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凯铭安琪

第1章 至尊拍卖会的美人

“三年了,三年了!我寻遍
世界各地,我快疯了……”
“今天有她的消息吗?”
“爷,少夫人她已经……”
男人倏然捏碎了手中的酒杯。他抬眸冷剐一眼海阳,眼神中警告意味十足,犀利如常。

“琪琪,我将你弄丢了三年,三年了……。”
“回家,兴许琪琪在家里等我。”

霍凯铭理了理袖口,提及琪琪时,桃花眼收敛了锐利,潋滟了几分似水的柔情。
海阳摁了摁眉心。

自从少夫人离开之后,霍爷就彻底疯了心了!
梦里梦外皆是媳妇。
————

微城最受贵族尊崇的夜店,风流名少趋之若鹜,名媛淑女避之不及。
而今夜,这里将举行一场令人疯狂的年度盛典——至尊拍卖会。
“霍爷,今夜压轴的美人,是我们特意为您准备的礼物,您要不要瞧两眼?”
霍凯铭坐在大厅中最尊贵的上座,他矜贵地翘起二郎腿,漫不经心地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尔后轻扯薄唇,嗤笑一声。
见状,他身边的特助荀阳拦下了店长准备递来的照片。
“霍爷已婚,向来不沾花惹草,那个女人,你只管按照规矩拍卖就是。”
“这样……”店长悻悻地将手收了回来,“那实在是冒犯霍爷了。”
霍凯铭有些不耐烦地将人打发了下去。
他仰头喝尽高脚杯中的红酒,薄唇上残留了一滴殷红的酒水,于优雅中透着些许狂野。
他眯了眯狭长的眸子,一双迷离的桃花眼中尽是不耐,却没有要起身离开的意思。
“荀阳,倒酒。”
“霍爷,您不能再喝了……”
“我让你倒酒!”
荀阳皱了皱眉,看到霍凯铭已经微醺,虽不愿让他再喝,却也不敢违抗命令。
一杯又一杯。
酒瓶歪七扭八地躺倒在桌子上。
“霍爷,至尊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霍凯铭舔了舔唇瓣,一个小动作却足以勾魂摄魄。
的确,他今夜来此,并非为了传说中的至尊拍卖会。
准确地说,他每夜都会来这儿。
来这儿听风流名少们谈论来自世界各地的风韵美人、猎艳奇遇。
这一切都是为了……
“今天有听到关于她的消息吗?”
“霍爷,少夫人她已经……”
霍凯铭倏然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他抬眸冷剐一眼荀阳,眼神中警告意味十足,犀利如常。
“回霍爷的话,今夜没有听到关于少夫人的任何消息。不过,若论美人,拍卖会上压轴的那个……”
荀阳迅速改口,挠了挠头。
霍爷向来教导他们,这个世界上,只有少夫人一人称得上倾国倾城。
因此,他的手下皆在网罗绝色美人,连美女消息最多的风流之地都不放过。
“一件商品而已,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霍凯铭轻挑眉梢,起身欲走。
笙歌之夜的至尊拍卖会上,如云的美女好似琳琅的商品一般被陈列在顾客们的面前,她们公开叫价,被竞相拍卖。
但究竟能拍到妓子还是雏子,皆看缘分。
“霍爷这就走了?”
“回家,兴许琪琪在家里等我。”
霍凯铭理了理袖口,提及琪琪时,桃花眼收敛了锐利,潋滟了几分似水的柔情。
荀阳摁了摁眉心。
自从少夫人离开之后,霍爷就彻底疯了心了!
梦里梦外皆是媳妇。
“霍爷,您等等我。”
他快步跟了上去,穿梭在扭动着腰肢的男男女女之间,耳膜快要被尖锐的叫喊声刺穿,不过也不乏听到其他议论。
“听说今夜压轴的这位叫‘琪’的美人,可谓拥有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呢。”
“嗤,笙歌之夜拍卖的美女,哪个标签不是这么挂的?到时候人出来你就知道咯。”
荀阳耳尖,倏然顿住脚步。
琪!
少夫人的名字中也有一个琪!
“接下来,我们将要拍卖今夜的压轴美人!起拍价,五百万!”
笙歌之夜的大厅内,一片哗然。
荀阳只觉得,糟了!

第2章 倾家荡产,老子要她!
“五百万?”
美人未出,台下尽是不屑一顾。
能被至尊拍卖会包装成礼物公开叫价的女人,个个都是极品,但真要称得上绝世之姿,还尚且差得远。
一个仅供玩乐的女人……五百万?
不少挥霍不起的男人们在心里打定主意,这女人今夜必然没有市场。
但彼时,荀阳却在笙歌之夜的大厅内四下寻找霍凯铭的下落。
“有没有看到霍爷?”
“没有没有。”
方才人来人往,他一时走神,竟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将霍爷给跟丢了!
若一会儿拍卖台上那美人当真是少夫人……后果必然不堪设想!
哪怕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毕竟,有人说,霍太太其实早就去世了。
荀阳带人焦急地四处寻找着,差点下令让下属将这里翻个底儿朝天。
但在这时,笙歌之夜的一角却传来一片嘈杂的吵闹声,甚至还有人不惜动手。
“你谁啊你?赶紧放开我!”
“把你刚刚说过的话,给我重复一遍!”霍凯铭擒住他的脖颈,就快导致对方断气。
“咳……我……我刚说什么了?”男人憋红了脸,不断地挣扎着,缺氧致使他根本忘记自己说过的话。
“霍爷!”荀阳闻声追了过来。
他看了看眼前的场景,一眼就辨别出这个男人的脸,正是刚刚提及“琪”的买者。
“霍……霍爷?”男人心中一慌,想起自己刚才的大不敬,恨不得让霍凯铭真的掐死自己。
见状,荀阳匆匆开口。
“霍爷!这个男人刚刚说,今夜的压轴美人,名字是琪!”
“琪……”霍凯铭恍惚了一秒,将对方松开,侧头将视线投给了拍卖台。
一张水蓝色的床被至尊拍卖会的工作人员推了出来,透过纱帘,隐约可以看到床上女人玲珑的身体轮廓。
纱帘缓缓被掀了起来……
女人肌肤胜雪,冰清玉洁。
她身披一袭薄纱,双眸紧闭,静静地侧卧在那张床上,一条白皙修长的玉腿弯曲着,薄纱覆盖了全部的关键部位,只显露出朦胧的性|感。
一张精致的鹅蛋脸尽是恬静的睡颜,绝俗的羽玉眉、卷翘的长睫、挺巧的鼻梁、粉嫩的唇瓣,五官仿若雕刻一般让人自惭形秽。
她躺在那里,就好似一副画。
哪怕是睡着了,那如幽兰般的气质却也足以勾魂摄魄,让人魂牵梦萦。
此等美人,断然称得上是倾国倾城!
“一千万!”
“两千万!”
“两千五百万!”
看到美人,方才不屑一顾的许多富家少爷都开始竞相拍卖,垂涎三尺。
“霍爷!真的是少夫人!”荀阳心中一喜。
他想要侧头去告诉霍凯铭这个喜讯,却发现身侧的男人早已消失无踪。
再向拍卖台上望去,霍凯铭箭步如飞地冲到那张床前,脱下自己的西装,将小女人的身躯紧紧地包裹住,然后将她打横抱起。
“霍爷,你这是……”
笙歌之夜的店长不知所措。
这可是能卖出两千五百万的高价拍品,他蓦然狠不下这个心主动献给霍爷了……
然,霍凯铭只是双眸猩红,他扫了店长一眼,尔后不耐于台下其他男人虎视眈眈的眼神,一掷千金。
“倾家荡产,老子要她!”
一句话,举世震惊。

第3章 媳妇儿,你不记得我了?
“那……那是多少钱?”
店长对霍氏集团的资产没有概念,更对MAL财团的资产没有概念,也知道自己根本受不起这份大礼。
但霍凯铭却一言不发,将怀中的女人护得更紧,生怕她再次丢了一样,匆匆离开。
“随便填!”荀阳随即撕下一张空白支票,塞到店长怀里,然后立即转身跟了过去。
店长心中一喜,赶忙冲着霍凯铭的背影喊道,“霍爷!二楼给这位琪小姐准备了SVIP至尊情人房,浪漫水床保您满意!”
然,霍凯铭却早已消失无踪了。
SVIP至尊情人房?水床?
他统统不稀罕。
此刻,他只想带着他的媳妇儿回家!
……
翌日清晨。
安琪惺忪地睁开双眼,摁了摁眉心。
她隐约记得,自己昨夜服用了安眠药,并换了一袭薄纱,将自己包装成礼物送到了笙歌之夜,然后……
“媳妇儿,别动。”一道磁性的声音传入耳廓,因是早晨还有些许低沉沙哑。
媳妇儿?
安琪心一惊。
意识到自己跟一个陌生男人同床共枕了一夜,她正想起身掀开被子下床,却没想到被圈得更紧了。
“再让我抱会儿。”
霍凯铭长臂一收,大掌拖住安琪的头,轻轻地将她摁到自己的怀里,尔后用下颌抵住她柔软的发丝,耍赖似的蹭了蹭。
安琪身体僵硬着,却根本不记得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谁买下了她。
只低眸一瞧,一丝不挂!
“啪——”
安琪一掌拍在霍凯铭的胸口,再迅速抬脚,硬生生将他揍下了床。
“嗷——”男人坐在床下的地毯上,惨叫一声,抬头委屈巴巴地看着她。
安琪用被子将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裹住,有些不安却强迫自己冷静地看着陌生男人。
“你是谁?昨夜发生了什么?”
当她决定将自己送上至尊拍卖会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是在冒险!
但顾潇潇偏说,用这样的方法,一定可以潜入霍家!而且万无一失!
可她竟……难道失身了?
未曾想,男人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他紧紧地蹙起眉头,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捧起安琪的脸,不敢相信地迟疑道,“琪琪,你刚才……说什么?”
“我跟你没熟到这种地步。”安琪拍掉霍凯铭的手,眸光冰冷,“你到底是谁?”
与她对视,感受着那冰冻三尺的温度,霍凯铭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戳了一下。
刺痛,窒息般的痛。
“媳妇儿,你不记得我了?”
“这位先生,我单身!就算是把你睡了,也跟媳妇儿是两码事。”
闻言,霍凯铭竟像小孩子那般无措。
她不记得他了……
她竟然……不记得他了?
“这三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琪琪,你怎么可能会不记得我了!”霍凯铭倏然勃然大怒,他抬手掀掉了床头柜上的所有物品。
房间内倏然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
“先生,你可能认错人了。”
安琪轻皱羽玉眉,没有想到他会有如此之大的反应。
可,眼前的男人……她竟觉得似曾相识。

第4章 媳妇儿身材还是那么好
“不会认错!你就是我的琪琪!”
霍凯铭坐上床,用指腹摩挲着安琪脸颊上娇嫩的肌肤,每一寸他都无比熟悉,五官一如既往璀璨夺目。
除了眼神……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因为我不是你找的那个琪琪。”安琪一瞥沁凉清眸,伸手将被子裹到自己的美背。
既然对方不肯说自己是谁,那么她便亲自去找自己的真正目标。
眼前这个男人死皮赖脸地缠着自己喊媳妇,必然不会是微城传言的那位鼎鼎大名的霍爷。
裹好身体,她准备下床。
但男人却猝不及防地压了下来,健硕的身躯将她锢紧,双手也被他擒了去。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安琪微怒。
霍凯铭一只大掌握住她纤细的两个手腕,钳制在她的头顶上方,另一只手轻轻摸着她的脸颊。
如此姿势,让她觉得极没有安全感。
“昨夜,我买了你。”
“笙歌之夜只卖了我一夜!”
“哦,是吗?我不知道,我只当买了你这个人。”霍凯铭挑起安琪的下颌。
哪怕是她不记得他了,他此生也都再也不会让她逃离自己的身边。
“琪琪,你可知道,这三年,我寻遍世界各地找你,如果你再不出现,我就疯了……”
“我看你现在已经疯了!”
安琪卷翘的睫毛轻轻抖动着,她暗自使劲,却没能从他的手里挣脱掉。
这个男人!力气好大!
但无论如何,现在尽快想办法潜入霍凯铭身边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于是,她抬脚朝男人两腿之间踹了过去,狠狠地用力一蹬,却没想踩了个空。
霍凯铭侧身一个翻转,松开她双臂的同时擒住了她纤细白嫩的脚踝,举到空中。
“媳妇儿,你在谋杀自己的性福!”
瞥了一眼自己被抬起的脚,安琪的耐心已经彻底被耗尽了。
她狠狠地一踹,用被子挡住自己身体的前侧,然后翻身下床,从耳后摸出一根锋利的银针,抵在霍凯铭的脖颈。
“准备一套衣服,放我离开这里。”
“琪琪,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霍凯铭眸光一黯,料想不到她竟有暗器。
他微微抬起下颌,感觉到那根银针在自己的脖颈上划出丝丝鲜血。
分明有身手可以躲避安琪的暗器,但他却分毫都不想动,任由对方控制着自己。
“我要离开这里。”安琪面无表情,重复着自己的要求。
“这就是我们的卧室,所有的衣服都按照你的尺码量身定做,不过你瘦了,可能不会很合身,我会命人为你重新……”
“我不想听这些废话。”安琪打断了霍凯铭的话,松开他将被子向后一裹,迅速进了衣帽间。
抬手抹了一下脖颈上沁出的几滴鲜血,霍凯铭将手指含到口中舔了舔,眸光却一直落在安琪的身上,一秒都未曾离开。
被子并没有裹住她的全部身体,修长笔直的美腿依然暴露在外面,还有隐隐约约浑圆的翘臀。
虽然瘦了,但是该大的地方,一如既往的大,而且柔软又有弹性。
轻勾唇角,霍凯铭抬步跟了过去。
“媳妇儿,你身材还是那么好……”

第5章 小玦爷的妈咪
安琪将霍凯铭给无视了个彻底。
她随意挑选了一套衣服进浴室换上,并特意将门锁好,以免色狼入内。
而霍凯铭却是以壁咚的姿势抵住浴室门边的墙,就这样静静等着里面的女人。
果然,安琪刚一出门,便撞上了他的胸膛,顺势被揽入怀抱之中。
“你这个男人!不长记性的么?”安琪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她方才伤了他,没有下狠手是因为自己急着离开,却没想到让他更加得寸进尺。
“长记性,所以才满脑子都是你。”
安琪呼吸一滞,随即便将视线躲闪开了。
这个人,可能因为丢了媳妇儿而导致精神失常。
没必要和他计较太多。
“谢谢你的衣服,我会还你的。”安琪伸手推开霍凯铭。
她眸光淡淡地瞥了一眼被他挡住的门,尔后冷冷一笑,侧头看到紧闭的窗户。
箭步如飞地走了过去,推开窗户,安琪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轻松落地。
“琪琪!”
似乎没有想到安琪竟然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离开,霍凯铭的心向下一沉。
他的妻子原先并没有如此矫健的身手,只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小姐。
下意识担心她出事,他立即冲了过去。
本想跟随安琪一同跳窗而下,霍凯铭眸光一凛,却看到另外一抹娇小的身影。
“妈咪。”
一个小奶娃迈着小短腿,穿着睡衣就从泉湖别墅的正门跑了出来。
他毫不犹豫地扑倒在地,抱住安琪的小腿,还用小脑袋瓜蹭了蹭。
“我不是你妈咪。”安琪眉头微微一皱。
这一家人,都奇怪得很。
一个男人,睡了她一夜就抱着喊媳妇儿,儿子更是过分,直接认了后妈。
“不管,这里是小玦爷的地盘,所以小玦爷说了算,你就是妈咪。”霍玦抱着安琪的小腿不肯撒手。
低眸看了一眼粉雕玉琢的小奶娃,安琪实在狠不下心将他踹开。
再抬眸看一眼自己跳下来的那个窗户,霍凯铭正长身玉立,站在窗边看着楼下花园中发生的场景。
“乖,放开我,阿姨要走了。”
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安琪蹲下来,摸着霍玦的头,只得好生相劝。
再晚些,等那个男人将这别墅的保镖都喊来将她绑回去,就彻底难以离开了。
然,霍玦只是倔强地摇了摇头,一本正经,“不是阿姨,是妈咪。”
他松开安琪的小腿,从地上爬了起来,又紧紧地抱住了她的大腿。
安琪:“……”
她怫然地抬头瞪着霍凯铭,“你能不能下楼管管你儿子?”
霍凯铭轻挑眉梢,微微颔首。
尔后,他身边的所有暗卫便莫名其妙地从天而降,将安琪团团围住了。
安琪极为敏感,立即进入备战状态。
然,他们却集体向自己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齐声大喊,震耳欲聋。
“请小少爷回家!”
“请少夫人回家!”
听到少夫人这样的称呼,安琪猝不及防地向后踉跄了一下,但备战的状态却并未懈怠。
霍凯铭眸光幽深,看着安琪随时便可以抵御八面进攻的姿势。
他的琪琪……何时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