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颜沈朔

15
第二天临近晌午,我在院子里支起了烤肉架子。
我躺在院子里悠闲地晒太阳,等着小梅将烤好的肉送进我的嘴里。
于是我爹娘带着我哥来看我的时候,就见着了这样一幅画面:
我,歪七扭八地躺在躺椅上,怀里一只大橘。
左边是雇来的乐师,正在弹奏小曲。
右边是侍女给我扇着扇子。
小梅在一边任劳任怨地烤着肉,还要负责送进我的嘴里。
众人看见我爹娘进门,尴尬地停了下来。
我闭着眼睛不乐意了:
「怎么停了?
「接着奏乐,接着舞!」
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
「说好的心灵受到重大创伤,茶不思饭不想呢?」
我吓得一激灵,赶紧睁眼。
就见我爹铁青的一张脸近在咫尺。
我讪讪地请爹娘和哥哥坐下,又去抱起哥哥的嫡子轩儿,随手放在了秋千上:
「我这不是在抚平心灵的创伤嘛……」
我爹一脸「我信你个鬼」!
招呼大家吃了一顿烤肉,又陪着轩儿玩了一阵。
我爹娘临走的时候,我抱着轩儿不放:
「真可爱~要不跟姑姑住几天?」
我哥赶紧把儿子抢回来:
「别跟你姑学,玩物丧志!」
自打出生,就一直在卷的轩儿,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看秋千:
「爹,我想……」
我哥毫不留情:
「不,你不想!」
16
送爹娘出门的时候,正好赶上隔壁的邻居出门,身后还跟了一男一女两个随从。
我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见我爹端端正正一礼:
「见过三皇子殿下。」
三皇子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看看我,又看看我爹:
「花大人?这位是……」
「回殿下,这位乃是臣的小女。」
三皇子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我看着我爹和三皇子礼貌而疏离地交流,不禁摸了摸下巴。
虽然「有职业道德」的作者大大,并未过多交代朝局,只着眼于内宅。
但经过几日的观察,我已经大致摸清了局势。
花家一向站队太子。
而三皇子沈朔,又是出了名地与太子不对付。
但是看我爹的表现……
我再次摸摸下巴,断定:
有猫腻!
17
当天深夜,由于烤肉吃多了,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索性爬到院中的凉亭上,居高临下的感觉真爽。
正当我享受清风拂面的时候,隔壁院中房门一响。
我循声望去:
三皇子沈朔与一个戴着兜帽的人,并肩走了出来。
沈朔还贴心地给对方紧了紧兜帽。
哎呦~真贴心~
虽然这个神秘人看身量像是个男的。
但那也完全没问题!真爱至上!
正当我看得津津有味,凉亭的砖好死不死地松动了。
「啪嚓」一声脆响过后。
我尴尬地和沈朔对视。
良久,我哆哆嗦嗦地说道:
「哎呀,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说看不清就看不清了。
「我得去看看郎中……我去!」
一阵风过后,我被沈朔的随从「请」到了隔壁院中。
还没等对方开口说话,我就抢占了先机:
「对不起打扰了!
「月黑风高,你们继续!」
沈朔嘴角抽搐:
「你都看见什么了?」
我想了想,诚恳道:
「看见你们为了真爱,打破了性别的壁垒。
「此等精神,我辈楷模。」
昏暗的月光下,我看见沈朔额头上「砰」地跳起了一根青筋。
18
良久,沈朔才喘上一口气,轻声对身边的神秘人说道:
「是花尚书家的嫡女,前阵子和离闹得很大。
「只知道吃喝玩乐。
「应该无妨。」
我不乐意了:
「你怎么说话呢?
「我还没追究你为了跟别人私会,装鬼想把我吓走的事呢!」
沈朔无视「私会」两个字:
「你最好把今天的事,烂在肚子里。」
我摸摸下巴:
「也行。
「给我一千两封口费。」
沈朔咬牙切齿:
「你狮子大开口啊!」
我挑眉:
「一千两,买你和太子通过密道,暗自私会的事。
「不值吗?
「何况密道还通过我家下面!
「土地占用费了解一下。」
19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良久,神秘人摘下兜帽,一张温和的脸露出:
「敢问花小姐,如何知晓的?」
我不说话,伸手。
沈朔骂骂咧咧地掏出一张银票给我。
我收起来,心情很好地开口:
「一半是猜的,一半是诈你们的~」
沈朔眼看就要一口气上不来,抽过去了。
我无语道:
「至于嘛?抠抠搜搜的!
「这样吧,我也不白收钱。
「给你们一点建议。
「听闻三皇子与太子争斗愈演愈烈,不过是这半年的事情。
「我猜八成是因为军功卓著的大皇子,从边关回来了。」
太子和沈朔脸色一下就变了。
当今皇上有三个儿子。
大皇子是庶出,身份不高,可军功卓著。
二皇子即是太子,嫡出正统。
三皇子沈朔母妃早逝,是散养的。
皇上年岁渐大,大皇子又回京了,储位走流程定是要争上一争的。
太子与三皇子做戏给旁人看,不过是混淆视听。
让京城这摊水更浑一点,也为了麻痹大皇子。
「你们大哥上蹿下跳这么久,皇上可有表示?
「人越老,越忌讳死亡。
「大皇子越折腾,皇上越会觉得他狼子野心,盼着自己殡天。
「你猜皇上高兴不高兴?
「与其跟着对方的节奏走,不如着眼于能做主的那个人~」
说完,无视对面两人茅塞顿开地面面相觑。
我打了个哈欠,回去睡觉了。
当局者迷,不过是被迷了眼。
良久,太子嗤笑一声:
「齐三元可真是看走眼了。
「放着明珠不要,捡了块石头回家。」
沈朔收回落在我身上的视线:
「确实有意思。」
太子意味深长地开口:
「能气得你这个冰山脸跳脚……确实有意思。」
20
当晚之后,我并未过多关注朝局。
之所以点了他们几句,不过就是因为我爹是太子一队的。
万一大皇子上位,他老人家也捞不着好。
那岂不是影响我的幸福摆烂生活了?!
何况我最近正忙着对小吃街进行「升级改造」呢~
嫂子送给我的小吃街,生意确实火爆。
但大部分客人,都是平民百姓。
有钱的人不屑一顾。
认为不干净,或者不符合身份。
于是我拿出大笔的银子,先是装修了门面,又改造了柜台,让所有小吃的制作过程一目了然。
同时,又引进了酸辣粉、炸鸡、小龙虾等「香飘飘」的新品。
生意瞬间更加火爆了。
我每天忙着数钱,美滋滋。
21
这天,我带着小梅去了小吃街。
没想到正好看到了齐三元和兰儿。
彼时,兰儿正眼巴巴地对着刚出锅的炸鸡,拉着齐三元的衣角撒娇:
「三郎,我想吃这个嘛。」
齐三元问了价钱,皱眉道:
「太贵了,都够咱们三天的饭钱了。」
兰儿脸色一变,抱怨道:
「嫁给你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还要被你牵连!真没用!」
齐三元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似乎不能理解,这就是几天以前,离开他活不了的女子。
良久,他咬着牙道:
「不是你当初哭着喊着要跟我回家?说是做小猫小狗也没关系的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争执起来。
我在一边看得开心,嘴角几乎快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谁知道冷不丁沈朔突然冒出来了。
他盯着我的牙龈子,嘴角抽搐地唤道:
「花小姐,这么巧?」
瞬间,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
花小姐和齐三元耶!
吃瓜吃瓜!
齐三元看向我,一脸温柔:
「颜儿……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了。
「你是来找我的吗?」
我面无表情:
「你我已经和离,你该唤我一声花小姐。
「另外,我是来视察买卖的。
「与你无关,切莫多想。」
22
一旁已经有殷勤的伙计,拿来今日的账册,拍马屁道:
「还是花小姐有本事!
「自从您接手咱这小吃街,利润已经翻了三倍了!」
齐三元和兰儿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他们眼里,我顶多是一个家境好一些的大小姐,没啥本事。
兰儿拉拉齐三元的衣角,朝着炸鸡的方向努努嘴。
齐三元拉不下脸求我,一脸不耐烦地挣开。
我嘴角挑起:
「今天本小姐心情好,在场的众位,这顿我请了!
「以后凡是家境贫寒者,均可每日来此领上一顿吃食。」
兰儿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我补充道:
「当然,这位公子和姑娘例外。
「想必你们也没脸吃,对吧?」
兰儿的咒骂之声,被淹没在一片人声鼎沸之中。
大家欢笑着点着吃的。
「花小姐人美心善呦~」
「真不晓得有些人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夫人愣是不要!」
「对啊!人家还有本事挣钱!」
兰儿和齐三元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看得我极为满意。
23
咱也不知道,有些人的脸庞为啥辣~么厚~
反正齐三元和兰儿,死皮赖脸跟到了我家门口。
死活要借住,声称要「照顾父母」。
小梅气急败坏地要把人赶出去,却被我拦住:
「可以。」
两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可能也没想到,我这么轻松就同意了。
随即我补充道:
「房租嘛,看你们也给不出来,就不收了。
「但是你们也不能白住对吧?
「洗衣服、劈柴换一个柴房,愿意就住,不愿意就滚蛋。」
俩人对视一眼,估计琢磨着我家一共没多少人。
能有多少衣服要洗,多少柴要劈?
于是痛快地答应下来。
我暗笑:
一看就是没遭受过社会的毒打~
24
次日,兰儿看着眼前一座小山一样的衣服,惊呆了。
一旁齐三元也没好到哪儿去,满满一院子的柴等着他劈。
两人对此表示了强烈抗议。
而我淡定道:
「用人部门和员工,咱们双向选择哈。
「二位随时可以走~」
最终两人骂骂咧咧地开始干活了。
我满意点头:
「小吃街员工新福利还不错~
「每日不限量供应木柴~
「包洗衣服~」
25
没过几天,兰儿就受不了了。
其实也不怨她。
她洗衣服时,我就在一旁睡觉、荡秋千、烤肉、听曲子。
换谁谁也受不了。
她很快就把主意打到了沈朔身上。
每次沈朔一出门,她准保婀娜多姿地出现。
奈何沈朔不解风情:
「姑娘,你早上没洗脸的话,就不要出门了好吧?
「你这眼屎那么大一疙瘩。
「恶心死本王了。」
我在院子里偷听,简直快笑死了。
不过话说回来,莫非沈朔就是书中兰儿的大腿?
啧!马桶拍早了!没看清后面就穿越了!
可把我好奇坏了。
不过很快兰儿就连沈朔的毛都摸不着了。
他经常很长时间都不回来。
京城的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
我敏锐地感觉到,储位之争,快到尾声了。
26
在我三令五申所有人低调行事的第十天。
京城变天了。
原本扶摇直上的大皇子,不知道什么原因,惹恼了皇上。
被发配到了鸟不拉屎的封地,无诏不得回京。
兵权被扒了个干净,转给了三皇子沈朔。
而太子则开始监国。
我笑了。
皇上就是皇上,从来不可能让某个皇子独大。
但太子和沈朔之争,亦骗过了他。
用沈朔制衡太子,从而稳固自己的位子,让人不得不叹一句天家无情。
27
尘埃落定后的这天早上,我被一阵喧闹声吵醒。
依稀可以听见有女子的哭泣声,和男子的咒骂声。
我草草梳洗之后,走出门看热闹。
沈朔抱着胳膊站在院中。
兰儿趴在地上,齐三元正在狂扇她耳光。
见我出来,沈朔指了指地上的兰儿:
「花小姐,你家洗衣婢爬本王的床。
「你是不是得给本王一个交代?」
我点点头表示应该的。
随后苦口婆心地对兰儿说:
「他喜欢男的,你理解一下。」
28
沈朔一阵猛咳,边咳边颤颤巍巍地指着我:
「本王跟你有仇是不是!」
我递给对方一个「我懂的,低调低调」的眼神。
再看兰儿,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来就被打断了腿,加上齐三元一阵无敌大耳光。
花容月貌的小脸蛋,变成了一个沾了泥土的皮球,甚至还挂着鼻涕。
齐三元一顿咒骂:
「丧门星!还敢给老子戴绿帽子!
「我这就把你发卖到妓院里去!」
就在齐三元还想踹她两脚的时候。
兰儿突然疯癫起来,拉住齐三元的腿,把他拉倒在地上,扑上去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
瞬间血流如注。
等沈朔的随从将两人分开的时候,齐三元脖子上一个大洞,已经说不出话了。
兰儿满嘴血污地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突然没了气息。
我目瞪口呆!
作者是有多执念?
不管剧情如何蛇形走位。
最后必须得「嘎」地抽过去一个……
29
齐三元活了下来,但是从此说话漏风,并且病恹恹的,下辈子离不开汤药了。
齐父齐母带他回了乡下,临走对我欲言又止。
我摆摆手表示:是非恩怨,烟消云散。
太子监国以后,重用花家。
不出意外,至少三代以内,花家无虞。
我的摆烂生活终于可以持续了。
不过很快我就觉得无聊了。
于是某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我偷偷给爹娘留了封信。
带着小梅、大橘和一个雇来的武功高强的女保镖,溜之大吉。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30
番外一
半夜,保镖陪我去茅房解决个人问题。
我百无聊赖地一边嗯嗯,一边闲聊:
「小姐姐,我给你开的工钱高,还是三皇子给你开的工钱高啊?」
对方毫无防备:
「自然是三……
「呃……您怎么知道的?」
我挑起嘴角:
「一半是猜的,一半是诈你的~」
31
番外二
多日以后,处理完手头事情的沈朔追上了我们。
「带我一个呗,花女侠。」
我挑眉:
「食宿自理。」
沈朔失笑:
「财迷!」
京城中,太子看着眼前的兵符,嘴角抽搐地看信。
信很短,只有一行字:
「我摆烂了,记得按时发我俸禄!」
至于以后?
嘁~谁管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