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昕傅言霆

第001章 黑入臭渣爹电脑下挑衅血书
“臭渣爹,五年了,你欠妈咪和本宝宝的债,我们一笔一笔慢慢算!”
帝都最繁华的商业界中心地带,站着一个穿着可达鸭衣服、戴着儿童墨镜的小奶娃。
小家伙手里还拿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男人西装革履、矜贵冷漠,正是帝都的商业霸主傅言霆。
也是,他的爹地!
苏昱瑾仰着小脑袋,看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傅氏集团大厦,灵眸里滚动着认真和报复。
他迈着小短腿走进了傅氏集团,从书包里拿出折叠凳打开后踩了上去。
借着小凳子的高度,小昱瑾的小脑袋才从高高的前台上冒了出来。
前台小姐注意到小家伙突然冒出的小脑袋,好奇的问:“小朋友,你是走丢了吗?需要姐姐替你报警找妈妈吗?”
小昱瑾摇摇头,奶声奶气的开口:“漂亮小姐姐,我找你们的boss傅言霆。”
前台小姐愣了下,而后笑着拒绝:“小朋友,我们总裁很忙的哦。想要见我们总裁,最起码得提前一个月预约。”
小昱瑾撇了撇小嘴,直言道:“本宝宝见自家老渣爹,也需要预约吗?”
前台小姐被他的话逗笑,“小朋友,这玩笑可不兴开哦。”
她根本没相信小昱瑾的话。
全帝都都知道,商业帝国的主宰者傅言霆,年仅23岁成为全球首富。一个令全球都畏惧的存在!而他,也的确有一个儿子,也是帝都的小太爷子,但从来没有出现在公共场合,被保护的很好。。
而且那小太子爷患有自闭症,如今都五岁了,还不会开口说话。
所以眼前活泼开朗的小宝宝绝不可能是傅言霆的儿子。
“傅渣爹,就是我的爹地!”苏昱瑾再次重复了一遍。
一次偶然,他在黑客网交易时看到了傅言霆的照片。竟发现自己和帝都霸主傅言霆长得一模一样。
经过调查,他发现傅言霆于六年前和妈咪出入过同一家酒店!不用想,傅言霆这渣男就是他的爹地!
听到苏昱瑾敢如此直言的喊自家boss是渣爹,前台小姐有些怀疑了。
整个帝都,没人敢对总裁如此不敬。
难不成……
她看着小昱瑾,试探的问:“小朋友,难道你是总裁的……私生子?”
小昱瑾生气了,脑海里想起了之前妈咪和他说的话。
“小瑾,你爸爸是大坏蛋。他恨透了咱娘俩,还说以后要是见着,会亲手掐死我们。所以,以后要是看到你爸爸,记得要躲的远远的。”
小家伙冷着脸,打算给臭渣爹一点教训!
“漂亮小姐姐,我和你开玩笑呢!对了,我可以借用一下这里的卫生间吗?”他撒娇的看着前台小姐。
前台小姐哪能抵抗的住小萌宝的撒娇,立马指向不远处的卫生间说:“卫生间在那。”
“谢谢漂亮小姐姐。”苏昱瑾乖乖道谢,然后从小凳子上跳下,又乖乖将小凳子折叠起来收回了自己的书包里。
而后又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的去了卫生间。
前台小姐看着小萌宝的背影,感慨万分:“真可爱!”
苏昱瑾一进入卫生间便将门反锁上。
他从可达鸭书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而后盘腿坐在马桶盖上,小小的双手灵活敲击在键盘上,打出一个又一个神秘代码。
他借助傅氏集团的网络,黑入了傅氏集团,转移了六个亿进了自己账户。
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小家伙又转手黑入了傅言霆的电脑,在里面给他留下了一个特别的“惊喜”!
做完这些,小昱瑾合上了手中的电脑。
此时的小家伙全然没了之前的奶萌单纯,那张稚嫩的脸上只留下无尽的狡黠。
“臭渣爹,既然我见不着你,那你就亲自来见本宝宝吧!”
妈咪回帝都是忙工作,他回帝都是忙收拾渣爹为妈咪出气!
就在此时,苏昱瑾口袋里的电话响起。
上面显示的备注是:世界无敌最可爱最漂亮的妈咪!
小家伙接起电话,瞬间又切换回了奶萌可爱的模样:“妈咪~”
“小瑾,你去哪了?”
“妈咪,我在楼下给你买你最爱喝的芋泥啵啵奶茶呢!马上就回来了喔。”
挂了电话,小昱瑾离开了公司径直去了奶茶店。
等小家伙买完奶茶回到心理医院的会议室时,苏昕已经开完了会。
“苏医生,您可是心理医学界的顶级代表,是第一心理医学家!您可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啊!”其他的心理学教授们全部凝重的看着苏昕,握住了她的手。
凭傅言霆的实力能请来第一心理医生他们并不意外,但意外的是,向来不轻易为豪门出山苏昕医生竟会愿意替傅家小太子爷医治!
他们有些不好意思的将一份病例表交给了女人:“这里面全部都是我们为小太子爷治疗失败的过程。”
苏昕翻看着病例表,里面记录了所有关于这个五岁小病人的治疗记录。
小病人叫傅允修,但却没有照片。
“没有照片?”她问。
教授们摇头:“这位小少爷身份尊贵,所以他所有的治疗对外都是保密状态。本来今天傅总是要亲自来见您一面的,结果因为公司临时出了点事,来不了。”
简单交代了几句后,教授们才纷纷离开。
听着大叔叔们的话,苏昱瑾看了眼手腕上儿童手表的时间。
小家伙嘀咕:“这个时候,臭渣爹估摸着已经看到了本宝宝准备的杰作了。”
想到臭渣爹在另一头已经炸了,他嘴角的笑容满是藏不住的得意。
“妈咪,这次打算在帝都待多久?”小昱瑾把吸管插进奶茶杯里,然后将奶茶递给了苏昕。
“可能一个月,也可能半年。”苏昕接过奶茶,揉了揉自家乖巧儿子的脑袋,眼里却满是藏不住的担忧和心疼。
她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小瑾的病……
小昱瑾自言自语的嘀咕着,“这么久呐……那足够我把傅家整的鸡飞狗跳了!”
他并不打算让妈咪和臭渣爹相认和好,毕竟臭渣爹那样的渣男配不上他妈咪!
“昕昕,离家五年了,你要不要回去看看你的父母?没准他们的血型能和小瑾的匹配上。”身后的女人叫阿莲,是苏昕的助理。
一听这话,苏昕不留痕迹的拉着阿莲走远了一点,这些话,她不想让苏昱瑾听见。
拐了个弯后,她摇着头,讽刺道:“那里从来就不是我的家,在他们心里,只有苏芊芊是他们的女儿。”
阿莲安慰道:“苏芊芊说到底只是个养女,你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若不是当年你三岁时走丢了,也不会发生现在这些事。”
苏昕冷笑:“亲生女儿?我被苏家找回的第一件事,就是穿上芭蕾舞裙替苏芊芊跳舞,成为她的影子,助她功成名就,成为天鹅女神。”
“我被苏芊芊设计失身怀孕后,他们非但没有选择相信我,反而将我囚禁在苏家。我在医院难产差点死掉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来医院看过我一眼!”
“因为他们,我连最疼我的阿爸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亲生女儿?我看,苏芊芊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阿爸,是她的养父。
苏昕捏着拳,将恨意压在眼底。
她永远都忘不了,她母亲言之凿凿说苏芊芊生性善良绝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甚至还说她自己不自爱,别想诬陷苏芊芊的话。
她自然会回苏家,但不是现在!
苏昕回忆起了五年前那个夜晚……
她刚生完孩子从昏厥中醒来,差点被人杀掉!
“是谁让你来杀我和孩子的!”
“是孩子的父亲!他是你得罪不起的人!他要让我杀了你们!”
能在医院买凶杀人,说明那孩子的父亲权势肯定不一般!
若是继续留在帝都,只怕是她和孩子都会遇到危险!
所以,她带着孩子狼狈逃出了帝都,一走就是五年。
直到五年后的今天,她因为小瑾的病需要配型,只能回到了帝都。
苏昕以为这些都瞒住了苏昱瑾,可不曾想,转角的另一边,小男孩把一切都听了个仔细。
小家伙嘀咕着,“苏家么?欺负妈咪的,本宝宝一个也不会放过!”
*
此时的傅氏集团乱成一团。
助理欧文快步走进总裁办公室,“傅爷不好了,有黑客入侵傅氏集团,黑掉了公司六个亿!”
与震惊不安的欧文相比,桌前西装革履的冷贵男人显得过于平静,六个亿而已。
傅言霆黑眸深沉,俊美的五官自带一股杀人于无形的冷冽气场。
“查。”
欧文为难开口:“傅爷,我们查了。查到那黑客入侵时的IP地址……就在傅氏集团!”
他从没见过这么胆大不怕死的黑客!黑谁不好,竟敢黑帝都傅爷!而且还敢公然在傅氏集团作案!
这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就在这时,傅言霆面前的电脑响起了叮咚叮咚的声音。
只见一封带有鲜血的挑衅血书从傅言霆的电脑上强制弹窗打开!
上面还清晰的写着一行血字:傅渣男,来啊!掐死我啊!!

第002章 顶级黑客是五岁小奶娃?
欧文看到挑衅的血书瞪大了双眼,“傅爷,这黑客未免也太猖狂了!”
傅言霆神色淡然,“他是冲我来的。”
能黑入傅氏集团、黑入他的电脑。这黑客绝不一般。
只是,他什么时候和这样的顶级黑客产生了过节?
傅言霆的双手落在键盘上,轻松将挑衅血书的病毒破解,留下了一个地址飘在电脑屏幕上。
“傅爷,这是什么?”欧文看不明白了。
傅言霆抱着双臂,冷漠的看着电脑回应:“他在引我见面。”
欧文第一次见到这么不怕死的人,“傅爷,我现在立马安排人去蹲点,一定将这作死的黑客抓着送到你面前来!”
“不用。”傅言霆倏然从座椅上起身,“我要亲自会会他。”
*
南岸咖啡厅被清场,只剩下傅言霆一人气场强大的坐在厅中央。
欧文:“傅爷,我们的人已经埋伏在咖啡厅附近了。只要那作死黑客一现身,他绝对逃不出我们的天罗地网……”
话还没说完,突然,咖啡厅的门被人推开。
欧文见状,立即拿出手中对讲机,准备吩咐埋伏的保镖行动:“准备行……”
他嘴里那个动字还没说出口,结果就看见一个穿着可爱可达鸭童装的小萌宝径直走了过来,坐在了傅言霆的面前。
“小朋友,这里不是你能来玩的地方……”欧文还想劝小家伙离开。
结果戴着圆滚滚Q版狐狸面具的苏昱瑾主动对傅言霆开口道:“我们终于见面了。”
他并不想认傅言霆这个渣爹,更觉得晦气。
所以在他报复渣爹这段时间之前,他不想暴露身份,更不想让傅言霆知道他就是他的儿子。
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合不上嘴。
欧文颤颤巍巍看向面前只有他大腿高的五岁小奶娃。
谁能想到,这个小不点竟然就是黑了傅氏集团六个亿还挑衅了帝都霸主傅爷的……大胆黑客?!
这和他想象中凶神恶煞、留有大胡渣子的黑客完全不一样啊!
得!他召集了上百号专业保镖将咖啡厅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就为了抓这么一个五岁的小奶娃??
“归还六个亿,再让真正的黑客出来见我。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傅言霆淡然的喝着咖啡。
他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五岁小萌宝会是黑入傅氏集团的顶级黑客。
“本宝宝就是你要找的人。”苏昱瑾从容的打了个哈欠,“想让本宝宝还那六个亿?好说,但在这之前,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傅言霆并不想和一个小屁孩浪费时间。
他起身准备离开之际,突然,他的身后却乍然响起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
“你还记不记得六年前的那个晚上,你做了什么?”
这话一出,傅言霆离开的脚步顿时僵在了原地。
六年前那个晚上,他遇到了一个被下药送来他房间的女人。
他有严重的精神洁癖,极为排斥女人。
可奇怪的是,他并不排斥那晚的女人。那个女人仿佛有种奇怪的魔力,不仅不让他排斥,还似乎能治疗他的恶疾。
之后,他通过女人遗落的天鹅面具找到了苏芊芊,去了苏家提亲。
傅言霆收起思绪,看向苏昱瑾的眼里多了一抹警惕:“你到底是谁?”
这件事情不可能有人知道,更何况还是一个孩子。
小昱瑾架着二郎腿,傲娇冷酷的哼了声:“你没资格知道。但是,你欠我和妈咪一个道歉!”
臭渣爹只知道播种不负责就算了,事后还买凶杀害他和妈咪,他必须让臭渣爹反思自己的罪行并道歉!
“道歉?”傅言霆紧锁眉头,冷眸中满是不解。
就在这时,咖啡厅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只见苏昕穿着一身黑色长裙,披着一件米色风衣外套急匆匆赶了过来。
“小瑾,你没事吧?”她担忧的将小昱瑾抱进怀里,紧张到声音都在哆嗦,“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有没有出血?”
就在二十分钟前,她突然收到一条小昱瑾发来的短信,说有急事,让她赶紧来咖啡厅一趟。
她还以为自家儿子遭遇了什么危险,这才火急火燎赶来。结果看到的是自家儿子在和商业帝主傅言霆对峙!
“妈咪,我没事!”小昱瑾疑惑妈咪的反应,可还是拉着她的手安抚,“妈咪想看这个渣男怎么道歉?跪着道歉?还是磕头道歉?”
苏昕顺着小家伙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傅言霆。
“小瑾,你在说什么啊?”
傅言霆看到出现的苏昕,显然也愣了一下。
他轻启薄唇,刚想问苏昕是不是那名隐藏的顶级黑客,结果下一秒,接完电话的欧文神色匆匆走了出来。
他停在傅言霆身侧,道:“不好了傅爷,小少爷不愿接受心理治疗,在去往心理医院的路上跑了!现在人失踪不见了!”
傅言霆得知儿子失踪,神色瞬间变得凌冷恐怖。
“找!允修若出事,你们也不用活了!”
“是!”欧文打了个冷颤,立即安排人手搜查全帝都。
世人都说傅爷无心无情,是个冷漠到骨子里的人。可同时他们也都知道,傅家小太子爷,是傅爷的命!
听到允修两字,苏昕明白自己这次要医治的小病人正是傅言霆之子:傅允修。
“小瑾,妈妈要去帮叔叔找人,你就乖乖留在咖啡厅,哪里也不要去,明白吗?”苏昕蹲在儿子面前细心交代。
小昱瑾撇了撇嘴,心里正不爽着。
这个臭渣爹,除了他之外,居然还有个儿子!
果然是渣男中的推土机!
苏昱瑾张了张嘴,正想回话时,突然,他像是看见了什么。
小家伙歪着脑袋,视线停留在了外面的垃圾桶处。
垃圾桶后面躲着一个鬼鬼祟祟的小男孩!
那小男孩穿着昂贵的定制小西服,此时正拧着眉看向咖啡厅里面。
看到小男孩的脸,苏昱瑾有些自我怀疑。
他揉了揉双眼,再次看去时,垃圾桶后的小男孩也仿佛有感应般的朝他看来。
霎那间,两个小奶娃的视线汇聚在了一起。
苏昱瑾顿时露出了惊讶的小表情。
他们居然……长得一模一样?!
苏昱瑾赶忙拉了拉苏昕的手,着急的问:“妈咪,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弟弟?”
“弟弟?”苏昕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妈妈只有你一个宝贝儿子啊。”
苏昱瑾撇着小嘴,指着咖啡厅外的垃圾桶说:“可我刚刚明明就看到了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宝宝啊!!”

第003章 两个萌宝相认
等苏昱瑾再次看过去时,小男孩已然不见了踪影。
“不可能。”苏昕毫不犹豫的摇头。
五年前,她难产昏厥了过去。再次醒来是因为听到了婴儿的哭声,她看到一个女医生竟在掐着她儿子的脖子想杀了她的儿子!
那时,她确认过,产房内只有小瑾一个宝宝。
“一个么?”苏昱瑾眯起鬼马精灵的双眼,不知在想什么。
“妈咪,我去上个洗手间。”小家伙突然挣脱开了苏昕的手,一溜烟跑出了咖啡厅。
“小瑾,慢点跑。”苏昕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然后在附近搜找傅允修的下落。
就在这时,她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傅言霆。
他收到消息,允修可能在咖啡厅附近!
阿莲看到了傅言霆,小声提醒:“昕昕,傅言霆可是帝都的天,帝都的王!如果傅言霆愿意帮助你,那么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很简单。”
苏昕垂下眼眸,沉思了一会。
她之所以会答应医治傅允修,除了心疼那个和小瑾同岁的可怜孩子,也有自己的私心。
她若是救了他的儿子,那他是不是也会救她的儿子?
她离开的这五年里,发生了很多事。
苏芊芊参加全国芭蕾舞比赛,却连季军都没拿下。之后便选择为了家庭和孩子暂时隐退。五年不再出现在芭蕾舞界,更没有再跳过一场芭蕾舞。
而她五年前逃出帝都后为了养活孩子一边跳芭蕾舞,一边进修学习心理学。
最终她成为第一心理学家,还被宋兰发掘培养,成为了芭蕾舞女王唯一的徒弟。
经过五年时间,她不再是以前那个没有名气、只能替人跳舞的“影子”了。她成为了芭蕾舞界新秀,被誉为新任芭蕾舞女王!
只不过她一直戴着面具跳舞,没人知道她是芭蕾舞女王,只知道她是第一心理医学家苏昕。
“我在赌,但他未必会救小瑾。”苏昕有所顾忌,听说傅言霆这个人冷漠无情到了极致,连亲生母亲都能不顾!
阿莲宽慰道:“听说傅家小太爷子喜欢芭蕾舞,傅总专门培养了一支芭蕾舞团,好像傅总不像传闻中的那般绝情。”
“一次偶然间,傅家小太子爷在电视上看到了你的跳舞表演,哭着闹决食要看你跳舞。那个小家伙可以算是你众多粉丝中最小的铁粉了。”
苏昕愣了愣,“所以一个月前,傅言霆发出邀请函,开出十个亿天价请我回傅家跳舞,只是为了满足他儿子的心愿吗?”
阿莲点头:“嗯。全帝都都说傅言霆不懂情不懂爱,生性寡凉冷漠,但依我看,他是一个不错的父亲。”
苏昕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她是一个母亲,也有儿子,她能理解傅言霆。
向来对男人寡淡冷漠的苏昕,难得主动和傅言霆搭话:“患有自闭症的人往往比普通人更加警惕,出于缺乏安全感,他会找一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躲了起来。放心吧,不会有危险的。”
听完苏昕的话,傅言霆不安的心才稍稍被安抚了几分。
他立即让人在附近隐蔽处搜查。
“谢了,苏医生。”他对苏昕并不陌生,第一心理医学家,仅花五年就成为了医学界的顶级存在。
苏昕淡然颔首,“傅允修是我的病人,我会竭尽全力医治好他的自闭症。”
傅言霆冷峻的眸子里透着几分惊讶。
传闻第一心理医学家性情寡淡,极难相处。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他抬手间,欧文已然将十个亿支票递到了苏昕面前。
“如果苏医生能医治好我儿子的病,那这十个亿只是定金。”
“傅先生,我之所以会选择回国医治傅允修。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我儿子和你儿子一般大。”苏昕将支票推回,冷艳的美眸里满是正义的医者心。
傅言霆有些诧异,或许有人能抵抗金钱的诱惑,但十个亿的诱惑,想必没人会拒绝。
这女人……倒是很不一样。
最不一样的是,她似乎和别的女人不同。
她和他之间始终保持着一种距离感,她似乎不想靠近他,也不想和他有过多的接触。
特别是在和他视线交汇后,她直接移开了目光把头扭开。
此时的苏昕确实是不想靠近他,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眼前的傅言霆陌生又熟悉。
特别是他那棱角分明的轮廓和充满侵略性的薄唇,总能让她联想到六年前那个被狠狠“欺负”的晚上。
还有男人掐着她脖子说的那句“敢爬我床,找死么?”的话。
……
此时咖啡厅外的公共卫生间里。
苏昱瑾跟踪着一抹小身影进了男卫生间,可他走进洗手间时,那抹身影却不见了。
“奇怪,人呢?”他抓了抓脑袋,疑惑的嘀咕出声。
突然,一个被揉成团的小纸团飞了过来,砸在了苏昱瑾的后脑勺上。
苏昱瑾回头,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举着白板的小身板。
那白板上写着三个字:你是谁?
等到白板缓缓落下,苏昱瑾再次看见了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
他一步跨到小男孩面前,先是捏了捏对方的小脸蛋,又接着搓了搓。
最后惊叹出声,“真的是一模一样呢!妈咪果然在骗我,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
小男孩被他这副举动吓得浑身发抖,连滚带爬往后躲去,蹲着躲在了垃圾桶后面。
小昱瑾无语,这小东西似乎很喜欢垃圾桶啊!
两人就像是社牛碰上了社恐。
“弟弟,你叫什么名字?”苏昱瑾蹲在垃圾桶面前,摘掉脸上的小胖狐狸面具,指着自己的脸,“别怕,你看咱俩一模一样的!”
小男孩看了眼对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眼睛瞬间震惊的圆溜溜了一些,最终拿起白板,在上面写下了几个漂亮的正楷字:傅允修。
“你好,我叫苏昱瑾。”苏昱瑾朝他伸出小手,露出一抹开朗元气的笑容。
望着眼前稚嫩雪白的小手,傅允修憋红了脸,最终以笔代手,和苏昱瑾完成了握手。
“走,我带你去见咱们妈咪。”苏昱瑾反手拉住了傅允修的手。
小家伙嘴里嘀咕着,“妈咪真是个小糊涂蛋,生了两个宝宝都不知道!”
听到他的话,傅允修突然甩开了他的手,急忙在白板上写下几个字。
苏昱瑾看去,这才发现白板上的那一行字:我有母亲,我的母亲叫苏芊芊!
“什么苏芊芊?你的妈咪叫苏昕。”苏昱瑾摇头,纠正道。
傅允修急的再次在白板上写字:我的母亲叫苏芊芊,我的父亲叫傅言霆!你得跟我回去见父母!
看着着急的像小刺猬的傅允修,苏昱瑾主动拍着他的后背安慰:“别急,我们慢慢理一下。”
“现在的情况是,咱们有两个妈咪,一个爹地。那这样算的话,爹地是真爹地没跑了。”苏昱瑾突然竖起手指,“既然如此,那咱们两个的妈咪中,肯定有一个是假的!”
傅允修立即亮起白板:我的母亲一定是真的!你的母亲是假的!
看着又炸毛的小家伙,苏昱瑾有些无奈:“小孩子才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争辩。既然分不清真假,那我们就找出真相,揪出那个冒牌货,怎么样?”
傅允修犹豫了会,再次举起手里白板:我们该怎么做?
苏昱瑾缓缓将目光转移到了傅允修那张脸上,忽然开口:“我们长得一模一样,爹地和妈咪肯定分辨不出来。”
“不如,我们互换身份吧!”

第004章 傅爷对苏芊芊起了疑心
傅允修:互换身份?
苏昱瑾点着小脑袋,“就是从现在起,你是苏昱瑾,我是傅允修。”
他主动朝傅允修伸出手,小模样看着可爱又热血:“让我们一起来找出真妈咪和冒牌货吧!”
看着眼前的小手,傅允修有些愣神。
眼前的小男孩明明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可却和他是完全不同的人。
阳光开朗的苏昱瑾,一直都是他所希望成为的存在。
可……
傅允修突然摇头,在白板上写下一行字:我不会和你互换身份的!我拥有幸福的家庭,我相信我的母亲!
一旦他决定和苏昱瑾互换身份,那就意味着他对自己的母亲起了疑心。
母亲为了照顾他,甚至放弃了自己的芭蕾舞事业,他怎么能怀疑母亲?
傅允修转身跑开。
在跑到门口时,却被苏昱瑾叫住,“傅允修,有没有说过你很像一种动物?”
傅允修停下脚步,歪着小脑袋看他,一脸疑惑。
“小刺猬。”苏昱瑾开口。
总是动不动就炸毛,也总是对身边人保持戒备状态。傅允修就是这样的状态。
傅允修没有回应,只是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这句话,他并不陌生。
父亲也曾对他说过一样的话。
跑出去的傅允修正好撞见了出来找他的傅言霆。
小小的男孩仰着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男人的面容还是一贯的冷峻,可是这急匆匆的脚步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焦急。
两人对视了很久。
最后,傅言霆无声的将他抱进了车里,并让欧文告知苏昕孩子已经找到。
得知傅允修被找到,苏昕也松了口气,带着后面跑出来的小昱瑾和阿莲回了酒店。
洗漱过后的苏昕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些生活用品。
“小瑾,我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和新衣服,你看看喜不喜欢,合不合身。”
苏昱瑾不知在想什么,开口:“妈咪,这些生活用品和新衣服可以多准备一份吗?”
苏昕:“多准备一份?”
苏昱瑾笑着点头,“会用的到的。”
虽然小刺猬傅允修有些难搞,但一个星期时间足够了。
他会认回弟弟,然后让弟弟和他和妈咪一起离开帝都!离开那个臭渣爹!
至于傅允修,他一定会同意互换身份!
“对了妈咪,明天你要去傅家吗?”小家伙笑嘻嘻的问。
苏昕误以为小家伙不想去傅家,主动拉着他的手说:“对呀。妈妈要去傅家给一个和你一样大的小朋友治病。小瑾要是不想去的话,我让阿莲姐姐带你去游乐园玩好不好?”
苏昱瑾眼睛都亮了起来,“不,妈咪,傅家,我要去!”
那可是他臭渣爹的家,等同于他自己的家!他当然得去看看了!
*
笠日,苏昕简单的收拾了会后坐上了傅家的车。
车停稳后,苏昱瑾拿出准备好的小胖狐狸面具戴上,遮住了脸。
在还没弄清楚缘由之前,他还不能先暴露自己的身份。
苏昕没多想,只当是孩子贪玩。
尽管她和阿莲都知道傅家权势滔天,是商业帝国的王。
可在看到奢华大气到犹如宫殿的傅家时,她们还是被震撼到了。
傅家的豪宅一眼望不到尽头,除了坐落的现代化超大别墅外,竟然还有单独的假山花园、私人游乐园、甚至小型海洋馆动物园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一所专门供傅允修看芭蕾舞的高级歌剧院。
佣人神色匆匆的来接待,“不好意思苏医生,请您在这稍等片刻。”
“出什么事了?”苏昕察觉到不对劲,问。
佣人回话:“小少爷十分抵触治病和医生,得知您要来,小少爷现在正在歌剧院里发脾气砸东西。”
苏昕皱眉,自闭症患者的心灵警惕又脆弱、敏感又没有安全感。傅允修会抵触医治和医生,也在她意料之中。
但眼下,安抚住傅允修的情绪才是最重要的。
她突然想起之前阿莲说的话,傅允修格外喜欢芭蕾舞。
“带我去歌剧院,我有办法稳定傅允修的情绪。”苏昕认真道。
佣人犹豫一会,还是领着苏昕去了歌剧院:“苏医生,跟我来。”
此时歌剧院的观众席上一片狼藉。
傅允修猩红着双眼里泪珠盈睫,他疯狂的砸着周围一切能砸的东西,哪怕将自己弄伤也在所不惜。
小家伙不断摇头,像是在否认着什么。
他不要看医生,也不要治疗!他没病!
傅言霆站在一侧,却不知道该怎么和不会说话的儿子沟通,更不知道该怎么哄儿子。
只能任由着他砸东西发泄,看着他受伤而心疼不已。
就在一切情况不可控时,突然,优美的音乐响起,穿着天鹅舞裙的苏昕踮着脚尖缓缓走出。
像是被音乐声打断了一般,傅允修的手一下停在空中。
原本他在这里是准备欣赏芭蕾舞表演的,可是在他盛怒后,所有的芭蕾舞演员都被吓跑了。
是谁……现在还敢上去表演?
女人舒展开四肢,像是察觉不到底下的各种视线般,她伴随着音乐,宛如一只优雅到了极致的天鹅,漂亮而又自信。
当她开始舞蹈旋转的时候,就仿佛所有背景都被她的光芒掩盖,整个天地都为之倾倒。
看到优雅跳舞的苏昕,傅允修的眼里满是钦佩欢喜的光芒。
原本暴躁易怒的情绪也渐渐安稳了下来。
他看过很多人跳芭蕾舞,其中不乏国内顶尖的芭蕾舞团队。
但他从没见过有人能将芭蕾舞跳的这般完美优雅,此刻,舞台上的苏昕宛若一只真正的白天鹅!
灯光洒在她纤细的四肢上,纯洁的不染尘埃。
那一抹光不仅照在苏昕身上,也映进了傅言霆的眼眸中。
不知怎么,他总觉得舞台上那一抹纯洁身影有些熟悉。仿佛能和六年前那个夜晚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苏昕正跳着芭蕾舞中难度最大的动作之一脚尖旋转。
旋转时,她无意间看到了站在傅言霆身边傅允修。
背着光,她只能隐约看到傅允修的侧脸。
只仅仅是一个侧脸,也引起了她的注意。
傅允修的侧脸,像极了小瑾!!
正当她感到好奇时,突然,一道矫揉造作的女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老公,听说你把第一心理医生请回家为允修治病了?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都不告知我一声?”
苏芊芊一袭名牌白色长裙款款走向傅言霆。
苏昕眼瞳微睁,震惊不已。
傅言霆的妻子是苏芊芊?!
来不及多想,此刻芭蕾舞也到了最终收尾。
苏昕踮起脚尖飞跃而起,在空中完成了高难度一字马劈叉的优雅动作。
落地的瞬间,她以鹤立姿势站立,完成了又一次一字马竖立劈叉的高难度动作!
这是苏昕的拿手绝活,也是芭蕾舞界所有人都模仿不来的二连劈叉。
当看到这熟悉的动作时,苏芊芊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她曾经被苏昕用这个高难度绝活动作狠狠打败。
能用的出这个高难度动作的人,除了苏昕外,就只有新任芭蕾舞女王昕昕用的出来!难道……
她像是猛然惊醒,目光骤然凝聚在了女人脸上。
果不然,她看到了苏昕的脸!
下一秒,她倏然瞪大双眼,惊吓出一身冷汗!
苏昕,怎么可能还活着?!
苏芊芊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一股凉意从脚趾直冲脑门。
最重要的是,按照刚刚得知的消息,所以说,苏昕现在不仅还活着,而且她还成了第一心理学家!?
这怎么可能!!
她紧捏住了傅允修的手,指甲狠狠陷入了孩子掌心的肉里。
不!
她绝不能让苏昕发现傅允修的存在!更不能让苏昕发现五年前她买通医生偷子杀人的事!否则,她现在的一切都将失去!
傅允修疼的皱眉,却是一声不吭,眼眶含泪的打量着苏芊芊。
母亲似乎很不对劲。
苏芊芊直接命人将傅允修带下去,不想让他跟苏昕有任何的接触,而后主动挽上了傅言霆的手臂。
她看似柔弱的脸上藏满炫耀:“老公,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苏昕,是我的姐姐。”
她妒忌苏昕的舞蹈天赋,更妒忌苏昕现在还能成为第一心理医生!但好在,她得到了傅言霆,她没有输!
感觉到女人的触碰,傅言霆浑身袭来一股排斥的不适反应。
他脸色猛的落下阴沉,随即将手抽出。
“我说过,无论在哪,不许碰我。”
他明明对六年前那个晚上的女人不排斥,可苏芊芊带着孩子进了傅家后,他却发现他对她异常排斥!
他甚至怀疑过苏芊芊不是那个女人!但天鹅面具等线索和亲子鉴定都在证明着苏芊芊就是六年前那个女人。
苏芊芊低着头,委屈的要哭了。
苏昕没心情在这看她演戏,也并不想参与到两人之中来。
“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姐姐,你五年未归家,爸妈很是挂念你。你还是回家一趟,看看爸妈吧。”她看似是挽留苏昕,实则手却抓上了苏昕身上的裙子。
她想将苏昕的裙子拽下来,她要苏昕狼狈难堪!
苏昕早有预料,立即一个闪身躲开了,可是躲是躲开了。但还是不慎撞上旁边的座椅,整个人不受控制朝傅言霆身上摔去!
这意外发生的太突然,傅言霆还未来得及动,怀里就多了一个温热的触感。
怀中的女人柔软无比,浑身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体香,让人食髓知味。
傅言霆紧皱眉头,一种不可思议的荒谬感涌上心头。
他对苏昕,居然不排斥?!
这突然让他想起了六年前那个晚上,那个女人!
同样都是苏家的人。
难道六年前那个女人不是苏芊芊,而是……苏昕?!

第005章 互换身份,小宝出马收拾苏芊芊
“谢谢傅总,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苏昕从傅言霆怀中挣脱出来。
可还不等她离开,一只冰冷的大手再次将她抓住。
傅时瑾看着掌心里抓着的娇软小手,心情微妙。
她的手,热乎乎的,很软,让人舍不得松开。
苏昕皱着眉,不适的将手抽出。
她刚想说话,傅言霆的声音再度响起,“苏小姐今晚留在傅家用餐吧。你是我儿子的偶像,他很喜欢你。”
他想再好好测试一下对苏昕的反应!
那不排斥而微妙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芊芊脸色极为难看,她怎么都没想到傅言霆这样漠然的男人竟会主动挽留苏昕。
难道他对六年前的事起了疑心?
苏昕刚想拒绝,不料苏芊芊的声音却再度响了起来。
“老公,我姐姐现在今时不如往日了,是第一心理医学家。她近期回国肯定忙着应酬交际的。那些王总刘总啊什么的没准都在等着她呢,咱们就不留她吃饭了吧。”
苏芊芊的话看似平常,可实际上阴阳怪气。而王总刘总更是帝都出了名的好色之徒,这话说出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苏昕是什么私生活混乱的女人。
“我向来只专心研究医学,从不应酬。要是妹妹能将那些花花心思留在跳舞上,也不至于全国芭蕾舞比赛的季军都拿不下。”苏昕笑的温柔,淡然回击。
转头看向傅言霆:“傅总,既然我这妹妹这般想念我,那我就留下用餐了。谢谢傅总的邀请。”
“不用。”傅言霆让厨房准备晚餐。
苏芊芊气炸了,可还得维持表面上的温和:“我去看看允修。”
她转身上楼,去到了傅允修房间。
傅允修在白板上写下字:母亲,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看着傅允修那神似苏昕的眼睛,苏芊芊顿时来气。
她抬手,一巴掌将傅允修抽倒在地。
傅允修愣在原地,母亲为什么平白无故……打了他?他不记得自己今天做错什么事情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苏芊芊蹲在了他面前,手死死掐着他的手臂,揪打着他的后背。
“傅允修!你这个白眼狼!谁允许你喜欢苏昕那个贱人的?若不是因为你,她不会来到傅家!更不会引起傅言霆的注意!”兴许是想到傅允修不会说话,她将积压已久的怨念都发泄了出来。
“傅言霆没有娶我,也没有给我一个名分。甚至五年都不碰我,这些年来,我就像是一个生活在傅家的客人!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
提到这些,她掐打在傅允修身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越打越凶:“都怪你这个废物没用!”
“如果你不是一个哑巴,傅言霆怎么可能不娶我?怎么可能五年都不碰我!”
一阵虐待下来,傅允修早已经是伤痕累累。但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不懂得反抗只是缩在角落一动不动,身体抱成一团微微的颤抖。
发泄过后,苏芊芊长舒一口气,心情恢复的不错。
“不许将这件事告诉傅言霆,不然我就把你送进自闭症疗养院!”她威胁的说着。
紧接着又丢出一个刺猬面具,“今天你不许下楼吃饭。从今以后,只要出傅家的门,你都得戴着面具生活。除了睡觉,任何时候都不许取下。”
苏芊芊离开后,卧室里的衣柜门却突然动了起来。
下一秒,苏昱瑾从衣柜里跳了出来。
在看到傅允修脸上的巴掌印和浑身的淤青伤痕时,小奶娃那软萌可爱的脸瞬间布满阴霾和愤怒。
“那个恶毒的欧巴桑!我现在就要了她那老贼的狗命!”
他向来护犊子,他的弟弟和妈咪,谁都不能碰!
就在苏昱瑾要冲出去之际,傅允修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小家伙颤抖的握住了笔,在白板上写下了几个字:我愿意和你互换身份。
苏昱瑾抬起小手,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刺猬别怕,哥哥会替你报仇的。”
“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再准备准备。”
说着两人对换了衣服。之后苏昱瑾伸出手,狠狠一把掐上自己的手臂和后背上。
娇嫩的肌肤很快留下道道深浅不一的淤青。
可只有这些,还不够。
“小刺猬,抽我一下。”苏昱瑾对着傅允修说。
傅允修连连后退,躲在椅子后,小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
“没关系,我自己来。”苏昱瑾心一狠,拿起桌上的字典抽在自己脸上!
他照了照镜子,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哼!欧巴桑,等死吧!”
此时楼下的餐桌上早已摆满了山珍海味。
可傅言霆和苏昕身边的座位却迟迟空着。
“不好意思傅总,我去找一下我儿子。”苏昕起身。
“嗯,我也去找一下允修。”傅言霆也跟着起身。
苏芊芊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开口:“老公,允修说他有些不舒服,就不下来吃饭了。待会我给他煮点面条送去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话音刚落,各自戴着面具的苏昱瑾就和傅允修拉着手一起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小瑾,你跑哪里去了?”苏昕误将戴着小胖狐狸面具的傅允修当成了苏昱瑾,抱着他坐在了座位上。
傅允修紧张到小脸通红,只会忙点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戴着小刺猬面具的苏昱瑾还没入座,“哇”的一声就抱着傅言霆的小腿大哭了起来。
苏芊芊本还想质问苏昱瑾下楼做什么,见他哭了,还以为小东西是开窍了,知道替她演戏让傅言霆讨厌苏昕。
“允修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因为不喜欢陌生女人来家里才会哭?”她借机开口,想让傅言霆赶走苏昕。
苏昕想安抚哭的厉害的孩子,结果却被苏芊芊狠狠一把推开。
“苏昕,你离我儿子远一点!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会照顾!”她扮演着心疼儿子的母亲,演的入木三分。
苏昱瑾眯起藏满狐狸狡黠的眼睛,忽然故作惊恐害怕的从苏芊芊怀里挣脱开,从椅子上滚着摔在地上。
他看见苏芊芊,就像是见着了恶鬼,吓得浑身发抖!
“允修,你怎么了?”苏芊芊还想靠近。
傅言霆意识到不对,抢先一步将苏昱瑾抱进了怀里:“允修,有事和爸爸说。”
“嘶。”苏昱瑾突然捂上手臂,小脸皱成一团,像是小可怜一般让人心疼。
傅言霆拉开他的手去看,入目的却是一块刺目的淤青掐痕!
手臂、后背、肩膀上都是虐待的痕迹!这些,都是一些看不到的地方!
“谁干的?”傅言霆的脸骤然冷下,周围的空气也仿佛瞬息凝固。
苏芊芊吞了吞咽,心虚的指着苏昕栽赃:“姐姐,我刚刚见到你单独去找了允修。刚刚允修下楼一见着你就哭,会不会是你虐待了我的儿子?”
这话说出口,她还不忘冲苏昱瑾使眼色。
她在暗示他,让他配合她一起冤枉苏昕!
只是她浑然不知,眼前的“小刺猬”可不是那个胆小不敢说话的傅允修,而是有仇必报的小狐狸苏昱瑾!
苏芊芊见苏昱瑾冲她眨了一下眼睛,还以为万事俱备。
结果下一秒。
苏昱瑾哭着摇头,颤抖的小手指都是戏的指向了苏芊芊。
可怜的苏昱瑾委屈巴巴的说:“不是昕昕姐姐打的我,是、是坏妈妈打的我!”
在他心里,妈咪永远是最漂亮最年轻的!所以他才不会叫妈咪阿姨呢!
苏昕和傅言霆、乃至傅家的所有佣人更是无比震惊。
五年来从没开口说过一句话一个字的“傅允修”居然开口说话了?!
苏芊芊原本还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结果反转来的太快,她震惊的嘴都合不上。
这死小鬼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背叛她出卖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