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心沈御尧

第1章 叛逆
“宁心,爷爷要去m国处理生意,我已经同你沈叔叔打好招呼,这段时间你暂时住在你沈叔叔家。”
叶宁心刚放学到家,就被爷爷叫到书房,告诉她这个消息。
“爷爷,我住在咱家不行吗,我都快十七岁了,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
叶宁心正是不愿被多管教的时候,爷爷去m国,自己一个人多自在,怎么会愿意去什么沈叔叔家。
清楚孙女的性格,若真没人管着,天她都能给翻过来,叶震天严肃道:“不行,刘婶要和我一起去m国,你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我不放心!”
叶宁心企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爷爷,可是我都不认识什么沈叔叔,住在他家我也不自在。”
叶震天不给叶宁心挣扎的机会,直接拍板,“就这么决定了。”
叶宁心瞬间神色颓丧。
叶震天又轻抚孙女的头,嘱咐道:“你沈叔叔平时工作忙,早出晚归,你这段时间乖些,不要给人家添麻烦。”

“哦。”忙了好啊,忙了就没空管她。

两天后,看着爷爷进了安检,叶宁心一出机场,就如出笼的小鸟天高地阔肆意飞。
拿出手机拨通周奕轩的电话,“周小二,市南游戏厅,快来!”
挂掉电话,叶宁心拦辆出租车,直奔市南游戏厅。
沈氏集团,38楼总裁办公室,孟秘书敲门进来。
“沈总,今日下午两点半您要去见银行的王总,谈影视城项目贷款的事情,晚上七点和柳总有个饭局。”
“知道了。”沈御尧合上签好的合同,发现孟秘书还没走,“还有什么事?”
“沈总,您几天前和叶老约好,今日去接叶老的孙女。”
确实是有这件事,他这几天忙,都把这个事给忘了。
“下午和王总谈贷款的事你不用去,你亲自将人接到蕴天湖色。”
孟秘书点头,“好的。”
叶宁心和周奕轩在市南游戏厅门口集合,周奕轩嘴里叼着根棒棒糖,“你爷爷怎么放你出来?”
“我爷爷去m国了,我刚从机场过来。”叶宁心边说边拉着周奕轩进游戏厅,“别废话,快进去,今天我要赢你。”
周奕轩拿下棒棒糖,“呵”了一声,“想赢我?今日我让你输的比上次还惨。”
两人打打闹闹进了游戏厅,在模拟赛车前停下。
周奕轩:“一局定输赢,我一会儿还有事,速战速决。”
叶宁心不愿意了,一局怎么能玩的尽兴。
“你一个大学生怎么比我高中生还忙,再说今天周末,你能有什么事?”
“你还知道你是高中生,有哪个高中生天天逃课,天天想着玩。”
叶宁心退一步,“三局两胜,上次你放我鸽子的事就算过去了。”
周奕轩点头,“行,那就三局两胜。”
叶宁心快速投下游戏币,全身心投入进比赛。
沈御尧和王总谈好贷款事宜从七号公馆出来,接通孟秘书的电话。
电话那头,孟秘书:“沈总,我在帝豪叶宅没有见到叶小姐。”
沈御尧抬手看眼手表,“今日你不用再回公司,你在叶宅等人回来了。”
挂断电话,沈御尧也没有回公司,而是在车上处理公司的事情。
看文件的时间长,沈御尧揉揉眉心缓解疲惫,视线落在车外,见有个小女孩对着隔壁车子的车窗整理头发。
整理到一半,电话响了,那女孩接起。
车窗隔音,沈御尧听不见她说什么,但能看到她神色极为丰富。
沈御尧将车窗降下两指,说话声从外面传进来。
“我爷爷让我去一个沈叔叔家住,我又不认识,去人家家里多不自在。”
电话那端又说了什么,这边接着道:
“我和他肯定有代沟,像他们这些中年人肯定是喜欢学习好,乖巧懂事的晚辈,我自己什么样我还不清楚,我别把人家气得中年早逝。”
“所以我决定了!我不去沈家了。”
叶宁心没有发现身后车里的人,将电话换到另一只耳朵继续道:“不说了姐妹,我先去躲躲,你明天记得帮我给班主任请个假,免得那个沈叔叔在我家找不到我,找到学校去。”
沈御尧坐在车里,看着女孩挂掉电话,一蹦一跳地离开。
中年早逝?沈御尧来了兴趣,忽然很想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气得英年早逝。
沈御尧吩咐司机,“跟上前面那个女孩。”
又拨通孟秘书的电话,“不用等在叶宅,我自己去接人,今晚和柳总的饭局你去。”
叶宁心打辆车到郊外的一栋别墅,这栋别墅在她母亲白婉心的名下,很少有人知道这栋别墅。
打开冰箱,里面空荡荡,这里没人住,只是定期有人来打扫。
叶宁心揉揉肚子,打算回房间睡觉,她不会做饭,这地方外卖又不送过来,等她睡着了就不觉得饿了。
在床上躺了半小时,叶宁心还是没睡着,认命起来准备回市区填饱肚子。
可惜这地方外卖小哥不来,车也打不到,叶宁心慢慢沿着别墅区的路往山下走。
又累又饿,叶宁心蹲在路边,翻着通讯录,盘算着找谁来接她。
周奕轩?不行,这家伙这么懒,定不愿意这么晚大老远跑到市郊来。
舒唐哥?不行,那爷爷就知道自己没有去沈家。
表姐?不行,表姐爱唠叨她,要是知道她没听爷爷的话,又要唠叨。
叶宁心眉头紧皱,找不到合适的人。
忽然,脸上被强光照射,叶宁心抬手半遮眼睛,顺着光的来源看去。
是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叶宁心眼睛一亮来了主意,可以搭顺风车!
叶宁心麻溜儿地站起身,走到路中间,伸出双臂拦车。
车如愿在跟前停下,叶宁心快步走到车侧。
“大叔,我今日来这里玩,忘记了时间,现在回不去了,能不能捎我一程,不用太远,在山下容易打车的地方放我下来就行。”
司机一脸为难,眼睛往后瞥一眼。
叶宁心便知道司机做不得主,又移到后车窗,车窗关着看不到里面的人。
“呃,这位先生?”应该是男士吧,“能不能让我搭个顺风车,我给钱也行。”
车内静默片刻,就在叶宁心以为不行时,车窗降下,露出一张脸。
叶宁心差点瞪直了眼,这他妈也太帅了吧,就是看着有点眼熟。

第2章 沈家
叶宁心对颜值高的人向来没有脾气,脸上扬起灿烂的笑脸,打招呼,“你好!”
沈御尧抬眼看着女孩脸上的笑颜,有些傻气,“你打算去哪儿?”
叶宁心虽是颜控,但该有的警惕心还是有的,没有直接说去哪儿。
“我回市区,你将我放在好打车的地方就可以。”
沈御尧眼神深邃,“我到市中心银座城,不如将你捎到那里?”
那不就是商业中心,S市写字楼聚集的地方,叶宁心觉得很合适。
“太好了,多谢你。”叶宁心绕到副驾驶,快速上车。
一路上,车内都静悄悄的,叶宁心不时从后视镜悄悄看坐在后座的人。
心里不断猜测这人是哪家的,S市的商业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彼此都认识。这人她没有见过。
许是叶宁心看的太频繁,沈御尧抬眼看后视镜,正巧和叶宁心的视线对个正着。
被抓包,叶宁心本着只要我不尴尬就是别人尴尬的心态,对着沈御尧又是一笑。
后座的人果然收回目光,叶宁心同时收回笑脸。
到市区还有一个小时,叶宁心打开手机,打算玩局游戏打发时间。
避免打扰到后座的人,叶宁心将手机静音,默默地打游戏。
游戏开局,自己顺利拿下一血,叶宁心操纵着自己的英雄,蹲草丛偷袭。
但很快局势反转,下路一对情侣送人头送的欢,把对方射手养肥,经济落后许多。
叶宁心压住脾气,跑去下路支援,下路那对情侣骂她抢人头抢经济。
叶宁心再也压制不住脾气,破口大骂,“艹,自己菜还怪别人,就你这菜鸟技术,还是乖乖去写作业吧,小屁孩!”
“没看到对面在抓人,还跑去送死,长眼睛是摆设吗,不如捐给有用的人,也算是你能为社会做的唯一贡献!”
“你俩真不愧是情侣,王八绿豆看对眼,菜的一样一样的!”
沈御尧:“……”
司机:“……”
叶宁心显然已经忘了自己坐在别人的车上,正被这对情侣气得发火,后面也不专心发展经济了,专心地和这俩情侣对骂。
游戏毫无意外输掉,叶宁心直接点投诉。
投诉后,叶宁心还是觉得气不顺,打开手机,给周奕轩发了点语音过去。
“周小二,我给你说,我刚才遇到了一对傻逼情侣,玩游戏玩的菜还怪别人。”
周奕轩秒回,“心儿,别气,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沈御尧听着语音中的男音“心儿”,神色有一丝变化。
叶宁心听着语音里乱哄哄的,问周奕轩在干嘛。
周奕轩此时正在酒吧,但不能告诉叶宁心,他太了解叶宁心,叶宁心知道她在酒吧,必定也会过来。
找了个借口,“我们同学生日,大家聚在一起过生日。”
叶宁心回了“哦”,还以为是周小二有好玩的活动。
叶宁心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落在沈御尧眼中,就成了恋爱中的女孩被男朋友冷落的模样。
“那是你朋友?”
叶宁心正出神,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下。
意识到是后面的帅哥在问自己,叶宁心点点头。
晚上八点半,车在银座城停下,叶宁心麻溜下车。
“谢谢这位先生,谢谢司机师傅,你们路上小心,再见!”
一通感谢的话说完,叶宁心正打算拍拍屁股走人。
“等等。”沈御尧出声。
“嗯?”叶宁心转身,看向车内的人。
沈御尧从车上下来。
叶宁心退后一步,警惕道:“怎么了?
沈御尧被她这副警惕的模样逗笑,还不算太傻,还有些警惕心,不过陌生人的车都敢上,就算不傻也不聪明。
“我突然想到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叶宁心稍稍放下警惕,“什么忙?”
沈御尧将身子靠在车上,别有深意道:“我受人之托,要照顾一个叛逆的高中生一段时间,但现在人不见了。”
“我看你和她年纪差不多,应该知道她的想法是什么。”
叶宁心想还能有什么想法,不想被人管着呗,不过这高中生和自己倒是一样,也是被家人托付给别人照看。
等等!
叶宁心猛地抬头,看向靠在车上的男子,再看看旁边的写字楼,犹豫问出声:“这栋写字楼是你工作的地方?”
沈御尧眼中闪过笑意,点点头。
叶宁心不死心,“那你贵姓?”
沈御尧站直身体,“免贵,姓沈。”
叶宁心瞬间心如死灰,怪不得她觉得这人眼熟,爷爷看财经频道时,自己在一旁扫过一眼。
沈御尧,沈氏集团掌权人,商业奇才,回国才两年时间,就将沈氏集团版图发展扩大一倍。
爷爷也没说这个沈叔叔这么年轻啊,她还以为是个中年人,不然她怎么会傻傻送上门。
不过此刻已为时已晚,叶宁心此刻只能期盼着沈御尧没认出自己。
“原来是沈总啊,今日多谢沈总让我搭顺风车,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但显然是不可能。
“叶宁心,此刻你爷爷的飞机应该刚落地,要不要我打个电话?”
不能告诉爷爷!爷爷知道了,会扣掉她的零用钱。
叶宁心心里骂娘,认命转身,笑道:“原来是沈叔叔啊,沈叔叔好!”
沈御尧也不戳破叶宁心的装傻,“你刚刚说还有事,还有什么事,正好我现在没事,陪你去将事情处理了。”
叶宁心连忙摆手:“没事了,事情已经办完了。”
沈御尧打开后车门,“那就跟我回去吧,时间不早了,你明天不是还要上课?”
叶宁心看着打开的车门,思考着自己今晚从眼前这个男人手中脱身的可能性多大。
“对了,你爷爷临走前,将你的银行管属权交给了我,说你要是不听话,可以随时将你的卡停掉。”
一把被抓住命脉,叶宁心咬牙,乖乖坐进车里,心里不断在骂自己,她多走几步路会死吗?为什么要去拦车,不拦车也不会正好羊入虎口。
车子快速行驶,车内一如之前的沉默,叶宁心却没了欣赏帅哥的兴趣,大脑飞速转着,想着脱身的方法。
“沈叔叔,我的东西都在帝豪,不如将我放在路边,我自己打车回家,等我东西收拾好了,我再搬去沈家。”
这理由很充分!
谁知沈御尧不给叶宁心丝毫机会,“你的东西都已经在蕴天湖色,缺什么可以派人到帝豪去取。”
沈御尧甚至拿出手机,一副要打电话的样子,“你还想要什么,我现在就派人去买。”
叶宁心气恼,行!这可是你让我去你家的,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第3章 蕴天湖色
车子在蕴天湖色停下,叶宁心透过车窗看眼外面。
蕴天湖色,这是S市身份地位的象征,能住在这里的人,不仅仅是有钱就可以的。
沈御尧下车,叶宁心磨磨蹭蹭半天才跟着下来。
走进别墅,一位中年妇女迎上来,“先生,这位是?”
沈御尧道:“李婶,这是叶宁心,这段时间住在这里。”
李婶打招呼,“叶小姐好,以后有什么事随时和我说。”
叶宁心对着李婶礼貌一笑,“这段时间麻烦李婶了。”
李婶忙道:“不麻烦不麻烦。”
电话响起,沈御尧拿起看一眼,对李婶道:“李婶,你先带她去选房间。”
李婶点头,“叶小姐随我来。”
叶宁心不习惯被这么叫,“李婶,你叫我名字就行。”
李婶笑,“唉,好,那我就叫你宁心。”
带着叶宁心上了二楼,李婶给她介绍。
“最里面的房间是先生的卧房,卧房对面是书房,剩下的两间房都没有人住,宁心你看看你喜欢哪间。”
叶宁心扫眼最里面的两间房,收回视线,指指最靠外面的一间,“我住这间就行。”
“好。”李婶打开最外面房间的屋门,“这里面东西都是新的,你看看还缺什么和我说。”
“谢谢李婶,没什么缺的。”
李婶想起来,“今天小韩搬回来几个箱子,应该是你的东西,还在楼下放着,我一会儿搬上来。”
叶宁心摆手,“不用不用,我一会儿自己搬就行。”
李婶笑道:“不用客气,平日里先生都极少在家待,现在你来了,我也能有发挥的地方。”
叶宁心抓住李婶话里的重点,“沈叔叔平时不回来吗?”
“先生工作忙,也经常出差,平时工作晚了都是直接住在公司,一周能回来一次就不错了。”
叶宁心嘴角不自觉咧开,一周回来一次啊,这可真是太好了!
看完房间,李婶打算去楼下搬叶宁心的东西,走到楼梯拐角处,李婶又指指楼上。
“三楼是健身房,宁心想健身可以到三楼。”
叶宁心摇头,“我不喜欢健身。”
到楼下,沈御尧已经打完电话,正坐在沙发上看财经。
沈御尧听到声响视线移过来,和叶宁心视线对上。
叶宁心假装镇定挪开视线,这人没事长那么帅做什么,她总是不由自主地看他。
李婶从玄关处将叶宁心的行李箱及两个纸箱子拖出来,“这就是小韩今日搬回来的。”
叶宁心快步过去帮李婶搬箱子。
两个纸箱子装的东西轻,叶宁心和李婶各一个搬上楼,留下一个行李箱。
行李箱较重,叶宁心正想着怎么开口请沈御尧帮忙时,身后伸出一只手,接过行李箱,轻松提着上去。
叶宁心抱着纸箱忙跟上。
行李箱被提到房间,叶宁心礼貌道谢,“谢谢沈叔叔!”
沈御尧颔首,对李婶道:“李婶,你给她下碗面。”
说完又对叶宁心道,“时间不早了,吃完早些休息。”
叶宁心看着沈御尧离开房间的身影,揉揉肚子,他怎么知道自己饿了。
李婶将面煮的劲道,叶宁心吃的香。
看着自己做的饭被吃完,李婶满足感油然而生,“明天还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叶宁心擦擦嘴巴,“我不挑食,李婶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好嘞!”
先生平时不回来,她的厨艺都没发挥的余地,如今来了不挑食的宁心,李婶做饭也觉得有劲儿了。
吃完饭,叶宁心到院子里散步消食。
来时没注意,这院子挺大的,叶宁心转到别墅后面。
“呜汪!”
一声狗叫吸引了叶宁心的注意,叶宁心绕到院墙角落,瞧见一只漂亮的金毛狗趴在狗屋里正歪头看着自己。
叶宁心对圆毛动物毫无抵抗力,被这只金毛萌到,立刻上前撸毛,“小可爱,你好!”
被揉的舒服了,lucky眯着眼睛,“哦呜”一声。
叶宁心也撸的舒爽,“舒服吧,你叫什么名字呀!”
“呜汪~”
“你好漂亮哦!”
“呜汪~”
……
李婶洗好碗找不到叶宁心,找到后院,就见一人一狗玩得开心。
“lucky平时不喜欢理人,看来是很喜欢你。”
叶宁心揉着lucky的脑袋,沉迷手中的手感,“原来你叫lucky啊,lucky你怎么这么可爱!”
叶宁心一会儿揉揉lucky的脑袋,一会儿捏捏耳朵,握握抓,玩的不亦乐乎,直到头顶传来声音。
叶宁心抬头看,这才发现lucky狗窝正对的窗户是沈御尧的房间。
沈御尧手中还拿着电话,低垂着眼看向楼下的人,道:“十点半了,赶紧回去休息,明天你要上课。”
“知道了。”还真管起她来了,叶宁心内心吐槽。
恋恋不舍的和lucky道晚安,叶宁心回了房间,心里不断告诉自己,再坚持坚持,李婶说了,他一周最多在这里待一天。
第二日一早,叶宁心被闹钟吵醒,关掉闹钟,翻个身准备继续睡,被敲门声打断。
“宁心,先生让我叫你起床吃早餐。”
叶宁心哼唧一声,不愿起来,她好困啊!她还没睡够!
李婶的声音在门外继续响起,“先生说你今日要去学校上课,那得赶紧起来了,不然去学校要迟到了。”
叶宁心在被子中翻滚半天,不情不愿坐起来,内心对沈御尧的吐槽加重一层。
洗漱完下楼,没有看到沈御尧,问过李婶才知道,沈御尧已经去公司了。
叶宁心随口道:“去这么早啊。”
李婶将早餐端到叶宁心面前,“是啊,先生从不睡懒觉,五点半起床,健身一个小时,然后吃早餐,七点就出发去公司了。”

叶宁心咽下面包,心里道:是个狠人!

今天是周一,学校有升旗仪式和年级大会,叶宁心踩着点进了校门。
“叶宁心,没听到大铃声,赶紧到操场集合!”
教导主任隔着老远,扯着嗓子训斥叶宁心。
叶宁心没睡够,心里正烦躁,将教导主任的话当做耳旁风,不理不睬。
教导主任被无视,气得奔过来,口水飞溅道:“我给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叶宁心贫嘴:“主任我听到了,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你好,你就过来了。”
叶宁心是学校有名的刺头,教导主任也知道多说无益,“回去写三千字检讨,再有下次,就叫家长。”
叶宁心也习惯了,“知道了,我回到教室就写。”

第4章 咸猪手
叶宁心避着班主任走到班级队伍后面,于梓潼凑过来道:“你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早?”
周一的升旗仪式,叶宁心不到结束是不会出现的。
叶宁心神色郁闷,“大早上被叫醒,睡不成觉就只好来学校了。”
于梓潼疑惑,“被谁叫醒的,你昨天不是说要找个地方躲好。”
这话让叶宁心不想说话了。
于梓潼猜测道:“你被那个沈叔叔找到了?”
叶宁心更不想说话了,她自己送上门的。
于梓潼觉得自己猜对了,“那个沈叔叔很凶吗,你表现乖点,他不至于和你一个孩子计较。”
叶宁心忽然来了倾诉欲,正要告诉于梓潼,她以为的沈叔叔不是她以为的沈叔叔。
“下面安静点,高二(一)班后面的两位同学不要交头接耳。”
班主任凌厉的视线扫过来。
叶宁心:“……”
艹!
倾诉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傍晚放学,得知周奕轩要去酒吧,叶宁心也要跟着去。
周奕轩无奈道:,“宁心,要是你爷爷知道我带你去酒吧,非得打死我不可。”
叶宁心不以为然,“你不说我不说我爷爷怎么会知道,再说我爷爷现在在m国,不会发现的。”
“酒吧未成年人不能进。”周奕轩讲道理。
叶宁心直盯着周奕轩的眼睛,“你当我不知道,这酒吧是你朋友开的,通融一下不行吗?”
周奕轩摇头,“人家这是正经生意,不允许未成年人就是不允许。”
叶宁心双手合十,“周小二,我进去不做什么,我就好奇看看,求你~”
耐不住叶宁心的撒娇加软磨硬泡,周奕轩妥协,“就这一次,你跟紧我,不要乱跑。”
叶宁心保证,“我一定不乱跑。”
跟在周奕轩身后进了酒吧,这是叶宁心第一次来酒吧,以往她想来,但都被爷爷看着不允许来,而且她也未成年。
周奕轩的几个朋友见到叶宁心调侃,“哟,这是小女朋友?”
周奕轩扔了空酒杯过去,“发小,今年高二,你们都收敛点。”
众人见周奕轩神色认真,也就没再起哄。
周奕轩的朋友都是同龄人,比叶宁心也就大个两三岁,相处起来没什么代沟。
见叶宁心好奇的模样,有人问道:“小妹妹这是第一次来酒吧?”
叶宁心收回视线,喝口周奕轩递来的果汁,“是啊,不过看着也没什么好玩的。”
还不如KTV唱歌呢。
听到这话,王吉林凑过来,话里别有深意,“有好玩的,只是不知道妹妹你敢不敢玩。”
不喜陌生人的靠近,叶宁心往右边挪动,皱眉道:“不用。”
这人从自己过来就一直盯着她看,眼神让人恶心。
周奕轩正和朋友谈事情,见到王吉林凑得叶宁心过近,起身坐到叶宁心左侧,对王吉林不客气道:“把你的心思收起来,你平时怎么样我不管,敢将注意打到她身上你试试。”
王吉林不敢得罪周奕轩,他们王家还要仰望周家生存,赔着笑脸道:“周哥,看你说的,我这不是看小妹妹无聊,和她开个玩笑。”
周奕轩冷脸,“你离她远点。”
“是是是,我走。”王吉林说着起身坐到最角落去。
见王吉林离开,周奕轩转头道,“我去谈个事情,你就待在这里,不要乱跑。”
叶宁心正低头玩手机,随口道:“你放心去吧,不用担心我。”
周奕轩又给叶宁心叫来一份水果,放到她面前,又让朋友帮忙看着她才离开。
和于梓潼聊了会儿天,叶宁心实在无聊,找不到周奕轩,便起身去找洗手间。
王吉林看着叶宁心走出卡座,朝着后面包厢区域走去,眼中闪过一丝阴鸷。
夜色是S市高档酒吧,能在后面的包厢的,都非富即贵的人。
周奕轩不是护的很,刚才当着那么多人不给他面子,这妞长得这么好看,被后面包厢那些大佬看中,或者是得罪了谁,看周奕轩怎么处理。
酒吧灯光本就昏暗,叶宁心转悠半天也没有找到洗手间在哪儿,顺着走廊往深处走,这里安静许多,没有外面嘈杂。
叶宁心继续走着,走廊一侧的包厢门被打开,一个醉醺醺的人出来。
这人看见叶宁心,眼睛一亮,就朝着叶宁心伸手,“去洗手间怎么这么长时间,害的我亲自出来找你。”
说着,手放到叶宁心的肩膀处,不停上下摩挲。
叶宁心被突如其来的酒气熏的泛呕,忍住恶心,一把扯住肩膀上的咸猪手,将人一个过肩摔。
只听“咚”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地板都被砸的震了几震。
“哎呦!”被摔在地上的人顿时哀嚎一声。
叶宁心这才看清咸猪手,怪不得方才她觉得重,这起码得有两百五十斤吧。
周围包厢里的人听到声音,都纷纷出来看。
和咸猪手一起的人,看清躺在地上的人是谁,忙走过来扶人,“刘总,您没事吧。”
咸猪手被扶起来,一手扶着腰一手指着叶宁心,龇牙咧嘴道:“死丫头,你敢摔我!”
叶宁心翻个白眼,“我摔都摔了,你说我敢不敢。”
“你!”咸猪手没想到叶宁心摔了他态度还敢这么嚣张。
“麻烦让让,我很急!”她着急上厕所!
咸猪手恼怒,“站住,你摔了我还想走?”
叶宁心停下脚步,不耐烦道:“那你要如何,看你这样子也没摔出什么问题。”
咸猪手视线由叶宁心脸上转到身上,“你今日必须给我个交代,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至于什么交代,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清楚,这刘总喜欢美色,尤其是年轻漂亮的。
“刘总这是让谁吃不了兜着走?”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叶宁心转身看向身后,沈御尧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后。
咸猪手也看到了沈御尧,原本还恼怒的神色立刻换上谄媚,“是沈总啊,我这发生了点事,打扰沈总了。”
叶宁心感叹这变脸速度,火箭怕是都赶不上。
“过来!”沈御尧又开口。
叶宁心正打算抬脚过去,现下这种情况确实得靠沈御尧才能快速处理了,快速处理完,她也能快速去找洗手间。
谁知自己还未动,咸猪手马不停蹄地奔了过去,丝毫看不出是刚被人摔过的模样。
咸猪手到沈御尧面前,低头哈腰道:“沈总有何吩咐?”

第5章 抓个正着
咸猪手等了几分钟,没等到沈御尧说话。
叶宁心看不下去了,抬脚几步上前,“麻烦让让,挡住我路了!”
咸猪手回头,满脸疑惑地往旁边移两步,腾出位置。
叶宁心这才有了可以通过的通道,走到沈御尧面前乖乖喊道:“沈叔叔。”
沈御尧神色淡淡:“嗯。”
咸猪手这才明白,沈御尧那声过来不是对他说的。
不过,咸猪手反应也快,赶紧道:“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小妹妹原来是沈总的侄女啊!”
紧接着又对叶宁心道:“小妹妹,我刚才都是给你开玩笑,吓到没有,都是我的错!”说着,咸猪手还打了自己嘴巴几下。
沈御尧看到不看自打巴掌的人,“刘总有空还是多将心思花在事业上,让别人吃不了兜着走也得有能力才行。”
说完,沈御尧接过孟秘书递来的外套穿在身上往外走,经过叶宁心身旁时说了句。
“跟上!”
叶宁心只好跟着出了酒吧。
原本想坐在副驾驶,但已被孟秘书捷足先登,叶宁心只好挪到后面。
“谁带你来这里的?”据他所知,她还未满十八岁。
“我自己来的,就是想来看看。”
叶宁心没有说是周奕轩,沈家和周家也是世交,沈御尧若是知道是周奕轩带她来,肯定会告诉周家,周家知道了,她爷爷也会知道。
沈御尧对副驾驶的孟秘书道:“将她银行卡停掉。”
叶宁心瞬间炸了,“你凭什么停掉我的银行卡?那我花什么?”
“以后每月给你两千元零花钱,有额外花销可以提申请。”
这和乞丐有什么区别,叶宁心讨厌被管束,这种被管束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舒坦。
“不行,这是我的银行卡,你无权……。”
沈御尧抬眸,深不可测的眼眸让叶宁心心怵,后面的话咽到肚子里。
怀着闷闷不乐的心情回了蕴天湖色,车子一停,叶宁心快速下车,车门被她砰的一声甩上。
坐在车上的孟秘书目不斜视,跟了自家老板两年,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敢对自家老板摔车门的。
火急火燎地跑进洗手间,解决了生理需求的叶宁心从洗手间出来,见沈御尧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打电话,转身上楼回房间。
李婶端杯牛奶送到房间,虽然不知道叶宁心为什么心情不好,但安慰道:“还不开心呢,来,喝杯牛奶。”
叶宁心接过牛奶,“谢谢李婶。”
李婶看她喝下牛奶,道:“你先喝着,先生明天要出差,我去给先生收拾行李。”
“出差!”叶宁心抓住李婶的手,又重复了遍,“沈御…沈叔叔要出差?”
“是,这次是要去e国,听小韩说要去一周,怎么了?”
叶宁心坏心情一扫而空,“没事,李婶,你快去给沈叔叔收拾行李,牛奶喝完我自己将杯子送下楼。”
“好,那你喝完早些休息。”
李婶离开房间,叶宁心开心地要从床上跳起来。
银行卡被停,她还可以先找周小二借钱,没了沈御尧管束她,这一周岂不是随她玩乐。
叶宁心躺在床上好心情地抖着腿,计划着这几天的安排,房门被敲响。
“请进。”以为是李婶,叶宁心没在意,依旧躺在床上抖着腿。
沈御尧推门进来,就瞧见叶宁心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睡裙裙摆滑到腿根,露出下面的白色底裤。
沈御尧眸色深沉一瞬,快速移开视线,咳嗽一声。
叶宁心听到声音抬头,发现是沈御尧,赶紧坐直身体,扯扯睡裙下摆,想到自己方才的姿势,脸色迅速变红,“沈叔叔。”声音中难得带着些害羞。
“嗯。”沈御尧道:“我要出差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有什么事找小韩,这段时间认真学习,不要逃课惹事。”
叶宁心过往的叛逆事沈御尧调查的一清二楚,逃课,网吧,打架是样样不少。
这人马上要去出差,叶宁心心里正期盼他赶紧走,连连点头应下,“沈叔叔放心,我一定会很乖,不惹事生非。”
这副乖巧模样,惹得沈御尧多看她一眼。
一身粉色睡裙,跪坐在床上,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小巧的脸庞,精致的五官,这模样确实是惹人喜爱。

收回目光,沈御尧让叶宁心早点休息,便出了房间。

第二天,沈御尧五点就离开蕴天湖色去机场。
没了沈御尧的管束,李婶又对叶宁心很是喜欢,便对她有些纵容,让叶宁心多睡了会儿觉。
吃饱睡足精神好,叶宁心带着好心情去学校。
“你昨天心情还乌云密布,今日就天气晴朗,有什么好事说说。”多年的闺蜜,叶宁心的一点小变化,于梓潼都能看的出来。
叶宁心撕开包装,将棒棒糖塞进嘴里,含糊不清道:“烦银的银走了,既然心情吼。”
“你那个沈叔叔走了?”
叶宁心点头,“出差一周!”
“昨天我还没来得及问,你沈叔叔这人怎么样,好像对你很严厉,你现在住在他家,必要时刻抱紧你婶婶的大腿,现在很多人都惧内。”
叶宁心道:“哪来的婶婶,叫他沈叔叔是人家辈分在哪放着,他看着也就二十四五岁。”
于梓潼惊讶,“啊,你不是说是一个中年男人吗?”
她这不是不知道嘛,不然也不会那天晚上上了沈御尧的车,谁能想到他这么年轻。
于梓潼又疑惑,“没道理呀,你家和沈家不是世交,怎么会不知道沈御尧多少岁。”
说起这,叶宁心何尝不郁闷,“我还真不知道,我一向不关心这些,再说我爷爷也没有说清是沈家哪一个沈叔叔。”
沈家家枝庞大,叶宁心叫叔叔的都不下十位。
于梓潼好奇:“那他帅吗?”
叶宁心想了想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面无表情点了点头,果然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他一张人见人爱的脸,又送了他一个不讨喜的性格。
于梓潼也是个典型的颜控,立刻星星眼,“既然如此,你就忍忍,毕竟每天能看到帅哥呢。”
叶宁心脑海中突然蹦出一句话,“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非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哪来的爱情?叶宁心甩甩脑袋,明明是生命诚可贵,帅哥价更高,若非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叶宁心将口中的糖咀嚼咬碎,问:“晚上有没有什么活动?”
“还真有一个,二中的人办了一个街舞比赛,在瑞景的地下室,你要去不?”
叶宁心从小学的是古典舞,不知道对街舞感不感兴趣。
“二中的?”
于梓潼点头,脸上露出色意,“据说关铭瑄也会去。”
关铭瑄,二中校草,对于颜控的闺蜜俩,都痴迷于他的颜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