会“叮咚”作响。
一脸冷酷的男人,坐在她的身边,手掌缓缓地爬上她的脸,她脆弱的脖子、锁骨……再渐渐往下……直到放在她细软的腰肢……停下来……
这是一个近乎危险的动作,含着吞噬一切的占有欲。
“宝宝,今天十点零三分,你在哪里?”
对上男人冰冷的眼眸,女人下意识屏住呼吸,小脸完全退去血色,变得惨白。
“怎么不说?”
搭在她腰间上的手掌,力道加重几分。
“啊!”
她疼得叫出声。
因着这一声轻吟,男人似乎更加兴奋了,眼神更亮,那灼热的温度似乎要把她燃烧起来。
“怎么不说?是不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你竟然对别的男人笑?还笑得那么开心?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呢?”
“没……我没有……”
女人颤抖着哭出声,满脸祈求害怕,“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结婚两年,这种情况,愈演愈烈。
只要她跟别的男人说一句话,就能彻底把他激怒,而他嘴里所谓的惩罚……
双腿下意识地发抖,她终于哭着,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衣袖,“爵哥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
她泣不成声,艰难地咬着唇,“下次我绝对不会跟任何男人说话,我只喜欢你,我只爱你!你相信我!”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男人冷冷地睨着她,半边苍白的俊脸隐匿在昏暗的光线中。
女人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直起身体,抱着他亲了一下,“我只爱你一个……唔!”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男人霸道凶狠的吻就落了下来。
她闭上眼,霸道的气息瞬间将她淹没,直到喘不过气……
“盛总?盛总,醒醒!”
“啊!”
盛柠溪猛地睁开眼,对上一双关切的眼睛,水润的眼底仍有几分发懵。
又做噩梦了!
“盛总,您没事吧?您的脸色看起来有点不好。”
说话的是她的助理,林翰。
盛柠溪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摇了摇头,“没事,走吧!”
林助似乎不放心,还想说点什么,可盛柠溪已经收拾好表情,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踩着高跟鞋面往飞机外走去。
司机已经在机场外等候。
女人身材高挑,走姿优雅。
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宽大的墨镜,一头黑色的秀发又长又密,扎着简单的马尾别在脑后。
身上简单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优雅又干练。
惹得周边男人,频频侧目。
“这人是谁啊?娱乐圈有这号人物吗?这么漂亮,不火不可能!”
“你就知道人家是混娱乐圈的?”
“你没看到她身边这么多助理?不是明星是什么?”
“人家就不能是女总裁吗?”
“切,你以为看电视剧呢!这么年轻,当什么女总裁,她有这个能力吗?除非是那种……嘿嘿……依靠男人……”
谈论的声音,越来越肆无忌惮。
盛柠溪邪气地勾起唇角,魅惑的眼神朝着两人扫了一眼,嗓音淡淡,“你们亲眼看到我依靠男人?还是说,你们自己没本事,就觉得女人也应该没本事?这样你们的自尊心就好过一点是吗?”
那两人吓得立马噤声,灰溜溜地走了。
林助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盛总,您别听他们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
盛柠溪抬手将鼻梁上的墨镜往上推了推,红唇一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没错,我就是依靠男人,只是我依靠的男人比较多而已。”
林助一噎,“……”
好吧,盛总天生好命,是全国女人羡慕的对象。
不过,谁叫人家会投胎呢!
生活助理去取行李箱,而林助则拿出一块平板,开始汇报工作。
“盛总,院长正在会议室等您一起召开心脏病患者手术方案会议。”
“知道了。”盛柠溪随口回答。
林助一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表情,吞吞吐吐地提醒,“可……今天是您和您的未婚夫领证的日子。”
话落,盛柠溪脚步一顿。
就在林助以为自己说错话的时候,女人皱起眉头,宛如被天使吻过的嗓音开了口,“先去医院。”
“……”
林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道:“好的,我马上回复院长。”
心好累,他这个助理不好当啊,盛总不去民政局的话,他会被欧三少给活剥了的!
林助话音刚落下,盛柠溪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盛柠溪推了推墨镜,看着手机屏幕上备注的“母上大人”四个大字,美丽的唇角终于扬起愉悦弧度。
“宝宝,下飞机了吗?”
“是的,妈妈。”
手机那头停顿了一下,白薇就才小心翼翼地叮嘱了一句:“宝宝,今天是你和阿爵领证的日子,你可千万不要忘记了。”
今天是女儿和准女婿领证的日子,白薇担心出什么差池,不放心地打来电话叮嘱。
女儿自小是个有主意的,什么话都憋在心里,就连她这个做妈妈的,也看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这门婚事从小就定下的,女儿从不表明自己的态度,以至于她心里也没底……
盛柠溪清脆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我会去的,医院有场手术,我先去医院。”
闻言,白薇不满了,“宝宝,你是个女孩子,别整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小爵受不了你这样,爸妈也不忍心看你这么辛苦。”
盛柠溪舔了舔唇,忽然生出一丝胆怯,“妈……如果我悔婚的话会怎么样?”
白薇说:“悔婚?你要悔婚?其实也没啥,最多我们盛家宣布破产……”
“好了好了,我随口说说的!”
盛柠溪无奈地捏了捏眉头,“我会去的,先挂了。”
“……”
挂了电话,盛柠溪心口莫名烦躁。

第4章 媳妇,得从小养大
她收起手机,正要继续往前走,手机又响了起来。
盛柠溪以为又是妈妈,看也没看,直接摁下接听键,“亲爱的(妈妈),我会去的!现在不是还早吗?我先去医院一趟,马上就过去,乖啦!”
手机那端的人顿了顿。
下一秒,男人宛如天籁的低沉嗓音,传进耳中,“好,我等你。”
“……”
盛柠溪瞪大眼睛,脚下一个踉跄。
欧寒爵?!
“我会在民政局等宝宝,宝宝先去忙工作。”
男人语气听起来十分愉悦,像是担心她会反悔似的,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盛柠溪尴尬地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把自己活埋了算了。
她咬了咬牙,“林助,我刚才说了什么?我应该没说什么不好的话吧?”
林助憋住笑,如实回答,“您刚才叫了对方亲爱的,还说您会去民政局的。”
亲……亲爱的?
嘶!
盛柠溪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个,从小到大黏在她身后的男人,还有梦里那个疯狂囚禁她的男人,无端打了一个哆嗦。
“走吧,先去医院。开完会,再去民政局。”
“是!”
林助跟在盛柠溪身后,忍不住抬头。
为面前这位颜值爆表,哪怕放在娱乐圈也是天花板级别的美艳上司,要嫁给欧寒爵这种纨绔公子哥,感觉到一阵惋惜。
欧家三少。
鲜少在媒体面前露面,往往杂志偷拍到的也只是一个后背或者模糊的侧脸。
但这并不妨碍娱乐八卦的流出。
听闻欧三少天生自闭症,不能跟外界很好的交流。
说好听点,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超级富二代。
说难听点,就是一混吃等死的渣渣……
而且,他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他的电话号码,威胁他必须把盛总的一切行踪汇报给他。
想到这,他就更为盛柠溪打抱不平。
掌控欲这么强的男人,真的能给盛总幸福吗?
盛柠溪不知道林助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想到那个正在民政局等着她的男人,平静的内心荡起一丝涟漪。
——
他们的关系,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听妈妈说,她刚出生,就被他从医院强行抱回了欧家,并且还霸道地霸占着她不还。
听童姨说,小时候她喝奶,换尿布都是欧寒爵亲力亲为,不让任何人插手。
后来,她慢慢长大了一点,开始懂事,最喜欢跟在他的身后,“爵哥哥,爵哥哥”地喊着。
她想要什么,爵哥哥都会帮她买。
别人欺负她,爵哥哥都会帮她欺负回去。
那种被捧在掌心里宠爱着的感觉,让她无忧无虑。
直到她上了小学,有一次,一个男同学送她一条小狗,她很喜欢,他却莫名其妙地大发雷霆。
那是他第一次骂她,吼她,她受不了,斗气回到盛家,并且放出狠话,“再也不理他了”。
他们冷战了很久,直到他瘸着腿,爬上她的窗户,哭着跟她道歉……
后来,她便开始莫名其妙地做噩梦。
就像刚刚在飞机上一样,总是会梦到一些支离破碎的,却好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而这些梦,是真的会发生的。
就好比,上高中的时候,她跟班里一个男同学演话剧,扮演公主和王子,他知道之后,差点把那个男同学揍个半死,而她也被他关起来。
直到最后,惊动双方父母,他才不得已把她放了。
这些事情,像是喉咙里的一根刺,上不来,下不去,让她很迷茫。
结了婚之后,她会不会像噩梦里那样,动不动就把她关起来?
可悔婚是不现实的。
欧寒爵真的会把整个盛家都弄到破产,全家都没好日子过,她可不敢拿盛家冒险。
然而……
身为医院的老板和手术科专家医生,盛柠溪原本打算,来医院交代完工作就走。
可一到医院,她就被院长强行拉进了手术室。
一位给国家做出过重大贡献的老科学家,突发心梗,需要马上做心脏搭桥手术。
刚好医院缺人手,林医生带着医生团队去临市学习,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回来。
人命关天,盛柠溪不好推辞。
进手术室之前,她很抱歉地给欧寒爵发了一个短信。
——我现在有一场紧急手术,你别等我,改天再去领证。
盛柠溪等了好一会,没有等到欧寒爵的回复,便把手机交给林助。
“林助,你帮我拿着手机,待会阿爵打电话过来,你帮我解释一下。”
“好的,盛总。”
晚上十点,当盛柠溪完成十个小时的手术,摘下口罩,跟同事一起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林助拿着手机,一脸着急地在手术室门口等着她。
“怎么了?”
盛柠溪一边脱下白大褂,一边疑惑地问。
林助把盛柠溪的手机递给她,“盛总,欧家和盛家一共给您打了99通电话,询问您什么时候去民政局?”
“民政局?”
盛柠溪皱眉。
她抬起手腕,看向钻石腕表上的时间,时针已经指示夜晚十一点。
不由得,心里一个咯噔。
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他竟然还没有回去?!
“我刚才不是给他发过信息?”
“这……”
这个问题,林助也没有办法回答。
“走吧,去民政局!”
盛柠溪无奈地揉了揉疲惫的太阳穴。
她换了衣服,从医院出来,在门口就被两道高大的身影拦下。
两人毕恭毕敬地朝着她鞠了一躬,“盛小姐,少爷让我们过来接您。”
眼前这两人,盛柠溪自然不陌生——欧寒爵的贴身保镖。
"……"
没由来的,盛柠溪的心里涌起一股烦闷。
被藤蔓缠上,深深地无力感,再一次涌了上心头—
从小到大,他总是这样,想要的,不择手段都要,半点商量都没有,实在是太过霸道!
半个小时之后,黑色的限量版迈巴赫在民政局门口停下。
原本应该下班关门的民政局,此刻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盛柠溪怀着忐忑复杂的心情走进民政大厅。
当她的目光触及坐在窗边的男人身上时,脚步猛地顿住。
身形高大俊美的男人,蜷缩在角落的沙发里。
两只修长的胳膊抱着膝盖,长长的睫毛拉拢着,那双美丽的眼睛望着窗外,空洞而冷漠……

第5章 委屈巴巴
头顶暖黄色的光线照射着他略显苍白的脸,俊美五官如雕如琢,瓷腻的肌肤,欺霜赛雪。
长长的睫毛又浓又密,如鸦羽一般,投下一圈漂亮的剪影,美得雌雄难辨。
她甚至能想象到,他撒娇的时候,眼睫毛轻轻一眨,满眼无辜的模样——
白色衬衫也穿得十分工整,就连最上面的金色纽扣也扣得一丝不苟。
静得过分出奇,那落寞的侧脸,像是一个被全世界遗弃的孩子。
“阿爵!”
盛柠溪站在不远处,轻轻喊了一声。
几乎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瞬间,男人没有焦虑的眼睛立马闪过一抹亮光。
“宝宝,你来了!”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迈开双腿,几步就走到她的面前。
大概是长时间没有说话,男人磁性的声音带着一丝别样的暗哑。
他好像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个“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表情。
盛柠溪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愧疚,“对不起,有点事情耽搁了。”
“没关系,宝宝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累不累?”
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略显憔悴的脸颊,满脸心疼,“宝宝,你没必要这么累的,我们结婚之后,你别去上班,我养你好吗?”
盛柠溪不想跟他讨论工作的事情,她是不可能在家里做全职主妇的。
但这个问题,他们已经讨论过无数次,她不想再重复无意义的话题。
盛柠溪没有回答,而是转移话题,“阿爵,你刚才没有收到我的信息吗?”
男人扬起笑脸,“我说过,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的,我不会骗宝宝的。”
讨好似的,不顾身边这么多人看着,他拉着她的手,放在脸上眷念地蹭着。
那委屈巴巴的眼神,像极了讨好主人的哈巴狗。
如果他长了个尾巴的话,想必此时,一定毫不客气地朝着她摇尾巴讨好。
“呃……”
盛柠溪脸红滴血,又羞又窘。
这个家伙……
这里这么多人看着!
“松手。”
她窘迫地挣了一下,想把手抽回来,却被他握得更紧。
“不要,宝宝这是在嫌弃我吗?”
男人墨色的眼底,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委屈,那清澈的眼睛仿佛琉璃一样清透,没有丝毫杂质。
被这样一双眼睛望着,盛柠溪的心脏像是被一根小小的羽毛轻轻地扫了一下。
酥酥的,麻麻的……
她深呼吸一口气,放柔了语气,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么多人看着,我会不好意思的。”
“是吗?”
男人看着她,对她的话似乎有一些迟疑,但还是放开了她的手,一本正经地说:“既然宝宝不想让我牵着我就不牵。”
一旁的工作人员,早已经震惊得目瞪口呆。
就在刚才,欧三少坐在那里,不吃不喝不说话,心情看起来十分糟糕,就好像马上要把他们民政局砸了似的,可转眼就变得这么乖顺了?
真是见鬼啊!
领了表格。
盛柠溪快速填好自己的资料信息,却发现旁边男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视线那么炽热,盛柠溪耳朵根慢慢地红了。
咳咳!
“阿爵,你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宝宝,我好高兴。”
男人眼底的欢喜,直白又炙热。
盛柠溪忍不住脸红,轻斥一声,“傻瓜,快填。”
话音未落,男人快速在表格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那急切的模样看起来有几分可爱。
盛柠溪唇角的弧度又大了一些。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便办好一切手续从民政局走出来。
盛柠溪拿起红色的结婚证看了一眼,心情有点复杂。
从她出生那一天开始,他们的婚姻就已经预定。
从小他便告诉她,她是他的妻子,长大以后他们是要结婚的。
此时的心情,说不上多么激动,就好像只是完成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而已。
盛柠溪把红色的结婚证随手放进包包里,然后上了车,朝着驾驶室的司机吩咐道:“麻烦你送我去盛家。”
出差十天,赶了一天飞机,再好的身体也会感觉到疲惫。
盛柠溪上车之后,便闭上眼睛,靠在车窗上。
却没发现,车门外,欧寒爵看着配偶一栏上“盛柠溪”三个字,眼眶红红的,激动得想哭。
盼了二十年的人,终于是他的妻子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红色的本本放进西装内衬口袋里,贴着心脏的位置,这才上了车。
欧寒爵心里高兴,静静地看着盛柠溪的睡颜,唇角带笑,说不出的温柔。
司机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出声请示道:“少爷,少奶奶想回盛家,我们先去盛家吗?”
大概是司机突兀的声音,吵到刚睡着的盛柠溪。
她的脑袋一点,差点撞到车窗玻璃上。
“小心!”
欧寒爵眼疾手快地将盛柠溪搂进怀里,稳稳地护住。
朝着司机不满地瞪了一眼,“回锦园!”
回什么盛家?
如今他们已经结婚了,溪宝是他的人,自然跟他住在一起。
司机自知惹到少爷不高兴了,后背惊出冷汗,“是。”
少爷生气的时候是真可怕,就连老爷都要退避三舍,也就只在少奶奶面前,他才会装得这么乖。
-
坐落在风景区脚下的别墅,一直是B市楼价的天花板。
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没有关系,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
宛如皇宫一般奢华的锦园,就坐落在别墅群的最上边,独占一块山头。
占地面积四万平方米,内部包括高尔夫球场,赛马场,花园等等,价值百亿。
这一片别墅区由欧氏集团地产部门开发,欧寒爵亲自设计,作为他和盛柠溪的婚房。
盛柠溪是个警觉的人,车子一停下,她马上就被惊醒过来。
她看了眼窗外陌生的景色,揉了揉茫然的星眸,声调软糯,“这是哪里?”
“宝宝,这是我们两的家,以后我们就住这里好不好?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别人!”
欧寒爵抱着盛柠溪下车。
望着面前灯火通明的大庄园别墅,小心翼翼地问道:“宝宝,你喜欢吗?”
盛柠溪抬起头来,看着面前奢侈华丽的大别墅,脸色不由得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