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晚乔沈寒

表弟高考,我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太后悔高中的时候没好好学习了,要是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冲北大。」
结果下一秒,我重生了。
看着卷子上的函数、几何,我陷入了沉默。
其实,我就是说说而已。
要不要这么玩我?我都大学毕业三年了!
重生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去冲北大。
重生后:我去北大青鸟,谢谢。
结果天无绝人之路,我竟然捡到了一只学霸猫。
一年后,我被北大出了名的帅哥学霸堵在墙角,「好歹给你补了一年课,收点利息不过分吧?」
1
谁能想到,一个星期前我还在忙着加班,
而现在我竟然正在高三办公室里挨骂。
这传出去都没有人信的!
「林晚乔,你看看你自己考了几分,25分!我在试卷上撒把米,鸡蒙对的都比你多。」
此刻的我,听着班主任的怒吼声,简直欲哭无泪。
我明明只是在表弟高考的时候随手发了个朋友圈,感叹一下要是能重来一次,我肯定好好学习。
谁能想到,竟然成真了。
而且就重生到了高三开学的第1天。
学校为了让新高三的学生提前进入状态,开学第1天就组织了模考。
而我,作为一个已经毕业3年的文科生,7年都没碰过数学了。
看着满卷子的函数、几何,我只想死。
什么重生冲北大,我只想抽死我自己。
这时候,班主任突然不骂了,而是神情严肃地看着我说道:「林晚乔,你就没有想去的大学吗?」
我脑子一抽,下意识说道:「我去北大青鸟。」
下一秒,班主任直接化身爆火龙:「滚!」
我拎着25分的数学卷子,滚了。
走在回班的路上,我安慰自己,离高考还有1年,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
可是等我看到桌子上的其他试卷后,我死了。
除了英语,其他科加起来连200分都没有。
要不然还是想想怎么回去吧。
趁着课间,我摸出手机发了个求助帖:
救命!重生回高中了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回去吗?
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果然有人回我了。
我兴冲冲地点进去,下一秒,我就僵住了。
@钮祜禄翠花专家建议您去精神科看一下,早下手早痊愈。
我:「……」
果然,是我太天真。
刚打算退出来,突然看到了一个类似的求助帖。
求助:变成猫咪了怎么办?怎么能变回去?挺急的!
我下意识点进去,最前排的回答就是:被雷劈说不定就变回去了。
被雷劈?
我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气。
这是要下雨啊!
说不定还能打雷。
我转念一想,算了,这都是骗人的,我要相信科学。
1个小时后,我站在了大树底下。
雨已经下得越来越大了,天空还在不停地打闪。
我凝望着阴沉沉的天空,打雷吧!
这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旁边还有一个跟我摆一个姿势的……胖猫。
此时胖猫正一脸凝重地看着天空,打闪的瞬间,我看见了它眼里的渴望。
这一刻,我好像找到了知音。
结果,我跟胖猫在树底下蹲了俩小时,雷是半点没有,雨倒是淋了个彻底。
我忍不住吐槽,不是吧,这么倒霉。
下一秒,一阵飓风吹过,我的伞坏了。
行吧,我屈服了。
结果等我回家才发现,刚才的胖猫一直跟在我后面。
我纠结了一下,不行,最近的遭遇太惨了,我要找个人倾诉一下。
我眯了眯眼,把胖猫拉进了卧室。
接下来,我对胖猫展开了1个小时的心理倾诉。
虽然我能明显看出来胖猫的眼里贴着4个大字:不干人事。
不过等我说到重生想被雷劈这件事的时候,胖猫突然说话了!
「你就是钮祜禄翠花?」
我呆滞地看着胖猫,脑海里突然滑过今天看到的求助帖。
「难道你是乌拉那拉铁柱?」
2
四目相对,我俩都沉默了。
我上下打量了一圈胖猫,忍不住松了口气。
还好我只是重生了。
起码还是个人。
不知道铁柱是不是读懂了我的心思,生气了。
竟然在我25分的数学试卷上连踩N脚。
我叹了口气,不跟猫计较。
结果下一秒,我对完答案发现,铁柱踩的全是正确答案。
我:「……」
看着铁柱傲娇的小表情,我为什么感觉受到了侮辱。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上午班主任骂我的话,我惊恐地发现,班主任竟然没骗我!
嗡——嗡——
趁我发呆的工夫,我才发现手机响了一会儿了。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老妈来电,我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我接起电话的一瞬间,对面就发飙了:「林晚乔,你是不是不想学了!今天你班主任都给我打电话了,全班倒数第一,去学挖掘机人家都嫌你菜……」
结果电话对面还没骂完,班群里又炸了。
原来是有人把成绩单发到了班群里。
徐欢:林晚乔,就你这个垃圾成绩还想跟顾诚考一个大学,笑死人了,你也配?
我盯着「你也配」三个字看了好久。
突然想起来我高三的时候是有这么一件事。
顾诚是我们学校的学霸男神。
不光长得帅,成绩还常年霸榜第一,是我们学校冲击北大清华的种子选手。
而我,只是个菜鸡。
成绩常年不上不下,为了激励自己,更是把顾诚当成我的目标。
结果最后竟然传成了我暗恋顾诚,想要跟他考一个学校。
简直就离谱。
而徐欢更是顾诚的头号迷妹,在班里没少冷嘲热讽过我。
既然都重生了,我还能让她骑我头上来?
这也太丢人了吧。
而高中打脸的最好方法,就是成绩。
想到这我握紧了拳头,绝对要考个高分亮瞎徐欢的钛合金狗眼。
好歹我重生前也是考上过211的人。
知识忘了,大不了再拾起来就是了。
下定决心后,我去阳台上拎了十条小鱼干。
「铁柱,帮我补习一下,以后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下一秒,铁柱无情地白了我一眼:「不补,而且别叫我铁柱,我叫沈寒。」
闻言,我痛快地点了点头。
「行吧,那明天带你去做绝育。」
「哪个题不会?我现在给你讲。」
3
结果这一讲,就讲到了凌晨两点。
我看着错题本上密密麻麻的笔记,都要被我自己的努力感动哭了。
林晚乔,你行的!
下一秒,我对上了沈寒充满震惊的眸子。
怎么样?被我的勤奋震惊了吧?
我也是可以很努力的。
「林晚乔,要不你还是去学拖拉机吧,拖拉机也很有前途的。」
我微微一笑:「你明天没有小鱼干了。」
事实证明,熬夜学习的下场就是,早上被闹钟吵醒的一瞬间,想死。
我盯着床头的闹钟。
早上五点半。
自从上了大学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早晨五点半的太阳了。
造孽啊!
然而更不爽的是,进教室的一瞬间就被徐欢拦住了。
徐欢站在门口,抬了抬下巴,眼神倨傲:「哟,倒数第一来了,告诉你,今天我是跟顾诚一起来的,顾诚根本不喜欢学习差的女生,你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闻言,我懒懒地看了徐欢一眼:「哦,关你屁事。」
说完我直接擦着徐欢的肩膀回了座位。
而徐欢估计是没被人这么无视过,气得脸都红了,转身就指着我喊:「林晚乔,你给我等着!」
对于徐欢的挑衅,我理都没理她。
反而自顾自地背起了书。
虽然很多知识点都忘了,但是毕竟有基础,而且我是文科生,背书还是占大头,英语我也早过了六级,应付起来还比较轻松。
只是,这个数学……我的一生之敌。
早自习很快就过去了,而第一节课竟然就是数学。
果不其然,我又被拎起来挨骂了。
班主任估计是昨天在办公室被我气狠了,今天火气更盛:「林晚乔,这张试卷上的题型我是不是大部分都讲过了?还有第三题,这么基础,你找个高一的来做都错不了,还有一年就高考了,你能不能上点心!」
看着班主任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时候,徐欢突然开口了:「老师,林晚乔平时成绩也没有这么差呀,这次突然退步这么多,是不是被什么事影响了啊?」
要说高中能被影响成绩的事,最大的可能就是早恋。
徐欢这是没完了是吧?
结果没等我反驳,班主任直接瞪了徐欢一眼:「有你什么事?你这次退步了三十名我还没找你呢!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接着,班主任直接敲了敲黑板:「都给我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现在拿出试卷来看第八题……」
我看着被班主任怼得脸色通红的徐欢,忍不住眯了眯眼。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上辈子听到的一件事。
徐欢,你要倒大霉了。
结果我还没等到徐欢倒大霉,放学就等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顾诚。
我看着把我拦在校门口的顾诚,心里有些烦躁。
这一天天的还能不能行了?
「什么事?」
「林晚乔,我不喜欢你,你放弃吧。」
我跟顾诚同时开口。
闻言,我简直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走向?
还没等我反驳,顾诚接着继续自说自话:「林晚乔,我不喜欢跟学习差的女生谈恋爱,你也没必要追我,就你这成绩,就算接下来的一年拼了命也就冲个一本,我是要去清华北大的,我们俩不可能。」
此刻,我的脸也冷下来了。
我要生气了。
「顾诚,我是不是给你脸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喜欢你啊,别自作多情了,而且你凭什么否定别人啊,不是我说你,你还真不一定能考上清华北大,说不定考上北大的是我呢?别太自信了。」
其实事实也是如此。
在我的记忆里,上辈子的顾诚高考发挥失误,别说清华北大,连个好的985都没去成。
说完我就走了。
这种人,多看一眼都是浪费时间。
结果没想到,一转身,看到了沈寒。
只见沈寒伸出了胖爪:「给你摸肉垫,别生气了,下次遇到这种人,我帮你挠他。」
噗嗤——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谢了,铁柱。」
「都说了别叫我铁柱。」
4
回到家后,沈寒突然拦住了我,看向我的眼神也极为认真:「你刚才跟那个叫顾诚的,说的是认真的?」
我仔细想了想,骂他确实是认真的。
「嗯。」
想不到,下一秒沈寒眼眸一亮,语气都轻快了不少:「林晚乔,没想到你志向这么高,竟然真的想考北大,虽然你现在的成绩真的很垃圾,不过有我督促你,北大还是有机会的。」
我:「???」
我?上北大?
沈寒在说什么疯话?
是我那张25分的数学试卷不够刺激吗?
「你是不是误……」
我「误会」俩字还没说完,就被沈寒推到了学习桌前。
桌子上摆放着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散发着学术的光辉。
我沉默了。
看沈寒这架势,我都快相信我一个总分不到400分的人拼一年能逆袭北大了……怎么可能?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沈寒:「沈寒,你觉得我努力一年能上北大吗?你就这么相信我?」
只见沈寒摇了摇头:「你想多了,我是相信我自己。」
看着沈寒自信的小眼神,我忍不住勾了勾唇角:「那接下来就拜托你督促我了,铁柱。」
不过我笑了没多久就笑不出来了。
凌晨12点。
我直接趴桌子上了。
什么函数,什么数列,这是我祖宗。
「起来学习!」
「起不来了。」
下一秒,我感觉头顶一沉。
「沈铁柱,我是不是给你脸了?!我是让你督促我,不是让你在我头上蹦野迪!」
而且除了晚上的迷之操作,每天早上5点半,沈寒成功地用喵喵拳赶走了我的瞌睡。
就这样持续了1个月。
我真是太高兴了,才怪。
趁着沈寒不在,我摸鱼在网上发了个求助帖:
猫咪的精力为什么这么足?它都不累吗?它是不是疯了?
半晌,有人回复了:专家表示这只猫可能在特殊时期,最好带它去做绝育。
做绝育?
我思考了一下被铁柱打死的可能性,默默关上了手机,还是做数学题吧。
就这样,直到我坐在月考的考场上,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好戏就要开场了。
我们学校考试跟其他学校不一样,是打乱了顺序随机分配考场,不存在按名次分考场的情况。
而我,跟徐欢不知道是不是孽缘,经常会分到一个考场。
这次也不例外。
而且巧合的是,我刚好坐在徐欢的斜后面,徐欢的小动作我看得一清二楚。
其实如果不是上辈子听别人说的,我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徐欢的成绩一直是假的。
当年高考,徐欢考了她高中三年的最低分。
离二本线还差十分。
要知道,平时徐欢的成绩可是一直在级部前几十名里,远超一本线四五十分。
所以当年徐欢的成绩一出来,所有人都惊了。
她家里还去查了。
但是事实证明,徐欢就是考砸了。
后来有人站出来说,其实徐欢的成绩一直是抄来的,她看见了。
既然是抄的,考场上总归会露马脚。
这场考试刚好考英语,对于我一个英语已经过了六级的人来说,高中英语试卷确实难不倒我,离考试还有半个小时结束我就写完了。
而这个时候,徐欢明显开始着急了。
接着,我就看到徐欢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我眯了眯眼,唇角微勾:「老师,徐欢考试带手机。」
接着,徐欢惊愕地看向了我。
啪嗒——
徐欢的手机掉了。
5
下一秒,教室里响起了监考老师愤怒的声音:「你是哪个班的?考试竟然拿手机?记零分,这场你不用考了。」
一时间,教室里响起了徐欢的求饶声和监考老师恨铁不成钢的吼声。
最终徐欢还是拎着东西灰溜溜地走了。
想到徐欢离开前看向我的眼神,生气吗?不爽吗?
我勾了勾唇,那就让她更生气一点好了。
虽然只是一个月。
但在铁柱的督促下,我玩命地学了一个月,说实话,我上辈子高考前一个月都没这么努力过。
关键是,铁柱居然是北大的。
有这么个学霸大佬天天一对一高压训练。
我要是再没进步,可能需要去检查检查大脑。
高三组是出了名的批卷子快。
仅仅两天,成绩单就贴在班里了。
「怎么可能?!」
人群里突然传出了徐欢的惊呼声。
下一秒,我轻轻凑到了徐欢耳边:「呀,没想到你成绩下滑得这么厉害,连我倒数第一的宝座都被你抢走了,了不起。」
说完,徐欢脸色直接憋成了猪肝色。
「你……你别得意,就算你不是倒数第一了,顾诚也不会喜欢你的!」
「哦,所以呢?你觉得他会看上你?」
徐欢的脸色一瞬间就像被戳破什么心事一样,变得煞白。
我懒得理徐欢心里在想什么。
所谓天道好轮回,她骗的也只有她自己。
我摇了摇头,这种人没什么好同情的,不过下一秒我就僵住了。
我愣愣地看着窗户的方向,忍不住揉了揉眼,我是不是眼花了,我竟然看到了脖子上挂着小书包的铁柱在窗户外面。
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铁柱怎么可能来给我送卷子呢?
这也太扯了。
两分钟后,我站在窗户面前,面无表情。
手上拿着铁柱送来的新试卷。
「你今天走得太急了,卷子忘拿了,赶紧做,晚上我给你批。」
「铁柱,要不我还是带你去做绝育吧,真的,专家建议的。」
铁柱:「???」
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林晚乔,你这次进步挺大的,英语竟然考了148,确实很厉害,不过其他科的成绩还是很菜。」
我冷冷地瞥了旁边的人一眼,果然是顾诚。
「你有事吗?」
顾诚明显没料到我这么不客气,脸都黑了:「上次你那么说我就算了,我姑且以为你是想引起我的注意,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这样吧,我帮你补习数学,你帮我补习英语怎么样?反正你也不亏,毕竟你数学那么差,怎么看都是我吃亏。」
听完我简直震惊了。
这人脸皮真不是一般厚。
「我真是谢谢您。」
「不客气。」
我:「……」
这人是不是有点病?
这时候,顾诚突然把目光转向了铁柱:「林晚乔,这猫是你的吧?学校不让带宠物,而且它是不是该减肥了?」
铁柱:「……」
下一秒,铁柱迈着小短腿跑到了顾诚面前,然后躺下了。
不仅一动不动,嘴里还发出一阵呜咽声。
这小可怜样瞬间就招来了一堆女生。
「这是哪来的小猫咪?好可怜啊。」
「你看它一动不动,是不是被人踢倒了,是谁这么坏。」
这时候铁柱突然挣扎着抬起了胖爪,指向了顾诚。
我看了看周围女生看向顾诚时眼里露出的不善,又看了眼明显已经惊呆了的顾诚。
好家伙,铁柱竟然还会碰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