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灏峥桑俞

第1章

初见,他19岁,她18岁;

在她死缠烂打之下,她成了法医系校草的女
朋友;

再见,他22岁,她21岁;

被分手的那天,她才知道,自己当了三年的
替身;

后来,他26岁,她25岁:

他的小青梅回来了,而她也该放手了……

“下个月10号有时间吗?我结婚。”

傅灏峥的话如晴天霹雳,让桑俞顿在原地。

她极力稳住自己的心神,却依旧抑制不住那心
口的痛意。

他要结婚了……

桑俞死咬着唇,尽量让自己语气如常:

是吗?那恭喜你。不过我应该没有时间,就不去了。"

说完,她不再停留,快步走了出去。

安大法医研究院。

桑俞提交完记录材料,李磊忽然风风火火的找
到她。

“桑师姐,无忧集团刚在微博上发的一个声明,你快去看看。”

李磊话落,桑俞飞快的打开微博,一个醒目的
新闻标题映入眼帘。

'中日集团李天明尸检完成,死因系自杀,疑似骗保,无忧保险拒绝赔偿2亿保费.....

图片里,声明最后的负责人落款:傅灏峥!

桑俞怎么也不肯相信,病理检测的结果最终
还没有确定,傅灏峥居然敢发这种声明!

青山别墅。

傅灏峥打开门,眼眸深沉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
的桑俞。

这个声明是你同意发的吗?"

“是。”

“你疯了吗?傅灏峥!初步的病理检测根本作为不了最终的证据!”

桑俞气急,这不仅仅是行业常识,更关乎他日后的职业生涯。

“舆论一旦不可收拾,势必会影响最终的审判
结果。傅灏峥,这些你教我的东西你都忘了吗?"

“还是,你已经被无忧集团……

最后的话,桑俞不敢出口。

“桑俞,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些?
我们两个有任何关系吗?"

傅灏峥眼都没抬,却一句话将桑俞堵了回去,

她刚要继续开口,二楼忽然传来一个娇俏的女
声。

“灏峥,你看,我给宝宝买的衣服好看吗?”

一身宽松服饰的宁静嘉笑着走了下来。

桑俞视线落在宁静嘉的肚子上,脸色瞬间煞
白。

气氛陷入沉默。

傅灏峥微微皱了皱眉,对着宁静嘉说道:“你
先上去,我等会找你。"

“嗯,我等你。”宁静嘉乖巧应声上楼。

桑俞视线看回傅灏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所以……你是为了她,对吗?"

傅灏峥没有说话,似是默认。

她眼眶酸涩得厉害,那憋在心里许久的问题终
于忍不住问了出口。

“傅灏峥,这三年里,你真有爱过我吗?”

“没有。”

这一刻,她只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明明心中预料到了答案,还是想亲口听他说,

桑俞强忍住泪意,最后看了一眼眼前的人,转
身离开。

桑俞红着眼回到了研究院。

她刚回到自己办公室,敲门声就响起。

她抬头一看,竟是院长进来了。

桑俞还没起身,就看到院长一脸凝重的看着自
己。

“桑俞,你被停职了。”

安大法医研究院。

笔尖在纸张上书写的沙沙声不断响起。

桑俞正在撰写研究报告,研究室的门忽的被人推开。

李磊着急忙慌的走进来:“桑师姐,院长叫你去办公室。”

桑俞一愣,将笔放下,来到院长办公室。

才刚走到门口,一道带着怒气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灏峥,你下个月就要升为副院长了,这个时候辞职你想清楚了?”

“老师,你不用劝我,我已经想好了。”

听到这句话,桑俞脚步一顿,正要敲门的手也滞在了空中。

走廊的灯忽的明灭了几下,像极了她此刻的心。

下一刻,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

傅灏峥从里面出来。

看到门外的人,他视若无睹,径直擦身而过,眼神一秒也未曾停留。

屋内的张院长看见桑俞,招了招手。

桑俞望了眼傅灏峥离开的方向,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张院长年过半百,刚才的怒火让他满脸疲惫。

“桑俞,你和灏峥的关系一向很好,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离职吗?”

桑俞嗓子发干,哑声道:“我不知道。”

傅灏峥做出这个决定,没有任何征兆,哪怕连身为他女朋友的自己都没有得到任何通知……

“他这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啊,你帮老师去劝劝他吧。”

“好。”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后,桑俞一整个下午都心神不宁。

傅灏峥不在研究院,电话也打不通……

下班时间一到,桑俞就立马回了家。

风傅公寓。

这是她和傅灏峥的家,三年前她从安大毕业,留在研究院时买下的。

桑俞推门而入,就见傅灏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神色冷峻。

一见到他,桑俞立马上前询问:“你为什么要……”离职。

可话未说完,她的视线就落在茶几上摆着的那份无忧保险集团入职协议!

而右下角,那刚刚签好的“傅灏峥”三个大字,更是刺进她的眼里!

桑俞的呼吸好像都在这一刻停止。

“你……要去无忧集团?!”

她不可置信的问出这句话。

当初两人一起留在研究院,是两人都拥有着对法医这一行的职业热爱和人生信念!

可现在傅灏峥居然辞去研究院的工作,转而要去无忧集团?!

桑俞紧皱眉头:“你知不知道你去了无忧集团只能做一些文证审查和伤情评定,你到底在想什么?”

傅灏峥没有回答,只是拿过一旁的行李箱。

“这房子归你,我们分手。”

他声音冰冷,起身要走。

桑俞呼吸一窒,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这瞬间破碎。

他们相识七年,在一起三年。

桑俞从未想过,傅灏峥有一天会离开研究院。

更从没想过,傅灏峥会有不要她的一天。

桑俞下意识的拉住他的手,嗓音微颤:“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傅灏峥皱了皱眉,抽回自己的手,语气冷漠疏离。

桑俞心中一沉,继续伸手拦住他:“你把话说清楚。”

话落,门铃声突然响起。

傅灏峥冷漠的拂开她的手,起身去开门。

来人是个一头卷发的精致女人,红色紧身短裙勾勒出完美身材。

桑俞一眼便认出,这是无忧集团的千金——宁迦漾。

宁迦漾对桑俞的存在视而不见。

她自然的挽上傅灏峥的手,柔声道:

“灏峥,房子我都收拾好了,你过去就可以住了。”

傅灏峥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桑俞忍不住追了上去:“傅灏峥!”

可她的话如同落入大海的石子,微弱无力。

傅灏峥仿若未闻,径直走入电梯。

电梯门‘砰’的一声关和,也重重砸在桑俞的心上。

桑俞还要上前,被特意留在后面的宁迦漾伸手拦住:

“桑法医,请你以后不要再缠着他了。”

桑俞眉头微皱,看向她。

宁迦漾勾了勾了唇角,得意开口:

“毕竟你们已经分手了,傅灏峥现在的女朋友,是我。”

第2章
宁迦漾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让桑俞顿在了原地。

她怔怔看着宁迦漾的身影消失。

过了很久,桑俞才回到公寓内。

偌大的公寓,此刻安静的可怕。

傅灏峥的所有物品都被带走了,只有一本相册在茶几上孤零零的。

桑俞拿过相册。

这是这三年里她和傅灏峥最快乐的回忆。

一起进入研究院,两人第一次处理案件,一起窝在家里追剧……

直到最后一张,是前不久两人一起出外勤时的合照。

照片里,傅灏峥拥着她,她笑着看向镜头……

桑俞鼻尖逐渐发酸。

她放下相册,拿起手机开始编辑短信。

“师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冷静的谈谈好不好?”

傅灏峥比桑俞大一届,从前他一直调笑着要她喊他师哥。

可是桑俞脸皮薄,一直连名带姓的喊着他的名字。

只有极少数服软的时候,才会喊一声师哥……

桑俞等了一夜,短信却石沉大海。

直到晨光洒落,桑俞才睁着通红的眼,简单的洗漱完出了门。

安大法医研究院。

桑俞到门口的时候,李磊刚好出来。

他看着桑俞,脸色难看:“傅师哥来了,在里面收拾东西。”

桑俞心口一滞,加快了脚步往里面走去。

办公室门口。

桑俞正要敲门,里面的一道女声却让她手顿住。

“灏峥,公司给你安排的办公室可比这里大了好几倍……”

是宁迦漾的声音。

一般人不可以进研究院,傅灏峥居然把她带来了……

曾经朝夕相处,如今却连推开这扇门的勇气都没有。

桑俞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敲了敲门。

“请进。”清冷的男声传来。

桑俞推开门。

办公室内,傅灏峥整理着桌面上的东西,旁边的宁迦漾乖巧的帮着忙。

两人动作默契自然,一举一动的亲密深深的刺痛了桑俞的眼。

桑俞忍住心口的酸楚,来到傅灏峥的办公桌前:“方便吗?我们谈谈。”

傅灏峥眼也未抬,冷漠道:“不方便。”

一旁宁迦漾眼里的轻蔑与嘲讽清晰可见。

桑俞蜷缩的手微微发颤,却固执的没有挪开脚步。

傅灏峥皱了皱眉,桑俞的倔强他也了解。

默了半晌,他最终还是起身往外走去:“跟我来。”

顶楼天台。

傅灏峥背对着她,语气淡漠:“长话短说。”

“你和宁迦漾是在一起了吗?”

“是。”

桑俞心口猛然一紧,没想到傅灏峥会如此干脆利落。

“所以你离职……也是为了她吗?”

傅灏峥没有回答,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如果你只是想问这些,那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话落,他转身就要走。

桑俞眼眶泛红,伸手拉住他。

手指触到一个冰凉的硬物,她低头一看。

只见傅灏峥昨日还空落落的左手中指赫然出现一枚银色戒指。

那是……蒂芙尼的情侣对戒!

银色戒指泛着微光,一下让桑俞想起了三年前。

那时候她刚和傅灏峥在一起,满怀欣喜的为傅灏峥买过一枚戒指。

但傅灏峥却以“戴戒指会影响操作”的理由拒绝了。

她有些难过,却很理解。

没想到,他现在却为了宁迦漾带上了戒指!

这一刻,桑俞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她记得当初傅灏峥第一次带她出现场的时候,教过她一句话。

“审判过程中,当事人会说谎,证人会说谎,律师、检察官甚至法官都可能会说谎,唯有物证,永远不会说谎。”

如今,这泛着微光的戒指,是让桑俞认清现实的最好物证。

第3章
桑俞松开了手,那句为什么,最终也没有问出口。

傅灏峥离开,只留她一人在原地。

夏风炙热,此刻却冷彻人心。

桑俞回到自己办公室,整理着今日要提交的材料,依旧心不在焉。

这时,电脑弹出一个新闻。

醒目的标题映入眼帘。

——‘首席法医傅灏峥与无忧集团千金好事将近,无忧集团股票持续上涨!’

桑俞颤着手,点开新闻。

只见屏幕上宁迦漾正握着傅灏峥的手,满脸笑意。

而记者调侃的发问:“傅先生是什么时候和傅小姐在一起的?可以透露一下吗?”

桑俞心里猛地一紧。

只见傅灏峥不急不缓的开口道:“七年前。”

视频里的采访依旧在继续,桑俞死死的盯着屏幕,脸色已经惨白。

七年前?什么叫七年前?

他和宁迦漾七年前就在一起了,那她和傅灏峥这四年算什么?

第三者?

桑俞浑身颤抖,再没办法克制内心的想法。

她想也没想,拿起手机就拨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

电话‘嘟嘟’声响了很久,终于在快要挂断前被接通。

傅灏峥低沉的声音传来:“有事?”

“你的采访我看到了。”

话落,电话那头,傅灏峥一阵静默。

桑俞压下心头的翻涌情绪,问道:“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你想要什么解释?”傅灏峥反问。

窗外不知何时开始下起了雨。

桑俞望着窗上密布的雨滴,心中发苦:“你和她七年前就在一起了,是真的?”

“嗯。”

桑俞猛然一滞,意料之中的答案依旧让她心碎。

她声音沙哑:“那我和你的三年,算什么?”

沉默了半晌,傅灏峥冷冷开口:“别再提了。”

毫无感情的四个字,击碎了桑俞最后的希望。

在理智崩溃的前一秒,桑俞挂断了电话。

她蹲下身,眼泪抑制不住的滑落。

她和傅灏峥之间岂止是三年……

七年前,她刚入安大就对身为学生会主席的傅灏峥一见钟情。

她不断的努力,为了自己的理想,也为了变得更优秀站在傅灏峥的身边。

她暗恋他四年,在一起三年。

却不想,这七年的感情,只落得一句不值一提……

窗外雨停的时候,桑俞才缓缓起身。

整顿好情绪,她拿起桌上整理好的公诉材料,走了出去。

法院。

桑俞才到门口,就被一群记者团团围住。

“桑法医,请问前段时间无忧公司与中日地产老板骗保纠纷,是您负责病理检测吗?”

“桑法医,中日的李老板究竟是自杀还是意外?”

“桑法医……”

桑俞听着这些话,眉头紧皱。

这个案子被李老板的家属委托给了研究院,也确实是由她负责。

可是这都是有保密协议的,这些记者怎么会知道?

桑俞冷着脸:“对不起,无可奉告。”

她坚决的态度让记者们一下噤了声,但却不会善罢甘休。

“桑法医,听说您的最佳搭档傅法医如今辞职去了无忧集团,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位记者的话落,最外围的记者却突然骚动起来。

“快看,傅灏峥来了!”

桑俞随着声音望去,只见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傅法医,见到昔日搭档您有什么感想?”

“傅法医,如今您负责的无忧集团和桑法医负责的中日集团正深陷官司纠纷,您会因为往日交情手下留情吗?”

一位记者话落,四周瞬间安静下来。

曾经默契无比的搭档,如今却分道扬镳。

大家都等着想从中抓出一些劲爆的新闻。

桑俞只一言不发的看着傅灏峥。

四目相对,只见傅灏峥薄唇轻启:“不会,而且我跟桑法医并不熟。”

第4章
这句话犹如一把利刃,狠狠的扎在桑俞的心头。

她心中升起一股透心的冷意。

记者们的注意力也转移到桑俞的身上,在等着她的回应。

桑俞攥紧手,强行镇定的开口:“我们曾经只是同事。”

“法医‘为生者权,为死者言’这种基本的职业道德,我和傅法医自然都能遵守。”

话落,桑俞越过众人,转身走进法院。

提交完材料,桑俞正要离开。

“桑俞。”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桑俞回头,是一身黑色西服的钟深。

钟深,江城最有名的金牌律师,也是她和傅灏峥的多年好友。

“你怎么在这里?”桑俞脸色柔和了几分。

钟深扬了扬手中的材料:“最近有个案子。”

桑俞下意识一顿,只见钟深连忙解释:“放心,不是你和灏峥的那个案子。”

她稍稍松了心,又听钟深叹气:“当年你和灏峥那么默契,没想到如今居然……”

桑俞抿了抿唇,坚定的道:“钟深,我相信他。”

“即使现在我们两个立场不同,我也相信他的职业信念,追求事实,忠于真相。”

钟深看着她,眼底闪过些许复杂。

他拍了拍桑俞的肩膀:“我也相信你,你会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法院外。

桑俞和钟深出来的时候,傅灏峥也在门口。

见两人出来,傅灏峥眉头微皱,看向钟深:“上车,我有事找你。”

说完,他没理桑俞,径直往车边走去。

钟深看了一眼桑俞:“晚点我再打电话给你。”

桑俞按捺着情绪,点点头。

钟深走后,桑俞正要离开,不料一个身影拦住了她

“有时间吗?聊聊?”

桑俞看着拦住自己的宁迦漾,没有拒绝。

咖啡厅。

两人刚落座,宁迦漾就唤来了服务生。

“一杯冰美式,加半份焦糖。”

宁迦漾说完看向桑俞:“桑小姐你呢?”

桑俞正要出口的话,如鲠在喉。

桑俞看着面前的宁迦漾,只见她笑了笑:“桑小姐别见怪,这是我自小喝咖啡的习惯而已。”

宁迦漾轻飘飘的话,让桑俞的心沉到了谷底。

冰美式,加半分焦糖……

这是傅灏峥独特的习惯,后来也渐渐变成了她的。

桑俞一直以为这是傅灏峥喜欢,如今才发现是因为宁迦漾喜欢,他才喜欢……

曾经以为的甜蜜点滴,如今都成了笑话。

桑俞压下心中的苦涩,淡淡开口:“给我一杯白开水吧。”

服务生退下。

桑俞看着对面的人:“傅小姐现在约我聊天,不会是为了无忧集团的事情吧?”

“桑小姐很聪明。如果你识相的话,就放弃这个案子,我们自会安排别人接手。”

宁迦漾说完,拿出一张卡推了过去。

“只要你放弃,这一百万就是你的。”

桑俞看着那张卡,脑海中浮现一个五六岁小女孩的脸。

小女孩抱着一个有些脏的洋娃娃,怯生生的问她。

“法医姐姐,警察叔叔说,你会查清楚我爸爸为什么死,对吗?”

……

桑俞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原来无忧集团不是靠保险发家,而是靠贿赂。”

说完,她起身就要走。

“等一等。”宁迦漾叫住她。

桑俞不耐的停住脚步,语气生硬:“还有什么事?”

宁迦漾也不气恼,只笑了笑:“你知道当初灏峥为什么跟你表白吗?”

桑俞心口猝然一紧,手心下意识攥紧了,没有说话。

“是为了跟我赌气。”

宁迦漾端起咖啡,笃定而无奈:“桑小姐还不明白吗?我跟灏峥之间从来都没有你。”

“他跟你在一起的三年,都是为了气我。”

“灏峥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第5章
宁迦漾话落,桑俞惨白着脸,倏地起身:“说完了吗?”

不待宁迦漾再说,桑俞转身离开。

这时,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从不远处的一个座位走过来。

男人把手中的相机递给宁迦漾:“都是按您的吩咐做的。”

宁迦漾接过相机,看着上面的照片,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桑俞,你抢走属于我的三年,总要付出点代价吧。”

风傅公寓。

屋内漆黑一片。

桑俞坐在沙发上,握着手机,界面停留在傅灏峥的微信对话框。

她很想直接打电话去质问傅灏峥,却突然失去了勇气。

只能拿着手机,编辑着信息。

可不断地删删减减,最终也没有发送出去。

桑俞第一次觉得自己这样懦弱……

电话忽的响起。

桑俞看了一眼,是钟深。

她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声音如常。

“喂。”

桑俞刚出声,对面便顿了一下。

“桑俞,你是哭了吗?”隔着电话,钟深的声音露出浓浓的担忧。

桑俞愣了愣,很快如常:“没有,嗓子有点不舒服,喝点水就好了。”

“你有什么事吗?”

钟深犹豫了一下:“灏峥想让我为无忧集团辩护。”

“但是我拒绝了。”

还没等桑俞说话,钟深就给出了答案。

桑俞微微皱眉:“这是你们工作上的事。”

话筒那边陷入沉默,半晌后钟深的声音才幽幽传来:

“我知道,只是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想跟你站在对立面。”

话落,他又补充道:“况且我最近确实比较忙,无忧也不缺律师。”

淡淡一句话,将桑俞心中的异样打消。

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钟深,我想问你,宁迦漾和傅灏峥到底是什么关系?”

话落,话筒那边沉默了半晌,才传来四个字。

“青梅竹马。”

“其实三年前宁迦漾和灏峥分手,我也很意外你这么快就……”

钟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桑俞却明白。

是意外她桑俞这么快就‘鸠占鹊巢’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桑俞握紧手机,竭力稳住的自己的情绪。

“我们以为你知道……”

没等钟深继续说话,桑俞就把电话挂了。

原来,全世界都知道,只有她被蒙在鼓里,自以为暗恋成真……

桑俞从没觉得自己是如此可笑。

她拿着手机,打开朋友圈。

这三年,因为工作原因,她从不敢光明正大的发关于她和傅灏峥的朋友圈。

只能悄悄的设为私密,仅自己可见。

手机刺目的光照射出桑俞惨白的脸。

泪不知为什么大颗大颗的落到屏幕上,桑俞抬手去擦。

可越擦,屏幕上她和傅灏峥的脸就越发的模糊。

许久,似下定了决心,桑俞将那些朋友圈一条条删除。

连同所有的回忆和欢喜,全部从心里删去。

三年的时光,短短的半个小时便毫无痕迹的抹去。

桑俞的指尖落在最后的一个‘删除’键上,那是傅灏峥的联系方式。

正当她决心按下去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的响了起来。

是傅灏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