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濛向衡

6
要说我选的都是和我要好的人,那纯纯是种污蔑!
首先,当社长最起码的要求是一碗水必须端平。否则她当能考上这所大学的高才生都是泥巴捏的个性,我不公平的话谁能服我?
其次,我也是要脸的,艺尚小镇就是我家企业,高管都是认识我的,输出一波关系和我要好但是无才无能的人,最后丢的还不是我自己的脸!?
所以不用我亲自出马,就有社员替我出头。
「你凭什么说学姐不公平?」
「没错,这个名单里的人都是公认的有能力的,而且大部分人都大四了,需要实习的机会。你一个大一的新生不懂规矩,瞎说什么?」
小跟班怂了,立马推了江依依出头。
她拉了拉江依依的衣袖,小声说:「依依,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凭什么都是学姐说了算。」
江依依之前接二连三地被我戳中痛点,心里早就拱了满满的火,借机找碴说:「小凡说的没错,艺术社没道理是你的一言堂,我提议重新选人。」
我眼皮都懒得抬:「艺束小镇不是江生集团旗下的吗?让谁去实习,还不是江大小姐一句话的事。」
江依依马上就意识到事情不妙,立即拒绝:「公司的事都是我爸爸做主的,我不会插手。」
「安排个把人实习而已,怎么能算是插手呢?」我凉凉地说:「还有谁想一起去实习的,去求一求江大小姐不就行了?」
小跟班看江依依的眼神亮了。
我心里偷笑,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没再理会黑着脸的江依依,我对需要去实习的社员说了些注意事项,又公布了本学期的活动、比赛等等,然后宣布散会。
会后,向衡约我吃饭。
女生的第六感告诉我,他对我有意思。
两次接触下来,我倒是不反感他。
正好我也饿了,于是我们一起去学校门口吃寿司。
我边吃边等他表白,可他东拉西扯的,就是说不出主题。
我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向衡脸都僵了,半晌后点点头:「我喜欢你两年了。」
我有点意外:「那你怎么从来没有对我表白过。」
向衡头一低,向来冷硬的人这会儿看着竟然有点落寞:「准备表白的时候,发现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哦……」我有点同情他。
不过我刚失恋,还不想这么快就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正想拒绝他,就看他突然抬起头,双目和我对视。
「你先别拒绝,听我把话说完。」他看着我说:「我比你大一岁,目前大四,读的是医学专业,我家里条件还可以,父母都是明事理的人,我对自己的感情有了解,对你绝对不是一时兴起,我喜欢了你两年,也有终身爱你的打算。」
「这……」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说实话,听他这么说,我心里其实挺感动的。
或许老话说的没错,失恋的人最需要温暖,这份温暖是他给的,我很感谢。
不过,抱歉我还是要拒绝。
「对……」不起。
我话还没说完,向衡脸色一紧,急忙打断我:「你不用这么快做决定,给我一个机会,我们先相处试试。可以吗?」
我突然觉得他还挺可爱的。
仔细想想,似乎他的每一次出现都能让我觉得挺愉快。
既然这样,那不如就相处试试。
「好吧。」我笑了:「那给你一次机会。」
7
宿舍里
前一秒,我还回忆着向衡高兴得像只二哈的脸。
下一秒,就接到了老爸的电话。
「相亲?」我不可置信:「你让我相亲?和谁?」
老爸小心翼翼:「是你张阿姨家的儿子。小时候你叫他石头哥哥的,你还记得不?你幼儿园的时候很喜欢跟他玩的。」
「不是,为什么突然要我相亲啊?」我完全无法理解:「我们家破产了?需要我商业联姻?」
说实话我只想得出这一个理由。
「哪里!」老爸解释说:「其实,你爷爷给你和小石头定过一门娃娃亲……」
我不干了,立马跳了起来。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玩什么娃娃亲,我不认!」
「不认不认当然不认!」老爸连忙附和我:「只不过,这次你张阿姨突然提出这件事,再说我们两家也算至交了,这我哪好意思拒绝?乖女儿,你放心,我的意思是,你就去见一面,事后我就说你没看上他儿子。」
……
挂了电话,我觉得脑袋突突的。
这个亲,不相也得相。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第二天,我画了个烟熏妆,顶着室友的爆炸头假发,穿着露脐上衣,打了个的士就到了约好的地点。
我故意迟了半小时才到,没想到男方比我更拽,他还没来。
又等了十多分钟,我远远就瞧见一个杀马特男孩迈着二亲不认的步伐朝我的位置移动?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杀马特戴着墨镜,走到我面前:「小月亮?」
我心里犹如一万头羊驼奔过:「小石头?」
杀马特不会刚好看上我的造型吧?
我话刚说完,杀马特一把拽掉墨镜和假发。
他他他……他要干什么?
我赶紧往后退了两步,生怕他突然发疯要打人。
没想到杀马特突然说话了:「江濛,是我!」
我定睛一看。
杀马特,是向衡!
坐在咖啡厅里,我终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向衡,也就是张阿姨的儿子,昨天向他妈妈透露,他正在追求喜欢的女孩子。
张阿姨一向很开明,十分赞同儿子追求真爱的行为。
但是她突然想到自家老爷子曾经和江家的老太爷——也就是我的爷爷,定过一门娃娃亲。
后来向家去了京城,而江家留在了江城,因为发展方向不同,所以两家的后辈交际不多。
虽然谁也没把这件事当真,可张阿姨觉得必须要给娃娃亲一个交代。
于是给儿子出了个主意:只要两人相亲一回,事后就说没看上,这事不就了结了吗?
正好得知我和向衡在同一个城市,于是就有了这一回的相亲。
我哭笑不得。
向衡却乐地眉飞色舞,他说,我们是千里姻缘一线牵。
就在这时,我手机上却突然来了个电话,是美术系的余露。
「喂,什么事?」我问。
电话里,余露的语速很快:「学姐,我们到了艺束小镇,小镇工作人员在清点名单的时候发现有几名同学和对方收到的实习名单不符,名单上动画系的方舟舟和设计系的罗悦文等好几个同学的名额都没了,换成了云凡、陈瞰这几个和江依依比较要好的大一新生。」
余露的意思很明显,实习名单被江依依动了手脚。
我突然想到,昨天我把实习名单放到部里老师办公桌上的时候,宋晗和江依依也都在场。
这事一定是他们干的!
所以,他们明知道老师的办公室有摄像头,还是明目张胆地更换了实习生名额?!
我想我大概猜到了江依依的心态,她以为实习名额是学校安排的,对接人也只认名单而已,而丢了名额的学生大概会认为小镇是因为「首富千金」的命令才更换名额,也不敢闹事。
她这是在赌。
可惜她注定会输。
挂了电话,我忍不住嘲笑他们的愚蠢。
他们这是主动找死啊。
8
我给艺束小镇的实习负责人打了一通电话。
两个小时后,江依依的小跟班等人,就灰溜溜地被赶了回来。
跟着一起来的,还有负责校企合作的张主管。
张主管带着像鹌鹑一样的几个学生,杀到了艺术系主任的办公室,把几个学生私自更换实习名额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和系主任说了一通。
云凡等人自然不会白白背下这个黑锅,立马把江依依给供了出来。
我到办公室的时候正听到云凡哭着解释:「张主管,真的不是我们换的实习名单,我们只是让江依依给我们一个实习的名额而已。」
云凡哽咽着补充了一句:「哦!江依依就是江生集团的大小姐,她爸是江有富。」
张主管是认得我的,为防他现在就戳穿江依依,我立即推门进去,用安抚的眼神示意他先别急。
我还想看看江依依到底怎么进我的大别墅呢。
张主管清了清嗓子:「我本人不认识江大小姐,不过不管是谁犯的错,希望学校都可以公正处理,不要徇私。」
系主任连忙点头,保证学校一定会严惩肇事者,然后恭恭敬敬把张主管送走。
调出系里办公室的监控视频后,一切很快真相大白。
竟然是学生会会长宋晗动的手脚!
第二天,学校通报宋晗记大过一次,撤销学生会会长职务。
至于江依依,她虽然因为没亲自动手脚,而好运地躲过了处罚,可是,关于她伪造首富女儿身份的流言,已经在满天飞了。
江依依臊地一整天都不敢出门,但是拒不承认自己的身份是伪造。
她强调,周末就可以带同学去大别墅玩。
到时候就能证明她的身份!
宋晗也出面把一切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身上,把江依依摘地一干二净。
于是,大家整齐划一地唾弃宋晗不要脸,为了讨好江依依,什么没原则的事都肯干。
宋晗顺风顺水惯了,别人的辱骂和白眼让他完全无法忍受。
他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寄希望于可以因此得到江依依的愧疚。
可惜,他的驸马梦很快就将破碎。
周末很快就到了。
对江依依持怀疑态度的同学,早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见首富家的大别墅。
江依依对这天也是格外重视,浩浩荡荡地领着几十个人到了紫荆山别墅的门口。
「这就是我爸爸给我买的别墅。」江依依指着偌大的别墅抿嘴一笑。
看到真有别墅,原本认定江依依造假的同学,心里也有点不确定了。
人群里叽叽喳喳羡慕开来。
「好大的别墅!」
「不愧是首富的手笔!」
……
宋晗也来了,一脸的与有荣焉,仿佛这别墅是他家的。
我约了向衡一起过来看热闹。
我一抬下巴指指江依依:「大门只录了我一个人的信息,我倒要看看,江依依怎么进去。」
向衡漠不关心地扫了眼江依依,把随身带着的水壶打开递到我面前:「喝点水。」
还真有点渴了,我咬住吸管咕咚咕咚喝起来。
一群人在外面观摩了好久,江依依终于走到门前准备开门。
我以为她要用指纹或者刷脸解锁大门,不由地够着脑袋去看。
没想到她却突然按下了门铃。
门铃?
别墅里有人???
我懵了,谁在别墅里?
过了一会,一个50岁上下的佣人打扮的阿姨从别墅里走了出来,把江依依迎了进去。
这下,连向衡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我赶紧给我老爸去了一个电话:「喂?爸,你给我别墅安排佣人了?」
我老爸很懵:「啊,没错。安排了个看房子的,50来岁,姓孙,王秘书看她女儿跟你是同个学校的,比较有缘分,就选了她。怎么了?」
女儿跟我是同一个学校的?!
我秒懂了。
原来江依依是给我看别墅的阿姨的女儿!
「我要把这阿姨辞了,另外,我要告她带人非法侵入民宅!」
9
保安和警察上门的时候,江依依的烧烤Party刚开了个头。
「蹲下,都不许动!有人举报你们非法入侵民宅。」几名警察亮出证件,十几个保安手持工具一字排开。
一群大学生哪见过这个阵仗,全都傻了眼。
直到有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交代了一遍,为首的警察才走到江依依的面前质问:「你说你是这座别墅的业主?」
江依依脸色惨白如纸,被当众揭穿身份的恐惧让她说不出话来。
她把求助的目光看向孙阿姨,期待她能说点什么。
「不用看了。」警察适时打断,冷着脸说:「我们已经和真正的业主打电话核实过,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还不老实交代,想让我带你去局子里慢慢说?」
警察的恐吓起了作用,孙阿姨一把扑在江依依身上:「我说我说,我是这里的佣人,依依是我的女儿,她说要带同学来这玩,我想别墅平时空着也是空着就同意了。都是我的错,跟依依没关系啊!」
「哄——」人群炸开了!
「江依依是江家佣人的女儿!?她竟然好意思说自己是江家的大小姐?」
「江依依牛,论不要脸我真的就服她!她敢玩这么大!」
……
在一句句的嘲讽里,江依依身体抖得像筛糠,然后直直地晕了。
宋晗的脸色青地好像见了鬼,死死盯着晕在地上的江依依,像是要把她看穿个洞来。
闹剧结束,除了几名学生被喊到警局做笔录之外,其余的人都回学校了。
江依依借着母亲在江家当佣人的机会,冒充江有富的女儿的消息,第一时间席卷校园,成为人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学校迅速给了她一个记大过的处分。
但是等待江依依的,还不只是一个大过这么简单。
老爸在给我买别墅后,顺便让王秘书在别墅里准备好了一应的生活用品、服装首饰。
当然,这些都是名牌。
江依依身上穿的用的、伪装自己是白富美的资本,都是她偷用或者偷卖别墅里的东西得来的。
我让王秘书核算好损失后,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江依依即将面临几十万的补偿,拿不出钱,就有可能坐牢。
另一边,许久没见的宋晗,托关系找人带给我一段视频。
他想约我见面。
视频里,宋晗憔悴不堪,右手举了把水果刀,抵在左手腕,他深情地对我说:「濛濛,我自始至终爱的只有你,我只想再见你一面,如果你不肯答应,我就把这一刀划下去!我在贵宾酒店的302房间等你。」
宋晗的行为让我不齿。
如果他约我见面的地方不是在酒店,我原本已经打算让事情就这么过了的。
毕竟宋晗已经声名狼藉,我没必要再对付他。
可他明显还在侮辱我的智商!
用自杀来威胁我去酒店,如果我去了,他接下来打算对我做什么?
跟我玩心机?
那我就陪他玩。
我转头就把酒店名字和房间号发给了江依依。
江依依一直以为宋晗是个富二代,我相信被债务缠身的她,一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10
自从我设计让江依依和宋晗酒店见面后,又过了半个月。
王秘书说,江依依已经把欠下的欠款全都补齐了。
我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江依依还债的钱,肯定是来自于宋晗的。
宋晗不清楚我送他的东西有多值钱,江依依倒是清楚得很。
不过,即便是她拿了宋晗身上的东西,不管是骗的,还是偷的,那都与我无关。
这段时间,我和向衡正奉旨谈恋爱呢!
对于这段感情,两家的长辈都非常看好,我本人也在一天天的相处中越来越沉浸其中。
我们经济实力相当,相处的时候轻松又自在,完全不用像对待宋晗一样小心翼翼顾忌他的感受。
我们三观和爱好相似,在一起的时候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就算彼此安静沉默,也不会觉得冷场。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江依依是老天爷派来帮我的,她一出现就用照妖镜照出了宋晗的真面目,还让我捡到了向衡这个大宝贝,这么说来,江依依简直是我的恩人呐。
我不再关注宋晗和江依依,只专心过好自己每一天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学校又传开一个大新闻!
宋晗杀人未遂,被羁押了!
下午五点的时候,我和向衡正在吃晚饭,学校里传来了警笛声和救护车的声音,声音往湖边去了。
等我们吃完了,才从同学口中得知,宋晗企图淹死江依依,被恰好路过湖边的同学看见,于是报警了。
江依依被救护车拉走,宋晗被羁押。
又过了几天,我从同学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完整始末。
那天,江依依到了酒店房间,敲开门后见到了宋晗。
她原本是想求宋晗帮她还债的。
宋晗当然不肯。
于是她直接迷晕了宋晗,偷走了宋晗的手表,还私自拍下了不少不雅照,打算以此来威胁宋晗。
江依依变卖了手表之后,还清了债务,但很快,她身上又没钱了。
她不肯回学校,怕被同学耻笑,可她妈逼着她面对事实,把她从家里赶了出来,她没地方可去,又没钱住宾馆。
于是,只能用不雅照威胁宋晗给她送钱。
宋晗家境不好,当然没钱给江依依挥霍。
可江依依不信,以为宋晗是因为记仇才不肯给自己钱。
她质问宋晗,明明他身上的一块表就价值几十万,为什么偏偏不肯借几万块钱给自己应急?
宋晗压根不知道手表的事,一再追问江依依,才知道被江依依拿走的那块手表价值几十个W。
他当即逼着江依依归还手表,还说手表是我送他的生日礼物。
江依依当然不相信,以为这是宋晗找的借口,于是真的在校园网上发了一张在脸上打了码的不雅照来吓唬宋晗。
她没想到这一行为会让原本就精神紧绷的宋晗彻底崩溃。
宋晗在湖边找到江依依后,二话没说直接就把她按到了水里,足足按了有几分钟,直到江依依彻底不再动弹才放手。
要不是路边的同学看到了湖边的情景,拉开宋晗给江依依做了急救的话,宋晗就真的成了杀人凶手了。
这件事一出,轰动太大,情节太过恶劣。
宋晗和江依依两人直接被学校下了开除处分。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见过江依依。
倒是宋晗,因为被判刑了,我去牢里见过他一面。
宋晗见到我的时候,后悔不迭,泪流满面。
他说,他对不起我,他之前约我去宾馆,其实打算跟我发生点关系,最好拍下视频,这样一来即便我不原谅他,他也可以以此威胁我继续和他在一起。
他还说,他知道错了,老天爷一定是为了惩罚他,才让他被江依依迷晕!
宋晗问我:「江依依说,你送给我的表价值几十万,是真的吗?」
我点点头说是真的,
「除了那块表之外,情人节送你的腰带、新年送你的胸针都不便宜,等你出狱了,可以卖了换点钱。」
宋晗崩溃了。
他涕泗横流,大声诅咒江依依,又不停地甩自己耳光,直到狱警把他拉走。
我看着完全没了精气神、仿佛老了十岁的宋晗,终究没有把我就是江有富女儿的事告诉他。
回去的路上,我有些感叹。
「原来前途光明的高才生和铁窗里的囚徒,只有一墙之隔而已啊。」我惋惜地摇了摇头。
向衡紧了紧握着我的手,对我说:「所以说,人可以贪心,但不能贪婪。如果不能控制欲望,那就只能被欲望摧毁。还好,我这辈子只贪心你一个。」
我心里一暖,拉过他的手,在他掌心落下一吻。
「嗯,就这么说定了,一辈子只贪心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