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今乔冉

第11章 炒了吧
倒不是她多看得起自己,而是陆今脾性大。
在他眼皮子底下闹事,他能忍才怪。
那个男人,才不会惯着谁的小性子。
“是啊,过来找男人,我啃了那么多块硬骨头,独独没能啃动你们陆总,怪可惜的,
这不,主动上门来诱他了,还请秘书小姐姐行个方便,让我进去见见陆总。”
“不要脸。”小秘书回了她三个字。
乔冉扬起妖艳的红唇,妩媚一笑,“外界都这么骂我,没什么杀伤力哦。”
“你……”小秘书扬手准备甩她耳光。
乔冉一把扣住她的手臂,将她拽到自己面前。
“年龄这么小,没谈过恋爱吧,过来凑什么热闹?”
小秘书被她看低,怒火一下子冒出来了。
“你就是贱,跟我恋不恋爱有什么关系?”
乔冉伸手拍了拍她的脸蛋,一副女霸总姿态。
“小妹妹,贱不贱不是用眼睛看的,得靠心感受。”
“乔小姐。”秘书长从不远处的办公区走过来,浅笑道:“小姑娘不懂事,您就别取笑她了,
她刚出社会,接触的东西不多,不像乔小姐你,与不少异性打过交道,经验丰富,放过她吧。”
乔冉扬眉一笑,松开了小秘书的手腕。
她觉得吧,陆今的一大堆秘书里,除了元特助,就只有这位秘书长是个人物了,而且心计颇深。
她刚才说的那番话,看似是在为小秘书求情,实则将她乔冉狠踩了一顿。
“行,卖南秘书长一个面子。”
说完,她猛地松开小秘书的手腕,挑眉问:“陆总可在?”
南秘书长露出职场上的标准笑容,回道:“在,不过今天公司有贵客拜访,
这会陆总怕是没法见你,要不你先回去吧,改天再约。”
她的话音刚落,一旁的小秘书插话道:“是影后苏好来访哦,你啊,给她提鞋都不配,
陆总还请了李予导演过来,说是要给苏好搭线,助她签下李导的新剧本呢,
你如果识趣的话,赶紧滚吧,陆总现在的新宠是苏好,怎么也轮不到你,别白日做梦了。”
乔冉脸上的笑容渐浓,眸中却一片凉意。
看来陆今是真的宠爱苏好。
为了她,不惜欠下李予那个铁公鸡的人情。
那他还喊她过来做什么?
‘咔嚓’
总裁办的门打开,几人从里面走去,为首的是陆今。
当他看到乔冉垂着头站在走廊上时,微微蹙起了眉。
陆大那蠢货是怎么办事的,人接来了为何没给他发短信?
苏好看到乔冉后,眸光微转,突然凑上前挽住了陆今的手臂。
“陆总,谢谢你帮我争取到了李导的新剧,晚上一定好好陪你。”
只要是个艺人,都害怕自己靠出卖身体获取资源的丑闻曝光。
偏偏苏好无惧。
因为在宁州,攀附上陆今是一件很光荣的事,也值得无数女人艳羡。
如今外界都在传她恩宠正盛,是陆今捧在手里的新欢。
只要牢牢抓住这个机会,她便能凌驾于所有女人之上。
陆今不着痕迹的抽回手臂,轻飘飘地问:“你是回住处还是赶通告?”
语调平缓,听不出喜怒。
这让苏好松了口气。
她真怕这位爷当场跟她翻脸,一脚将她从云端踹进泥潭。
“我得去一趟电视台。”
陆今偏头望向身后的陆二,懒懒地吩咐,“陪她一块去。”
“是。”
幸福来得太快,差点砸晕苏好。
她真的好开心啊。
陆二是谁?
是陆今的心腹之一。
他将他派给她,哪怕只是逢场作戏,也足够让她好好炫耀一把了。
“谢谢陆总,我……今晚在浅海公寓等你。”
这话完全是用来恶心乔冉的,她并不奢求这男人会光临。
陆今微微眯眼,明显不耐烦了,随意说了句‘再看’,然后让陆二将人领走了。
李予看向对面的乔冉,眸子里划过一抹意味深长之色。
“我还有事,就不多留了,你今天找我讨了这么大的人情,晚上请吃饭应该不过分吧?”
陆今单手插进西裤口袋,痞笑道:“不单单请你吃饭,我还多给你安排几个女人。”
“……”
目送李予离开后,陆今这才重新将视线放到乔冉身上,目光微凉,不似刚才那般随性。
小秘书见状,脱口道:“陆总,这女人痴心妄想勾引您,赶紧叫人将她轰出去吧。”
陆今睨了她一眼,幽幽道:“太吵了,有损公司形象。”
言外之意:炒了吧!
秘书长跟了陆今几年,深知他的脾性,连忙回道:“我这就命人事部为她办理离职手续。”
小秘书愣了愣,待反应过来后,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陆,陆总,我……”
陆今直接将她忽略,偏头对乔冉道:“跟我进来吧。”
说完,他转身折返回了办公室。
乔冉盯着他的背影瞧了片刻,这才踱步跟上。
走进办公室,熟悉的景色映入眼帘。
以往每次来,都不是光明正大的,多半是他兴起,大晚上拽她过来发疯。
到了晚上,他们耳鬓厮磨。
可一旦天亮,又恢复了距离感。
推拉门关上,一道蛮横的力道袭来。
她被他抵在了墙壁上,炙热的气息笼罩而下。
换做往常,她会主动回应他,缠他,诱他。
但如今亲戚光临,心力不足。
‘咕噜’
到了饭点,肚子开始唱空城计。
男人松开她的唇,贴到她耳边低语,“饿?没宠你的原因?”

第12章 老公
陆今还是那个陆今。
她所熟知的。
痞!
野!
浑!
还带点坏。
让男人咬牙切齿!
但让女人为之疯狂!
她曾试着跨越那份距离感,想要为自己争取一下。
但见识了他的桀骜不驯跟肆意张扬后,她退缩了。
这个男人,习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
换句话说,他这样的浪子,是不会乐意被人管的。
因为……丢脸!
陆今察觉到她在走神,凑到她耳边低语,“回答我。”
乔冉收回飘忽的思绪,勾唇一笑道:“嗯,是的。”
男人的大掌顺着她窈窕的身形游走,紧紧箍住了她的腰。
“口是心非,你明明不想跟着我。”
他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用钱弄走了秦川那渣男。
手段虽然卑劣,但如果那狗东西不贪财,又怎会上钩?
她这辈子的幸福,只有他能给,绝不假手于人。
只是让他头疼的是,这女人不愿给他生崽子啊。
他有时候还会幻想,如果怀孕,就生个女儿。
像她一样精致可爱,软软糯糯的女儿,到时候捧在手心里宠着啊。
可她不太乐意。
乔冉察觉到他有些阴郁,虽然不知道他又抽什么风,但还是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
“哪有,今哥帅气多金,我趋之若鹜,当初你让我看清渣男的真面目,我感激涕零。”
说完,她伸手握住他的手,将他掌心贴在自己心口,“你听,这颗心在为你跳动呢。”
陆今听着她的甜言蜜语,冷哼了一声。
当初他将秦川弄走时,这女人差点没杀了他呢。
他是管不住她的心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宠她。
“既然这颗心在为我跳动,那能不能把它挖出来给我?”
乔冉脸上的笑容一僵,嗔道:“今哥别开玩笑,我胆子小,人没了心,可活不成哦。”
霸总有些郁闷,缓缓松开她,转身朝沙发区走去。
乔冉连忙紧跟过去。
等他坐下后,她这才开口道:“哥哥在短信里说担保书已经签好了,请问我可以带走么?”
面对这男人,谁不得陪着笑?
他的性子阴晴不定的,仗着家世好,为所欲为,外界都怕触了他的霉头后遭殃。
陆今见她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心情顿时不好了,眯着眼道:“过来,坐我腿上。”
这还真是她的……荣幸!
犹豫片刻后,乔冉乖乖横坐上了他的腿。
“陆总……”
“叫老公。”
“老公~”
只要这家伙不发神经,让她干什么都成。
陆今稍稍满意,将桌子上的补汤拿起来,打开瓶盖后递给她,“不是饿了么,吃吧。”
乔冉确实饿了,光闻闻味儿就食欲大振。
端着保温瓶的内胆喝了两口后,她有些好奇的问,“谁熬的啊?”
看这保温瓶,应该是家用品。
陆今的眸光微闪,懒懒地道:“一品斋买的。”
领证当天,这女人可警告过他别对外宣布婚讯,包括双方家长。
如果告诉她汤是从陆家拿来的,她怕是当场得跟他翻脸。
好吧,他得罪不起。
目光落在她精致的锁骨处,想要透过衣领一探究竟。
尤其是他亲手纹的那处刺青,他真的爱不释手。
乔冉实在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他稍微一动,她便知道了他的意图。
腾出一只手抓住他的大掌,沙哑着声音道:“别闹。”
陆今想做的事,谁能拦得住?
他挣脱她的手,掀开衣领,视线定格在了锁骨下方的纹身上。
‘陆今’二字,清晰醒目,犹如他长在了她的心脏里。
男人猛地垂头亲了上去。
猝不及防下,乔冉惊呼,手里端着的汤差点掉落。
陆今勾动薄唇,俊帅的脸庞上蕴出一抹邪笑。
“现在是上班时间,外面的秘书都在,小声点。”
乔冉狠瞪了他一眼,单手抱住他的头,抖着声音道:“要看就看,别使坏。”
陆今扬了扬眉,微微颔首,气息再次贴上那处刺青。
乔冉紧绷着神经,试图喝汤分散注意力。
这个男人太坏了,常年游戏人间,经验十足。
他深知怎么掳获女人的芳心,只要稍微使点劲儿,没有谁能逃出他的手掌。
有时她在想,这男人之所以还没有腻她,大概是因为她坚守阵地,没彻底沉沦,激发了他的挑战欲。
越是这样,她越要保持清醒,不能掉进他的温柔陷阱,最后输个彻底。
外面。
几个资质老的秘书围在秘书长面前。
“南姐,你说陆总会不会看上乔冉那朵交际花啊?”
“他们都进去快半个小时了,一点动静也没有,别不是在一起了吧?”
南秘书长睨了几人一眼,幽幽道:“有了小美被炒的前车之鉴,你们确定还要八卦?”
几人听罢,缩了缩脖子,立马作鸟兽散。
南秘书长抬头看了总裁办紧闭的大门一眼,眸中闪过幽冷的光。

乔家。
主屋客厅内,大夫人正靠在沙发上接听越洋电话。
“薇薇,你能不能提前一段时间回来?陆今那小子越发荒唐了,最近宠一个女星宠到没边,
你才是他的正牌未婚妻,再由着他胡闹下去,我怕你们的婚事会有变数。”
话筒里传来温雅的笑声,接着,一道悦耳的女音紧随而至,“不过是些野花罢了,上不了台面,
陆今喜欢我,不然也不会老往乔家跑,多年建立起来的感情,我有信心拿捏他,
男人嘛,玩玩正常,等我回去后就给那些女人一个下马威,让她们自惭形秽。”
大夫人点点头,“也对,不过你还是得尽快赶回来,未婚夫亲自管着比较好。”
“嗯,我知道,对了,乔冉怎么样了?”
一听这个名字,大夫人嗤笑出声,“她啊,彻底沦为商界那些男人的玩物了。”
“是么?”
乔薇的语气里染上一丝兴奋,“这样再好不过,用她的不堪衬托我的高贵,乔家嫡女,只有我一人。”
“那必须的,我女儿才是真正的公主。”

傍晚。
乔冉开车回家,半路收到闺蜜秦晚发来的短信:
‘冉冉,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如果从摩天大厦的顶层跳下去,能不能得到解脱?’

第13章 一起去钓凯子
看完消息,乔冉直接来了个急刹车。
还好系了安全带,不然脑袋非得磕在挡风玻璃上不可。
身后响起鸣笛声,她转动方向盘将车子开到路边,这才伸手去拿手机。
秦晚是她在宁州最要好的朋友,从高中到大学,两人都在同一个班,有着过命的交情。
一年前,她嫁给了名门封家的长子封御。
可对方心里有道白月光,一直将她当做替身。
挺狗血吧?
可这样的事情真真实实发生在了秦晚的身上。
那女人性子柔弱,不似她这般要强,所以结婚后一直隐于家中,做着人人称赞的封太太。
无可挑剔。
原以为婚姻持续了一年,她跟封御之间的关系有所好转。
如今看来,情况很不妙,而且还远超她的想象。
拨通电话后,乔冉直接对着话筒吼道:“蠢女人,你现在在哪?”
那头传来呼呼的风声,很大,搅动着人的耳膜,形成了噪音。
所以她真的在摩天大厦顶层?
她准备放飞自我?
一道沙哑婉转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冉冉,我输了,惨淡落幕,给你一个忠告吧,永远别碰男人,有毒,会死。”
说完,对方直接切断了通话。
乔冉听着嘟嘟嘟的挂机声,狠狠咒骂了一句。
再打过去时,对方已经关了机。
不敢耽搁,她迅速调转方向盘,也不管逆不逆行,脚底油门踩到底,车子如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
还好她刚出市中心,距离摩天大厦不远。
十分钟的车程,当她从车内钻出来时,连忙仰头朝高耸入云的天台望去。
可这会儿已经天黑,楼层太高,根本就看不到什么。
乘坐电梯上顶层,刚冲到通道口,就见两个保安正拦着一个女人,彼此在拉扯。
“我就想去天台透透风,你们行个方便好不好?”
开口的是秦晚,语气里带着哀求。
保安板着脸,明显失去了耐心。
“滚滚滚,要寻死换个地方,别来祸害我们。”
乔冉伸手揉了揉额,不禁苦笑。
她怎么忘了,摩天大厦的天台没那么容易上。
关心则乱,连带着脑子都不好使了。
踱步走到秦晚面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讥笑道:“你就这么想死么?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好兄弟有难同当,要不我陪你一块啊?”
秦晚微愣。
回头间,看到乔冉满脸大汗,气喘吁吁,眼里全是焦急之色,鼻尖突地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冉冉,你比男人可靠多了。”
“废话。”乔冉瞪了她一眼,“天下男人不如狗,他们能跟闺蜜相提并论么?你为狗死一个试试。”
秦晚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嘶声道:“你误会了,我就是想坐在高一点的地方买醉罢了。”
说完,她将手里提着的白酒举起来,在乔冉面前晃了晃。
乔冉一看,气得想骂人。
妈的。
这死女人。
她差点吓得丢了魂。
“不是要喝酒么,走,我陪你喝。”
“……”
下楼的时候,乔冉从秦晚嘴里得知了情况。
封御的白月光即将回归,渣男提出了离婚。
她知道,秦晚很爱封御,将自己一颗真心捧到了狗男人面前。
结果渣狗太绝情,不但碾碎了她的心,还要跟她一刀两断,将她彻底踢出他的世界。
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尤其是与陆今那恶棍称兄道弟的,更渣,妥妥的用下半身思考的种马。
三观碎一地。
两人随意找了个草坪坐下后,秦晚捞起酒瓶就开始猛灌。
乔冉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也跟着揪痛了起来。
她想她爱陆今的下场,也会是这样吧。
智者不入爱河。
她虽然不聪明,但好在吸取了教训,将自己保护得严严实实。
“你发什么愣?喝啊,不是说要陪我一块买醉的么?”
愣神的功夫,秦晚塞了一瓶酒给她。
乔冉拧了拧眉。
如果没来亲戚,她自然二话不说往嘴里灌。
但例假期间喝酒,怕是得遭罪。
秦晚是个三杯倒,刚灌几口,酒劲儿就上脑了,人也变得口无遮拦起来。
“冉冉,我知道你心里也难受,听说……嗝,陆今那恶棍又有了新欢,而且捧在手心里宠着,
别人不知道,但我清楚得很,嘿嘿,你四年前……嗝,就开始暗恋他了,
这滋味吧,很难受,我深有体会,姐妹儿,别藏着,喝他个天昏地暗,然后一块去钓凯子。”
乔冉微敛着头,想起中午在陆氏总部时苏好对陆今的邀请。
成年人的游戏,无非是肉体相博。
他们如今大概在耳鬓厮磨吧。
呵!
“好,一块喝,然后一起去钓凯子。”
说完,她拧开瓶盖,仰着头猛灌了下去。
秦晚哈哈大笑。
“这就对了嘛,他们不是喜欢去金碧辉煌么,等会咱们也去,叫上二十只……鸭,狂欢吧,骚年。”
“……”

金碧辉煌。
两个女人口中的渣男正坐在包厢里抽闷烟。
周深陪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了,开始嚷嚷:
“我说老封,不带你这样的啊,平日里你洁身自好,不来这勾栏瓦舍,我们还玩得还挺嗨的,
可你一来就拉着陆今抽烟,把李予都晾一边了,今天可是为他接风洗尘的,
还有,我们这些单身狗都没愁呢,你一个已婚男愁什么?老婆在怀,不应该春风得意么?”
回应他的,是两人更加猛烈的吞云吐雾。
李予拽了拽周深的胳膊,轻笑道:“没事,这两人一个闷,一个痞,凑一块就这逼样,随他们吧。”
周深冷嗤了一声,直接从沙发上蹦起来。
“我他妈受不了了,出去透个气,你们慢慢抽吧,抽死得了。”
“……”
目送周深离开后,李予斟酌了一下,试着问:“阿御,你怎么打算的?”
封御猛吸了一口气,也不吐出,直接吞进了胸腔。
火辣辣的窒息感传来,他紧抿着薄唇轻咳。
好半晌后,这才将肺里肆虐的烟雾释放出来。
“离婚,阿曼快回来了,我得给她名分。”
陆今抽烟的动作一顿,懒懒吐出两个字,“渣男。”
出去别说是他兄弟。
丢不起那个脸。
封御偏头睨向他,忍不住嗤笑。
“你一个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快的风流种,有什么资格骂我?”

第14章 他,会不会已经腻了她?
陆今别过头,不想理他。
在他看来,要了女人就得负责,不然就是渣。
封御收回视线,倒了一杯酒后猛灌了两口。
“阿曼说两年前救我的是她,也正因为那次救我,所以伤了心脏,这才出国静养,
我跟秦晚结婚,不过是家族联姻,加上她眉目与阿曼相似,所以就……
如今阿曼回归,我没什么可以给她的,唯有名分能许,而且这本就属于她。”
陆今再次开口,冷冷地送了他两个字,“愚蠢。”
“……”
封御不想跟他吵,捞起桌上的烟点燃,又开始吞云吐雾。
陆今觉得跟他一块吸烟都丢脸,索性扔了烟头,挑眉望向李予。
“你新剧的演员戏服,还没跟哪个服装团队合作吧?”
李予这部剧是大制作,光成本预算就七个亿。
如果能跟他合作,包揽剧中所有演员的戏服,那将会是一个不小的合同。
而且只要戏服款式精致,质量过硬,受到圈内人士的好评,那以后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剧组上门求合作。
这也算是打开了新的生存渠道。
李予扬了扬眉,似笑非笑道:“你都放弃了程氏的新款商标,证明不想进军服装界,
如今开这个尊口跟我提合作,该不会又是为了哪个女人吧?老陆,我的新剧可不是为你准备的。”
陆今摊了摊手掌,慵懒地开口,“七亿制作成本,我投了四亿,这还不够么?”
得,他是大资本,他说了算。
“够,你都发话了,我能说不么?想让我签乔冉的工作室是吧?明天我就派人去找她谈。”
陆今微微抬手,轻飘飘地道:“不急,等她找了我再说,我做不了她的主。”
李予忍不住嗤笑,骂了句‘出息’。
要说他们这些人谁的城府最深,非陆今不可。
这家伙,捉摸不透。

金碧辉煌的VIP通道处。
乔冉与秦晚勾肩搭背的走进了吧厅。
许是喝得太多,酒劲儿上来了,走路都摇摇晃晃的。
“冉,冉冉,记得叫男人,多叫几个男人。”
“满足……嗝,你。”
与此同时,另一侧通道内。
苏好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走进吧厅。
经理得知她要过来,亲自在门口相迎,点头哈腰的,态度十分的恭敬。
没办法,人家如今是陆今的新宠,风头正盛。
如果得罪了她,她在陆今面前吹吹耳边风,整个酒吧上下的高层都得遭殃。
陆今的女人,金贵着呢。
“苏小姐,今哥在专属包间内,我这就带您去,里面有点黑,您小心点,别摔着了。”
苏好勾唇一笑。
她就喜欢别人对她卑躬屈膝。
尤其这里还是宁州最大的销金窟,经理亲自相迎。
若是传出去,外界不但不会骂她私生活不检点,反而会觉得陆今宠她宠到没边儿。
而她要的,就是这个。
在这座城,你攀附权贵没有用,你依附资本也没用。
唯有冠上‘陆今的女人’这个名头,才能横行无忌。
“你很不错,我会在陆总面前多提点你的。”
经理一听,顿时笑逐颜开,“谢谢苏小姐,谢谢苏小姐。”
一行人经过拐弯处时,正好与走过来的两个女人相撞。
乔冉与秦晚本就喝的迷糊,这一碰,重心不稳,直直朝前栽了下去。
走在最前面的苏好就倒霉了,直接被两人压倒在了地上。
苏好发出一声惨叫,开始奋力挣扎。
经理吓了一跳,连忙招呼身后的保镖将人拉起来。
撕扯间,乔冉的衬衣衣扣崩开了两颗,露出了白皙的锁骨,起伏的山峦。
她是笔直压在苏好身上的,衬衣敞开,身前正巧被苏好收入眼底。
‘陆今’
‘陆今’
苏好死死瞪着她身前那处刺青,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念头。
虽然之前一直猜测乔冉是陆今想要护的人,可并没找到证据,无法证实。
如今看着她隐秘处的刺青,她什么都明白了。
在胸部纹男人的名字,如果不是有过亲密关系,又岂会?
岂敢?
这个刺青,就像专属印记一般,简单直白的证明了她就是陆今的女人。
“知道你们撞的人是谁么?赶紧滚一边去。”
乔冉直接被保镖骂骂咧咧的拎起,酒一下子散了不少。
她本就没喝断片,这一折腾,意识彻底回笼。
见苏好被经理搀扶起来,她微微颔首道:“抱歉,喝得有点多,没撞伤你吧?”
经理刚准备训斥,苏好连忙伸手拦住了他。
她可不想把事情闹大,然后引来陆今。
“我没事,你们也别为难她,陆总还在包间等着我伺候呢,赶紧领我过去吧,晚了他会生气的。”
经理瞪了两人一眼,凶巴巴地道:“以后走路小心点,要是伤了陆总的女人,够你们受的。”
一旁醉醺醺的秦晚听到陆今的名字,扯开嗓子就喊,“陆痞子,你不是人,你辜负冉……”
后面的话没说完,被乔冉捂着嘴堵了回去。
目送一行人离开后,乔冉这才松开她,靠在墙壁上轻轻喘息着。
她的视线还停留在苏好离去的方向。
看来陆今对她真是爱不释手,逛个夜场还打电话让这女人过来伺候。
他,会不会已经腻了她?
“冉,冉冉,咱们还找凯子么?”
耳边响起秦晚的询问,看来她的酒也醒了大半。
乔冉勾动唇角,露出渣女般的笑。
“为什么不找?他们男人能寻欢,我们女人自然也能,走,开房去。”
“……”
专属包间内。
经理擅自做主将苏好领到了陆今面前。
“今,今哥,我把苏小姐带来了。”
那谄媚的模样,就差没在脸上写下‘您赶紧夸夸我’这几个大字了。
坐在沙发上的封御见状,忍不住讥笑道:“新欢来了,不跟兄弟们介绍一下?”
陆今嘴里叼着一根烟,眯眼看着经理。
那目光,就像在看死人一样。
狗东西,别的不会,触他霉头倒是积极得很。
经理察觉到不对劲了,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喘。
嘤嘤嘤。
他是不是办错事了?
苏好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牵强的笑,硬着头皮道:“我听说李导在这,所以过来打声招呼。”
陆今的脸色缓和一些,刚准备开口,陆大匆匆闯了进来,凑到他耳边低语:
“今哥,夫人跟封太太在三楼开了房,还叫了几只……鸭。”

第15章 绿他就是
陆今猛地抬头,眼里划过一抹惊诧之色。
在他的认知里,乔冉是个很懂分寸的女人。
她从不会逾越底线,更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虽然常年穿梭在商友之中,但都保持着距离感,点到为止。
包括与他在一块,也总是带着面纱,将自己牢牢包裹在内,不轻易牵动情绪。
或许跟她的经历有关,父母遭难,被逐出家门,看透了世故。
这世上大概没人能走进她的心了,因为她已经锁住了心门。
可就是这样一个冷静睿智,处事圆滑的人,居然带着闺蜜来夜场疯,怎能不让他惊讶??
“将她抓……”
不等陆今吩咐完,包间的门再次撞开,封御的贴身保镖急匆匆的闯入。
他没有压低声音,而是大声禀报,“封总,夫人与乔小姐在三楼开了房间,还叫了几个牛郎。”
封御原本怼陆今怼得舒展开的眉宇再次拧了起来,深眸里划过一抹冷意。
这还没离婚呢,就出来找男人给他染绿发,而且还是跟乔冉那朵野玫瑰,想死是不是?
“失陪一下,处理点家事。”
说完,他起身朝外面走去。
陆今扬了扬眉,不急着去拎自家那小妖精了。
有封御闹场,她们别想玩出什么名堂。
李予见陆今坐着没动,笑问:“你不去看看?”
陆痞子冷哼一声。
他怕什么?
那女人得仰仗他在宁州商圈立足,暂时还不敢乱来。
而且他那么棒,每次都将她宠得要生要死的。
放眼全宁州,找不出几个了吧?
她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苏好见陆今不动,心里生出了一丝疑惑。
这位爷,貌似也没她想象的那么在乎乔冉。
说不定是乔冉的手段好,勉强吸引住了他。
可一旦出了房门,激情退去,也就索然无味了。
一个刺青纹身,代表不了什么。
或许跟过陆今的女人,身上都有这玩意。
毕竟人家坏,在女人身上留下点印记也正常。
“杵那儿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倒酒。”
耳边响起陆今的轻斥声,拉回了苏好恍惚的思绪。
她今晚过来之前,特意洗了澡,没有喷香水。
脸上也就打了一层肌底液,未涂口红,未化妆。
身上穿着风衣,而风衣下的裙子惹火,她是抱着勾引陆今的想法而来的。
多少女人渴望跟这男人共度良宵,然后得他庇护。
如今她近水楼台,自然要想尽办法先得月。
“好,好的,我这就给您倒。”

三楼包间。
动感的DJ音乐响彻室内每个角落,震耳欲聋。
乔冉坐在沙发内,一手端着红酒,一手搭在牛郎的肩膀上。
“别拘束哈,我这人很好说话的,说几句好听的逗我开心了,你们今晚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说完,她又对另外两个牛郎道:“我这姐妹刚踹了渣男,心情不舒坦,好好伺候着,
如果让她满意了,高兴了,我存在金碧辉煌账户里的钱都取出来给你们当小费。”
有钱能使鬼推磨。
另外两个牛郎听罢,连忙伸手朝秦晚的肩膀抓去。
相比她的开放,秦晚就要矜持多了。
她笔直的坐在沙发上,一双手来回游走,不知该往何处放。
当牛郎的爪子伸过来时,她本能的避开,颤着声音道:“冉,冉冉,我怕,怕。”
乔冉翻了个白眼,“怕个屁啊,渣男都要一脚将你给踹了,你还顾虑什么?绿他就是。”
“……”
秦晚想起封御那张冷漠寡情的俊脸,暗自给自己加油打气。
对啊,狗男人都准备睡白月光了,她还为他守身做什么?
“你们上来吧,我准备好了。”
这话刚好落在冲进来的封大少耳中,男人原本阴沉的脸越发铁青了。
玩得挺嗨啊。
是他昨天没满足她么?
看惯了他这张脸,别人的她也能入眼?
“秦晚,你找死是不是?”
两牛郎的手眼看着就要贴上秦晚的肩膀,被封御这么一吼,吓得连忙缩了回去。
“封,封总。”
封御大步朝沙发区走来,边走边吼,“都给老子滚出去,慢一步我打断你们的腿。”
“……”
几个牛郎连忙作鸟兽散。
在宁州,能掌控人生杀大权的无非就那么几个,而且彼此都是熟识,他们得罪不起。
封御走到沙发区站定后,冷眼看着秦晚,也不说话,拼命的释放冷气压。
秦晚微垂着头,缄默不言,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乔冉的视线在门口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陆今的身影。
他们今晚在一块喝酒,如今封御过来了,那男人却没来,说明什么?
说明他正跟苏好在一块。
说明他真的挺宠那女人。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乔家打压她,她在宁州寸步难行。
也只有攀附着陆今,才能慢慢站稳脚跟。
如果没了他这个靠山,她在商场会很艰难很艰难的。
“乔小姐,能请你回避一下么?我想跟秦晚单独聊几句。”
耳边传来封御的询问声,打断了乔冉的思绪。
她扬了扬手里的酒杯,似笑非笑道:“可以啊,不过你得安排一个人来陪我喝酒。”
封御对着门口喊了声‘林源’。
贴身保镖走了进来,对着乔冉做了个请的手势。
乔冉扬眉一笑,目光落在秦晚身上。
“别怕,他如果要跟你离婚,你就大胆的离,离完后我天天带你出来玩。”
封御霍地转头,犀利的目光直直射向乔冉。
乔冉耸了耸肩,缓缓站起身,扭着腰迈着虚软的步子朝外面走去。
“封御,迟来的深情比草溅,望你好好珍惜,别等失去了再后悔。”
“……”
包间的门关闭,乔冉端着酒杯缓缓靠在墙壁上,眼里泛出了泪光。
她拉着秦晚来金碧辉煌,一是试探封御的反应。
如今她有答案了。
二来,是想看看那个苏好在陆今心里有多重要。
结果出乎她的预料。
也让她有了危机感。
她不能失去陆今的宠爱,否则这宁州将再无她的容身之地。
卑微吧?
没办法啊,谁让她的命不好呢?
想要好好的活,就必须得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的努力。
腹部传来刀割般的疼,她只能咬着牙强撑。
整理好心情后,她踏着高跟鞋朝陆今的专属包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