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九溪时渊瑾

第6章 他要将孩子留下
“这就是做人流的手术室?”
沈九溪站在外边,怔愣的望着手术室冷冰冰的门。
宽敞的走廊,好几个年轻的女孩子坐在外面等待着,身旁都没有人陪伴,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惶恐与不安。
护士从手术室走出来,喊到谁就到谁进去。
旁边一个女孩子低声哭泣着,肩膀颤抖的厉害,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大。
“别哭了别哭了。”另一个女孩子过来安慰,轻轻搂着她的肩膀。
“不就是一个小手术嘛,很快的,但是我们女人啊都要记住,以后千万要注意保护自己,不要再为了那群臭男人伤害自己的身体!”
一个短发的女孩子轻叹一声道,“我是和我老公婚姻关系不好,最近正在闹离婚,现在又发现怀孕了,没办法,我只能把孩子拿掉了。”
“不疼吗?”沈九溪站在一旁忍不住问了句。
她其实也很慌,毕竟人流一听起来就好恐怖。
短发女孩子又是叹口气,“疼又怎么样,我跟孩子父亲不和,这个孩子生出来也是遭罪。”
沈九溪竟赞同的点点头。
旁边一边年纪稍长的大姐看向她问道,“小姑娘你也是来做人流的吗,你男朋友也不陪你过来吗?”
“我没有男朋友。”
闻言,几个女人面面对视,没有男朋友那岂不是就是……
沈九溪:“是结婚了的,但是我们准备离婚了。”
“那你跟我情况一样啊。”短发女孩一拍大腿,高兴的将她拉到身旁,像是同病相怜一般。
“我跟你说我之前做一次人流,没有那么可怕的,你们别紧张。”大姐说道。
“真的吗?”
“真的真的。”
几个女孩子开始凑头聊了起来,都在给对方做心理建设。
沈九溪听得还蛮认真的,拿出小本本记录。
“噢噢是这样啊,那术后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注意的话就是……”
“时少,找到了,少夫人在那边。”转角处江柏带着人大步走来。
时渊瑾一过来就看到那小身影坐在女人堆中间,一脸认真的倾听和记笔记,像是小学生上课在认真听讲。
“快看快看,有帅哥。”
有两三个女孩子先看到了他,于是连忙扯扯身旁的人。
“沈九溪!”
时渊瑾走近,目光紧锁着低头坐在中间的小身影,俊脸已经浮现浓浓的不悦。
“谁叫我?”沈九溪抬头,看到他时,美眸出现惊讶。
“时渊瑾,你怎么来了?”
“姑娘你们认识啊,他是你老公吗?”一旁的大姐八卦的问道。
“是啊。”
“那你可真是幸福,你老公还陪你过来做人流。”
“她不做!”时渊瑾厉声打断大姐的话,大手握住沈九溪的手腕,轻轻一用力将她提了起来。
“干,干什么?”
“跟我走!”
他沉着脸将她拽走了。
“沈九溪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跑到手术室外面做什么!”
回到病房,时渊瑾盯着她的小脸怒声质问。
“我先去提前了解下,免得到时候……”
“不用了解,这孩子不会流。”
沈九溪美眸微睁,小脸满是不可置信,“我们不是要离婚了吗,那这孩子……”
“谁说我们要离婚了,既然怀孕了,就不离婚了,你要是再敢给我跑到手术室外面,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时渊瑾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不是,我……”
岂料,他走开几步,忽然又返身回来,直接拿走她手中的小本子,“这个,没收了。”
“……”沈九溪一脸怔然的站在原地。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
她无聊的躺在病床上玩手机,听到这敲门声,不耐烦的翻了个身,不打算理会。
小护士将房门轻轻推开,询问一句,“少夫人,医生来给您做检查了,可以进去吗?”
沈九溪扯了扯被子又拉开,一脸无奈,“进来吧。”
来给她做检查的是一个老中医的女大夫,许是时渊瑾特地请过来的。
大夫给她检查完后,点点头道:“少夫人的身体底子很不错,只要在孕期的时候多加注意下,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胎儿也很健康。”
沈九溪看了眼门外,然后靠近大夫小声问:“医生,那如果我拿掉孩子的话,会有危险吗?”
大夫面露不解,“少夫人您为什么不要这个孩子呢,时少非常喜欢这个孩子,刚刚还跟我问了很多孕期的注意事项。”
“是吗?”
他也会很喜欢这个孩子吗?
她默默的低下头,轻轻抚着自己的腹部,她还以为他是不想让时夫人难过,所以故意拖着时间。
在床上躺了一会,她下床走出了房门。
“时少,大夫说了少夫人现在情况很好,您可以放心了。”
经过隔壁的房门,她听到了里面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正是一直在她身边的小护士。
沈九溪好奇的凑上前看了眼,透过门口的玻璃窗,看到时渊瑾背对门坐着,而那小护士就一脸娇羞和雀跃的站在他的身旁。
啧,果然长得好看的生物到哪都受欢迎。
“时少您喝点水,哎呀……”
小护士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的时候,故意将水洒在了他的衣服上,佯装惊慌的拿纸巾就要扑进他的怀里。
这时时渊瑾却突然飞快地站起身,没有让她碰到自己。
“彭—”小护士扑了个空,差点一头撞到桌子上。
“扑哧—”沈九溪没忍住,笑出声。
“进来!”时渊瑾转身,冷眸看向门。
沈九溪耸耸肩,抬脚轻轻将门踢开,双臂环胸靠在门边,看着他两道,“我好像出现的不是时候呢,没有打扰到什么吧?”
小护士连忙站起身,低着头委屈可怜的站在一旁。
沈九溪注意到小护士的衣领故意拉得很低,都能看见里边的沟沟。
啧,他这艳福不浅……
“你应该早点进来的,既然没什么事了我们就回去。”
时渊瑾说罢,沉着脸离开。
小护士抽抽嗒嗒的哭了起来,被人冷落后觉得很委屈。
沈九溪正要走,忍不住转身安慰一句,“小姑娘别哭了,姓时的就是个冷酷无情的家伙,你别因为他长得帅就一心扑上去,面瘫脸都是不好惹的。”

第7章 他们的初次见面
“面瘫脸?沈九溪貌似你对我意见很大。”
坐车回去的路上,时渊瑾开始找她算账了。
“时大少爷,你对我意见也不小。”
“有吗?”
“您这是忘了,我们刚开始见面的时候。”
那一天。
时夫人第一次邀请她去家里做客,时家别墅的佣人都十分热情,待她如自家人一般。
“小溪溪,我在厨房让人给你做了好吃的点心,我现在去看看,你坐在这等我噢。”
时夫人是一个十分活泼好动的人,热情的跟她说完后,便高兴的往厨房而去。
沈九溪有些无聊的在沙发上坐着,这偌大的豪华别墅,佣人都在各做各的事情,慢慢的,大厅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看到墙壁挂着几幅画,画上的是一家四口,很幸福。
她对此十分的好奇,于是走过去多注意了下。
看来时夫人还挺喜欢画画的,单单一面墙就挂了很多自绘画,从上到下都在透露着,这个家庭很温馨幸福。
观察完之后,她转身正想走开。
目光忽然触及到大厅入口处站着一道高大的身影。
她吓了一跳,后退一步轻轻抚了下自己的胸口。
吓死人了,这人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
男人穿着一身笔挺修身的灰色休闲西装,一张脸英俊冷沉,周身散发着高贵冷峻的气息,仅仅是静静的站在那,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线。
他的黑眸冷冷的看着她,似有不悦?
沈九溪看他跟画上的人很像,想必应该是时夫人的儿子吧?
“你好。”她走上前伸出手,大方的跟对方打招呼。
男人长得很帅,但是貌似脾气不太好。
他并没有要跟她握手的打算,黑眸微转,冷酷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声音沉如寒霜,“谁允许你穿我的衣服?”
沈九溪尴尬了下,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着的男士薄外套,因为别墅里开着空调有些冷,于是时夫人拿这件外套过来给她先穿着。
“我,不好意思。”她连忙将衣服脱下,赶紧叠得整整齐齐递还给他。
可是他却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将衣服丢在了垃圾桶里。
“我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沈九溪:“……”
她心里牙痒痒,这人脾气好臭啊!!!
至此,双方给彼此的第一印象都非常不好。
时渊瑾的目光看向客厅茶几上的一堆瓜子壳还有水果皮,俊眉又是轻轻一皱,“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来别人家做客,要注意卫生吗?”
沈九溪抿唇,身侧双手轻轻握拳,在心中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忍忍,不要气。
“抱歉,我下次注意。”
“嗯。”
他淡淡的应了一声,黑眸略带嫌弃的打量她一眼。
仿佛从刚刚到现在,他现在才开始注意她。
“小瑾你回来了啊。”时夫人这时端着一碟点心走了出来,看到儿子回来了很是开心。
“妈,下次不要随便带陌生人回来,我喜欢安静和干净。”说完,他轻扯了下整齐的领带,提步优雅走上楼。
时夫人一脸无奈,“这不关人家溪溪的事情,瓜子和果皮都是我吃的,你不要这样对人家啦。”
时渊瑾已经上楼了,听不到了。
时夫人转身,一脸抱歉的看向沈九溪说,“溪溪不好意思啊,我这儿子脾气差差的,还有洁癖,你可别搭理他。”
“不会的,时少爷很有个性。”沈九溪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她倒是不想再碰上那家伙了,不然真得被气死。
“不过我这儿子就这点不好,其他方面都很不错的,溪溪你看看你要不要考虑下……”
“不不不,咱还是喝茶聊天吧。”
沈九溪连忙躲开这个话题,认识了几个月,她倒是跟时夫人很聊得来,但是期间时夫人都会有意无意的撮合她和时渊瑾。
现在知道了时渊瑾是个冷酷无情的家伙,她肯定不会考虑的。
结果,天意弄人啊,他们最终还是被绑在了一起。
华晨名邸,时渊瑾的私人别墅。
时渊瑾将她送回来后便走了,走之前还给别墅的保镖下了死命令,不准她随意出门,出去的话必须要通过他的同意。
“少夫人,这是时少让我拿过来给您的。”
“什么东西啊?”
她在床上翻了个身,漫不经心的看过来,待看到女佣手上的东西时,立马激动的坐起身。
女佣拿着的是一个吊坠链子,样式普通,看起来也很不值钱,所以她才能带在身边这么多年,值钱的话早就被沈家夫妇拿去卖了。
因为她嫁给时渊瑾的事情,沈意柔疯狂的嫉妒,知道她很在意这个坠子,于是联同自己的前男友,将她的坠子偷了去。
“是时渊厉帮我把东西拿回来了吗?”
“是的,时少说让您这几天安分些。”
“哼,那帮我说声谢谢了。”她高兴的将玉佩拿过来,当宝贝似的赶紧收起来放好。
这东西在她出生后就一直带在身上,可能跟她的身世有关,所以她觉得,这条坠链子对于自己来说意义重大。
沈九溪在床上躺了会,等外边的佣人离开后,她又麻溜的下床。
来到桌子旁边倒了杯水喝,看到桌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茶杯,她立马将茶杯全部弄乱。
就是看不惯他这么洁癖又强迫症,哪哪都得干干净净整齐。
她走到阳台外伸了伸懒腰,打算看会风景。
时渊瑾的别墅挺大,最好的一点就是,在阳台可以看到外边无边无际的风景,空气新鲜,还可以在阳台荡秋千。
“慢点慢点,大家动作都小心点啊。”
她注意到隔壁的大别墅一阵又一阵的动静,于是走过去靠在围栏旁好奇看着。
“咦,隔壁来人了吗?”
这边一共有两栋大别墅,差不多是紧挨在一起,但是中间有一道厚墙隔开。
她在这里住了一个月,都没有看到隔壁别墅有人住,难道是今天有人搬进来了?
只见那些佣人来来回回的搬东西,很是忙碌。
“少夫人,您可以用午餐了。”
几个女佣推着餐车走进房,在帮她布置午餐。
“小爱,过来过来。”她站在阳台外,兴奋地朝小女佣招招手。
“少夫人,有什么吩咐?”
“你快看,隔壁来人了,那以后我们是不是有邻居了?”
之所以她这么开心,是因为看到了那些佣人搬着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的贵重家具。
最重要的是,院子里竟然还有一只五颜六色的开屏大孔雀。
真的是活生生的孔雀!
“少夫人,那边叫环亚名邸,厉家的几位少爷今天搬进来了。”

第8章 初遇厉家美男团
“厉家?”
“是的,跟时家并举的厉家,也是殷都颇有盛名的豪门大族,因为厉家几位少爷都很优秀,名下产业遍及各地,而且……”
小爱害羞的低低头,少女心泛滥。
沈九溪:“啧啧,害羞了啊,而且什么呢?”
“而且厉家四位少爷相貌出众,年轻英俊,跟我们时少并称殷都五大美男。”
“五大美男?那我倒要看看这厉家少爷长什么样子。”
沈九溪挑挑眉,大步往外走去,还有些雀跃。
“少夫人!”小爱着急的追上去拦住她,“您可别去了,时少说了您不能出去的。”
“我去哪凭什么要他管,他也管不着好吧。”
沈九溪风风火火的下了楼,刚要往别墅大门走去,但是想到什么,她立马停住脚步在原地想了想。
“我从大门肯定走不出去,还是走老路吧。”
“少夫人啊您就别去了,时少会生气的。”
小爱拉住她,拼命拦住。
“小爱你快先让开,我就去看一眼,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不行不行,少夫人您还是好好静养胎吧。”
此时,一抹粉色身影从外边走了进来,“嫂子!”
沈九溪转身,看到走来的少女,顿时开心的拉住她的手,“檬檬你来的正好,跟我一起看帅哥去,噢不,是看大孔雀。”
“什么孔雀啊?”时羽檬一头雾水的跟着她走。
小爱见两人一起走了,没办法拦住,只好让人打电话告诉时少。
花园里,沈九溪搬来了一个梯子放在墙旁,抬腿正要跨上去。
“嫂子等等!”时羽檬轻轻抓住她的手腕,纯真无邪的小脸浮现一抹担忧,“我听哥哥说你怀小宝宝了呢,还是不要爬这么高了,当心摔下来。”
“没事,就这点高度没什么的。”
“可是……”
“你放心,我不是要爬出去,就是想近距离地看看大孔雀,难道你不想看吗?”
时羽檬抿抿唇,有些犹豫,其实也很想看的。
“一起看嘛,你赶紧也去搬个梯子过来。”
“好嘞。”时羽檬开心的转身跑了。
看她跑得极快的身影,沈九溪无奈一笑,这丫头还挺听话的。
她嫁入时家,除了跟时夫人的关系很不错,也跟时羽檬交了朋友,姑嫂关系相当融洽。
两人一起顺着梯子爬了上去,趴在墙壁这边盯着大孔雀看。
“嫂子,这大孔雀真好看,我还从来没见过哪个人把大孔雀接来家里养呢。”
“对啊,我也奇怪着呢,这厉家几兄弟可真是奇葩。”
“不不,厉哥哥他们挺好的。”
沈九溪转头看向时羽檬,好奇问:“怎么,你跟他们很熟吗?”
“不是我跟他们熟,是他们跟哥哥都是朋友,沉北哥哥是跟我哥哥从小玩到大的,可熟了呢。”
“这样啊。”
厉家兄弟竟然跟时渊瑾关系这么好的,那她可没什么兴趣看帅哥了,反正跟时渊瑾玩到一块的,肯定脾气也差不多。
正想着,一颗糖迎面飞了过来,轻轻砸中了沈九溪的额头。
“唔,谁呀?”
她不悦地揉了揉脑袋,那颗大白兔奶糖掉落到了地上。
此时,隔壁的大树下,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站在那,正抬着头警惕的注意着她们。
小男孩穿着黑色的短袖套装,皮肤白白嫩嫩,有些小胖,短头发卷卷,萌萌的非常可爱,手上拿着一包大白兔奶糖,糖已经被他吃掉一半了。
“嗨糖糖,还记得我吗?”时羽檬朝小家伙招了招手,笑盈盈的打招呼。
小家伙没有理会,一脸高冷,拆开一颗糖继续吃。
“这谁家的孩子啊?”
“嫂子,这是沉东大哥的儿子,现在还在上幼儿园,可聪明着呢,就是不太爱说话。”
“噢。”
“哎呀小少爷你怎么到这来了,不能吃这么多糖的噢,牙齿会坏的。”老管家找过来,和蔼的对糖糖说道,顺势将他手里的奶糖拿了去。
“这孩子真可爱。”沈九溪盯着糖糖看,越看越喜欢,真想过去捏捏他的小肥脸。
“哟,这有两个小贼啊!”
一道满含邪肆轻笑的男声传来。
沈九溪抬起头,看到四个样貌出众的男人一起走了过来。
哇!美男团!
他们四个面容相似,眉宇间都有着一种高贵倨傲气息。
齐步走来,就像是某个男团出动,身材高大、健硕有力,关键是都有一张十分好看的脸。
沈九溪好奇的盯着他们看,从左边较为成熟稳重的男人,一直看到最右边桀骜不驯的男人。
他们四个,各具特色。
刚刚出声的就是右边桀骜不驯的男人,他走到墙底下,抬头看向她们揶揄道,“小檬檬,你们大门不走,怎么还爬起墙来了?”
时羽檬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沉北哥,这不是比较近嘛,别墅区那么大,走过去多费劲。”
他就是跟时渊瑾一起长大的厉沉北,也是厉家四子中最小的一个。
年纪轻轻便是红遍大江南北的影帝,粉丝无数,还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公司,而且目前是国内最大的影视龙头集团,手掌娱乐圈半壁江山。
厉沉北长相妖孽,穿着时尚潮流,耳边戴着钻石耳钉,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一双桃花眼缓缓看向了一旁的沈九溪,轻笑道:“这位便是时渊瑾的新婚妻子了吧,果真是美若天仙,倾国倾城啊。”
沈九溪嘴角微扯,看来他们都认识自己了。
“她就是沈九溪。”
厉沉西和厉沉南也凑了上来,好奇的打量着她。
咋滴,她还成名人了?
沈九溪:“你们又是谁?”
“我是厉沉西。”
厉家二少,顶级心外科医生,精通各种心脏外科手术,无论多么病重的病人,经过他的手后都能转危为安,被称为心外科的神话。
“我是厉沉南。”
厉家三少,职业赛车手,获得国际大大小小的奖牌,被称为“不败车神”,因热爱酒业,还在国内开了几家大型酒吧,现在已经成为酒业的标杆。
至于最后一位,沈九溪的目光缓缓看向站在最后边的黑色身影。
厉沉东走过来,抬手轻轻抚了下糖糖的脑袋,抬头看向她,一双冷眸无波无澜,冰冷至极。
传闻厉家大少生性凉薄,高冷无情,做事雷厉风行,掌管厉氏集团。
(厉家四兄弟:东西南北)

第9章 时少他护妻了
“小嫂子,过来喝杯茶吗?”厉沉北笑眯眯的热情道。
“不了,我得先回去了。”沈九溪婉拒了他们的邀请,转身缓缓踩下了梯子。
“哎,小嫂子别急着走啊。”
“走了走了。”
沈九溪爬下了梯子,拍了拍手,连忙扶一旁的时羽檬下来。
“嫂子你不是说要去看大孔雀吗,怎么不过去了?”
“他们都跟你哥认识,我还是不要去了。”
“什么?”她说得比较小声,时羽檬没有听清。
“没事啦,我们回去吧。”沈九溪笑着搂住她的肩膀走回去。
厉家四兄弟站在原地,倒是因为这个小丫头而展开了一系列的讨论。
厉沉北:“我最近在渊瑾那经常听到沈九溪这个名字,他们这么快就领证了,我还真挺意外的。”
厉沉西:“这小丫头有点意思,以后我们的日子更有乐趣了。”
厉沉南:“看来我们决定搬来这里是正确的。”
“大哥,你说呢?”三人齐齐转头,一同看向正在帮儿子剥奶糖的厉沉东。
“你们不觉得她有点眼熟吗?”
“啊?”
厉沉东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没再说话,牵着糖糖的手转身走开。
“嗳,大哥这啥意思啊?”
“嫂子,那我现在回家了,你好好休息,下次我跟妈妈过来看你。”
“好的,一路小心。”
别墅门口,沈九溪挥挥手跟时羽檬告别。
看到车子缓缓开走,她转身走回去。
“少夫人,可以用晚餐了。”小爱走上前提醒道。
“我还不饿,晚点再吃。”
“可是时少的意思是,您必须按时吃饭。”
又是时渊瑾!
她双手叉腰,一脸无奈,“就不能不在我面前提起他吗,这一整天都说了好几次了,我吃饭喝水看电视午觉他都得干涉,那我跟宠物有什么区别?”
小爱硬着头皮说:“可是时少说,您现在怀着身孕,需要注意。”
“又是他说。”
沈九溪不悦地走进餐厅,看到桌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四菜一汤。
别墅里面的任何东西都必须保持整齐和干净,不能有一点偏差。
这是时渊瑾的强迫症和洁癖症。
偏偏沈九溪就是个粗大条的人,受不得这般的过度要求,于是有时候就很容易跟他吵架。
她象征性的吃了几口饭,想着赶紧应付完。
“少夫人,这是厉四少送给您的见面礼。”
女佣抱着一个小盒子过来,放到她的面前。
“送我的?”沈九溪一脸疑惑的放下筷子,她不就刚刚跟厉沉北见过一面嘛,怎么还送上礼了。
她直接打开了盒子,结果下一秒,吓得尖叫一声后退几步,差点栽倒在地。
什么鬼!
盒子里竟然是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好像耗子!
沈九溪吓得捂住眼睛,连忙喊道:“赶紧把它拿走拿走,快点。”
小爱走上前,将盒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少夫人,是一个玩具。”
她移开手悄悄看了眼,真的就是一个玩具,外形像耗子而已。
“快拿走吧,我不用。”沈九溪小脸浮现愠怒。
可恶!这厉沉北肯定知道她怕老鼠,故意拿来吓她的。
“哈哈哈哈。”
ES时代集团总裁办公室,厉沉北坐在椅子上笑得前俯后仰的,十分开心。
他没发现,坐在他对面的时渊瑾俊脸已经黑沉了,阴飕飕的。
“不好意思,我笑过头了。”厉沉北停住笑声,轻咳一声。
“阿瑾我对你好吧,帮你啊收拾了那丫头一把,你该感谢我。”
时渊瑾沉着脸,直接抄起桌上的一个文件袋朝他砸了过去。
“以后离沈九溪远点,再这样欺负她小心对我你不客气!”
“什么?”
厉沉北一个惊吓,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猛地站起身,俯身紧盯着时渊瑾的脸,像是看到了怪物一般不可置信。
“阿瑾,我没听错吧,你竟然在替她说话。”
“你小子给我注意着些!”
“不是,阿瑾到底咋回事啊,之前你不是还说不喜欢她,都是在你母亲的逼迫之下才跟她领了证吗。”
“我懒得跟你说,赶紧出去。”时渊瑾直接下逐客令,低头继续看文件。
厉沉北一头雾水的从办公室走出来。
“怎么回事啊,这人怎么变化这么快。”
看到站在外边跟秘书讲话的江柏,他立马将人给拉了过来。
“厉四少?”
“江特助我问你啊,你家总裁最近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好像对沈九溪改观了?”厉沉北一脸神秘的问道。
江柏无奈一笑,“四少您有所不知,我们少夫人怀孕了,现在少爷和少夫人已经不打算离婚了。”
“什么,怀孕!”
厉沉北一拍自己的脑袋,一脸懊悔,“糟糕,那我这样不就是直接把小嫂子给得罪了吗!”
晚上,沈九溪洗完澡出来就接了一个电话。
“沈九溪,明天必须回家一趟,我爸爸妈妈有事跟你说。”
沈意柔在电话中趾高气昂的说道,就像是对一个下人发布命令。
“你们在搞笑吗,还想骗我回去上当,门都没有!”
“我爸爸妈妈好歹也是你半个父母,你敢不听他们的话。”
“我可没有这样的父母,你告诉他们,我的耐心是有底线的,劝你们不要不识好歹!”
说罢,她霸气的将电话挂断,然后将手机关机。
她身上就裹着一件浴巾,正准备走进衣帽间拿套睡衣穿。
此时,房内的灯光忽然灭了,陷入了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
沈九溪皱眉,过去碰了下灯开关,没用。
好端端的怎么停电了?
月光从窗外洒照进来,落下影影绰绰的光亮。
一道黑影忽然出现,慢慢靠近她。
“谁!”沈九溪警惕性极强,当即转身一脚踹向了对方。
但是对方躲开了,她毫不犹豫地直接再踹一脚。
“咚—”正好踹中了对方的臀部,他往前栽倒了下,双手扶在柜子旁。
“哪里来的小贼,看我怎么收拾你!”

第10章 和小孕妻的斗智斗勇
沈九溪再次出手袭击过来,正对他的脖子。
黑影又飞快地躲开,然后两人交手了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之下,他的手反击,在准备打到她的腹部时又迅速地挪开了。
她趁此机会抬起手臂扣住他的脖子,将他死死的压制在自己的腰侧。
下一秒,腰间传来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沈九溪,玩真的是吧!”
嘎,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两人牵扯之下,双双倒入柔软的大床。
时渊瑾朝她倒了下来,眼看着就要压住她,他及时的单臂撑在床。
两人呈现一种男上女下的姿势,脸对着脸,差一点就亲上去了。
沈九溪心脏跳动剧烈,有些慌乱的看着他。
“啪嗒”一声,此时灯光又亮了起来。
两人静静的看着对方。
渐渐的,时渊瑾的目光朝下,深邃的黑眸瞬间聚集异样的神色,呼吸骤然很是沉重。
沈九溪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浴巾不知何时解开了。
身上的风光正被他一扫而尽……
“啊!臭流氓!”
她尖叫一声,一个耳光甩到了他的脸上。
“沈、九、溪!”
房内的战火一触即发,紧张万分。
“时少,少夫人?”
门外,女佣敲门。
“刚刚是别墅的电路出现问题了,师傅已经调整好。”
女佣说完,默默的离开了。
房内,两人依旧大眼瞪着小眼。
沈九溪默默裹好身上的浴巾,狭长的眼睫毛颤抖眨巴,“那啥,你先起来,可以吗?”
时渊瑾非但没有起,反而更是往下压了压。
“哎哎哎你干嘛!”她尖叫一声,双手抵住他的胸膛。
灯光之下,隐约可见,男人俊美的脸庞出现了五个手指印。
“沈九溪,这个耳光我是不是也该还给你?”
“不怪我,是你自己突然进入我的房间,我刚刚是,一不小心……”
他阴沉着脸退开,起身,“看来我对你的关心太多了,才让你在我面前这么肆无忌惮!”
说罢,他转身大步走开,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沈九溪松了口气。
这家伙,生气了?
时渊瑾回到自己的房间,猛喝了几口冰水冷静。
“沈九溪,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他扯了扯自己的衬衣扣子,烦躁的走进浴室去冲澡。
脑海中浮现刚刚看到的画面,皮肤雪白Q弹、胸前的美好尽收眼底……
“该死!”他一拳砸向了墙壁。
她都这么对他了,他竟然还一直想着她,真是疯了。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他静静的想了一会。
这里是他的地盘,挨了她一耳光就出来?
太不服气了!
他冲完澡穿上浴袍,迅速的出门,直往三楼。
“彭—”
沈九溪正在衣帽间穿衣服,听到房门的动静,吓得立马将身上的睡裙套好。
“时渊瑾,你怎么又来了!”
看到出现在衣帽间门口的高大身影,她皱皱眉说道。
时渊瑾一手搭在门框上,黑色浴袍包裹着精壮的身材,浴袍领口敞开着,颇有几分欲感。
“这里是我的别墅,我当然是想去哪就去哪。”
沈九溪随意绑了下头发,大步走出来,“那时大少爷你想待多久呢,你不会是想来让我道歉的吧,行,我跟你道歉。”
“对不起时少爷,我不该动手打你,我错了,行了吧?”
“不真诚。”
“那你想怎么样?”
时渊瑾盯着她低低的领口,喉结忍不住滚动,不自在的转移开目光。
“刚刚不是我想看的,是你自己光着躺那。”
“你放屁,不是你突然进我房间的话,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吗。”
“沈九溪,注意文明。”
“对你我文明不起来。”
“你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又不是没看过。”
那一晚,他们可是彻彻底底的做了。
“你,我……”沈九溪小脸通红,竟无语反驳。
他转身走到床边躺下,“今晚我就在这睡了,我怕你半夜对我儿子不利。”
“这是我的床,起开!”她走过去抬脚踹了下,但是没用力。
“还有,你哪来的儿子,别瞎说。”
时渊瑾的目光悠悠的看向她平坦的腹部,“儿子不就在这嘛。”
沈九溪:“……”
她赶不走他,但是又不想这么快屈服,干脆直接在床的另一旁躺下来。
反正他这么不喜欢她,今晚肯定是不可能在她这留宿的。
然而事实相反,时渊瑾还真的在她房里睡了一晚。
第二天醒过来,沈九溪看着身旁的男人,气就不打一处来。
她抬脚想要将他踹下床,但是想到这男人脾气差,还是默默的收回了脚。
悄悄地起床洗漱,换了身衣服就出门。
“少夫人。”门外,小爱看见她出来便唤道。
“嘘。”沈九溪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小声。
“少夫人,昨晚您和时少睡在一起啦,真好。”
“好什么好,我差点跟他打起来了。”
沈九溪没有去餐厅用早餐,而是直接来到花园的高墙。
“少夫人您又要偷偷爬墙溜出去吗?”
“什么叫偷偷,我这是光明正大的。”
再说了她今天还有正事要去做呢,得赶紧趁着时渊瑾还没醒,溜出去。
老法子,爬梯子,翻墙。
沿着梯子顺利往上,坐在墙头,正准备踩下去的时候。
下边忽然传来一道带着笑意的男声。
“小丫头,这墙可有点高噢。”
沈九溪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将脚收了回去,低头一看。
男人站立着,长相邪肆英俊,一身皮衣夹克黑裤、黑色皮靴,酷飒中带有野性。
对方正颇有玩味的盯着她看。
糟糕,她差点忘了,隔壁别墅已经有人入住了。
她记得他,厉家三少。
厉沉南嘴角微勾,笑得十分狡黠,“我刚刚还以为我家要进贼了呢,原来还是你这个小贼啊。”
“我不是贼,就是想借你们这出去而已。”
厉沉南邪笑着看了眼这边的梯子离地面还有一些距离,“需要帮忙吗?”
“需要需要。”
厉沉南搬出了一个椅子,放在下边,“爬下来吧。”
沈九溪感激一笑,抬脚就要踩下去。
“沈九溪,你敢下去试试?”
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糟糕!
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