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纤络万伯崇

第一章 甩了女尸一巴掌
“砰!”
桌子被突如其来的重物砸得凹了下去,血淋淋的女尸睁大眼睛望着前方,半边脑袋都被摔的粉碎,七窍涌出大量的血液。
杨纤洛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突然摔掉下来的尸体,脑袋一片空白,浑身都忍不住发抖。
她现在是在哪里?为什么眼前突然掉下了一具女尸?
“啊~~”周围响起了一片尖叫声。
突然感觉有一个人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腕,拉扯着她僵硬的身体往前跑。
“纤洛,你还发什么呆啊,赶快跑啊!”
她只能凭借着本能跟在女生的后面。
脑袋里突然传来一阵呲呲呲的响声,随后有一个器械的声音响起。
“欢迎宿主进入名为恐怖传说的惊悚游戏中,只要完成任务,取得勇敢值就能脱险。”
“任务?什么任务?”
还没等她弄明白状况,摔的满桌都是脑浆的女尸慢慢的从桌上爬了起来,捡起桌上掉落的碎肉放在嘴里咀嚼。
鲜红的眼睛里闪烁着面对猎物时,兴奋的目光。
“嗤嗤嗤~好香啊,好想吃肉。”
说完,就朝逃跑的学生扑了过来。
吓得拼命逃跑的学生惊叫连连。
亲眼看到恐怖女尸张着血盆大口啃咬血生的杨纤洛,此刻都快要吓晕过去了。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为什么会来到这么可怕的地方?
“难道是电脑里出现的那个带血的邮件?”
杨纤络想起来那个被她误认为是病毒的邮件,渗透着鲜血从屏幕里滑落下来,十分的瘆人。
当时她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脑袋一热,就把那个瘆人的邮件给打开了。
里面出现一排血淋淋的大字。
“恭喜你,被选中了!”
然后她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再一睁眼,就看到了这么恐怖的一幕。
“老天爷,这不会是在玩我吧?”杨纤络此刻的心理防线几乎濒临崩溃。
{新任务出现,请点开查收。}
面对这样的绝境,她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点开了任务。
看到上面的任务,整个人就如同被雷劈了一样,老天果然是在玩她。
“请宿主上前给女尸两巴掌,并且骂她傻逼!“
啥?这是想让她去送死吧!
望了一眼一口就是一个头的女尸,杨纤洛绝望的想着。
想她死就直说,不必如此委婉。
“纤洛,你干嘛不跑了。”张甜甜转过头焦急的问道。
看了一眼女孩的校牌,杨纤洛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问道,“甜甜,你说我冲上去给这个吃人的女尸两巴掌怎么样?”
听到这话,张甜甜整个人都愣住了,惊恐的说道,“纤洛,你是被吓疯了吗?”
“或许可以试试,毕竟没有试过,想想就觉得刺激。”杨纤洛故作轻松的笑道。
很快,张甜甜就看到杨纤洛像个傻子一样,对着正在啃食同学尸体的女尸招了招手。
还很热情的喊道,“美女,过来一下。”
周围正在逃命的同学看到这一幕,眼珠子吓的快要掉下来了。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杨纤洛同学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本性竟然会这么彪悍。
而且还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叫这个摔的脑浆都出来的女尸叫美女,良心不痛吗?
大概是爱美的天性还在,女尸听到杨纤洛的称呼缓缓的抬起头,满嘴是血的朝她露出了一个赞赏的笑容。
吓的她两条腿一软,差点跪在了地上。
女尸单手拖着啃食一半的尸体朝杨纤洛走了过来,眼中充满嗜血的兴奋。
对上女尸流淌着血液的双眼,杨纤洛的脑子里就像被什么东西猛的炸开了一样,一片空白,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跑。
可是双脚就像是被固定在原地一样,无法动弹半分,白皙的小腿肚不停的发颤。
眼看着女尸离她越来越近了,站在远处的张甜甜惊恐万分的瞪大眼睛,失声尖叫道,“纤洛还愣着干嘛?赶快跑啊!”
杨纤洛满头大汗,小脸惨白,贝齿紧咬着双唇,就像是听不到周围的喊叫声一样。
望着咧着嘴朝她走来女尸,杨纤络心一横,扬起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她两巴掌,并且大骂了一句,“傻逼!”
{叮!恭喜宿主,你的新手任务已完成!勇气值+100总值:100}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教室,在场的所有同学看到杨纤络的骚操作,惊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见过不想活的,但是没有见过这么迫不及待赶得去送死的。
女尸也被杨纤络这两巴掌给打懵了,反应过来后十分的气急败坏,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凶残的朝她扑了过来。
急忙往后退了几步,转过身拉着还呆楞再原地的张甜甜,对着教室里的同学大声吼道,“你们还愣着干嘛?等着给这个女尸加餐吗?赶快跑吧!”
教室里的如同初醒一般,慌忙的跟着杨纤络跑出教室。
女尸愤怒的追赶在众人的身后,发出狂怒的吼声。
杨纤络和张甜甜带领着所有的学生来到了一楼大厅,挂在墙上的摆钟发出了当当当的响声。
抬头望去,时钟正好指向了十二点。
女尸咆哮的声音逐渐消失,教室所有的同学都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
“女尸怎么消失了呢?”杨纤络有些不解的问道。
“纤络。”张甜甜不解的看着她回答道,“女尸都是不固定时间出来的,只要到了整点,摆钟的声音发出当当当的声音,女尸就会随之消失,也算是我们学校的一大特色吧!”
“呵呵!”杨纤络嘴角抽搐了一下,僵硬的笑道,“我太害怕了,不小心忘记了。”
心里骂娘的心思都有了,真是神踏马的特色!
本以为危险会就此解除,突然,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学生捂嘴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声音带着几乎崩溃的情绪说道,“你们快看墙上。”
“墙上怎么了?”所有的学生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小心翼翼的朝墙上望去。
墙上出现了一排血淋淋的大字。
【欢迎新生来到幽灵学院,有请新生上前自我介绍。】

第二章 新生自我介绍
杨纤络微微挑眉,这个破学校竟然还会有新生来,这是有多么想不开啊!
正想着看看那个大院中新生是谁呢,墙壁上就出现了新的血淋淋的大字。
【有谁想第一个上来自我介绍?】
整个大厅一片寂静,昏暗的灯光衬着同学的脸色如纸一般惨白。
紧接着,又有新的血字出现。
【既然没有人主动上前来,那我就开始点名了。】
张甜甜紧贴着杨纤络,握着她手心的手都在发抖,唇色发白,就跟个小鹌鹑一样。
杨纤络轻轻的拍了一下张甜甜的手臂,轻声安慰道,“没事的,不会那么倒霉就点到我们的。”
话音刚落,张甜甜瞳孔剧烈扩大,声音发抖的说道,“纤络,你看墙上。”
看着张甜甜的反应,杨纤络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会吧,难道就这么倒霉,第一个被点名的人就是她?
转头朝墙上望去,墙壁上渗透着三个血淋淋的大字。
【杨纤络!】
“哈哈,我都差点忘了我是新生了。”杨纤络僵硬的笑道。
然后走上台,故作轻松的向下面打招呼道,“大家好,我叫杨纤络,以后请多指教。”
刚介绍完名字,杨纤络胸前的校牌上面的名字,从黑色变成如血一般的红色。
垂头望了一眼自己的校牌,杨纤络心中疑惑,自己校牌上的字怎么变成了鲜血一般的颜色?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系统发出了一个游戏说明。
{玩家都以新生的身份进入了幽灵学院,在完成自我介绍之后,才算是正式进入游戏。}
杨纤络心中一喜,如果不自我介绍,那是不是就可以退出这个鬼游戏了。
系统大概是察觉到了杨纤络的心思,发出了几个大字。
{那就只能死!}
看到这几个字,杨纤络心头一震,这才意识到,这不仅仅单纯只是一个游戏,如果一不小心就会要了性命的。
【下一个,张甜甜。】
“纤络。”张甜甜望着墙壁上带血的名字,无助的看着杨纤络,声音带着几丝哭意。
“没事的,只是一个自我介绍而已,不要害怕。”杨纤络露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
“嗯!”张甜甜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走上前。
介绍完了之后,张甜甜胸前的校牌上的名字,也变成了血红色。
【下一个,陈木。】
抬眼望去,前方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带着黑色镜框的眼镜,一双腿都在发抖。
【下一个,李凡。】
这个名字刚浮现出来,就有一个女孩崩溃的哭出了声,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慢慢的走到前面介绍自己。
紧接着就是张洁和张执两兄妹,表情比较淡定,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也没有害怕到浑身发抖的地步。
所以这次参加游戏的人包括自己,就有六个人。
几个人大概都清楚自己是玩家的身份,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中满是欣喜。
杨纤络得知不是只有自己这么倒霉,心里也是十分的高兴,正准备和身旁的张甜甜的说两句话。
系统就弹出了一个消息。
{幽灵学校主线任务,找出隐藏在学校里的幽灵,拨开浓密的白雾,撅开白雾掩盖的秘密。}
心脏猛地收缩了起来,隐藏在学校里的幽灵?
视线在众位同学的脸上扫视了一圈,最后定格在一张清俊的脸上。
心中一紧,这个少年实在是太特别了。
低声问张甜甜,“甜甜,你知道那个小帅哥叫什么吗?”
张甜甜顺着杨纤络的视线望过去,脸色发红的说道,“纤络,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小命都快玩完了,你还有心思看帅哥。”
“我看他不是因为他长的帅。”
“那是因为什么?”张甜甜不解的问道。
“你不觉得奇怪吗?所有人脸上都是惊慌害怕的神情,而他的表情却非常的奇怪,就像是把生死置之度外一样。”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很奇怪。”
像是感受到了杨纤络的目光一样,少年缓缓的转过头,一双冰冷的眼睛淡淡的看着她。
吓的她急忙转过头,后背激起一身冷汗。
“大家快看,墙上又出现血字了。”站在前排的一个男同学大声叫道。
所有同学的视线又重新落在了墙壁上。
【学校校规:一,同学之间不准相亲相爱。
二,不能有朋友。
三,你们之中有一个屡教不改的坏学生,需要抓住她前往教导室进行改造,能把她改造成功的人可以获得离开幽灵学院的机会。】
看到墙上带血的文字,整个大厅一片哗然。
所有同学脸上都显示着跃跃欲试的情绪,又带着怕自己就是那个屡教不改的坏学生的惊恐。
毕竟教导室可是一个比地狱还可怕的存在,没有人想以坏学生的身份进入那里。
杨纤络死死的盯着墙上带血的文字,心里一沉。
这个藏在背后的幽灵,太会玩弄人性了!
转过头,越过一张张渴望逃离幽灵学校的脸蛋,落在了那张出色至极的五官上。
即使听到了可以出去的方式,脸上的神情都没有一丝起伏,表情冷漠的可怕,嘴角甚至发出了一丝嗤笑。
随后微微抬眼,与杨纤络的视线相交。
对上冰冷到毫无感情的目光,杨纤络心脏不受控制的漏了一拍,强忍着惧意露出了一个善意的笑容。
视线慢慢往下挪,聚焦在少年胸前的校牌上。
万伯崇,这个冷漠到极致的少年是不是就是隐藏在背后的那个幽灵呢?
少年看到杨纤络脸上露出的笑容,眼神微动,随后收回视线,又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现在抽签选出那位屡教不改的坏学生!】
墙壁上这几个血淋淋的字出现后,就有一个涂满鲜血的红木箱子出现在大厅中。
【开始抽签,拿到红色纸条的就是被选中者。】
【祝各位都能有好运。】
杨纤络心里忍不住发寒,这个隐藏在背后的幽灵是想让她们互相残杀,心思真是歹毒!
在场所有的同学都互相看了彼此一眼,没有一个人敢做第一个上前抽签的人。

第三章 抽签
“我运气一向很好,我来抽。”
陈木走了出来,用手抬了抬架在鼻子上的黑框眼镜,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涂满鲜血的红木箱子面前。
把手伸进去,拿出一个白色纸条。
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都轻松很多。
杨纤络看了一眼神色各异的几个玩家,低声对张甜甜说道,“甜甜,我有预感,这个屡教不改的坏学生,绝对会从我们这几个新同学中选出。”
张甜甜脸色发白,惊恐的问道,“那该怎么办?”
“不要害怕,你要是抽中了,我会保护你的。”杨纤络看到小姑娘一副快要吓晕的模样,心中一软,小声的安慰道。
“纤络。”张甜甜眼中满是感动的说道,“你真好。”
突然,杨纤络感到背后一凉,就像是有双眼睛在后面盯着自己一样。
转头一看,就见一个浑身几乎腐烂的女尸幽幽的看着她。
嘴角都咧到耳根处了,发出呲呲的笑声,阴沉的说道,“杨纤络同学,你违反校规了。”
吓的她连忙往旁边挪开两步,与张甜甜保持了一小段的距离。
“纤络,你怎么了?”张甜甜睁大眼睛凑上前关切的问道。
“甜甜。”杨纤络满头冷汗的说道,“你看到了没有?”
“看到了什么?”张甜甜好奇的问道。
“就是我们背后的那个······”转过头却发现背后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背后有什么?”张甜甜也转过头往背后看了一眼,紧张的问道,“纤络,你刚刚是看到了什么吗?”
“没有什么,”杨纤络脸色微微泛白,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刚刚不小心出现了幻觉。”
心中起了一丝异样,刚才站在她身后的女尸绝对不是幻觉,那个奇葩的校规上写的不准交朋友。
刚刚她承诺张甜甜要保护她,这属于朋友的范畴里,所以说她是违背了校规。
可是为什么仅仅是她一个人违背的校规呢?
脸上满是冷漠的万伯崇缓缓的把视线落在了杨纤络的身上,眼底闪过一丝暗光。
张洁和张执兄妹俩看着自己手上的白色纸条心中松了一口气,他们心里也大概猜到了,被选中的人绝对会在他们几个新生之中。
拿着白色纸条退下的时候,张洁转过头看了杨纤络一眼,朝她点了一下头。
杨纤络微愣,刚准备朝她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张洁就把头转过去了。
学生一个接着一个上前抽签,到了后来,就剩下杨纤络张甜甜还有那个一直都在抹眼泪的李凡三个新生,外加一直都没什么表情的万伯崇。
“纤络,就剩我们几个人,我们上前抽签吧!”张甜甜扯了扯杨纤络的袖子说道。
望着摆放在前面渗满鲜血的红木箱子,杨纤络抿了抿唇,抬眼朝万伯崇的方向望去。
嘴角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说道,“万同学是老生,不如万同学先请?”
万伯崇淡淡的看了一眼杨纤络,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漫不经心的走到木箱前,伸手掏出一张白色纸条,看都没有看一眼,就把它随手扔在了地上。
就像是一早就知道结果一样。
张洁和张执还有陈木三人视线落在俊秀的少年身上,眼中满是审视。
“万同学的运气还真好啊!”杨纤络认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后,笑眯眯的说道。
万伯崇停下了脚步,淡淡的瞥了杨纤络一眼,冷声说道,“杨纤络身为新同学,还是要多注意一点,现在就剩三个人没有抽签了。”
“万同学认为我们三个人之中,谁会是那个屡教不改的坏学生呢?”
“运气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呢!”万伯崇漆黑的眼瞳冰冷的看着杨纤络说道。
“也是。”杨纤络用手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好笑的说道,“我还真是糊涂了,竟然会问出这样奇怪的问题。”
张甜甜拉着杨纤络的袖子问道,“纤络,是你先抽还是我先抽。”
“现在箱子里就剩三张纸条了,我们都有三分之一的几率会抽到红色的纸条,概率很大,还是我先抽吧!”杨纤络紧抿着双唇说道。
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慢的伸出了手,缓缓的伸进了箱子里,胸腔里的心脏紧张的砰砰乱跳,如同打鼓一样。
一滴晶莹剔透的汗水从鬓角滑落下来,拿着纸条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慢慢的把手伸了出来,握在手心中的纸条都被汗水给浸湿了。
看到手上的纸条是白色,杨纤络一颗悬挂着的心重重的落了下来。
身子都忍不住发软,往后趔趄的两步,扶住箱子才能勉强站稳。
“哇!!”李凡瘫软的坐在了地上,发出绝望哭声,一张惨白的小脸上满是恐惧。
望向坐在地上绝望痛哭的李凡和站在自己身旁,紧咬着嘴唇,浑身都在哆嗦的张甜甜,杨纤络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
双手紧紧握住手中浸了汗水的白色纸条,她现在积攒了一百的勇敢值,可以兑换逃生物品,要是她做那个屡教不改的坏学生,进入教导室说不定可以躲过一劫。
可要是张甜甜和李凡其中一个人进入教导室,不一定能够活着出来。
可是她还是害怕,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极其丑恶的人心。
要是她真成为了屡教不改的坏学生,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想办法从她身上撕下一块肉的,然后踩着她的尊严和血肉逃离这个鬼地方的。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系统发出了声响。
{新任务出现,请点开查收!}
点开任务一看,杨纤络那颗摇摆不定的心瞬间就平静了下来。
“请宿主勇敢的争取机会,成为屡教不改的坏学生。”
“呵,这个系统对我还挺好的。”杨纤络心里忍不住讥讽了一句。
随后就听到有一个软萌的声音自豪的回答道,“那是,我们系统的存在就是为了宿主服务的,你现在身为我的宿主,对你好一点也是应该的。”
这个声音与最开始听到的冷冰冰的机械声十分的不一样。

第四章 被抓进教导室
“你是活着的?”杨纤络讶异的问道。
“我当然是活着了,不然怎么陪你一起做任务呢?”系统语气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呵呵,我之前听到你发出来的冷冰冰的机械声,还以为你是一个只会发布任务的死物呢!”杨纤络讪笑的说道。
“我们系统都能自主选择声音,之前不是因为你刚来没多久嘛,就想着严肃一点,让你觉得我是一个靠谱的系统。”
“还真是谢谢你啊,这么为我着想。”杨纤络无语的说道。
“不用谢,应该的。”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模样小巧的绿色小人出现在她的眼前,头上还顶着一片叶子,十分的可爱。
“我是系统小果儿,在接下来的游戏里,就由我全程为你服务。”
“模样倒是挺可爱的。”杨纤络仔细打量着小果儿说道,“打个商量,以后的任务能不能发布的正常一点?”
小果儿摇了摇头,头顶上的叶子也随着它头部的摆动而晃动。
“不行,发布什么任务不是我能做决定,宿主还是赶快抓紧时间完成任务吧,再耽搁下去,屡教不改的坏学生这个身份就要落在别人身上了。”
目光移向站在渗满鲜血的红木箱子前的张甜甜身上,眼看着她就要打着哆嗦准备把手伸到箱子里面去了。
急忙开口阻止道,“等一下。”
“纤络。”张甜甜吓得打了一个寒颤,转过头,唇色惨白的询问道,“怎么了?”
“甜甜,你退下吧,剩下的签我来抽。”杨纤络笑盈盈的说道。
在场所有的同学都瞪大眼睛震惊的看着她,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万伯崇微微挑了一下眉头,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趣味。
坐在地上的李凡惊的都忘了继续哭了,傻愣愣的抬头望着杨纤络,声音沙哑的喃喃道,“可是你都已经抽过了。”
“又不是只规定一个人只能抽一次,我觉得当一个屡教不改的坏学生挺酷的,既然你们都害怕,这个当坏学生的名额就归我了。”
杨纤络故作镇定的走上前,伸手拍了拍张甜甜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不要害怕,有我在呢!”
话刚说完,杨纤络就感觉到了背后发凉,那双监视她的眼睛又出现了。
不用回头,她就知道一定是刚刚看到的那个裂嘴女尸。
心里猜测,就算是违反了校规也不会在人多的时候处罚她,不然早就冲上前把她给撕碎了。
“纤络,被选中的人可是要被押去教导室的,那可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方,没有人踏进去后还能完好无损的出来。”张甜甜心急的说道。
“不用担心,我有办法。”杨纤络垂眸望着渗血的红木箱子说道。
今日新入学的学生们看向她的眼神都充满的敬佩,这可真是一个不怕死的狠人啊!
深吸了一口气,杨纤络伸出手探进红木箱子里。
箱子里面黏糊糊的,摸到了一张纸条后拿出来,依旧是白色的。
把白色纸条扔在了地上,又把手伸了进去。
站在杨纤络身后的学生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看。
最后一张,肯定就是红色纸条了。
刚把手伸进箱子,杨纤络就感觉到了这次和之前两次的触感是不一样的。
箱子里面变得软乎乎的,触感就像是肉壁一样。
鼻尖的血腥味愈加的浓烈了,令杨纤络的心底忍不住冒出了一股寒气。
突然,箱底出现一只手猛地抓住了她的手,吓得杨纤络快速的挣脱了那只手抽了出来。
“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指尖滴落在地上,慢慢的绽开。
“纤络,你没事吧!”张甜甜急忙跑上前,看着杨纤络满是鲜血的手问道。
“没事。”杨纤络心中的恐惧慢慢消散,摇了摇头。
然后慢慢的抬起手,就看到手心中粘着一张染满鲜血的纸条。
张甜甜睁大眼睛看着杨纤络手心的纸条,喃喃的说道,“原来红色的纸条就是被鲜血染红的纸条啊!”
{叮,恭喜宿主,任务完成,勇气值+1000,总值:1100}
杨纤络心中一喜,这次给的勇气值大方,都有四位数了,被鬼手抓了这么一下也算值了。
这时,墙上又出现了一排血字。
【请把屡教不改的坏学生杨纤络抓起来,带进教导室。】
所有的同学瞬间眼神都变了,虎视眈眈的看着杨纤络,一双双狂热的眼睛就像是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李凡看着站在箱子前一脸镇定的少女,咬咬牙,抬步慢慢的朝她靠近。
陈木也紧握着拳头围了上去。
张洁和张执互相对视了一眼,站在原地没有动。
万伯崇黑色的眼眸中带着嘲讽的笑意,嘴角微微勾勒了起来,冷眼旁观着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张甜甜脸色发白的挡在杨纤络的面前,低声的说道,“纤络,你先走,我来挡住她们。”
“甜甜,别忘了校规,离我远一点。”杨纤络推开张甜甜,看着朝她聚拢的同学们,笑着说道,“我本来就没有准备逃。”
同学们押着杨纤络来到了教导室。
抬眼望着教导室里面摆放着的鞭子钢筋铁锤钉子,还有电击棒这些东西,杨纤络两眼发黑,腿脚都忍不住发软。
要不要玩的这么变态啊?
“宿主,你可以用勇气值兑换逃生物品。”小果儿咽了咽口水说道。
赶紧点开兑换界面,杨纤络看了一下上面的物品,挑了一下眉头问道,“怎么这些逃生物品都这么贵啊?”
“都是救命的东西,肯定贵啊!”小果儿无语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乎价格?”
眼神扫了一圈,视线落在物理攻击反弹屏障上,眼睛一亮。
再看了一眼下面的价格,心脏微颤,竟然要八百勇气值。
不过这个时候保住小命要紧,勇气值没了还可以再赚,小命没了那可是真的没了。
用勇气值付完款后,系统就立刻弹出消息。
{叮!宿主购买物理攻击反弹屏障一次,有效期三天,勇气值-800,总值:300}

第五章 能帮我松了绑吗?
杨纤络被一群学生强行压制在椅子上无法动弹。
把她背着手用绳子死死绑在椅子上后,站在椅子后面的男同学低垂着头,幽幽的问道,“谁先来?”
所有的同学都低着头,阴沉沉的看不清面容。
教务室里的温度急速下降,凉飕飕的,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冷出来了。
大概是因为花了大价钱买了物理攻击反弹屏障的原因,杨纤络心里有底气了许多。
环顾了一圈,发现新生中只有陈木和李凡两个人进来了教导室,张洁和张执姐弟还有张甜甜都不在。
万伯崇也没有进入教导室。
陈木用食指扶了一下眼镜,冷冰冰的说道,“我先来。”
拿起电击棒缓缓的朝她走了过来。
“陈木,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李凡怯生生的说道。
“是啊!”杨纤络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说道,“我好歹也是一个女生,你就不能手下留情吗?”
站在她面前的陈木犹豫了一下,随后便冷着脸说道,“没有办法,我想离开这个鬼地方,谁让你逞能,非要帮别人抽那张红签,现在也怪不了我。”
李凡张了张嘴,想要再说点什么。
陈木冰冷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讥讽的笑道,“李同学,你不觉得现在想做好人已经晚了吗?毕竟一开始这张红签就是你的。”
听到陈木的话,李凡脸色唰的一下,白的就像纸一样,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按下电击棒的按钮,电流发出兹拉兹拉的响声。
“陈木同学,我觉得做人还是善良一点好。”杨纤络笑眯眯说道。
“呵,在这种鬼地方,命都快没了,善良有什么用。”
说完,陈木面容发狠的把手中带着电流的电击棒压在杨纤络的身上。
“啊啊啊~~~”
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教导室,电击棒嘭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倒在地上的陈木痛苦的打着滚,惨叫声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看到这一变故,李凡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杨纤络,双手紧捂住嘴巴。
被绑在椅子上的杨纤络毫发无伤,脸上依旧带着笑意说道,“陈木同学,我早就跟你说了,做人要善良,现在好了吧,遭报应了吧!”
随后望向李凡笑盈盈的询问道,“李凡同学,你也要学陈木同学,想要做一个不善良的人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李凡面露惊恐的看着杨纤络,声音发颤的问道。
“和你们一样,是一个普通的玩家。”
“不,不可能。”李凡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随后像是情绪快要崩溃了一样。
拾起钢筋朝杨纤络的身上胡乱的砸了下来,大声喊道,“你根本就不是人。”
所有的痛都反弹到了李凡的身上。
李凡跪在地上,双手无力的垂在地上,大颗的汗水从额头滑落下来,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
大概是受了天大的刺激,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陈木挣扎的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杨纤络,一步一步的慢慢往后退。
“喂,一个大男人,有这么害怕吗?”杨纤络挑眉道,“你不害我不就可以,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陈木就像只惊弓之鸟一样,猛的转过身,快速的逃出了教导室。
看到唯一进来的两个新生,一个被吓晕了一个被吓跑了,杨纤络无奈的撇了撇嘴。
她还指望他们俩能把绑在她身上的绳子给解开呢!
就这种小鸡胆量,还想踩着她的性命逃出去,恐怕是有点痴心妄想。
“各位同学,能帮帮忙,把我身上的绳子给松开吗?”杨纤络对着站在她周围的低着头,浑身都充满阴森可怖气氛的同学们问道。
没有一个人回应,所有的同学都如同木偶一样慢慢的抬起头,一双双眼睛如同看死人一样看着杨纤络。
“小果儿,这些学生看我的眼神让我心里感觉到发毛。”杨纤络咽了咽口水说道。
“我看你脸上笑盈盈的,不太像害怕的样子啊!”小果儿半信半疑的说道。
这个宿主已经算是胆子大的了,换作是别人,刚来到这个惊悚游戏世界,吓都要吓死,别说去完成任务了。
“我这不是为了面子伪装的嘛!”
看着慢慢伸出手,朝她聚拢的同学们,杨纤络想哭的心都有了,小心翼翼的问道,“小果儿,这些学生们是人吗?”
“你说呢?”小果儿把手上的叶子拿了下来,蒙住自己的脸,声音微颤的说道。
。。。。。。
没有想到这个系统也是一个怂货。
张洁和张执站在走廊里,看着陈木癫狂的从教导室里跑出来,互相看了一眼。
随后听到教导室里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面上十分的疑惑。
抬脚慢慢的朝教导室的门口靠近。
慵懒的靠在墙壁上的万伯崇低垂着头,一张俊美的脸隐在黑暗中看不清任何神色,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等惨叫声停止之后,教导室的门缓缓的打开,铁门与地面摩擦的时候,发出兹拉的声音。
十分的刺耳。
站在教导室门口的张洁和张执姐弟俩警惕的看着里面。
“嗨,两位干嘛这么严肃啊?”杨纤络站在门口笑眯眯的问道。
“杨纤络?”张洁和张执姐弟俩面上十分的吃惊,大声问道,“你怎么会没有事?”
“大概是运气好吧!”杨纤络耸了耸肩道。
面前的少女一副娇弱无力的模样,看起来实在不太像是,能从那些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同学中逃出来的样子。
视线落在少女的身后,那些面目丑恶的学生们都倒在了地上,像是没了生息一样。
“你对这些学生做了什么?”张洁讶异的问道。
“这些学生可凶残了,我能对他们做些什么,一直都是他们在欺负我,我简直就是一个小可怜。”杨纤络无辜的说道。
张洁顿时就被噎住了,十分无语,实在没有看出来眼前这一脸无辜的少女有哪里可怜的。
“想必我们都是被无故卷进来的玩家,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合作,一起想办法出去。”杨纤络打量着张洁和张执二人说道。
这二人虽然面上同样带着惊恐,但是却不慌乱,肯定是有一点本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