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寻江为止

第1章 我的前男友们组团出道了
记者:“有消息说你和前男友团其中一名成员复合了,请问是事实吗?”
孟寻:“......”
记者:“最近有后悔的事吗?”
孟寻:“后悔吗?如果后悔就要重新回到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
孟寻背着一个草筐下山,里面放着一些植物,手机接收到信号后,妈妈来电了......
“你是不是又上山找植物了?花了七年时间搞女团,现在又要制什么香,你把公务员考试资料都复习好没有?”妈妈一如既往的语气。
“妈,我还活着,现在有点饿了,先去吃饭了,不用担心我啊!”孟寻看见了方禾的车,边跑边说。
“呜呜呜,好久不见我的方禾,想你了啦!”孟寻向方禾撒娇。
“大姐,七天前是我送你上山的!”
孟寻笑嘻嘻的看着方禾。
“你不用打给叔叔阿姨报个平安?”
“已经打了,手机受到肖女士的轮番攻击,打完马上死机,等我资金充裕点再换个手机吧。”
“那你不就不知道这几天的娱乐新闻了?可劲爆了!”方禾马上调到娱乐频道。
娱乐新闻:
最近一家广告公司推出男团《EXxEX》,十秒钟的影片,居然登上热搜!原因是影片最后的一句话:“我们是因为前女友才成团的,希望她......”
“唉,现在是什么人都可以组团出道吗?内娱迟早要完!”孟寻马上转频道。
“对,我们孟寻大小姐不出道,内娱迟会完,怎么?现在还是连娱乐新闻都不看吗?”方禾说完不见孟寻有反应,一看,她睡着了。
“真是苦了这孩子。”方禾默默的将声音调小声一点。
方禾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看了一眼旁边的广告牌,被影片里的人吸引着,不由自主的说了句:“还挺帅的,要是唱歌好听,跳舞也好看说不定内娱可能还有救......”
晚上,孟寻打算看看手机里的信息,才发现回到家都忘记充电了,孟寻拿去充电。看到了充电器旁边的海报。
海报里面的模特是孟寻,漂亮的面孔被几只大字覆盖着,写着“勿忘初心,行而将至”
“说不定,睡一觉就可以从头再来呢!”
这些年的经历让她从一个元气满满的女孩,蜕变成坚韧的人。
第二天早上,孟寻被闹钟吵醒,简单洗漱后,走到厨房拿了块方包,边吃边走路到巴士站。
“哇,天啊,这男团的质素太高了吧!都好帅啊!就是可惜了!因为前女友才出道的!我气!”孟寻旁边的小妹妹看着手机说,孟寻不屑一看。
“这腹肌,这颜值,不出道真的浪费了!”
巴士到,孟寻和其他人一起上了巴士。
“现男友,get!”附近一个女生看着手机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你可别!一看这架势就是来求复合的,男团就是个幌子,肯定就是来求复合的!”坐在她旁边的女孩子十分认真的说。
“唉,我也想要我的前男友来追回我!”
“到底是怎么样的女生能让八个这么帅气的男生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管他因为什么,长成这样的就是造福人类!”
“别急啊,今天中午还会公布两名成员,到时候再决定嘛!可能还有更帅的!”女孩露出了谨慎的表情。
孟寻心想,切,帅有什么用?要是论帅,肯定比不上我那前男友,不知道那家伙死了没,啊!我怎么又想起他了!孟寻赶紧把视线转移到车窗外的风景。
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关注附近人说的话。
“怎么办,都好帅啊!怎么还没出粉丝名,我要当粉丝?”站在一旁的男孩十分兴奋。
“爱了,爱了,这颜值我入坑了!”
孟寻觉得压抑便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的空气。
下车后,这些便与她无关,她要冲着现在的目标前进,孟寻看着手表,还有十分钟就迟到了,赶紧跑去公司。
她在制香工作室上班,想要制作出一种记忆里的香,她读的是艺术管理专业,当年是分数刚好落榜了经营专业,她就读了这个专业,业余帮人策划活动,晚上回到餐厅兼职赚钱,其余时间都在研究制香。
孟寻和方禾约在工作室附近吃饭,孟寻在啃着一块馕,方禾吃着水果沙拉。方禾看着手机,孟寻在想着制香的事情,到底是哪个步骤错了呢?香味都不一样......孟寻不禁叹气,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
“大家好,我是《EXxEX》的半夏。”从方禾手机传出的声音。孟寻心想是我听错了吧,难道是他?是我认识的那个半夏?
一段清脆的木鱼声传来,“他是时尚......”
“哈哈哈哈哈,孟寻你快看,和尚组男团出道了!和尚也有梦想!”她兴奋的将手机给孟寻看。
孟寻看了一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我的前男友?孟寻揉了揉眼睛,再看清楚,真的是前男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孟寻突然笑着笑着就快哭的样子,狠狠的咬了一大口馕。
“怎么了,你这个笑声,该不会……”
“你知道他们是谁吗?是我两个怨种前男友,哈哈哈……”再咬一大口馕。
“这是你前男友?不是吧!他是和尚,不,时尚是你前男友?他是和你谈恋爱后就出家吗?你做了什么?搞到别人出家了!”方禾说完又马上滑手机。一边吃着西瓜,一边兴奋的抖脚。
“出家?”孟寻冷笑了一下,啃下了更大一口馕。
“这前男友团有八个人啊!这八个都是你前男友?哇,你居然谈了这么多次恋爱!!”方禾激动的拍孟寻肩膀。
孟寻心想着,不是吧,反正没有八个前男友这么多,又一口气啃下了半块馕。
“不是吧!真的是你,他们的专辑叫《FOR 孟寻》!”方禾惊讶到嘴巴都无法合上。
孟寻听到后瞳孔放大,馕一下子塞住了喉咙,孟寻无法呼吸,方禾想把她抱起来将馕吐出来,梳理喉咙管道。眼看着孟寻的脖子到脸全部红起来,方禾慌了,路人见状也马上帮忙,情况越来越危险。
昏迷中的梦。
时尚拿着木鱼敲她的头:“有本事起来打我啊!”
孟寻想起身打时尚时,发现身体像是被吸住一样,孟寻拼命挣扎却动不了。
“孟寻,醒醒,不能睡!”方禾一直喊着。
医院内,孟寻醒来后看见方禾哭成泪人。
“我没事......”
“你欠我两万块还没还呢!”方禾这句话冲口而出。
孟寻听到后突然清醒了,孟寻缓了一下:“放心,我一定还。”
方禾点点头:“我不是催你,一时心急而已。”
“我知道……我怎么在这里啊……”孟寻记起吃饭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什么前男友团,这是梦吧.....”孟寻想要拿手机,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带手机。
“果然是这几个臭崽子!我要去灭了他们!我疯了!他们居然组团出道了!”孟寻拿着方禾手机看了下热搜。
方禾扶着孟寻回到家,看见门口被泼红油漆,还粘了几张纸,里面写满威胁的话。
“这是你家吗?什么时候换了暗黑系的装修风格?”方禾认真的问。
“今天出门的时候不是这个装修,我们走错了吧,不是301号吧。这不是我家。”孟寻认真的回答,两人准备离开。
“可这门牌写着301啊!方禾突然停下脚步。”
孟寻呆住想了一下,难道是我爸替人担保的债主找到这了?可是这个月已经给他们打钱了!追债也不用这样吧!孟寻微弱的怒喊了一声。
方禾在一旁不知所措,想了一下“:要不我们先把门打开?”
孟寻拿到手机,一看,281个电话,395条短信。孟寻看了下记录光是妈妈就有21通电话,估计也吓坏了吧,毕竟半夏,她带过他回家看父母。
突然,门外有人疯狂的敲门,方禾马上走去门洞看,是三个大汉,突然电被切掉。
“什么前女友,离他们远些,退出娱乐圈!”
“不想死就滚远点!”
“以后走路小心点,吃饭也小心点!”
孟寻手机一直被未显示号码打入。
方禾见状马上拿起电话报警,小门快抗不住几个男人的敲击,孟寻开始害怕,想拿些什么工具保护自己。
方禾对着门口喊:“我们已经报警了!”
三个人听到后立即逃去。
突然,显示展慈云娱乐有限公司的电话号响起来,这个号码大概有7年没有打过电话给孟寻了。
“你爆红了,立刻回来公司。”
孟寻不解:“公司不是要雪藏我,直到十年合约终止吗!”
“你走运了,你看下热搜,现在给你一个小时回来公司履行合约,不想履行合约就带着违约金来!说完便挂了电话。
孟寻打开热搜看。
热搜排行:
1.《EXxEX》男团今日正式出道
2.前女友是孟寻
3.《EXxEX》男团前女友于今日中午被送院抢救
4.展慈云发声名是孟寻小姐唯一签约公司
5.前女友长相
6.恋爱后出家再男团出道
7.丑
8.黑历史
9.孟寻广告费一天收200万
10.如何拥有帅气的前男友
孟寻看不下去了,系统提示粉丝数量从5万个升到305万。时手机再次被陌生电话打入,孟寻一听。
“离我哥哥远些,我知道你家地址......”孟寻马上挂掉电话。
“看来你要赚钱买防备森严的房子住了!”方禾一把将孟寻抱住。
后记:
孟寻和一个男生在台下看演唱会,演唱会开始前,帅气的他被几个经纪人看中,递给他的名片中,有三家是国内最顶尖的经纪公司。
他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我是陪女朋友来看的,未来也只会在科学领域打拼。”
孟寻突然被暖到,这是他们谈恋爱一个月以来,他第一次用“女朋友”的身份来称呼她。
附近也有源源不断的女孩问他要微信,每次他都打开手机给别人看一看屏幕图片,对方就会默默的离开。孟寻也好奇一看,是他们两的照片,也是唯一一张的合照。
孟寻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你那么帅,去到哪里都有人问你要微信,以后你要是出轨我该怎么办?”
“我不可能出轨。”
“额.....那你要做错事,我不原谅你怎么办?我可是很难哄的!”
“嗯,那给你这样的舞台行不行?”男孩指着演唱会的舞台。
“这样的舞台?得多红才能上去啊,就算你租了场地,也要有人来看才行!”
“那我就让你红起来!”男孩认真的看着孟寻。
“好,我知道了……”

第2章 前男友们居然有团综!
“hi,大家好,我是EXxEX男团的江为止,我的恋爱时长为一个月。”
“我是EXxEX男团的训,我的恋爱时长为两位数。”
“大家好,我是EXxEX男团的舒玛力不是玛丽苏,今年二十四岁,身高185cm,体重82kg,我的恋爱时长为726小时。”玛力字正腔圆大声的说。
“hello,我是EXxEX男团的易有乔,我的恋爱时长为10080分钟。”
“hi,大家,我是EXxEX男团的苏执,我的恋爱时长为......不重要。我是团里面的舞蹈担当。”说罢便做了一个舞蹈动作。
“hi,大家好,我是EXxEX男团的立夏,我的恋爱时长为367天。”
“hi,everyone,大家好,我是EXxEX男团的顾茉宁morning,我的恋爱时长为四位数,谢谢。”
时尚用木鱼敲十下了,安静了......顾茉宁马上说:“他的意思是,他是EXxEX男团的时尚。”
左手伸出一只食指,右手将手指向内半湾,将两个手势合在一起,形成字母q,再两双手伸出食指,交叉在一起,形成字母x。再一起喊声:“大家好我们是EXxEX全部都是孟寻的前男友!”
柏白哥把电视屏幕关了:“看见了吧,待会你去就参加这个综艺。”
柏白哥是一位中年才俊,自从二十年前推出过一个红极一时的男团后,人生就开启了升升落落落落落的消耗模式。人称女团杀手,男团搅拌机。又名“拜拜哥”遇见他之后基本上就会拜拜了。
“柏白哥别开玩笑……这个综艺里面的都是我的前男友啊……”
柏白哥看着孟寻:“对啊。”
孟寻笑着笑着突然就严肃了:“我要去参加前男友的团综?”
“嗯,车差不多到了,你下去等着吧!”柏白哥不削的说。
“我.....不是,我……柏白哥,这是前男友啊!是我一堆前男友,说不定我会被他们的粉丝打死的!”
“打死?没钱,这公司里的人都得死!”
孟寻马上转移话题:“柏白哥,你不是雪藏我吗?继续啊,你要是放我出去,我都不知道我会做什么呢!人家现在可是有三百多万的粉丝呢~”孟寻可可爱爱的说。
“呵,你这是在威胁我?你还真的以为自己红了?就你?我保证就一个月的时间,你就会被大众忘记,我现在不赚钱。你在公司这些年当练习生花的钱,我什么时候才能赚回来?”
孟寻思考了了一下:“好,我去!但我不能保证不乱说话,一不小心把那件事说出口也是有可能的。”
柏白想了一下:“行,不去就不去了。已经给你接了两个广告和一个直播了,你下去等车来就行了。
“广告?我什么都没有做就接广告了?你这是在消费我,这是会挨骂的事情!”
“你意外的红了一把,我现在不赚钱,什么时候赚钱?你这些年当练习生的钱都是白来的?”
“你付出了金钱,而我付出了十一年的青春,这里面还包含了什么你知道的。”
孟寻挺直腰眼睛直直的看着柏白,直到柏白开始避开眼神。
“这样,我给你选择,要么参加前男友的综艺,要么去拍广告!两样都不做你就带着三千万违约金过来。”
孟寻一动不动,想反抗,又不知如何反抗。实在是没有钱解约,就算请律师也要钱,不然这违约金何时才是尽头。大女子能缩能伸,冷静一下,想想办法,我得保护自己。我不能变坏,我要是变坏,这辈子就完了。做吧,先把债还了最重要,人生还很长。
孟寻挺起胸膛,微微深呼吸:“什么广告?违法的我不拍,色情暴露的我也不做,饭局酒局我也不去,你要敢给我安排,我就敢在曝光你,我可不傻!几百万的粉丝都是我的……”
柏白哥打断了她的话:“你那是粉丝吗?他们真的喜欢你?不,他们只是看你的笑话,看八卦而已了!”他发出了冷笑。
孟寻暗中下决心,这辈子最不能忍的,都在这一天里全给咽下。再怎么样都不能让雪上加霜的家庭,再恶劣下去。我从来都不是打退堂鼓的人,我是遇强越强的人。
“怎么样,没钱吧!车到了,在车上化妆吧,赶紧下去!”
车内。
“你好,我是罗宝森,本来是%%的经纪人,但是事发突然,就我没事干,所以我就被委派做你的经纪人了。”
“%%?她们呢?你不需要看着她们吗?”
“额,她们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睡觉或者打游戏机吧,其实从两年前开始就一个月一个活动,后来两三个月才有一个活动,现在已经是一年没有走过活动了,基本上可以自由的在街上跑,都不会有人发现。”宝森丧气的低下头。
孟寻一下子懵,曾经拥有五百万粉丝的女团,怎么突然就没落了呢,心情开始低落了起来。
孟寻陷入的沉思,这跟学校里说的完全不同,我们一直被教育只要努力就行了,一直努力就会梦想成真,可是一直努力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变数,变数成为了人生最大的难题。
“刚刚收到一个工作条,你待会要拍广告,拍完得抽十五分接受《爆不爆不爆》媒体的访问,然后再赶去下一个广告拍摄地点,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你那前男友团你想好怎么说了吗?”
“对啊!”孟寻突然想起来这事,拿出手机拨打号码。
“你好,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玛丽苏你居然不听我电话!”
“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这是故意躲我?”孟寻继续打电话。
“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好家伙,易有乔也关机了。别给我抓到你们!我肯定见一个打一个!”
突然一个电话号码打回来,孟寻习惯性接听,直接被一堆脏话攻击耳朵“嘟嘟嘟......哔哔哔哔!你离我哥哥远些!我可不会放过你!你......”孟寻马上挂电话。
“怎么了?黑粉吗?”宝森紧张的问。
孟寻又收到了十多条信息,里面的内容都不堪入目,有的是辱骂,有的是诅咒,更甚连带家人一起骂。
孟寻深呼吸,再深呼吸,用尽全身的细胞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看过他们的团综吗?”
“看了……开头……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们!”
“那万一记者问起来呢?你就不好奇他们做了什么吗?”
“我一点都不好奇!”
十五分钟后,化妆师给孟寻化完妆,大家都昏昏欲睡。孟寻也闭上眼睛休息。
孟寻悄悄睁开眼睛,默默的拿出手机,点开团综。
“大家好,我是舒玛力,现在是2022年4月份,我将认真的完成工作,然后我得准备一件事,孟寻你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前男友们!组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你上去。”一双坚定的眼神对着镜头说。
镜头一转。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孟寻刚刚抢救回来了,我想我要加快速度了,不然她会更加危险。现在已经集合了三个人,看看能不能再找几个,毕竟人多力量大!加油,坚持下去。”舒玛力笔直的神态,认真的语气说着。
孟寻放下手机,单手抱头:“这该死的行动力!,可恨的是当时就是喜欢他这股劲......”
“你好,半夏,我是舒玛力。也是孟寻的前男友,谢谢你的帮助,没你,这出道曲没法有。”玛力拍了拍半夏的肩膀。半夏面露难色。
玛力看到半夏的神情立马认真起来:“怎么了这是遇到什么难题了?是差了什么乐器吗?你说,我马上去搞!”
江为止拿着外卖回来,像是拍广告一样,那魔鬼般精致的容貌,像是神雕刻过的一样,画面感都被提升了,发出性感的低音炮:“怎么了?遇到什么难题?”
孟寻抱着手机os:好帅啊!几年不见,更帅了!内心掀起一股触动,却被无情的打破。
“你是觉得这样很帅吗?”顾茉宁打量着江为止。
“你……确实很帅。”顾茉宁接过外卖,感受到一股重量,囔囔道:“谁点这么多东西?太重了!”
江为止没有理会,觉得手轻松了很多。他只关注音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大概是那种天生的男神吧,学习好,运动强,会乐理,还长得帅,还有腹肌,全方位平衡发展。
易有乔马上扯了扯衣领:“怎么可能?我是谁?我搞的音乐室肯定什么都有,全部都是最高配置!”
“知道,你是易有钱嘛,最有钱的家族之一。”苏执应。
“不,不是,都录好了,但是时尚的部分......大家都唱歌,他......他敲木鱼,会不会有点奇怪?”
时尚在一旁打坐,与世无关。
茉宁打开外卖:“没事,我们团本来就不是走正常的路线,他敲木鱼可能还是我们的卖点!宣传的方向就交给我,大家不用担心,我可是创造过十亿流量的男人!”
“真的可以?会不会有点突兀?”半夏疑惑中。
苏执在镜子面前排着舞回应:“没事,到那部分,我们可以用舞蹈可以配合,不会显得很突兀,倒是个人曲,时尚不出声怎么办,总不能三分钟都是敲木鱼吧。”
“他们居然有个人曲?我梦寐以求的个人曲?这群人是认真的?”孟寻惊讶中又些羡慕。
茉宁走过去向时尚鞠了个躬。易有乔见状问他:“morning,你在干嘛?”
“不知道,感觉就是要尊敬他......”
时尚依旧没有反应。
“难道他不会说话?”易有乔疑惑的向前看了看,在时尚眼前挥挥手:“难道他晕了?”
“他会说话,当时是他劝我加入的。”江为止边说边到半夏的电脑前查看音频。
全体震惊。孟寻也震惊。
“什么?我从来没听过他的声音!”
“他居然会说话?”
“时尚找的你?”
“他声音好听吗?”
江为止想了想:“他应该适合唱rap,他语速很快,是当rapper的料子。”
孟寻把手机关了,有些不解,内心想着,时尚为什么会认识江为止?大家不要被时尚现在慈祥的外表骗了!他就是做了坏事才出家的!
后记:
宝森悄悄拿出手机给化妆师发信息:
【怎么办我好想醒来,好想看孟寻看前男友的表情,吃瓜第一线啊!】
【别醒,我们醒了她肯定马上放下手机!】
【可我只听见声音,不能看好难受啊!】
【你看倒后镜就可以看到她的表情,记住动作不能太大!偷偷笑就好了!】

第3章 我进入了前男友的团综
画面播出时尚中学时期唱情歌的影片。
全体再次震惊。
“啊,哈哈哈哈哈,好非主流啊!”画面切回顾沫宁,他笑到跪在地上。
“是吧,他唱歌也还行。”全体看着江为止,他像是知道很多事情的大BOSS一样。
“我们先吃饭吧,吃完就练歌,然后就开始练舞。”江为止安排好时间。
舒玛力一听,走到江为止身边:“我觉得你挺适合做队长的,你是否愿意?”
“不,队长是我的!”易有乔举起手。
“那……要不我们投票?”舒玛力提出。
“我其实对队长没有什么执着,我只希望事情能好,顺利的完成......”江为止被易有乔打断。
“我可是这男团的赞助商,拿个名份也是要的!”
舒玛力看情势不对,吵下去恐怕连饭都吃不上:“这样,听我说,队长就是负责安排好每天的行程,负责让事情有秩序的进行,对外呢,要背好我们所有人的背景资料,介绍我们成团的目的,歌曲的解释等等。”
有乔心里缩了一下,心想不是吧,要做这么多东西?不会还要我早起床吧?这咋办,想了一下,反正气势不能输!叉着腰说“我要成为队长肯定每天豪车接送,每天吃五星级餐厅的饭!”
“可我们住在这栋楼里就能完成所有事了,出去吃个饭还麻烦......”半夏说。
“最近夥食太好,我都胖了五斤,这样下去不行,我,支持为止。”舒玛力走到江为止那边。
“预算多些,音乐质量也会有提升,但是为止哥的音乐触觉很好。”半夏想了一下,走到江为止那边。
易有乔感到了形势不太妙,但是面子不能丢:“时尚,你选谁?”
时尚并无反应。
“看!时尚他没有走过去,他选我了!”
“预算多,宣传才能到位。”顾茉宁走去了有乔那边。
苏执心想着队长当然要有强大的自律性,慢慢的走去了为止旁边。
视频后期为江为止画上了队长的勋章。
画面切到他们吃饭,八人六色,吃着不同的菜色。当然时尚还在老位置打坐。
孟寻拿着手机看着,唠叨了句:“这群人居然还能吃得下饭!”
宝森一个转身,孟寻立马放下手机装睡。
车开到了拍摄现场。
“这是什么地方?拍广告这么偏僻的吗?开了一个多个小时,都开到山上来了,而且厂子旁边有个民宿风的楼,这个楼好像在哪里见过……”
宝森也有些不解:“我也不知道,我太久没有跑过通告了,这......应该是正经工作吧,没事,我陪着你,我可是跆拳道红带!不怕啊。”
孟寻拿起广告物品,是剧本杀的代言,分别是:《前男友的101种死法》,《挽留前男友》,《在前男友的婚礼上我把新娘杀了》,《前男友是杀手》,《对不起我不爱你了》,《前任的……》。
“我现在走是不是来不及了?”孟寻问宝森。
宝森点点头。
“这广告一出,我人肯定就没了。说不定粉丝还会掉,这辈子还有可能上舞台吗?”孟寻瘫坐在地上。
“宝,这个广告不拍我们得赔两百万违约金,现在拒绝,以后肯定还得再跑一趟,最后还是得拍。”
一位人员走过来:“你们到了就好了,现在还有一个小时可以吃饭,用餐区就在前面。”
“要钱吗?”瘫坐在地上的孟寻突然抬起头。
“不用。”这两个字直接砸在孟寻脑门上。
“是我们组的饭,你可以随便吃!”
孟寻无法压抑住嘴角的上扬,小碎步的跑到餐区前,一看,桌面上放了八种品种的菜品。
“这菜……有点熟悉……但是我没吃炸鸡很久了!”
孟寻立马跑去问服装师:“姐姐,待会拍摄的衣服要不要露肚子?”
得到不需露肚子的信息之后,孟寻放开了吃炸鸡和牛扒。
吃完后,孟寻看着一堆工作人员,就等着她就位了。
“行吧,大丈夫能屈能伸,看看我脚下的沼泽,有钱才能有自由,只要不犯法,我都忍!。”
孟寻快速的换了几套造型,完成了拍摄。接下来就是访问了。
访问主持人看着孟寻紧张,安慰道:“大家都是女孩子,不紧张啊,没事的,问题都很简单,你回答就行了。”
孟寻心稍微定下来。
“请问你还爱你的前男友吗?”
孟寻呆住,心想着这么回答?
“那段感情最可惜?”
孟寻挤出微笑,她知道要答错一个字,人肯定就没了。
“你最后悔那一段感情?”
孟寻心想everybody,我现在就想把他们灭了!但她依然保持微笑。
“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出道呢?”
“可能是闲得慌吧。”孟寻看了一下宝森。
“抱歉,我们还有其他工作,访问就到此为止吧。”
孟寻拿起脱毛膏:“这是我要拍的广告?”
“宝,这广告挺好的,正好你腋下和腿都有毛,你以后肯定还要出镜,现在脱了还省了件事。
“不,我腋毛、腿毛怎么了?他们都是我的宝宝,负责给我保暖的!”
“宝,这个违约金......”
“停!我知道了,打工人何必为难打工人。”
孟寻拿着脱毛膏一步三回头的问:“我必须得脱吗?”
宝森点点头。
“我居然连我的毛毛都保护不了......”孟寻死气沉沉的到房间里面脱毛。
孟寻拍完之后,夜深了。
她空虚的坐在沙发上休息等车到,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突然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醒。
“hi,孟寻我是时尚,你还好吗?”
孟寻睁开眼,看见时尚,又闭上眼睛。
囔囔一句“时大壮,是给我滚!”
时尚摸了摸自己的的光头,有些不知所措。
顾茉宁马上把时尚拉走:“你都对她做过什么事?看见你就骂人了。”
时尚并无回应。
“hi,孟寻,我是morning!你还记得我吗?孟寻?”
“孟寻......孟寻......?”
孟寻继续摊在沙发上?
“她在装死?”易有乔问。
“哇,好香的牛小排!”易有乔继续试探。
“她睡着了,现在应该是进入深层睡眠。”苏执看了看手表说。
“嗯,现在抬走她,她应该也没感觉。”顾茉宁说。
八个人就这样从后面出来,正打算把她抬起来。
孟寻突然醒了,一睁开眼看见安知训,喊了声:“鬼啊!”又晕了过去。
“她好像真的晕了!”为止默默的说了句。
“她刚刚喊了句什么?”
“攰啊?”
“佢好攰?”
“跪!她叫我们跪下!”
和尚默默的跪下了,苏执在旁边看着也默默的跪下。
“不,她是晕了。”知训小声的说。
为止走向前打算把她抱起来,知训突然抓住为止:“你不要碰她!”
玛力听到也马上阻止:“对,你不能碰!”
“你伤她那么深!你走开!”苏执把玛力拦住。
“我忍你很久了,我和她在一起关你什么事!”半夏把苏执拉开。
顾茉宁见状也加入纠缠。
时尚依然跪在地上,视乎在念经文。
“我们一起的时间最长!”
“我是初恋!”
“她最爱我!”
“她不喜欢别人碰她!”
“让我来!”
“是我令她晕的,我负责!”
“谁都别想碰她!”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嘈杂的争辩声中,伴随着一段清脆的木鱼声。
“全部给我停了!我是她经纪人,我是女生,让我来!”宝森大喊。
翌日
孟寻迷迷糊糊的醒来,张开眼后,一惊,这是哪里?这是谁家?我这是在发梦还是被绑架了?
孟寻一顿慌张,从窗户看出去,这是在二楼吗?用散光四百度的眼睛看下去,粗略估计应该十米高,下面是草地,跳下去应该只会脚崴。
孟寻看了看,抱着枕头准备跳下去逃跑。正当准备跳时,突然发现下面好像有个颜色不一样!孟寻眯着眼用力看,居然是个床垫!这是?预测了她的预测?这是个坑?
孟寻听到外面有些动静,有些慌张,后退了几步把桌上的手机给跌地上了。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
“你醒了?”
孟寻马上拿起手机,拨打电话报警。
“喂,我被绑架了。我不知道我在哪里!”
“你先冷静,你叫什么名字?”
“孟寻”
“我不知道,抓我的人肯定认识我,我......我,我见鬼了.....啊,我肚子疼。”
门外
“孟寻你醒了?是我,半夏。不怕啊。”
“孟寻?是我,舒玛力。你是不是被吓到了?”
孟寻十分慌张,根本没有听清楚,只知道外面有人在说话,她马上走到门口,加上密锁。
“这里是哪里?”
“光博田市镇紫区富强路26号,孟寻不怕,安全的。”玛力喊着说。
“警察大哥我在光博田市镇紫区富强路26号......”
“这里的地址告诉你了,门的密码是3632,WiFi密码是05302222,你要不要先吃下东西?”玛力说。
知训也站在门口默默的观看。
“我刚刚看见窗户真的打开了,我聪明吧,把床垫放在窗下面。就知道她想跳窗!”顾茉宁闻声得意的说。
“那你干嘛不把窗锁了,真跳下来怎么办?”半夏着急。
声音惊动到了所有人,前男友团集合了。
什么?这声音,是我的前男友们?,孟寻靠近门听。
“孟寻,怎么了?先下来吃点东西吧。我们在下面等你,”玛力敲门。
还真是他们!没事,冷静,好好屡屡,先打回去给警察撤销报案!
“我们做了你喜欢的菜,下来吃吧!”江为止说。
现在吃东西重要吗?前男友一下子全部出来了,我怎么面对!多尴尬啊!不,难道,我进入他们的团综了?
后记:
孟寻点开热搜,点入了“丑”专栏。里面都是她的照片,要么角度新奇,要么是小时候开心玩耍扭曲面容的照片,没一张是正常的。
孟寻不甘心:“怎么不发我漂亮的照片?我这么漂亮!”气得马上留言为自己反驳。
然后又上了热搜“我丑你瞎”。

4 那些年,我们谈过恋爱过的女孩
啊......我想上厕所....现在这个紧急的情况,我居然想出去上厕所,啊,我实在是忍不了.....孟寻打开门。
“你还好吗?”一股低音炮声音传进孟寻的耳朵。孟寻随着望过去,啊,是初恋!孟寻没有回应,只顾着跑下楼找厕所。
楼下一堆摄影师和工作人员,孟寻马上意识到自己进入了前男友的团综。只是,生理上不允许她马上离开,慌乱间她看见一道神似厕所的门。不假思索的冲进去。
“啊!”顾茉宁裸着上半身,赶紧把衣服穿好。
“你干嘛进我房间!”
“对不住,对不住!”吓得孟寻赶紧关门。
孟寻直冒冷汗,肚子开始绞痛,她十分想上厕所,感觉要直通大海了!
为止,玛力和半夏陆续下来,孟寻进入了两难,在开口问厕所在哪里和保持优雅中垂死挣扎,难道再见到前男友一开口问厕所在哪里吗?太丢人了!
“厕所在厨房旁边,门口有盆花那间。”时尚坐在地上打坐十分冷静的说。
孟寻屏住呼吸慢慢的走去厕所,双手握拳,这是她能维持最后的体面了。
进门后,孟寻拿出了二十秒的时间完成了每日任务。从未如此畅快。
然后。
孟寻进入了难题。这要怎么出去好呢?出去以后说什么?怎么面对他们?
孟寻拿出电话打给了方禾:“禾,江湖救急,我困在厕所里了,我想逃出去!我想了几个方法,你帮我看看那个方法好!
1.从厕所的窗户逃跑出去。
2.装晕倒,上救护车逃走。
3.乔装出去,当我没来过。
4.出去打他们打晕,造成短暂性失忆。”
“嗯……你这个厕所有窗吗?”
孟寻四处看看:“额,没有,只有排气扇,太小了,我爬不出去。你看装晕行吗?”
“晕?......有点奇怪,感觉会被看穿。在厕所也没办法打吧,法治社会打人要被抓牢的!”
“那我怎么办?”
“你为什么要想怎么办?你又没做错事!,昨天明明说见到他们就要灭了他们,你要挺起胸膛走出去,你是女王!”
“好!”孟寻像是被鼓励了一样。突然看见镜子里面的自己,披头散发,没有洗脸,甚至没有刷牙,我刚刚就是这个模样出来见前任的?
天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冷静,我要拿回话语权,出去先骂一顿,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好,开始一波自我暗示,孟寻你现在可是女王,把话说清楚,以后各走各道,不再相见!
孟寻打开门,正冲着出去,准备破口大骂,想要占据地位的上风,不料。
一个人都没有,剩下三个摄影师。
孟寻装作若无其事的打开门,准备逃跑,不料,一开门就是两名警察。
“刚刚有位女士取消了报警,但是出于担心我们还是走访一趟,请问谁是孟寻女士?”
“我,我是孟寻。”孟寻举起了手示意。
“刚刚在电话里听到了绑架,请问这里是否发生犯罪行为?”
江为止闻声而来。
“没有没有,我……我来这里旅游的,醒来突然就忘记了,哈哈哈哈。”
“你们两个出示一下身份证,我记录一下。”
一名警察将两人分开,为止掏出自己的钱包。
另一名警察小声的在孟寻耳边说:“如果你需要帮助就眨两下眼睛。”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我们是来这里度假的。”
“好,我们这里虽然人烟稀少,但是每天定时都会有人来巡逻,只要大喊一声我们马上就会知道。”警察对着为止说。
“谢谢你们,辛苦你们了!”
警察离开了。
“怎么?尴尬到想逃跑吗?”为止把门关上。
“切,我是……我每天早上都会跑步好吗!我这是要去晨跑……”
为止点点头就离开到了,孟寻看着他走入隔壁厂。
孟寻觉得有些奇怪,他怎么也去那里呢?
“孟寻,你准备好吃早餐了吗?”一个小姐姐问孟寻。
孟寻点点头,突然也被拉到隔壁厂。
三台摄像机对着孟寻,孟寻一下子就警惕来,把人坐直。导演对孟寻进行采访。
“请问你见到前男友后第一反应是什么呢?”
“额……挺好的吧,还不至于到动武的程度。”
“那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前男友团呢?”
“不知道呢。”
“真的不知道吗?大胆说出内心的想法也是可以的。”
“欸,你这问题……不是明摆着嘛!”孟寻突然害羞摸摸自己的脸蛋。
孟寻看了一眼导演,导演在等她回答,一群工作人员也是一副吃瓜脸。
“这个……我先澄清一下,我真的不是过度自信的那种人,我前天在巴士上听见一些女孩说,这男团就是来求复合的……”孟寻有些害羞的说。
“那你自己觉得呢?”导演问。
“我觉得应该不是求复合吧,这……这件事真的……明眼人都会看得出,就……肯定还是对我有那么一丢丢的感情,才会来参加的,不然谁那么闲,搞这么多东西。”
“那你有什么想要对他们说的吗?”
“嗯……谢谢他们吧,但不包括其中几个。”
“好的,我们准备好了,你可以进去格子间里面享用早餐,你的前任们会在格子间里面等候你,期间只要是你问的问题,他们都必须回答,否则他们就会受到惩罚。另外,你进去的时间不能短过五分钟也不能超过二十分钟,否则也会接受惩罚。好,现在你可以进去了。”
孟寻os:不是吧,我还要进去见他们?那我还怎么逃走啊!可是现在这个情况,我要是逃走也太丢人了吧,不如进去和他们说清楚,叫他们放下我好了。
孟寻进入第一个格子间,推开门就看见玛力:“什么情况?”
“就是一个一个见面,吃早餐。”
“孟寻,我是morning!”隔壁格子间传来声音。
玛力马上走过去敲木板:“你闭嘴,现在是我时间!”
“好的,对不起!”
“这是能听得到其他人说话,其他人也听得到我们说话!这……这个装修上面是空的。”孟寻抬头一看。
“是的,你知道为什么这里放了这么多置物架,里面全部放满货吗?”
“这里是超市吗?”
玛力没有回应,孟寻想了一下再看着旁边的货物:“这里怎么这么多卫生巾?”
“啊,我们第一次就是在超市里面碰见的。”
“对。”玛力点点头。
“当时你在买卫生巾。”
隔壁房间发出:“哦!玛丽苏哥哥!”
玛力连忙解释道:“当时是我的表弟要军训,给他买来垫脚的!”
“我们先吃早餐吧。”玛力马上转移话题,随手拿了一个苹果吃起来。
孟寻拿起了一个包子:“其实我进来是想……”
“别只吃包子,也吃点水果吧,橙子,西瓜,奇异果全部都已经切好,都是新鲜的。”
“谢谢。”
“那你拿啊,怎么不拿啊,是不是觉得尴尬?”
“她不吃水果的!”顾茉宁到他们的格子间把水果盘拿走,并且打算自己吃掉。
玛力呆住:“为什么不吃水果?水果多有营养!”
“呃……”
“是我惯的。”半夏在自己的格子间喊。
“那喝杯牛奶吧。”玛力又将牛奶递给孟寻。
江为止也喊了声:“她乳糖不耐受,不能喝牛奶的。”
“好尴尬。”玛力一口气把牛奶喝了
“你说出来就更尴尬了。”孟寻吃着包子。
“要不我讲一个笑话?”
“别……”
“从前有一……”
“求你,真的别再说火山的笑话。”
玛力有点失落,孟寻开口说了句:“谢谢。”
玛力一脸困惑,孟寻指着格子间:“这个空间,还有男团的事,真的谢谢,但是你们能不能别再继续了?我真的很尴尬,谁喜欢看一堆前男友在一起嘻嘻哈哈,难道,你们不尴尬吗?”
“我们不尴尬啊!”玛力和隔壁其他人传来的声音。
孟寻打算单刀直入:“我知道你整这个男团的原因,但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会有结果的……我不想伤……”
“等等!孟寻你好像误会了,我来这里不是要结果的,你看着食物就知道,我对你也没多上心。”玛力憋着气说,眼神一直避开孟寻。
“……什么?你不是还喜欢我?那……那你在这里干嘛?”
玛力探了一口气,不自觉的摩擦自己膝盖:“你知道我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我知道几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他很快就要重新出来了,你还记得他曾经说过,一定会回来报仇的,所以,只要你出道了,出名了,才有可能安全。”
“……所以你就来做男团了?”
“你知道我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我明知道这是一个危机,如果我没有处理,万一你以后再次受伤,我感觉……我不处理好的话,以后,我再也没办法好好跟别人相爱了。”
孟寻有点懵:“所以,你来参加的目的就是,为了和以后那位好好相爱?”
“是的。”
现场温度直降十度,所有人都不敢发出声音了。
“那……祝你和以后那位白头到老。”
“谢谢。”玛力伸出手想和孟寻握手。
“不客气。”孟寻潇洒开门离开,进入另外一个房间。
孟寻的心情是【,……!?。】
孟寻敲了下门,开门进去。看见格子间里面都是晚会的装潢,桌上放的都是精致的早点,还有各国特色美食。孟寻嘴角上扬,自信的走进去。
“hi,有乔。”
有乔举起香槟:“hi,早啊,随便吃,想吃什么告诉我,五星级厨师都在后面随时准备着。”
孟寻随意拿起一块蛋糕,装作不在意的问:“有乔,你贵人事忙,时间宝贵,怎么会有空来参加前男友团啊?”
孟寻用叉子切开一小块蛋糕,正打算放入口中。
“因为好玩啊!”
叉子上的蛋糕意外掉在桌子上。
“就没有别的吗?”
“有!我要证明我眼光好!”有乔朗朗的说,孟寻随声挺直腰间。
“这个男团一定会红,我一定可以证明给我爸看,我可以的,虽然他说我一个月不花光两千万就行,但是,我保证一定会剩下钱!”
孟寻眼神死,打算快速的把蛋糕吃完就到下一个格子间。
时有乔开启音响,播放爵士乐音乐,走到孟寻旁边。
“我后妈有没有找你?最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坏事,偷偷和我的前女友们接触,你千万别说漏嘴啊。”有乔小心翼翼的说。
“好的,我吃完了,我走了,拜。”
此时孟寻的心情是【@¥……。。】
孟寻推开门,看见时尚盘坐的地上,对面有一个垫子,是给孟寻坐的。
孟寻一秒都没有停留,直接关门到下一个格子间。

5 这些年我很想你
孟寻推开门,是舞蹈室的装修,孟寻从容的笑了笑。
“十几年的朋友了,你还在坚持练punk呢!真是长情。”
“对啊,我喜欢念旧。”边说边做舞蹈动作。
“你不是说每年都要参加一年一度的国际街舞赛吗,来参加男团,两地跑身体吃得消吗?”
“没事,我就是要来试试!号子和仙人你记得吧!”
孟寻点点头。
“我和这两个人绝交了,说好一起把punk发扬光大,现在这两个人跑去做男团了!”
孟寻呆住。
苏执怒吼:“他们就是觉得做男团才能被人喜欢,做punk就是冷门,我就是要来做男团,我要把punk带进男团里!真爱至死,no punk no life!”
孟寻点点头。
“当然,最大的一部分是为了你,推你出道!”
“ye!no life !”孟寻也做了一个punk动作就走了。
此时孟寻的心情是【……。。。】
孟寻深呼吸,推开门。
看见半夏坐在一边等待着孟寻,周围都是绿植。
孟寻点点头和半夏打招呼,半夏也点头回应。
“这里没有什么高级的餐点,我就做了一个肠粉给你,你试试看。”
之后的八分钟里,两个人一直吃着肠粉一句话都没有说。
直到两人意外的对视,半夏马上闪开,孟寻一直看着半夏的眼睛。
半夏开始哽咽,默默的流眼泪,孟寻看到后,情绪也被带动,也开始哽咽。
“这些年,你过得可好?”
半夏点点头:“好……那段时间我们都不好过,对不起,是我问题。”
“其实,我们当时都不成熟,做得也不好,所有才会……最后互相伤害……我也对不起。”孟寻说完两人有陷入的沉默。
半夏吃着肠粉突然认真的看着孟寻:“你当时是喜欢我的吗?”
孟寻一愣:“当然,不然……怎么在一起这么久?”
半夏擦拭着眼泪,想要挤出笑容给孟寻看。
孟寻大概猜到他想展示自己坚强的一面,对着半夏摇摇头,表示:“我知道的。”
“你后悔和我在一起吗?”半夏问孟寻。
孟寻摇摇头。
“真的吗?”
“真的!”孟寻肯定的说。
两人眼泛泪光。
孟寻开口:“你最近怎么样?”
“就是写歌,练舞,还有……就是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了……”
“谁?我吗?”
半夏犹豫了一下:“不是。”
“是我吧,你别不好意思。”
“真的不是!”半夏用全身否认这个问题。
孟寻往后移了一下:“那你为什么来参加这个节目?”
“妈妈……”
“妈妈?妈妈怎么了?”
“她说……她不是我妈妈,我妈妈在我五岁的时候就走了……我要站在高处……找回妈妈,我要问问她,她是意外把我丢了,还是不要我了……”
孟寻按住自己的眼睛,眼泪还是从手指缝中溢出。
两人哭成泪人。
“要二十分钟了,你不走,我就要解释惩罚了……”
此时孟寻的心情是【……!!。。???】
孟寻靠着格子间的木墙走,一开门,看见知训。
孟寻擦干眼泪,前面像是开了三个风扇一样,英姿飒爽的姿势走过去,直接抽住知训的衣领。你这个坏人!分手就分手你居然装死?”知训被吓到后退。
时玛力听到后也过去知训的格子间:“她真的以为你死了,在你坟前整整哭了五个小时!哭到虚脱被其他拜祭的路人送到医院!”
“我孟寻到底欠了你什么?是你来招惹我的!不爱就不爱了,居然装死,你个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孟寻抽了知训一个耳光。
“我,其实我,我不知道怎么办了,就托人告诉你我死了,知道你想要来看我,我还弄了一个坟。我以为和你在在一起那么短的时间,你很快就会忘记的,对不起,我这次加入男团就是想补偿你的。”
孟寻情绪有些失控又生气又难受,顾茉宁在后面赶紧拉住她。
舒玛力一拳挥了知训脸:“原来就是你,你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事吗?她觉得你不会意外去世,又找不到任何证据,她觉得你肯定是被害了,怕你有什么冤情,一个人在深夜带着一个铲子就去挖了你坟。”
顾茉宁听到后松开了孟寻:“oh,太不吉利了。”马上跑去洗手间洗手。
玛力持续愤怒:“因为你,她被警察抓回警察局待了七天!后来警察说,棺材里面根本就没有人!我就算是被军队开除,我今天也要打你这个人渣。”
孟寻突然从后面抓住玛力:“你要保家卫国的,不能打人,我来打!”
“哪里打人?”两名警察从门口冲出来。
江为止也冲出来:“是误会,这里没有人被打。”
一个警察指着知训问:“他怎么了?怎么躺在地上。”
知训用力站起来:“我没事。”
“对啊,我们其实在演戏......警察叔叔你看,这里这么多摄像机,我们在录节目呢......”江为止冷静的说。
“全部人拿出身份证,证明身份。”
警察记录完所有人的身份证后:“嗯,都记录好了,再说一次,法治社会绝不允许暴力行为,男生打女生是犯法的,女生打男生也是犯法的。”
“我们知道了,谢谢警察叔叔。”茉宁向警察道谢。
“嗯,没事就行,最后说一句,暴力行为绝对不能容忍啊!”
孟寻冷静后继续录影。推开门,见是顾茉宁。
“hi,你为什么来参加前男友这个综艺?”
“因为我喜欢你啊!”
孟寻冷笑了一下:“好一个喜欢我,这句话居然在你这里听到。”
“嘻嘻嘻。”
“先说你这个装潢,为什么挂着你公司的名字,桌子上放的都是你公司的奖牌,你来参加是喜欢我,还是来混名气的。”
“你这么说就不可爱了,当初我们也是互相有好感的,只是我告白的时候出现一点点的差错而已……”
“一点点?约我到密室逃脱里面告白,结果被自己设计的关卡困住,我在外面足足等了你四个小时,最后还得打电话向消防队求救,简直就是浪费国家资源!”
“这是意外嘛,要是当时我顺利逃出来了,你会答应我的告白,那就是四舍五入差不多、几乎在一起了嘛!”顾茉宁不敢和孟寻对视。
孟寻瞪着顾茉宁。
“好吧,是我单方面的喜欢你。”
“不,是你单方面的借我宣传!而且在我之后你也还谈了两个女生!现在是4分50秒了,我要冲出去,接受惩罚吧你!”
此时孟寻的心情是【!!!!!!】
孟寻走到最后一个格子间,准备推开门,却犹豫了一下,心里想着,这是最后一个人了,要是他不是对我余情未了,而是又是来搞事情的,那我刚刚的访谈,还信誓旦旦的说他们肯定是对自己有感情的,结果,前面七个都被打脸了,没想到,曾经多深的感情,最后都结束的如此彻底。
孟寻头靠着墙壁,男人,我已经无所谓了,但我脸往哪搁啊?今天晚上的热搜将会是【你以为余情未了结果是人走茶凉】,【虽然被八次打脸但是没关系】,【过于自信会死于短命】孟寻在想办法,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
时尚、安知训和顾茉宁正在接受惩罚。三个人在喝一罐棕色的东西。表情尤为痛苦,其他人都看戏。
孟寻趁乱跑去问导演:“导演,录太久了,我脸都麻了,要不我们休息十分钟休息?”
“行,现在时间还在可控的范围,就休息十分钟吧。”
孟寻看见摄像机关机后,马上到江为止的格间房。
“孟寻?怎么了?”
孟寻马上跪下:“救我!”
“怎么了?”江为止马上放下茶杯扶孟寻起来。
孟寻听到“怎么了”后,想起刚刚的经历,一下子没控制住情绪,大哭了起来。
还好大家在休息时间都很吵闹,掩盖了孟寻的哭泣声。
“你呜呜呜呜呜啊,呜呜。”孟寻边哭边说,好在江为止能够翻译过来。
“你是我的初恋啊,救我?”
“呜呜呜就呜,呜呜年呜呜我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前男友团的。”
“你待会就说,这些年很想我了,想和我复合才来的前男友团的?”孟寻点点头表示她说的就是这样。
“呜呜呜呜他们,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选你,不让你呜呜呜。”孟寻哭到说话都不清楚,但江为止都能够一一翻译过来。
“你帮我骗他们,我之后什么选人的肯定都是选你,不让你受惩罚?”
孟寻一脸期待的等为止的回复。
为止安静了一会:“我不能帮你。”
孟寻哭到快晕,突然被刺激醒来了:“你说什么?”
导演拿着喇叭喊:“十分钟到了,各工作人员归位!”
孟寻擦干眼泪然后夺门而出:“八个人就没有一个是真心的……,就当是我瞎了。”
导演:“好,摄影师到为止的格子间准备。”
孟寻正好跑到录影厂门口,正打开门,准备逃跑。
两个工作人员看见她:“孟寻,你走错了。”
孟寻直接被两工作人员拉回江为止格子间门口。
“导演,准备好了,可以开始录影了。”
孟寻开始想,到底是前男友为了她才组成的团体,还是前男友们拿着这个名称在消费她,这一刻,她什么都不管了,只要有一个人站在她这边,她绝对会一辈子都跟这个人好。
孟寻面无表情,死气沉沉的推开门,像是在行刑一样。
孟寻进入江为止的格子间,拿起食物就吃,一眼都不看江为止。她心想着,这录影赶快结束吧,脸很痛,不想再被打脸了,五分钟一过去,她马上就走,不,是马上逃跑,再也不录影了。
为止看着孟寻将食物都推到她那边:“初恋,这些年,我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