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琪俞漾

十一
没想到的是,到了奖学金打擂的那天,我电脑上的PPT和U盘都不见了。
我给学生会的人发消息,他们表示并没有收到我的材料,还以为我是在做保密,想现场拷贝。
我找遍了回收站、历史记录,都没有。
辅导员让我不要紧张,可以现场赶制一份,她帮我把答辩顺序调到后面。
我本来就紧张,现在更是整个人都傻了,点开空白的PPT文档,脑子里也是一团乱麻,根本没有心思再做一份。
我拿出了去年的一份很粗糙的PPT,准备硬着头皮上。
那份PPT的排版和整体设计都很糟糕,完全比不过其他竞争者。
轮到我的时候,我感觉我的步伐从来没有那么不自信过。
心跳飞快,而且慌乱。
站上讲台,拿着遥控笔,我声音微颤。
「评委老师好,我是来自市场营销系的……」
正讲着,一个洪亮的嗓门突然打断了我。
「姜琪,你U盘都不带就来打擂了?」
我怔怔地转过头。
俞漾正斜靠在后门处,头发有点乱,修长的食指上挂着我的小怪兽U盘,随着他的手一晃一晃的。
那一刻,我真的觉得他是我的救星。
「老师,姜琪同学的PPT好像有点问题。」
「那快赶紧去换掉。」
……
虽然是个小插曲,但因为PPT更换及时,总算没让我的成绩太难看。
我在台上演讲的时候,俞漾就那么坐在最后一排,撑着下巴,遥遥地看着我,脸上似乎还挂着痞痞的笑。
然而我刚下台想要去跟他道谢的时候,他却又突然消失了。
最后的打擂成绩,我拿到了第二。
朋友们拉着我去庆祝,但是我的心里却始终还惦记着俞漾。
我想问他怎么知道我的PPT有问题,想问他怎么找到U盘的。
我给他发了消息,但是迟迟没有收到回复。
吃饭的时候,一个朋友像是刚水完群,很兴奋地说要给我们讲事。
「小琪,我刚吃完瓜,你这次可要多谢谢俞漾。」
我习惯性地问:「怎么了?」
「一群太妹看不惯你,把你资料和U盘都给偷了,是他把那群太妹给堵了,才把你的U盘要回来的,然后又到处打听打擂教室在哪,急吼吼地给你送过去……」
「俞漾是不是对小琪有意思啊……」
后面她说什么,我都听不太清了。
十二
我喝了挺多酒。
朋友们也都借着酒劲玩开了。
我又输了一轮游戏。
「大冒险还是真心话?」
我毫不犹豫:「真心话。」
反正是不是说的真心话,谁知道呢。
结果他们说我真心话的次数用完了,只能大冒险。
我一看那个卡片上的惩罚内容,酒都要吓醒了。
朋友们却兴奋极了。
「哟哟哟……这个刺激……」
「会是谁啊?」
「不知道,坐等哈哈哈……」
我紧张地盯着门口。
下一个进来的异性……会是谁?
正想着,一个黑色的身影就那么出现了。
我擦。
怎么是俞漾!
朋友们更兴奋了,推搡着我快点上去。
「哇靠!小琪快上!」
「录像打开,准备好!」
我:……
「一定要这样吗……」
看了一眼大家期待的眼神,在酒精的加持下,我视死如归地站了起来。
走向俞漾。
他似乎是来找人的,停在门口向里面张望了几眼。
我径直走到他面前,伸手一把揪住他的前襟。
俞漾被我这一系列动作整得有点蒙,皱起眉头,眼神疑惑:「你……」
我虚虚掩住他的嘴,开始背台词。
「你知道什么是有缘吗?」
他愣了一下:「你又喝酒?」
我继续发挥:「我想kiss,而你刚好长了张mouth,这算不算coincidence?」
话刚说完,后面某桌人果然开始躁动了。
尊滴无语了,这到底是谁想出来的词!
而俞漾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我不敢多留,转身就要跑路,手腕却被人捏住。
俞漾一把将我拉回去,脸上带了些玩味,坏笑着将嘴唇凑近我的脸。
我看着他的唇离我越来越近。
他他他……他该不会真要kiss吧!
我屏住呼吸的时候,他嘴唇又从我鼻尖掠过去,滑到我的耳边,气息灼热。
「当着这么多人面撩了我,还想跑?」
十三
我哭得好大声。
往后看了一眼,朋友们都在偷瞄我和俞漾。
人多眼杂,没办法,我只能拉着俞漾偷偷摸摸地到外面去。
他也不反抗,只是饶有兴致地叉手看着我。
「怎么?」
我结结巴巴地开口:「对不起啊,我、我跟朋友玩游戏呢……」
俞漾听到我这话,一张俊脸肉眼可见地瞬间拉了下去。
「你拿我玩?」
他语气里有明显的怒意。
我连忙解释:「不是,是刚好……刚好你进来了,我们是要当时进来的那个人……」
他交叉的双手猛地放下,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
「随便是谁?谁都可以?」
我真要哭了。
「不是……」
他好像真的生气了。
我该怎么解释。
俞漾长眉竖起,眼尾上挑,他盯着我看了好几秒,忽然笑了。
「你可以。」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已经转身走了,只留下夜色里的一个颀长背影。
我望着那个背影,心里又后悔又懊恼。
就不应该答应他们搞这个大冒险的。
还没跟他说声谢谢呢……
回到饭桌上,我感觉我的情绪都变emo了。
烤肉也不香了。
我把面前的生菜戳了几个洞,心里有点闷闷的,实在提不起兴趣,便找了个借口说要走了。
「你们先吃吧,我可能得回去了,刚刚辅导员给我发了几份要填的材料来着。」
朋友们敏锐地察觉到了我好像有点不太开心,只说没事,下次再约。
我一个人提着包回去了。
在路过一条漆黑的小巷子时,我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好像,有我们学校的人。
十四
「哥哥,我真的从来都没这么委屈过……
「我只是喜欢俞漾,我有什么错啊。
「那个姜琪就是个绿茶婊,我只不过是拿了她的U盘,又没有找人去打她……」
一个女生边说边哭。
而我,在接连听到俞漾和我自己的名字时,惊得连呼吸都变缓了。
一个很雄浑的男声又响起来。
「雪雪,你别哭,你哭得哥心都要碎了。
「你放心,明天哥就带人去收拾那个小杂碎,打得他鼻青脸肿,保管给你出气!
「呜呜,还是哥哥最好了,别像上次一样给人腿打断了就行……」
我心里一惊,试图看清巷子里的人,但是却不小心踢到了一个易拉罐。
铝制的罐头和水泥地板碰撞,发出很大的声响。
那个雄浑的男声厉喝:「谁在那里?!」

巷子里有几个人的脚步声传来。
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拔腿就跑。
要是被他们发现,我一定会完蛋。
附近有家便利店,我慌里慌张地往货架的最深处蹿。
猝不及防地撞上一个坚实的胸膛。
那股薄荷柠檬混在一起的味道让我一下子想起了某个人。
俞漾手里拿着一罐啤酒,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干什么?」
我看到他的一瞬间,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但声音仍是止不住地发颤。
「俞漾,有人……有人要打你……」
他皱着眉拨开我的手:「喝大了?还是又是什么游戏?」
「不是游戏,是真的……」我真哭了。
俞漾原本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虽然表情仍有些不解,但更多的还是无措。
「你哭什么?」
「他们说,要打得你鼻青脸肿……」
见我表情管理失败,俞漾有点无奈地扶住我,身子微微躬下,用指尖抚去我眼角的泪花。
「你忘了我是谁了?谁能把我打得鼻青脸肿啊?」
想起那个雄浑的声音,我自动脑补出了一个满身横肉的彪形大汉。
我还是很担心:「那个太妹……」
「别怕。」他拍拍我的肩膀,声音令人安心无比。
俞漾把我送回寝室,一路还在一直跟我说不要害怕。
可他刚刚明明还很生气的。
他已经不生气了吗?
十五
奖学金打擂的最终成绩出来,一共三个名额,我排在第二位。
辅导员喜滋滋地拉着我的手,夸我真是个好孩子。
「很快就到公示期了,你可一定要稳住心态啊。」
我心不在焉地点头,满脑子都是巷子里的那段对话。
我感觉他们不像是在开玩笑。
如果可以,那个男人一定会把俞漾给揍一顿的。
我每隔一个小时就给俞漾发条消息,想确认他的安全。
一直到晚上,他不回我了。
我急得给俞漾认识的人打电话,说俞漾可能有危险,但对面显然并不相信。
「嫂子,你别担心了,漾哥不可能会有事儿的。哎哎……我草,你这什么打野啊……」
那边像是在打游戏,很快就把电话给我撂了。
我没办法,只能拿了瓶防狼喷雾,自己漫无目的地一边给俞漾打电话,一边去找。
我问了朋友那群太妹平常可能会去的地方,然后一个一个地排除。
直到我来到那条小巷子。
就是那条我听见他们说话的巷子。
这里没什么人,很适合混混斗殴。
我清楚地听见了里面传来拳打脚踢的声音,混合着几声不太明显的闷哼。
真的是……俞漾。
俞漾打架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同时对打十几个人。
他被打得躺在地上,脸上有几块血斑,身上脏兮兮的,嘴里时不时溢出几声闷哼。
我颤抖着拿出手机,报了警。
「你们快来,快来,他只有一个人,他会被打死的……」
警察叔叔安抚我:「你先拉几个路人帮忙,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我跑到附近那家便利店,但唯一的店员只是一个瘦弱的女生。
我看着她细细的胳膊,还是没忍心。
可是再没有人帮忙,我怕俞漾都撑不到警察过来。
一个混混踩住俞漾右手的时候,我拿着防狼喷雾不管不顾地冲进去了。
对着没有防备的十几个人喷了一圈。
「草,这是哪来的女人?」
「活腻了是吧?敢跑到这儿来?」
「tm的,老子眼睛都睁不开了。」
「操,干她啊!」
俞漾努力地撑起半个身子,拧巴地看着我,嗓子低哑得不成样子,却还是对我吐出了一个字。
「滚。」
我没理他,几步跑到他身边,一边哭一边对四周喷防狼喷雾:「我告诉你们,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会来!
「你们再不走,警察会把你们给抓起来!」
那群混混倒是因此顿了一下,随即又开始嚣张起来。
「拿警察吓唬我啊?老子进局子的次数比你上学的次数还多!」
俞漾用他布满暗红污渍的手推了推我,眼神凌厉:「叫你快滚啊。」
我还是没理他,但那群混混已经被激怒了。
「tm的,管他警察来不来,老子不能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吓了啊!」
一边说,一边开始也对着我开始拳打脚踢。
我扑在俞漾的身上哭,努力地想要反抗,但是防狼喷雾被我喷光以后,我就没有任何武器了。
「妈的。」
俞漾骂了一句,摇晃着身子站起来,一脚踢开了本该落在我身上的拳头,跟几个混混又扭打在一起。
空气中,有血沫在飞溅。
我想护着他,但是我连站都站不起来。
朦胧中,传来了警笛的嗡鸣。
那群混混才终于一边骂一边跑了。
俞漾像一下子卸了所有的力气一样,整个人呈「大」字形瘫倒在地上。
我连滚带爬地扑过去,一边抖一边抱着他。
「俞漾,俞漾……」
俞漾的气息有些微弱,但还是努力地抬起脏兮兮的手,在我脸上抹了一把。
「让你滚你不滚。
「现在好了吧,成小花猫了。」
十六
俞漾被送进医院,我配合警察简单做了笔录。
混混跑得太晚了,十一个人都被抓到,据说是惯犯,会进行拘留。
做完笔录之后,我赶紧跑到医院去看俞漾的情况。
一问才知道,他居然已经自己出院了。
我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电话给他闪过去。
他的声音懒洋洋的,像个没事人一样:「怎么了?
「你出院了?你伤那么重就出院了?」
「……」俞漾顿了顿,轻飘飘地说,「不重啊。」
我真的是不想管他。
可是说到底,他这顿打是因为我才挨的。
我又没办法不管他。
「你在哪?」
「你别管。」
说完这句话,他就挂了,再打过去,已经打不通了。
我站在医院的大门口,看着这里的人来人往,突然就很委屈。
明明是在关心他,为什么还要凶我?
我也不是多管闲事啊……
看着自己身上一些零零散散的伤痕,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也需要治疗,我也受伤了啊……
救了他还不识好心。
什么人啊!
果然,我就不该对这人有什么期待。
我跑到洗手间里,一个人默默哭了会,才擦干眼泪,自己去找医生上了药。
去诊室的时候,值班的医生对我说了句:「是姜琪小姐吧?快来快来,可算是找到你了!」
我以为他知道今晚的事情,也没太在意。
出医院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疲惫过。
学校离医院其实不远,步行十来分钟的距离。
但是我真的一步都走不动了,只是站在门前发愣。
有个穿着干练的女人拎着个小包急匆匆地冲过来,还差点撞到了我。
她跟人通着电话,语气焦急。
「小漾是我儿子,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让那群混混给我等着!」
我回过头。
小漾?
混混?
她说的难道是……俞漾?
十七
我匆匆跟上那位阿姨,但又不敢搭话,只能一路跟在她后面。
她七拐八拐地进了一个房间,透过玻璃,我看见了病房里包成个粽子,勉强看出人形的俞漾。
他没出院?
那为什么要骗我?
委屈和愤怒一下子就上来了。
那位阿姨在病床前跟俞漾絮絮叨叨了好久,又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才急匆匆地离开。
我等阿姨走了,气急败坏地推开门。
俞漾手里端着一碗白粥,正要往嘴里送,看到我的时候,一下子僵住了。
「俞漾,你怎么回事?骗我干嘛?」
俞漾手忙脚乱地放下碗,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我不是俞漾,你认错人了。」
我被他气笑了,几步过去扯着他床边的登记牌,指着他的名字:「来,跟着我念。这是什么字?是俞——漾——」
俞漾现在整个人都被包着,要不是后脑露了一小撮辨识度极强的狼尾,还真不好认。
见我态度强硬,他才不情不愿地承认了。
「不是跟你说我出院了嘛……」
「你伤成这样还出院?骗鬼呢?」我一屁股坐在他床边,「赶紧交代吧,为什么骗人。」
俞漾扭扭捏捏,不肯说话。
我真的无语住了。
堂堂一个校霸,怎么能这么扭捏?
我威胁他要是再不说,以后他上厕所一次,我就堵他一次。
妈妈,我真的成长了,居然都敢威胁校霸了。
在我的审视下,俞漾终于别别扭扭地开口了。
「他们把我包成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帅,不想见人……」
笑死我了。
居然是因为这个。
我又问他:「那我呢?我也伤了,你不问问我吗?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我让值班的医生去找你了呀,我让他一定要给你包扎好的……」俞漾很委屈。
我恍然大悟。
原来那位医生说的终于找到我了,是这个意思。
我看着眼前这个粽子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了半天,我轻轻薅了一下他的头:「其实挺帅的。」
俞漾别过头去。
「真不严重。」
我还是想笑。
就,他还挺可爱的。
十八
俞漾在医院里修养了一阵子,没告诉其他人,跟学校请假也说是生病了。
哎,真是个爱面子的男人。
我每天都会去看他,顺便给他带晚饭,他说他手包太严实,拿不动勺子,我只能像喂小朋友一样给他喂饭。
他出院的那天,刚好是我奖学金公示的日子。
简直双喜临门。
他给我发消息说已经回寝室了,一会儿给我送个东西,当作照顾他的谢礼,我给他回了个棒棒哒的表情包。
辅导员给我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以为她是来恭喜我的。
可她叫我名字的语气却异常沉重。
「小琪,你知道吗?你被人举报了。」
我愣在原地。
奖学金的公示期,其实就有这个用途。
但我自认在学校一直勤勤恳恳,项项优秀,万事都努力做到不留话柄,从没想到会有人举报我。
辅导员的语气也很是无奈。
「你说说,你没事跑去跟混混斗殴干什么?」
辅导员发给我两张照片,正是那天在小巷子里的时候,我冲进混混堆的场景。
我想解释:「那不是斗殴,那是……是俞漾单方面挨打,我去帮忙而已啊。」
辅导员的一句话却又让我沉默了。
「你出手了吗?」
我……的确出手了。
可是我不明白,面对暴力的反抗,就是斗殴吗?
十九
经过问话,老师们了解了前因后果,我更说不清楚了。
「你这情况……我们都理解的,但是……条框上确实是那么规定的……」
「本来这事儿也不大,但是有同学反映了,我们肯定不能不作为呀。」
我在桌子底下抠手,心里比谁都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姜琪同学,那今年可能就要先委屈你了,不过以你的优秀,明年是完全有机会的,老师们都相信你!」
呵呵,说得轻巧。
奖学金是我重要的生活费来源。
我妈一年最多给我七千块交学费,剩下的都要靠我自己赚。
我知道他们把我叫到这个办公室来的时候,就没想着要帮我解决问题。
毕竟比起费尽心力地替我排除口舌之争,直接取消我的名额,显得那么轻松。
辅导员想帮我,但她官位小,只能是有心无力。
我沉默着往寝室走。
在半路被一只手拦住。
「诶,干嘛呢?你的谢礼。」
我抬眼,俞漾正拿着一个很精致的小袋子,递在我面前。
要是平常,我肯定会很开心的。
可是现在,我开心不起来。
我一张口就带着哭腔。
「不……不用了。」
俞漾听出我的异样,立即变了脸色,皱眉道:「怎么?谁欺负你了?」
「谁敢欺负你?说,我去打他。」他黑着脸,语气沉沉的。
我看着他那张脸,还是没忍住,哭出来了。
二十
俞漾听我讲完所有的事情,脸更黑了。
「谁举报啊?活腻了?」
我抹着眼泪:「不知道,但其实还挺正常的……」
俞漾把那个小袋子塞给我,气冲冲地走了。
我压根没想着他能帮上什么忙,也不抱任何有转机的希望。
回到寝室,我一个人坐了很久。
俞漾的小袋子里,是一条很精美的项链,挂着一颗紫色的水晶,在阳光下闪闪的。
室友回来的时候,我正举着那条项链出神。
她咋咋呼呼地冲过来:「我的妈,我没看错吧?」
我迷茫地看着她。
「小琪,你这是买的高仿吧?」
「什么?」
「这不前段时间DL最新的那个永恒之心吗?限量的,我看要两万多呢!」
她把我的项链拿过去仔细端详了半天,又喃喃自语:「这个做工好像还蛮好的,应该是很高级的高仿吧?」
我愣神了一下。
俞漾送我的……应该不会是高仿。
不过这么贵重的礼物,我真有点不好意思收了。
怕弄坏了,我赶紧把项链拿回来,应付了一下室友:「嗯嗯,是高仿,我朋友的。」
室友确定那不是真货以后,倒也释然了,没再多说什么。
我调整了一下心态,安慰自己,没了奖学金,还可以去多找份兼职。
把项链收好,我准备找机会还给俞漾。
这条项链快赶上我一年的花销了,我真的接受不起。
二十一
没过多久,辅导员给我打电话说我的名字可以保住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问她为什么,她支支吾吾半天不说。
看我快急眼了,她才告诉我。
「是俞漾……他去找了老师,说你是被他强迫的,是他逼着你去帮他打架,自己把责任都揽下来了……」
「那他呢?他会有事吗?」
辅导员犹豫了一下:「这个的话,应该是会接受相应的处分……」
处分?
没记错的话,大学的处分,还蛮严重的。
电话挂断后,我第一时间给俞漾发了消息。
约他见面。
他好像挺开心的,还回了我一个颜表情。
我把那个小袋子递还给他的时候,他有瞬间的错愕。
我低着头:「这谢礼太贵重了,我还是不收了。」
「这有什么贵重的?」他不悦,「这就我半个月生活费不到啊。」
我:???
我擦。
俞漾原来还是个富二代?
想起那天看到的干练女人,我才明白过来。
他妈看起来就是个女强人!
我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啥了。
「给你就收着。」
他不满地说完,又假意威胁:「不然就堵你。」
我:……
沉默了一会儿,我问他。
「那斗殴的事情呢?也是你半个月生活费这么简单吗?」
俞漾怔住了。
好半天才吐出两个字。
「对啊。」
我气极:「你知不知道大学的处分可能会带一辈子?」
俞漾依旧不紧不慢的,还在冲我笑。
「你又在担心我?」
他摸了一下我的头:「我不会有事的,乖。」
二十二
我本来以为俞漾是在跟我装,没想到他是真的有倚仗。
他妈是全市的名嘴律师,他爸是房地产企业的老总。
一个负责输出,一个负责兜底,分工明确。
看到他妈跟校领导握手的时候,我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因为这件事,学校还特意邀请俞漾的妈妈来给我们办了一堂法律讲座。
主题是「面对暴力」。
他妈在讲台上激情演讲,把台下好多的学生激动得都快燃起来了。
「诚然,我们国家现在的法律体系之中,还是存在着一些不够完善的地方。
「暴力,也是一个长久存在的问题。
「面对欺凌该不该还手,面对危机该不该见义勇为?作为一名律师,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该。
「很多人说法律无情,但其实,法律是有情的,在需要的时候,它会保护你们的,孩子们。
「你去保护了一条生命,你去制止了一桩惨剧,你就是英雄。
「如果什么时候面对危机,我们第一考虑的不是怎么去制止它,而是我会不会因此受到不好的影响,那这个社会,就真的病了。」
……
我在下面看着那位大律师,一脸崇拜。
俞漾撑着下巴看我:「有那么好听吗?」
「你妈妈真的好帅。」我目不转睛。
俞漾忽然又问我:「你喜欢她吗?」
我点头如捣蒜:「我简直不要太喜欢她!」
沉浸在俞漾妈妈英姿里的我,被他的下一句话整得猝不及防。
「那……她当你妈妈的话,你也会开心咯?」
我刚想下意识地点头,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顿住了。
俞漾直勾勾地盯着我:「会吗?」
我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他挑眉:「怎么了?」
我有点卡顿:「你这是……啥意思啊?」
「就是……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的意思。」
二十三
见我半天没反应,俞漾急了。
「你不喜欢我吗?
「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会那么担心我?为什么要一直照顾我?为什么要……」
他话没说完,我拉住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点头之后,他在大礼堂里亲了我。
我脸一下子蹿红:「好多人。」
「那找个没人的地方亲?」俞漾一脸坏笑地看着我。
我羞得连打他好几下。
这人怎么没个正形!
讲座结束之后,俞漾直接拉着我的手去后台找了他妈。
他妈妈看到我们牵在一起的手,表情微微讶异。
「小漾,这是……你女朋友吗?」
俞漾把我们的手在阿姨面前挥了挥:「是啊。」
阿姨看了看我,似乎想要回忆起什么:「我好像,见过你?」
我乖顺地点头:「在医院,您可能跟我打过照面。」
阿姨侧着脑袋回忆了一下,恍然大悟。
「是你呀!」
我害羞地低着头。
阿姨笑盈盈地看着我们:「好孩子,别紧张。
「小漾答应过我,找了女朋友就第一时间告诉我的。还算听话。」
然后,我就莫名其妙地见了家长。
我原本很担心他作为一个富二代,家长会不会给我五百万让我离开他什么的。
事实证明,我多虑了。
他爸爸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愣住了,俞漾却很自然地接话。
「毕业就结。」
说完,他还要看我一眼:「对吧?」
我在他爸妈的注视下,僵硬点头。
他爸表示很满意:「嗯,不错。」
「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大办。」
「对了,还有孩子呢?打算要几个?」
「生两个孩子吧,一男一女,热闹。」
「可以,到时候再买套新房子。」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