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谨川傅君泽

第1章 大冤种哥哥
七月,正是酷暑难耐的时候,没有一丝风的下午连树上的叶子都打了卷,焉头巴脑的没有一丁点活力。
树上的蝉声嘶力竭得宣示着自己的存在,吵得人心烦意乱,
周谨川躺在床上摊煎饼,十分钟换了三十个姿势,平均一分钟三次,还可能更多,具体没数过。
反正大概很多就是了。
明天就要出成绩了,能不能跟傅君泽上同一所大学在此一举了。
周谨川偷偷打听过傅君泽想要报考的学校,国内外都鼎鼎有名的圣利特商学院。
周谨川的成绩一直都不是很好,想去圣利特就必须非常努力才行,为了考进圣利特,这一年里周谨川几乎每天都只睡三四个小时,说他头悬梁,锥刺股都不为过。
一有时间不是刷题就是看书,带病上学更是家常便饭,好在终于参加完了高考,能不能如愿就看明天了。
他人生目前为止唯一的目标,圣利特商学院,他要跟傅君泽做校友,就连报考专业他也想好了,到时候傅君泽报什么他就报什么,他要跟他做同学,做舍友,然后进水楼台先得月,一举将傅君泽拿下。
上了大学,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追他了,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了,他可太难了。
如果傅君泽跟他一样大就好了,他也不用这么辛苦的等他成年了。
周谨川比傅君泽大了两岁,小时候因为生病休学过一年,为了去圣利特又复读了一年,跟他一样大的哥哥都大二了,他却还没迈进大学校门呢!
虽然因此没少被他的大冤种哥哥嘲笑,但一想到马上就能跟傅君泽上同一所大学了,周谨川就觉得一切都值了。
比同学都大怎么了,他可是要罩着他君泽弟弟的哥哥!
周谨川心里美滋滋,越想越开心,圣利特,媳妇,我来了!
烦人的蝉鸣吵得周谨川睡不着,因为担心成绩更是心烦意燥,起身打算去厕所放个水,陆承洲的电话在他起身的瞬间打了过来。
看着屏幕上怨种哥哥四个字,周谨川瘪了下嘴接了电话。
“干嘛?”
“雕刻时光,现在过来,哥请你吃大餐。”
“不去,你自己吃吧,我要睡觉。”
42度高温的天气,对象跑了都不带追的,更何况一顿饭,周谨川不稀罕。
当然,如果对象是傅君泽除外。
别说高温了,上刀山下火海他也去。
而且,陆承洲突然请他吃大餐,非奸即盗,准没好事。
周谨川说完就要挂电话,陆承洲好像知道一样急忙开口:“睡什么觉啊!现在过来,你喜欢的那款限量版手表哥明天就送你。”
周谨川都要挂电话了,听到限量款手表犹豫了,那款手表他一直都很喜欢,但没抢到。
全球限量三款,一款在迪拜王子手里,剩下两款,一款在目前正当红影帝林曦哥哥的手腕上,另一款,则在自己这个怨种哥哥手里。
也不知道陆承洲当初走了什么狗屎运,全国上万人抢买,居然就被他抢到了。
“你…说话算话?”
周谨川有些怀疑陆承洲说话的真实性,毕竟自己上陆承洲的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要是骗你,天打五雷轰,让咱爹地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么样。”
“呸呸呸,傻逼胡说八道什么了,我信你就是了,你这话要是让爸爸和爹地听到了,不用等雷劈你,他们一定先扒了你的皮。”
隔着电话,周谨川翻了个白眼。
“真乖,那就这么说定了,半个小时后,我们雕刻时光见,别迟到啊!”
陆承洲说完挂了电话,嘟嘟嘟的忙音听的周谨川心虚。
虽然猜到可能不是什么好事,但为了限量款的手表,周谨川还是选择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决定。
无非就是帮他哥打发一下纠缠不休的莺莺燕燕,必要时刻配合陆承洲,扮演一下他的新欢相好,这些他早都轻车熟路并习惯了。
本以为这次也可能是这种破事,周谨川特意一番收拾打扮,站在镜子前看了看。
啧啧啧——
“这谁家的小少爷啊?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呢!”
自我欣赏了一番,周谨川背上包出门了。
不怪周谨川自恋臭美,实在是他继承了两位父亲的所有优点,没有父亲陆星野那么张扬,也不似爹地周栩言那么腼腆,一切都恰当的刚刚好。
皮肤白皙,容貌俊秀,又有些着二十岁正值青春的阳光和活力,往那一站,妥妥的大帅哥。
雕刻时光的冷气开的很足,让刚从室外进去的周谨川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扑簌了下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抬眼就看到了坐在一楼窗户边冲他挥手的陆承洲。
陆承洲咧着张嘴,虽然只比周谨川大了五分钟,但身高体型明显碾压周谨川,这也是周谨川一直都想不通的事,明明他俩人身体里的基因都差不多,怎么这个头就能差了一个头呢?
“说吧,又想让我帮你干什么缺德事?”
在陆承洲对面坐下,周谨川端起桌上服务员递过来的冰水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这鬼天气,真是太热了。
“怎么就缺德了,你那是积德行善,哥今天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
噗——
最后一口没来得及咽下去的水喷了陆承洲一脸,周谨川毫无愧疚之意反倒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盯着陆承洲:“你脑子有病吧!信不信我告诉爹地你不教我好,天天撺掇我跟你一样谈恋爱。”
抹了把脸上的水,陆承洲瘪嘴:“多大的人了动不动就告状,周谨川,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现在二十了,不是小学生了。”
“不能!”
周谨川翻了个白眼,他哥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他爹地,每次只要一有事搞不定他哥,搬出他爹地,一搬一个准,屡试不爽。
“行行行,你是祖宗你说了算,那什么,我去趟厕所,你想吃什么随便点,我去洗把脸一会过来。”
抽了几张纸巾擦手,陆承洲看了眼时间起身,距离他跟人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自己再不溜,一会就该死到这了。
“嗯,你去吧!”
周谨川摆手,没有发现他哥眼里的狡黠笑意。
“你说你,不就是给你介绍个对象嘛,至于那么激动吗,看你这水给我喷的满衣服都是。”
陆承洲嘴边边碎碎念着,边快速起身溜上了雕刻时光的二楼,寻了个能看到楼下情况的隐秘位置坐定后,打开手机,切换到顶着周谨川头像的微信,快速找到今天要见面的对象发了条消息。
“亲爱的,我到了,你还要多久?”

第2章 弟弟只能自己欺负
发出去的消息很快得到了回复,看着屏幕上老公我马上到几个字,陆承洲睁大眼睛,先是看了看门口,旋即看向正低头认真点菜的周谨川,放下了手机仔细观察起了楼下的一举一动
雕刻时光的大门被推开的时候,一个穿着休闲运动装的男孩走了进来。
男孩长了张娃娃脸,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背着双肩包,皮肤白里透红像颗熟透了的水蜜桃,因为刚从外面进来,额头和鼻尖上沁着一层细小汗珠,一双圆圆的杏眼生的灵动可爱,一看就是个活泼的性子。
不但不是恐龙,而且看模样是自己喜欢的样子,但为什么一直都不愿意给自己照片呢?
陆承洲心中腹诽,皱眉不解,两人在游戏里认识,并在游戏里结了情缘,然后互相加了好友,他问对方要过照片,但对方一直都不给他,神秘感几乎拉满,让他越来越好奇。
按捺不住想要见真人,又怕对方长得太丑或者性别欺骗,迫不得已开了小号,并盗用了弟弟的照片,眼下看来,有些失策啊!
不过问题不大,他陆承洲是谁啊,想要得到的人就从没失手过,待他先观察观察,一会再随机应变。
男孩举目朝陆承洲所说的位置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早就想奔现见面的老公,当即眉眼弯弯,欢欢快快的跑了过去。
“老公,我来啦!”
男孩脆生生的一声老公我来啦,震惊的躲在二楼的陆承洲差点一口水给自己呛死,与此同时,周谨川回头,想要看一看是谁这么奔放热情,就算你跟你老公热恋期间关系甜如蜜,但这好歹是公共场合,就不能注意一下影响吗?
一个男人叫老公,居然能叫得那么骚,也着实让人挺好奇的。
周谨川这边刚回头,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个叫老公的男人是谁,下一秒,就被人扑了个满怀。
好在周谨川是坐在沙发上而不是站着,要不然就男孩这一撞,铁定能给他撞个四脚朝天后脑勺着地不可。
“我靠,你谁啊!”
周谨川被人扑懵了,看着一上来就搂住自己腰,并坐在他大腿上的男孩如遭雷击。
“老公,我好想你啊!没想到你本人比照片更帅啊!”
男孩忽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盯着周谨川的脸很是满意。
“你瞎叫什么了,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周谨川咽了口唾沫,边说边把男孩从自己腿上往下推去。
“不会认错的,我一进来就看到你了,跟你给我发的照片一模一样,不对,比相片上帅多了,老公你看看我,怎么样,还满意吗?”
男孩眨眨眼,对自己的形象似乎很有自信。
周谨川舌头有些打结,脑子开始高速运转,分析猜测眼前人身份的同时并迅速寻找着应对之策。
虽然说他帮自己的冤种哥哥处理过很多类似的事情,但这种把他跟陆承洲搞混的还是第一个。
他俩长的也不像啊!
“不是,你别乱叫,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是周谨川不是陆承洲,你别…”
“陆承洲是谁?我本来就不认识啊!谨川哥,你…你是不是没看上我啊?”
男孩脸上的笑容逐渐散去,刚还噙满笑意的眼睛顷刻间变得忐忑,紧张兮兮得像只胆小的小幼兽。
“不是,我…你…你谁啊?我不认识你啊?”
“我是球球啊!老公,你怎么能这样啊,刚还在微信上叫人家亲爱的,宝贝宝贝的,怎么一见面就不认识我了?”
“你是害羞了,还是真的没看上我啊?”
男孩的眼眶已经有些泛红了,周谨川瞳孔睁大努力在脑子里回忆着自己微信列表里的人,不记得有个叫球球的男孩啊?
而且宝贝亲爱的这种情人间的肉麻称呼,他发誓保证,这辈子还从来没叫过任何人。
偷偷掐了自己大腿根一下,周谨川嘶了一声皱起眉来,不是噩梦,那么请问,这个叫球球并称自己是老公的男孩,到底是何方神圣?
“谨川哥,你要是看不上我就直说,我们还可以做朋友的啊!你没必要装作不认识我,你这样太伤人心了。”
男孩眼眶越来越红了,盯着周谨川委屈不已。
周谨川有些手足无措,扭头想要看看陆承洲有没有从卫生间出来好让他帮自己一把,却不想一回头跟傅君泽视线相撞。
“君…君泽?”
这种情况看到傅君泽,周谨川的心咯噔一下,下一秒,几乎触电般将那个叫球球的男孩从腿上推了下去。
男孩被猛得被推到了地上,脑袋咚得一声磕到了桌腿上。
男孩啊得一声,捂着被撞疼的脑袋坐到了地上,看着周谨川一脸委屈的叫了声:“老公,你干嘛?”
“你别瞎叫唤,我不是你老公。”
周谨川往旁边躲了躲,跟男孩保持着安全距离。
傅君泽微微蹙眉,看了看男孩又看了眼周谨川,神情淡漠眼中鄙夷一闪而过,旋即,像是没看到周谨川般往最里面的包间走去。
“君泽弟弟,你别误会,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周谨川紧张不已,生怕傅君泽误会了他。
低头看了眼被攥住的手腕,傅君泽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真的很讨厌亲人之外任何人的肢体碰触,尤其是周谨川和陆承洲两兄弟,典型的纨绔富家公子,私生活混乱不堪,明明陆叔叔和周叔叔都是很好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就教出了陆承洲和周谨川这样的风流子。
“不用跟我解释,我没兴趣知道你们的关系。”
抽回被攥住的手腕,傅君泽直视着周谨川,语气冷冷冰冰。
“也不会告诉陆叔和周叔,你可以放心了。”
“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你……”
“老公,他谁啊?”
周谨川这边还没解释清楚,另一边男孩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并主动伸手挽住了周谨川的胳膊,一脸戒备的盯着傅君泽。
傅君泽面无表情,睨了男孩一眼转身就走。
“君泽弟弟,你别走听我解释啊!”
“闭嘴,周谨川,我说了很多遍了,我不是你弟弟,别这么叫我,你不配!”
“我…可是…我…我比你大啊!”
站在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傅君泽跟前,周谨川气势全无,明明年岁比傅君泽大,但气场上却比傅君泽低了一大半,一双露怯的眼睛盯着傅君泽有些无措。
“这个世上比我大的人多了,按照你的逻辑,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当我哥了?”
瞪了周谨川一眼,傅君泽说不出的厌烦,从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周谨川,他就不喜欢这个强迫他,并哭闹着让他爸逼他叫他哥哥的人。
“不好意思,想当我弟弟,你更不配。”
看到周谨川被傅君泽欺负,陆承洲从二楼跑了下来,伸手将周谨川拉到身后,直视着傅君泽脸色铁青。
“傅君泽,麻烦你以后对我弟说话客气点,再让我看到你欺负他,我弄死你!”

第3章 叫声哥能成仙
看到陆承洲,傅君泽的脸色更难看了,如果说他不喜欢周谨川,但碍于两家交情,面子上勉强还能看的过去,那对陆承洲,就算是两家父辈关系再好,他也无法做到表面平和,厌恶之情简直快要化成实质。
“放心,只要他不主动贴上来,我看都不会看他一眼,陆承洲,管好你弟弟,别让他有事没事来烦我,我没时间应付他。”
傅君泽语气轻蔑,视线在周谨川和陆承洲身上来回扫视了一下,如果知道在这能碰到陆家两兄弟,他一定推了今天的同学聚会。
因为陆承洲的突然出现,傅君泽连带着看周谨川都更讨厌了,说出口的话更是伤人又诛心。
周谨川怔了一下,定定得看着傅君泽,心脏一抽,疼得有些抖。
原来之前他每次去找傅君泽,在他眼里都是打扰和不得已的应付吗?
“艹你妈,傅君泽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弟去找你那是看得起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要不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你以为我弟会搭理你,艹你大爷的应付,我弄死你……”
听到傅君泽的话,陆承洲怒火中烧,又一想起来平日里周谨川对傅君泽的好都已经超越了自己,就更怒了。
陆承洲越想越气,抬腿就要往傅君泽身上踹。
周谨川眼疾手快,一把抱住陆承洲,忍着心痛开口劝阻。
“哥,你别冲动,你俩打起来了爹地知道会抽你的。”
“抽就抽我认了。”
陆承洲一边伸手去掰周谨川横在他腰上的胳膊,一边瞪着傅君泽怒气冲冲道:“傅君泽,我知道你他妈从小就瞧不起我对我有成见,但你没必要迁怒我弟,他对你怎么样,你要不是个瞎子弱智就能感受的到,你就算是他亲弟弟也不过如此。”
“什么好吃的好用的,不管他在哪,第一个想到的永远都是你,你他妈可倒好,喂不熟的白眼狼。”
傅君泽不是不知道周谨川对自己的好,但他就是喜欢不起来周谨川天天围着他转的样子,他喜静,爱独处。
周谨川太闹了,什么大事小事鸡毛蒜皮的事都要跟他说,他真的没兴趣也很烦,但这个人一点眼色都没有,有事没事总爱来找自己,嘴叭叭叭的像只聒噪的鸭子。
他不搭理他把他拒之门外,他爸又会训斥他甚至修理他,因为周谨川,从小到大傅君泽没少挨他爸的揍。
傅君泽更讨厌周谨川锲而不舍的想要他叫他哥哥的决心,而且周谨川特别爱以哥哥的身份照顾他,那种被他当成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小弟弟感觉让他尤其讨厌。
在他心里,从小到大都只有林曦一个哥哥,林曦哥哥成熟稳重,见多识广,博古通今又气宇不凡,人情世故举手投足都充满了个人魅力,是他除了两位父亲以外,最敬佩最喜欢的人。
周谨川跟林曦哥哥比,简直云泥之别。
一个普通高考,周谨川居然都能考两年,还真是浪费了周家给他那么好的教学资源。
听说当年,林曦哥哥可是他们这里的高考状元呢!
明天就要出成绩了,估计周谨川又要复读了吧,都已经二十岁的人了,居然还在上高中,他都替他觉得丢人臊的慌。
傅君泽心中暗暗腹诽,瞅了眼怒发冲冠的陆承洲一眼,懒得再跟他们多费唇舌。
“那就麻烦你看好你的宝贝弟弟,别让他再来找我了,我不稀罕他对我的好。”
傅君泽说完,直接无视两人往里走去,陆承洲气不过想要追上去揍人,却被周谨川拼命拦抱着一时挣脱不开。
旁边叫球球的小男孩被眼前的情况吓得不敢说话,躲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傅君泽你给我站住,有种你再说一句,周谨川你给我松手,我今天不打的这傻逼他亲爸都不认识他我就不姓陆。”
“哥,你别吵了,我们回家吧!”
连续被人嫌弃后周谨川脸上有些挂不住,尴尬窘迫的只想回家。
“回什么家,你松手!”
“不松,哥,君泽他还小,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我…我也不许你打他。”
“小个屁,他成年了,周谨川,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停下想要挣脱的动作,陆承洲恨铁不成钢,狠心掰开周谨川的手转身看着他怒吼:“他都这么说你了你还护着他,周谨川,你要实在想要个弟弟,从今天开始我叫你哥成了吗?”
陆承洲快要被周谨川没出息的样子气死了,他们全家从小呵护到大,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绝世宝贝一样护着长大的宝贝蛋,凭什么被傅君泽这个外人这么欺负?
周谨川能忍,他忍不了。
“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周谨川对傅君泽的心思没有人知道,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份对友情是在什么时候变得质,只是等他发现的时候,心里就再容不下除他外的任何人了。
“我不管什么样,周谨川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你给我离他远点,别一天犯贱热脸贴个冷屁股,你不心疼自己,也麻烦你想想你的家人。”
“你不想要我叫你哥也成,我赶明就给你找一个听话懂事天天追你屁股后面喊哥哥的,实在不行,就让咱爸和爹地再生一个。”
“哥,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怎么就胡说八道了,我就是想不通傅君泽有什么好的,脾气又臭又硬的,你让他叫你一声哥你是能长生还是能成仙啊!”
“从小被他欺负到大,你是有受虐倾向吗?”
“我…你…你不懂!”
“谨川哥,你要是看不上我不想要我做你男朋友,我倒是可以退而求其次做你弟弟,我保证听话懂事怎么样?”
久未说话的男孩突然开口,忽闪着一双大眼睛来回看着周谨川和陆承洲,这两兄弟长得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好看啊!
而且看这两兄弟的穿着打扮,一看就很有钱,游戏上周谨川就很大方,自己所有的顶级装备几乎都是他送的,如果他能紧紧抓住这哥俩,以后岂不是可以吃香喝辣不用愁了。
看到球球,陆承洲灵机一动,伸手一把将球球推到了周谨川跟前:“没错,我看他就挺好,长得白白净净可可爱爱的多好,那个傅君泽你就让他滚远点,乖,听哥话,以后别跟他来往了,喂不熟的白眼狼,不值得你对他好。”
看到球球,又一想起刚才球球叫他老公的样子,周谨川就气不打一处来,瞪了陆承洲一眼。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君泽能误会我生气吗,陆承洲,你自己的烂摊子以后自己解决,我再也不会帮你了。”
拿过背包,周谨川一肚子的火气和委屈,转身要走的时候被球球一把拉住:“谨川哥,你去哪啊?我跟你一起去。”

第4章 被哥哥看透心思
“你跟我干什么,滚开!”
甩开球球的手,周谨川心烦意燥,转身要走又突然想起什么回头,一把将球球塞进陆承洲的怀里没好气道:“我不是你的谨川哥,更不是你老公,这个大渣男才是你老公,是他用我的照片骗你的,找他算账。”
瞪了陆承洲一眼,周谨川现在已经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一定是陆承洲这个大傻逼拿自己的照片在网上撩骚骗人了,又害怕本人不是自己喜欢的样子怕被纠缠,所以才让自己来替他见面。
“陆承洲,以后你要是再敢用这种事坑我,我一定告诉爹地,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陆承洲耸肩,反正每次周谨川都这么警告他,但却没有一次真的出卖过他,他的傻弟弟总会在关键时候护着他。
看到陆承洲不以为然的态度,周谨川实在气不过一脚踢到了他的小腿上:“我这次说到做到,陆承洲,你去死吧!”
猛踢了陆承洲好几下,周谨川气势汹汹得出了雕刻时光的大门,想不通他怎么就能有个这么个不靠谱的哥哥。
傅君泽对他的态度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心里委屈,但似乎已经习惯了。
傅君泽不喜欢他叫他弟弟,那他以后不叫好了。
傅君泽不喜欢他哥他心里其实清楚为什么,无非是嫌弃他哥太花心风流,这一点他其实也挺无奈的,为此他也说过他哥不下百次了,但嘴皮子都磨破了也没用。
他哥天生风流,上幼儿园的时候就会撩拨小姑娘小弟弟了,天生的性格根本改不了。
没成年前还好点,两位父亲管的严,他哥有贼心没贼胆,成年之后尤其是上了大学,脱离了两位父亲的管控,陆承洲就犹如脱缰的野马,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
周谨川越想越无奈,心烦气躁又无可奈何,他哥虽然花心风流,但也没干什么缺德事,那些跟他哥好过的人,大都心甘情愿,两人各取所需他也没觉得有什么。
而且他哥对他极好,有时候虽然也欺负他,但也不过是两兄弟间的相处模式,他也没觉得受欺负。
在周谨川心里,陆承洲是个合格的好哥哥。
傅君泽不算个好弟弟,但他却鬼使神差的喜欢了这个欺负他的坏弟弟。
烦死了!
周谨川叹气,想要改变他哥在傅君泽心里的印象难如登天,两人相看两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根本就是水火不容。
傅君泽越是看不惯他哥,他哥就好像故意要跟他作对般,变本加厉讨他厌。
周谨川有些头疼,不能改变他哥在傅君泽心里的印象,那要如何才能改变自己在傅君泽心里的印象呢?
考试成绩公布的时候周谨川整颗心都悬了起来,好在他努力有所回报,低空飞过圣利特商学院的录取分数线。
看到自己终于能得偿所愿,周谨川激动不已,恨不能第一时间跟傅君泽分享这个好消息。
但一想到昨天傅君泽说的那些话,周谨川又有些不敢打扰他,况且自己的分数擦线过关,实在也没什么好炫耀的,搞不好可能还会被耻笑。
罢了,还是先不说的好,等到报名去学校的时候再说吧,也算是个惊醒了。
抚摸着陆承洲送他的限量款手表,周谨川想象着傅君泽收到礼物时的样子,应该会开心跟自己和好的吧!
陆星野跟周栩言不太想让周谨川去圣利特,虽然周谨川的分数够,但他们的儿子什么情况他们清楚。
圣利特商学院离家远,又是半封闭式教学,所有学生入学必须全部住校。
周谨川含着金汤勺出生,从小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典型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突然住校肯定什么都不习惯,加上周谨川从小身体就不好,经常生病,他们实在不放心。
而且以周谨川现在的成绩,除了圣利特,多的是好学校任他挑,但周谨川心意已决,任凭陆星野跟周栩言如何劝说都没用。
眼见着周谨川劝说无果,陆星野和周栩言也只能咬牙妥协。
临开学的前一天,周栩言陆星野千叮万嘱周谨川一定要在学校里照顾自己,各种不舍和不放心。
餐桌上,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全都是周栩言和陆星野亲手做的,周谨川吃的满嘴流油,满足不已。
陆承洲提着大包小包买给周谨川明天要带去学校的礼物,铁青着脸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肺都快要气炸了。
陆承洲先是跟两位父亲打了声招呼,旋即一把攥住周谨川的手腕语气阴冷:“先别吃了,我有话问你。”
一把抓住周谨川的手,陆承洲根本不给周谨川拒绝的机会,直接把人拉去了三楼卧室。
“周谨川,你给我说实话,你累死累活都要去圣利特是不是因为傅君泽那王八蛋?”
两人刚一进门,陆承洲就把周谨川甩到了床上,瞪着周谨川心里存着一丝侥幸。
周谨川心里咯噔一下,起身坐好看着陆承洲心虚不已:“不…不是啊!君泽…君泽弟弟也报考的圣利特商学院吗?这么巧,那他报的什么专业你知道吗?”
“你少给我装,周谨川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为了一个傅君泽,你
不惜复读也要去圣利特受罪,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那小子?”
“怎…怎么可能,哥你别瞎说。”
被陆承洲说中了心思,周谨川心慌不已,眼神飘忽根本不敢直视陆承洲。
“周谨川,我告诉过你不下百遍了让你离傅君泽远点,你是没长耳朵还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我没有把你的话当耳旁风,我这两个月不是听你的话没再去找过他吗?”
周谨川梗着脖子据理力争。
“你那是听我的话吗,你那是没地方找吧!谁不知道傅君泽暑假出国去他奶奶家了,周谨川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你这辈子不管喜欢谁都可以,唯独傅君泽不可以,你给我离他远点。”
“为什么?”
“因为我讨厌他,你要是敢喜欢他,我腿给你打断。”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凭什么你讨厌我就得听你的,你一天在外面拈花惹草换男朋友跟换衣服一样,动不动让我给你解决烂摊子我也很讨厌,我都没有干涉你,你凭什么干涉我?”

第5章 阴魂不散
“因为我是你哥,不想看你犯贱撞的头破血流!”
陆承洲脱口而出,脸色铁青,盯着周谨川胸口剧烈起伏着,要不是他今天给周谨川买东西撞见了傅君泽的两位父亲,得知傅君泽报考的也是圣利特,他到现在都还蒙在鼓里呢!
之前他就挺纳闷周谨川为什么非要去圣利特商学院,周谨川的学习成绩一直都不是很好,想要去圣利特,所要付出的努力就得是别人的数倍。
之前他以为周谨川不过一时兴起,可等他真的为此努力并考上的时候,虽然是擦线,虽然家人不舍得他去圣利特受罪,但还是很为他高兴的。
他们家人其实从来没指望周谨川能上什么名牌大学,周谨川从小身体不好,全家人就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就行,随便上个大学,等以后反正都是要继承家业的,没必要那么辛苦的勤学苦练。
可现在,得知傅君泽一直以来的梦想学院就是圣利特后,陆承洲明白了。
他弟的所作所为,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全都是为了傅君泽那个孙子。
“我哪里犯贱了,你说话能不这么难听吗?”
周谨川有些恼,本来明天就要开学去学校见到君泽弟弟了,他的心情一直都是开心激动的,现在被陆承洲这么一通吼,所有的好心情都烟消云散了。
陆承洲也不想说话这么难听刺激他弟弟,但当他意识到他弟可能喜欢傅君泽的时候,他真的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不敢告诉任何人他看到的关于傅君泽的秘密,那是别人家的事他没有权利也根本不想管,他一直都想让弟弟离傅君泽远点再远点。
但弟弟从来不听,最后他也想通了,只要弟弟开心,只要傅君泽不太过分,那就由着他们去吧!
反正只是普通朋友,无所谓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他弟弟对傅君泽的感情居然发生了变化。
傅君泽喜欢的那个人跟周谨川天差地别,以他对傅君泽的了解和观察,就算他和那个人这辈子都可能无法在一起,傅君泽也不会喜欢上他弟弟。
弟弟一意孤行,飞蛾扑火,最终的结果只会遍体鳞伤。
“嫌我说话难听就给我出息点,上次傅君泽说的什么你也听到了,人家根本就不待见你,你上杆子追着人跑,只会让人越来越厌烦讨厌你。”
“周谨川,你给我收起你那些不该有的心思,傅君泽他不适合你,你想谈恋爱跟我说,想要什么样的人哥都能给你找来,但唯独傅君泽不可以。”
“为什么他不可以,我就是喜欢他。”
“不许喜欢!”
陆承洲有些怒了,一声吼吓得刚走到两兄弟门口的周栩言打了个颤,旋即敲响房门:“安安,舟舟,你俩干什么了?吵架了吗?”
“没有爹地,我们说点事马上下去,你先去吃饭不用等我们。”
陆承洲扭头看了眼房门,旋即又看向周谨川,压低声音有些无奈和于心不忍。
“傅君泽就是千好万好,可他不喜欢你就什么都不是,安安,听哥的话,离他远点,他真的不适合你,你跟他不会有好结果的。”
“可我……”
“没有可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一会就告诉爹地和爸爸,说你不去圣利特了,明天跟我去我的学校报到,以后哥陪你上学,以你的分数和咱爸的身份,去我的学校还是可以的。”
“我不去,我就要去圣利特。”
听到陆承洲连圣利特都不让自己去了,周谨川有些急了。
“不许去!”
“我就要去,你敢阻止我去,我就告诉爸爸和爹地你在外面各种沾花惹草,处处留情的风流事情。”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看到周谨川态度强硬,陆承洲愣了片刻噗嗤一笑。
“行啊,你去告吧,你真以为咱爸和爹地不知道我的那些破事嘛?他们只是没时间且懒得管儿而已,就算你添油加醋说了,大不了我今天挨一顿揍,反正他们也不会真的打死我,但圣利特你今天说什么,我都一定不会让你去的。”
“去不去的了你说了不算,圣利特我去定了,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断我的腿把我锁家里,要不然,我就是爬也一定要去。”
周谨川说完直接出了卧室,冲到楼下一把抱住周栩言哭了起来。
“爹地,哥哥他欺负我,他不让我去圣利特读书还要打断我的腿,就因为君泽弟弟跟我报了同一所学校,他说他讨厌君泽弟弟,就不许我去圣利特上学,爹地,你要给我做主啊!”
周谨川先发制人,周栩言听得云里雾里心疼不已,等安抚好周谨川了解完情况后有些哭笑不得。
到底还是没敢把陆承洲在外面的那些风流史说出来,陆承洲同样也没敢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两位父亲,毕竟这种事,父母知道了只会更麻烦,搞不好,还有可能让两家关系破裂。
他们两家一直都有生意上的往来,父辈们又一直工作比较忙,根本没时间关注他们这些小辈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平时有个什么活动聚会的,大家面子上都还是很客气礼貌的,也因此给长辈们留下了一个不真实的关系很好的假象。
得知傅君泽也报的圣利特,周栩言和陆星野倒是很激动和欣慰,傅君泽跟安安从小一起长到大的,两个孩子的关系有那么好,一起上学还能相互有个照应。
陆承洲即便不赞同,但周谨川态度坚决,甚至破天荒的跟他大吵了一架,两兄弟打打闹闹二十年,这是他们第一次爆发这么激烈的争吵,陆承洲一气之下,丢下一句你爱咋咋吧后直接摔门而出。
陆星野和周栩言虽然奇怪舟舟为什么会这么反对,但他说出来的理由又实在有些站不住脚,最后也只能由着周谨川自己做决定。
次日,傅景丞家的私人停机坪上,周谨川拉着行李箱站在傅君泽的对面,紧张的指甲都已经嵌进了掌心肉里。
“好…好巧啊,没想到我们居然报了同一所学校,还真是有缘啊!”
傅君泽冷着张脸,一点都不觉得他们有缘,垂眸盯着周谨川多少有些难以置信,这个人居然跟自己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还真是有些意外呢!
“以后我们就是同学校友了,我…我们以后,可以一起上下学了。”
给了周谨川一个白眼,傅君泽转身上了飞机前,用着只有他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在学校别说你认识我,我不想跟你一起上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