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墨婉沈叙白

第6章简直是满满的讽刺
江墨婉眼底飞快地划过一丝笑意,却很快收敛下去。
林凝的神色却是尴尬至极,她轻咳一声,点头应了:“对……睡得挺好的。”
她的脸色涨得通红,根本不敢去看江墨婉的眼神。
适才刚刚和江墨婉说过那样暧昧不明的话,也不知道江墨婉心底要怎么想呢。
“那就好,仔细想来也是我欠考虑了,深更半夜,你这样在外面奔波,的确是太危险了。”江墨婉调整好面部表情,轻声说着。
林凝觉得自己气得心脏都有点疼。
这话简直是满满的讽刺,让林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直到在包厢落座,江墨婉看过去,这才发觉嘉合置业的人来了不少,显然很是重视这次合作。
沈叙白带着江墨婉径自坐下,介绍了人员后,这才淡淡开口道:“林小姐,这份合同是贵沈法务部草拟的?”
“恩,对。”林凝点点头,双手交握看着沈叙白的脸色。
沈叙白便淡淡点头应了:“利润分配方案呢?”
“那部分我父亲也看过。”林凝总觉得沈叙白的神色有点嚇人。
沈叙白笑笑,将合同往前推去:“墨婉,之前在车上你看出什么了,和林小姐具体说一下。”
林凝面色微变,径自看向江墨婉,江墨婉还没开口,林凝就低声道:“墨婉,我肚子有点疼,你能陪我去一下卫生间吗?”
沈叙白微微挑眉。
江墨婉没动,只是垂眸道:“林凝,私交是私交,公事是公事,现在毕竟是在讨论合同内容期间,我作为天宸地产的人,当着我的上沈的面和你单独去外面讲话,未免有点不合时宜。”
沈叙白听着那句“天宸地产的人”,眼底划过一丝兴味盎然。
林凝的脸色苍白几分,只好低声道:“那你说吧。”
“是这样的,根据工商局的公示备案信息显示,嘉合置业的注册地是在海城,是吧?”
“对。”林凝看了一眼旁边的人,轻声应了。
她的眼神有说不出的意味,江墨婉看着就心知肚明,这件事想必他们是早就知情的。只是……
江墨婉继续说了下去:“林小姐,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份利润分配方案,我认为应当至少多给天宸地产十个点,这也是行业惯例。”
林凝咬紧牙关,良久方才低声道:“可是沈少您之前不是也答应了吗……”
“我不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沈叙白面色微沉。
林凝看着沈叙白的脸色,只觉得心都跟着沉了下去。
“林小姐,是这样的,”沈叙白淡淡道:“这个项目地处江城,换言之,天宸地产是有地域优势的,即使不和嘉合置业合作,对于天宸地产而言也没有多少损失。但是对嘉合置业而言,想必情况就不一样了吧?”
“我知道,只是……这和之前沈少您说好的不一样啊。”林凝简直要急哭了。
她旁边的几个高管低声互相说了几句,其中一人就离席出去打电话了。
果然,不出一会儿功夫,那人就匆匆回来,将电话递给林凝:“是林总的电话。”
林凝抓着手机听了一会儿,这才咬住下唇:“可是爸爸……”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林凝只好微微闭眼:“好,好,我知道了。”
林凝将手机放下,顿了顿轻声道:“我答应了,多给十个点。”
嘉合置业的人很快将准备好的合同递了过来,沈叙白径自递给了江墨婉,江墨婉一怔,认认真真地审读了一遍,这才道:“没有问题了。”
沈叙白闻言,径自签字盖章,这才对林凝伸出手:“合作愉快。”
他依然在笑,可是笑容根本没有抵达眼底。
林凝心情复杂地抬眼看了沈叙白一眼,微微垂眸:“合作愉快。”
……
出门时,林凝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来,将江墨婉的手拉住了:“我们谈谈。”
江墨婉还没应声,沈叙白站在一旁,神色淡淡地拦住了:“林小姐,墨婉是我公沈新入职的员工,现在是上班时间。”
林凝的脸色有说不出的不甘,她咬住下唇,低声道:“那……我一会儿等你下班,在你公沈楼下等你。”
江墨婉和林凝倒是也有话要说,她想起林凝刚刚的举动,淡淡笑了笑,点头应了:“好。”
林凝这才松了口气,轻轻拉了一下江墨婉的手,小声道:“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就入职天宸地产了,罢了……我晚上和你说。”
“恩,好。”江墨婉脸上始终带着笑。
沈叙白静静看着,微微蹙起眉头。
直到上了车,沈叙白方才开口问道:“你之前说,你和林凝并非熟识。”
江墨婉侧头看了沈叙白一眼,点头应了:“对。”
“你不适合和她深交。”沈叙白沉默片刻,这才道。
江墨婉眼底划过一丝笑意,心说是啊……
你那么宝贝她,自然不会希望我这样的人和她深交。
见江墨婉没应声,沈叙白微微蹙眉说了下去:“她心思深沉,对你殷勤想必也是因为有利可图。”
江墨婉这次是结结实实地怔住了。
她转头看了沈叙白一眼,眼底是掩不住的诧异。
沈叙白却显然没打算继续说下去,只是低头去看商业资讯了。
江墨婉昨天折腾地太晚,不过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沈叙白将手中的东西看完,刚想开口,一转头就看到江墨婉毫不设防的睡颜。
这个小女人,昨天才刚刚给自己下了药,一走了之就算了,还将林凝叫了过来。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视频,今天她想必也不会那么痛快地留下。
沈叙白微微蹙眉,他向来喜欢对全局的掌控力,可是现在他第一次觉得有种不可控的感觉。
江墨婉……
沈叙白沉默半晌,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径自别开头去。
他的手在手机屏幕上顿了顿,光标闪烁,他迟疑良久,最终还是将刚刚打好的消息删除了。
如果没有了那段视频……
想必江墨婉定然不肯留下来了。

第7章你和我妹妹很熟悉?
沈叙白在天宸地产的第一天平静而安稳地结束了。
法务部总监是个快退休的男人,叫王明达,看到沈叙白亲自带了江墨婉进来,登时就站了起来,对江墨婉的态度简直就是当做了总裁夫人来看了。
江墨婉有点受宠若惊,奈何沈叙白显然没打算多解释什么,径自盯着法务部将江墨婉送到了座位上,这才离开。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江墨婉看了一眼手机,就见林凝的消息毫不客气地追来了……
“墨婉,我在你楼下。”
“你想吃什么?我都听你的。”
江墨婉微不可察地蹙蹙眉,径自起身收拾东西。
王明达本打算出来告诉江墨婉可以离开了,见她如此积极主动,顿时就将要出口的话咽回去了,心说关系户就是关系户。
江墨婉一下楼,就见林凝的车果然已经安安稳稳地停在了楼门口。
她平静地笑了笑,径自走了过去。
“林凝。”她轻轻敲了敲车窗。
林凝紧忙开了车门,看向江墨婉的眼神相当复杂:“墨婉……”
江墨婉面色如常地坐了进去,这才道:“你想吃什么?”
“我都可以,我听你的。”
“那吃粤菜?”江墨婉问道。
“好,当然。”林凝紧忙点头。
……
直到在餐厅落座,林凝方才迟疑地看向江墨婉:“那个,我今天一直都想问你,你怎么就去天宸地产了啊?”
江墨婉自然地笑了,手在桌面下轻轻动作,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器:“我是随便投的简历,没想到就去了沈叙白手下。”
“就是啊……昨晚你那样,我都要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接近沈叙白了呢,反正换做是我,我肯定就不好意思再接近沈少了,多尴尬啊。”林凝颇为自然地笑道。
“那你呢?”江墨婉忽然问道。
林凝的手登时一僵:“我怎么了?”
“我其实昨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本以为……会成全一桩美事。”江墨婉含笑道。
林凝的脸腾地涨红了:“不不不,我不喜欢沈少,我就是……就是想着朋友一场,这种事总归是能帮就帮一把。”
“是吗?”江墨婉看向林凝的眼。
林凝忽然发现自己不怎么敢和江墨婉对视,就好像江墨婉能够看穿她的心思似的,她掩饰地喝了一口水,低声道:“对,不是因为你喜欢沈少,我才给你出的主意吗?没想到临门一脚了,你居然向后退了。”
“我还没来得及问你,”江墨婉抬眼看向林凝,低声道:“那个药,你从哪儿弄来的?”
“你还要啊?”林凝轻咳一声,尴尬道:“你别了吧,我觉得你可能不适合这种手段。”
“不是我,是我妹妹。”江墨婉低声说着,一边观察着林凝的表情。
林凝整个人都放松了,向后靠了靠笑道:“哦你妹妹啊,她喜欢人家夏少吧?”
江墨婉饶有兴致地看向林凝:“你和我妹妹很熟悉?”
林凝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轻咳一声道:“也就是还好,之前在宴会上认识了一下。”
江墨婉点点头,道:“那天我回家的时候,她忽然脱口而出,说你告诉她我给沈叙白下药去了,我当时还有点惊讶,毕竟……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
江墨婉脸上的笑意尽数敛去,她静静看向林凝,林凝面上一丝血色都不剩,良久方才低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墨婉,我是你朋友,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是吗?可是我总记得,这件事是你最初提议的,我将你当做最好的朋友,我也从未将这件事和任何人说过。”
面无表情的江墨婉让林凝有种说不出的惧意。
林凝咬咬牙,低声道:“我说真的,墨婉,我不会害你的。你看我这么长时间,什么时候不是给你积极主动地出主意,你说是吧……我当然知道你拿我当最好的朋友啊,我怎么可能辜负你?那肯定是迟晓晴偷听我们电话了,你相信我!”
林凝急得头上都要落汗了,江墨婉看了林凝片刻,这才淡淡笑了笑:“我不太喜欢我妹妹,我家里什么情况你应当也知道,林凝,你如果当我是你朋友,日后就不要和我妹妹有太多接触了。”
这就算是这件事过去了。
林凝打心底松了口气,紧忙点头应了:“当然,你如果之前和我说了,我保证在酒会上都不可能看迟晓晴一眼的,不过你家里还好吧……你父亲那边,没因为迟晓晴的话生气吧?”
看着林凝状若关心的模样,江墨婉只觉得打心底恶心。
她从来都没有和林凝在电话中说过这些,林凝将这件事告诉了迟晓晴,分明就是为了多一个拿捏她的把柄。
江墨婉甚至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再晚一点离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微微垂眸,这顿饭,两个人吃得都各怀心思。
然而一出门,江墨婉就微微怔住了。
沈叙白刚好从隔壁餐厅出来,餐厅老板似乎和沈叙白是旧识,将人送到了门口,沈叙白的目光却径自定格在不远处的江墨婉身上。
林凝尴尬地开口:“沈少,真巧。”
沈叙白看了林凝一眼,微微颔首,目光在江墨婉脸上顿了顿,到底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转身上车了。
江墨婉很难去形容那种感觉,她只能期待沈叙白真的像是严涣丽说得那样,很少在公沈出现。
即使只是刚刚那样简单的对视,江墨婉都觉得明显的力不从心。
她没办法在沈叙白面前保持平静,那是前世她爱之入骨的男人,也是前世伤她最深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沈叙白,她不会心死如灰地跳海。
可是今生她还是重生在了离他最近的地方。
江墨婉微微闭眼,心说一定要尽快将那个视频拿回来,不管用什么手段。
只要拿到视频,她就是自由的了。
林凝没看出江墨婉的心思,在旁低声笑道:“沈少这人也是的,白天还叫你墨婉叫得那么熟稔,刚刚就像是不认识你似的……”
江墨婉默然伸手,招呼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林凝目瞪口呆,咬着牙离开了。

第8章你刚刚是疯了吗
江墨婉一到家,就看到陆薇薇正在抹眼泪。
见她回来了,陆薇薇的脸色也不好看,不甘不愿地开口:“我也不知道我们家的大小姐每天都在做什么,饭锅里面东西都在呢,你如果愿意吃就去吃上一口,自己热。”
“我吃过了。”江墨婉淡淡道:“父亲呢?”
“你爸,你爸在楼上呢。”陆薇薇眼底掠过一丝怨怼:“不就是因为你昨晚一番话吗?你爸今天带着你妹妹出去找人家夏家赔不是去了。”
江墨婉一哂,大概知道事情的发展了。
然而一上楼,她就微微怔住了。
迟麓麟的确是在书房,而同样在书房的,还有一脸不甘的迟晓晴,还有……
江墨婉目光向不远处看去,就见一个女孩子正端坐在椅子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詹雨筠。
前世江墨婉就不明白,像是詹雨筠这样被当做大家闺秀养的女孩子,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跟着夏沐锋一路。
而现在,詹雨筠出现在自家,江墨婉顿时就明白了三分。
迟晓晴在舞会上撒了詹雨筠一身红酒,现在不仅是夏家不高兴,詹雨筠看来也没打算轻易地将这件事翻过去。
“伯父,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詹雨筠将手中的茶盏放下,慢条斯理地笑了笑:“只是迟晓晴这样的做法,让我也的确有点难堪。”
迟晓晴咬紧牙关,一句话都没说。
“我与沐锋毕竟是订了婚的,”詹雨筠平静道:“夏家伯父愿意为我出这口气,我很感激,可是我也的确明白,这件事不关迟先生您的事,说到底,是迟晓晴年纪尚轻,为人处世欠妥当了。”
迟晓晴的脸色更加苍白,低声道:“你自己抓不住你的男人……”
詹雨筠没说话,只是面色微微沉了下来。
迟麓麟就一巴掌打了过去:“闭嘴!你还有理了?”
“我有什么不对的?”迟晓晴低声问道:“我妈也是这样做的!”
“你……”迟麓麟就觉得自己简直是脸面全无。
詹雨筠微微笑了笑,看向门口的江墨婉:“迟小姐也回来了。”
江墨婉颔首应了。
詹雨筠这才道:“伯父,其实这件事的处理方式很简单,我和沐锋都是这个意思,过些日子就是我的生日,到时候江城大多人都会去,我希望迟晓晴可以在那儿给我陪个不是。”
迟麓麟沉默良久,手背都蹦出青筋,这才看向詹雨筠:“詹小姐,那那边的生意……”
“我自然会为伯父回护几分,伯父,我无意为难迟家,只是这件事既然走到这里,夏家伯父愿意为我出气,我也不能驳了人家的好意。”詹雨筠笑道。
“好。”迟麓麟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应了下来。
“不是,凭……”迟晓晴一句话没说完,就被迟麓麟一眼瞪了回去。
她捂着一巴掌下去还在发烧的脸,眼底泪水都在打转了。
“沐锋来接我了。”詹雨筠看了一眼手机,笑着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送詹小姐。”迟麓麟紧忙起身。
詹雨筠笑着推却:“不敢麻烦伯父。”
“有你这一声伯父就够了,你可别因为这件事和伯父生分了。”迟麓麟轻声道。
詹雨筠笑笑:“伯父这是哪里话?小孩子不懂事,也是应当的,更何况……迟晓晴从小也没在伯父身边长大,和迟小姐定然不同。”
迟晓晴跟在后面,只觉得目眦欲裂。
她这才恍然,詹雨筠从来都没有叫过她一声迟小姐。
在他们眼中,好像迟小姐就是用来称呼江墨婉的,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迟晓晴的眼睛微微红了,尤其是看到夏沐锋微笑着对詹雨筠嘘寒问暖的时候,她的情绪几乎崩溃了。
江墨婉看了迟晓晴一眼,淡淡道:“我记得前段时日,陆阿姨还说,夏少很是维护你,晓晴,你是个女孩子,有些事情还是要更多审时度势一些,不要只靠想象太过冲动,你知道你给父亲惹出多少……”
江墨婉话音未落,迟晓晴果然就忍不住了。
她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整个人近乎狼狈地扑倒在詹雨筠和夏沐锋面前。
迟晓晴脸上的妆容近乎哭花了,此时直接跌倒在夏沐锋面前,更是整个人都摔得七荤八素的。
詹雨筠下意识挽住了夏沐锋的胳膊,夏沐锋的脸色也难看至极:“你这是……”
“沐锋。”詹雨筠温和的声音将夏沐锋的动作打断了。
夏沐锋咬紧牙关,微微颔首。
詹雨筠就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对迟晓晴伸出手:“没事吧?”
迟晓晴几乎站不起来了,夏沐锋没动,他一点都没动。
只是这个认知就几乎压垮了她,她整个人都有点懵住了。
还没等迟晓晴反应过来,就见迟麓麟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毫不犹豫地将迟晓晴拉了起来:“你还想丢人现眼到什么地步!”
他忍着怒气,径自将迟晓晴拎了回去,神色难看至极。
迟麓麟从来没有觉得这样丢脸过,他将迟晓晴扔给陆薇薇,这才看向詹雨筠和夏沐锋,低声道:“夏少,詹小姐,刚刚的事情我很抱歉。”
“不敢当,迟晓晴……也只是太莽撞冲动了些。”詹雨筠含笑说着:“毕竟年纪小,都是情有可原。”
迟麓麟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勉强点了点头,看着詹雨筠和夏沐锋上了车扬长而去。
他这才转身,阴沉着脸看向迟晓晴:“你刚刚是他妈疯了吗?!”
“我刚刚……”迟晓晴也被这样的迟麓麟吓坏了,她咬住下唇,猛地想起了事情的缘由:“是姐姐!是姐姐说的话让我忽然就……”
“啪!你以为我没听到你姐姐说什么吗?你姐姐说错了吗?!”迟麓麟怒道。
迟晓晴的眼底泪水本就在打转了,此时终于忍不住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陆薇薇心疼地厉害,低声道:“老爷,晓晴也知错了,那她姐姐那时候说这话,那不是激我们晓晴吗?”

第9章他从来都没有耐心
迟晓晴拼命点头。
就是啊……
刚刚她本来也控制住自己了,根本就没打算冲上去。
可是江墨婉一番话,迟晓晴顿时就没忍住。
那种话都说出口了,江墨婉怎么可能不是故意的?
迟麓麟听着就更生气了,江墨婉的话他听得真真的,哪里有什么问题?
“我看你也是平时被娇惯地太厉害了,你以后也少替她说话!”迟麓麟怒不可遏地看向陆薇薇。
陆薇薇咬住下唇,迟晓晴抽抽噎噎地开口:“你问问姐姐,她敢说她这几天都去哪儿了吗?你问问姐姐,她敢让你和沈少联系吗?她昨晚就是去给沈叙白下药去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回来了,但是……但是这件事肯定是发生过!”
迟麓麟现在心底烦乱得很,闻言就转头看了江墨婉一眼:“墨婉。”
江墨婉笑笑:“我是还没来得及和父亲说,今天我面试成功了,现在在天宸地产做法务专员,说来也是巧合,天宸地产刚好是沈少的公沈。”
迟晓晴难以置信地看向江墨婉。
怎么可能?
她分明从林凝那里听说,听说江墨婉去给沈叙白下药了。
就沈叙白那阴晴不定的性子,难不成还真的就阴差阳错喜欢上江墨婉了?
她怎么就那么好命?!
迟晓晴的脸色难看的很:“不可能……沈少肯定还不知道你去应聘了,否则沈少怎么会答应下来?”
“你整日盯着你姐姐,还不如好好想想你的事!”迟麓麟觉得自己血压都要上来了,挥挥手道:“行了,你跟我来书房一趟。”
陆薇薇担忧地看着迟晓晴脸上的掌痕,担心出事,只好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下一秒,江墨婉的手机响了。
江墨婉看了一眼,微微蹙眉将电话接了起来:“沈少。”
迟晓晴的脸色顿时变了,她就像是疯了一样,从地上一跃而起,径自冲向江墨婉,毫不犹豫地将手机夺了过来……
“爸爸!是沈少的电话,您问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
迟麓麟看着那电话,微微蹙眉。
江墨婉脸色也相当难看:“这是公事。”
“公事你怕爸接?”迟晓晴咬牙。
她就要将江墨婉那张假面撕下来!
她倒是要看看,等到江墨婉给沈叙白下药的事情被公之于众,江墨婉还能不能笑得那么平静!
还迟小姐……
她凭什么安安稳稳做她的迟小姐?
迟麓麟冷着脸,将手机接了过来。
“沈少。”迟麓麟语气平静。
“迟先生?”沈叙白有点讶异。
“昨晚……多谢沈少的照顾了,小女给沈少添麻烦了。”迟麓麟迟疑片刻,还是含糊其辞地说着。
他太了解沈叙白的性子了。
沈叙白这人冷情冷性,是断然不会为任何人遮掩的。
更何况,倘若江墨婉真的做出了那种事,不知道沈叙白对江墨婉会厌恶成什么样子……
迟麓麟心底想着,手上也微微有点发颤。
这位沈家的长孙,始终让他有点摸不清脾气。
“哦?”那边的沈叙白轻笑一声,淡淡道:“我不太明白伯父的意思,那晚我与迟小姐相谈甚欢,后来我有公务,就提前离席了,还没来得及和迟小姐说句抱歉。”
迟麓麟面色微变,手微不可察地攥紧了:“沈少言重了。”
“迟先生,迟小姐现在是我的公沈法务,有些事情要和迟小姐说明,请问迟先生可以将电话交还回去了吗?”沈叙白的语气带着三分疏离。
迟麓麟紧忙点头应了,将手机忙不迭地递给了江墨婉。
江墨婉接过手机,冷着脸看了迟晓晴一眼,这才径自上了楼。
直到掩上门,她才觉得自己的心跳慢慢平复了:“沈少。”
“你在紧张。”沈叙白淡笑一声。
她很少听到沈叙白这样笑,甚至在自己面前,沈叙白鲜少笑出来。
江墨婉轻轻掐了自己一下,让纷飞的思绪收敛几分,这才低声道:“沈少找我有什么事?”
“先不说这些,”沈叙白淡淡道:“刚刚怎么回事?”
江墨婉有点犹豫,她不想和沈叙白说太多家事。
沈叙白又能如何呢?
前世也是如此,自己只要回家就没好事,可是沈叙白关心过一句吗?
更何况今生……自己本来就是想要远远逃离,更是要和沈叙白划清界限才对。
沈叙白心思多通透的一个人,见江墨婉没应声,也就明白了一二。
他的声线蓦地沉了下去,道:“江墨婉。”
江墨婉还是没开口,只是微微闭了闭眼。
她不知道沈叙白这是什么意思,如果要拿捏他,他刚刚大可将所有事情一概说出口,而不是像是现在这样,一边帮她遮掩,一边又强逼她说出真相。
若说沈叙白是在关心她,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的。
一个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转了性,怎么可能呢?
“没什么。”江墨婉平静道:“只是例行询问而已……”
“例行询问。”沈叙白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冷笑一声道:“江墨婉,如果我刚刚实话实说,你觉得会如何?”
江墨婉咬紧下唇。
他的声音还是与前世如出一辙,清冷而不近人情。
他也永远是如此,不会和自己好好说话。
那些温柔也好,关切也好,沈叙白从来都没给过自己。
想到这里,江墨婉的情绪也难得有点失控。
她咬住下唇,低声开口:“沈叙白,你其实没必要这样威胁我,你手中有那段视频,只要你想,随时可以将这些事情公之于众,我没有理由为了你微不足道的施舍而感激涕零。现在我只是你的员工,沈少,你没有权利也没有必要干涉一个员工的家庭生活,”江墨婉深深吸了口气,说出这些话让她心底的淤塞散了些许,她这才沉声道:“有什么公事,您直接说就是。”
那边久久的沉默,然后沈叙白直接了当地挂断了电话。
多好……
江墨婉面无表情地放下手,这才是她熟悉的那个沈叙白。
他从来没有耐心,至少对自己是如此。

第10章我大概不是沈少合适的那个人
第二天一出门,江墨婉就微微怔住了。
沈叙白就在门口,他长身而立,靠着车子的模样让江墨婉的眼眶差点直接湿润了。
太熟悉了。
前世有段时间,她刚刚怀孕,沈叙白也是这样车接车送。
那时候沈叙白说,他是为了孩子,可是最后那孩子还是没保住。
他们之间很多时候就像是宿命注定,宿命注定他们相知相识,也注定他们不可能在一起相守。
而现在,有那么一瞬间,江墨婉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肚子,总觉得好像时光重回。
沈叙白静静看过来,不顾旁边陆薇薇和迟晓晴惊诧的目光,道:“上车吧。”
“不是,为什么啊……”迟晓晴终于没忍住,看向江墨婉低声道。
陆薇薇用筷子敲了一下迟晓晴的手,道:“吃你的饭。”
江墨婉径自走了出去,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不自在:“为什么?”
沈叙白没说话,道:“你这么早就准备出门,迟家没有沈机送你?”
江墨婉没应声,迟家的沈机一直都是不送她的,她已经习惯了,只是没想到,今天沈叙白居然会来。
“沈少这么早过来,是有公务吗?”江墨婉又问了一遍。
沈叙白的眼底划过一丝不耐,直接拉开了车门。
江墨婉迟疑片刻,还是坐了进去。
她总觉得现在的沈叙白过于反常了。
发生了昨晚那样的事情,沈叙白没道理如此。
车子一路朝着南二环开过去,江墨婉微微怔了怔,顿时就明白了。
“今天是沈爷爷去看我外公的日子,是吗?”江墨婉看向沈叙白。
沈叙白淡淡应了。
“下次有这种事需要公出,希望沈少先和我说一声,我需要和王部长请假。”江墨婉平静道。
沈叙白略为诧异地看了江墨婉一眼,看了前面的秘书一眼,秘书立刻心领神会,很快回应道:“迟小姐放心,已经请好了。”
“我送你进了公沈,没有人会为难你。”沈叙白淡淡道。
江墨婉脸上划过一丝讽刺,低声道:“我并不需要这样的优待,更何况……”
更何况,他们之间本就是水火不容。
不知道王明达将事情想到了哪里去,但是江墨婉比任何人都明白,那不可能是真的。
很快,车子就在一座小院门前停下了。
江墨婉随着沈叙白进去时,就看到晏嘉行正笑着和沈景深说着话。
见江墨婉和沈叙白并肩进来,两人眼底都掠过一丝诧异,沈景深率先开口:“叙白,你这孩子也是,现在墨婉去你公沈做事,怎么也不和我们报备一声?”
“她是自己投递简历进来的,笔试面试表现都很出色,我也很意外,似乎墨婉从未打算和我联络。”沈叙白平静道。
晏嘉行将江墨婉拉过来,打量了一会儿方才笑道:“墨婉也长大了,你能帮上沈少的忙,外公真的很高兴,沈少,以后墨婉在你这里做事,你也千万别因为任何缘故护着,墨婉若是做得不好,就和其他人一样。”
“怎么会?”沈景深笑道:“昨天叙白还给我打电话,说墨婉第一天去,就在一个项目上帮了大忙。”
晏嘉行显然也是高兴,皱纹都舒展开来。
江墨婉心底五味杂陈,下意识看了沈叙白一眼。
沈叙白平静地和晏嘉行沈景深说着话,哪里还有平日的冷漠肃然?
她无论如何都不明白,沈叙白这是要做什么……
昨晚在电话里帮自己隐瞒,现在又在爷爷面前说自己的好话。
江墨婉微微垂眸,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多时,沈景深开口道:“墨婉,你来一下。”
沈叙白下意识想拦,沈景深就笑道:“瞧这孩子将人都护成什么样子了。”
沈叙白微微蹙眉,将手缩了回来。
江墨婉下意识回头看了沈叙白一眼,沈叙白的眼底带着淡淡的警告,江墨婉的心就像是被一盆冷水浇下来,顿时就清醒了。
她不该陷入其中的。
不管沈叙白是怎样的态度,前世的苦痛这么快怎么可能忘了?
沈景深看向江墨婉,眼底带着笑。
早年的习惯让沈景深脊背挺直,浑身上下都透着不可动摇的威严,他看向江墨婉的目光却是慈爱的:“墨婉,这么多年了,爷爷也没有和你说过什么,眼看着你和叙白都大了,爷爷只问你一句话……”
江墨婉的心跳蓦地加快了几分。
她记得。
这些事情她全部都记得。
她记得前世自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欣喜若狂,也记得后来沈叙白嘲弄的眼神。
同样记得的,是那生不如死的五年的婚姻。
她微微攥紧拳头,径自看向沈景深。
就听沈景深开口道:“你是爷爷看着长大的,晏嘉行的孩子,品行自然也是好的,爷爷信得过,”他顿了顿,道:“你从小就喜欢粘着你叙白哥哥玩,后来你们长大了,你或许也记不清那时候的事情了。叙白那孩子素来对人疏冷得很,你的话,爷爷信得过。爷爷相信你能和他一起好好走下去,他性格中尖锐的棱角不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好上很多,你很优秀,事业上也能帮上叙白的忙,爷爷放心得下。那么……墨婉,这儿只有我们两个,你也不用顾忌什么,你觉得叙白怎么样?”
江墨婉没说话,只是轻轻攥紧手指。
良久,她方才轻声开口:“爷爷,我很高兴您能这样对我推心置腹,沈少很优秀,为人处世也是极为妥当,尽管性格有时候疏冷了些,可是……将来遇到合适的那个人,大抵也就好多了,”江墨婉垂眸笑笑,道:“我想我大概不能算是沈少合适的那个人。”
沈景深沉默良久,这才轻叹了口气,他轻轻拍了拍江墨婉的肩膀,道:“很多人都想跨进我们沈家的门,可是爷爷也就是觉得,你是最适合的,因为你从来都没有像是那些人一样考虑那么多,你从前……”
沈景深没来由地想起曾经江墨婉看沈叙白的眼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眼底的光芒似乎就熄灭了。
她不喜欢沈叙白了,沈景深忽然意识到。
不远处,沈叙白静静站了一会儿,这才推开花廊的门:“爷爷,开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