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今乔冉

第6章 我老婆是你能碰的?
他的目光很凉,像是千年寒潭里冰封三尺的刃。
透着冷冷幽光。
令人生寒。
“给老子狠狠地揍,弄死了算我的。”
“是,今哥。”
下一秒,包间里响彻了凄厉惨叫声与拳打脚踢声。
周深闻讯赶来,见陆今浑身带煞的站在包间门口。
而他手底下那几条疯狗正摁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狂揍。
惊的够呛。
“不是,人家杀你亲爹了还是抢你生意了,你至于下死手么?”
陆今吸了口烟,眯着眼道:“他要玩我老婆,你说该不该揍?”
那确实该揍。
而且还得往死里揍才行。
头可断,血可流,老婆不能……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
老,老婆?
周深瞪大了双眼,嘴巴张成了O字型。
这家伙什么时候结婚了?
不对,一定是他喝断片了,脑子里产生了幻觉。
陆今是谁?
特么的恶棍地痞。
常年流连花丛。
对谁都一样,入眼不入心。
他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被婚姻所困?
陆今要收心结婚,他就去……就去吃翔。
“兄弟,你这是在哪儿喝多了,尽说胡话。”
陆今蹙了蹙眉,冷眼看着地上躺着的女人。
心里有股冲动!
迫切的想要跟别人分享他已婚的事实。
“需要我将结婚证拿给你看么?”
周深眨了眨眼。
又眨了眨眼。
见他不吸烟了,一本正经地瞅着他,于是……信了!!
“卧槽,你真结婚了?对象是谁?”
陆今蓦地一笑。
好像周深的相信多么难能可贵似的。
“那儿。”他用下巴指了指包间里的女人。
周深连忙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离得远,看不太真切,他又靠近了一些。
当瞅清楚那张脸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这世界真特么的玄幻。
这尼玛不是商圈那朵野玫瑰么?
什么时候成了恶霸的老婆?
急着想要验证陆今的话,他下意识伸手朝乔冉的肩膀抓去,试图摇醒她。
还不等他的爪子落在她身上,陆今直接抬脚将他踹到了一边。
“我老婆是你能碰的?”
靠!
有老婆了不起啊?
只要他愿意,百八十个都不是问题。
陆今伸手将地上的女人扶起来,让她脑袋靠在他怀里,宽厚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苍白的脸。
周深脸上满是惊骇之色,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
他觉得这货不是他兄弟,要不就是被鬼附了身。
要死了要死了,宁州第一风流种居然隐婚,有了老婆。
怎一个‘卧槽’了得。
乔冉被惨叫声惊醒,睁眼的瞬间,意识还有些混沌。
当那张熟悉的俊脸越来越清晰时,她才彻底反应过来。
“今,今哥,你怎么在这儿?”
陆今冷着脸,明显动了怒。
乔冉不敢往他枪口上撞,这男人狠起来,连他亲爹亲妈都胆寒。
听到吴总的惨叫,她下意识偏头望去。
惨!
很惨!
地上全是血,四散开来,触目惊心。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将人活活揍死吧?
“让他们别打了,会出人命的。”
不等陆今开口,一旁的周深啧啧了两声,“都揍了五分钟了,好像还蛮坚挺的,
要我看,再揍个五分钟也不一定死得了,所以美人儿不必担心,好好观赏就行。”
说完,他凑到她面前,满脸八卦的问:“你真做了陆今的老婆啊?”
乔冉一愣。
周深是陆今最好的兄弟,他将他们结婚的事告诉他了??
不等她想完,只听陆今冷幽幽地道:“我胡诌的,不想让你阻止我揍人。”
“……”
周深很想赏他一拳头。
但他揍不过他!
即便侥幸揍到了,这野兽也会还他十拳。
亏!
乔冉扯了扯僵硬的嘴角。
其实很想跟周深说一句,‘揍吧,姐早就看这浪子不顺眼了’
眼看着吴总的惨叫声越来越小,乔冉还是拉了拉陆今的衣角。
“别打了,不然真的要出人命了。”
“他该死。”
乔冉抿了抿唇,硬着头皮又道:“是我约他出来的,如果他死在这儿,我也得坐牢。”
陆今蹙起了眉头。
好像有点道理。
那就……不揍了?
“你气消了没?”
乔冉一愣,怔怔地看着他,因为腹部的疼痛未消,所以她一双美眸里还蕴着泪。
模样可怜。
陆今的眸光再次沉了下去。
“那就继续揍,揍到你消气为止,老子的女人,总不能白白受委屈,受欺负。”
乔冉反应过来,心尖儿颤了颤。
这男人护女人的模样,真的好帅,能让人上瘾,沉迷。
不过他本性如此,向来恩怨分明,换做任何女人被欺负,都会帮忙的。
他啊,不仅仅对跟过他的女人阔绰,还很护犊子。
就拿去年那个女主播的事来说。
一个富二代在她直播里刷了几句污言秽语:
‘你这身骨头跟乔冉一样贱,活该出来卖弄’
‘乔冉她有过许多男人,看你这样,也不遑多让,可以跟她比一比了’
这家伙得知后,喊人将那货揍了个半死,一年了都没能下地。
后来还是陆父出面赔礼道歉,对方才息事宁人。
从那以后,整个圈子都知道,但凡是陆今宠着的女人,都别轻易招惹。
否则……死在他手里也是白死。
想到这儿,乔冉缓缓垂下了头。
因为这事,全宁州的女人都想依靠陆今,得了他的庇护,既不会受欺负,还有花不完的钱。
“我不委屈了,刚才他也没讨到好,被我狠踹了一脚,你让你的人住手吧,别闹出人命了。”
陆今眯眼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狗东西,沉默片刻后,对着几个手下道:“将他拎过来。”
“是,今哥。”
其中一人顺手从桌子上抽了几张湿巾,在吴总脸上胡乱抹了一通,擦干了血债。
陆今扶着乔冉站了起来。
等手下将吴总扔到他脚边后,他抬腿狠狠踩在他侧脸上。
“在我的场子里欺负我的女人,姓吴的,你能耐啊。”
吴总勉强睁开双眼,看到面前这张阎王脸后,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我,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如果早知道,借我一百个胆也不敢动歪心思啊。”
陆今依旧踩着他的脸,目光在他身上游走一圈,最后停在小腹处。

第7章 要说狠,还得是陆今
吴总心里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是真的怕这恶棍。
不止是他,放眼全宁州,还没有谁敢跟这痞子叫板。
明明是上市公司老板,衣冠楚楚,西装革履。
可干的那些狗事,TM的连街头混混都不如。
“陆,陆总……”
不等他说完,陆今踩在他脸上的脚猛地用力一碾,冷声道:“什么陆总,叫今哥。”
“是是是,今哥,今哥,您饶命,饶命。”
陆今缓缓收回腿,勾住一旁的椅子拉过来,然后抱着乔冉坐了下去。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出了这个场子,明天将贷款批给她,我担保,
第二,去警局报案,就说是我揍的,不过离开之前,我会彻底废了你,明天再跟你打官司。”
要说狠,还得是陆今!
吴总哪敢选第二个啊?
他要是选了,变成废物还是其次的。
能不能走出这扇门才是关键。
“我选第一个,第一个,您放心,今晚的事我不会说出去,还有,明天一定将款拨给乔小姐。”
陆今把玩着乔冉白皙的手指,挑眉一笑道:“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神特么的愉快。
这货怎么有脸说?
瞧瞧他都被揍成了什么逼样!
明明一肚子火,偏偏没处发泄,还得跟始作俑者陪笑,拍他马屁。
尼玛,老天爷怎么就弄出了这么个东西?
“好好好,就这么决定,如果今哥没别的吩咐,我先退下了。”
陆今看向怀里的女人,问:“他可以离开了么?”
乔冉点点头,没有说话。
“滚吧。”陆今替她赶人。
“……”
等吴总一瘸一拐逃出包间后,陆今偏头望向还杵在原地的周深。
“陆大,你们如果揍得不过瘾,可以……”
周深直接跳脚,“卧槽,老陆你不是人,连我都揍。”
说完,他抱头鼠窜,一溜烟的冲出了包间。
陆大等人也识趣的退了出去。
人都走了,室内瞬间安静下来。
陆今伸手勾住乔冉的下巴,开始跟她算账。
这男人,从来不是大度的主。
让他不舒坦了,他会一直记着,然后找机会连本带利讨回来。
“今早怎么警告你的?还不到24小时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是不是?”
乔冉虚软地靠在他怀里,吸取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烟草味。
这是能让全宁州的女人都为之疯狂的味道。
“程氏的商标,起拍价为1.5亿,我估计大概要花2亿才能拿到手,
加上后续启动资金,3个亿也挺紧巴的,我必须亲自跟他谈,
原以为可以拿珍品抵押,但我高看了手里的筹码,是我大意了。”
陆今还想训斥,乔冉却不给他机会,伸出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堵住了他的嘴。
她依旧有些后怕,如果这个男人没有及时赶到,她这会儿怕是已经……
说到底,还是她太弱小了,但凡有点实力,银行也不至于卡着这笔贷款。
她要继续努力,争取早日在商场站稳脚跟。
白皙的手指附上他的肩膀,她娇媚的注视着他,身体缓缓朝他靠近。
不是交易。
不是感谢。
她只想像寻常夫妻那样,感受彼此的温度。
陆今的眸光渐渐变得暗沉。
他伸手扣住她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指,嘶声问:”想做什么?”
乔冉没有回答,只默默地缠着他,举止一如往昔,可又有些许不同。
这一次,没有掺杂任何算计与利益,只单纯的靠近他。
陆今见她不开口,只一个劲的惹他,眸子渐渐冷了下去。
她这是什么意思?
感谢他相救,感谢他担保,所以打算用身体回报他?
然后又顺理成章的发展成一场交易?
当真是……渣!
“起来吧,我陪你去用晚餐。”
乔冉下意识摇头,挣脱他的手掌,继续攀附他的肩膀。
执拗得过分。
陆今的心情越来越差了。
她还真是一点都不想欠他,所以急着用自己偿还,然后银货两讫,一笔勾销。
这个女人……
该死的女人……
他猛地伸手圈住她的腰,将她打横抱起,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乔冉放松着神经,尽量让自己的眸光柔和下来,不想其他,只好好享受他的宠爱。
陆今蓦地一笑,手掌贴在她心口。
冷的。
没有温度。
捂不热!
乔冉有点想哭,仰头去亲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突然间脆弱得不堪一击。
陆今躲开她,眼里泛着幽光。
她既然要用这样的方式报答他,那他成全她啊。
乔冉紧抿着唇。
五脏六腑里传来疼痛,应该是吴总踹的那一脚还有后劲儿。
陆今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模样,还以为她嫌弃他,不由嗤的一笑。
乔冉的意识渐渐模糊,最后昏死了过去。
陆今这才察觉到不对劲,垂头一看。
满目的红。
他的瞳孔狠狠收缩了起来。
该死,他都犯了什么浑?
结婚半年,她一直是这鬼样子,不都已经习惯了么,怎么还失控?
狠狠甩了自己一耳光后,他连忙打横抱起她朝外面冲。
“给肖恩打电话,让他来一趟。”
“是,今哥。”
陆今抱着乔冉到了顶层套房。
当他将人放下时,看着那刺目的红,他浑身开始发颤,俊脸也一下子变得煞白。
向来不动如山的他,第一次慌了神。
‘滴’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以为是肖恩到了,连忙掏出来接听。
“你到哪里了?”
“什么你到哪里了?老子在家。”
话筒里传来陆父温怒的声音。
“我问你,你是不是把瑞士银行的吴总给揍了?”
陆今满脑子全是床上的女人,哪还顾得上劳什子吴总?
“我妈呢,把电话给她。”
女人应该更了解女人的身体吧?

第8章 动怒,煞气升腾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臭骂。
后来陆父骂累了,气呼呼的将手机扔给了妻子。
“喂,儿子,找我有事吗?”
陆今看着乔冉苍白如纸的面容,沙哑着声音问:“女人半个月前才来过亲戚,可刚才做的时候突然又见血了,什么原因?”
恶棍就是恶棍,问这些东西时脸不红,心不跳的。
陆母倒是惊了个够呛。
她一直以为儿子只是逢场作戏,并没有跟哪个女人在一块过。
如今看来,有故事啊。
听他那口气,还挺在乎的,绝不是玩玩那么简单。
她就说嘛,陆家几代下来都是痴情种,怎么到她儿子这里就变成了浪子。
敢情外面藏着人呢。
“小子,你不地道哦,连老妈都瞒着。”
陆今拧了拧眉,沉默不语。
陆母没再调侃,正色道:“不是亲戚,不是流产,那就只能是经期紊乱了,
而诱发这个的有很多原因,比如压力过大,作息不规律,子宫受创,长期服事后药等等,
你给肖恩打个电话,让他过去看看,女孩子娇贵,别拖出了毛病,我还指望她给我生孙子呢。”
陆今嗤的一笑,冷幽幽地提醒,“她不是乔薇。”
言外之意:你们不是要我娶乔薇么,这女人怎么给你生孙子?
陆母嗤的一笑,“切,你爹当年抢别人老婆的事都干得出来,
哪天你做出同样的举动,为娘一点都不稀奇,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
陆今懒得跟这疯女人鬼扯,直接切断了通话。
将手机扔到地上后,他踱步去了浴室,接水,擦洗,换衣服,最后还给她换了那玩意儿。
由于不太会,折腾好几分钟才换好,可弄好后衣服又脏了。
他只能耐着性子重复,一遭下来,他都想拎着周深揍一顿缓解缓解。
女人果然麻烦。
可偏偏又不能缺。
哪天兄弟出去聚会,他们都带老婆,他要是没有,岂不是很丢面子?
半个小时后,肖恩抵达金碧辉煌。
他是学中西医结合的,不能掀开裤子看,只能把脉。
“伯母猜得对,确实是经期紊乱,她一直服用事后药,加上子宫不久前遭到重击,所以才见了血,
你别不当回事啊,这情况放在女人身上很麻烦的,严重一点,会影响生育。”
陆今拧了拧眉,眸子里蕴出了怒。
他也不管她还昏迷着,直接动手去摇晃。
折腾了一会后,乔冉悠悠转醒。
对上陆今阴鸷的眸光,她下意识伸手抓紧了被子。
“我不是故意昏迷的,真的不舒服。”
陆今瞪了她一眼,咬牙问:“姓吴的那狗东西都对你做了什么?”
他冲进包房的时候,这女人已经昏迷了。
他还以为那狗东西劈了她后颈将她弄晕的。
听肖恩这么一说,才发觉情况不对。
乔冉见他满脸的戾气,不太敢说。
好不容易安抚住这只野兽,他要是再发疯,谁能拦得住?
“说。”
陆今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明显怒火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肖恩有点怕他,同情的看了看床上的女人,然后溜了出去。
乔冉用舌尖抵了抵后槽牙,小心翼翼地道:“也没把我怎样,就是在我腹部揍了一拳,然后昏迷了。”
陆今狠狠一脚踹在桌腿上,压抑的怒火瞬间炸裂。
在床边来回走了几圈后,他兀自笑了起来。
很好!
回头间,见床上的女人惊恐不安,收敛戾气上前一步吻了吻她发颤的唇。
“我让肖恩给你熬点中药喝,喝完你乖乖睡一觉,明天就不痛了。”
说完,他起身准备离开。
乔冉连忙伸手拽住他的胳膊,急声问:“你去哪儿?”
陆今背过身,唇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
“我啊,去跟姓吴的好好谈谈人生。”
说完,他用力挣脱了她,大步朝外面走去。
乔冉慌了。
就他这浑身煞气升腾的模样,哪是去谈人生,分明要杀人。
“陆今,你别冲动。”
说完,她挣扎着翻身下地。
双腿刚着陆,蕴出阵阵无力之感,整个人直挺挺朝地面摔去。
‘砰’的一声闷响,额头磕在床架上,疼得眼冒金星。
陆今猛地顿住脚步,回头朝她冲来。
“该死,躺着你特么都能栽倒,干脆蠢死得了。”
乔冉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开始吻他。
这男人在盛怒中是不听劝的,陆父陆母来了都不好使。
她只能勾他,转移他的注意力。
陆今察觉到她的意图,直接被气笑了。
这小妖精,还真是将他吃得透透的,知道用什么招数对付他最有效。
怒火奇迹般的消散了不少,他缓缓倾身,凑到她耳边低语,“怎么,你想……”
乔冉一愣,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变化,俏脸刷地一红。
不对啊,她半个月前才来的亲戚,怎么又来了?
难道是吴总那一脚踹的?
她也不敢问陆今,主要是害怕再次点燃他的炸药桶。
“抱我上去躺着,地上凉。”
陆今在她耳朵上咬了一下,疼得乔冉身子直发颤。
这疯批恶棍!!!
身子跌进被褥后,乔冉下意识伸手扣住他的手腕。
“你别走,就在这儿陪我。”
陆今嗤的一笑,目光在她身上扫视,最后落在她嘴上。
“换个地方继续?”
这混蛋!
乔冉气得不想理他了,翻身背对着,身体曲线在起伏。
真生气了?
看着这般鲜活的人儿,陆今眸光一软,侧着身体躺下,宽厚的大掌盖住她平坦的腹部,轻轻按揉。
“睡吧,睡醒之后再喝药。”
“……”
片刻后,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
陆今缓缓撑起身体,在她侧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翻身下地,悄悄退出了卧室。

翌日。
财经报纸刊登了两则新闻:
其一,瑞士银行华国总行下发通知,撤了吴总的行长职务。
有人爆料,吴总在金碧辉煌玩了陆今的女人,所以飞来横祸,毁掉了大好前程。
至于玩的哪个女人,外界纷纷猜测是当红女星苏好,也就是挽着陆今胳膊现身酒店大厅的那位。
其二,陆今退了程氏的竞标,不打算要这个项目了。
他这骚操作一出,其他几个竞标方也开始打退堂鼓。
人家陆恶霸都不玩了,他们是不是也该放手?
程总得知消息后,气得心脏病发作,当场进了医院。
陆今那狗贼,欺人太甚。

第9章 哪个刁民暗害朕?
金碧辉煌套房内。
乔冉靠坐在床头,手里拿着笔记本翻看新闻。
“是你给瑞士银行总部施压,让他们撤了吴总的职?”
陆今靠在落地窗前,嘴里叼着一根烟,也不点燃,眯眼含着,目光落在窗外的街道上。
他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西装,衬衣最上面的扣子没系,露出了古铜色的肌理,邪肆又慵懒。
乔冉扔了笔记本,翻身下地走到他面前,将他嘴里的烟夺走。
“问你话呢。”
陆今伸手圈住她的腰,在她脸上狠掐了一把。
“能耐了不是,都敢质问我了。”
乔冉娇媚一笑,伸手圈住他,仰头在他侧脸上游走。
“我哪敢啊,不过是仗着你还算宠我罢了。”
只是还算么?
陆今冷哼一声,扣着她的肩将她推开。
能看不能碰的滋味最难受了,他没有受虐倾向。
“这么同情他关心他,要不将他的职务续上,然后我登门好好拜访拜访?”
乔冉有些无语。
你要是上门拜访,人家还有命在??
“不是同情,而是担心换了人以后我的贷款批不下来。”
陆今嗤的一笑,“不批就不批,你直接去陆氏找财务,让他们从我账户上划给你。”
这人可真是……
乔冉抽回手,转身朝梳妆台走去。
她发现只要她住过的地方,卧室里都摆放着女人的用品。
别不是给那些新欢旧爱准备的吧?
也幸亏陆大少没有读心术,不然让他知道她有这种想法,非得狠狠弄她一顿不可。
“这几天我要跟进投标的事宜,可能会很忙。”
陆今慵懒地嗯了一声,嘱咐道:“客厅那几副药是调养身体的,已经帮你熬好了,你记得准时服用。”
他闭口不提避孕药的事。
在他看来,生不生孩子是女人的权利,他无法干涉。
若暂时不想要孩子,他也尊重她的决定,没关系,还有漫长的一辈子呢。
乔冉化好妆后,去更衣室换了一套比较保守的休闲长裤,上面配花格衬衣。
出来时,见卧室没了陆今的踪影,只留淡淡的烟草味在四周弥漫,室内因为没有他的温度,渐渐变得冰凉。
他就像一缕光,能照进她黑暗的世界,给她温暖,她其实该感谢命运。
虽然她困不住他,但如今拥有也是好的啊。
比很多女人都强呢。
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他是她年少时的欢喜,把握眼下最重要。
等哪天他腻了,或者收心准备跟乔薇好好过了,她再默默退场就是。
外面客厅。
陆今站在窗台往下看,蹙眉问:“那些苍蝇还在暗处蹲守?”
陆大颔首道:“昨晚您一怒冲冠,不仅将吴总揍个半死,还施压撤了他的职,外面都传开了,
那些记者好奇您为哪个女人出头,自然得勤快点,您放心,我已经给苏小姐打电话了,她马上到。”
陆今回头看了卧室一眼。
她现在根基不稳,事业刚刚起步,还是别跟他传出什么绯闻的好。
一旦闹得人尽皆知,会影响她公司的运作,毕竟他现在还是她名义上的‘姐夫’。

金碧辉煌外的主干道上。
一辆低调的轿车缓缓驶入停车场。
车厢内,助理有些不解的问:“苏好姐,您为什么要答应过来帮陆总脱身啊?
外面都在造谣,说昨晚陆总是为了你才揍吴总的,你这个时候现身,岂不是坐实了传闻?”
苏好拨弄着粉红的指甲盖,娇媚一笑,“我要的,就是坐实这个传闻,让外界误认为陆总宠我,
有他给我撑腰,那些秃头导演就不会再骚扰我,还有,数不尽的资源也在等着我,
更重要的是,我想要得到这个男人,他是陆今啊,哪个女人不想跟他扯上点关系?”
“……”
车子停下,苏好戴上帽子口罩,提起塑料箱,伪装成了上门送货的,钻出车厢后径直走进了金碧辉煌。
陆二将她领上顶层,不过没让她进入套房。
陆今有洁癖,从来不让除了乔冉以外的任何女人进入他的私人领域。
“就在这候着,陆总马上出来。”
“是。”
苏好透过门缝往里看,正好瞧见一个侧脸。
有点熟悉。
想了半晌,她才想到是谁。
乔冉!
不错,就是宁州那朵交际花,所有男人都想尝一口的贱货。
她怎么在这里?
室内,乔冉抱着膀子靠在门框边上,挑眉看着正在整理腕表的男人。
“我是不是该腾地儿?”
陆今蓦地抬头,眯眼看着她,半开玩笑的问:“吃醋了?要不我将她赶走?”
乔冉耸了耸肩,她习惯用冷漠回馈这个社会,或许跟她的经历有关吧,过早的体验了世态炎凉。
“拉倒吧,全宁州那么多的女人,我要是个个都吃醋,多累?
对了,别忘记帮我签贷款担保书哦,老公~”
说完,她微微敛眸,掩去了眼中的情绪。
陆今早就猜到她会是这种态度。
呵,女人。
捞起桌上的手机跟钱包后,他大步朝外面走去。
乔冉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轻叹出声。
无论他做什么,只要他开心就好,她这辈子背负太多,不想看他也这样。
年少时的相遇,先动情的那一个,注定输了阵势。
从秦川为了钱将她卖给他的那一刻起,她就比他矮一截,所有的情愫,也只能藏于心底。
无计可施,也无力挽留。
“陆今,陆今……”
寂静的客厅内,不断回荡着缠绵的呢喃。

陆今带着苏好现身金碧辉煌的停车场,证实了外界的传言。
自此以后,这恶霸的风流债又多了一笔。
周深在隔壁房间睡了一觉,酒醒后回想起昨晚陆今说的话,觉得大有蹊跷。
那家伙该不会真的跟乔冉领证了吧?
想到这,他直接从沙发上蹦起来,拉开房门就往外面冲。
下一秒,走廊上响起一道河东狮吼。
“哪个刁民暗害朕?”
周深眯眼看着被自己摁在地上的女人,挺俏皮一姑娘的,就是嗓门大了点。
愣神的功夫,地上的女人又开吼了,“死太监,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给朕滚下去。”

第10章 他喜欢乔冉?
周深扬了扬眉。
够辣。
够泼。
他喜欢!
“女人,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别随便喊男人这个?那是要付出代价。”
夏颜看傻逼一样看着他,试着动了动身体,想要钻出来。
也不知道碰哪儿了,男人低咒了一声,吓得她不敢瞎扭了。
周深忍着冲动,凑到她耳边询问,“还要不要骂我?”
夏颜如遭雷击,张着嘴愣是没能吐出一个字。
直接吓傻了。
套房的门打开,乔冉踩着高跟鞋,提着手包走了出来。
看到走廊上的情况后,勾唇一笑道:“看这情况,老熟人啊,是不是背着我在一起了?”
“冉冉。”
“乔冉。”
“你闭嘴。”
最后三个字还挺齐,几乎是同时喊出来的。
周深狠瞪了身下的女人一眼,然后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夏颜借着起身的动作狠踹了他一脚,疼得他脸都绿了。
“狗东西,不要脸,要你调戏朕,踹不死你。”
“……”
乔冉上前一步,将夏颜扶起来,然后挡在她面前。
见周深疼得冷汗直冒,犹豫了一下后,试着道:“肖恩应该还在,要不你去找他看看??”
周深:“……”
妈的。
陆今以后要是娶这女人,他第一个反对。
靠着墙壁站了片刻后,他恶狠狠地瞪向夏颜。
“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还给你的。”
“蛇精病。”
周深不敢耽误,害怕一生的幸福就这么毁了,跌跌撞撞朝肖恩的房间冲去。
乔冉眯眼看着夏颜,叹道:“你知道他是谁么?”
“谁?”
“宁州州长的儿子,周深。”
夏颜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不,不是,随便一踢,就踢到铁板了?他,他不会真废了吧?”
乔冉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狞笑道:“没事,他要是废了,你就嫁给他,相恨相杀一辈子。”
“……”

林荫大道上,几辆黑色轿车缓缓前行着。
正中间的劳斯莱斯商务车内,陆今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挑眉望着对面浓妆艳抹的女人。
他在强忍。
忍着一拳将她砸出去的冲动。
香水味太他妈重了,有点想吐。
“逢场作戏会么?”
苏好原本大气都不敢喘,听他没头没脑的询问,下意识抬头望向他,表情有点懵。
“陆,陆总的意思是?”
陆今缓缓合上眼帘,忽视了对面那张让他不太舒服的脸。
他感觉他两只眼珠子得感谢他,毕竟是他解放了它们。
“我喜欢识趣的女人,而所谓的识趣就是:我找你,你就来,我不找你,便离得远远的,懂?”
苏好抿了抿唇,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在套房里看到的那张侧脸。
难道这位爷昨晚狠揍吴总,是在为乔冉出气?
他喜欢的,是乔冉?
鬼使神差的,她想起了一年前那个女主播跟富二代的事。
当时富二代辱骂女主播,顺带上了乔冉的名字。
大家都误以为他是在给女主播撑腰。
可如今想来,貌似所有人都曲解了他的意图。
他真正要护的,怕是乔冉吧。
“陆总,您跟乔冉……”
不等她说完,陆今猛地睁开双眼,犀利的目光直直射向她。
苏好打了个寒颤,连忙改口,“您跟乔薇小姐何时订婚啊?”
陆今冷眼看着她,收敛了一贯的纨绔做派。
“识趣就好,有些东西,烂在嘴里也别说出来,明白?”
苏好像受了惊的兔子一般,浑身抖得厉害。
这男人,真是一点也没辱没恶霸这个名头。
煞气太重了。
“明,明白了。”
陆今听罢,这才缓缓收敛身上的戾气。
“听说你在争取李予的新剧?回头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签了你。”
苏好眼底划过一抹喜色。
李予是国内的金牌导演,她最近确实在找关系搭线,想要拿到他的新剧。
如果有陆今帮忙,那便唾手可得。
他这么照顾她,是不是代表他对她的身体感兴趣?
然,某人下一句话彻底粉碎了她的美梦。
“你身上的味太重了,熏得我难受,陆大,停车。”
苏好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眼眶里溢出了泪水。
她可是清纯玉女,多少富二代想要与她翻云覆雨,怎么到这男人嘴里就变成了‘味重’?
“陆,陆总,我……”
陆大来了个急刹车,座驾稳稳地停靠在了路边。
苏好吸了吸鼻子,不敢挑战这位爷的底线,打开车门钻了出去。
人是走了,可那股味儿还在。
陆今皱了皱眉,也跟着钻出车厢。
苏好见他出来,还以为他要安慰她,脸上立马堆出笑。
结果某人理都没理她,径直朝后面的轿车走去。
“……”
目送几辆车子离开后,苏好缓缓捏紧了手包。
都是乔冉那个狐狸精在作妖,只要她想办法让陆今厌恶那女人,便能成功上位了。
思及此,她脑子里冒出一条毒计,唇角上扬,勾起阴冷的笑。

陆今没有去公司,而是回了老宅。
刚进门,就被亲妈堵了个正着。
“老实交代,昨天那个被你欺负到昏迷的姑娘是谁?
还有,你是不是太混账,玩得太过,所以伤了人家?”
陆今的嘴角狠狠抽搐了起来。
要说牛逼,还得是他老妈啊。
难怪当年敢背着自己的未婚夫跟他爹私奔,还偷着领证的。
你有见过哪个亲妈会问成年儿子这种问题?
独此一份吧!!
所以他恶也不是有没道理的。
“外界不是已经报道了么,苏好,当红女星,她身体弱,你别找她麻烦。”
陆母嗤的一笑。
鬼才信他的话。
这混小子,心眼多着呢。
“不说拉倒,灶台上炖着补血的汤,有本事别端去给她喝。”
陆大少爷立马换了一副嘴脸,“那没本事,端定了,谢谢老妈的汤,
还有,儿子祝您永远十八,貌美如花,一脚踹了我爹那老渣。”
陆母气笑,直接一巴掌盖在他后脑勺上。
“你个混不吝。”
趁老渣爹遛狗还没回来,小混蛋抱着亲妈准备的汤溜之大吉。
乔冉是上午十点半抵达工作室的。
屁股还没坐热呢,某条恶狗就给她发来了信息:
‘来一趟陆氏’
乔冉直接将消息丢进了垃圾箱。
还想拉黑他。
但不敢。
片刻后,恶狗又发来一条短信:
‘瑞士银行的贷款担保书已经下来了,我也签了字,你确定不过来拿?’
乔冉很没出息的起身,捞起手机跟包包走出办公室。
上了陆大的车,才后知后觉那玩意儿是电子版的,发邮箱就行。
又被套路了。
来到陆氏,从地下车库乘坐专用电梯上总裁办,倒也没人看到她。
但经过秘书室时,有人拦在了前面。
“哟,这不是咱们宁州的野玫瑰么,来陆氏做什么?找男人啊?”
乔冉觉得吧,这女人的工作怕是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