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孟晓

第一章、背叛
“小姐,您订的领带我们会尽快请意大利那边做好,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请您过来看小样。”柜台小姐扬起职业假笑,看着眼前的女大学生,行为礼仪不露一丝不妥。
以她在奢侈品行业这么多年的专业眼光,这个年轻女孩身上的T恤是地摊货,应该有三年的历史了,腿上的牛仔裤也是劣质地摊淘回来的次货,脚上的帆布鞋更不用说,已经烂的起毛,鞋底的皮圈已经剔开,却被她洗得很干净。
她手上五颜六色的塑料袋里,传出一阵阵腥味,应该是早上去菜市场买的肉类食材。
十分钟之前,她不会相信这个“破烂女孩”能买得起她们家的产品。
她甚至还没有商场的扫地阿姨穿的体面。
尤其是她一进来,瘦白的脸上忐忑窘迫,手里提着塑料袋小心翼翼地站在那里,生怕碰坏东西。
其他柜姐都不愿意搭理她,自己也是闲着,才过来看着她,别弄脏她们的展品。
谁知这女孩把一个设计图案给她,要订做一条领带。
全款是三万,这女孩和她讲价,硬是让她给打了折扣,最后降到两万八千块钱,预付定金得一万。
“麻烦你们快一点,赶我男朋友生日之前要做好,谢谢。”没想到这女孩毫不犹豫的扫二维码付了款,眉目间一点犹豫都没有。
拿着票据转出柜台,柜台小姐才看到那女孩手上除了一堆塑料袋,还有一个隔壁奢侈品的手提袋。
她看起来很穷,出手却很大方。
还是给自己男朋友买,怕不是恋爱脑上头,被什么凤凰男给PUA了吧。
柜姐心里不屑的笑话。
……
票据小心翼翼的收好,孟晓走出商场,手里提着塑料袋,在站台等公交车。
她也不想这样提着塑料袋进去,可商场没有村屋柜,她要是先来这里再去菜市场,又赶不上今天最新鲜的肉。
生平第一次这么丢人,不过幸好遇到和蔼的柜姐,对她很有耐心。
定了领带这件事,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攒钱,争取下半学期把考研的费用积攒够。
昨天下午,男朋友杨易从法国巴黎发短信,这次长达一周的出差结束,今天下午的飞机回来。
孟晓本来要去接机,但杨易诉苦说,在法国吃的不合适,一直想念她的招牌炖鸡,因此她早早的和相熟的菜市场老板定了一只老母鸡,买足了料要给他做顿好吃的。
正好今天是她生日,他赶回来能陪她小半天。
五月的太阳还不算毒,孟晓却晒的眼前发黑,手里装菜的塑料袋有千斤重。
公交车到站,孟晓上车。
车上人不多,孟晓挑了个两连坐,靠着椅背休息。
脑子里却回放着刚刚在商场大厅,见到杨易的那一幕,他不是一个人,他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
在商场的化妆品专区,正好在孟晓出商场大门的必经之路上,两个人举止亲密,杨易更是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身边的女孩身上,她从他身后走过,他丝毫没有发觉。
有一瞬间,孟晓想把那条领带退了。
终于是没有,说不定是他的友人呢?
今天她生日,说不定他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呢?
三十分钟公交车,孟晓提着大包小包又走了快二十分钟,才到杨易租的旧小区。
她不赶时间,慢慢悠悠走着,能省两块钱车钱。
孟晓拿钥匙开门,小小的客厅摆设整齐,连通的小厨房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充满着生活的气息。
将食材准备完毕,该熬的东西上锅熬煮,孟晓拿起抹布收拾房子。这里七天没住人,家具上浮着一层薄薄的灰尘。
床上的被套换干净,放进旧洗衣机里轰隆响。
杨易总觉得这洗衣机太麻烦,想买个全自动滚筒,她嫌太浪费一直没同意。
一切收拾完毕,孟晓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沙发背对着门口,正对着阳台,能看见外面天色。
厨房飘来饭食的香味,阳台那里洗衣机轰隆隆响,客厅的老式方钟,秒针一下一下的走。
这房子虽小,却是两室一厅,一间杨易自己住,一间被他改成了书房。
平时杨易不喜欢被打扰,因此书房孟晓很少进去,今天想打扫的时候,书房上了锁。
也罢,省的她收拾。
……
孟晓闭眼,休息了一阵,看表。
下午六点三十六分,她从学校出发,到现在已经过了六个多小时,加上机场到市区将近一个小时,杨易至少早上十一点之前就下了飞机,回到海市。
这近七个小时的时间,他去了哪里?为什么骗她下午才到?
是不想她看到他陪个女孩进商场吧,孟晓自问自答,所有的一切准备就绪,她才有心思细细回想商场的事。
脑子里那个给她惊喜的想法,骗不了自己。
回国第一件事,带个年轻女孩去本市最高端的商场购物。
那女孩脸上不谙世事的纯真笑容,对着一排颜色不同的口红眼影一个一个试,杨易竟也耐着心思等她选。
孟晓从不知道,杨易有这个耐心逛商场,以前他都是不耐烦地催她快一点,从没这样耐心的等过她。
她是个女孩子,到了这个年龄,也向往那里面五彩缤纷的颜色和令人炫目的镁光灯。
她知道那个商场消费很高,可偶尔也想进去看看。
不买,就是去看看。
但是孟晓又胆怯,怕被看出自己囊中羞涩。
她以为杨易有债务在身,不想进去大家都丢脸,才不爱购物的一切事项。
后来,杨易工作稳定有了不错的收入之后,孟晓提出过几次进去看看。
可每每她刚说出口,杨易不拒绝就却岔过话题。
久而久之,孟晓就知道杨易不愿意去。
今天,孟晓设计好要给他的生日礼物,想着顺道过来把领带订好。
正好舍友叶思雨知道她找不到店铺做,给孟晓指路让她来这个商场,顺带把她之前送来保养的手镯拿回去。
这是她第一次来这种商场,转了许久,才找到叶思雨给她推荐的品牌做领带。
孟晓刚取了手镯,转头就遇见杨易和那个女孩。
那女孩微卷的头发经过细心打理,画着精致的公主妆容,手臂纤细,嫩白的手指一样一样挑着口红,然后任性的强迫杨易抬手,在他手臂上划出一道一道红色。
她在他手上试色,他就那么笑着任她动作,眉眼处都是纵容和无可奈何。
杨易生的出众,身材挺拔,一身裁剪合身的深蓝色西装,让来往人群都止不住多看几眼。
路过孟晓的小姑娘,拧身边的男朋友的脸,发泄她的不满。
“你看看别人的男朋友,你再看看你,让你陪我逛个街就喊累。”
听到这话,孟晓当时是麻木的,她想抓住那个女孩告诉她知足吧,那个人是她的男朋友。
可孟晓只能僵硬的看着不远处的杨易,试图从他的表情中寻找一丝误会的可能,却只能看到那个女孩贝壳粉的指甲。
那女孩只试了六个色就放弃了,抓着身边人的手臂撒娇,很是懊恼,然后杨易手臂一挥,刷卡。
于是,备受宠爱的小公主,得到了一整套的彩妆。
真的是一整套,专柜小姐向他确认过,购物袋提出来的时候,整整两大袋。
孟晓身边的专柜小姐低声惊呼:一整套,小十万呢。
十万,很好。
他们在一起三年,他给她的物质,最贵的也才一百块钱。
那段时间,她打工的地方工资晚发了几天,她饭卡上没钱,饿了整整两天被他发现,才给她充了一百块钱。
后面,金钱往来大多数是给她买菜的费用,仅仅够她买菜和过来出租房的路费,再多也没有了。
而他,却这么轻易的给别人刷十万,购买他口中所谓华而不实的东西。
孟晓眼睛看的发疼,不想再看那对绅士和公主,转身出了商场,极力催眠自己那不是杨易,她认错人了。
手里却攥着给他定领带的票据,默默祈祷。
杨易,不要骗我。

第二章、生日
天色渐渐暗下来,孟晓睁着眼没开灯,看着房顶的圆形灯罩放空。墙上的老式钟表连续响了九下之后,隔一秒又响了一下。
晚上九点半。
门外响起钥匙开门声,杨易开门开灯。
头顶的灯突然亮起,孟晓眼睛刺痛,生理性的闭眼,舒缓疼痛。
将黑色的行李箱拉进来,换上拖鞋,走了两步才看见仰躺在沙发上的孟晓。
笔直的眉毛皱了一下,杨易似乎吓了一跳,低声道:“你怎么不出声?”
眼前的亮光被杨易遮住,孟晓适应了一会儿,收起所有思绪,笑道:“想事情呢,出神出的没听见你回来了。”
她起身,去门口拿杨易的行李箱,一路放回卧室里。
“怎么这么晚?我等了你好久。”
他说下午到,现在已经是快十点钟。
杨易解领带的手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解释:“飞机晚点了。”
海市天气无常,他的飞机晚点是常有的事。
孟晓手一顿,突然觉得,或许以前也不是他说所的飞机晚点,只是去陪别人了。
打住自己的想法,没有多追问。
把干净的毛巾递给杨易,让他先去洗个澡,换身舒服的衣服,然后开饭。
“这个……飞机晚点,我在飞机上吃过了。”杨易有些歉疚的说,随后怕孟晓不开心,补充:“但是我想喝你熬的汤,我刚进门的时候闻见味儿了,一定很香。”
放在以前,孟晓一定立刻去给他盛汤,给他弄得妥妥当当,再给他端来。
满脸希翼的等他品尝,给她评价。
而这一次,孟晓没动。
解开行李箱给他整理脏衣服,眼皮都没抬一下。
“汤在厨房,你去盛一碗,加点盐就可以喝了。”
杨晓看她收拾他的行李,难得没有不爽,自己起身去盛汤。
正好他在外面吃的有些饱,现在有些口渴,意思喝一点,哄哄她。
进了厨房,杨易才知道,今天不好糊弄。
他平时喝汤的时候,加很多香菜和葱花,一般孟晓都会很细心的把它们切好放在小碗里,但今天所有的菜还放在袋子里没有拿出来,香菜根上沾着泥。
锅里的母鸡汤熬的相当到位,汤汁浓稠却不腻口,只可惜是冷的,细薄的油花飘在汤面上,反射出圆润的光泽。
杨易瞬间没了胃口,今天本就吃的多,现在看见这个只觉得油腻。
转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去卧室找孟晓,却在茶几上看见一个手提袋。
通体黑色的纸袋子,只有白色的品牌logo,这是顶级的首饰品牌,最便宜的也上万。
杨易心里一沉,拿起袋子打开,蓝丝绒的首饰盒里静静躺着一只精巧的镯子,上面的碎钻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孟晓从卧室出来,手里还抱着他换下来的脏衣服。
看见杨易拿着叶思雨的首饰盒子,下意识的想要解释,脑海里却划过那个女孩的娇笑和十万,到嘴的话硬生生忍住。
孟晓问:“好看吗?我觉得这镯子很漂亮。”
杨易眉头紧皱,看她的眼神渐渐变冷。
真的误会了呢,孟晓心里嘲弄的想。
这镯子是这品牌的热销系列,根据月份不同设计的花样不同。叶思雨正好和她同月生,因此这镯子是她这个月份的样式。
四万的镯子和十万的口红比起来一点都不贵,可杨易的眼神却让孟晓宛如吸了口粗砂一般难受,他甚至不问这镯子是谁送的,光责怪的眼神就在告诉她,不配戴这么贵重的镯子。
孟晓将脏衣服放在沙发上,顿时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她不是爱闹爱吵的性格,无所谓那个女孩是谁,无所谓他给她花了十万。
有所谓的,只有他现在看她的眼神。
“你怎么能拿别人的东西?你这样子别人会看轻你的,这东西很贵重,赶紧还给人家!”
他看她,像看风尘的卖笑女,眼里只有钱。
“别人送我的生日礼物,又不是追求我,我怎么还?”孟晓讥笑,恶人先告状也不过如此。
她拿别人东西就会被人看轻,那他送给那个女孩那么多,就不怕那女孩就被人看轻?
“汤你要是想喝就热一热,菜我给你留着,时间太晚了,我得回学校去。”
安排好他的事,从他手中拿过那个镯子放进盒子里,孟晓换鞋出门。
临到门口,孟晓停下解释道:“还有,这镯子是我舍友的,我帮她拿回去。”
她或许真的不适合骗人,只这两分钟心里就慌乱无章。
杨易自知误会她,追出去。
“晓晓,我不是怀疑你。”
拉着孟晓的手臂,想将她带回来,语气放软:“我刚回国很累,并不是对你不满,你也不该故意误导我。对不起,我们这么久没见,不要闹别扭好不好?”
孟晓没回嘴,态度却妥协。
由他牵着进门,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他刚刚的冒犯。
回国不累,累的是陪着小公主,逛了一天商场。
“我从巴黎带了礼物给你,你一定喜欢。”见她没有生气,杨易才放心,拉着她往卧室走去。
孟晓跟着走,很乖顺。
刚刚她在整理的时候,就看见箱子里放着一个大牌的绿色盒子,里面装着一条细细的项链,坠子是很经典的四叶草,格外闪亮。
她打开看了看,没有碰到那条项链,又原位放了回去,因为她不肯定这东西是不是给她的,万一是小公主忘记带走的呢?
不过现在,孟晓肯定,这条项链是给她的。
在法国买的东西,怎么说也值一点钱。看来她的待遇提高了呢,这都要感谢小公主。
随他进了卧室,杨易从箱子翻了一阵,从衣服堆里找出一个不起眼的黑色盒子,笑着递给孟晓。
“生日快乐,女朋友。”
那盒子小小的,很是精致。
孟晓看着那个小盒子,眼前却看见的是自己的心,在今天被杨易微笑着一刀划开,血肉模糊。
……
装项链的盒子还稳稳当当的放在行李箱里,并没有被遮掩住,毫不避讳的向孟晓展示它的价值不菲。
孟晓笑的艰难,心中酸涩无比:“谢谢。”
猜测里面应该是一瓶香水之类的东西,品牌还是今天下午遇到杨易的那个专柜。
她该感谢杨易在陪别人的时候还记得她,还是该悲哀自己连一条项链都没有得到?
是了,他从没给她任何首饰,也不准她用化妆品。
杨易看孟晓并不是很开心,道:“这一瓶香水是我专门挑的,法国的香水很出名,你先用用看,如果你喜欢,下一次我再带别的味道回来给你。”
她不喷香水,闻不了那个味道。她身上常年携带着油画松节油的味道,混在一起很奇怪。
杨易明明知道,可现在偏偏送了她一瓶。
“谢谢,我现在要回学校去,时间不早了。”孟晓道谢,她只想逃离这个房子,这里让她喘不过气,近乎窒息。
她的生日,结束了。

第三章、香水
孟晓幸运,赶上最后一趟公交车,晚上回到宿舍已经十点多。
收下那瓶香水,她不想再和杨易纠缠,坚持要回学校,今晚不打算留宿。
杨易要送她,她以杨易出差辛苦为由,让杨易好好休息,明天还要上班。
她们是四人宿舍,此时舍友们都还没睡,坐在中间的桌子上相互涂抹着面膜。
见孟晓回来,李冉别有深意的嘿嘿笑道:“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回来了呢。”
“十一点门禁,我不回来能住哪里去?叶思雨,这是你的镯子,你看看有没有问题。”孟晓把手里的袋子给叶思雨,叶思雨打开看了看,随手扔在自己的桌子上。
“这可不对,你今天生日,你男朋友今天出差回国,正是感情爆发的美妙时刻,怎么你就回来了呢?”李冉和周瑶相互交换眼神,一脸的坏笑,嘴里念念叨叨的说什么小别胜新婚。
宿舍里女孩子在一起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孟晓也不见怪。
叶思雨撇撇嘴,不屑加入这个话题。
“话说孟晓,你男朋友从法国带什么好东西给你了?别藏着,给我们也看看。”
周瑶也挺好奇,她们宿舍四个人,家境最好的叶思雨,虽然是外地人,在他们那里也是一线城市,有头有脸的家庭。
接下来是她,父母是国企退休,算上退休金家境也还不错。李冉是本地人,普通的工薪家庭,孟晓是孤儿,也是她们宿舍里面最穷的。
不,孟晓应该是全校最穷的,学费全靠奖学金,生活费全靠自己打工挣。
家里面没人,吃喝全靠自己。
但是孟晓是她们宿舍唯一一个有男朋友的,男朋友是商大的高材生她们知道。
据孟晓说是本地人,但家境也一般,所以他也没请过宿舍人吃饭,平时她们也没见过。
可是,听说男朋友不是升职了吗?
叶思雨曾经打听过,那个亿阳公司里小领导怎么说也年薪百万,这次去法国,应该能给孟晓带些像样的礼物了吧。
往日孟晓跟着他,打工还债还要养他,该是他知恩图报、不,是孟晓苦尽甘来的时候。
更何况,今天孟晓生日,两个人居然没出去浪漫一下。
“有啊,这个。”
孟晓将手上一个给色纸盒放在桌上,转身去阳台收拾自己今天晒好的衣服。
李冉最沉不住气,把盒子打开,里面一个精致的玻璃瓶,淡淡的香味散发出来。
“香水?他给你带香水回来?你不是不用香水吗?”周瑶不解,从时尚之都回来,就带了瓶香水?
“嗯,他说从法国带回来的。”
周瑶和叶思雨对视一眼,叶思雨顶着面膜看不清表情,拿起香水,拆开包装,对着空气喷了一下。
香味不浓郁,但也不是孟晓这个类型女孩会用的,叶思雨淡定的将香水放回去。
拿起包装纸盒翻转,纸盒底部有细微的胶水残留,那是某个标签被撕掉的痕迹。
叶思雨皱眉,把盒子扔回桌上,烦躁的撕下面膜,道:“你这种穷人用不起好东西,这东西你也就自己留着看比较好,别喷出去让人笑话,土打工妞喷香水。”
李冉听不惯,道:“你怎么这么说话?人家男朋友买的,用了很丢人?”
周瑶附和的点头,她也觉得叶思雨说的过了。
“我说的是事实,配不上好东西就别硬往上贴,免得让人看轻了。以为你倒贴不检点。”叶思雨满脸不屑,冷哼了一声。
李冉气不过想回嘴几句,被周瑶拉住。
叶思雨家里有钱,脾气又直接,怼人从来就是不顾对方脸面。她们比不了她,如果和她对杠的话,会被她鄙视的体无完肤。
孟晓倒是无所谓她的讽刺,收拾好衣服起身和她们坐在一起,把香水瓶装好,上面的封胶带也原原本本贴回去,道:“也是,我穿十几块钱的棉T恤,确实配不上这么好的香水。”
她不爱用香水,确切的说,任何带味道的东西她都不爱用。
李冉和周瑶还想替她说话,孟晓却摇头,她不是第一次被叶思雨说不配,可今天她觉得她说得对。
周瑶连忙拿出新的面膜,说“这是我和李冉从网站上面抢回来的面膜,孟晓你要不要试试?可多了,我们也用不完。”
“好,谢谢你。”孟晓点头向她道谢。
面膜贴着很舒服,脸颊冰冰凉凉。
今天在菜市场,她额头被太阳晒出一点小伤,有一点点刺痛,孟晓能忍。
刚刚回来的公交车上,孟晓在网上查询过杨易箱子里的项链,某个品牌的经典款,吊坠是最便宜的。
所以整条项链不贵,却也不是给她的,最大的可能,是买给那个女孩儿,而那女孩忘记带走了。
孟晓躺回床上,那瓶香水被她放在枕头边,磨砂纸盒上面绘画着优雅的花纹,个头不大,处处透露着精致。
叶思雨说的没错,她不配。
杨易可以一身名牌西装陪着姑娘逛商场,豪迈的手一挥就是十万买单,眉头都不皱一下。
而他回到家见自己,却已经换了几百块的普通工服,处处都透露着他的拮据。
她只配见他穿工服的那一面,只配菜市场的鸡飞狗跳,为了两块钱杀价,根本配不上一条不到一千块的项链。
那么,这瓶香水又值多少?
孟晓不知道,脑子里下午的画面挥散不去。
宿舍熄灯,大家各回各的床上,其余三个人开始夜谈,各种各样的八卦新闻,哪个小鲜肉组bl人设cp,哪个爱豆偷偷谈恋爱又塌了房。
“今天娱乐圈爆了个大瓜,姓周的小鲜肉没红之前吃软饭,让人家包吃包住包零花钱,现在红了以后抛弃糟糠之妻,还不给人家还当时借的钱。”李冉兴奋的说:“今天下午发道歉信了,说什么早就对女方没感觉了,一直为了顾虑女方的感觉,才到现在分手。”
“这么渣?!枉我还觉得他是我的初恋脸呢。”周瑶失望:“出轨就出轨,搞得自己被逼无奈一样,真恶心。”
李冉还觉得不够,说:“圈内人说,他到处说女方强势把钱管的很严,自己苦闷无人能理解。笑话!吃人家喝人家的时候,怎么不嫌弃人家强势?!”
“就是,凤凰男最恶心了!”
“对,及时止损,把钱要回来!让渣男滚去吧!”
陈世美最能引起女性的共鸣,宿舍里一片骂声。
孟晓静静听,睁着眼看着手机,微信没有一条信息,杨易甚至没有问她是否安全回到宿舍。
耳边她们说的八卦渐渐被带入自己,杨易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人?自己也将是被抛弃的糟糠之妻?她要不要提前及时止损?
要问清楚还是直接提分手?还是等他自己提分手?
数字过了二十四点归零,她的生日也归了零。
或许,杨易也要归零了。

第四章、赠品
城东,高级别墅区,这里占地面积极大,绿植覆盖着每一栋别墅,环境和隐私保护的极好。
到了夜晚,若隐若现的只能看见一些路灯。
这里有最严格的安保系统,聚集着海市数一数二的家族,是名副其实的上等人住宅区。
杨易洗了干净浑身舒爽,躺在床上才觉得有回家的感觉。
今天陪着逛街,让他真实的体验到女人的可怕。
门外响起敲门声,还没等杨易回应,门就被打开。
“哥,我今天买东西送的那瓶香水呢?你放到哪里去了?”漂亮的小公主跑进来翻他的箱子,把所有的衣服都倒出来,也没找到她要的东西。
“杨幽,你都十八岁了,进门不知道要得到主人的同意?”杨易心中不悦,但对方是自己的妹妹也不好说重话,只轻轻的提醒她。
杨幽压根就没往耳朵里去,应付道:“知道了,等你有了嫂子,我以后都不来你卧室了。”
翻了一圈都没找到,只看到里面黑色的项链盒子,杨幽问:“哥,我那瓶香水呢?”
她记得她是放在他箱子里的,怎么没有了?
杨易冷眼看着她瞎忙活,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行李被翻得乱七八糟。
没关系,反正一会儿有阿姨再收拾。
“送人了。”
今天真是倒霉,刚下飞机被妹妹发现自己交女朋友,直接被拉到商场狠宰了一下午,回到孟晓那边,连口热汤都没喝上。
想起来杨易就郁闷,孟晓也不知道发什么脾气,他回来到现在连个笑脸都没有。
晚上还硬要回学校,现在都十二点过了,也不和他打电话报个平安。
难道是因为他误会了那个镯子?
可是他已经道歉了。
杨幽翻遍行李箱都没找到香水瓶,倒是找到她今天在商场买的项链,杨幽睁大眼睛,拿起那个项链盒子,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不是你买给女朋友的礼物?怎么还在你这里?你没送出去?”不对呀,家里司机过来接她的时候,她可是亲眼看见哥哥进门的,而且那房子的厨房灯是亮的,里面应该有人。
“不对,你不是说要陪女朋友呢?你怎么回家了?”杨幽越想越不对,猜测道:“你不会是把香水弄错了,送给她了吧?国外回来送人家赠品香水,被人家赶出来了?”
杨幽摇头,脑海想象送错东西的男朋友被女朋友赶出门的情况,现在自己哥哥又在家,杨幽更加肯定自己才猜测。
赶出来?杨易不屑的笑,孟晓脾气软,这几年重话都没跟他说过,他赶她出门倒是有可能。
而且,她连这个牌子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那香水是赠品。
“送她了。”
“哎……哥,你这样很渣耶,装穷骗人家小姑娘养你三年,现在人家生日,你还送错东西,要是我早就让你滚了……”杨幽感叹,她要不是今天不小心看到哥哥手机,才知道自己哥哥大学就谈了女朋友,伪装自己装穷吃软饭,把女朋友蒙在鼓里。
她还以为她哥哥清心寡欲,准备白手起家,学爸爸妈妈呢。
他们家里条件不错,可以理解哥哥怕女方别有用心,隐藏身份谈恋爱的动机。
但是这都快三年了,还防人家跟防贼似的,就说不过去。
更何况,这个女朋友哥哥特别上心,就是不知道哥哥闹什么少爷别扭。
这不,眼巴巴的从法国跑回来给人过生日,又怕人家看出来,硬挑了下午回国,却什么东西都没买。
最后还是她发现,硬拉着他去商场,买礼物送给人家。
要是她的男朋友去法国,回来什么都没给她带,她非分手不可!
他哥到底是有多迟钝,居然想在路边精品店,随便买个头绳应付女朋友。
杨幽摇头,恋爱谈到她哥这份上,到底还有什么意思,不喜欢直接分手不好吗?非要这样彼此拉扯。
“要是你男朋友这么对你,我非把他打的亲妈都不认识。”光是想到他家的宝贝妹妹受欺骗,杨易就恨得牙痒痒。
“那你干什么那样骗你女朋友?人家也是女孩子啊,跟着你吃苦吃了好几年。”杨幽百思不得其解,她哥哥明明不是这样吝啬的人,为什么要干这种渣男的事?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插嘴。我今天该给你买的一样没少,你要是在爸妈面前乱说,小心我停你的卡。”
杨易回嘴威胁,但最后生生忍住,将杨幽赶出门去。
卧室的地灯发出清冷的光,地上黑色的箱子打开,床上扔着被杨幽拿出来的衣服。
这些衣服是他临去法国之前,孟晓给他装的。
他今天回国,她却很反常,没有把衣服给他放回衣柜,只是把脏衣服拿出来洗。
剩下的干净衣服,又整齐的装回行李箱去。
他把衣服带回家里,现在又被妹妹翻乱。
项链的盒子放在书桌上,杨易越看越烦,挥手将它扫落。
心里莫名烦躁,拿起车钥匙出去兜风。
他们懂什么?什么都不懂!
……
孟晓睡了个很好的觉,没有失眠,也没有做梦。
早上九点醒,十点有课。
中午孟晓收到了李冉和周瑶的生日礼物,是一套水乳和一身新的卫衣。
昨天她早早就出门,没有在宿舍,今天才收到她们的礼物,东西不贵对孟晓来说很实用,孟晓很喜欢。
下午没课,孟晓在画室画作业。
一整天,她的手机静悄悄,杨易没有电话进来,她也没有找杨易。
甚至没有想起他,昨天的事仿佛不存在。
以前,她画画的时候,接不上电话,他能一下课就跑来画室找她,只为了确定她是否安全。
可现在,一夜一天,一个微信都没有。
书桌上的香水盒子,孤零零的摆放在原位,告诉她,杨易或许已经变心了,不在乎了。
晚上四个人一起吃食堂,王思雨左挑右拣,嫌弃食堂的菜没味道,排骨上面都没有肉。
提议明天去商场逛街,顺便吃一些好吃的。
平时这些女孩约会,孟晓因为要打工都缺席,但今天看着桌上的香水,孟晓首次点头明天一起去。
商场她极少去,爸爸再婚后,继母一开始对她还不错,也给她买过小公主裙。
渐渐地继弟长大,继母说家里住不下,她被送去奶奶家住。
奶奶家在小县城的村子里,那里没有商场只有集市,她在学画画之后,所有支出都用在了画画上,集市也只看不买。
她唯一的优点,就只剩下能够认清现实这一样,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清楚,从不做什么虚幻的梦。
买不起,就是买不起。
她没什么见识,不代表她是个傻瓜,不知道男朋友出差回国,带着女孩子去购物是什么意思。
在一起三年的男朋友,前三年要还债,今年年初刚刚还完,没带她去过一次购物中心。
他进入职场,突然和她就有了隔阂。
又或者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了呢?
毕竟外面世界那么大,有能力又有收入的女孩子数不胜数,以杨易的自身条件,会吸引一两个比她优秀的女孩,孟晓不觉得奇怪。
一切的分开都有预兆,他的渐渐忙碌,她跟不上他的脚步,孟晓骗不了自己无视。
她该冷静一下,考虑杨易是否值得她放下尊严再去纠缠。
给他一个期限吧,在这条领带被做出来,送给他之前。弄清楚杨易是不是真的变心,也给她一个缓冲的时间。
至少在这段关系终结之前,她能够缓解失恋的落差,承认情敌比她优秀。
眼前,只希望杨易不要做令人失望的事,比如:两边都想要,两边都瞒着。
孟晓不想自己前三年是瞎了眼,遇上一个人渣。

第五章、口红
周六一大早,几个人搭公交去市里玩,叶思雨提议要吃的餐厅正好在那家商场六楼,价格和品位符合她千金小姐的消费。
女孩子在一起逛街,从一楼的美妆护肤逛到五楼服饰配件,再从六楼逛到一楼,流程很明确,目的却比较散漫。
李冉她们去专柜看彩妆,孟晓抽空,去了之前杨易带那个女孩去的专柜。
他昨天给她的香水,就是这个牌子。
她光荣的在那十万的营业额里面,分到一杯羹。
专柜小姐碰巧又是之前那一位,带着亲和的笑容为孟晓介绍,一点也没有被她身上的旧牛仔裤和帆布鞋影响。
这个牌子香水很多,孟晓找不到她得到的那一款,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叶思雨跟过来,半个眼都没瞧孟晓一下,随手拿起一支口红试色,似乎很满意。
“这几个色我都要了,再把你们最近新来那款香水拿一个给我。”她抬起头,一副鼻孔看人的势利眼模样,嫌弃的轻瞥了孟晓一眼,出手豪迈,仿佛在笑话孟晓的窘迫。
专柜小姐微笑,向孟晓抱歉。
一边拿叶思雨要的色号,一边解释道:“不好意思小姐,咱家最近没有上新款香水,您是不是记错了?”
叶思雨皱眉,道:“不可能,我见过,是个黑色盒子,logo上面还带着花纹。”
专柜小姐恍然大悟,解释道:“小姐,您说的那一款是赠品,会员消费积分达到一百万,就会免费送一瓶香水。而且,这款香水是为国内人群专门研制的,只有国内有,国外没有货。”
说着说着,专柜小姐竟生出一些自豪的意思。
“怪不得,你查查我现在有多少积分。”叶思雨做恍然大悟样,让导购小姐去查她的积分。
孟晓一个人被留下,浑身僵硬。
她有了竞争对象,女孩子天生的攀比心,让她来到这里,下意识的想要比一比这瓶香水,却得到了自取其辱的答案。
他去了法国,她生日当天回来。为了讨好姑娘购物,把赠品送给她做生日礼物,还骗她说是法国带回来的。
他甚至,不曾在法国顺手为她挑一件礼物,原来在他这里,她只配得上一件赠品。
导购小姐查积分的同时,叶思雨与她套近乎。一来二去,两人熟络的像几年未见的至交好友。
“哎……我还差好多,看来要被我那朋友笑话好久,真是没面子。”叶思雨知道自己积分不够兑换,心情失落。
“你帮我查一下我那姓杨的朋友,他多少积分?我得努力努力,一定要超过她。”叶思雨试探的说姓杨,今天就要看这穷鬼运气好不好了。
男朋友如果消费用的是女孩的名字就查不到,如果用的是自己的信息,只能怪孟晓识人不清,人家早就有了另外的打算。
“叫杨易。”叶思雨强调杨易的名字写法。
这种有钱人家的孩子,攀比的点多少有点浮夸,导购小姐早就习以为常,况且积分不算是隐私,为了维护住叶思雨这个新客户,悄悄告诉她也无妨。
“杨易先生目前消费有一百一四十万。”
一百一十四万,这是一个孟晓连想都不敢想的数字,放在她的家乡,可以买一套很不错的房子。
孟晓只觉得自己可笑,前几年杨易出车祸受过重伤,当时情况不好,医药费欠了些外债,两个人在一起时,他常常在外面兼职还债。
她多打两份工,一张饭卡养两个人,后来他大四情况好了,他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给别人刷了一百多万的化妆品。
最早的消费还是在四年前,这其中间一直没断过。她的饭卡养活他,他有钱给别人一刷就是好几万。
她简直愚蠢,现在才反应过来,杨易实习以后,他们两个人的生活条件没有起色的原因。
他总是手头紧,不带她出来吃饭逛街,看来全部都花在这里了。
他们早就认识,他们一直没断过联系,只是不知道那个女孩知不知道她的存在?
叶思雨付款,提着购物袋离开,全程假装不认识孟晓。
孟晓却毫不介意,跟在叶思雨身后走到休息处。
不远处,李冉和周瑶又换了一个地方,完全没有发觉她们两人刚刚离开过。
两个人脸上兴奋地笑容,在孟晓眼中渐渐和那个女孩重合,那是不知生活疾苦的笑容,每个女孩都是一样的笑容。
“给你。”叶思雨将手上的购物袋扔给孟晓,瞪了孟晓一眼。
“……?”
“别误会,他们俩都送你了生日礼物,要是因为我没钱被孤立可就划不来了,这点钱我还出得起。”
孟晓低头,购物袋里是刚刚她随手看的几支口红,品牌的畅销色,孟晓这个不懂的小白,也知道这几个色号经久不衰。
“别说我看不起你,那牌子的赠品,盒子底部都有标签,你那香水盒子底部有一点点胶,但凡知道的都会怀疑那是赠品。”叶思雨颇为不屑,撇嘴:“也就你这山沟里出来的土鳖没见识,平时只知道埋头苦干,把血汗钱都养给了别人,才会让男人这么骗。”
话虽难听,但她说的没错。
孟晓苦笑,原来她早就知道,所以才帮她问了香水的事,帮她问了杨易的积分和消费时间。
“谢谢你。”
“别,就当我扶贫了。”
叶思雨没当一回事,一副怕孟晓黏上来报恩的架势,起身去找李冉她们。
孟晓不介意她的态度,从手里的购物袋中拿出其中一支口红,剩下的放进叶思雨的袋子里。
李冉她们逛累了上楼吃烤肉,孟晓莫名情绪高涨和她们玩在一起。
吃完饭,李冉还带着她们走街串巷,去找宝藏店铺淘宝。
回到学校已经是晚饭时间,本来还要吃完晚饭再回去,但是孟晓晚上十一点要打工值夜班,几人才回校。
校门口有很多小摊贩,四个人买了很多零嘴往回走。
孟晓也跟着奢侈了一回,杨易的事情她很伤心,但想起自己未来可以不为这种事情难过,又燃起希望。
不用养活另外一个人,也不必每天担心杨易赚的钱,为什么不给她花,自己赚的钱足够未来生活得轻松一点。
杨易和他的小公主过去吧,患得患失不是她的性格,她满足于吃饱一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