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止茯苓

第一章 问心路
“看见没,这就是得罪女主的下场,谁让你哥哥杀了那个小姑娘的爹,所以你家被魔修灭门了。”系统的声音在茯苓的脑海中响起。
茯苓抬头看向不远处趴在一具男尸旁痛哭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叫心儿,是前不久才进府的丫鬟。
系统说,心儿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角。
这个世界其实是一本叫做《天才女修之音动天下》书里的世界,她和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从小长大的乌菱国只是凡人界里的一个小国,是心儿踏上修仙大道的起点。
而她自己则是欺压心儿的恶毒小姐,在书里没活过三章。
“兄长根本没有下毒杀心儿的爹。再说魔修是为了夺宝来的,和心儿没有关系。”茯苓反驳系统。
而且她也没有欺负过心儿,倒不如说,今天之前,她都不知道心儿是谁,怎么可能欺负她。
“糟糕,还是来晚一步!”天上忽然传来一道清朗的男声。
茯苓抬头一看,就见两个年轻男子从天而降。
一人身穿白衣腰间别着一根玉笛,方才说话的就是这白衣男子。
另一人一身青衣,看到此间惨状的他面露悲悯之色。
两人都落在了心儿的身旁。
“这小姑娘就是你口中的故人之女吧。”青衣男子将心儿扶了起来,一边问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点了点头,随即声音柔和地对心儿道:“小丫头,我是紫霄宗的归阳真人,你母亲托我照顾你,你可愿同我回紫霄宗修行?”
心儿点头答应,随即在两位仙人的帮助下就地埋葬了她爹。
“看见没,那就是女主待遇,从此以后她就一飞冲天直通登仙大道了。”系统的声音再度在茯苓的耳边响起。
“那我呢?书里,我会怎么死?”茯苓问。
“你们易家的传家宝龙血灵芝在你三岁受伤不治的时候被你吃了,现在这东西就在你血里。用不了多久,刚刚那群魔修就会回来找你,抽干你的血。这就是你的下场。”系统说。
茯苓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迈开了步子,朝着心儿和两个仙人走了过去。
“两位仙人,我也想修仙,求你们也带上我吧。”
归阳真人一低头,就看见一个和心儿差不多大的小女孩毕恭毕敬地跪在了地上,给他磕了个头。
这小女孩虽然衣着残破,但看得出衣服华丽,应该是这户人家的小姐。而反观心儿,一身粗布衣裳,想必在府上过得并不好,这让他对茯苓的第一印象就不怎么好。
“你与仙途无缘,不必想了。”对比起对待心儿时的温和态度,归阳真人对茯苓的态度颇为冷淡。
听闻此话,茯苓按在地上的手缩成了拳头,却并不起身,反倒又给归阳多磕了几个头,她磕得用力,甚至发出了清晰的声响。
“求真人……”茯苓正欲开口再度请求,有只手忽然扶住了她的额头,阻止了她继续磕头的动作。
“算了算了,带你就是了。我可不喜欢被人跪拜。”一旁青衣的凌虚真人叹了口气。
“但是我们紫霄宗的弟子入门前均要通过问心路的考验,你若是能通过问心路考验,自可入我紫霄宗,若是不能,就自行离开吧。”凌虚真人将茯苓从地上抱起。
“多谢真人。”茯苓一本正经地向凌虚道了谢,“我若是能修炼有成,往后一定报答真人。”
凌虚听笑了,一凡人有没有灵根都不一定,还想着修炼有成,这想法未免太虚无缥缈了一点。
“你这丫头小小年纪,花样倒挺多。我不需要你报答我,只要往后你别纠缠于我就是了。”凌虚真人道。
茯苓低头不语,她也并非想攀附这位真人,只是想活下去,兄长故意现身引开魔修就是为了救她,她可不能死。
从凡人界回到大三千界后,归阳真人和凌虚真人也没有停歇,一路奔波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紫霄宗。
飞行的速度太快,茯苓来不及看清修仙者们的世界是个什么模样,和他们凡人界到底有何不同,就已经被凌虚真人丢进了问心路。
恰赶上紫霄宗三年一度的收徒大典,无数人走进问心路,其中既有比茯苓更小的孩子,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人。
人人都向往修仙,问心路的入口也从不阻拦任何人的进入。但是只有灵根与心性俱佳者,才能通过问心路试炼。
“灵根才是修仙最重要的东西,灵根差的修一辈子的仙也难有进境,倒还不如当个凡人开开心心过。你的灵根我看过了,是下等的四灵根,最多只能到练气,一辈子也别想筑基。”系统的声音在茯苓的脑海里絮絮叨叨。
茯苓摸着山路上的碎石,一步步地往上走,虽然走得极慢,她却一刻未停歇,系统的话她只当做耳旁风。
问心路后半段弥漫着大雾伸手不见五指,她就一边忍着疼往上爬一边哭个不停。
骤然间被灭门,魔修说要把兄长做成尸傀,看着兄长被魔修带走,她就躲在一旁不敢发出声音。
但是在这里没关系,她可以哭个够。等雾散了,她就不会再哭了,她要走完这段问心路,进入紫霄宗,努力修炼,然后找回兄长。
如果兄长已经被做成了尸傀……她就好好把兄长埋了。
紫霄宗山门,负责接引新人的紫霄宗弟子在最后一批凡人踏入山门后,关闭了问心路,那些在半途上放弃的凡人全都被送了出去。
茯苓就在这最后一批弟子之中,低着头跟着接引的弟子踏进了太初峰。

第二章 收徒大典
紫霄宗新入门弟子的收徒大典就在太初峰举行,虽说通过了问心路就等于进了紫霄宗,但是如果没被任何一峰看中,那也就只能当个外门弟子。
太初峰的高台之上,紫霄宗的掌门元倧坐在正中,一边环视底下新入门的弟子们,一边对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师弟玄微道:“玄微师弟,你们凌烟峰都已经二十几年没收徒了,这回总该挑几个了吧。”
紫霄宗五峰,分属法修,医修,器修,音修,剑修。
凌烟峰主剑,峰主玄微真人素来不爱管宗门中的琐事,自他两百年前继任凌烟峰的峰主以来,凌烟峰便只收过三名弟子,平日里峰内的琐事也都有其大弟子林清越打理。
虽如此,玄微真人的峰主之位也无人敢质疑,他是一名真正的剑修,剑修总是随着境界的提高性情愈发冷淡,玄微真人的修为也确实在日益冷淡的性格中越发的高深,百年前更是曾一剑破万魔,名声响震人妖魔三道,成了当今的第一剑修。
“师兄也该知道,剑修苗子难得,看缘分吧。”玄微单手托着下巴,眸子半阖,无精打采的开口。
看玄微这副兴趣缺缺的模样,元倧就知道玄微肯定又不想收徒。
“玄微,你看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小姑娘怎么样?她是这次最早通过问心路试炼的人,只用了两个时辰,是这百年内最快的新入门弟子,想必灵根和心性也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元倧指了指站在新入门弟子最前面的心儿,对玄微道。
玄微抬眸朝着元倧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见心儿衣着整齐神情轻快,看这模样走问心路的时候确实是没遇到什么困难,不过他的目光并未多停留,这个小姑娘似乎也并不能引起他的兴趣。
他道:“女子太娇气,不适合当剑修。”
一旁素问峰的女峰主和妙音峰的一大群女弟子们的目光立即冷飕飕地扫了过来。
元倧顶着女修们的目光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打了个圆场:“这个小姑娘看着挺有灵性的,比起当剑修应该更适合当音修。但是这么多弟子,总归有适合当剑修的,不如玄微你下去仔细看看。”
玄微点了点头,就起身御剑从高台上飞到了弟子们的最前面。
弟子们看着玄微御剑飞行的身姿,忍不住发出低低的惊叹声。
玄微容颜昳丽,额发以一根墨绿色的发带束绑在脑后,一袭天青色的道袍随微风飘动,除却那双半阖着似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眸子,实在是无一处不令人惊艳。
原本他在高台上和各峰主坐在一起看不真切容貌时,气质便已十分突出,如今弟子们近看他更发觉这位真人委实太俊美了些。
心儿就站在离玄微最近的地方,她年纪还小还未到情窦初开的时候,不过玄微真人看起来厉害极了,她忍不住心想,若是能被这位真人收为徒弟就好了。
可惜玄微已经从她面前走开,从一群弟子的旁边走了过去,从最前面走到了最后面,将所有弟子都粗略地扫了一遍。
看完后,他就重新回到了高台上,对元倧道:“无一人适合入我凌烟峰。”
元倧哪能不知道玄微下去看这一圈就是为了应付他,根本不是真心想收徒。他也就此作罢,不再逼迫玄微。
玄微的事了后,底下的弟子们就开始依次测灵根,再由各峰的大弟子分配去向,单灵根和个别运气好的双灵根成了内门弟子,大部分双灵根和三灵根都去了外门。
而作为第一个通过问心路的女主心儿则测出了变异木灵根,好运地直接被妙音峰峰主收作了亲传弟子。
妙音峰的大弟子归阳真人亲自下来牵着心儿去了妙音峰弟子那边。
虽是如此,心儿朝着高台上玄微真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失望。
前面的弟子一一有了去处,最后终于轮到了茯苓。
面对测灵根的晶石,茯苓有些忐忑。
系统已经告诉告诉过她,她是下等的四灵根。可是在她前面的那么多新弟子测下来,无一不是三灵根以上,还没有出现过四灵根。
在这里三灵根尚且会遭到歧视,那她这个四灵根呢?
茯苓将手放到了晶石上,晶石上出现了四种黯淡的色彩,就和系统说的一样,毫无疑问是资质极差的四灵根。
“四灵根是怎么通过问心路的?”
“问心路最后那一段的威压,大多数三灵根都扛不住。”
“你看她手上都磨破了,肯定是拼命爬过来的。”
“四灵根连外面的小门派都不愿意收,怎么能进紫霄宗呢?”
茯苓听到旁边的弟子们在看到她的测试结果后议论了起来。
站在法修弟子之中的凌虚真人见到茯苓的测试结果却还松了一口气,凡人界之人大多无灵根,茯苓既然有四灵根,虽然差了些,宗门还是能留她当个外门弟子的。
“易茯苓,入外门。”见五峰之中无人示意,负责安排弟子的管事长老就开口报出了这个结果。
茯苓转身正要朝着外门弟子那边走过去时,她的后背突然被一颗小果子轻轻砸了一下。
茯苓转头朝着果子扔过来的方向看过去,就见高台之上,玄微真人正看着她。
“你可愿入我凌烟峰当个剑修弟子?”玄微真人问。
茯苓怔愣了一瞬,随即反问道:“真人,以我的四灵根资质,怎么努力修炼大概都会止步于练气,凌烟峰收我有用吗?”
系统都劝她放弃了,这位真人看上她什么了?
“除草,种花,洗剑,用处多多。”玄微真人说。
元倧以及众位峰主:……玄微真的没有良心。
“刚刚还说女子娇气不肯收……”元倧嘀咕道。
玄微一个眼神扫到了元倧这边,道:“四灵根能通过问心路的,这份心性,除了她这一个,你再找个女子出来?”
“四灵根过问心路的百年内也就她一个,别说是男是女,上哪儿去找第二个。”元倧道。
“可是玄微,灵根不足不是心性能弥补的,就算剑修重心性,四灵根也越不过单灵根去,你可要想清楚。”
“我们剑修的事,你一个法修怎么会懂?”
元倧转过头去,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替玄微操心的他就是个傻子。

第三章 直男师父
去凌烟峰,意味着当内门弟子。这对于能进凌霄宗就满足了的茯苓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惊喜。
虽然系统一直在她耳边叫嚣着凌烟峰的都是炮灰,茯苓还是一步步地走上了高台,想去玄微身后,他的三个弟子站的地方。
“茯苓,高台上都是亲传弟子,你是内门弟子,在下面等着就好。”凌虚真人怕茯苓上来后尴尬,就在她走完台阶前,走过去拦住了她。
茯苓是看到底下没有凌烟峰的弟子,又看见心儿随着归阳真人一起上了高台,就以为自己也该上来,听凌虚这么说,就转身要下去。
不等她下台阶,她的衣领就被人从后边拎住了。
“我已有三个弟子,你就当我的关门弟子吧。”玄微拎着九岁的茯苓毫不费力,将他拎回了自己座位边上。
“以后她就是你们的小师妹,还不给小师妹让座?”
玄微一说完,三个弟子赶紧起身给茯苓让座。
茯苓微微红了小脸,赶紧摆手:“不必了,我站着就好。”
玄微不由她拒绝,将她按在了座位上,一边叮嘱自己的大弟子道:“等收徒大典散了,你速速送你小师妹去素问峰,让素问峰的人给她看看身上的伤。”
玄微的大弟子林清越点头答应,茯苓坐的座位就是他的,他就安安静静地站在茯苓的边上等着收徒大典结束。
茯苓偷偷打量了这位大师兄一眼,大师兄亦是个十分俊美的男子,不过他并不像玄微真人这样冷淡,反倒是个温暖如风沉稳有度的人,注意到她在打量他,还转过头来对她温和地笑了笑。
茯苓原本面对玄微有点畏惧,但是看见这样的林清越就多少松了一口气,大师兄很好相处的样子。
躲在师父和师兄们后面的茯苓还没注意到,底下有多少测出单灵根双灵根的弟子艳羡地看了过来。
成为一峰之主的亲传弟子本已是极为不易的事,上一个备受羡慕的人就是心儿。
但是比起心儿这个异灵根的天才来,茯苓显然更令人羡慕。
凌烟峰是天下剑修心之向往,剑修又是所有派别中战斗力最强的一派。
玄微真人这位第一剑修姑且不提,凌烟峰的三位弟子哪一个不是修仙界各大门派之中响当当的人物,拜入紫霄宗的弟子们,谁都做过成为凌烟峰弟子的梦。
而原本为茯苓能成为外门弟子高兴的凌虚真人这会儿更是震惊不已,他还嘲笑过茯苓不自量力呢,转眼茯苓就被他偶像收为亲传弟子了,那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啊,可把他给羡慕坏了。
收徒大典结束了,茯苓跟着林清越去素问峰看伤,林清越抱着她御剑飞行,很快就到了素问峰。
素问峰的弟子们刚看完收徒大典回来,到的还没林清越快。
素问峰的峰主婵月真人还记得刚刚玄微讽刺女子娇气的事,看见带着茯苓站在素问峰门口等着的林清越,也没什么好脾气。
“你们凌烟峰的剑修皮糙肉厚最耐揍,还需要我们素问峰的医治?”婵月真人道。
听到婵月真人这样说凌烟峰,茯苓心下就暗暗确定,他们凌烟峰在紫霄宗中的人缘一定不好,怪不得是个炮灰命。
想想以峰主玄微真人的脾气,确实不像是能把人缘搞好的样子,可怜了大师兄脾气这么好的人也被拖累,在这里被素问峰的峰主刁难。
“素问峰的各位师叔师姐皆是妙手仁心,想必不会同师父计较的。小师妹在问心路中伤得不轻,还请婵月师叔帮忙看看。”林清越三言两语就把尴尬给化解了。
婵月真人示意林清越带着茯苓进药殿。
“旁的新人弟子,过来领瓶丹药走,自己吃去就罢了。你们凌烟峰的弟子倒是娇贵了,还要我们亲自诊治。”婵月真人看玄微不顺眼已久,虽看在林清越的面子上为茯苓治了,但还是少不了损上几句。
“抱歉,给您添麻烦了。”茯苓的声音突然在婵月和林清越二人之中响起,听得两人一愣。
婵月低头看向个子小小的茯苓,小姑娘皮肤白白嫩嫩的,一双眼睛也生得明亮澄澈,模样水灵可爱,偏偏说的话和神情都十分正经,不像个孩子。
对于上百岁到处是上千岁也不少的修仙界来说,茯苓这个年纪,那真的是太小了,被这么小的孩子这么正经地道歉,婵月就什么冷嘲热讽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吓到你了吗?”婵月拿出一瓶糖豆给茯苓,素问峰也常有年幼的弟子进来,她对照顾孩子多少有些心得。
“没有吓到。谢谢真人。”茯苓接过婵月真人递过来的糖豆,动作细致地倒出一颗来,拈起一颗放进嘴里,闭着嘴默默吃,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婵月真人看着茯苓这般克制守礼的模样,忍不住摸了摸茯苓的头,道:“像你这样可爱的小姑娘,哪里该去凌烟峰那种又累又脏的地方。”
婵月真人帮茯苓把受伤的地方敷上了草药,又塞给了茯苓不少丹药,她道:“你在凌烟峰修行,磕磕碰碰的次数肯定多。这些丹药你先吃着,不够了就来素问峰取。”
茯苓捧着瓶瓶罐罐,差点拿不下,婵月就又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一个储物袋来,帮她把这些丹药都装进去了,再替她把储物袋别在了茯苓的腰上。
茯苓向婵月真人道谢后,跟着林清越回了凌烟峰。
凌烟峰是一座孤峰,在紫霄宗五峰中是最高的一座,山峰四周围绕着云雾,山顶之上又有一座高耸的阁楼,如同一柄巨剑一般似要刺穿云霄。
玄微真人的洞府就在阁楼边上,林清越带着茯苓去玄微真人的洞府的时候,就路过了这座阁楼。
茯苓路过阁楼的时候,忍不住顿了顿步子朝阁楼多看了几眼。
阁楼的门匾上书写了干净利落的三字:藏剑阁。
“这里是我们紫霄宗的武器库,虽叫藏剑阁,但是里面不只有剑,各种武器都有。门派中每每有弟子筑基,便可进藏剑阁挑选武器。藏剑阁中不乏闻名整个修仙界的神器,常有不轨之人觊觎,镇守藏剑阁历来是我们凌烟阁负责的。”
林清越见茯苓对剑阁好奇,便为她解说了两句。
“可是大师兄,凌烟峰是不是只有四个人?仅凭四个人能保护好剑阁吗?”茯苓忍不住问。
紫霄宗五峰之中,只有凌烟峰人员凋敝,听闻妙音峰优秀弟子众多,是紫霄宗的门面,分明比凌烟峰更适合镇守剑阁。
“你来了,现在是五个人了。”不远处传来另一道声音。
茯苓循声望去,就见一身天青色道袍的玄微手里拎着一把雪白的剑走了过来。
茯苓对那把剑颇有几分好奇,不过她还来不及细看,就见玄微忽然凌空飞起,手中的剑刺破空气,便有层层冰霜化作白龙绕着藏剑阁飞快地穿梭了数圈,随即三个黑影就从空中落了下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第四章 彪悍的师门
“师父,是歃血盟的人,三人都是元婴修为。”林清越已经飞快地过去检查了三个贼人的身份。
“扔给掌门处理吧。”玄微看都未多看那三人一眼,收了剑朝着自己新收的小徒弟走了过去。
“玄微,你别得意,你也不过是区区的出窍期而已……青元门的翠莹老祖已突破至分神期,不日就会过来夺取藏剑阁宝物,遇上她你也只有死路一条!”见玄微如此看不起他们三人,三个贼人之中有一人开口冲着玄微喊道。
玄微依旧没理会他,而大徒弟林清越已经手起手落将三人都打晕了。
“身上的伤可还好?”玄微走到茯苓面前,一边捏着茯苓的脸检查了一下她脸上的伤,一边问道。
“婵月真人说没有大碍。”茯苓答完,又问道:“刚刚那个人说青元门的翠莹老祖要来,师父会不会有危险?”
听到茯苓这么问玄微,一旁的林清越就笑了。
“师妹,翠莹老祖昨天就已经来过了,师父三剑就将人打了下来,现在在门派中的地牢里关着呢。等我送这三个人过去,他们还能在地牢里和翠莹老祖当个邻居。”
茯苓:“……”师父的实力似乎很是彪悍,是她的担心多余了。
“素问峰那帮医修到底会不会治,你这脸色怎么还是这么差。”玄微第一次带女徒弟,看着茯苓小小一只,眉头就忍不住皱起,总觉得自己手上稍微用点力都能把她的胳膊拽下来,真难想象这样一个小女孩能从问心路里爬出来。
“师父,小师妹是婵月真人亲自诊治的,她要是不会治,咱们紫霄宗就没人能治了。”林清越汗颜,师父这话要是传到了素问峰的耳朵里,又该把素问峰的医修们气死了。
以往师父得罪素问峰,已经连累他们三个弟子从素问峰那边拿不到丹药了,可别以后还拖累了小师妹。
“我的伤没事,婵月真人的医术很好,吃了真人给的药很快就愈合了。”茯苓微微撩起自己衣袖的一小截,显现出手臂上的伤痕。
果然,一个时辰前还血淋淋的伤口,此刻都已经结了疤,
“什么丹药这么灵,当初你二师兄那个废柴从问心路里出来的时候,躺了半个月伤可都还没好。”玄微抓着茯苓的手臂,将上面的伤口都扫了一眼,确实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
“那是因为二师弟去素问峰取药的时候被赶出来了,什么药都没吃上,硬扛了半个月。”林清越扶额,师父是真的没有坑徒弟的自觉。
这凌烟峰上下总共就他们师徒五人,师父是天道的宠儿,天生剑体,受什么伤愈合的速度都远超常人。他和三师弟都是变异灵根,体质自然也不是寻常人能比的,不吃丹药也不怕。
只有可怜的二师弟,身为一个三灵根,承受着和他们两人一样的训练强度,还不给吃丹药,硬生生地被师父逼成了剑体双修。
“有这么一回事吗?”玄微皱了皱眉,确实不记得二徒弟有没有吃药了,不过他也不在意这种细节,继续安排小徒弟的事。
“茯苓,你随为师来,为师带你去你的住处。”玄微冲茯苓伸出手。
茯苓看了看玄微伸过来的手,犹豫了一瞬,才伸出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她的手甫一放上去,玄微就已经握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凌空而起。
不过须臾,两人就来到了半山腰,眼前是一片清幽的竹林,目光穿过大片大片的翠竹,就能看见不远处的小屋。
小屋前有一个小池塘,池塘中有几尾漂亮的锦鲤游来游去,吸引了茯苓的注意,她微微扫了一眼锦鲤就飞快地收回了目光。
茯苓自小被母亲教导,行端坐正,目不斜视,须时刻保持端庄的姿态,母亲说这不仅是身为千金该有的仪态,也是出去做客时对主人家的礼貌。
如今易府不在了,不会再有人约束她保持礼仪,她却反倒小心翼翼起来。
成为玄微的弟子,她始终没有实感。
明明心儿才是变异灵根的天之骄子,玄微却没有选择收心儿为徒,反倒选了她。
这世上真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茯苓不敢相信。
“玄微收你为徒,不是看你可怜一时兴起,就是另有所图吧。别傻傻地上当,说不定哪天就把你赶出去了。”系统又在嘲讽茯苓。
这次茯苓不接话,因为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玄微真人收她为徒,她都要好好努力留在凌烟峰。
争取表现好点不惹玄微真人和各位师兄生气,努力修炼,等她变强了,就去找兄长。
玄微的步子顿了顿,他分明瞥见自己牵着的这个小徒弟偷看了一眼池子,却什么也不问,只老老实实地跟着他走。
自己的前三个徒弟,老一老二入门的时候都已经年纪不小了,唯有老三刚拜入他门下的时候还是个十岁稚子。
彼时老三跟在他后面走到哪儿问到哪儿,叽叽喳喳地吵个没完,要不是大徒弟拦着,他差点拍晕老三让他闭嘴。
本以为这第四个徒弟年纪更小,这个年纪的孩童大多闹腾,不闹腾的问题也多,哪知茯苓除了先前担心他打不过翠莹老祖问了一句外,竟一个问题都没有。
不过也好,省心,他的耳根能得个清净。
直男玄微是绝对察觉不到自己小徒弟细腻自卑的小女孩心思的。
“这里便是你的住处了。”玄微推开了小屋的门。
“先前没料到此番会收徒,这屋布置的粗略。如果有什么缺的,就找你大师兄要。为师平日里闭关的时间居多,未必能照顾到你,你有什么事找你大师兄便是。”小屋内有乾坤,除去一应俱全的日常用品外,还布置了调节气温的阵法。
茯苓点了点头,不管玄微说什么都应上一句。
玄微交代的话里其实没几句有实际内容的,最后总结起来就是,什么事都找大师兄。
于是送走玄微后,茯苓就蹲在门口的池子旁一边看锦鲤,一边等大师兄。大师兄把那三个元婴入侵者送去掌门那里后就会来这里找她。

第五章 改变不了的事实
竹林中十分安静,偶尔能听到几声鸟鸣,今天的天气也好,阳光照得她身上暖暖的。
林清越赶到竹林的时候,从空中就看到自家小师妹精神奕奕地晒太阳的模样。
也是奇怪,这次问心路中,受伤最重消耗最大的肯定就是自家小师妹,他去掌门哪儿看见掌门那边的内门弟子个个都跟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着,怎么自家小师妹还没废。
难道是婵月真人偏心小师妹,医治小师妹的时候特别用心?
茯苓身上的伤口好得快,此刻已经不怎么疼了。她也没觉得奇怪,只是觉得劫后余生之后,心里格外寂寞。
一个人待着林子里又这么安静,她就忍不住想起易府的事。
不知不觉她的眼泪珠子就掉进了池子里,吓得几尾锦鲤摇着尾巴游开了,只有一尾通体金色的小锦鲤不仅没游走,还在她眼泪落下的附近打圈,像是在同她打招呼。
茯苓赶紧把眼泪擦了,要是母亲在这里看见她哭的话,一定会训斥她丢人。
“茯苓,身上的伤都已经不疼了吗?”林清越在茯苓面前轻轻落下,一边问。
林清越和自家的直男师父不同,他向来细致周到,虽然见过茯苓的伤口愈合了,但是总担心茯苓会忍着不敢说。
小师妹年纪这么小,初来乍到肯定怕生,他们凌烟峰又都是男弟子,有什么事憋在心里不敢说出来是极有可能的。
茯苓摇了摇头,“大师兄不用担心,已经都好了。大师兄,往后我每日的修炼该如何安排?”
“凌烟峰弟子,初入门时,每日需在寅时起,起后先上峰顶打坐,随后挥剑一千下。等挥剑毕,便差不多是妙音峰内门弟子上课的时间,去妙音峰蹭完上午的基础课后,之后的时间你可自行安排。”
茯苓听到这个“蹭”字,就感觉不是很妙。
虽说大家都是紫霄宗的,但是就看凌烟峰和素问峰的关系,茯苓严重怀疑他们凌烟峰和妙音峰的关系也不太行,她去妙音峰蹭课妙音峰的答应吗。
“大师兄以前是怎么安排的?”茯苓问。
“剑修重实战,不比其他几峰的弟子在练习中便能增长实力,剑修大多都是在战斗中顿悟的,所以我与你另外两位师兄初入门时,常去宗内的擂台比武。”林清越答。
“我知道了,谢谢大师兄。”茯苓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见茯苓只管乖巧答应,一句抱怨也无,林清越不由得多补充一句:“这几日你先好好休息,虽然你觉得伤已经不疼了,但也不可大意,修炼不着急。”
虽然师父他老人家就是看中了师妹吃苦耐劳的心性才将师妹带进了凌烟峰,但是林清越不是玄微那种直男,茯苓小师妹这么乖巧的小姑娘,忍心让她吃苦吗。
茯苓表面上老实点头,心下却觉得自己不能偷这个懒,玄微真人本来就嫌弃女子不如男子能吃苦,她要是一进门就不修炼光休息,可能会惹玄微真人不高兴。
“对了,这是传音玉,如果你遇到危险自己解决不了,就捏碎它,师兄就会马上赶到你身边保护你。”林清越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一小块玉佩来,放到了茯苓的手里。
茯苓拿着玉佩,不由心想,这可是玉石做的,她怎么可能捏得碎?大师兄是不是不希望她有危险的时候找上他?
不知道被自己小师妹腹诽的林清越拍了拍茯苓的脑袋,又交代了一些细节后走了。
第二天一早,离天亮还有好一段时间,茯苓就不得不匆匆起床,努力撑着要合上的眼皮子开始爬山。
大师兄说,每天去山顶打坐主要是为了赶上日出那一瞬间,日出之时,万物都能蒙受第一道晨光的恩惠,修炼之人在此时静心打坐,更容易获得心境上的顿悟,对修炼大有裨益。
好不容易爬到山顶,茯苓就地一坐,闭上眼沉心静气,在心中默念起修炼的口诀。
可是她现在实在是又困又累,随时都能睡过去。
每每睡意袭来,她就抬起自己的手咬上一口,手背上很快就布满了齿印,甚至隐隐可见血丝。
“小姑娘,你这也太狠了吧。”系统没想到茯苓修炼起来会这么刻苦,忍不住吐槽道:“你拿的可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剧本,又不是什么废柴逆袭流女主角。”
“你什么时候才能从我身上离开呢?”茯苓问系统。
这个所谓的系统其实不常开口,但每次开口都说些打击她的话,按照系统自己的说法,他本来应该落在女主角心儿身上的,因为一些差错才落到了她身上。
“既然你是属于心儿的系统,何不回到心儿身上去?”
“唉,我也想啊。可是你一日不死我就一日没法从你身上离开,我们绑定了。你说一个本来只活三章的炮灰,怎么就不好好按剧情走呢?”
“那我现在不死了,你该怎么办?会为了回到心儿那里去加害我吗?”茯苓毫不拐弯抹角,直接问。
“怎么可能,我是那种恶毒的系统吗!”系统反驳完,解释道:“反正你怎么修炼也都突破不了炼气期,你的寿命最多比凡人多个二三十年,我就等着你过完短暂的一生老死之后再走好了。心儿的修炼之路少说也有个上千年,我晚去一百年也不晚。”
茯苓:“那我就放心了。虽然你说话不太好听,但你也算是个有良心的系统。”
系统:“后半句没说错,但是你这个前半句,我说话哪里不好听了,我说的不都是实话吗?”
茯苓:“既然我们要一起相处百年那么久,那来约法三章吧,为了接下去的百年我们能好好相处。”
茯苓并不是很喜欢系统,但是她也改变不了系统会存在在她身上很久的事实。
和讨厌的对象朝夕相处,和喜欢的对象朝夕相处,这两者肯定要选后者。
如果是前者的话,茯苓觉得自己会受不了,所以她要和系统当朋友。
其实仔细想想,系统除了偏心心儿以外也没什么不好的,系统知道很多的东西,甚至知道这个世界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她有什么不知道的都可以问系统。
“你一个小丫头,知道得还挺多。怎么个约法三章?”系统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