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琳张有

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
爸妈都不记得,唯有我的网恋男友给我送来了礼物。
一件布料很少的睡裙。
他给我发来语音,“乖乖,来酒店穿给老公看看,嘻嘻。”

1

我叫王琳,今年十八岁。

在成年之日收到来自于网恋男友的制服,这很合理吧?

毕竟我从小父母离异,跟着母亲再嫁后,母亲和继父又生了一个孩子,我不过是一个不受重视的小透明而已。

母亲的忽略以及继父的偏心,导致我性格胆小怯弱,不爱说话。

我这样孤僻自卑,又没有家人朋友关心的人,男朋友自然会成为我生活的全部。

我跟男朋友张有的认识也很简单。

长期缺乏关爱,高三学习压力又大,逃避和破罐子破摔心理作祟,我爱上了上网。

网络世界很大,也很无忧无虑无虑,在哪里我什么都不用做就会有很多人来关爱我,心疼我。

特别是这个私下很火的聊天室。

虽然其中有些人说话有些过。

什么【小妹妹你多大了啊?交过男朋友吗?我最喜欢水嫩嫩的女孩子了。】

【怎么,小妹妹很寂寞吗?没事儿,你跟哥哥说你在哪里,哥哥马上来抱抱你!】

【妹妹我是好人,给我看看你的照片?】

等等之类的。

这些人可真够恶心的。

我甚至都能脑补到手机对面那无数张猥琐的脸了。

当然,我不会和这些猥琐的人说话的。

我中意的另有其人。

【怎么了,来这里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我时间很多,你方便的话,可以跟我聊聊。】

多么简单的一句话,却在我以往的十几年中缺席。

你开心吗?

没有人在意我开不开心,更不会有人问,只有他!

这样一个陌生人,简单的一句话,问到了我心坎上。

我不开心吗?

我没有回复。

他的消息还在继续。

【你放心吧,这里是网络,大家互不相识,你跟我说说你的烦恼和苦楚,我也不会知道你到底是谁,我只会给你安慰,绝对不会打扰你的。】

是啊。

他不知道我是谁。

我不必担心不必害怕,我可以尽情倾诉、宣泄。

母亲的不公,继父的冷漠,学校的压力,未来的迷茫……

【我爸妈离婚了,我跟着妈妈,妈妈又生了妹妹,我再也不是她最爱的宝贝了……我真的好孤单。】

我说了很多很多。

他很细致,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回复。

【真是可怜,每个人都是鲜活的生命,都有权利享受爱。】

他也很温柔,会安慰我给我希望。

【如果你是我的现实朋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安慰的拥抱。】

我得到了久违的温暖,虽然是从一个陌生人身上得到的。

聊天的确是打发时间的好方式。

这么一聊,时间静悄悄地就过去了。

我一天没有吃饭了,肚子咕咕叫,一抬眼,才发现天黑了。

我必须要结束这次愉快的对话了。

【我要走了。】

我告诉他。

他的回复很迅速。

【这么快吗?虽然才认识你一天,可我却觉得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知道你过的这么难,可惜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

他后面发了一个难过的表情,并表示要加我微信。

我看着聊天记录上他对我的嘘寒问暖,这正是我祈求不到的东西。

好不容易得到,我不想它就这样消失。

于是,我就同意了加微信。

他告诉我,他叫张有,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随时可以找他。

一开始我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人都要学会克制,所以我几乎不会找他。

可他经常来找我。

一天早安午安晚安没有落下过一次,最常问的几个问题就是:你今天吃饱了吗,你开不开心,你有什么不开心的瞒着我吗?

渐渐的,我开始习惯了他的存在。

他那时候像个大哥哥一样关心我,而我也享受着他带给我的精神价值。

随后,他跟我表白了。

我还记得他表白的那句话。

【琳琳,你知道吗,从跟你第一次聊天,我就感叹缘分的奇妙,从你的字里行间我就能看出,你就是我的命中注定!】

我当然不信了。

【你都没有见过我呢,怎么就算是命中注定了?】

我的话并没有让他灰心。

相反,他对我的关怀更加细致,凡事更加殷勤。

我才知道,原来“命中注定”这种事情,不一定是要见过面的两个人。

因为,我好像也渐渐喜欢上了他。

那天我洗完澡,很久没有回他的消息。

等我打开手机,发现足足二十几条未读。

【琳琳,你怎么没回我啊?你不回我,我整颗心都放不下,我担心你啊!】

【琳琳,我发现我爱你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哪怕三秒钟没有听见你的消息,我就觉得浑身难受!】

【琳琳,你在干嘛,你是不是忘记我了?】

从来没有一个人将我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

我内心的空缺好像得到了填补。

我嘴角不自禁上扬。

我告诉他我刚刚在洗澡。

他发了个害羞的表情。

【琳琳,我们也聊了这么久了,我这样无可救药地爱上你,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心愿,给我看看你的照片?】

我思考了一会儿。

【不行。】

虽然他跟我聊天很久,但我对他的一切其实并不了解,大多数时候,我们的话题都是我。

他发了个很是受伤的表情。

【不知道爱的人长什么样子,这对我来说也太残忍了。】

我被打动了。

想了想,我还是挑了一张还算不错的照片发了过去。

【天呐!这不就是我梦中情人的模样嘛!琳琳!你真美!琳琳,单单只是看着你的照片,我就已经畅想到我们以后结婚生子的样子了!我好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在一起,跟你组建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如果我有了孩子,我一定对他倍加关注,绝不会让你的事情再发生在他身上!】

【我宝贝太辛苦了,如果可以,我真想飞奔到你身边,给你一个安慰的抱抱!】

简单的几行文字,就已经让我红了脸。

我成绩不好,大学已经无望了。

虽然这个想法有些羞耻——我很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和一个全心全意爱自己的男人。

张有的存在,让我第一次感觉到“幸福”。

而且,他说了诶,他会好好对待我们的孩子。

不会让我的悲剧发生在他身上。

张有真的是一个很温暖的人,他值得我的期待和向往。

从那过后,张有对我更加殷勤,虽然没有见过他,但他已经出现在了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哪怕只是一个小时不聊天,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会去想他。

慢慢的,他提出要给我送礼物,要了我的姓名,联系方式,地址,学校信息后,我就收到了很多的小饰品和漂亮衣服。

女孩子收到礼物都是很开心的,我也不例外。

妈妈对我不关心,我高一开始就没有买过新衣服了。

我觉得张有对我,比亲生妈妈对我好多了。

于是,我就答应了做张有的女朋友。

在答应他成为她女朋友的那天晚上,我的手机响个不停。

几十条他发过来的表白信息让我心里甜蜜蜜的。

【琳琳,可不可以再发一张照片给我?我太爱你了!你终于答应我了!你是我的初恋,我想抱着你的照片入睡!】

我脸红红的,毕竟他表达爱意的方式太直接也太猛烈了。

我给了。

但是他好像并不满意,消息慢了几秒才发过来。

【琳琳,你每次发过来的照片都只能看到你的脸,我想更了解你,看看其他地方可以吗?我不能连我女朋友身材咋样都不知道吧?】

我问他想看什么地方。

【可以看看腿嘛?】

他发了个祈求的表情。

腿部虽然不是什么私密部位,但是……总感觉莫名有些羞耻。

我说不行。

张有的消息很迅速,我都能从他的字里行间感受到他的焦急。

【我们都是男女朋友了,看看你的腿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放心琳琳,我没有其他想法,单纯就是想多了解了解你。】

平心而论,他对我的确很好,而且我跟他聊天也有大半年了,他从来没有说过或是做过任何让我反感的事情。

他找我要腿的照片,也许真的只是想更了解我呢?

他对我那么好,我却连自己身材怎么样都不让人知道,这样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我就发了张自己穿着超短裤的照片。

纤长白皙的大腿笔直地挺立,照片上的少女比着“耶”的手势。

【我的宝贝也太好看了!这身材真好!】

他的夸赞让我心花怒放。

我笑着发了个害羞的表情。

第二天,我又收到了他的快递,是一条更性感的超短裙。

【我宝贝的腿这么漂亮,一定要穿最漂亮的裙子,才能配得上你!】

在他的要求下,我穿上了,还给他拍了照片。

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口子,后面就控制不住了。

他开始找我要其他部位的照片,比如穿着低胸装的上半身、裸露的锁骨、到后来,还要了几张私密处的照片。

而我也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都是男女朋友了是吧,腿可以发,其他的也可以发。

那天他表示想要看我不穿衣服的照片。

我怎么会同意呢?

这么羞耻的照片,谁会好意思。

看着他急不可耐的文字,我只能委婉拒绝。

他第一次对我态度冷淡。

【别人的女朋友都在身边,可是我的女朋友离我这么远。】

【我只是想看看你,看看你的一切,因为我爱你,可是现在,望梅止渴都不行!】

【琳琳,你这都不愿意答应,我开始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

我看着他的文字,陷入了沉思。

爱他就一定要给他发这么凉快的照片嘛?

我还是拒绝了。

他没有回答。

整整一天,他没有再给我发过一条消息。

我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没有他的消息,我的生活又回到了之前孤单的状态。

我好像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我是角落里的孤独。

我忍不住主动找他。

【在吗?你今天在干什么,怎么不回我消息了?】

【你是不是很忙啊,我有点想你了。】

【你不回我,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没有了颜色。】

我自己都不明白,这些肉麻的话是怎么从我的指尖敲出来的。

一直到晚上,我洗完澡后,他的消息才出现在了我的手机上。

【琳琳,如果你不是真的爱我,我会从你的生活中消失,就像我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从我的世界中消失?

刚看到这行字的时候,我的手指都是冰冷的。

我真的不想再回到以前那样孤单的生活。

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温情,我不想失去。

所以我放下了尊严。

【不要,我真的很爱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他:【那你为什么不愿意给我发照片?】

我沉思了很久,去了洗手间……

最后,一张我自己都不敢看的照片,被我发了过去。

【我宝贝真的太美了,简直就是女娲的神作!宝贝,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你这么漂亮又可爱,谁会舍得啊!】

过后的时间,他终于变得跟以前一样,对我关怀备至。

在我第三次给他发了赤果果的照片后,他发了一个涩涩的表情。

【宝贝你好美啊,可惜图片不能说话,我真想看看,我这么好看的宝贝赤果的身体一颦一笑都是什么样子!】

【宝贝,你现在衣服穿上了吗,我们来个视频通话怎么样?】

我皱起眉头,思索了半晌,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我告诉他妈妈回来了,不方便,就关掉了微信。

我看着黑掉的屏幕,笑了笑。

一抬头,我看着餐桌上那张照片,照片里的女孩有着俏似我自己的容颜。

我的思绪恍惚了,飘到了好多年前。

“琳琳,出来吃饭了,你这孩子最近怎么回事,怎么老是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妈妈在门外喊我吃饭。

我来到餐桌上,继父和妹妹已经坐在了旁边。

“妈妈,我高三了,现在要做最后的冲刺,学习压力有点大,所以在房间刷题。”

妈妈看了一眼继父,又皱眉看着我,盛了一碗汤给我,叹了声气,“哎,高三孩子就是太辛苦了,你多喝点汤,记得要劳逸结合啊,注意休息。”

我点点头,然后低着头扒饭。

继父的眼神从我脸上扫过,也说道:“不要太有压力,学习还是要有松有驰的,这样吧,周末的时候,我和你妈妈带着你和你妹妹一起去游乐场玩一天,让你放松放松。”

一直吃饭的妹妹也突然抬起头看着我,笑嘻嘻地说道:“姐姐,你就陪我们去嘛,好不好?虽然现在学习很忙,但就陪我一次嘛!”

想想也是,最近一年我情绪低落确实和家里人疏远了很多,我点头答应。

跟一家人去游乐场的欢乐时光,似乎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欢乐。

其实,继父对我不算很差,至少没有过刻意的虐待,吃穿用度上更不曾亏待过我。

他们玩什么项目,我就玩什么项目。

只是,他们跟我实在没有什么话说,我年龄很大了,也不需要妈妈的随行照顾。

所以,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说说笑笑的场景,我内心泛起了一丝孤单和难过。

以前每次难过,我都是跟张有发泄情绪。

我有点想他了。

我跟妈妈和继父说我有点累了,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手机。

如我所料,我的手机里又存了几十条未读消息。

全都是张有发过来的。

【宝贝,我今天好想你啊,你怎么还没起床啊?】

【一个小时都不回消息?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好担心你!】

……

【你不回我消息是不是想离开我了?我告诉你,王琳,没门!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你再不回我消息,我真的受伤了,这样的女朋友,一个对我没有爱的女朋友,我开始思考我们这段关系的必要了……】

我冷笑着看着他的一字一句。

这就是他们的套路么?

先骗女孩的感情,再利用她们的感情威胁,最后再提出自己的要求。

我跟他解释了。

说上午被妈妈拉着出来陪妹妹买东西逛游乐场,爸妈负责给妹妹买,陪妹妹玩,我就负责提东西,一上午都没空看手机。

张有果然秒回。

【宝贝我太心疼你了,你爸妈怎么就只疼妹妹不疼你啊?你明明这么好!】

【你太辛苦了,我真想给你捏捏手捶捶腿!】

【可惜我不在宝贝身边,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你这么辛苦,什么事情都帮宝贝做!】

我叹了声气,望着不远处洋溢着幸福笑容的一家三口,心口堵堵的。

【我好难过啊,我感觉自己怎么也融入不了家庭,他们的眼里,好像只记得妹妹这个孩子,不记得我。】

【我永远都是妹妹的陪衬,我永远不可能成为妈妈心口上的人,我受不了了。】

【你为什么离我那么远啊,你在邻省,我这么难过的时候,甚至都得不到你一𝓜𝒜𝓛𝓘个拥抱,我只是想见你一面,怎么就这么难啊?】

张有这一次几乎就是秒回。

【真的吗?我这几天刚好要到你的城市出差,我可以来找你的,只是我怕你不出来。】

我手指飞速地敲打着:【我当然会出来,我好想见你一面。】

如果不见上一面,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他激动地跟我约定了时间和地点。

我这几天,睡得都不安稳。

终于到了约定时间点,我从学校请假去接张有。

在车站,我终于见到了我的“男朋友”。

他长相很普通,看着也就二十出头,一副小青年的模样,只是眼神有些怪怪的,眼眶深邃,仿佛隐藏着什么东西。

他刚看到我,就认出我了。

他朝我挥挥手,脸上挂着激动的笑容,伸手就搂着我的腰摸了摸。

我不太适应,弯曲着身子,他的手并未松开。

我红着脸轻轻拿开他的手,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依旧笑着说道:“琳琳,你吃饭了吗,我带你去吃饭吧?”

我摇摇头,娇羞地看他一眼,“还没有,我一大早就在这里等你了。”

他笑容更加灿烂,“我明白你的心意,我何尝不是加速往这边赶?”

餐厅里。

服务员上菜的空隙,他一直盯着我看。

“琳琳,我终于看到你真人了,你要比照片上美得多!”

“琳琳,我真是三生有幸,才能遇到你这么漂亮可爱的女朋友!”

“琳琳……”

他的夸赞让我的笑容没有停止过。

我始终低着头,脸红红的。

饭菜上桌,我站起来,轻声说道:“我去一趟洗手间。”

他点点头。

我从他身边路过,一直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我躲在洗手间的门后,看着那边的他给我的饮料里加了白色的粉末,搅拌均匀后,我才回去。

吃饭的时候,张有一直给我夹菜,“琳琳,你太瘦了,多吃点东西,我想你胖点,身体好一点。”

我装作感动的样子看着他,吃下饭菜,“你真的很好,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关心我。”

他眼里的得意一闪而过,指了指旁边的饮料,看着我说道:“也别光吃饭,喝点饮料,别噎着了。”

我拿起来正要喝,忽然看见有一道熟悉的身影从餐厅外走了进来。

我满脸惊慌放下饮料。

我看到了张有脸上跟我一样的惊慌,“怎么了?”

他说话时声音有些颤抖,我瞥一眼门口处,小声且急促道:“我好像看到了我们学校的老师,张有,你帮我挡一下好不好?被他们知道我请假出来见男朋友,我会被开除的!”

说话的时候,我已经钻到了桌子底下。

张有松了口气的样子,不疑有他,连忙背对着我,挡在我身前,眼神四处张望。

我调换了两杯饮料,顺便给他的那杯里面加了一点我因为头疼难以入眠医生给我开的助眠药。

过了一分钟,他回头看着我,“人走了吗?”

我小心翼翼地走出来,摇摇头,“好像去里面吃饭了,不过没有看到我。”

张有点点头,“那就好。”

我们继续吃饭,我喝了口饮料,甜甜地笑着看他,“你也喝啊。”

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的嘴角,看到我喝下饮料后,他的脸上重新扬起了笑容。

“好好好,我也喝。”

吃完饭,我准备回学校。

他笑着说道:“琳琳,我刚来你们这里,对这边还不了解,你送我去酒店好吗?”

我犹豫了一会儿,摇摇头说道:“我已经请假了一下午,我回学校太晚会被骂的。”

张有顿了一秒,脸上带上恳求,“可是我对你们这里不太熟悉诶,我怕我迷路了,到时候找不到你了怎么办?你也不想失去我吧?”

我沉默了看着他。

张有见我没有松口的意思,继续说道:“琳琳,我是你男朋友啊,你送我回一下酒店,这个要求很过分嘛?”

“再说我大老远过来,就是为了看看你,我们一起才吃了一顿饭,我想和你多待一会儿。”

我看着他,咬紧了唇。

他可能是觉得这招有用,还在滔滔不绝。

“你是不是根本没有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

“琳琳,只有我会这么爱你,你忘记了?你妈都只在乎你妹妹,你想失去我吗?”

我抬起头看他,满脸不舍的样子。

我似乎是经历了强烈的内心斗争,最终答应了送他回酒店。

酒店房间门口,我跟在他的身后,我站在房门旁边,扶着门框,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张有,你等一下,我怎么晕乎乎的?”

“我好热啊,有没有水?”

张有回头,满脸喜色望着我。

我的身子一软,刚好掉进了他的怀里。

他将我打横抱起,放在了一张比我更软的床上。

“热吗?老公亲亲就好了!”

他的确很迫不及待了。

衣服都还没脱,他的嘴巴就已经从我的额头啃到了脖子。

我装作无意地随意挥舞着手脚,恰好将他的双手都挥开。

他嘴上的动作更加花哨,我被舔得有点难受,当他的舌头往下,发起更强烈的攻势时……

他比我先晕了过去。

“张有?你怎么了?”

“张有,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

“你出事了我怎么办啊,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男朋友啊!”

我的叫喊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在确认身上的人没有任何知觉后,我才一把推开了他。

我厌恶地看着这个男人,眼神冷到可以结冰。

我不知道深呼吸了多久,才忍住要把他碎尸万段的冲动。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应该得到报应,但不是这样的方式。

我搜了下张有的口袋,找到他的手机身份证,发现他根本不叫张有,也不是二十多岁。

他叫张成明,35岁,只不过圆脸显得年轻,而且他就是本地人,并不是什么邻省的。

他隐瞒了自己所有的信息,佯装成二十来岁的有志青年,在网上骗那些可怜的少女。

女孩们透露有关自己的一切,而他像个猎手等待出击。

我冷笑着拿出他的手机,指纹解锁。

虽然我早有准备,但还是被震惊到了。

他的微信里,像我这样的女孩至少还有五六十个。

他的套路很简单也很有效——先以一位“知心人”的身份靠近这些女孩,慢慢开始“对症下药”,从她们内心最脆弱的地方去关心她们,然后开始了解她们生活的其他地方,无微不至地关怀和照顾,适当的小礼物获取所有信息,然后让自己成为这些女孩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最后就是开始拉近关系,要照片。

他的微信里,很多女孩还是刚刚开始聊,有些是已经快要见面,还有些是在他进行到“要果照”环节的时候,对方不给,最后威胁拉黑。

我点开拉黑的界面,在无数头像里找到了我最熟悉的那一个。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好,果然很好。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是他。

可是真正面对事实的时候,又觉得自己不管做多少心理准备,都无济于事。

我浑身冷意,又翻了一遍,这次翻到一个打暗语的微信群,初看不太明白,但意思不难猜。

我整理了一下情绪,拿出提前就准备好的绳子,死死把他绑住。

我右手握着美工刀,左手端着一盆冷水。

“啪”一声,劈头盖脸的凉水浇得张成明猛然睁开眼睛,满脸惊恐地看着我和我手中的美工刀。

我翻出手机的微信界面,放在他眼前,歪着头看着他,嘴角挂上诡异的笑容。

“这些,是什么意思?”

在短短十秒内,张成明的眼神就发生了二十多种转换。

他从惊恐、迷茫、震惊、心虚……再到现在的侥幸慌乱。

“琳琳,你这是干什么啊?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说行不行?那些东西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都可以解释啊!”

“琳琳,我对你那么好,你就真的忍心这样对我吗?这些女孩子,这个微信号,其实不是我在用,还有人跟我一起用的,好多都不是我聊的!”

“琳琳,你可不要做一些违法的事情,你要理智啊!”

我冷笑着看他,满脸都是: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表演。

我不为所动,张成明是真的慌了。

他额上流着汗,咽了咽口水说道:“王琳,你要是,你要是真敢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你,你那些裸照可就保不住了!”

“那些照片要是被别人看见,你这辈子就完了!”

“你别忘了,我知道你家住在哪里,我也知道你在哪所学校读书!”

他的威胁只能表明他此刻的心慌,对我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我看着他,露出了害怕的表情,“是吗?那我求求你,千万不要发出去好不好?”

我不过逗他一下,他居然很满意的样子,带着挑衅看我,“是啊,你要是不想那些照片公之于众,你最好伺候好我,让我满意了,你才能保住自己的脸面!”

我歪着头,看着他,嘿嘿笑。

可能是灯光太过昏暗,可能是被紧紧束缚的四肢给了他不安全感。

他蜷缩着身子往后退,满脸苍白看着我。

“我ps技术很好的!”

也许他不知道,我还解释了一下。

那些照片,都是我在暗网里找的,然后费心p上了自己的头像而已。

最后的希望也落空了,张成明死命地挣扎着。

可那些绳子都是我特意为他准备的,一只成年牛都挣脱不开,别说是他了。

不过无所谓,我就喜欢看他燃起希望又不得不接受绝望现实的崩溃。

等他挣扎累了,全身被绳子勒得发红,我满意地笑了笑。

我拿着美工刀在他的裤裆处戳了戳,脸上带着他说过的最喜欢的“纯真”的笑容,“你要是不说实话的话,我可就要没收你的作案工具了?”

他吓得好像随时都会碎成粉末,呆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美工刀已经割开了裤头,一丝丝的鲜血喷涌而出,皮肤被割伤的痛楚让他整个人像是泡在福尔马林里,沉重又惊恐。

床单上蔓延出一片灰色的痕迹,我皱起眉头,嫌恶地看着他。

真是的,骗女人的时候胆子不是挺大的么,怎么这点儿把戏就吓尿了?

他嘴唇哆哆嗦嗦的,简单几个字,仿佛用了一身的力气。

“你,你到底想干嘛?”

我歪着头看他,觉得有点好笑。

我想干嘛?

这还不够明显么?

见我不说话,他尝试着说道:“我们都是你情我愿,顶多,顶多我就是脚踏两只船,你,你也不用这样吧?”

“琳琳,我好歹也关心了你这么久,你,你不要恩将仇报啊,你别忘了,你,你当初那么难过的时候,都是我陪着你的!”

我食指放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美工刀向下一寸,他完全不敢说话了。

我扔出他的身份证,“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就好了。”

“不要这么聒噪,免得我什么时候心烦了,下手没轻没重的。”

“反正你不是说了么,我们都是你情我愿,我发现你骗我感情脚踏几只船,悲愤交加的情况下,我做点什么过分的事情那也是可以理解的是吧?”

张成明呆呆地看着我,像一个没有感情不会反应的提线木偶。

他的冷汗一路流下,最后只能木讷地点点头。

是啊,哪个男人在即将要失去“作案工具”的时候,还能保持着平静的心态呢?

我问了很多。

张成明的回答也没有任何的遮掩。

我知道了很多。

他们是一个大团伙,专门做局,诱导那些内心有创伤生活不如意的少女,以谈恋爱的名义pua,然后哄骗她们给出自己的隐私照。

最后以私密照裸照威胁,让少女们对他们言听计从。

这个“言听计从”包含了很多东西,比如让这些少女献出她们最珍贵的东西。

他们有专门的群,彼此互通消息,也互换少女玩。

为了避免被警察抓到,他们都是临时群号。

听到他说互换少女,资源共享的时候,我的美工刀真的就差一点就刺了进去。

她在无助的时候,以为网络对面的是真心人,却不知道她的照片被人共享,她不过是被人玩弄的对象。

她明明在那么好的年华,就差一点,就可以摆脱目前的困境,拥有属于她自己的人生了。

得知了一切,我险些控制不住自己。

美工刀从他的某个部位一直移到了心脏口。

可是我不能。

我是姐姐,我要为妹妹复仇,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但,我不能把自己的一辈子赔进去。

我狠狠一拳打在张成明的脸上。

这一拳花了十成的力气,他口吐鲜血,眼神变得迷糊。

我盯着张成明看,嘴角一勾。

“你还记得刘欢吗?”

他第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可当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清明,我知道,他想起来了。

我笑着看他,“你难道没有觉得,我跟她很像吗?”

不管是长相,还是经历。

在张成明惊慌恐惧的眼神中,我讲述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姐姐,你说爸爸妈妈要是离婚了,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天天在一起啊?”

年幼的小女孩瓷娃娃一般的脸上,竟然生出几分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愁容。

那个时候姐姐是怎么回她的?

姐姐转头摸了摸她的脑袋,“会的,我们是亲姐妹啊!没有什么能把骨肉至亲分开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姐姐还没有想到,她们不仅会分开去了两个城市,还会永远阴阳相隔。

分开的那天早上,妹妹眼睛里的泪花躲藏不住,小小的手儿抓住姐姐的衣服放不开。

“姐姐,我会想念你的!”

姐姐没有哭泣,一直带着笑容看着妹妹,“姐姐也会想你的!”

姐姐觉得,父母的离异似乎并没有跟妹妹的分别来得痛苦。

反正他们也总是吵闹打架,还不如妹妹能陪伴她。

只是,晚上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间时,姐姐总是会想起那个从小被自己呵护长大的妹妹。

她们还是经常联系。

妹妹说爸爸又结婚了,继母对她不太好。

爸爸不在家的时候,继母还经常对她非打即骂。

后来继母生了个男孩,爸爸对她更是冷淡。

她成为了家里的多余。

姐姐难过也很生气,问她为什么不跟爸爸说呢?

妹妹过了很久才回过来那条消息。

【因为爸爸结婚了,就不再是我的爸爸了。】

再婚家庭,这样的事情在所难免,姐姐鼓励她。

【妹妹,我们一起努力吧,只要我们考上一个好大学,以后找到了好工作,我们就能摆脱这样的生活了!】

【姐姐一定会先你一步去大学,先你一步去工作,姐姐会拼尽全力给你一个家!因为你是姐姐最重要的人!】

妹妹答应了。

背负着妹妹的期望,姐姐更努力了,也因此和妹妹聊天的时间变少了,特别升入高中,学习繁忙,学校禁止使用手机。

姐姐和妹妹的联系越来越少。

以至于内心孤单生活悲惨的妹妹被网上的渣男骗了感𝓜𝒜𝓛𝓘情。

一开始,渣男也是简单的一句:在吗,你是不是不开心,你可以把我当成解语花,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可以陪你聊聊。

妹妹年纪小,内心的空虚导致她被趁虚而入。

骗了大量的照片和视频后,渣男迷晕了她。

她被骗出去共享,哭了整整一个月。

一个月后,妹妹发现自己身怀有孕。

“你才几岁啊你就怀孕了,你还要不要脸了!”

“我终于知道你爸为什么跟你妈离婚了,只有她那样不知廉耻的母亲才能教出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吧!”

“真是耻辱,我要是你,我就去死!”

妹妹死了。

从楼上摔下去,尸体弹了弹,翻着鱼白的眼睛,仿佛在怒诉对这个世界的不满。

这么大的事情,姐姐当然知道了。

姐姐怀里抱着妹妹的照片,一阵震惊和绝望中,她耳边仿若还飘荡着半年前和妹妹在手机里约定的那句话。

“姐姐马上就要高三了,妹妹,姐姐一定会努力考上好大学的!”

“我相信姐姐!姐姐,你一定要等我哦!”

明明她们就在一个城市,约好了她在大学等着妹妹。

明明她们就差一点就可以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了。

她打开手机,上面是妹妹发过来的十几条未读的消息。

【姐姐,今天后妈又打我了,她说我吃得太多,就是来吸血的,可是我只吃了一口青菜啊!】

【姐姐,我有点坚持不住了,我好想跟你见一面,可是你太忙了。】

【姐姐,我今天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生,他叫张有,好温柔啊,一直关心我安慰我。】

【姐姐,我今天就要去见张有了,我希望他跟网上一样好!】

……

【姐姐,我被他骗了,他是个坏人,他不仅弓虽奸了我,还叫了其他人来侵犯我,我好绝望啊,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

【姐姐,后妈骂我,还骂妈妈,我受不了了。】

【姐姐再见,下辈子我还要做你妹妹,我会在天上保佑你的,有你自己的美好人生!】

明明才几个月没有联系,怎么就发生了这些事情?

她为什么没有早点察觉?

姐姐恨父母,更恨自己。

但她知道,最应该怨恨的,是这些该死的欺骗少女的渣男们。

失去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珍爱之人的姐姐,她的复仇很快就来临了。

她伪装成家庭不幸福的少女,伪装成没人疼爱缺爱的无知女孩,让渣男一步步走入她的圈套。

我就是那个姐姐。

刘欢是我的妹妹。

在得知真相后,张成明的眼里恐惧加深,漆黑的眼睛瞳光开始涣散。

他好像已经想到了自己的后果,张着嘴巴,却因为疼痛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但我知道,他说:别杀我。

我冷笑着看他,“呵!你也会害怕吗?”

我举起美工刀,快速插入他的胸口,噗呲一声,就像切番茄一样汁水四溢。

一阵恶臭袭来,我捂着鼻子,“真倒霉,酒店的保洁阿姨这次倒霉了。”

后知后觉的张成明眨眨眼,瞪大眼睛盯着我。

我抽出美工刀,从他胸口拿出一个番茄。

“你知道吗,我恨不得杀了你。”

我站起来,睨了他一眼。

“不过你值得更残忍的方式。”

我破解了渣男和同伙们的暗语,用他们的暗语在群里发了一句:俊辉酒店有好货共享,快来。

毕竟,他们偶尔也会欺骗些无知少男。

既然张成明喜欢装少男,就当一回少男吧。

随后,我就拨通了110。

今天的A市有一则点击量破百万的新闻。

俊辉酒店里,近五十人的诈骗团伙被一网打尽。

五十人。

我闭着眼睛,脑海中都是妹妹那张绝望的脸。

等了半个月,我才等来了消息。

这些人都受到了应有的制裁,几个做的过分的,被判处了二十多年有期徒刑。

才二十多年么?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生命中最有能力的几年都在监狱消磨殆尽,几十年后即便是出来了,也无法融入社会。

所以,这也许算是残忍的吧。

只是那些已经失去生命的少女,却再也不可能展露笑颜了,至于那些还活着的已经受到伤害的少女,余生将一直活在治愈中。

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还有多少,也不知道那些少女该如何继续人生,更不知道这样的渣滓们还潜伏在哪些角落。

我回到学校努力学习。

我终于考上了警校。

在漫长的学习和实习过后,我成功转正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我专治网络欺诈,致力于打击那些欺骗少女的网络渣滓们。

我希望能将阳光带到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