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洛洛萧穆栎

第一章 噩梦
“放开我”
“求求您了,不要把我们卖了”
“苏姨娘,你这样做就不怕爹爹回来治你得罪吗?”
“云河,云河,不要......”
窗外的雷雨还在肆无忌惮的嘲笑着付星洛的怯懦,一声声的无情嘲讽震耳欲聋。
汗珠浸湿了叶洛洛的衣衫,几缕碎发紧紧贴着布满细汗的额头,让满是纯真的脸上又添了几分让人心疼的感觉。
“洛洛,洛洛”耳边的呼唤像是深渊中从天而降的蔓藤,让她有了一丝逃离的希望,叶洛洛紧紧抓着藤条,怎么也不肯松手,任凭深渊里的魔鬼怎么虐打她......
被叶洛洛紧紧拉着头发的女孩,满脸的痛苦,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吧嗒吧嗒毫不吝啬的落在叶洛洛瘦小的手上。
女孩发疯似的,不停的拍打着叶洛洛瘦下的手,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你快松开,你个小浪蹄子,居然敢扯我头发”。
任凭女孩怎么打骂,叶洛洛还是拼命的拉着她的秀发,对这唯一的“救命稻草”打死不放的模样。
“洛洛,洛洛......”悠然一边阻止着女孩的拍打,一边唤着,试图将她从噩梦中拉扯出来。
“洛洛,洛......”话刚出口,就看到一个小侍女拎来一个水桶,哗......
入秋的井水带着寒意,一股脑的泼到了叶洛洛的身上。
突如其来的冷水,像是无情的凶猛洪水,再一次将她拍回无情的深渊,看着从天而降的藤蔓离自己越来越远,叶洛洛完全跌落进了凶猛如兽的洪水中。
冰冷的压迫感,让她陷入了更深的恐惧中......
叶洛洛平静了很多,放弃了无畏的挣扎,就这样慢慢往下沉,好像这样就可以解脱一样,直到她感觉到了强烈的,带有疼痛的窒息感。
叶洛洛猛然睁开眼睛,大口的喘着粗气,很贪婪,生怕下一秒就不属于自己了一样。
“洛洛,你终于醒了”悠然抱着好似刚从“洪水”中逃离的出来的叶洛洛,喜极而泣。
两姐妹抱在一起“还好只是梦,悠然,我还活着”。
“是的,你还活着”悠然哭红了眼,生怕她会被噩梦吞噬一般。
“现在你要死了,叶洛洛,你个小浪蹄子,居然敢扯......”叶洛洛感觉背后一冷,比井水还要冷。
她慢慢回头,一个女鬼一样披头散发的人站在她身后,不等女孩话说完,叶洛突然大叫起来“鬼啊......”,狠狠的踢了她一脚后又晕了过去。
那女孩好气,她还没干嘛呢,不仅又受伤了不说,居然说她是鬼,她可是未来的花魁。
是可忍孰不可忍,被叫鬼的女孩,从地上爬了起来,就朝叶洛洛扑过去,好像要手撕了她一般。
一旁刚刚泼水的女孩见状,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发疯的女孩“莹莹,别和一个疯子计较了,叶妈妈会收拾她的”。
这个叫莹莹的女孩气不过“别拉我,我要撕烂这贱人的嘴”,好在那女孩力气大,拉住了莹莹“万一再受伤就不划算了,我们去找叶妈妈说理”。
莹莹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和刚刚摔红的手肘,冷静了下来,确实不划算,就随着这个女孩一起出去了“叶洛洛,你给我等着,我和你没完”。说完还很不服气的呸了一下,才有一点点解气。
“好啦,都走啦”悠然扯了扯付星洛的衣角。
叶洛睁开一只眼睛,确认屋里只有悠然一人时,才放心的坐了起来“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叶洛洛”悠然怨妇一样的看着她“你才吓死我了,到底怎么了”。
叶洛洛乖乖的笑了笑,露出浅浅的梨涡“做噩梦了而已”。
悠然没说什么,帮她拿了身干净的衣服“快换吧,一会少不了叶妈妈的一顿罚”。
叶洛洛朝她做了个鬼脸,开始换衣服。
“叮”一个精巧的匕首从叶洛身上掉了下去。
“咦,好漂亮的匕首啊”悠然捡起来,细细的欣赏着。
这精美细致的花纹,玄铁的刀身,红翡做的把手,上面刻着细小的花纹,细细看好像是什么动物,看着有点吓人,刀鞘是鎏金的,上面还嵌了几颗宝石,好像也是什么图案,一看就价值不菲。
悠然挑了挑眉,一脸坏笑“老实交代,这好东西哪里顺得?”
“不是偷的”叶洛洛脑海里闪过一张俊俏的脸,脸上有一丝丝红。
悠然眼尖,立刻捕捉到了她的表情“呦,情郎送的?”
叶洛洛脸更红了“悠然,你胡说什么”说完就要抢回匕首。
悠然躲开了“快给我讲讲,讲完就给你”。
叶洛洛抢了几次都失败了,无奈,只好给她讲起来几年前破庙的事。
冷雨夜,她和弟弟从人牙子手中逃脱,找到了个可以躲雨的破庙,本想休息,却遇到个满是血淋淋的人进了破庙。
当时她吓坏了,那个人看了一眼他们,刚朝他们走了几步就倒下了。
叶洛洛本想离开破庙,她可不想掺和进话本里的江湖厮杀。
刚要跑,就被一只血淋淋的手抓住了,抓的很紧,她当时害怕极了。
过了一会,那只手就松开落在了地上。
叶洛洛提心吊胆的伸出小手想试探一下这个人的鼻息。
那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吓得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触发了机关。
庙桌突然有了响动,一扇小门在她面前打开了。
此时庙外又有了响动,为了不惹麻烦,她和弟弟将人拖进了小门里,直到那伙追杀他的人离开......
悠然已经热泪盈眶了“好浪漫啊,然后他醒过来就送了你这个匕首当做定情信物是不是”。
叶洛洛白了他一眼“收一收你的狗血的想象,是为了防身在他没醒来时‘借’的”。
叶洛洛说的很理直气壮。
悠然白了她一眼“那不还是偷”本以为是个爱情故事。
吃过瓜的悠然失望的匕首还给了叶洛洛,这时房门被打开,叶妈妈拿着棍子进来。
“叶洛洛,你个死丫头,胆子越来越肥了”叶妈妈扭着腰走近叶洛。
叶洛洛吓了一跳,立马收好了匕首,不然就要“充公”了。
叶妈妈身后的莹莹已经重新洗漱完了,一双桃花眼里满是得意。
转身又委屈的说“叶妈妈,叶洛洛她下手好狠啊,我的脸差点就......”说着豆大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叶洛洛嘴角抽了抽,打心里佩服她的演技,对自己也真是下得去手,她只是扯了头发,什么时候打她脸了。
叶妈妈当着莹莹的面狠狠的打了叶洛洛的屁股,娇嫩的屁股肉眼可见的青紫了。
叶洛洛不停的认错,哭的很惨。
叶妈妈又骂了她几句,临走时趁人不注意丢了瓶药给叶洛洛。
叶妈妈走后,莹莹得意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满眼的嘲讽。
叶洛洛不想理她,就当做无视了,莹莹已经出了气,也不和她计较,随着叶妈妈去学习歌舞了。
人都走远后,叶洛洛慢吞吞的从长凳上下来,把手里的金疮药丢给悠然,笑了笑“又要麻烦你了”。
“你还笑得出来”悠然扶着她趴在床上,细心的帮她上药,药是好药,不会留疤,就是有点疼。
叶洛洛哭啼啼的让悠然轻点,悠然又骂了她几句,语气很熟悉,让她想起了那场大火,东篱也是这样骂她的,只可惜......
叶洛洛回忆起小时候,眼中满是恨和不舍,完全没有再听悠然的唠叨。
悠然见她没反应,故意手重了一些。
“啊!~”一声杀猪般的尖叫,把叶洛洛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悠然,你要谋杀啊”叶洛眼泪在眼中含着。
“和你说话都没反应,我试试你挂没挂”悠然也气鼓鼓的,觉得叶洛洛很不争气。
叶洛抽了抽鼻子“悠然姐姐,别气啦,我以后尽量不惹她就是啦”。
小女孩之间的气本来就好的很快,没一会两个人又开始说笑了,铜铃般的笑声回荡着整个屋子......

第二章 平安扣
“洛洛,洛洛......”悠然气呼呼的跑了院子。
正在晾晒被子的叶洛洛转头看向她“然然,有人追你啊?”一脸呆萌的样子让悠然更气了。
“你还在这晒被子,叶妈妈又带着莹莹出去了”悠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叶洛洛依旧呆萌“哦!”
简单一个字差点没把悠然气死“那莹莹哪里有你好啊。
你那么聪明,学什么都极快,生的也比她好太多。
也不知道叶妈妈是不是老眼昏花,居然一眼看中莹莹”。
叶洛洛伸出小手,捂住了悠然的嘴,白白的小手没有多少肉,但是很修长。
上面有些长期做工留下的薄茧,磨得悠然的嘴唇有点麻。
她伸手拉开叶洛洛的手“算了,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气鼓鼓的帮她一起晾晒床褥。
叶洛洛拉着悠然的手坐在大树下,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轻轻拨开糖纸,递到悠然嘴边。
“悠然,其实叶妈妈是为了我好”原本透彻纯净的小鹿眼中映出了不该她有的眼神通透,敏锐,洞悉人性。
悠然光顾着吃糖,并没有发现叶洛洛的变化,自顾自的嘟囔着“我怎么没看出来,除了让你干活做女工,就是打你骂你。”
叶洛洛转头看她时,眼神又恢复了原来的清澈呆萌“你觉得做花魁很好嘛?”
悠然摇了摇头“但是,你看看,这么好看的手就该琴棋书画,而不是因为做工满手的茧子”悠然满眼心疼的握着叶洛的手。
叶洛洛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你只看到了表象”。
悠然看着她“表象?”叶洛洛点了点头。
“确实都是表象”悠然舔了舔嘴角的糖渣继续了别的话题......
靖王府,偏殿书房,一个红衣男子正在书架上找什么东西,很仔细,生怕看漏了什么。
“你有东西丢了”正品着茶的萧穆栎眯着眼看着书架方向。
红衣男子回头笑了笑“听丽娘娘说你这里有‘黄金屋’我也没看到什么奇书啊”。
红衣男子生的魅,一颦一笑都很勾人而不自知。
桃花眼里满是哀怨,一种被辜负的表情。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知道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萧穆栎指节分明的手敲着茶杯的边缘,慵懒而随意。
不再管他,萧穆栎轻轻眯起眼睛,看着另一只手上把玩着一个小小的玉坠子。
看上去并不是什么极品,只是上面的花纹很新奇。
“栎哥哥,还留着呢”红衣男子被玉坠子吸引,拿起刚寻到的江山图走到桌前。
"也不知道这平安扣的主人知不知道你这么痴情”红衣男子调侃着。
萧穆栎将玉坠子拿到眼前,细细的看着上面的图案“穆瑾一,我觉得穆夫人应该想你了”。
平和温柔的语气里却藏着赤裸裸的威胁,让穆瑾一背脊发凉。
穆瑾一立马换了个谄媚的表情“栎哥哥,别生气嘛,我帮你查这平安扣上的图案,别和父亲说我在你这里好不好嘛”。
叶瑾一就差露出星星眼了,萧穆栎将平安扣递到他手上“看你表现”语气平和,带着蛊劲。
“好嘞”穆瑾一接过平安扣,从案台上拿起纸笔,将平安扣上的图案细细的画了下来。
不得不说,在这方面,还真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
等画晾干后,穆瑾一小心翼翼的叠好收进怀里“栎哥哥,等我好消息吧”。
说完又挥了挥手上的江山图“这个先借我看看呗,我寻了好久都没寻到”。
萧穆栎抬起单薄的眼皮“查到就送你了”。
穆瑾一眼前一亮“真的?”
“我突然有些后悔了”萧穆栎脸色一变看着他。
穆瑾一立马出了书房,出门时还回头说了句“谢谢啦,栎哥哥”。
然后好像真怕他后悔一样,立马消失了。
“出来吧”萧穆栎将手上的玉坠子收了起来,顺手拿起琉璃杯,品了口茶。
只见一道身影闪过,一个身穿黑甲的人半跪在萧穆栎身边,没有什么表情,也看不清样子。
带着玄铁所铸的梼杌面具,浑身散发着戾气,如果刚刚穆瑾一没走的话,肯定要被吓哭的。
“主上,一切安好”黑甲开口道。
萧穆栎点了点头,看着手上的琉璃杯“皇都那边怎么样了?”
黑甲如实回答,紧接着还想说些什么,抬头看了看萧穆栎的眼色始终没有开口。
“黑甲什么时候也像个姑娘了”萧穆栎语调虽然平和,但却露着很强的压制感。
“属下知错,皇都那边查出了当年之人,有了确凿的证据,请示是不是可以......”
“不急,小鱼小虾有什么好吃的,放长线钓的大鱼才好吃”萧穆栎眼神一变,手上的琉璃杯就成了碎片。
七零八落的洒在地上,亮晶晶的,依旧很漂亮。
萧穆栎看向门口
突然书房门被敲响,黑影一闪就不见了。
“滚进来”
红色本来就很耀眼,迎着光就更鲜艳了“又怎么了?”
“嘿嘿,栎哥哥,刚刚走得急,东西忘拿了”穆瑾一又从书架上顺了一本书,刚转身就看到了地上的琉璃碎片。
挑花眼中泛起泪“栎哥哥,我什么都没听到没看到”。
穆瑾一虽然知道萧穆栎有暗卫死士,但从来没见过,这次倒是开了眼了,在门口进退两难,紧张的不得了。
“拿了东西就赶紧滚”萧穆栎语气有些冷,穆瑾一打了个寒颤,立马应了句“那我滚了”说完就没了影。
萧穆栎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穆瑾一自言自语的往外跑着,一个不注意撞到了一堵肉墙。鼻头都撞红了。
刚要道歉抬头发现是东方贺,立马收起来愧疚“臭老道,你走路不长眼啊”。
东方贺一脸茫然“是你撞了我啊”。
“那撞疼的是我啊”穆瑾一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东方贺无奈“那要不你再撞一下?免得吃亏了”。
穆瑾一不接他的话,总觉得这个人一肚子坏水“你去找栎哥哥吗?”
“嗯”
“别怪我没提醒你,栎哥哥好像心情不好”说完绕过东方贺就走了。
东方贺回头调戏着“谢谢关心”。
穆瑾一没有理他,自顾自的离开了。
调戏完穆瑾一后,东方贺心情大好,竟没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第三章 黑甲令牌
“东方大人何事这么开心啊”萧穆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王爷”东方贺刚刚戏虐的表情立马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沉稳的表情。
“皇都那边最新的情报”东方贺呈上一封密报。
萧穆栎接过密报,并没有打开,拿出一块黑色的牌子丢给东方贺“出来太久了,也该回家看看了,顺便帮本王办些事”。
东方贺接过黑甲令牌的手都在颤抖“王爷,这?”
“既然你诚心诚意,那本王也该略有表示”萧穆栎嘴角扬了扬,拍了拍东方贺的肩膀鬼魅的笑着“你现在才是踏入深渊,后悔都没机会了”。
东方贺单膝跪地“东方家愿是死罪随王爷”。
萧穆栎笑了笑“我要的可不是喊口号,起来吧。晚上东悦楼给你践行”。
萧穆栎说完就回了书房,只留东方贺还在风中凌乱。
即使手上握着黑甲令牌,他依旧不敢相信,就像做梦一样,他这几年之所以尽心尽力,肝脑涂地,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赌上整个东方家,在一个不受宠的王爷身上,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已经居然不知所措。想想也是挺可笑的。
东方贺收好黑甲令牌,没有再去打扰萧穆栎,转身去寻穆瑾一了。
穆瑾一正在茶楼悠闲自在,突然觉得后脊一凉,总觉得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穆瑾一一直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他放下茶杯打算离开。
刚出门口就撞到了一张不想看的脸,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立马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嫌弃。
穆瑾一转身又回到了雅间,很不耐烦的哼了一声,走到窗边,看着东市的喧嚣。
东方贺也不拿自己当外人,穆瑾一没有请他,他就自己坐到了桌旁,随手倒了一杯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东市的叫卖声包围着整个雅间的安静,一盏茶的平静,东方贺觉得足以。
“我”东方贺放下紫砂杯。
“你”穆瑾一转过身。
两个难得默契,东方贺挑眉,桃花眼中透着蛊惑“心有灵犀?”语气带着调侃和散漫。
穆瑾一白了他一眼,并没有捕捉到他眼中那一丝感动。
“听栎哥哥说你要回皇都了”穆瑾一撇了撇嘴。把不开心三个字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写在了脸上。
东方贺没有接话,只是点了点头。
穆瑾一放下窗边的竹帘子,回到桌旁,东方贺帮他倒上了一杯茶,推到他面前。
“皇都到底有什么好的,是,这里比不上皇都的繁华,但是……”穆瑾一觉得东方贺言而无信。
当初舍弃皇都的花天锦地,陪着靖王开拓边界,过得可比现在苦多了。
既然再苦的日子都挺过来了,为什么又突然辞别……
东方贺听的一头雾水,眼前的人双目犹如含了一潭清水,说的卷翘的睫毛都被打湿了,看着自己就像看着负心汉一样。
本就惹人怜爱的脸又多了几分委屈,让东方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东方贺没忍住大笑了起来,穆瑾一抹了抹还算争气没掉下来的眼泪,别过头去不想理他。
东方贺捧腹大笑,他觉得穆瑾一太可爱了,就想着逗逗他。
“新鲜劲过了自然也就没了兴致,家里催得紧,所以……”东方贺话还没说完就被穆瑾一泼了一脸茶水。
“大骗子,臭老道,滚回你的皇都吧,也是小爷瞎了眼,本以为你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没想到也是个只贪新鲜感的纨绔”。
穆瑾一虽说经常怼东方贺,但这一次却是发自内心的骂他。他红着眼,握着杯子的手都在发抖。
东方贺意识到自己玩笑开的有点过了,收回了嬉皮笑脸的表情,温柔的眼神好似一汪清泉。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黑色令牌,上面刻着梼杌的图案,通体黑金色,看上去就让人不寒而栗。
穆瑾一在萧穆栎那里见过这个牌子,萧穆栎对他没有什么隐瞒,虽然他从不过问这些,但是黑甲令牌他还是认得的。
“栎哥哥给你发”可能刚哭过,穆瑾一说话带着哑音。
东方贺点了点头“你觉得我有那个胆子偷这东西吗?”
穆瑾一撇了撇嘴“也是”。他拿出手帕推到东方贺面前“擦擦吧,丑死了”。
东方贺虽然没有穆瑾一和萧穆栎好看,但是也是一等一的角色,丑这个字和他是不沾边的。
不过有了台阶,东方贺肯定是顺着下的,整理好仪容,两个人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同出了茶楼。
……
繁花镇,叶家宅院里,有一种鸡飞狗跳的感觉。
“你们要干什么”悠然气鼓鼓的吼着前面三个丫头。
“我们来拿古琴的,你们就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了,叶洛洛那个土包子又不会弹。”其中一个丫头理直气壮的说着。
“那又怎样,这是叶妈妈放在这边的,叶妈妈都没说话,哪里轮得到你们撒野”悠然不服气道。
那个丫头冷哼“还真被你说对了,就是叶妈妈让我们来拿的,说是给莹莹花魁争霸时用”。
悠然才不信她们的鬼话“我告诉你们,你们倘若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打折你们的狗腿”。
几个丫头其实也是怕的,要不是叶妈妈发了话,她们才不愿意惹悠然这条疯狗。
几个丫头往后退了退“悠然姐姐好大的脾气啊,只不过确实是叶妈妈让我来取琴的”娇滴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只见叶莹莹一身红衣,不得不说,她长得真的很娇艳,一颦一笑,没几个男人把持得住。
叶莹莹继续往前走着,到了悠然身边,悠然恶狠狠的盯着她。
“怎么,悠然姐姐这是想打断我的腿吗?”叶莹莹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又满是讥讽的语气。
就在两个人剑拔弩张时,门口传来温柔绵软的声音,一听就很好欺负“然然,给她吧,叶妈妈只是将琴暂放于此”。
悠然本想说着什么,听到后半句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确实如此。
她收起手上的长棍,但依旧恶狠狠的盯着叶莹莹。
叶莹莹心里不怕是假的,她真怕悠然发疯一棍子打下去,但是为了面子,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三个丫头跟了过去,抱着古琴离开,叶莹莹算着距离差不多,才敢回头不屑的看着她俩。
“一个满脸麻子,一个满脸烫伤,叶妈妈养着你们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居然还痴心妄想,呸”叶莹莹呸了一口发现悠然脸色不对,快步离开了。
悠然气不过,想要追上去打断她的腿,被叶洛硬生生拦下了,要是让这个愣头青去,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悠然姐,反正我也不稀罕”。
可是悠然气不过“可是你明明……”
叶洛洛捂住她的嘴巴“好啦,我去采药时采了些你喜欢的野果子”。
悠然叹了口气随她进房间了,叶洛洛则拿了几个备用的琴弦出去了。
“叶莹莹”叶洛洛远远喊着。
叶莹莹以为叶洛洛是要出来揍他的,紧张的问着“你,你要干什么”。
叶洛洛不屑的笑了笑,抬起手“你们把备用的琴弦落下了”。
几步叶洛洛就走到了叶莹莹旁边,讲手上的琴弦递给她的同时,一巴掌打在了叶莹莹的脸上,力道不轻不重,会疼也不会留下太深的指印。
叶莹莹蒙了,一旁的丫头倒是先开口“叶洛洛你居然打人,就不怕......”
叶洛洛嗤笑,打断了她的话“你是想说就不怕叶妈妈罚我吗?”
丫头见她这样也有些怕,往后退了几步,叶洛洛上前拉住叶莹莹“实话告诉你,我已经被打习惯了,而你呢,细皮嫩肉的,你要是敢和叶妈妈讲,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叶莹莹真的被吓住了,不停的点头。
“还有,以后不许再讲悠然姐的坏话,听清楚了吗?”叶洛洛知道自己脸上的麻子是假的,但是悠然的.......
叶莹莹乖乖的点头,刚要哭就又被叶洛洛吼道“不许哭”。叶莹莹眼泪立马憋了回去。
处理好后,叶洛洛把琴弦递给了旁边的丫头,转身心情愉悦的离开了。
回房后,她等了一晚上都没等到叶妈妈的惩罚,她不禁笑道“怂货”然后开开心心的去找悠然了......

第四章 细作
暮色将至,东市灯笼纷纷亮起,犹如满天繁星,街边两岸车水马龙,好生繁华。
此时的东悦楼早已高朋满座。这是南靖城最好的酒楼,在南靖还是蛮夷之地时就很有名了。
传闻东悦楼的老板娘是个倾国倾城的美娇娘,自然也有不少四面八方慕名而来,就为了一睹其芳容。
东悦楼最大的雅间里,三人围桌而坐,桌上满是美酒佳肴,一身穿金丝线收边,绣着蟒纹男子坐在主位。
萧穆栎不管何时都给人一种压迫感,即使他没有刻意去做什么。
穆瑾一还是穿着一袭红衣,他皮肤白,在红色的映衬带着粉。
东方贺则是一身素衣,虽然没有明亮的颜色和精美大气的花纹,但是单看这料子也知道不是一般人。
大概不想太过瞩目,只有三五随从跟随,所以房间显的很空旷。
“掌柜子,清场”一个精瘦的小厮跑上前耀武扬威的讲道。
店小二打小就在这家店做工,很会识人面相,打眼一瞧就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主。
“怪老头去叫老板娘”店小二朝旁边的老头子使了个眼神,老头子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朝楼上走去。
店小二迎上前,说这些客套话,那男子冷眼瞥了他一眼,旁边的小厮立马上前将店小二推到一旁“你算个什么狗东西,右将军是你能上前说话的吗”。
店小二依旧笑脸“是是是,小的瞎了狗眼,没认出来是右将军啊”右将军三个字喊得很响。眼底却闪过一丝邪魅。
楼下声音闹得很大,打扰了萧穆栎的雅兴,眉头微皱,手上的酒杯里的酒起了波澜“云鹤”。
不知什么地方冒出了一个白衣少年,,人如其名。
少年气度翩翩,看模样十一二岁的模样,乌黑浓密的青丝,叛逆上扬的剑眉下一双如朝露般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粉嫩的嘴唇好似待开的牡丹花。
身体纤细,翩翩少年,浑身却散发着英气,让人不寒而栗,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气场。
“主上”少年单膝跪地,双手行黑甲特有的拳礼。
旁边两个男人有些惊讶,黑甲一般都是在暗处,多着玄衣墨甲,这白衣少年是什么情况。
“楼下的狗吠的头疼”萧穆栎指节分明的手指在酒杯边缘旋转着。
“是”白衣少年又行了黑甲拳礼后就不见了。
“栎哥哥”穆瑾一有些好奇,往萧穆栎旁边挪了挪,指了指刚刚白衣少年刚刚跪着的地方,挑了挑眉,明显是在问什么情况。
“怎么?看上了?”萧穆栎嘴角扬了扬,举手示意东方贺,饮了杯中酒,眼神观察着东方贺的表情。
“这个可不行”放下酒杯,白衣少年已经回来了。
“主上,是骠骑将军赵廷枫独子赵城,娇老板已经去处理了”说完就又不见了。
穆瑾一眼神没有从少年身上离开过,东方贺有些吃醋,扇扇子的频率都变快了。
“穆瑾一,人都不见了还回味呢?”语气阴阳怪气的,逗得萧穆栎都笑了。
穆瑾一没有理他,又往萧穆栎身边凑了凑“栎哥哥,先前没看清,刚刚我仔细瞧了瞧,这不就是当年救你的两兄妹之一嘛?就这么留在身边?有这种胆子的也就只有你了”。
萧穆栎抬眼笑了笑“这样岂不是更有意思”。
穆瑾一“......”
东方贺仔细回忆了一下,确实是那两个小乞丐“王爷,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如果他们真的是......”话没说完就被萧穆栎挡下了“东方大人明天就要回皇都了,今天不醉不归啊”。
东方贺笑了笑,了然于心,立马接了新话题“感谢王爷的抬爱”。
楼下,吵闹声不断,少数外来客人已经灰溜溜的跑了,来东悦楼吃饭的大多是常客,很了解这里,依旧气定神闲的吃着聊着。
赵城心里有点不舒服“老板娘,小爷大老远从皇都来一睹芳容,还不下来吗?”赵城语气轻浮。
几个性格直爽的常客有些看不下去了,站起来指着赵城的鼻子骂道“你算什么狗东西,娇老板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赵城被骂的面上有些挂不住,扫了一眼身后的几个士兵道“还愣着干嘛。”
身后的几个士兵是他私自从营里带出来的,并不想惹事情,站在原地没有动。
刚刚那几个性格直爽的常客见状哈哈大笑。
这让赵城面子上更挂不住了,对着身后的几个兵骂道“老子和你们说话呢,都聋了是不是,要是让我爹知道,军法处置你们”。
既然搬出了骠骑将军,几个士兵没办法,只好将那几个人围了起来。
“干什么,要打架我们没在怕的,就是要打出去打,别毁了娇老板的店”那几个常客也抄起了家伙。
“知道我爹是谁吗?骠骑大将军赵廷枫,别说这么个破店了,就是靖王府让我砸了他们也不敢说什么,既然老板娘这么不给面子,那我今天还就把店砸了”说罢就要让手下动手。
旁边的店小二“......”
几个常客也马上就要动手了,气氛剑拔弩张......
“呦,是谁这么大的口气要砸小女子的店呢?”声音从二楼响起。声音清脆又妩媚。
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出现在二楼,身材婀娜,虽然戴着面纱,但就是那双眼睛,看一眼也是要被勾了魂去的。
女子一扭一扭的从楼梯上走下来,楼下的男人们都看傻了,哪还有刚刚要砸店的架势啊。
本以为名震整个南靖,甚至是周边国家乃至皇都的东悦楼老板娘会是个久经世故,如鱼得水,围珠翠绕的三十来岁的女子。
但看这清透的眼神和薄纱下若隐若现的容貌,就是个十五六十的小丫头啊。
女子径直走到正剑拔弩张那桌,伸手按下了那位常客的刀“卢大哥,今天妹妹店里来了贵客,就不能招待各位了,还请见谅,今天的帐就记我头上了,诸位也是,改天娇娘设宴已做赔礼可好”。
卢大哥点了点头,不想给娇娘惹麻烦,就率先离开了,娇老板都这么说了,剩下的客人也是很给她面子,纷纷离开了。
店小二热情的送了客,挂上了打烊的牌子,关了门。
娇娘走到赵城面前,客气的行了个礼,抬眼看着赵城“不知小女子惹了哪位神仙,还请指点一二”。
赵城已经看的出神了,还是旁边的小厮开的口“骠骑将军独子,右将军赵城赵将军”小厮讲的很神气。
“哎呦,是赵将军啊,怪妹妹眼拙了”说着就让小二拿酒备菜。
“赵将军,二楼右上雅间宽敞明亮,妹妹备了些酒菜给赵将军赔不是了”说罢就把人往二楼引。
赵城没有动“娇老板,不老实啊。既然已经清了场,我一个右将军还不配去左上雅间吗?”赵城伸手要搂娇娘的腰,娇娘水蛇腰一扭,巧妙的躲过了。
她指了指左上雅间,面露难色的笑了笑“将军怎么会不配呢,就是左上雅间现在有人啊”。
赵城皱眉“刚刚不是说清场了嘛?现在和我说有人?老板娘是在耍我?”
娇娘听后立马做出委屈的表情,本就娇滴滴的眼神,又多了一汪水“不瞒将军,里面的人,娇娘不敢清啊”。说罢委屈的转头抹了抹眼角。
赵城见状更好奇了“娇老板莫不是藏了敌国奸细怕本将军发现”
娇娘也没想到这狗东西脑洞会如此清奇,不过将计就计,做处理慌张样“没有没有,小女子怎么敢呢”。
赵城一看,娇娘明显慌了,觉得立功的机会到了,不顾娇娘的阻拦直奔左上雅间,一脚就踢开了门“细作哪里逃?”
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红衣的穆瑾一站在窗口,不知道在瞧着什么。
赵城认识他,见是穆瑾一气势立马灭了三分。整个人愣了几秒。
穆瑾一回身,皱着眉不悦的看着赵城“奸细?赵将军觉得我是哪国的细作啊?”
赵城“......”

第五章 出气
赵城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这雅间里面是穆瑾一。
就算是不受宠的靖王,他父亲也能帮他糊弄过去。
但是穆瑾一可是穆家最小的儿子,父亲,哥哥都对他宠爱有加,他今天算吃了哑巴亏了。
回头恶狠狠的瞪了娇娘一眼,娇娘无辜的眨着大眼睛。
都说眼睛会说话,娇娘满眼真情流露的都是“我说了我不敢了,不愧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将军,小女子好生佩服”。
“......”赵城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赵城的表情被隔间里的萧穆栎尽收眼底。
他倚在隔间的太师椅上,单手托腮,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茶杯的边缘,看着大厅里的好戏。
薄凉的眼神中满是讥讽,天下怎会有如此蠢货。
高高在上的气势,犹如睥睨天下的帝王。
赵城想解释“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穆瑾一打断了。
“赵将军别急着和我解释啊,还先和你父亲解释解释吧”说罢指了指窗外,眼中透露着在上者的威严和对赵城的轻蔑。
赵城听到父亲的名字,两腿都软了,要不是身旁的小厮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赵城这时候应该已经跪在穆瑾一面前了。
父亲就算再对他宠爱,但是得罪了穆丞相......
不一会,赵廷枫带着部下进了东悦楼,直奔左上雅间。
离老远就看到了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他甚至有些后悔,就不该逞一时之气带着他来南靖。
刚踏进雅间的门“父......”赵城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赵廷枫一脚狠狠的踢到了边上,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赵城从来没有看过父亲这样过,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再转头赵廷枫已是满脸的歉意“穆公子,小儿他顽劣,惊扰了公子,我这就将他送到军营严加管教,还请公子见谅”。
穆瑾一半眯着眼,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好歹也是丞相的儿子,该有的气质还是有的。
不紧不慢的从窗边走到桌前,提起紫砂壶倒了杯茶,就在赵廷枫刚说完“见谅”时,一杯满满当当的茶放在桌边。
“不急,将军来的匆忙,先喝口茶吧”穆瑾一的语调平和,面露悦色。看起来并没有生气的模样。
赵廷枫看着满满一杯上好的普洱茶,面露难色,都说“酒满敬人,茶满欺人”虽然和颜悦色,但这动作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赵城窝在角落,刚刚赵廷枫那一脚着实挺重,他好半天也没缓过来。
依靠在墙角看不到桌面上的事情,还以为自己已经没什么事了“父亲,穆公子请你喝茶,我就不打扰了,您这一脚着实有点狠,我先回去休养了”。
赵廷枫气的手都在抖。
想他打了一辈子的仗,也没少尔虞我诈争权夺势,没想到报应在这等着他呢,竟然生出这么个东西。
穆瑾一也不急,坐在那里慢慢品着茶,看着这父子的表演,可比听曲有意识多了。
赵廷枫回头又狠狠瞪了他一眼。
看着他在角落畏畏缩缩的样子,本想再上去踢一脚这不争气的儿子。
还没等迈步身后就传来穆瑾一的声音“赵将军可要脚下留情啊,再踢小赵将军可就要残了。”
“是啊”赵城跟着附和。
“你闭嘴”赵廷枫朝他吼道。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一场误会,小赵将军也是为了抓细作嘛,喝了这杯茶就算过去了”穆瑾一举起茶杯示意赵廷枫。
赵廷枫没有办法,看出了穆瑾一今天就是想让他出丑,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将茶杯放于桌上,“既然穆公子不计较了,那老朽就带着逆子走了”。
穆瑾一笑着点了点头,依旧是他安抚人畜无害的表情“赵将军慢走,有空在一起饮茶”。
赵廷枫一只脚刚踏出门,桌上刚刚用过的茶杯就裂成了两半。
“茶具这么烂,想必也不是什么好店,穆公子以后还是少来为好”说完就扬长而去了。
萧穆栎刚从隔间出来,穆瑾一就凑了过去“吓死小爷了,栎哥哥你看他,拿茶杯威胁我”。
萧穆栎笑着上下打量他“挺有本事啊”。
穆瑾一傲娇的笑了笑“谁让他总是处处针对你”。
“最近小心点,他心里憋着气肯定会有动作”萧穆栎敲了敲他的头。
“没事,有臭老道呢”话刚说完,穆瑾一才注意到东方贺不见了“他人呢?”
“有点小事要他处理一下”然后看了看窗外“云鹤”。
一道白影闪过“主上”白衣少年再次出现。
“送小一回府”
“是”
云鹤站在穆瑾一身后“公子,请”。
“栎哥哥,你不回王府吗?”穆瑾一问道。
“小一帮我出了气,我得再帮他添把火啊”萧穆栎笑了笑。
转身离开时,脸上已经没了笑意,取而代之的是让人心生畏惧的寒意。
穆瑾一好奇,也想跟着,却被云鹤拦了下来“穆公子,天色不早了”。
穆瑾一看着身旁的白衣少年,好奇心转了方向“还早,走哥哥带你去个好地方”说着脸上露出坏笑。
南靖虽然不能和皇都一样繁华,但却是交通要道,来往商人络绎不绝。
再加上是边境之地,又有着与皇都不一样的异国风情。
南靖王又是个治理有道的人,南靖在他的治理下也是酒绿灯红,万人空巷啊。
息壤的人群中,艳红如血的外衫格外的显眼,白衣少年提高了防备心,紧跟着穆瑾一,眼看六路,耳听八方。
“小弟弟,别那么紧张嘛”穆瑾一笑的魅而不知自,白衣少年并不想多和他交流,他的任务是护送他回家而已,多余的就不必了。
穆瑾一也不管他不理他,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穆公子,这好像不是回您府邸的路”白衣少年缓缓道。
“我又没说要回家,都说了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说完也不管云鹤乐不乐意,拉着他就进了红香玉绿,满是环肥燕瘦的酒楼旁,指了指“小弟弟,来过吗?”
白衣少年厌恶的皱了皱眉,转身就要走。
“小弟弟,你家主上让你护送我回家,我还没到家呢”穆瑾一威胁道。
云鹤白嫩的小脸羞红的不得了,来到南靖的这几年,过得都是黑暗的日子,哪里见识过这种画面。
穆瑾一邪魅的笑了笑“走吧,我们只喝酒”云鹤信了他的鬼话,浑身不自在的跟了进去。
老鸨最会看人,老远就瞧见了穆瑾一。
一看这身行头和气质就是有来头的,容光焕发,在他眼里这就是行走的银子啊。
况且这银子还挺好看。
立马热情的迎了上去“公子看着面生啊”。
“初来南靖不久,听闻这里的姑娘国色天香,不倾国也倾城,特意来一睹芳容,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穆瑾一客气的答道。
老鸨心里翻了个白眼,来她百花楼的哪个不是这般心思,装什么雅致。
不过职业道德加上穆瑾一的长相气质,还是让她更加和颜悦色“那公子今天来的正是时候,今晚是品花大赛”。
“什么是品花”云鹤不解。
“品花就是花魁之间的比赛”看着云鹤不屑的表情,穆瑾一又道“可别小看了,这可不是选美那么简单,所谓琴棋书画茶都要拔得头筹的”。
穆瑾一回头瞥了一眼云鹤“跟着哥哥不会让你吃亏的,带你去见漂亮姐姐”。
说罢就进了百花楼。月河为了任务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满是脂粉的香味,让云鹤这个习惯了满是汗臭味的鼻子很是不适应,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左右看了看,感觉他们穿的比娇老板好少,感慨道“难道不冷吗?”
“弟弟不懂了吧,这叫美丽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