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琪俞漾


因为喝了酒,第二天的早八我睡过头了。
我是真的会伤心。
找了个认识的同学帮忙点到,我索性继续睡回笼觉。
人还睡着呢,一通微信电话又给我吵醒了。
我迷迷糊糊地接起来,张嘴就想口吐芬芳。
「你……」
结果电话那头响起一个带了点情绪的熟悉声音。
「姜琪,你不回消息的?」
我擦?
俞漾?
我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屏幕上正是我给俞漾打的备注「地狱使者俞某人」。
我收敛了语气:「怎么了吗?我刚刚在睡觉。」
「给我买水。」他的声音又响起。
还是那种不容置疑的肯定。
我%#*……
鼓足了勇气,我问他:「……为什么?」
「你说呢?」他反问。
行吧,行吧。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那事儿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就过去了!
我认命了:「什么时候?」
俞漾语气不悦:「我们院和你们院的篮球赛,你都不关心?」
笑死,他说对了,我还真不关心。
每次篮球赛都是人挤人,挤死人。
在外面就只能看到一圈脑袋,和一圈举着相机的手。
要不是得罪了他,我才不去呢。
看了眼时间,我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
可恶的俞某人!
拎着几瓶矿泉水到了篮球场,我才发现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一些人对我频频回头,其间夹杂着一些指指点点的议论。
有认识的人悄悄拉我到一边:「小琪,听说你把俞漾堵厕所了?」
我:???
看了一眼不远处对我眨眼的室友,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好家伙!

俞漾虽然凶名在外,但是该帅的时候真的还是挺帅的。
这里一大半的女生都是来看他的。
所以……把他堵在厕所的我,也同样变成了焦点。
有的目光是好奇,有的目光是敬佩,当然,也有一些充满敌意的目光。
幸好我是上台表演过的人,见过大场面,不至于太紧张。
俞漾打架厉害,打球也厉害。
半场球下来,我都数不清他进了多少个三分。
好像每一次他手指扣着球,对着篮筐轻轻一扔,就是一个标准的三分。
进球以后他会撩一下额间的碎发,那么随意不羁,又那么漫不经心。
也太帅了吧。
结束以后,他们院以大比分优势获胜。
奇怪的是,自己院输了,我居然……也没有很失落。
可耻!
俞漾从队员手里接了条毛巾搭在脖子上,在人群里扫了一眼,径直朝我走过来。
看到他在我面前伸出手,我连忙把水递给他:「你的水。」
「好。」
俞漾勾着唇接过去,仰起下颌,水珠混着汗珠滑过他的喉结,在阳光下性感又迷人。
后面已经叽叽喳喳了好久的女生又开始叽叽喳喳。
「俞漾不是从来不喝女生送的水吗?」
「什么啊?去厕所堵人来接近他的手段也太离谱了吧!」
「姐你小声点……」
声音倒是不大不小,刚好够我听到。
这姐也是不长脑子,谁想不开会去堵校霸的门啊……
只有我这个大冤种堵错门的份。
但我懒得解释,只是默默垂着眼,假装没听到。
俞漾却偏过头去睨了她们一眼。
「谁tm在那叽叽歪歪?」
我愣了一下,他又继续开口了。
「还是谁想堵我?」
「行啊,只要他敢,我随时奉陪。」
因为俞漾的态度,那群女生噤了声。
我有点没反应过来,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他……为什么要帮我说话?
俞漾又淡淡地瞥了我一眼:「爱上我了?这么盯着。」
吓得我赶紧收回目光。
「啊,不是……」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的余光好像看见他轻轻地笑了一下。

俞漾可能真的是大哥做惯了,使唤起人来,气都不带喘的。
他从小组赛一路打到决赛,每一场我都特喵要去给他送水。
如此,就形成了一道很奇特的风景。
只要俞漾在的比赛,我都会手持一瓶矿泉水,娴静地站在场外,等他休息的时候给他递上去。
偏偏俞漾又不喝别的女生送的水,非要我给他送。
一来二去的,就有了我跟俞漾好上了的传言。
学校还开始流传起一句金句。
「你,有喜欢的人吗?喜欢他,就去厕所堵他!」
闺蜜绘声绘色地给我模仿完这段话后,我的语言系统已经失灵了。
她还在那故作悲痛地彪戏:「那天公厕不分男女,你说你堵人堵错了门,或许从一开始,便都是错的……」
我只能用抱枕狠狠捶她:「你个戏精!」
虽然俞漾长得帅,我倒是也不吃亏,但是我真心觉得,不能再任由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发展下去了。
找了个周末,我给俞漾发消息:「在哪里?能见一面嘛?」
一小时后,他给我发来了定位。
是在一个敬老院。
我满脸问号。
原来校霸周末还会去敬老院关爱老人吗?
位置消息的后面,他又添了一句:「在外面,晚上才回去。」
本来我不着急找他的,但是出于好奇,我回了他一句:「那我来找你。」
俞漾没回我,我就自动当他默认了。
这家敬老院稍微有一些偏僻,但正因为它的偏僻,显得幽静而安谧。
俞漾就坐在一楼玻璃门前的一个小凳子上,跟一位老奶奶说着话。
我见过他的很多种表情,却独独没有见过他这样乖巧的模样。
褪去了那层校霸的光环,俨然就是一个好好学生。
我隔着玻璃朝里面望的时候,被那位奶奶给发现了。
「小漾,外面有个小姑娘在看你哦。」
我没来得及收回目光,俞漾转过头,正好对上我的眼睛。

俞漾把我叫进去以后,奶奶的眼神明显一下子亮了。
「原来是小漾的女朋友呀,长得真漂亮。」
我还没来得及找板凳坐下,就整个人僵住。
奶奶笑着拍了拍俞漾的手背:「这下我可终于要放心了。」
「奶奶,我……」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奶奶又把我的手给拉了过去,覆在俞漾的手上,笑得开心:「般配,般配呀。」
「叫什么名字呀?」
感受着手心下的那股温热,我蒙蒙地回答:「奶奶,我叫姜琪。」
「好呀,好呀。」奶奶一脸幸福,「小琪,小漾这孩子虽然有时候脾气急得很,但是心肠可是实打实的好……」
「奶奶……」俞漾打断了奶奶的话,脸颊上有点可疑的微红。
「既然都有了女朋友了,就不要每周都来我这个老婆子这儿浪费时间了。」奶奶望着我和俞漾,「你们小年轻,要趁着周末多约会,多培养感情才对嘛。」
奶奶不由分说地把俞漾从凳子上拉起来:「快去快去,带小琪去看电影去。」
见俞漾面露难色,我十分主动地开了口:「奶奶,俞漾跟我说周末的约会就是来陪您呢。」
这话一出,我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
这不就是变相承认了我和他是那啥的关系了嘛……
我为啥不直接否认啊?
现在俞漾看我的眼神都变得怪怪的了。
奶奶被逗乐了:「这也算约会呀?」
我为了掩饰某种尴尬,疯狂点头。
一整个下午,我和俞漾都陪着奶奶说话,顺便还听了听校霸的童年往事。
「小时候小漾他爸妈忙,小漾老喜欢跑到外面去玩,跟小朋友打架受伤了,就跑到我的摊子上哭着要糖吃呢。
「小漾以前可受女孩子欢迎了,有女孩子放学追着他,他还不敢回家呢。」
眼看着快要讲到尿裤子的趴了,俞漾找了个借口把我打发出去了。
我一边憋笑一边出去了。
院子里种着栀子花,但是还没开全,只有几个开了一半的花骨朵儿,沁着淡淡的幽香。
我慢悠悠地过去,踮起脚,想近距离地去嗅栀子的花香。
头顶的花枝却被人拉下来,微微弯曲着枝丫,一只花骨朵儿刚好凑到我面前。
我转头,俞漾正站在我背后,一只手拉在栀子花的枝丫上,把它送到我眼前。
「这都闻不到。」
我……
如果这棵树是墙,我就是被他壁咚了!
「找我有事?」他又问。
我把那些不靠谱的金句给他讲了一遍。
结果他噗嗤一下笑了,笑了!
然后还说:「挺有意思的,怎么了?」
很好,这趟白跑。
不过,倒也不算全无收获。

篮球赛结束后,俞漾也没再使唤我,我可以开始专心准备奖学金打擂的材料。
国家奖学金的竞争一向激烈,辅导员再三叮嘱我要认真对待。
光打印店我都跑了四趟。
最后一次去的时候,外面下着大雨,我碰到了俞漾。
他插着兜站在门口,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我本来不想跟他打招呼的。
但是他好像没带伞。
打印好材料后,我在门口撑开伞,一点点踱步到他旁边,试探地问:「要蹭伞吗?」
俞漾瞟了我一眼,扯了下嘴角。
「麻烦。」
然后就自顾自地走了。
我看着他一个人走进了雨里,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俞漾可是校霸啊。
就算知道他小时候很可爱又怎么样?
我真是,干啥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结果俞漾走了没几步,突然转过身来盯着我:「走不走了啊?」
意识到他在跟我说话之后,我又屁颠屁颠地撑着伞过去了。
俞漾比我高了将近一个头,我努力地举着伞悬在他头上,手臂酸得要死。
他偏过头,语气带着点揶揄:「这么矮。」
「我才不……」
我下意识地刚想反驳,他已经无比自然地从我手里接过了伞柄,微凉的手背蹭到了我的手。
我有点出神的时候,耳侧又传来他的声音。
「笨啊,靠近点。」
俞漾从后面……把我往他旁边扯了一下……还是搂了一下?
我说不清楚。
只是在并不宽大的雨伞下,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好像有点太近了。
近到除了雨声,我还能听见他的呼吸声。
半路他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之后,由于距离很近,我也依稀听见了那头的声音。
「漾哥,你在哪呢?伞我带来了,没看到你人啊……」
……
原来他叫人给他送伞了?
俞漾似乎意识到听筒的音量足够我听见,眼神躲闪,对着电话语气不善:「什么啊?有事?下雨呢,一会说。」
然后就匆匆忙忙地挂断了电话。
他眼神躲闪,我比他还躲。
假装自己耳朵不太好使,我顺着他自己的话:「你一会儿有事吗?要不先送你?」
俞漾的反应有一瞬间的迟滞。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