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九溪时渊瑾

第11章 被捧在心尖的女人是永远的公主
沈九溪对上他阴沉的目光,竟然怂得立马收回了脚。
墙角下,一道身影静静站立着,男人的黑眸晦暗,俊脸都散发着一种冷然的气息,浑身笼罩着一层寒气。
她眨了眨眼,有些心虚,“你,你怎么醒了?”
时渊瑾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知道我没睡着你就不逃了?”
“好啊你时渊瑾,你竟然装睡。”
“现在,你立刻给我下来!”
“我偏不。”沈九溪抱着墙不松手,正使劲的要往另一边爬去。
时渊瑾脸都黑了,这女人还真敢爬!
厉沉南在另一边靠在大树旁看热闹,戏谑道:“小丫头,你老公可不让你爬啊,赶紧乖乖的回家去吧。”
“我凭什么要这么听他的话,省得他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你这丫头倒是挺有个性。”
沈九溪要爬下梯子,却发现自己的一边脚悬空了。
转头一看,见时渊瑾竟然命人将那梯子给撤了。
她气呼呼的喊道:“你爱拿走就拿走吧,反正我要到隔壁来了。”
时渊瑾不理会她,反倒是朝对面说了一声,“厉沉南,你要是敢帮助她,以后你那十几家酒吧别找时氏合作了。”
“呀,时渊瑾你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厉沉南脊背一挺,缓缓走过来。
沈九溪转头看向他说道:“你别听他胡说,不帮就不帮,天无绝人之路。”
“可是,我还真的不太想失去这个合作伙伴。”厉沉南说着,走过来默默的将这边的梯子移开。
沈九溪眼珠子都瞪直了,“你敢!”
“小丫头,你自己想办法吧。”厉沉南拎着梯子飞快地转身跑了。
沈九溪:“……”
哼哼,果然他们都是一丘之貉!
时渊瑾站在下边,抬腕看了下时间,“玩够了,该下来了吧?”
沈九溪沉默着,现在只能挂在墙头了,哪都下不了。
“行,你要是愿意待在上面就待着吧。”时渊瑾说完,转身就要走。
“哎等一等!”
她一脸不情不愿,“我下!”
时渊瑾脸色微微转好,吩咐佣人将梯子搬了回来。
沈九溪爬下梯子,最后一步踩空了,腰间忽然被一只大手轻扶住。
他扶着她的腰,轻松的将她从上边提了下来。
平安落地,他松开手,平静的走回别墅。
“略。”沈九溪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要是早一步,说不定能够逃出去了呢。
“少夫人,夫人来了。”小爱高兴的一边跑来一边说道。
“啊?”沈九溪一脸惊讶,连忙往回跑。
她刚要进大厅的时候正好跟迎面走来的人对上。
两人对视了几秒,然后兴奋地抱在了一起,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
“哈哈哈,溪溪我可想死你了。”时夫人抱着她激动的喊道。
时夫人名字叫君奈奈,二十岁出头便嫁给了时家上任家主时烬,生有一儿一女。
家庭幸福美满,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的生活,现在虽然四十多岁的年纪了,但是依旧貌美如花、性情活泼开朗。
如果不仔细问年龄,看起来像是二十几岁的姑娘一般。
“夫人您怎么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迎接你啊。”沈九溪也激动的说道。
“害,怎么还喊我夫人。”君奈奈故作一脸失落。
“噢,妈妈。”沈九溪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哎这就对了,以后就喊妈妈,这不是想你了嘛,特地来看看你。”
坐在客厅的时渊瑾听着她们的对话,不悦地皱皱眉。
他妈怎么那么偏爱呢?
“阿瑾。”君奈奈朝客厅喊了一声,“我们家溪溪怀孕了,你以后要是对她不好,我可是会找你算账的。”
“妈,她才是你亲生的吧。”
“哼,我就是当溪溪是我亲生女儿怎么了,你有什么意见?”
“不敢有意见。”
君奈奈开心的拉住沈九溪的手,特地交代,“溪溪,如果以后这臭小子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让他爸收拾他。”
“好的妈妈。”
沈九溪笑着,虽然时渊瑾这人脾气差,但是时妈妈和时爸爸非常好。
不远处,时董事长的特助卓西走过来说道,“夫人,时董已经在外边等着了。”
君奈奈摆摆手道:“哎呀我在跟我儿媳妇聊天呢,让他继续等着。”
时渊瑾:“妈我看你还是早点出去,等会我爸不开心您又得哄他。”
沈九溪也说道:“您去吧,我们下次再约。”
“好吧,那下次约。”
她送君奈奈出了别墅大门,看到几辆奢华的车子正在外边静静停着。
车窗滑下,男人英俊且严肃的脸出现,成熟稳重之下,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力。
他就是时渊瑾的父亲,ES时代集团的上任掌权者。
沈九溪礼貌的朝他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然后扶着君奈奈上去。
时爸爸很严肃,这是她对这位大人物的第一印象。
这是第二次跟他见面,第一次还是在跟时渊瑾领证的那天。
“时烬,我们儿媳妇怀孕了,我们准备可以抱孙子啦。”时夫人上车后开心的说道。
时烬轻轻点头,将她轻搂入怀。
他招了招手,叫司机开车离开。
沈九溪一直站在原地,等着车子离去之后,这才转身返回别墅。
“夫人和先生真是恩爱。”
小爱:“是啊少夫人,夫人是君家千金,跟我们董事长门当户对,一直以来都是恩爱夫妻的典范,夫人也超好的,逢年过节经常给我们下人送礼物。”
沈九溪笑着点点头,“这被宠着的女人啊,是一辈子的公主。”
“少夫人,我们少爷对你也很好啊。”
“得,别提了。”他俩碰在一起,就像是火星撞地球。
沈九溪慢悠悠的回了别墅,看到某个男人还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她没打算理会他,悄悄地想要上楼。
“沈九溪。”
时渊瑾放下手中的杂志,黑眸凉飕飕的看向她,“你当我不存在的?”
“时大少爷你怎么还坐在这呢,公司不是一大堆事忙着呢嘛。”
“你关心我?”
“谁关心你,想的真美。”
他放下杂志,双手插兜迈步朝她走了过来。
沈九溪见他眼中杀气腾腾、阴沉无比。
她忍不住后退后退,再后退。
他往前,直接将她壁咚到了墙壁。
“时渊瑾你,你要是敢动手我会还手的。”

第12章 天生的贱命?
他扬起了手……
沈九溪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心里暗吐槽自己在他面前怎么那么怂。
然而,周身的气压一低,他一手撑在她背后的墙,俯身,黑眸紧盯着她。
她长长的眼睫毛轻轻颤了颤,睁开眼睛,看到他近在咫尺的俊脸。
“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既然现在我爸妈也知道了你怀孕的事情,那么这个孩子必须给我留住,否则你就是我们时家的罪臣。”
说罢,他淡漠的转身离开。
罪臣?
沈九溪撇撇嘴,拿时家压她啊,她才不怕呢。
不过……
她默默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刚刚看时夫人这么开心的样子,一点也不希望这个孩子出事。
唉,看来只能先留着了。
许是时渊瑾察觉到她服软了,于是解除了她的门禁,可以自由进出。
房间里,沈九溪正对着窗台边上的盆栽发呆,时不时用手抠一下,把叶子都抠完了。
一旁的手机泠泠作响。
“喂?”
“我今天有点事情耽搁了,明天再去学校报到,你跟校长说下吧。”
“好的。”
挂完电话,她忽然听到阳台上响起炮声。
啪啪的一下又一下。
“谁啊?”
她起身走出去,看到一个小小的落地炮丢了上来,掉落地面发出啪的一声。
“小孩儿,原来是你啊。”
走到栏杆旁轻轻靠着,看到一个萌萌的小男孩站在下边。
糖糖站在墙外边,踩在一个高高的大椅子上面,一边扔炮一边看着她。
大眼睛清澈明亮,小卷发翘翘的,超萌。
看到她出来,糖糖眨了眨眼,然后伸出小手指了指自己这边。
沈九溪挑眉,“你是想让我翻过去?”
小家伙点了点头。
“不行噢,我的梯子被没收了,怎么翻噢。”
时渊瑾为了不让她爬墙,已经同意让她直接走大门。
糖糖招了招手,身后就有几个保镖走上前。
他们竟然送了一架梯子过来,给她放好。
“小家伙,这么好心的吗?”
“你要是想走大门,我可以派车过去接你。”
一个身穿黑色西服、英俊冷酷的男人迈步走了出来。
“厉大少爷?”
厉沉东抬眸平静无波的看着她,“沈小姐,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可否过来?”
她跟他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厉大少爷亲自邀请。
“行吧。”
沈九溪通过梯子轻松的翻到了对面的院子。
糖糖小跑过来,往她的手里塞了东西。
“送我奶糖啊,谢谢你小家伙。”
厉沉东:“进去说吧。”
看着前面走开的高冷身影,沈九溪疑惑,他跟自己要说什么?
厉家兄弟的别墅跟时渊瑾的构造差不多,都很豪华大气,只是两边的佣人和保镖穿着不同罢了。
客厅里,厉沉东拿出一张照片递到她的面前。
“你认识这个人吗?”
沈九溪拿起看了眼,照片上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背影是一片茫茫无际的蓝色大海。
但是女人的脸只能看到侧脸。
“不认识。”
厉沉东沉默着。
气氛陷入了尴尬。
沈九溪轻声问:“厉大少爷,你给我看这张照片,是什么意思呢?”
“没事,你可以走了。”
“……”
她不明白,厉沉东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刚要出门,她的衣摆就被一股小力量轻轻扯了下,低头一看。
小家伙抬起头,一脸期待的望着她,眼睛里都发着光。
“小可爱我要走了,松开手噢。”
糖糖摇了摇头,抓着不放。
沈九溪似是看懂了他眼底的想法,笑道:“你是想让我带你出去玩嘛?”
小家伙点了点头。
别墅内,厉沉东拿出一支烟点燃,安静的抽着。
一旁的老管家走过来问道,“大少爷,您特地把时少夫人叫过来问,怀疑她是……”
“嗯。”
“确实是长得很像。”
沈九溪带着糖糖去了小孩子喜欢玩的游乐园,但是她发现这小家伙一点都不感兴趣,站在外边一脸嫌弃。
“小可爱,那你想去哪里?”
糖糖在她的手心写了几个字。
“大玩家游戏城?”
待看到小家伙坐在卡座里对着大屏幕玩赛车游戏的时候,沈九溪明白了,原来他喜欢这个。
她靠在一旁等着,有些无聊的玩手机。
“呼呼玩骑马咯,骑马马!”几个小孩跑过来,忽然轻轻撞了她一下。
沈九溪皱皱眉,往一旁让了让,也下意识的朝那几个小孩看过去。
小孩们穿着名牌,家里应该都是有钱的。
“跪下!”
此时一个个子比较高的小孩就拿着一条小木棍,对另一个穿着朴素的小男孩打了下。
旁边的几个小孩都在起哄。
小男孩一脸害怕和无助,在他们的强迫下跪了下来。
然后就有人骑上他的背,让他在地上爬。
“呼呼呼骑马咯!”旁边的小孩儿们兴奋大喊。
看到这一幕,沈九溪眼眸微沉。
相似的一幕在她脑海中浮现——
“跪下!”王蓝拿着一条长鞭,狠狠的甩在了她的背上。
年仅五岁的她倔强的站着,两个小辫子已经乱糟糟,衣服也是。
尽管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她仍然不肯屈服。
“叫你跪下没听到吗,不听话的东西!”沈盖大手一推,将她推向了地面。
地上是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她的膝盖跪到上边,稚嫩的皮肤就被磨破了。
“小贱东西,昨晚让你洗的衣服今天还没洗完,干什么吃的,今天都不准吃饭!”
“沈九溪,你都五岁了这点事都做不好,真是差劲极了!”
“果然是贫民窟出来的贱种,就是不能跟我们家柔柔比。”
沈意柔穿着粉色漂亮的公主裙,高傲的站在旁边,小小年纪就十分的高高在上、目中无人。
“爸爸妈妈我要骑马。”
王蓝一脸宠溺,“好,给你骑马,快去骑。”
沈意柔得意洋洋的爬上她的背。
如果她反抗的话,他们的皮鞭就会狠狠的落在她的身上,皮开肉绽。
小时候,她的身上总是带着伤。
“沈九溪,你生来就是贱种的命,别妄想跟我们家柔柔一样做小公主。”

第13章 养父母妄想混淆是非
“时少,我们一直是把九溪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啊,从小就给她吃好的穿好的,生怕亏待了她,她过的可是比我们家柔柔还要好。”
ES时代集团会客室。
沈盖和王蓝在时渊瑾面前上演苦情戏码,说得可真是情真意切。
“九溪虽然是我们收养的,但是我们给她的并不比柔柔少,供她上学读书,她想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有时候我们柔柔还非常羡慕呢。”
“知道她十岁后在孤儿院过得不太好,现在我们又把她叫回来了,就是想要给她衣食无忧的生活啊。”
“是啊是啊,可是这丫头,有点不知道感恩,如今竟然这般对待我们。”
说罢,王蓝掩唇哭泣起来,眼泪啪嗒啪嗒掉。
“老婆别哭了。”沈盖配合的安抚着她。
秘书见状,拿来了纸巾递给他们。
时渊瑾坐在前边,双腿优雅交叠,尽显优雅尊贵之气。
俊脸寒如沉冰,看不出是何情绪。
王蓝见他依旧没反应,于是更加深情演绎,和沈盖一唱一和。
“我们供九溪上了小学,但是这孩子不学好啊,读完小学就不读了,我跟他爸爸可真是百般劝告,可是这孩子就是不听啊。”
“是啊是啊,说学习这方面,九溪确实没有柔柔好,柔柔考上了云桥大学,现在已经读到大三了,读书期间拿到过不少奖状,家里都贴满了。”
“唉,也真是造化弄人,九溪自甘堕落,我们也没办法。”
“说完了吗?”
时渊瑾终于出声,不过声音满是冷漠和不耐烦。
王蓝和沈盖愣了下,连连点头,“说完了说完了,时少您和九溪已经结婚了,我们也希望九溪过得好,但是这孩子身上的坏毛病真的太多了,还请你多多包容。”
“我会包容的。”
时渊瑾站起身,西裤之下双腿笔直修长,给人的气场一下子又大了许多。
“送客!”
等候在外边的保安立马走了进来,将夫妻俩强制带了出去。
“哎,时少我们还没说完呢。”
两人被拖走了。
时渊瑾回了办公室,沉着脸将桌上的文件甩落在地。
王柏和秘书连忙走了进来。
“少爷,您要是实在不喜欢这两人,以后就不让他们上来了。”
“以后不准他们再踏进这里半步!”
“是。”
王柏抬头小心翼翼的询问,“他们说的那些,您不会都信了吧?”
时渊瑾抬眸冷厉的扫他一眼,“你说呢?”
“少爷我之前就查过少夫人的资料了,您要是想看,我可以拿过来给您。”
“不用了,我已经看过。”
王柏:“……”
原来少爷自己就已经查过了啊。
嘿嘿,还说不喜欢少夫人呢。
“还愣着干什么,没事干?”
“没,我们这就出去。”王柏和秘书转身,连忙退出去。
“王特助,总裁看起来好像很生气?”
“废话,那一家子人这么欺负我们家少夫人,少爷怎么可能不生气。”
集团大楼下。
王蓝和沈盖一前一后地走出来,脸色都很不好看。
“爸妈,怎么样啊?时少决定要跟沈九溪离婚了吗?”等在外边的沈意柔立马凑上前着急问。
“哎,女儿啊,也不知道时少有没有信,我们也说不准。”
“哼,他有什么不信的,反正他也不喜欢沈九溪这个贱人。”
“但是我总感觉怪怪的,你们说,时少会不会没有信啊?”沈盖说道。
“爸爸你想多了,他肯定会信的,沈九溪这么差劲根本配不上他好吗,等我找到机会接近他,就可以将她取而代之。”
王蓝一脸欣慰,“还是我家柔柔好,沈九溪这个破烂货怎么可能比得上你。”
“哼哼。”
沈盖盯着大门外边的金狮子看了半天,“哎哟这东西可是上等货做的,一头值不少钱吧。”
“干什么,赶紧离开这里!”保安走了过来。
“哎哟走就走嘛,干嘛这么粗鲁。”
一家三口被保安赶到了马路对面。
游戏城。
沈九溪看到这一幕感触万分,正想上前帮助那个小孩的时候,一个小身影先她一步,已经冲过去。
糖糖凭借一己之力,将那些小孩都推开。
小家伙气呼呼的,十分生气。
“你是哪里来的啊,竟然敢打扰我们骑马。”高个子的孩子走到糖糖面前,双手叉腰,盛气凌人的说道。
糖糖不卑不亢的对上他的视线,不满的回瞪。
“臭小子走开。”
糖糖被推了一把。
沈九溪走过去,将糖糖护在身后,看着面前几个小孩呵斥一声,“怎么动手推人呢,小朋友们,可不要玩过了。”
几个小孩面面对视,有大人过来他们就不敢说话了。
她将地上的那个小男孩扶起来,“以后他们再欺负你你就跑,或者告诉警察叔叔,知道吗?”
“嗯嗯。”
“你们,跟他道歉。”她转身,看向一众小孩。
小孩子毕竟年纪小,有大人在这也不敢放肆,一个个连忙转身跑了。
糖糖掏出了一块大白兔奶糖,递给了小男孩。
小男孩很感动,双手接了过来。
沈九溪抿唇笑了笑,抬手轻轻揉了揉糖糖的脑袋,“真是个乖孩子。”
奖励乖孩子吃冰激凌。
甜品店里,沈九溪静静坐着等。
糖糖大口大口地吃冰激凌,十分开心。
“你在家不能吃冰激凌吗?”
小家伙摇了摇头。
“那你现在吃完,回去会不会被你爸爸说呢?”
糖糖立马放下了冰激凌,伸出了小拇指,想要跟她拉勾勾。
“想要我帮你保密?”
点点头。
“不行噢,我是个老实人不说谎哒。”
糖糖小眉头皱了皱,萌萌的小脸开始有了烦恼,然后拿起吃了一半的冰激凌递给她,想要贿赂。
真是个可爱到爆的小家伙。
“不跟你开玩笑了,吃吧,我保证不告诉你爸爸。”

第14章 别欺负人家小姑娘
沈九溪将糖糖送回了环亚名邸,原本是送到门外就好了,结果小家伙硬是拉着她进去。
别墅客厅,四个气质出众的男人正坐着闲聊,看她进来后,一个个的目光直勾勾的看了过来。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沈九溪硬着头皮牵着糖糖的手走进去。
“爸爸。”
糖糖小跑到厉沉东身边,扒拉着他的腿想要坐进他的怀里。
厉沉东嫌弃的轻轻一推,“刚从外面回来,身上脏。”
糖糖哼唧一声,小脸满是不开心。
“来,三叔不嫌弃你,我抱你。”厉沉南走过来,将小家伙轻松的抱起来。
“哟,小嫂子也来了,快进来坐啊。”厉沉北高兴的对她招招手。
“不了,我就先回去了。”
“进来嘛,听说你今天带我们的糖糖出去玩了,我们每个人可是特地给你准备了礼物。”
“礼物?”沈九溪嘴角微扯,不会又是可以吓死人的耗子礼物吧。
“九溪,进来吧。”一向话少的厉沉西也开口了。
盛情难却,她只好走了进去。
佣人依次拿着四份礼物走了出来,都是大小不一的礼盒,但是上面都分别写了他们的名字。
厉沉东:“我们家跟时家是世交,也跟时渊瑾是多年好友,你们结婚了我们是应该送份礼的,你拿吧。”
沈九溪也不好再拒绝,看了眼这些礼物。
“我可以只要两份吗?”
厉家四兄弟:“……”
“那我就拿这两份了,谢谢你们,我先走了。”
她挑了两份,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厉沉南和厉沉北很是默契的走上前看了眼,果然只有他们两个的礼物没被拿走。
“三哥,她怎么没拿走你的?”
厉沉北好奇的问,不拿他的可以理解,毕竟他上次送了只耗子玩具,把她吓个半死。
“我也不知道啊。”厉沉南挠了挠后脑勺,转而恍然大悟,“这小妮子,上次我没帮她翻墙,她就记下这仇了。”
“害,看来咱俩肯定短时间内挨那丫头冷脾气对待。”
厉沉东站起身,将糖糖抱过来,“以后别欺负人家小姑娘,以后有你们后悔的一天。”
“哎,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嘛。”

推开房门,啪的一声将灯光打开。
沈九溪一边甩开脚上的鞋子一边哼着歌,在原地转了几圈。
每次回到房间就是最放松的时刻。
“今天很开心?”
冷不丁的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自沙发那边传来。
她转了个圈差点绊到脚,忙扶住墙。
“站稳了,可别把我儿子给转晕了。”
时渊瑾穿着黑色浴袍,慵懒的靠在沙发旁,手上还拿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
“你什么时候来的,干嘛随随便便进我房间。”
她随手将包包往旁边一丢,看到他,一天的好心情都没了。
“这是我的别墅,我想去哪就去哪。”
“拜托,是你自己说的这层楼是我的,你在二楼,咱两互不干涉。”
“之前是可以互不干涉,现在不是多了一个纽带嘛。”
他的目光扫了眼她的肚子。
沈九溪轻哼一声,走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肚皮,“你的儿子现在在我的肚子里,等生出来你再来看吧,现在不用每天跑到我房间来。”
话音刚落,他忽然伸手拽了她一把。
她没站稳,一下子跌进他的怀里,正好坐到他的腿上。
“时渊瑾你!”
“嘘。”他抬手轻轻捂住了她的嘴巴。
与此同时,房门被人推开了。
“溪溪啊!”君奈奈不打招呼直接闯了进来,然而看到沙发上的两人时,惊讶的张大嘴巴。
“妈?”沈九溪震惊一声,瞬间小脸都红了。
谁能告诉她,时夫人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最淡定的就是时渊瑾了,他轻轻搂住她的腰,声音不冷不热道,“妈,你打扰到我们了。”
君奈奈又是尴尬又是开心,连忙退出去,“好好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不打扰你们了。”
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沈九溪窘迫极了,直接从他腿上反弹站了起来。
“你是不是知道你妈妈今晚会过来?”
“是。”
时渊瑾站起身,“她是过来看我们有没有住在一起的,所以我们不能让她失望,对吧?”
“对对对。”对极了。
沈九溪无语,转身正要走开。
“沈九溪。”他伸手拉住她的手腕。
“干嘛?”她嫌弃的甩开。
他又拉住,她又甩开。
持续这个动作好几次,两人像是小孩子似的甩来甩去。
“咔哒—”房门又被打开了。
沈九溪吓得后退一步,撞进了他的怀里。
君奈奈的脑袋小心翼翼的探进来,一脸慈母笑的提醒,“现在溪溪怀孕了,你们两注意着点,可别吓到我小孙子了,做那个要轻点轻点。”
说完,她又迅速的离开了。
做哪个?
小两口脸都红到了耳根子。
客厅里,时烬和时羽檬坐着看电视。
“妈妈,你不要总是去打扰哥哥和嫂子,他俩好不容易凑一起。”
时羽檬穿着及膝的娃娃领连衣裙,扎了一个可爱的丸子头,单纯无邪。
“我哪里是打扰,就是查房,看看他俩情况如何。”君奈奈走过来在时烬旁边坐下,“老公,我要吃柚子。”
时烬放下手中的遥控器,帮她剥柚子。
“爸爸,我也要吃。”
“檬檬你怎么抢我吃的呢。”
“妈妈,柚子这么大你又吃不完。”
“谁说我吃不完嘞。”
时烬:“别吵,每个人都有。”
两人齐声:“老公(爸爸)你最好了!”
时羽檬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下,她拿起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爸爸妈妈我有事要出去了,你们自己吃吧。”
“哎,柚子你不吃了?”
“不吃了,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咯。”
“这丫头……”
君奈奈拉着时烬嘀咕,“她这么晚了还出去,不会有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情,这么大个人了。”时烬贴心的将柚子掰好一片一片的,亲自喂到她的嘴边。
时羽檬走到花园的围墙,悄悄摸摸的注意了下周围。
楼上阳台,沈九溪跟时渊瑾斗嘴完,出来喝水,透透气。
“檬檬?”
看到楼下那抹身影爬上墙时,她口中还没喝下去的水立马喷了出来。
房间里,时渊瑾正要走出来。
沈九溪一个激灵,立马小跑过去拦在他面前。
“时渊瑾,我跟你说,外面好冷你还是别出去了。”

第15章 学校忽降神秘大佬
时渊瑾抬手轻轻探了下她的额头,确认是不是脑子发烧了?
“干嘛。”沈九溪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
“大夏天的说什么冷,我看你是脑子有点问题。”
他嫌弃的说完,转身走回去。
沈九溪转头看了眼,见檬檬已经顺利的翻过墙,跑到对面去了。
这丫头,怎么也学她翻墙了?
翌日一早。
沈九溪特地打扮了下,给自己化了个精致的妆容,当下楼时,正在打扫卫生的女佣们都惊呆了。
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少夫人,需要用早餐吗?”小爱过来问道。
“不用。”她挎着包出了门。
“嗳,今天少夫人更美了。”
偌大的车库里,她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小众车子。
清一色的全都是豪车,车牌号都是888888.
时渊瑾这个大土豪,真是绝了。
过了一会她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自己的小车车,在一众豪车里面显得格格不入。
她开着自己的小破车出去,经过顾家大门的时候,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
“檬檬!”她滑下车窗朝对方喊了一声。
时羽檬原本在低头玩手机,听见她的声音抬起头。
然而在看到她后,小脸浮现慌乱,忽然转身跑了。
沈九溪:“……”
这丫头难不成是在做什么亏心事?
云桥大学。
殷都最高学府、综合类双一流重点大学。
正是准备上课时间,学生们从宿舍区往教学楼赶,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谈笑风生。
年轻男女们一个个朝气蓬勃、阳光向上。
一辆车子缓缓从人群中开过来,在路边停下。
司机下车,亲自到后座打开车门。
女人铮亮的粉色高跟鞋率先着地,黑色吊带裙子,黄大卷发披散饱满的胸前,化了妆的脸白得发光。
“意柔,你来了。”
两三个女生小跑过来,一个个殷勤的上前。
沈意柔慢条斯理的从司机手上接过自己的包包,挥挥手让司机先走了。
旁边都是过往的同学们,大家都在好奇的盯着她看。
她倨傲的扬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大家早上好啊,哎呀外面堵车,我只能让我家司机把车开进来了。”
“家里有车接送就是好,要是我家有你家这么有钱就好了。”
“是啊是啊,我们几个里面也就意柔最有钱了。”
“你这包,是少见的名牌吧,我之前都没见过。”
沈意柔嫌弃的轻推开对方的手,“别碰,这是我妈刚给我海外代购回来的,国外的顶级牌子,你们不懂的。”
“是嘛,那我们可得好好瞧瞧了。”
大家纷纷往前凑,就是看她的名牌包。
在人才济济、差不多都是豪门家庭子弟的云桥大学,沈家就是一个小门小户,并不起眼,但是沈意柔就很有手段,故意拉拢了一些家境不如自己的。
这样就形成了自己的小团队,在学校里趾高气昂的。
学生们一前一后地进入教室,上课铃声响起。
“意柔你知道吗,我们系新来了一个年轻女教授。”
沈意柔拨弄着自己的头发,一脸不屑,“年轻教授,不会是拿钱买的名头吧。”
“不是,学校都公布了,这一定是真的。”
“她毕业于A国荣华医科大学,是医学博士生,最年轻的天才麻醉师,从事过很多麻醉临床实验,现在来我们学校做硕士研究生导师,还是一级教授称号呢。”
“有照片吗我看看,到底有多年轻。”
“没有。”
“切。”
沈意柔不屑,从桌子底下拿出镜子,臭美的照了一番。
“沈意柔同学,请你上来给同学们讲解一下这道题。”此时,台上的老师点到了她的名字。
“好的老师。”沈意柔傲慢的将镜子收回,双手撑在桌面起身,风姿绰约的朝台上走去。
教室里的男生们目光都情不自禁的注意着她。
作为大三医学系的优秀尖子生,再加上她平时娇柔的姿态,沈意柔可谓是男生们眼中的女神。
也因此,沈意柔在云桥大学一直都是横着走。
沈九溪开车到了学校,看见学校大门外铺了红地毯,两旁都站着人,是在迎接重要人物。
她直接绕道而行,从学校的另一门进去。
停车后,她直接上了校长办公室。
红色雪纺衬衣半袖上衣搭配黑色包臀短裙,衬衣前整齐三个白色纽扣,V领式衬托出美丽的锁骨,一条银色吊坠项链修饰完美的脖颈。
黑色柔顺的长发随意扎在脑后,额前稀松刘海俏皮垂落,耳垂上的纯银三角耳钉闪又亮。
肤若凝脂,白嫩如霜。
她掏出包里的金丝边眼镜戴上,漂亮高级的脸又多了几分知性优雅之气。
“叩叩。”
“请进。”
坐在办公桌后的校长抬起头,看到来人时,欣喜的站起身,眼中满是震惊。
半个小时后,沈九溪和校长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我现在带您去教学楼参观参观。”
“好。”
正是课间休息时间,学生们一窝蜂的开始往同一个方向涌去。
“意柔,听说新来的年轻教授来了,你不去看看吗?”
“不去。”沈意柔坐在位置上补妆,一脸傲慢。
“有什么好看的,我才不信她有那么厉害呢,说不定是跟我们校长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走后门进来的呢。”
一旁的女生说,“可是我听说这次是学校花了重金特聘的呢,现在这位美女老师在我们学校都被传疯了,听说她长得貌美如花、美丽出众,这样长得又好看又非常优秀的女人不就是大家心目中的女神嘛。”
听到这,沈意柔不爽地瞪她一眼。
女生立马改口,“当然,我们意柔也是超级厉害的,说不定你以后考研考博士了,也会被我们学校聘请留下噢。”
“哼,那还差不多。”
“你们快看,美女老师和学校领导过来了!”此时门口的同学惊喜一喊。
看着周围的同学都兴奋地涌过去,沈意柔坐在位置上一脸不屑。
不过看着大家这么热情高涨,她也忍不住起身出去看了一眼。
走到外边,只能看到一抹红色身影缓缓消失在走廊转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