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颜沈朔

6
我带着小梅在街上溜达,边走边宣传自己和离的事迹。
不出一个时辰,整个京城就传遍了。
毕竟我这个人谨慎惯了,万一大家不知道我和离了,抄家的时候牵连到我咋整?
小梅诚恳建议:
「小姐,咱们要不然先回尚书府吧?
「哪有带着嫁妆在街上溜达的?」
我没搭话,因为我看见了自己的目标:
「小梅,那个宅院应该是我嫁妆里的吧?
「找钥匙。」
小梅目瞪口呆:
「小姐你要住在外面?」
我挑眉:
在古代,和离不算一件体面事。
我嫡亲的哥哥早已成婚,育有一子两女。
我若归家,即便他们不说什么,可旁人也是要笑话的。
对尚书府的女孩也并无好处。
何况……
群居哪有独居香?!
等安顿好嫁妆,我这才带着小梅回了尚书府。
爹娘看见我,强忍着眼泪:
「回来就好……我花家的女儿,大不了我养一辈子!」
我鼻子发酸,闷闷地答道:
「爹娘别哭,和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兄长和嫂子关切道:
「我把你的房间收拾出来,今天就回家住吧。」
我笑着道:
「我看嫁妆里有一处宅院,我很是喜欢。
「请爹娘允许女儿住在那里。」
爹娘愣了一瞬,就想明白了原因。
嫂子看向我的目光,充满了感激。
兄长下意识想要拒绝,却被我拦住:
「我知道爹娘、兄长嫂嫂都是真心为我好,所以我才更该如此。」
7
等我从尚书府出来的时候,怀里鼓鼓囊囊揣着一沓大额银票和地契。
啊!是幸福的感觉!
家人觉得我受了委屈,恨不得把家底儿都塞给我。
嫂子更是倾情奉献了一条街的铺子,说是给我零花。
据说还是京城最火的小吃街!
给我感动坏了,当即拍着胸脯表示:
纵使沧海桑田,我哥不是我哥,但你永远是我的亲嫂子!
我哥面色铁青地拎起我,把我扔出了尚书府。
嘁!谁管他!
有吃有花,人生巅峰!
我美滋滋地回到自己的小院子,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男人拦住了:
「你为何住在这里?」
我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看他:
「我的房子我做主!」
年纪轻轻相貌极佳,可惜却是个神经病!
我抬脚就走。
男人深呼吸,努力保持冷静:
「别误会,在下就住在隔壁的宅院。
「听说这个房子闹鬼,姑娘要不要换一处居所?
「在下愿意提供……」
我的脚步瞬间停住:
「闹鬼?
「此话当真?」
男人微微一笑,以为把我吓住了:
「是啊,小姐还是尽快搬离……小姐?小姐!!!」
可惜我撒丫子就跑进院子里了,只留下几句话在风中摇摆:
「闹鬼好哇!热闹!
「不知道能不能凑齐一桌麻将!
「到时候三缺一,我喊你啊!」
男人面色铁青、眼神晦暗地站在原地。
8
我决定接下来的三天,按兵不动。
一边收拾房子,一边等待齐家抄家的圣旨。
没想到,第三天一大早,我就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让整场闹剧产生了质的飞跃~
9
齐三元和兰儿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大摇大摆地跑来看我。
美其名曰「探望」。
兰儿紧紧挽着齐三元的胳膊,洋洋得意地宣誓主权,整张脸蛋容光焕发。
倒是齐三元,脸色略显黯淡,黑眼圈严重。
我一边撸猫,一边友情提示:
「注意节制啊小伙砸~」
齐三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脸色铁青,咬牙切齿:
「你这日子过得不错啊!」
我看着院中的秋千、大片的海棠花、树下的烤肉架子,还有手中肥肥美美的大橘猫,深表同意:
「确实比之前强多了。」
齐三元看起来有点不是滋味:
「你若是闹够了,就回家去。
「撒气也撒够了吧?」
我瞬间警惕:
「谁跟你说我是在撒气?
「和离书都给了,可不兴反悔的啊!
「兰儿姑娘,你管管他!」
兰儿顺势扯着齐三元胳膊撒娇:
「姐姐不愿意的话,夫君就别勉强她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夫君的好的。
「你看她……」
说着,她环视了一下四周,似乎想挑点不圆满出来。
谁知道看了半天,没挑出来,眼里倒是隐蔽地闪过了一丝嫉妒。
咱可是花大价钱装修的房屋和院子。
务必力求闪瞎你的狗眼。
恰在此时,齐三元的小厮来报:
「将军!宫里来人传圣旨了!」
我们三人目中齐齐一缩。
兰儿瞬间喜上眉梢:
「是不是要给夫君加官晋爵?!
「会不会给我也封一个诰命夫人?!」
我好心提醒:
「诰命夫人是正室才能当的。」
奈何只换来兰儿一个白眼儿:
「你就是嫉妒!我告诉你!你再想嫁给夫君可没戏了!」
齐三元虽然没说话,但是看起来确实隐隐有些得意和期待。
我也很期待:
当你们接旨的那一刻,会是什么表情呢?
心动不如行动!
前脚齐三元和兰儿出门,后脚我就跟了上去。
10
书中并未过多介绍齐家遭难的原因。
我只知道大概是齐三元在边关打了胜仗,口出狂言自称是当朝的「定海神针」。
后来被不和的官员呈报了上去。
随后又被挖出几件不痛不痒的小事,被多人联合弹劾。
皇上念在齐三元打了胜仗,并未过多追究。
只是褫夺官职,查收财产,齐三元领廷杖一百。
简称:只给齐三元留了条裤衩子。
对此,我只能表示「呵呵」。
「定海神针」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皇上他老人家都没往自己个儿身上揽好吧?
另外,您这人缘儿也混得忒差了!
11
我坐在对面的茶楼上,看着齐三元如遭雷击,眼睁睁地看着一箱箱的东西往外抬。
兰儿撒泼打滚想保住自己带来的几件首饰。
却被内监好心普及:
「嫁妆也算齐家财产哦。」
兰儿此时想起了我,她眼睛一眯:
「花颜的嫁妆!她私自带走了!
「众位大人快去查抄!」
妈耶!什么仇什么怨!
内监嘴角一抽:
「人家都和离了……
「这位姑娘您未免有点过分了……」
抄完家,齐三元被当众按住,廷杖毫不留情地落在他的身上。
初时他还能忍住,后面可能实在是太疼了,再加上没给行刑的人塞银子。
那家伙可真是往死里打。
齐三元开始杀猪般地惨叫。
小梅在我的示意下,让茶楼把曲子停了。
我嘴角挑起一抹笑,就着悦耳的惨叫,品茶吃点心。
花颜,借了你的身体。
这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12
待到曲终人散,我溜溜达达地去了齐府……啊不!现在只能说是齐宅了。
而且这座宅院也在查抄范围内。
也就是说,明天一早,齐三元和他的真爱就要无家可归了。
啧!真惨!
请继续保持~
我进门的时候,齐三元正在挨今天的「第二顿揍」。
齐父抄着扁担,猛揍趴在地上起不来的齐三元:
「我跟你娘就去佛寺祈个福,你把家都折腾散了?!
「花颜多好的姑娘,让你给休了!
「纳进门一个什么玩意儿!
「还定海神针?!
「来来来!你起来!让我掂掂你几斤几两?!」
齐母面色不善地看着兰儿,似乎很想上去抽她个嘴巴。
按照书中的介绍,齐父齐母其实是很好的人,自始至终一直护着花颜。
可惜抄家之后,急火攻心,外加被齐三元和兰儿气得七窍生烟。
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见我进门,众人齐刷刷地望过来。
齐父齐母一脸愧疚,无颜面对我。
齐三元眼前一亮,觉得我顾念旧情,心疼他了。
兰儿则是恶狠狠地骂道:
「你是来看笑话的是不是!
「蛇蝎心肠!」
我嘴角抽搐:
「你男人还在地上趴着呢,你不先扶他起来吗?」
趁着兰儿一脸不情愿,去扶倒在地上、污泥和鲜血满身的齐三元的时候。
我走到看起来还想接着揍齐三元的齐父面前:
「齐老大人,切勿再打了啊。」
齐三元眼睛瞬间锃亮,升起了希望。
齐父却注意到我换了称呼,不禁一叹。
就在齐三元一脸希冀,等待我帮他求情的时候,我继续道:
「打坏了他不要紧,重要的是,别气坏了您的身子。」
齐三元脸色瞬间一变:
「花颜,你……」
我压根不理他,就当是背景音了:
「齐老大人,这宅子怕是明天就要收回了。
「不如您二老先跟我回家暂住?」
齐父齐母连连摆手,示意使不得。
倒是兰儿一脸期待,眼神游移不定。
最终,齐父齐母在我的死缠烂打下,松口答应了,只说暂住,找到宅子就搬走。
临出门的时候,兰儿搀着齐三元跟在我们身后。
我佯作不解:
「你们跟着我干嘛?」
兰儿理直气壮:
「回家啊!」
我好笑:
「我家是我家,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我家太小,容不下二位那么大的脸。」
齐三元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皱眉道:
「别闹了花颜……」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齐父就一口唾沫唾到齐三元脸上:
「你要是找不到镜子,就撒泡尿!
「好好照照自己!
「你也配得上颜儿!
「真后悔帮你定了这门亲!」
13
兰儿在后面一个劲儿地叫嚣,说我是假好心,装好人。
可那有什么用呢?
齐家的事儿闹得很大,看热闹的人不少。
很快,整个京城都知道了:
我不计前嫌,将齐父齐母接回了家。
至于齐三元和兰儿?
不好意思,别问!
问就是伤透了心!
面对不了真爱!
我弱我有理!
考虑到彼此之间略微还是有些尴尬的,我特意收拾出来一个单独的院子安置二老。
这样大家互不影响,挺好!
搬东西的时候,我又跟我「好看,但有病」的邻居打了个照面。
我心情不错地招手:
「对不住,我最近没看见鬼,所以也没叫你一起打麻将。
「真不好意思哈!」
对方看着我,目瞪口呆。
满脸都写着「她怎么还没搬走」「她怎么不但没搬走,还接回来两个」!
最后愤愤不平拂袖而去。
14
当晚,我刚准备睡觉。
一阵幽幽的声音传来:
「还我命来……
「我死得好惨啊……」
阴风阵阵间,我打了个哈欠:
「你怎么死的?」
「鬼」顿了一下,半晌讷讷道:
「被人……害死的吧?」
我又问:
「那你是男鬼还是女鬼?」
对方这回倒是回答得很快:
「男鬼!」
我翻了个身:
「那你一个大老爷们儿,不赶紧冤有头债有主,报仇雪恨去!
「你跟这念念叨叨的,不觉得很丢鬼吗?」
「鬼」沉默了……
半晌,落荒而逃。
隔了一会儿,我刚迷迷糊糊睡着,又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
「还我命来……
「我,女鬼!」
好嘛,这回都会抢答了。
我翻身而起:
「正好,那你能陪我去个茅房吗?
「外面太黑了,人家害怕……」
女鬼也沉默了……
良久:
「行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