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言晏乔安

第1章 脸红心跳
晏乔安在潘牧的一个闲置手机里,看见了他和前女友的暧昧照片。
尺度之大,令她脸红心跳。
她和潘牧恋爱三年。
在他的渲染下,他们始终保持着柏拉图式,极致纯洁的精神恋爱。
她将手机甩在潘牧面前的时候,潘牧脸色明显的发青。
“乔安,这,你怎么找到这个手机的?”
晏乔安强忍着内心的崩溃,侃侃出声。
“你不应该先和我解释一下照片的问题吗?最近一次照片拍摄时间,是一个月前。”
一向温和的潘牧,脸上的端重瞬间瓦解破碎。
他慌乱出声,“谭云云她有瘾你知道吗?我是被迫的,我喜欢的一直是你,乔安,你想想,如果我真的喜欢发生那些的话,我早就和你……”
啪——
晏乔安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潘牧,我们完了!”
她说完,拎着自己的包包就要转身,潘牧一把拽住她的细腕。
他将她紧紧捆在身前,低眸就要吻住她。
晏乔安身形僵直,眸光发冷。
潘牧的唇在离她只有几毫米的时候忽而顿住。
他一把松开晏乔安,“乔安,我们适合在一起,但我真的……对你没有亵渎的心。”
晏乔安哂笑,亵渎这一词用的好……
她没有犹豫的离开了和潘牧共同租的房子。
在房门关上的刹那,晏乔安眼泪也一涌而下。
她是一个正常人,也有该有的所有欲望。
而潘牧不同。
他‘洁身自好’,甜言蜜语不少,却没有实际行动。
他们两人之间,最多只有相拥而眠。
她尊重且接受他的一切想法。
没想到,这些却都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欺骗。
他不是不行,只是对自己不行。
可笑。
深夜的街边只有寥寥几人,晏乔安看着闭门的店铺玻璃上映出的自己。
裸色衬衫和白色阔腿裤,休闲的装扮是她的一贯风格。
潘牧常说,喜欢自己身上的那股清冷感。
可他又不是不知道,她晏乔安待人温和,从不冷淡。
哦,冷淡。
他说的大概是自己看起来,容易让人性冷淡?
晏乔安眼角含泪的自嘲一笑。
她走进24小时便利店,从货架上拿了一小瓶江小白。
之前在网上看过,都说这东西兑雪碧好喝。
她搀的酒有些多,一口下去,辣的够呛。
借酒消愁,愁更愁。
她拨通林欢的电话,满腔的话语想要倾诉。
电话铃声响了许久,对方接起,“乔安,怎么了?”
一听见熟悉人的声音,晏乔安顿时绷不住了,她话语中带着哽咽。
“潘牧出轨了。”
电话那边一阵窸窣,“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街上……”
“今天我们公司团建,我在CY酒店207房,你来找我。”
“好。”
晏乔安打了个车直奔过去。
她不胜酒力,脚步有些虚浮的走进酒店,前台人员忙扶住她,“小姐,您是?”
“2……201。”
晏乔安凭印象说着。
“哦,NV集团团建定的包层是吗?”
“对。”晏乔安忙点头。
“我带您上去吧。”服务员说着,扶着她上了电梯。
201房间门口,服务员敲了敲房门,“你好,服务员。”
服务员重复着话语,敲了好几次房门都没人开。
晏乔安摆了摆手,“不耽误您上班时间,我自己来就行,您先去忙吧。”
服务员身上的对讲机还在一直响着,她这才点头快步离去。
晏乔安懵懵抬手,“你好,服务员。”
她说完这句话,自己都愣了下,甩了甩头。
“欢欢……”
她话语未落,房门忽而打开。
晏乔安身子失重,顿时朝着房间里栽了进去。
身旁人没有扶她,晏乔安扑倒在地毯上的时候,还带着委屈的呢喃。
“欢欢,潘牧和谭云云之间从来都没有断过,我看见了他们两人的照片,那种尺度……就是……以前手机中病毒的时候,弹出的18禁图片的那种……”

第2章 趁着醉意
身旁人未动,却是关上了房门。
男人蹲在晏乔安的身前,压声问着。
“你说的是,帝都人民医院消化科医生,谭云云吗?”
“嗯……大家都是一个医院的,平时都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说……我在她的眼中是不是就是一个笑话……”
晏乔安趁着醉意,眼泪簌簌。
“她明知道……”
她说话说到一半,忽而带着诧异抬头。
小鹿般湿漉漉的眸,和男人那幽深的目光撞在一起,晏乔安忽而撑着坐起身子。
“你那位?”
男人身上只着浴袍,碎发微乱的垂在额前,“这话应该我来问你。”
“不好意思,我大概是走错房间了。”晏乔安说着,就要起身。
可她现在脚步虚软,刚站起来的瞬间,又朝着一旁斜去。
“你喝醉了。”男人低声说着:“我对你刚刚讲的事情,有点兴趣。”
一想起这件事,晏乔安就委屈的不得了。
她扶着桌子站起身,拉着男人的浴袍让他凑近自己身旁。
“你说,我真的让男人没有欲望吗?”
“嗯?”男人怔了下。
他轻抬手,保持着两人合理的距离。
可就是他这个动作,让晏乔安更是难受了。
“你们男人都一样,我哪点不好?你连吻我都不敢吗?”
“我……”男人话语轻顿,“你认错人了。”
“我没有把你当做谁,我就是在问你。”
晏乔安目光炯炯的看着眼前的人。
男人拧眉不语。
晏乔安忽而主动起来,她抬手揽住男人的脖颈,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她的吻带着生涩,啃的他唇间生疼。
他一手扣住她的头,唇舌交错,似是要教她怎样亲吻一般的加深吻意。
她的素手也悄然间撩开他的浴袍。
晏乔安现在的脑海中,漂浮着的都是潘牧和谭云云两人,那令人面红耳赤,鼻间喷血的照片。
男人在她的耳旁啃咬轻言,“你要知道,我是个正常男人,你在这样下去……”
“正常男人?那最好不过了。”
晏乔安现在似是想借着醉意,证明自己些什么。
她用尽浑身解数,“引诱”着身前的男人。

第3章 破碎片段
一片旖旎之后,男人看着她臀下的殷红,“谭云云的姘头,没碰过你?”
不知是身上的痛意,还是难过,晏乔安泪花不断。
她轻咬唇。
“潘牧那个王八蛋!他骗我!”
她将自己为数不多会的骂人词语,都用了一番。
周言听着她的吐槽,低笑着:“那些鬼话,顶多只骗到你了。”
只不过他的声音之后,是女孩平稳的呼吸声。
明明都哭成那副模样了,现在却还能在陌生人的床上睡着。
周言坐在床头处,点了一支烟。
他拿起手机,看着昨夜谭云云和自己发来的消息。
:订婚日子就选在九月份吧,长长久久,挺好的。
挟着烟的长指,快速在屏幕上跳动着。
:再说吧。
他回复完将手机甩在一旁,眼神垂下,视线细细的掠着女孩的面庞。
褪去刚刚的主动妩媚,她的长相倒是难得的清冷淡色,皮肤白皙细嫩,仿佛一汪清水一弹就泛起涟漪。
她说谭云云的姘头不碰她,不是不行,大约是不敢吧?
晏乔安醒来的时候,鼻间萦绕着一抹好闻的檀香味道。
头部的疼痛和胯骨处的酸涩,让她有些难以忍耐。
她微微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弧度分明的下颚线。
视线往上是小麦色的皮肤和轻抿的薄唇,再往上是浓密纤长的睫毛……
晏乔安这一刹那间,脑海中忽而涌入昨夜那不堪的破碎片段。
她只怔了几秒钟的时间,就连忙从床上弹起,趁着男人未醒,她快速套好衣服,蹑手蹑脚的从他的房间中走出。
晏乔安靠在门外墙旁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她从包包中拿出手机,看着上面数十个林欢的未接电话,点击回拨。
对方秒接,“乔安,你在哪儿呢!昨晚怎么不接我电话?!”
“哦……我,昨晚有点事儿,你哪个房间来着?”
“207!”
“马上到。”
晏乔安轻念着门牌号,回眸间发现,自己刚刚出来的房间是201。
1和7之间,听混也很正常吧……
敲开207房门,看见林欢那张熟悉的面庞时,晏乔安朝下带着委屈的撇着唇。
“欢欢,我分手了……”
“劝分的话,我早就说烂了,潘牧那人不值得。”
林欢一边说着,眼神却瞥见了晏乔安脖颈处的红痕。
“潘牧那小子,还打你了?”
果然……
潘牧已经在林欢的心中,“安全”到看见晏乔安身上那暧昧的痕迹,能意会成挨打,也不会以为是吻痕的程度。
晏乔安摇着头,言简意赅的讲着昨晚分手的事情。
当然。
一夜情的那种狼狈事情,她是不敢宣之于口的。
“什么狗玩意儿!算了,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林欢将晏乔安揽在怀中,“今天有班吗?”
“晚上有个大夜……”
“那行,我带你去吃个早餐,今天公司的团建项目,我不参加了,专心陪你。”
“嗯!”晏乔安点头跟着林欢出了房门。
她扫视着一层紧闭的房间,“昨晚来……刚来的时候,听服务生说这一层都是你们公司包了?”
“嗯,对,公司真是有钱没处花了,就在本市游玩,还专门订了房间。”林欢说话间,打了个呵欠。
酒店顶层是一个旋转的自助餐厅。
两人挑了点儿餐品,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林欢的许多路过的同事,都一边和她打着招呼,一边打量着她对面的人。
“我们这种互联网公司,男多女少,你瞧,他们看你的目光都不一样,所以不要怀疑你自己的魅力。”
晏乔安恹恹低眸,“潘牧……”
“哎,大早上的,别总提那晦气玩意儿。”
林欢原本桀骜的话语刚说到一半,忽而尾声低了分贝。
晏乔安注意到她的不对劲,这才顺着她的目光朝着自己的侧后方看去。
只看了一眼,她便脸色绯红的迅速挪回了眸。
林欢轻咳了两声,掩饰着自己将要说的话。
“看见了吧?优质男人多的是,你身后的就是我们公司新来的研发总监,研究AI智能的大神。”

第4章 不是单身
晏乔安梗着脖子,没有回头多看一眼。
她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
满脑子都在想着,大概昨晚黑灯瞎火的,他或许没看清自己长什么样子?
她正心虚的时间,换来的却是林欢的社交大牛症发作,“周总监,来一起吃啊?”
晏乔安红着耳根霎时回神,“欢欢,别叫他,咳,不认识有些尴尬……”
“放心,我只是打个招呼客套一下,他不会过来的。”
林欢话音刚落,周言果然瞥了她们这边一眼,身形却不为所动。
晏乔安看着他这冷漠的样子,瞬间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林欢的同事好友程浩,也正端着盘子从另一侧走出,他朝着周言打着招呼。
“周总监,早上好。”
招呼完,他又紧接着快步走向林欢这边,目光瞄向晏乔安,一脸殷笑。
“欢欢,这位是你朋友吗?”
趁着他没走来的时间,林欢朝着晏乔安挑眉。
“你瞧,我老铁程浩,万年单身狗,除了话多没毛病。”
程浩刚拉开晏乔安旁边的凳子。
下一秒。
周言忽而端着餐盘走了过来。
他指着晏乔安身旁程浩刚拉开的座位,朝着身旁的人问着:“这儿有人吗?”
“没,没人。”程浩呆愣回声,默默走开,只能去到对面林欢身旁坐下。
林欢也怔回了神儿,笑着打招呼,“周总监,昨晚睡得好吗?”
周言点头,“挺好,就是酒店的服务员半夜敲门,有些影响睡眠。”
晏乔安听见这话,一口水差点呛住。
程浩懵懵抬头,“是吗?我就住在你对面,服务员倒是没敲我门。嘿嘿,或许总监您住的是套房,和我们的待遇不一样。”
“确实有些区别。”周言说着,眼神掠向身旁的人。
“林欢,这位是新同事?”他故意这么说着。
林欢忙摆手,“不是不是,她是我朋友,是帝都人民医院的心胸外科医生。”
“哦,离我们公司不远,怎么称呼?”
周言侧头将眼神光明正大的看向了晏乔安。
她此刻脸颊泛红,硬着头皮浅声应着:“晏乔安。”
“我叫周言。”周言似是随口介绍着自己。
“哦。”晏乔安点头,她心虚的缓了一口气儿。
程浩笑着:“晏医生今天也跟我们一起活动吗?”
林欢摆手,“乔安今天夜班,没法出去玩儿,对了,周总监,我也请个假哈,今天先不跟大部队行动了。”
周言沉沉点头,“随意。”
“晏医生是单身吗?”程浩貌似随口的问着。
林欢朝着他挑眉,“怎么?要给我家乔安介绍对象?”
“像晏医生这么好看的,看起来应该追求者不少,所以我随口问下。”程浩嘿嘿一笑。
“她单身。”林欢笑着,“要不我给你推她微信?”
……
晏乔安现在完全没心思注意对面的两人在说什么。
她浑身的所有感官,都凝聚在了身旁的周言身上。
林欢又趁机问着周言,“周总监是单身吗?”
“目前不是。”周言轻声回应。

第5章 我想见你
晏乔安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凝固在了这一刻。
她一时间全然忘记了潘牧的背叛,脑海中反复回荡着的,只有和周言昨夜的暧昧片段。
自己和周言的所作所为,和潘牧谭云云之间的关系,又有什么区别?
漫无边际的羞耻感,像黑暗中的深渊巨口,将挣扎的晏乔安瞬间吞没。
浑身的冷肃感,时刻提醒着紧张的她,她不想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但现实,很显然,她已经是了。
原本情绪就在崩溃边缘的她,现下更是坐不住了。
她指尖轻颤的端起餐盘,猛地站起身,“我突然想起医院还有点事儿,欢欢,等……等随后我再联系你。”
有时晏乔安医院有会诊的时候,需要加班,这点林欢也知道。
林欢以为她是经过了昨晚的事情,突然想起工作事宜。
毕竟她的工作关乎病患生命,这才格外显得紧张。
“哎等下。”
林欢站起身将自己家中钥匙给她。
“这段时间你先住我家,我在网上帮你看看房子,之前你的房子,肯定是不能继续住了。”
“嗯。”晏乔安浅声应下。
林欢坐回餐桌的时候,一眼便瞥见周言唇边噙着的笑意。
“周总监,看似心情不错?”
周言笑着摇头,“还好。对了,我有个弟弟想去帝都医院实习,或许晏医生可以帮忙带下吗?”
上司求助,林欢哪里有不应的道理,“我帮你问问吧。”
“不用麻烦了,要不你把晏医生的微信也顺便推给我,我直接沟通。”周言将话说的冠冕堂皇。
“好。”林欢一边应着,一边给周言推去了晏乔安的微信。
晏乔安在昨晚去找林欢的路上,就已经把潘牧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除了,现在手机也显得格外安静。
安静之余,晏乔安也掺杂了一丝失落。
真正想要联系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可能完全联系不上?
潘牧这个人啊,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可就连心,也好似并没有完全在自己身上。
正当她凝神在微信界面时,忽而弹出了一则好友添加提醒。
对方没有备注,晏乔安想到了刚刚的程浩,她点了通过。
:有个弟弟,打算去帝都人民医院实习,感觉晏医生人不错,或许可以跟着你?
程浩给晏乔安的印象就是个自来熟。
所以对方开门见山的发来这条消息,在她的眼中丝毫没有违和感。
晏乔安:可以啊,叫什么名字,随后我给主任交代下。
:陈泽。
晏乔安:好的,记下了。
林欢也在这时候给她发消息:乔安,我刚把你微信推给我领导了,你看下。
晏乔安:已经聊过了,他看着年纪不大,竟然是你领导?
林欢:哈哈,看着和我们差不多,但其实比我们要大三五岁呢。
晏乔安:嗯嗯。
刚说加班只是借口,她并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去了林欢家里。
她浑身困乏到了极点,冲了个澡,躺在床上打算睡个回笼觉去消磨时间。
手机上弹出医院的座机号码。
晏乔安接通之后,一个女声传来。
“晏乔安是吧?我是谭云云,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见面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