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孟晓

第六章、吐槽
西门口距离夜市最近,每到傍晚就人来人往,情侣居多。
杨易就站在西门口外,看着四个女孩走向他过来。他的女朋友身在其中,正聊着什么感兴趣的话题眉飞色舞。
“孟晓。”杨易出声叫道,两天没见她的心情看起来不错,那一天的不愉快应该已经过去了,杨易提起的心稍稍落下。
叶思雨第一个看见杨易,用肩膀推了推孟晓,抬下巴示意她往杨易那边看。把手上孟晓的购物袋还给孟晓自己提,自己带李冉和周瑶先进去,三个女孩全程并没有和杨易打招呼,仿佛根本不认识杨易,杨易也同样。
李冉和周瑶也上道,孟晓并没有真的介绍过杨易,好几次孟晓叫杨易一起吃饭他都找借口说忙,她们也不稀罕一顿饭吃,此刻装作不认识最好。
“这也长得算一表人才吧,怎么会干这么狗的事?咱们又不是要宰大户,外面小吃一顿才花几个钱。”艺大门口的小店那么多,平时她们吃饭都会照顾孟晓,花个两百块钱请她们吃饭认识认识难道很贵吗?
三个人走远了,又提起杨易和孟晓谈恋爱,杨易都没有请过她们吃饭的事,李冉憋不住吐槽,周瑶单纯跟着点头。
叶思雨笑话她无知,嘲讽道:“说不准人家压根就不是没钱,出入的都是高档餐厅,只是单纯的看不上咱们呢?”
“看不上他还和女大学生谈恋爱?他怎么不找公主去呢,还能当驸马。”李冉不满道:“我看也就是孟晓傻,拿生日礼物那么敷衍她都能接受,放在别的女孩早就闹着要分手了。”
叶思雨不屑于回答,直说孟晓可不是傻呗,赠品当礼物,竟然还能这样就接受不闹。
李冉不明所以,叶思雨也不打算解释,一心回去追剧。
看不上宿舍人就是看不上孟晓,李冉和周瑶对视一眼,这点道理她们还是能想明白的。
不管孟晓平时对杨易多好,学习多么出色,但孟晓是小地方出身,无依无靠也是她最大的弱点。
可惜了,孟晓这么好的姑娘。
宿舍里安安静静,各干各的事去。
……
孟晓今天受了那瓶香水的打击一上头,给自己买了好几件裙子。现在手里提的袋子都是她下午血拼的战利品。
她毫无半点心虚的走向杨易,无论他说她浪费还是说她不会过日子,她现在都有足够的底气面对他。
杨易褪去职业装,穿着黑色卫衣,黑色头发服帖柔顺,宛如还没有出校门的学生。
见她过来,眉目清朗含笑,神色温柔的接过那些购物袋,并没有为孟晓花钱而不满。
杨易道:“怎么不接我电话?害我担心你好久。”
孟晓的宿管阿姨在这方面管的比较严,男孩子在楼下等得久了就会被盘问,杨易嫌麻烦总在校门口等她。
这两天他处理出差回来的公事,一直顾不上她,今天给她打电话,她却一直没接。
孟晓拿出手机,下午三点有杨易的微信问她在做什么,说他想吃她做的菜。她没回,过后不久又有几个电话打进来,她手机静音一直没注意。
那时候孟晓正和舍友逛小店,根本没看。
“和舍友逛街,一直没看手机。”
“下次不准这样了,隔一段时间看一看手机,不然我会担心你的。”杨易摇头,表示没关系,一手提着购物袋另一手牵着孟晓往门外走。“今天陪室友,明天周末可以轮到我了吧,我出差回来咱们还没好好吃过一顿饭,明天一整天都陪你。”
主要是家里阿姨煲的汤味道总怪怪的,没有她的味道。
出差两个字从杨易口中说出,孟晓停下脚步。
“我今晚有夜班,不能过去。”
杨易听闻皱眉,责怪似的说:“怎么又开始打工了,我现在有收入,不是说好我养你?”
杨易升职之后,心疼孟晓之前打工辛苦,担心孟晓荒废学业,就不让孟晓课余时间出去打工。这半年孟晓也真的专心学业,空余时间就去画室画画,提升专业课。
所谓的“养”真的就只是养,孟晓今天买衣服,用的还是自己之前打工的积蓄。
“夜班也不久,四个小时给两百块钱,这样一个月就有六千的收入,我觉得待遇还不错。”孟晓道,心里计算着六千到十万的差距,她纵使有六千的进账,还是舍不得买那个品牌最便宜的一支眉笔。
只能庆幸自己毛发颜色重,不需要画眉毛。
“我给的生活费不够用吗?我再给你一点。”杨易察觉出问题所在,问她。
“没有,够生活了。”孟晓拒绝,上大学的情侣中男朋友给生活费的不多,他能想到给她已经不容易了。
只是他给的钱,只够平时吃饭和给他做饭买菜,多一块钱给她买东西的都没有。孟晓又习惯了不开口说穷,杨易就觉得自己给的钱够她用。
不,是够一个穷困女大学生用,但不够一个学艺术的她用,颜料画板样样要钱,所以这样被养了一段时间,孟晓的积蓄所剩无几,又经过了这两天“十万”的洗礼,她准备继续出去打工。
她今天给之前勤工俭学的24小时便利店打电话,正好他们缺一个夜班收银,孟晓就答应去,今天是第一晚。
“女孩子夜班很危险的,听话,咱们不去。”杨易好言相劝,他确实心疼她打工,之前她为了“养他”给他还债,每天都打两份工,一度贫血昏倒。
孟晓摇头:“我所有的课都结了,闲着也是闲着,找些事做。而且今天都答应人家了,不去不行。”
到六月中旬就是学校统一的招聘季,她得给自己攒些积蓄,才好体面的去应聘。
以前她指望杨易,现在看来,还是指望自己比较安全。
杨易问:“是不是因为今天出去逛街,你舍友买的那些东西?你也想要?”
托他那个公主妹妹的福,他对女孩用的那些东西了如指掌,刚刚他只粗粗看一眼,就能分辨出孟晓和她舍友的差别。更别说其中一位的眼神,让他感觉她嫌弃孟晓嫌弃到了骨子里。
那三个室友手上提的袋子,和现在他手上孟晓的袋子,差了不是一个档次。
放在以前,孟晓会立刻反驳她不稀罕,她也确实不稀罕,自己没那个命,不奢求得不到的东西。
可这一次,孟晓没有反驳,手在口袋里捏紧中午得到的生日礼物,那口红的纸盒已经被她一下午握的皱巴巴。
若无其事的将它拿出来,拆了纸盒扔进垃圾桶里,孟晓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他“我今天去逛商场,柜台小姐说这个颜色每个女孩子人手一支。你看,好看吗?”

第七章、初恋
孟晓扭开口红,没有试色给他看,直接问杨易。
“那里有很多颜色我喜欢,我想多打一份工,收入至少能再买几个不一样的颜色。”
杨易看到口红就头大,手臂上的颜色洗了好久才下去,把手臂收回背后,换个方向往学校里面走。
“我看不懂你们女孩子的东西,我觉得它就只是红色。”那些颜色他看着就就头晕,什么都分不清。“先把东西放回去,今晚我陪你去值班,明天一定要和人家说清楚,你不去了。”
“这些东西你如果喜欢,买回来我给你去报销。”
孟晓没回答,心中苦涩。
果然是有差别,小公主那里就能耐心试色,到她这里,就是看不懂,买回来报销。
报销,她想问:她买个十万回来,报不报销?
孟晓没问,这样有辱她的尊严。
……
杨易其实对孟晓很好,他可以做到所有男朋友应该做的任何事。
比如现在,便利店里有客人,是杨易在收银,孟晓被安排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这个便利店,见证了他们是如何开始的。
那时候她是大一新生,爸爸和继母本来能供养的起她,也说好要供她上大学,以后读硕士博士都可以。
可偏偏继弟不好好学习和别人打架,被学校勒令转学,转学的费用加上打架给别人赔偿的费用,爸爸这几年跑货车的积蓄,全部投在了那个不争气的弟弟身上。
到了孟晓这里就所剩无几,看着爸爸欠意的脸,她没有办法,为了减轻负担,就到处找工作挣生活费。
那时候这里还比较偏僻,路两边都是田地,她上完夜班,要在便利店里等天亮了,才走路回学校。
那一天,刺耳的撞击声刺破宁静。私家车撞上路边的保护墙,墙解体,车变形。
孟晓赶过去的时候,杨易满身是血,已经昏迷。
她叫了救护车,但四周没有目击证人,她只能跟着救护车去医院。
杨易一直昏迷,他的手机被摔得稀烂,屏幕锁她也打不开,身上没有身份信息,医院紧急联系人最后留的是她的联系方式。
后来,孟晓又被叫去警察局配合调查车祸,等回来时只知道他的手术很成功,他也很快清醒,醒来之后联系到了家里人,给他转院治疗。
警方调查车祸没有疑点,孟晓的生活也归于平静,依旧每天上夜班,白天早上走路回去。
再见到杨易,已经是两个月后的事,他额头有一道明显的新疤,拄着拐杖,左腿还打着石膏。
见她从便利店出来,笑道:“你好呀,救命恩人。”
后来,他渐渐康复,拆了石膏行动方便,常常过来陪她上班。
两个人一起走过那条偏僻的路,走过他发生车祸的拐角。
她渐渐知道他是本地人,父母健在,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他还是商大的学生,这次重伤休学一年,他在家里闲得无聊,就过来找她聊天,再送她回学校,权当做是报恩。
她夜班的时候,他来陪她,送她回学校后,他再回家。
渐渐地两个人熟络起来,有种暧昧的光晕笼罩着彼此。
有一天清晨,在那个转角,杨易拉住她,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孟晓还记得空气中有泥土的清香,他许给她余生的身,得到她的吻,彼此都紧张的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
最后是他大着胆子牵起她的手,十指相扣,一路无言的走到学校。
……
两个人最美好的时候,就是那一段了吧,孟晓感叹。
他复学后课业繁重,偶尔还是会陪她来这里值夜班,但毕竟伤筋动骨的伤过,不能长期劳累,孟晓也就辞了这里的工作,在学校附近找个奶茶店打工。
工资不高,足够养活他们两个人,他下了课来找她,两个人一起吃艺大的食堂。
那时候,他所有的钱都拿来还受伤时借的医药费,长时间身无分文,她就这样“养”了他两年。
直到今年,他工作收入高了之后,说所有的账已经还清。她不用再打工,他让她休息,这次换他来养她。
孟晓低头,手上的马哲大道理一个字也看不进去,目光停留在文章里出现的“养”字上面。
杨易站在收银台后面,往日的一幕幕在她脑海里回放。
他从青葱少年变得成熟内敛,举手投足之间蕴藏着绅士风度,简单的衣服也遮不住的出色的外表,轻而易举的就可以迷惑少女。
变得优秀,也变得她配不上了。
杨易送走客人,回身见她发愣,以为她对书有困惑,蹲在孟晓面前,问:“怎么了?哪里不懂告诉我。”
他成绩很好,有时候孟晓弄不清楚马哲理论,杨易会帮她理顺知识点。
孟晓渐渐回神,看着眼前真实的脸,口中的疑问差一点就冲出来,慌乱的低下头,怕被他看出自己的心虚。
“我们会分开吗?”她想问那个女孩是谁,出口的却是这样。
自己私心底对他还是抱有着最后的希望,那个女孩,如果是他妹妹呢?
“傻瓜。”杨易刮刮她的鼻子,笑话她胡思乱想,扶着她的下巴靠近,轻咬了她的唇一下,道:“不准再说这种话,我们永远都不分手。”
永远,孟晓想问,那个女孩怎么办?
或许,真的只是妹妹。

第八章、买车
早上六点下班,两个人路上买了些早餐,回出租房里。
孟晓不饿却犯困,倒头就睡。
杨易还有些公事要处理,忙完已经是十点。回到卧室,孟晓双眼紧闭,睡得很沉。
她有心事,和昨天去逛街有关系,杨易知道。
可他暂时不想把现在的马甲脱掉,就让她再“受穷”一段时间吧,反正她从出生就是穷过来的。
……
孟晓被杨易叫醒,中午一点,杨易肚子饿。
杨易不喜欢在外面吃饭,以往只要她在这个房子里,都是孟晓亲自做饭,可今天孟晓却拿出手机叫外卖。
“我很累了,今晚还要去,吃外卖吧。”
杨易不开心,问:“你还要去?!不是说好今天不去了吗?”
“我们并没有说好,我没有答应。”孟晓反驳。
“那我现在和你商量,那里晚上很危险,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没关系,我按照以前的办法,等到天亮了有人再回去。”孟晓说的无关痛痒,坚持和以前一样,她没遇见杨易的时候,也是这个办法避免危险。
现在那里发展起来了,四周都是商铺,就更不用担心安全。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杨易拒绝,他现在有工作,还让自己女朋友出去打工,他的面子放在哪里?
突然,杨易想起昨天的那支口红,问道:“是不是想要那些化妆品,我们下午去买,你不准再去工作。”
孟晓微愣,想不到他竟然知道,心下更加苦涩,拒绝。
“不了,我不想要,今晚也不去了。”她懒得纠结这些问题,越讨论就知道的越多,杨易根本就懂这些,却在她面前装作不知道。
杨易见她乖顺,心下满意。
知道她只要答应就不会再去打工,手指为梳,将她的乌黑的长发理顺,哄道:“晓晓,我知道这两年你跟着我吃了很多苦。这样吧,再过两几个月,你就升大四了没有课,搬出来和我一起住,以后我照顾你,慢慢补偿你好不好?”
孟晓暗嗔,一起住?他不怕有她看着,没有什么机会见那个女孩?
“下周五我接你过来,周六我们一起去看辆车,以后只要我有空,就陪你一起出去采风。”这些计划原本他是不打算告诉她的,可她今天很反常,他心里一慌就全说出来,先稳住她。
买车,孟晓诧异,随即又觉得自作多情,送她也可以送另一位,有什么好高兴的,总归是他已经决定的事,和她没什么关系。
说不定,买车这件事还是和另一位一起决定的。
吃过午饭,孟晓给便利店老板打电话道歉,便利店老板也没多说就同意了,孟晓回卧室去继续睡。
再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她身边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他们常常同床共枕,亲密关系却只停止在拥抱亲吻,越矩的行为基本没有发生过。
有过几次,也是杨易毕业后,在职场的酒桌上喝多了,回来找她要解脱,却也没有实质的关系发生。
孟晓不主动,杨易不热衷。
仅限于手部触碰。
孟晓起身出了卧室门,外面一片漆黑,只有书房亮着灯。
回卧室里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敲门告诉杨易自己要回去了。
里面半天都没应声,孟晓推门,书房里面没人。
小房间摆着一面墙的书架,上面放着他的书,大多是他大学专业的书。紧挨着的老旧书桌上,杨易的笔记本电脑还亮着屏,没有进入到屏保页面,说明他刚刚还在用电脑。
电脑屏幕上有车的简介,样式很规矩稳重,颜色也选的是深沉的黑色。
孟晓不懂车,只看见车标上两个M套在一起,下方报价八百多万。
面对这一串零孟晓没什么感觉,车她一窍不通,八百万她也没有。
目光被笔记本电脑旁边的相框所吸引,原木的相框里不是她和杨易的合照,而是另外一个女子。
照片复古泛黄,里面的女子身穿旗袍,领口绣着精致的花,柳叶细眉婉约秀雅,宛如民国时期的大家闺秀。
通身上下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手上带着一只凤凰花纹的金镯子,那镯子有点眼熟。
孟晓没多想,放下相框,起身离开。
杨易不在,她擅自进他的书房乱动不太合适。拿起包,孟晓给杨易留个纸条,随后出门。
旧楼的感应灯颜色昏黄,孟晓安静的等电梯,寂静的楼道隐约听见杨易的声音从后楼梯传出来,孟晓克制不住轻轻靠近,他的声音渐渐清晰。
“幽幽,车我给你看好了,下周就提车。我再给你找个司机接送,等你上大学咱们再换辆新的。”
“我的小公主,以后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这两天我都睡不好。”声音软糯哄宠着电话里的人,是孟晓从没听过的温柔。
小公主,居然还是个高中生?
他真是好耐心,孟晓面无表情,麻木的走进电梯离开。
是她狭隘了,就算对方有可能是他的妹妹,但孟晓还是比不上她。
但,若是妹妹,何必遮遮掩掩。只怕这妹妹,不见得就是血亲。
八百万的车,孟晓坐不来。
……
哄好杨幽,杨易松了一口气。
自那天杨幽知道他苛待女朋友,就一直不待见他,后来又不知道从哪里看了一篇什么虐恋情深,硬把他套进去,更加不待见他了,指着他一口一个渣男。
女孩子心思太多,也是麻烦,孟晓就很好,有自己的思想和抱负,从来不在这方面麻烦他。
回到房子里,桌子上有孟晓留下的纸条,她明天有课,今天必须回学校。
杨易点头,把纸条扔进垃圾桶,女朋友就要这么懂事听话,平时不用他嘘寒问暖,也不用他专车接送,他才有更多时间忙公事。
杨易起身,回书房收拾自己东西。
拿起手机给孟晓打电话没接,就给她发微信语音,先问她为什么不等他回来,再叮嘱她回去注意安全。
换了身衣服,出来时已经不是那个悲催社畜,而是海市鼎鼎有名的亿阳集团总经理。
亿阳唯一的继承人,太子爷。
……
孟晓到了学校之后,给杨易发微信报到。
另一边,杨易已经到了会所,在停车场和孟晓互道晚安之后关了旧手机,拿起车里的最新款手机,进了会所。
“呦呵,咱们易哥终于露面了。今儿怎么还不带女朋友出来?”发小赵平轩今天组局喝酒,特地交代可以带家属,见杨易还是一个人来,戏虐的问他,给杨易倒了一杯酒。
杨易没搭理他,径自坐下猛灌了一杯。
“哎,易哥,就是个天仙也该出来见人了吧?难不成你就准备藏一辈子?”赵平轩转头问另一个朋友李岩,道:“李岩你应该见过吧?小嫂子长什么模样?”
李岩摇头,看了眼不说话的杨易。
“我也没见过。”
这杨易暗地里交女朋友的事他最清楚,杨易一直不带孟晓出来,他也没见过孟晓真人,可眼前已经不是瞒着的事了。
“我听说你妈妈从国外回来了。”李岩问。
杨易点头,烦闷的又喝了一杯冰酒。
“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孟晓说破?这事瞒不了多久,你妈妈已经开始打听给你相亲的女孩了。”杨易这个年纪正是谈恋爱的好时候,他和孟晓在一起别人不知道。
杨妈着急给他安排相亲,谈恋爱两年,结婚后再二人世界两年,再要孩子正好。
这事想起来就烦,杨易闷一口烈酒,他妈要给他相亲这事儿他早就知道,现在孟晓肯定是藏不住,再不说明孟晓的存在,他就得去相亲。
想起之前他去收拾笔记本电脑,发现桌上的相框不在原位,杨易心里有了底。
孟晓应该看到了这张照片,如果她真的懂事,乖乖把不属于她的东西交出来,再诚实的向他道歉。
以后,他会比宠妹妹还宠她,什么都给她。
现在,他不给,她什么都不能要,包括名分。
李岩不再问,陪着杨易喝闷酒。
杨大少爷的事,有他自己的计较,他左右不了。

第九章、继弟
周一,孟晓没有课,去画室画画。
杨易自上班后周内比较少找她,她也趁周内画画,把周末的时间留出来。
叶思雨给她发了一个连接,是社会新闻:“男子每月给妻子三千,却给情人买六套房,妻子通过法律手段追回一半。”
这件事和她的情况有点像,孟晓点进去看,最后的结果虽然不尽人意,但好歹追回来了自己的那部分。
“你觉得你能要回来多少?”叶思雨问,只这一句,孟晓就知道叶思雨知道一些事情。
“人家是妻子当然能追回,我没有这个资格。”孟晓回道,收了手机画画,男女朋友,结婚还不一定,哪里来的共同财产。
今天正好遇到她的专业课老师,给她介绍了一个高中生画室,让孟晓去那里兼职当绘画教师。上课时间是周六周日两个全天,酬劳还不错,让孟晓和对方联系。
孟晓本来有些犹豫,后一想杨易现在这么忙,也不是每个周末都有空,她也没必要专门为杨易空出周末。
这条新闻,又加重了孟晓出去兼职的心。
拿起手机,拨打专业老师留下的电话号码,和对方约好她周三没课过去看看。
这是一家专业的高考画室,画室的负责人叫肖衍生,本身也是艺大的毕业生,还是她的师兄。
孟晓先试了一下午,这份工作在她的专业范畴内,她喜欢画画,肖衍生对她也比较满意,收入也比在便利店打工强很多。
“我这里每天都有学生集训,周六周日人多一点,我给你按小时算费用。”肖衍生提前了解过孟晓的情况,因此也没有多绕场面话,这个女孩缺钱他也知道。
他家里条件一般,大学毕业就开了这个画室,现在学生渐渐多了起来,人手不够。自己试过好几个专业的老师都不合心意,才请自己以前的老师帮自己留意一个专业能力强的学生。
没想到刚过了个周末,老师就把孟晓介绍过来。
“好的,我知道了。可以的话,我下周就来可以吗?”孟晓她没忘记这周约了杨易去看车,因此和肖衍生约下一周。
肖衍生没有问题,两人道别离开。
回去之后,孟晓把要去画室打工的消息告诉舍友,准备这两天趁有空,多查一些这两年的高考事宜。
……
晚上刚睡下,孟晓的手机响起,看归属地是老家那边打来了电话。
孟晓接电话:“喂。”
“姐姐。”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孟晓记得,是孟晓异父异母的继弟,孟训。
孟晓顿时睡意全无,直接了当的问:“你有事?”
电话里男孩的声音有些筹措不安,小心翼翼的问:“姐姐,你这周末能回家吗?”
回家,孟晓嘲讽。
她离开家的时候才上初一,继母说女孩子大了要注意男女有别,要孟晓和孟训分开住,所以叫爸爸把她送回奶奶家。
过年的时候她回去家里,发现孟训住了她的房间,她的东西全部都被收了起来,连喝水都是一次性纸杯,她就再也没踏入过那个家一步。
现在父母都死了三年,叫她回去,又想做什么。
“我记得我爸死的时候,我给你了五万生活费,今年你十八岁成年,我没有义务再养你。”
三年前父母意外,爸爸躺在医院时,最后一口气交代把唯一的房子留给了孟训。给她留下微薄的存款,后来赔给了被爸爸拖累的受害者。
孟晓那时候才知道,房子爸爸早就过户给了孟训,死前和她交代,只是不想她和孟训争房子。
孟训以前叫周训,爸爸为了让他改姓孟,把房子转到他名下。
生前对她的撒手不管,死后留给她的就只有孟训这个拖油瓶,孟训改了姓,亲生爸爸不要他,周家那边的亲人更管不上他,最后这个监护人就落在孟晓身上。
她不想见他,那时候刚好杨易出院找到她,给她了五万块,感谢她当时在医院花的费用。
她索性一次性付全给了孟训,警告他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否则她将上诉分房子,从此以后两人就断了联系。
后来奶奶离世,孟晓再没回过老家。
今天孟训突然打来,直觉告诉她不是好事。
“姐姐……”
孟晓打断:“我不是你姐姐,我已经一次性付清了你的抚养费,我不欠你一分一毫,你也不要再打电话来,从此以后我和你没关系,我也不会再接你的电话。”
“不要再打来了!”
不听对方再说什么,孟晓挂断电话。
当年,爸爸死亡的打击,房子的归属已经让她死过一回,她不想再提第二次。
至于孟训,他是爸爸的儿子,与她无关。
……
时间刚过午夜,杨易被司机接回公司附近的平层。
小壁灯发出微弱的黄光,今天有个商务会餐,杨易喝的有点晕,慢慢悠悠上楼去。
这个楼盘是他家里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小区,不是那个租来的旧房子。楼盘叫御清书苑,走高端现代路线,当时建成他就留下了几套给自己,包括楼下停车场的几辆豪车都是他常用的。
周内他一般不会去旧房子,孟晓注重个人隐私空间,不会主动去旧房子,除非周末他叫她去。
这以外以外的时间,他都住在这里。
到了卧室,他没力气洗漱,躺在床上闭眼休息。
他莫名想喝口汤,家里的阿姨做不出味道。明明都是一样的食材,一样的熬煮顺序,阿姨做的总觉得少了些味道。
迷迷糊糊之间,孟晓提着购物袋的样子又出现在眼前。
杨易瞬间睡意全无,起身去洗手间浴室,洗干净出来,才想起孟晓不在这里,没人给他拿睡衣,又去衣帽间拿衣服。
这套平层面积很大,当时他和孟晓在一起,就住学校一直没管。大二才请设计师,按照两个人住的方案装修。
衣帽间很大,他的衣服从普通日用品到商务用定制限量款,跨度非常大种类也很齐全,他以往都是先下班,在这里换过普通衣服再去见孟晓。
将手上限量款的表放进玻璃柜,旁边的盒子里装着同款的女士表。与男士款的低调内敛不同,女士款更倾向于奢华时尚,表盘上满钻的设计,让这款表闪光刺的人睁不开眼。
设计和价格,都符合上流圈子奢侈品的最高标准。
杨易拿起女款表在手中把玩,这是今年他从法国带回来,给她的生日礼物。
那时候,杨幽看上一款表链上镶钻的女士表,戴在手腕上显得皮肤细白。他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孟晓的手腕,就给她买了同系列的这一款,价格上要比杨幽那款贵一个零。
孟晓那个傻姑娘,看不懂任何名牌,只要骗她说这是路边买的水钻,她就会相信。
可它始终没能出现在孟晓面前,从他们在一起,他刻意压制着孟晓在他这里花钱的额度。
想起杨幽之前骂他抠门的表情,杨易嘲讽的笑,将盒子扣上,走到衣帽间隐蔽的保险柜前,打开里面装着很多女孩子的首饰,样样价格不菲。
杨易毫不心疼,将手表扔了进去,上锁。

第十章、镯子
起身去了书房,那里的书桌上也摆着一张老照片,和老房子那里的一模一样,只是这张是原版。
杨易的手抚上女子手腕的金镯子,凤凰的花纹,老旧的款式。
照片上的女子是他的外婆,他小时候父母忙事业,就是和外婆一起生活。
记忆里外婆总是带着这个镯子,给他讲外公的事,说那时候穷,要养外公一家人,她把嫁妆都卖了,外公后来花光积蓄,一辈子也只买了这个金镯子还给外婆。
外公早逝,她就常常对着镯子一坐就是一下午,嘴里喃喃的叫着外公的名字。
她说,她不在乎嫁妆能不能回来,她只在乎他早早离他而去。
那个时候的爱情,令杨易向往,也沉迷。
后来外婆病重,妹妹贪玩,不小心把外婆的镯子弄断了,他不敢让外婆知道,就背着外婆拿去修。
这边刚修好,外婆那边传来噩耗,他带着镯子从小路走,车速太快撞上路边的围墙。
他昏迷近一个月,最终没有见到外婆最后一面,那个镯子也丢失了,也没能陪外婆最后一段时光,下葬的时候也没能陪外婆去。
后来,他去找急救他的医院,调监控看到孟晓拿走了它。
他去找她,暗示的想要问镯子,她却假装不知道。
两个人相处中,他渐渐喜欢上她,想着给她最后的机会,给了她五万块钱,希望她能看在钱的面子上,把镯子还给他。
可孟晓避而不谈,把钱给了她乡下的弟弟。
杨易渐渐失望,又放不下对孟晓的一点点心动,于是两个人的恋爱,本该是他宠着她,最后变成孟晓单方面的受穷。
现在已经三年过去,孟晓每时每刻都在证明她不是贪心的人,而他对孟晓,已经不是简单的喜欢。
他希望他们有个未来,可他始终跨不过去镯子的那道坎。
他的女朋友要什么他都能办到,但孟晓现在还不够格。
……
孟晓被电话声惊醒,看了表才早上五点钟。
来电显示是一串数字,孟晓认得是孟训的号码,带着被吵醒的恼意,孟晓挂断。
电话又打来,孟晓挂断。
一连挂断三个,孟晓被吵得毫无睡意,手机总震动怕吵到舍友,下了床去楼道接。
“孟训你有完没完?!我都说了我们没有关系,我不是你姐姐!”三年没联系,突然联系她肯定有事。
“你好,这里是X市中心医院,你弟弟昨天晚上被一群小混混围殴,今天早上有好心路人发现他躺在路边送来医院,现在他的状况很麻烦,请你尽快过来一趟。”
电话里是中年女性冰冷的声音,汇报着孟训现在的情况不乐观。
孟晓狠不下心,连忙穿了衣服往回赶。
时间太早,只能坐长途车,连坐四个小时才赶到,孟晓赶到医院,孟训被打的满脸是伤,脸颊肿起来看不清原来的长相,他被安排在普通病房,手上挂着吊瓶,人还没醒。
“你是孟晓的监护人?”一个护士发现了她,不悦的指责道:“你这姐姐怎么当的?弟弟一晚上没回家也不找他回家,给你打电话还不接。”
显然刚刚打电话的就是这位护士,正发泄早上打电话的不满,孟晓道歉,推脱说自己正在忙。
“忙什么有比自己弟弟重要?!他被送来的时候差点连气都没有了,赶紧去找医生问问你弟弟怎么治疗。”护士看不惯孟晓,但“忙”这个字眼在医院太常见,发泄完自己的怨气,就让孟晓赶快去找主治医生。
医生是个中年人,拿着先前给孟训拍的片子,道:“肋骨断了三根,左手小臂和右腿骨折,不排除内脏损伤,你去缴费再给他把手续办了,我再安排更详细的检查。”
孟晓点头,去缴费办手续。
所有的手续办完,回来之后,孟训已经被推出去检查,孟晓一个人坐在病房里等。同病房的人说孟训被送来一直没有醒,医院方找不到家属,只做了基本检查,挂了瓶葡萄糖就再没过管过。
孟训的手机孤零零的放在病床上,孟晓拿起孟训的手机,这手机是三年前他刚上高中,爸爸送给他的。孟训有了新手机,就把玩腻了的那个给了她,她一直没有钱换,就用到现在。
手机外壳都已经磨损破旧,内里很干净,甚至连微信都没有。想来是一直戴在身上,却没怎么用的缘故。
查看通讯录,他还有没有别的亲人过来照顾,她要回学校,不想留太久。
手机里面联系人有三个,死去的爸妈和她,连个同学都没有。通话记录也很简单,最近的一通是昨晚打给她的,上一通是三年前她打进来的。
那时候她给了五万块钱,打电话和他断绝关系。
想想孟训刚才的面目全非,孟晓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个电话。他应该是被打了之后,强撑着意识向她求救。
孟晓心里涌出无言的难过,这个傻瓜,不找救护车,找她。
手机桌面是很小的时候他们四个人的“全家福”,那时候这个家刚刚组成,继母对她还不错,爸爸抱着孟晓,继母抱着年幼的孟训,那时候他还叫周训,跟在她身后叫姐姐。
这一张照片,有些模糊晃动,是从一张照片上拍下来的。
孟晓看着这张照片发呆,爸爸那时候还年轻,拉着她的手,跟她说这是新妈妈,以后会照顾她。继母当时有多慈眉善目,变脸送走她时,就有多绝情狠心。
明明她都求了她,她可以睡在阳台,把房间让给周训,自己不占一点地方。
但是爸爸说,这样街坊邻居会笑话他养不起孩子。
送走亲生女儿,街坊就不会笑话了吗?
这房子可是她妈妈见义勇为牺牲,厂子里给她分配的抚恤房,她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别人赶出去,当时还会不会救那个孩子?
孟晓不知道,没地方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