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烬云燃

第十一章 碰瓷?
路家庄园。
“夫人,小姐不开门。”
“这孩子,不吃饭怎么行?”
路夫人看着门口佣人端着的全然未动的食物,眉宇间凝着担忧,敲响了跟前的门,却无人应答。
“云云!”
她连续敲了很长一段时间,也给路惜云打了电话,可门没人应,电话也没人接。
云云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路夫人心底里顿时升起一股焦灼,立即让管家拿来了备用钥匙,打开了路惜云房间门。
大敞的落地窗的护栏上绑着床单,房间里一个人影也没有。
“夫人,看样子,小姐是离家出走了。”管家关叔神情凝重道。
这孩子!真是翅膀硬了!
居然还敢离家出走了?
“那你还等什么!?”路夫人回头瞪了关叔一眼,“还不派人去找!”
“是是是!”
关叔悻悻瞅了路夫人一眼,他算是知道小姐的两副面孔是哪里继承来的了。
一身奶白色卫衣搭配牛仔裤的女孩戴着帽子,拐过一条街后摘下了帽子,露出了简单干净的黑色短发。
路惜云扶着自己的腰,目标明确地走进一条寂静无人的小巷,往深处的一家网吧走。
该死,从二楼跳下来,她屁股都摔成两半了!
“小姐!请您跟我们回去!”
黑衣保镖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路惜云背后,吓了她一跳。
“卧槽!”
这么快就发现她了!?不会吧!她还没到网吧门口呢!
路惜云咬唇,忍着屁股上的酸痛,撒腿就往巷子深处跑去。
殊不知,早在她离开别墅时,她父亲给她安排的保镖就已经暗中跟上了她。
保镖越跟越惊奇,没想到他们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居然知道这种僻静的地方!
“小姐!”
两个黑衣保镖对视了一眼,立刻追上去。
两黑一白在路线复杂的小巷里展开了一场追逐游戏。
就在路惜云即将甩掉两个人的时候,拐角突然走出了一个男孩。
她来不及刹车,迎面猝不及防撞上了他,直接被撞得后退了几步。
“草!”
路惜云气喘吁吁,捂住被撞得发疼的额头,低咒一声,看向对方,却发现地上倒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孩。
不是吧?遇上碰瓷的了?
“小姐!请停下来!”
保镖的声音还紧紧追着她,催命符似的。
路惜云慌张地回头看了一眼逐渐逼近的保镖,又低头打量着地上的男孩,秀眉紧蹙,不禁恼怒地踢了一脚。
“喂!起来!别给我装死啊!”
“呃……”
地上的人像是被她提到要害了一样,痛苦地呜咽着。
不会吧?真被她撞死了?
路惜云心慌慌,脸上涌现担忧,连忙蹲下身去看,微凉手掌触摸少年渗出涔涔汗珠的额头,烫得吓人。
她条件反射似的收回了手,抹了抹雪白手背的汗珠,嘀咕道:“我去,他是在开水里泡过澡吗?”
保镖喘着粗气拐过路口时,就见他们小姐靠着墙壁,抱着手仰天长叹。
谢天谢地,这小祖宗终于不跑了!
“喂,你们两个!”
路惜云迎面走了过来,保镖立即站直了身,军姿站立。
“是!”
“背着那个人,跟我走。”
走?去哪儿?
两人这才看清她背后躺着个人,小脸皱成一团,嘴唇苍白,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
保镖看向路惜云的目光顿时有些恐惧,甚至咽了咽口水。
原来他们那个娇滴滴的小姐这么厉害的吗?
直接把人打趴下了?
路惜云不理解他们呆滞的表情,不耐烦地蹙眉,“愣着干嘛?还不动?”
“哦哦哦,好……”
救护车的鸣笛声响彻偏僻安静的街道,衣衫褴褛的男孩被抬上了车,送到了市中心的医院。
VIP病房里,路惜云抱着胸,无奈地看着床上因发烧而昏迷不醒的男孩。
这都什么事儿啊!
手机忽然震动,路惜云接起电话:“喂?小雪?”
“惜云,你还在家吗?”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不在,怎么了?”
“你不在家?你下午要回学校吗?”小雪的语调十分惊喜。
“不回。”
“啊……”小雪失落道,“我还以为你……那你现在在哪儿啊?”
“医院,打电话什么事?”
“啊!你在医院干嘛!你出什么事儿了!?”
“我没事,你有什么事?”
听路惜云这淡定的语气,小雪放下了心,语气忽然变得扭捏迟疑。
“那个……惜云……”
对面欲言又止,路惜云不由拧眉,眼底闪烁迷惑。
“路惜云,你再不回学校,你的跟班都要给我下跪了。”
平淡又充满挑衅的熟悉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路惜云瞪大眼,一整个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云燃!”
病房里蓦地爆发出一声吼,来查房的护士被路惜云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都轻柔了不少。
“你对他们做什么了!”路惜云咬紧牙关问。
好啊!这个云燃,居然趁她不在,欺负她的人!该死!
“不是我对他们做什么,是他们自己求着我,让我对他们做什么。”
云燃的语调漫着几分悠闲的滋味。
话虽然弯弯绕绕,但路惜云还是听懂了——
云燃就是在欺负她的朋友!
路惜云望着窗外暖阳,脑子已经想象出一幅烈日下,云燃惬意地喝着冰镇奶茶,而她的朋友们匍匐在云燃脚下的画面了。
该死!她怎么忘了云燃的真面目!这个睚眦必报的女人!
“云燃!你若折我姐妹翅膀,我定废你整个天堂!你给我等着!”
噗!这是什么中二台词?
云燃差一点没憋住笑,想不到社会路姐还挺讲义气啊!
路惜云挂断电话,靠近窗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床上的男孩。
护士离开的时候,她正要跟上去,却被猝然拉住。
“不要!不要离开我!”
“不要抛下我一个人!”
“不要!求求你了!”
病床上的男孩大力地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不放,摇晃着脑袋痛苦嘤咛,像是做了什么噩梦一样。
他头发黑黑的,小脸干干瘦瘦,看起来毫无血色,嘴唇干涸发白,眉头紧紧锁在一起。
路惜云回头皱着眉,轻轻咬着唇,桃花眼里划过一丝心疼与纠结。
这小孩穿得跟个乞丐一样,身子简直瘦得吓人,跟只剩皮包骨似的,保镖背他的时候都硌得慌。
路惜云不禁感到同情与怜悯。
她一点点剥开男孩的手,叹息道:“弟弟,姐姐医药费也帮你付了,还专门给你包了高级病房,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你自己好好保重吧。”
“不要!”
像是听到了她的话,被她的话刺激到了一样,男孩一下子坐了起来!
清澈眼眸闪动惊恐,额头已经渗出了薄薄的汗珠。

第十二章 不如让他做我的保镖
“做噩梦了?”
头顶忽然落下陌生而清脆的女声,他木木地抬起了头,呆呆地望着她。
女孩皮肤白嫩,五官精美,层次感分明的短发,轻盈刘海下是弯弯的眉,明澈而略显疲惫的眼,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学生模样。
脸颊上还长着一颗显眼的红红的痘痘。
她是……
他想起来,他迷迷糊糊中好像不小心撞到了她。然后,她把他送到医院了。
所以,这里是医院?
他打量着周围,心里感叹:这医院的环境真好啊……他还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呢。
病床上的男孩蜷缩成一团,目光四处流转着,明澈眸中流转艳羡的光芒。
见他似乎没有什么大事,路惜云放下了心,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躺着好好休息吧,不着急离开。茶几上有粥和水果,你饿了记得吃,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那个……”少年开口,嗓音似乎因为生病格外嘶哑。
路惜云连忙倒了杯水给他。他双手接过捧着,垂下黑眸,低低说了声谢谢。
“嗯,不客气。你好好休息,我……”
“姐姐~”
男孩虚弱而又亲密的称呼,让路惜云不禁防备又警惕地睁大了双眸。
他看着她,那眼神不知为何让她想起了云燃那个小跟班看云燃的眼神,那样的赤诚而热烈。
心底某个柔软的角落不知不觉中被无声触动。
路惜云下意识眨眼,咽了口唾沫,“干嘛?”
“你要丢下我了吗?”
男孩眼底一晃而过来不及捕捉的暗芒。
路惜云盯着那张憔悴的小脸,突然不知道怎么回复。
什么叫丢下他?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搞得她好像干了什么坏事一样!
可是那双比星星还要纯粹的眼睛,她怎么也无法拒绝。
“那我帮你给你爸妈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照顾你总行了吧?”
路惜云已经拿出了手机,男孩却低落地垂下了头,浓长睫毛轻颤着,低低道:“我……”
他顿了顿,声音更低了。
“我……没有家人。”
“啊?”
路惜云没听清楚,下意识俯身凑近了耳朵。
“你说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家人,也没有名字。”
这次他抬起头,目光熠熠地望着她,声音沙哑却干脆。
她掀眸,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撞进那双黑曜石般清朗澄澈的眼眸。
也被他眸底深处那长久的孤寂所震颤。
在这一秒,路惜云对他的话几乎没有产生任何怀疑。
瘦骨如柴的男孩顶着高烧,脏兮兮地出现在偏僻小巷里,穿着不知道哪里捡来的破破烂烂的衣服,头发和身上都带着臭臭的味道,像个小乞丐一样。
难道他长这么大一直在流浪吗?
路惜云简直不敢想象。
那他是怎么长大的?生病了又是怎么撑下去的?小时候发烧了不会把脑子烧坏吗?
她眼里掩盖惊讶,叉腰直起身,皱眉看着他。
她不知道自己这表情看起来凶凶的,吓得男孩立刻犯了错似的又低下了头,像只被主人抛弃在路边的小狗,在瑟瑟发抖。
“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谢谢你帮助我,是我唐突了,我这就离开……”
他掀开被子就想下床,双腿却使不上力气,瘫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路惜云连忙扶起了他,透过薄薄的衣料感受到男孩滚烫的体温,心里不由得一惊。
“你还没退烧呢,乱动什么。”
“对不起……我又犯错了。”
他不敢抬头看她。
这副模样看得路惜云心里不由得一紧,脑海里一闪而过一条小狗的身影,居然产生一种想要摸摸他的头安慰他的冲动!
不过他这头发,得有好几天没洗过了吧?路惜云想了想,还是算了。
她有轻微的洁癖。
“云云!”
熟悉的女声从门外急匆匆冲了进来,路惜云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来了。
“你怎么样?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啊?”
路夫人越过保镖,一把抱住了路惜云,握着她的肩膀,上下扫描着她,默默松了口气,幸好她的宝贝女儿没出什么大事。
“是妈妈的错,以后不让你抄佛经了,咱抄道德经~”
路惜云:“……”
“妈,我没事,他有事。”
他?谁?
路夫人视线一偏,这才看到床上黑不溜秋的少年。
她是听保镖说女儿撞到了一个男孩,还把人家撞晕了,这就是那个男孩?
这男孩怎么看起来营养不良,跟个要饭的一样?
路夫人皱着眉头,上前一步,“那个,小弟弟,对不起啊,这位姐姐她也不是故意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我……没有事……”
他身体还在发烫,嗓音嘶哑,深眸望着护着路惜云的母亲,凝滞慌张与羡慕。
她妈妈来了。她妈妈很爱她。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路夫人不由松了口气,“对了,你联系爸爸妈妈了吗?我们还是得跟你爸爸妈妈道个歉比较……”
这次不等男孩自己开口,路惜云就打断了路夫人的啰嗦。
“妈,他说他是孤儿,没有家人。”
路夫人愣怔片刻。
目光惊愕,看向蜷缩成一团的可怜的男孩。
更让她惊掉下巴的是女儿脱口而出的话——
“既然这样,那不如让他做我的保镖吧?”

“快的话,她今天下午就能回来。”
凭云燃对路惜云这个角色一刺激就发毛的人设的了解,路惜云接到电话之后,肯定怒火中烧,恨不得飞奔回校,跟她单挑。
“燃姐,真的吗?”
小雪握着手机,有些怀疑。
云燃这么挑衅惜云,她难道不会更生气,更不想见到她吗?
“嗯。”云燃点点头,下了逐客令,“行了,你们去吃饭吧,大中午的不饿吗?”
“燃姐,谢谢你肯帮我们!你真是个大好人!”几人喜滋滋地往食堂二楼去了。
云燃无奈摇了摇头,大中午的,喜获一张好人卡。
看着她们离开,远处关注着她的路明禹终于放松了下来,也开始好奇。
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难道是和惜云有关的事?
“大哥,你再不吃都冷了!”
“还是说,你想去找云燃一起吃?”
苏栀宁无奈的声音唤回了路明禹的神思。
他舔了舔唇,想起上午云燃对他说过的话,敛眸道:“没有。吃吧,吃完回教室学习。”
苏栀宁挑眉点头,看路明禹眉宇间凝满了惆怅,她在心里偷偷叹了口气。
“来,你试试这个,这个好吃~多吃点,补充能量。”
“谢谢。”
“对了,周末就是云燃的生日了,你准备好要送的什么礼物了吗?”
“……还没有。”
“最近盛世珠宝Miss系列新出了一条水晶项链,我觉得挺适合云燃的,你要不要看看?我等会儿把图片发给你。”
“……嗯,好。”
余烬怎么还坐在过道那边?
云燃吃到一半,发现自己周围空荡荡的,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余烬。”
“是。”
女孩刚开口,余烬就放下了筷子站得笔直,只差个敬礼。
又正经又可爱。
云燃抿唇憋住笑意,故作平静,“坐到我对面来。”
“……是。”
余烬端着和云燃同样的菜,在她面前坐了下来。在她没有动筷之前,他也不敢动。
“在我面前可以不用这么紧张。”
“是。”
“我知道我以前对你确实不太好,不过以后不会了,你有什么想要的都可以跟我说,我会尽量满足你。”
余烬抬起头,呆呆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傻气,深色的眸子轻颤着愕然。

第十三章 你真的这么在意我吗?
她变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脑海里甚至有一个不像话的想法。
不过,他怎么可能会应下她的这种话。她在云家也过得并不如想象中的好。
他的愿就是她能如自己的愿。
“大小姐,余烬不敢。”
“这是命令。”
云燃的语气平淡,却又不容反驳。
“……”余烬沉默了很长的时间,才缓缓吐出一个“是”字。
此时,路家书房。
管家将查到的不多的资料递给了路夫人。
“夫人,没有查到太多的资料。那些人说,经常看到他在垃圾桶附近徘徊,在天桥上乞讨,根据监控来看,他似乎确实没有说谎。”
“资料不多,可能是因为他没有身份。”
他是游离在这个世界边缘的人。
路夫人看着平板画面里在垃圾桶旁翻翻找找的男孩,紧紧皱起了眉头,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可怜的娃儿啊!
他父母怎么狠心抛下他的!
“咚咚”敲门声响,女佣在门口道:“夫人,他已经休息了。”
“嗯,惜云呢?”
“小姐她吃了饭就回学校了。”
路夫人松了口气,“回学校了就好。”
路夫人一直都很纳闷——
为什么自己的两个孩子这么听话,没有叛逆期,简直完美得不像话!
她还很担心来着。
但现在惜云出现了叛逆期,她竟发自内心地觉得很开心!
既然惜云这么有爱心,想收留这小男孩,她肯定要满足宝贝女儿的良心!
路夫人嘴角上扬,吩咐管家道:“赶紧把小熄的身份信息办好!”
“是!”
……
贵族中学下午就放学了,一辆辆豪车来了又走,学校门口每天下午几乎都要办一场车展。
“云燃姐!”
云燃和余烬正往外走,小雪一行人又急匆匆地叫住了她,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云燃转身,无奈地叹息。
一个下午,贺宁雪已经找了她三次了。
“路惜云还没来?”
“是的……”贺宁雪噘着嘴低下头,委屈巴巴的。
“你这么思念她,为什么不去她家里呢?”云燃抬手,轻轻拍了拍贺宁雪的肩膀,微笑建议道。
然而,这动作落到另一个人眼里,却完全变了样。
路惜云还是白天那身奶白色卫衣,一进校门就看见云燃抬起手,一副要扇巴掌的势头。
她的小雪低着头站在云燃面前,像是在求饶一样,模样可怜极了。
路惜云当即大喝一声——
“云燃!你在做什么!”
云燃的手停在空中还未落下,路惜云就火箭一样冲到了她面前,推了她一把,将贺宁雪保护在了身后。
像只护崽的母老虎。
云燃被推得后退三步,轻轻靠在了余烬身上。
余烬心里一紧,木桩似的立在那里不敢动弹,直到云燃站稳了。
云燃看着暴躁的路惜云,无语地凝了她一眼,嫌弃地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却不料路惜云一把拽住了她,大声质问:“喂!你给我说清楚,你今天对我朋友们做了什么?”
“你要报复冲我来!拉不想干的人下水算什么!”
周围的目光顿时聚集在两人身上,就像聚光灯自动对焦主角。
那些人都在低语,那些眼神都在说:报复?看来她们果然吵架了啊!
云燃拧眉,眨眼间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
路惜云的手还没碰到云燃,就被余烬一把掰住了。
他站在两人中间,再一次将云燃护在了身后。
凤眸冷冽,压抑着某种阴测测的光芒,看得路惜云一颗心不由得一颤。
他……
她居然被一个小跟屁虫的眼神吓到了?!
呵!可笑!
“大胆!你敢碰我!?你一个小保镖,居然敢对我动手!”
“你知道我是谁吗?”
路惜云威胁地瞪着余烬,他仍然无动于衷,死死控制住那只手,无论她怎么挣都挣脱不开。
该死!这家伙看着瘦,没想到力气这么大!难怪不得做了云燃的保镖!
“放开!你放开我!”
“再不放开,我就让你和云燃吃不了兜着走!”
“余烬。”云燃唤道。
余烬瞬间收敛深眸流转的阴冷,垂下眼眸又站回了云燃的身后。
手臂刚刚被路惜云抓住的地方还有些痛。
云燃轻轻揉着,对上路惜云被炸药点燃了一样的视线,目光平静,无声对峙。
仿佛空气中燃烧着一蓝一红的看不见的火焰一样。
贺宁雪看这架势不太对,连忙站在了两个冰火人中间,看向路惜云,解释道:“惜云,你误会了!”
“是我拜托云燃给你打电话的,她那么说也是为了故意刺激你到学校来而已啦!你别生气!”
路惜云显然没有抓住小雪话里的重点,脸上火气更盛。
“呵,果然!你在故意挑衅我?”
路惜云眸光剜着云燃。
云燃嘴角不受控制一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额……”贺宁雪见解释不成功,就想着转换话题,“那个……惜云啊……你明天还来学校吗?”
“当然来!我不在,云燃欺负你们怎么办?”
话题又重新回到云燃身上。
贺宁雪发现,路惜云好像三句话一句都不离云燃。
云燃也发现了,不由轻笑,“路惜云,你真的这么在意我吗?”
“我呸!你少自作多情!”路惜云立刻反驳。
真不知道这女的哪儿来这么大的脸!
“噗!”
云燃突然笑出声,惹得路惜云迷惑地瞪她一眼。
她这是在嘲笑她?
贺宁雪低下了头,眼睛飘忽不定,这话好像是她说的……
路明禹和苏栀宁并肩走出教学楼,就看到一群人把两个女孩团团围住了。
“那不是云燃和她的小保镖吗?”苏栀宁惊讶道,“诶,云燃对面那个女孩好像惜云啊……”
自家妹妹的身影,路明禹一眼就认出来。
“抱歉,我先走一步。”
苏栀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路明禹就沉下了脸,大步走了过去。
她不是说不来学校吗?怎么现在又来了?
看这情况,她是不是又为难燃燃了?
云燃抬眉,朝路惜云身后望了一眼,勾唇道:“你还是先把你脸上这颗痘痘消了吧,路大美人儿。”
“还有,你哥来了,你好自为之吧。”
她其他什么也没说,带着余烬直接转身走出了学校,不带丝毫留恋。
路明禹脚步顿了顿,望着那道清冷倔强的背影,心里泛开酸涩。
她是在故意避开他吗?
本来听到“痘痘”两个字,路惜云的脸色就沉了下去。
谁还没长过青春痘!
然而听到“你哥”二字,路惜云的表情立即变得僵硬,连转身的勇气都没有。
正当她以为云燃是在戏弄她的时候,身后就传来熟悉的呼唤——
“惜云!”
淦!真的来了!
路惜云仰天闭上眼,一副赴死的表情转过头,故作镇定道:“干嘛?”
“你跟燃燃道歉了吗?”
“我道什么歉?”
路明禹俊脸不由紧紧绷起,“你还不知错!”
呵。
路惜云撅起嘴,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漫开一阵委屈。
明明昨天是云燃也欺负了她!他什么都不问就认定是自己的妹妹犯了错!凭什么!
她对云燃的怨气顿时上了一个台阶。
路惜云环顾了一圈周围的人,冷笑道:“哥,你真的要在这里教训我?”
路明禹还没有注意到路惜云脸上的委屈与失望。
他只是认识到,短短一天,那个乖巧听话的妹妹,已经完全不是他认识的模样。
或者说,他从来没有认识过真正的她。
“回家!”
路明禹拉着路惜云直接大步上了豪华私家车,扬长而去。
贺明航抱着篮球看完了整场戏,依旧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走到妹妹贺宁雪身边,侧身问道:“哟,老妹儿,这云家和路家是怎么了?”

第十四章 偶遇明星
“没事,小吵怡情而已。”
贺宁雪摆摆手,坐上了车。
贺明航坐上来的时候,她嫌弃地坐远了一点,捂鼻道:“哥,你一天到晚能不能少打点球啊?一身汗臭味!”
贺明航偏偏挪得更近了一些,笑容欠揍,问道:“来,跟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云燃今天怎么会变成这样?跟吃错药一样。”
贺宁雪想起昨天KTV发生的那一幕幕,赞同点头,意味深长地说道:“云燃确实有点不一样了,你可别轻易招惹她。”
可惜贺明航似乎并没有将自家妹妹这句忠告听进耳朵里,铭刻在心底里。
不然,他这也不用落得“英明尽毁”的下场。
·
南域光越市,繁盛的南扬路,某高级美容会所。
“小帅哥,想要什么样的发型?”
Tony老师给余烬洗完头后,问道。
余烬薄唇轻抿,透过镜子望向沙发上低头看着书的云燃,带着无措与茫然。
她手上还戴着那枚蓝水晶戒指,倒映进他眼眸里,明亮光辉掩盖暗色。
云燃抬起头,正要对上余烬目光,他却眨着眼躲开了。
“大小姐……”
“嗯?”云燃抬眉,鼻尖漫出轻音。
云燃沉迷数学,这才反应过来余烬这一声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这个你自己决定就好。”云燃看向镜子里头发湿漉漉的男孩,歪头可爱笑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就剪什么样的。”
他喜欢的……
余烬视线在发型册上游走,最后定格在一处,思量了一会儿,抬手指道:“那就这个吧……拜托了。”
“好嘞!”
七分钟后,余烬吹干了头。
云燃放下书站起来走到余烬身边,看向镜子里的少年。
原本盖过眼睛还有几分乱糟糟的头发,被剪短了许多,显得更加蓬松柔顺,有层次感。
也更加清爽干净了。少年感满满。
余烬生得好看,肤色极白,轮廓和五官都极其精致出挑,宛若上帝亲手精心雕刻。
深邃湛黑的凤眸凝着幽光,眼睫鸦羽般纤长浓密。他左眼角生着一颗黑痣,平添精致与脆弱。
真不愧是小说里的人儿啊!
云燃嘴角不自觉地上翘,杏眸里满是红色桃心。
不行!云燃!清醒!你是妈粉!彩虹屁吹起来!
“哇塞!我们家余烬哥哥简直就是芳心纵火犯啊!”云燃满眼惊喜,鼓掌夸赞道,“余烬哥哥,这世上一切美好的事情,你的脸就占了99%!”
余烬不知道她哪里学来的这些夸人话术,脸颊不自觉地发烫泛红,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云燃忍不住轻轻摸了摸男孩的发顶,嘀咕道:“手感确实不太一样了。”
打薄了些许的头发比起之前,显得不那么蓬松,却也更加柔软顺滑了。
头顶被轻柔抚摸,余烬唇角微微勾起,漾开清浅而温和的笑意,墨黑眼眸里泛着柔柔的波光。
真的很好看吗?
他看向镜子里甚是满意的女孩,眉宇几不可见一蹙。
她真的没发现别的吗?
比如……
这是她喜欢的路明禹的发型。
不过,只要她满意就好。
云燃没有注意到男孩眼里的异样,扭头又夸起了理发师。
“Tony劳斯,你的理发技术真好!”
“哪里哪里,是小帅哥本来就长得帅~”
“帅气总是和发型相辅相成的,你很伟大!”
云燃竖起了大拇指,直接把Tony老师夸得不好意思了。
“哪里哪里,过奖了过奖了。”
伟大……还真是……名副其实。Tony暗喜。
“下次还来哈!”
“一定一定!”
余烬发现今天她也让司机先回去了,而是带着他在人声渐沸的街道漫步。
晚风吹拂,华灯初上,新月挂在枝头,云在天际燃烧,霞光万丈,洒落平凡人间。
云燃背着手,走在余烬前面,时不时蹦跳一下,有些松垮的马尾随风飘扬,在空中划出一抹弧。
她看起来心情不错。
“余烬!”
忽然,云燃回过头,碎发轻舞半掩脸颊。
“走!我们去买点好吃的!”
她笑靥如花,背后是模糊的攒动人头与街景,和燃透半边天的绚烂至极的晚霞。
余烬微怔,时间仿佛停止在了这一刻。
只留风吹过树叶飒飒作响,爱意在心里疯狂生长。
他很久以后依旧会时不时想起这个下午,她和他走在平凡的街道,像普通的高中生,却拥有一切美好的东西——
青春,晚风,夕阳,她和他。
少女眉眼晕染星河,干净又耀眼,热烈不灼人,只是微笑,世界倏然有了光。
云燃看余烬忽然停下脚步,不由迷惑地皱了皱眉。
他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诶,小妹妹!你好!”
陌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云燃扭头,不自觉后退一步,杏眸充满防备。
原来是有人?
一见有陌生男人靠近云燃,余烬立刻马上跑到了云燃身边。
神色正经又充满防备,跟一只训练有素的警犬一样。
云燃扭头的瞬间,陌生男子脸上一闪而过丝丝惊艳与愕然。
他看起来约莫三十岁左右,眉眼立体,剑眉星目,唇红齿白,虽然脸上泛着几道浅浅的皱纹,但气质温润,身姿挺立又带几分硬气。
即便穿着最简单的蓝色运动服,俊逸非凡的气质还是会从骨子里散发出来。
男子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微胖的眼镜男,扛着一个大炮一样的摄像机。
云燃瞅了一眼,这是在拍什么街头采访的小视频吗?
还是……
陌生男人看着云燃,淡淡瞥了一眼她身后警惕的少年,露出温和的笑容。
“妹妹,请问你刚刚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着花衬衫,长得跟个长颈鹿一样的奇怪的大叔?”
花衬衫长颈鹿?奇怪的大叔?
云燃抿唇,因搞不懂状况又瞅了他一眼。
周围忽然聚集了很多人,好像还有市民都来了,伴着惊呼,大部分人都举着手机,对着她拍着什么……
好像看出了云燃平静的打量与不解的茫然,陌生男子抿嘴轻轻笑了笑,柔声细语地问道:“小妹妹,你认识我吗?”
“您好。”
云燃二话没说,先鞠了一躬。
蝶翅般的长睫眨了眨,眼里闪烁无辜的光芒,诚实地摇了摇头。
“您应该是个艺人吧,我平时不太关注这方面,不好意思……”
她猜出他是个明星,他们应该在拍什么综艺节目,但是一想到这个世界的明星,云燃脑子里只有小说里提到过的国民校草时景曜。
除此之外,她还真的想不到别的明星了。
小说里的人物虽然都是男帅女美,但云燃并不能第一次见面就知道对方的身份。
周围传来不大不小的议论。
“孟墅真的好帅啊!你敢相信他40了?”
“卧槽,他是吃了防腐剂吧?都不会老的啊!”
孟墅?
云燃确定是没听说过的名字。
小说里好像也没有出现过,或者出现过但不重要,被她遗忘了。
她瞥了孟墅一眼,说他有四十多岁她是绝对不相信的!
“不是吧,她连孟影帝都不认识?她没看过《海湾》吗?”
“看这校服,好像是光越贵中的学生啊!听说贵中的学生家里都非富即贵,不怎么看电视的话,不认识也正常!”
“虽然但是,这个小妹妹真的好好看啊!她旁边的应该是她哥哥吧?也好帅啊!”
“我也觉得,而且她皮肤好好啊!而且素颜都这么好看,以后不知道会便宜谁啊!”
此时此刻,被路人夸的某女憋不住笑意,勾起了嘴角。
镜头里,云燃笑容还是略显羞涩。

第十五章 目标伟大
实则内心狂喜:麻麻!俺今个儿遇上大明星啦!俺要上电视啦!你女儿出息了!呜呜呜X﹏X!
果然经济大域的首府城市就是不一样!
随便逛逛都能偶遇明星!
光越市城区南扬路今天格外热闹,人人拿着手机,将这条路水泄不通。
甚至有保安出动来维持秩序。
人山人海中,红色西装校服的女孩和气质非凡的叔叔面对面站着,成了最赏心悦目的风景。
听女孩说她没听说过他,孟墅不禁叹息一声,对着镜头失落地自我调侃道:
“看来我还要努力多拍点戏,扩大一下我在年轻人里的市场啊。”
云燃被他说得有些为难,挠头羞涩一笑,抱歉道:“不好意思啊哥哥,我平时不怎么看电视。”
被小妹妹叫哥哥而不是叔叔,孟墅心里和脸上都情不自禁,一整个心花怒放,嘴角咧开明媚的笑。
“哈哈哈哈,没事,我开玩笑的。”
“啊!!!”
他一笑,四周顿时爆发出女孩们惊叫欢呼的声音。
这人气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云燃眨眨眼:这孟墅怕不是光越吴彦祖吧?
“那小妹妹,”孟墅憋着笑意又问:“刚刚,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形迹可疑、偷偷摸摸抱着一个银色箱子的大叔从这边经过?”
形迹可疑?
云燃仔细回忆了一番,然后抿嘴摇头,“没有。”
“这样啊……”
孟墅脸上有瞬的失落,他一低头,又看到了云燃手上半握的手机。
计上心头,笑着征询道:“那你能借我用一下手机吗?”
“因为我们现在正在录一个综艺,然后我和我的游戏队友,就是那个花衬衫的大叔走散了,我想给他打个电话。”他耐心地解释道,“或者能借用一下你的微博发个定位吗?”
“可以。”
云燃点点头,随即又露出些许纠结的表情。
“不过我没有微博……”
“没事没事,那我打个电话就好。”
云燃把手机解锁,递给了他。
孟墅看到她的手机封面挑了挑眉,目光裹着些许笑意和揶揄。
“妹妹你的目标很伟大啊!”
云燃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杏眸微微睁大。
她侧目瞥了一眼在拥挤人群中专注地护住她的余烬,脚步不动声色一挪,挡在了他身前。
憨厚笑容里带着几分僵硬。
千万不要被余烬看到啊!
云燃的手机是云珍用过的旧手机。
封面是黑底白字,赫然入目便是五个大字——
“赚钱养儿子”
昨晚她自己制作的壁纸。
孟墅微笑着,也没有在封面停留太久,也没有问别的,打开通讯键盘拨出了记忆中的号码,等待对方接通。
云燃大大松了口气。
“妹妹,方便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云燃眨眨眼,飞快思忖,缓缓启唇:“我叫云燃。”
孟墅听到这个名字,眸子凝了一瞬。
是巧合吗?
他不确定地问道:“云燃?白云的云,燃烧的燃吗?”
“是。”
“名字真好听啊。”
“谢谢。”云燃莞尔。
电话通了,孟墅就抱歉一笑,挪开了视线,朝除了人头,还是人头的街上张望。
“喂!元哥,你在哪儿呢!我是孟墅!”
“我在这个,南扬路这边,你过来找我吧!”
“不是,你声音怎么……”
“你是不是和乐哥在一起呢?!”
“好啊!枉我这么信任你跟你结盟!你居然背叛我!”
孟墅仰天哀叹,旋即嘴角又勾起狡猾的笑容。
“唉,我正想请你吃点东西呢,现在看来我只能独享了……这美食街上好多漂亮小姐姐……”
不等对面说什么,孟墅就干净利落地挂断电话,然后双手将手机还给了云燃。
他感激一笑,“云燃小妹妹,真的谢谢你了!”
“不客气。”
云燃莞尔,将手机揣回衣服里,看着孟墅带着跟拍PD和人群远去。
他还不忘回头跟她挥挥手。
不知是不是云燃的错觉,她为什么觉得孟墅离开前看她的眼神,总有些意味深长?
没等她回过神,几个人突然凑到了她面前,把她围住了。
其中一个女孩命令似的对她说——
“那个,你把刚刚孟墅拨的电话号码给我。”
云燃眉轻挑,看着那几个年轻的女孩,有些惊讶。
这要电话的方式这么直白吗?
难道她们就是传说中的私生?
“抱歉,我不能给你。”云燃婉拒道。
一个女孩直接出了价:“我给你钱!五百够不够?还是你要一千?”
云燃盈着礼貌笑意的白皙小脸,彻底沉了下来。
“抱歉,我没有窥探并贩卖他人隐私的爱好,我们不是一路人,请你让一让。”
云燃径直掠过试图拦住她的几人,大步流星地离开,身后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
“呵!装什么装!”
“我劝你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去骚扰我元哥!”
“小心我们报警!”
她们扭头又奔跑着跟上了孟墅的大部队。
云燃无语,为什么她觉得她们口中的“元哥”更应该报警呢?
“余烬,走吧,我们去买好吃的。”
云燃径直往前走,一转身,却发现一直在身后的余烬忽然不见了踪影。
人呢?他刚刚还在她背后的呀!怎么不在了!
“余烬!”
云燃脸上浮现丝丝慌乱,目光扫过闪烁霓虹与纷乱人群。
“余烬!”
“我在。”
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云燃猛地扭头,正色望着他,眉眼凝着担忧。
“余烬,你去哪儿了?”
“我……刚刚……”
余烬眸光闪烁,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完整的话。
见他回答不出来,云燃秀眉微蹙,小脸闪过疑惑。
下一秒,她转移了话题。
“你想吃什么?”
云燃背着手走在余烬前面,还时不时回头确认一眼他是否跟上了,像是怕他又突然消失不见一样。
她没追问,余烬不由得松了口气,语气也轻松了几分。
“大小姐想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我问你呢。”
“我……”余烬敛眸思索了一会儿,“鸡腿?”
“你想吃鸡腿啊?”云燃点点头,“好,走吧,我们去买鸡腿。”
“好。”
余烬微微一笑,小跑几步,跟紧了她。
奶茶店门口,身穿黑色皮衣外套的女孩咬着吸管,视线落在一高一低的背影上,眼底流转幽光,嘴角勾起一抹饶有兴致的弧度。
原来云燃长这样……
·
云燃没想到会这么快再次遇上那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