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蓁宋濯

第 11 章 信王
那群杀猪的伙计终于挤出人群,尾随姚蓁追过去,眼瞧着她扑进宋濯怀中。
公主的仪态是极其端庄的,即使是疾步奔走,也未曾显得慌乱狼狈。反而她后腰因奔走而堆叠出许多褶皱,勾勒出纤细腰肢,使人愈发难以移目。
宋濯默不作声抬起手,虚虚揽在她身后,宽大的衣袖垂落,遮住她后腰。
其中一人从她身上挪开视线,冷笑着上前,瞧见姚蓁乖顺地贴在宋濯臂弯,阴阳怪气道:“哟,这是找见靠山了,净往男人怀里钻!”
他们打量着宋濯,另一人忽然意识到不对——此人波澜不惊,气度不凡,他只是平静地站着,虚虚拥着姚蓁,并未出声,甚至并未看向他们,却有一股与周遭浑然不同的矜贵气蔓延开来,令人难以直视,显然是出身显赫权贵之家。
当地并未听说过这般人物,那人便用力拉了同伴一把,低声提醒。
那人不知不觉,仍旧在说一些市井间的污言秽语。
宋濯安抚完姚蓁,抬起眼眸,冰冷的目光,径直扫在打头的那人身上。
那人无端一哆嗦。
旋即他愈发恼怒,嚷嚷道:“这位公子,你我无冤无仇,我们只是想同这位小娘子理论理论,她弄掉了我们的猪肉、耽误了我们的生意,为何躲着不赔偿?!”
这人强词夺理,姚蓁微怒,又有些恼,眼眶急得微红,低声道:“我并未碰掉他的东西,是他们蓄意拦我。”
她低头看向自己藕粉色的绣鞋。这是公主最喜欢的一双鞋子,这几日奔波,鞋上染了许多尘土,鞋尖上沾着几滴污渍,愈发难过,嗓音轻柔,带着风寒未愈的一点鼻音:“他们还拿血肉丢向我,令我的鞋履上沾了血渍,还扯坏了我的衣袖……”
她提着自己的袖口给他看,横陈在她与他之间,是一截纤滑细腻的手臂,袖口下摆也迸溅上一些血迹。
平日里玉琢冰雕的人,在这时罕见地动容。
“苑清。”宋濯听罢,指尖轻轻拨了拨姚蓁微乱的一缕发,语气随意,叫来隐在暗处的侍从,“带走。”
隐在暗处的苑清立即现身,反手将辱骂不休的那人擒住。
一旁友人道:“快,送去官府!”
宋濯并未表态。
姚蓁缓过神来,自他怀中退出:“寻到苑清了?”
宋濯轻一颔首。
那几人已经傻了眼,当即四下逃窜,冲撞着人群。苑清一人一时难以阻拦,只牢牢压制着叫骂最凶的那个人。
那人挣逃不脱,索性破罐子破摔,哭天喊地地叫骂起来,话语不堪入耳,一旁文质彬彬的友人难以忍受地皱起眉。
他用的并不是官话,姚蓁听不懂,但也知绝非什么好话。
那人骂着骂着,仍不知死活地将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肆意打量。姚蓁微蹙眉头,眼神冷了几分。
余光瞥见宋濯腰间佩剑,她猛地伸手拔出,剑身发出一声嘹亮的铮鸣。
四周忽然一片寂静,连宋濯都没料想到她的动作,神色微微一滞。
剑有些重,姚蓁勉力举着剑上前,剑尖指着那人:“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辱骂不休?”
那人已然呆住,目露惊惧。
“仅是瞧见貌美的小娘子只身行走,便肆意妄为,”她缓声道,“若我今日并非一人,岂不是要被你们捉了去?——是否有其他独行的小娘子,为你们所迫害?”
那人讷讷不敢语,姚蓁的剑尖滑到他身侧垂着的手指上,意味深长的一停顿。
她冷冷看他一眼,微微仰起的下颌与挑起的眼梢,凤仪万千,睥睨着他,缓声道:“倘若人人如此,国法安在?”
这一句轻而坚定,威严万分,沉沉打在周围人心口。
宋濯身旁的友人目露诧异,重新审视她一番。
姚蓁抿抿唇,不再言语,走到宋濯身侧,将剑还予他。
宋濯按着剑柄,手指不经意擦过姚蓁微微颤抖的手背。
苑清压着人,嘴里发出一声呵斥,与宋濯友人一起,压着他要往官府走。
人群中忽然暴出几声惊呼,旋即街坊尽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金冠青年坐在马上,面色不悦,怒斥:“敢欺负我堂妹,找死!”
他一声爆喝,两个侍卫从苑清手中夺过那伙计,手起刀落,那伙计的右手飞落在地,鲜血喷涌而出。
周遭一片死寂。
旋即人惊呼着四处奔逃:“信王世子来了!快跑!”
听到那叫声时,姚蓁浑身一僵,转过身来,断手骨碌碌砸在她面前,血珠迸溅。
宋濯反应极快,拉着她避让开。
姚蓁缓缓掀起眼帘,看向来人。
信王世子冲她温和地笑笑,他身后,是失了一只手,浑身浴血的伙计,伏在地上哀声低嚎。
姚添踩着他的断手,用力碾了碾,暗红的血液渗入青石板缝隙中。
他不耐烦地挥挥手,侍卫立即会意,染血的剑探进那人口中,将他的舌拔出。
血腥气弥漫。
姚蓁浑身激起密密麻麻的寒意,腹中翻江倒海,忍不住干哕起来。
她是想震慑作威作福的人,但她从未动过伤人的念头,此人之可怖,比这些跋扈之人过犹不及。
宋濯侧身,将她挡在身后,唇角漾出一抹极浅的微笑,翩翩行礼:“世子殿下。”
姚添目露嫌恶,打量他几眼:“起开,你挡住我看堂妹了。”
宋濯不避不让,姚蓁被他挡在身后,微微发抖。
姚添抬剑:“你想死吗?”
宋濯淡声道:“臣乃望京宋濯。”
姚添面色几经变化,明显是有所忌惮,最终,皮笑肉不笑地、阴森森看他一眼,偏头对姚蓁道:“堂妹,太子他们已至王府,你也随我走罢。”
他身后,一驾敞篷马车缓缓行驶而来。
姚蓁不愿意去。
原来她方才隐约听见的那声“堂妹”,不是错觉。
她对姚添并未有什么好印象。她仍旧记得,那年家宴,自己养的幼犬被打死后,信王世子差人做了一道犬炙,边大口吞咽,边热切地邀她共享,她因此病了许多天。
断手的血液,蜿蜒流淌至姚蓁脚下,她面色惨白,对上地上蜷缩着、无法发出声音的伙计怨毒的目光,鼻息一窒,又要干呕。
宋濯衣袖翻转,一面温和地与信王世子对峙,一面悄悄将手背向身后,将手指间一枚饴糖递给姚蓁。
他轻声道:“若不想去,便不去。”
姚蓁眼眶一热。她并不想去。
可随行的队伍因突袭四散,皇弟此时在信王府,想必秦颂也在,若要继续前去赈灾,去信王府与他们汇合,无可避免。
姚蓁面色又白了几分,将他给的饴糖攥进手心,缓缓自他身后走出,露出清丽的面庞。
她轻声道:“我随你去。”
姚添缓缓咧开嘴角,极其开心的模样。瞧着姚蓁步步向他走来,他开心地向前走了几步,欲牵着姚蓁,与她同乘。
姚蓁稳步行走,在他扑过来时,宋濯微一侧身,姚蓁便巧妙地绕去远离姚添的另一侧,对他道:“宋公子为救我受了伤,应请他与蓁共乘车。”
比起姚添身上那满溢出的血腥气,宋濯身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冽忽然不那么令人心生畏惧了。
姚添恶狠狠地剜了宋濯几眼,作罢。
姚蓁前去布庄,将预定的衣裙取出,上了马车。
宋濯坐在她身侧,打量着这驾并不宽敞的马车。
姚添想必是打算同乘后,方便贴近姚蓁才选了这驾马车。
只是可惜,姚蓁似乎怕极了他,不愿与他同乘。
他垂着眼眸,看着姚蓁的藕荷色裙裾,一角搭在自己苍青色的衣摆上,眸光渐渐幽深。
第 12 章 夜访
大垚建国初,分封与郡县制并行。先帝膝下五子,为固兄弟灼艾分痛〔注〕之情,除摄政王守西疆、常驻玉门关外,其余三王各封属地,围绕京畿,以众星捧月之势。
其中,信王封地依山临水,最为富庶。
往先,姚蓁只是略有耳闻信王府的奢靡,并未亲眼见过。步入信王府后,她对此才深有体会。
亭台楼阁,假山流水,错落相间;一道道廊庑相连,飞檐屋脊,目之所及,无穷尽也。
奴仆前来引着姚蓁等人入内。
他偷偷抬眼瞧着几位贵人,只觉得矜贵清冷气扑面而来,忙垂首,不敢再看。尤其是贵人间前头的那位女子,他匆匆一瞥,瞧见她衣着普通,未施粉黛,却美的清灵,眼波婉转间,宛若芙蓉点水,令人心中荡起一圈圈涟漪。
姚添与宋濯同时察觉到他的视线。
宋濯掀起眼帘,淡淡睨了一眼奴仆。姚添则出人意料,骤然拔出剑,剑柄一横,竟将那人眼珠径自剜了出来,丢到不远处的花丛中。
姚蓁蓦地停下脚步,又被身后的奴仆簇拥着往前走。
那人未及反应,待他们走到转角处,姚蓁悄悄抬眼看,他才反应过来,倒在地上无声痛嚎。
她心头猛地一颤,别开眼。
姚添腆着脸凑上来,邀功道:“堂妹,那人觊觎你的美貌,堂兄为你剜了他的眼,你别怕!”
姚蓁抵触他的靠近,绕到宋濯身旁,与廊上细柱紧紧相挨着。她身量纤细,宋濯与细柱之间的间距,恰好能让她容身。
姚添几次靠近无果,狠狠剜了宋濯两眼,不再动作。
行走间,姚蓁与一道道细柱擦肩,敏锐地察觉到,这雕刻着许多花纹的细柱似乎是用银铸造的。而整间座信王府,有无数道这样的细柱。
她抿抿唇,下意识看向宋濯。
宋濯余光察觉到了她的目光。
她眼眸中含着一点惊疑,看向他时,水波悠荡的眼眸忽然安定下来,像是家中那只幼猫,因外人忽而到访,惶惶不定之时,钻进他的长袍底下,粉红的爪尖扒着他的鞋履,便乖巧安静起来。
他斜着眼眸,平静与她对视。
发觉他如此淡然,姚蓁收回视线,不安跳动的心房缓缓平复。
-

姚蓁来至信王府,为客,两方会面,少不得一番繁缛礼节的客套。
她在皇宫时,便不喜着种种繁缛礼节,但身为公主,身不由已,皇后又管教严格,因而一番客套下来,她举止得当,并无不妥之处,一举一行,皆令人目不转睛。
晚宴时,她终于见到了姚蔑与秦颂。
瞧见姚蔑时,她微微皱眉。
——姚蔑临座于信王与王妃案下首。虽他为小辈,但姚蔑乃五国太子,地位尊崇,又是来客,此宴又并非家宴,本应他座于上首。
回想方才见面之时,信王与王妃举止散漫。她本以为是因为自己与他们并不熟识,如今想来,他们倒是颇为傲慢了。
而姚蔑饮茶时,频频将目光投向她,似是有话要说。姚蓁会意,轻轻颔首。
姚蔑接收到信号,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抿抿唇,目光沿着下首看去,终于在隔着一道廊庑处瞧见了秦颂。
灯火灼灼,阑珊处,秦颂也正在看她,两人目光对上,他浅浅一笑,眼眸明亮。
姚蓁心头一热,回之一笑。
收回视线时,她不经意瞧见了对面的宋濯。
他正在文雅地食用碟中鱼肉,她目光扫过去时,他似有所感,抬起漆黑眼眸,平静地瞧她一眼,或许并未瞧,便又低下头去,继续用食。
姚蓁垂首,心中几番思量。
-
宴会后,姚蓁起身往寝殿中走,身后跟着一溜王府的侍从。
她放慢脚步,与姚蔑一前一后走着,绕过几道廊庑,两人已将信王府的仆从远远甩开。
一道假山后,姐弟俩轻声细语。
姚蓁问道:“宴会上,你欲说什么?”
姚蔑紧抿着唇:“入府时,我在迷了路,在三皇叔寝殿附近瞧见了四皇叔。今日却没见到他露面。”
闻言,姚蓁眼睫一颤,良久不语。
姚蔑一向记忆出众,他说看见了,便不会有什么差错。
姚蔑惴惴道:“皇姐……”
姚蓁收敛心神,拍拍他的肩膀:“你且回寝殿去。”
“皇姐呢?”
姚蓁抿抿唇:“我去寻宋濯。”
假山外,隔着一道廊庑与矮墙,火光影影绰绰,脚步声渐渐接近。
姚蓁轻轻推了姚蔑一把:“快走。”
她提裙躲在假山后,心跳砰砰,目光逡巡,瞧见十几步外,交错屋檐下一道细细的通道,并无火光。
脚步声愈来愈响,姚蓁快步朝那道缝隙走,听见身后姚蔑“哎呀”一声。
没入缝隙时,她回头看,姚蔑佯装腹痛不止,迅速编了一番话术,将那几个侍从的脚步拖住。
天色渐渐沉郁,月光朦胧,堪堪可视物。
她沿着偏僻的蹊径,凭着记忆向外行,隐约记得宋濯的寝殿距此不远,可信王府十分大,她一时也难以判断自己是对是错,摸索着前行。
所幸她身量纤细,并不起眼,王府此时的侍从大部分又在主殿附近,摸索着走了一阵,隐约瞧见一点朦胧的光。
她惴惴看去,门前立着宋濯的侍卫苑清,瞧见她,微微一怔。
姚蓁松了一口气,悄然过去,轻声道:“我要见你们公子。”
未及苑清回答,她便绕过他,轻轻走入院中。苑清不好伸手阻拦,便步步跟在她身后,道:“公子已经要歇息了。”
姚蓁足底微微一顿,思忖道:“你且去通报一声,我寻他有急事。”
苑清便入了屋,片刻后,面色古怪地回道:“公子请您进去。”
姚蓁定了定心神,缓步走入。
屋舍中光亮不甚明晰。她小心地走着,抬头,瞧见明灭的烛光,宋濯长发披散的身影,映在山水屏风之上,宛如一幅画。
她停足在屏风前。
宋濯的身影微动,淡声问道:“公主深夜来访,有何急事?”
姚蓁道:“信王府有些古怪。”
屏风内传来窸窣的动静,宋濯似是在披衣,并未回应。
姚蓁盯着屏风上隽长身影,眼睫眨了一下,又一下。
轻缓的脚步声从屏风内传出,宋濯披衣而出,墨发未束,披散在肩头、身后,他抬着一只手,正在将垂入领口的发丝拨出来。
朦胧的烛火映出他的轮廓,姚蓁瞧不清他的神情,黑暗中,只感觉到他的目光似乎落在自己身上。
“公主说什么,濯未听清。”
她缓声将方才的话重复一遍:“……你怎么看?”
宋濯将墨发拢到身后:“臣不能妄下定……”
门外忽然传来苑清的声音,极大声:“我们公子已经歇下了,还请世子殿下白日再来!”
旋即,姚添的嚷嚷声传来:“狗东西,滚开!信王府是本世子的地方,本世子想去哪儿便去哪儿!你岂敢阻拦!”
姚蓁猛然抬头,与宋濯对视,心跳急促。
她的眼眸渐渐适应了黑暗,瞧见宋濯与自己对视一眼后,沉黑目光缓缓转向门外,又转向她。
院外争执声渐止,愣了一阵,脚步声渐渐传来。
姚蓁急的团团转,既不想与姚添对上,更不想他知道她夜访宋濯。
她迅速在屋中找寻一番,竟没有一处藏身之所,唯一的一个黑漆橱柜,里面满当当放着许多东西,此时挪移,已经来不及了。
“怎么办?”她急声问,因为话说的急,带着一点急促的尾音,又轻又软,像猫儿的呢喃。
她确实十分着急,围着他无意识地团团转,衣裙与他的衣袍粘连在一起。
宋濯垂眸,缓缓摇头。
姚添的身影,已经被月光映在薄薄的窗纸之上,眼瞅着将要推开门。
姚蓁心跳咚咚,紧抿着唇。此屋没有其他出口,亦无藏身之所,她恨不得悬于房梁之上。
她目光哀求,看向宋濯,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指指头顶,用唇形道:“帮我。”
宋濯轻轻摇摇头:“不妥。”
脚步声已停在门前,苑清据理力争:“殿下,我们公子真的已经歇息了……”
宋濯眉头微蹙,目光在屋中打量一阵,落在屏风之后。
屏风后,帷帐层叠,烛光明灭。
姚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忽然福至心灵。
-
姚添命人推开那碍事的侍从,只觉得耳根顿时一片清净。
他立在门前,透过薄薄的窗纸,瞧着屋舍中朦胧的烛光,磨了磨牙。
早先他便听说过传闻,说公主堂妹与宋家长子关系匪浅,白日一见,堂妹竟对他十分亲近,果然有所古怪。
他深夜来访,便是要给这宋姓小儿一个教训。
宋濯非他能动的人不假,他今夜所来也不是杀人,只是想让他受些皮肉之苦罢了。
只是想着,他便十分兴奋,脸上缓缓咧开一抹笑。
他推开门,屋舍中烛火轻轻晃动一下,旋即恢复平静。
奴仆提着灯跟随,姚添缓缓踱步入内。
他随意打量着屋内,喊了两声,屋中仍十分寂静,无人回应。
屋外,苑清挣脱开,跟在他身后入内,顿了顿,才缓声道:“……公子当真歇息了。”
边说着,他的目光边在屋中转了一阵,并未瞧见公主身影,心中疑惑,又不敢表露,只想着如何能快些送走这位瘟神。
怎知,姚添非但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寻了桌案,大刀金马地坐下,打量起房舍来。
苑清一阵牙酸。
姚添在桌案前坐了一阵,摆弄着桌上的茶具,忽然起身。
察觉到苑清还在,他不耐烦地将他撵出去,自己绕过屏风,走入内舍。
苑清眼皮一阵急跳,下一瞬便被他撵了出去,并将房门落了锁,他拍打几下,无果。
姚添负手踱步,缓缓往床榻边靠近。
借着明灭的烛光,他停下脚步,从书案前拿起一支毛笔,沾满墨,提着毛笔,复又朝宋濯靠近。
烛火莹莹,床榻上,宋濯阖着双眼,墨发散开,面庞被烛火映得温润如玉。
跟随姚添的小侍从,不经意看了一眼,呆滞在原地,被姚添唤了几声,才快步走到床榻前。
借助宫灯之光,姚添看清了他的脸,“啧啧”两声。
果真是清隽绝色,完美无瑕,看得人不忍心破坏这如斯美景。
可他姚添可不是一般人。
下一瞬,他狞笑两声,提起毛笔要往他脸上挥——
一只手出乎意料地快速探出,将他的手打偏。 
宋濯睫羽轻颤,睁开双眸,眼眸清凌凌的冷,缓缓转向他,冷的仿佛要将人冻成三尺之冰。
姚添不禁一哆嗦。
宋濯寒声道:“世子要做什么?”
第 13 章 细腰
姚添手中的毛笔吸足了墨,笔尖上墨汁欲滴,离宋濯极近。
宋濯冷着脸起身,端坐如松。绯色帷帐摇曳出一道弧度,他肩背宽阔挺拔,墨发倾盖在肩头,遮住大半烛光,帷帐内光影晦暗。
姚添被他一吓,一时忘记收回毛笔。
宋濯蹙眉,往床内侧了侧,避让开随时可能滴落的墨汁。
他道:“世子夜半前来,有何要事?”
姚添讪笑道:“没、没什么,本世子只是想瞧瞧公子是否真的熟睡了。”
宋濯不应,目光淡淡扫向他。
烛火朦胧,他眸色冷淡,像一块墨色的寒玉,视线锁在姚添身上,眼底深处,隐隐有不耐之色。
“那世子,”他缓声道,目光落在姚添手中的毛笔之上,“现今可以离开了罢。”
姚添有些怕他,闻言背脊生寒,仓皇将毛笔塞进一旁侍从手里。
宋濯并未提及他拿着毛笔靠近他的床榻之事,越是不提,姚添心中反而愈是不踏实。
因而他没有注意到,宋濯倾身遮掩的床榻内侧,被褥轻轻动了动。
宋濯睫羽轻颤,目光落在那团被褥之上。那一团微微鼓起的被褥一滞,旋即他手心之下鼓起一个尖尖角。
宋濯眉心微蹙,从被褥中抽出手,将玉白修长的手指放在被褥之上,轻轻拍了拍鼓起之处,鼓包随即缓缓落下去。
抬眼时,他眼中不耐之色又多了几分,一向缓和沉稳的声音,此时竟颇有几分催促:“……世子?”
姚添含糊地应了一声。
最先被人拆穿后的惊惧褪去后,他反而平静下来,心道,整座信王府都是本世子的地盘,我怕他作甚。
冷静下来后,他掐断了自己欲离开的脚步,抬眼打量,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他皱眉看向宋濯,宋濯目光坦然,与他对视。
姚添狐疑地在他身周看了看,又打量着四周,除了地上散落着一件外袍外,屋舍中一派整齐,并无异样。
姚添愈发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继续走动着,冷不丁嗅到一股香气。
——一股淡淡的、隐约有些妩媚的香气,属于女子的香,弥漫在这间窄小的屋舍之间。
是这间屋舍绝不可能会出现的香气。
打从他第一眼看见宋濯,尤其是瞧见表妹扑入宋濯怀中那一幕,他便十分不待见宋濯,因而白日里,他特地嘱咐内务,给宋濯一间距离姚蓁极远的、无人住过的小院子。
据说宋濯入住前,难以忍受,王府中人受命于姚添,不肯为他清扫,他从府外聘请来许多奴仆,清扫直至一更,才肯踏步进院子。
这屋中本来便没什么气味,被他这么一清扫,便更没可能有甚么气味了,怎会有女人香?
他轻轻嗅着这股香味,只觉得绵柔清香,隐约有一些熟悉的感觉。
他越发狐疑,抬步向摇曳的帷帐走去。
宋濯眼神微冷:“世子,留步。”
姚添怎会听他的,一步步靠近床榻,抬手掀开层层堆叠在床两侧的帷帐。
帷帐后,空空如也。
姚添不信,绕到帷帐之后,拨弄着帷帐,仔细检查一番,的确没有任何异样。
帷帐被他弄得乱晃,烛火也跃动不止。姚添转身,只见宋濯眼中淬冰,嗓音寒冷:“世子究竟要做什么?”
姚添自知惹恼了他。
他本来也只是想偷偷的捉弄他一番,未曾想他忽然醒来,计谋中途崩殂。
他虽莽撞,但尚且有几分智慧在,知晓此人以及他身后的宋家,自己得罪不起,于是连忙陪笑道:“公子有所不知,子加深夜鲁莽闯入,实则是因为王府进了贼人,方才那一番说辞与动作,是子加为防贼人藏匿在公子屋舍之中,贸然捉拿,恐其惊疑,对公子不利,故出言冒犯公子。”
宋濯寒声道:“屋舍中并无他人,依世子的意思,濯即是贼人?”
姚添忙道不是。
眼瞧着宋濯眼眸中满溢着冷冷的不耐之色,他有些心虚,便自觉辞别离去。
脚步声渐渐远去。
宋濯目视着门扇开合,姚添二人离去。
身侧被褥又开始小幅度的动起来,被褥之下,柔软纤细的手指按在他的腿上,微微一僵。
宋濯喉结轻轻滑动一下,起身,低声道:“人已经走了。”
他话音才落,被褥猛地被掀开,姚蓁从厚重堆叠的被褥中起身,跪坐在床榻之上,抚着胸脯,大口喘息,一张小脸被闷得通红,鬓发散乱,紧紧贴着汗湿的面颊,双唇湿红,因为有些急促的呼吸不住翕动着。
宋濯微微皱眉,看她一眼,又错开视线。
他的指尖,缠绕着一根断发,柔软丝滑,属于女郎的。
他垂下眼眸,将那根发轻轻捻了捻。
姚蓁终于平复了呼吸,小声感叹道:“……好热,好闷。”
宋濯不应。
她抬眼,看见他冷肃面庞,意识到自己此前不妥的举动,愣了愣,欲起身走下床榻。
这张床榻的空间不大,她方才蜷缩在被褥之间,身躯弯折着,紧紧贴着宋濯的身躯。
她藏得匆忙,因而来不及调换姿势,不得不被迫伏在宋濯身侧,跪麻了双足。
因而她起身时,足尖发麻,险些踉跄着从榻上跌落。匆忙之间,伸手揪住帷帐,才在地上站稳。
宋濯冷眼看着,即使她方才即将要跌倒,他亦没有丝毫动容,更没有出手帮忙。
姚蓁自知做的不对,也知她惹他动了怒,垂着眼眸,不敢再看他。
——她方才寻不到藏身之所,仓皇之下,越过他走入屏风之后,欲藏在层叠的帷帐之后。
她试着躲进去,发觉太明显,而以姚添的疯劲,说不准会伸手拨弄帷帐。
于是在宋濯随她走入屏风之后、千钧一发之时,她迅速踢掉绣鞋,掀起被褥欲躲进去。
宋濯察觉到她的意图,猛然伸手捏住她的手腕,制止住她的动作。
他低声道:“不可。”
然而姚添已经将门推开了。
姚蓁心中焦急,空着的手攀援到他的手臂之上,微微用力,欲推开他。宋濯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他明白她的意思。但他不可能配合这荒谬的举止。
她红唇翕动,轻声道:“求你。”
脚步声渐渐传来,姚蓁焦灼的往他身后看一眼,看见了映在屏风上的明亮的宫灯灯光。她一时难以顾及其他,即使被他拉着,也顺势倒下,窝进堆叠的被褥之间。
宋濯被她扯得踉跄,身上披着的外裳滑落在地。他眼含微怒,然而此时她已经扯着被褥盖在身上,如若他不配合,以两人现在的处境,今夜势必名节不保。
他只好掀开被褥,配合她,躺进床榻之上,在宫灯的光映入内舍之前,闭眼假寐。
他捏着姚蓁的那只手,一直没有放开。
姚蓁被他捏的有些痛,难以忍受,故而在宋濯与姚添说话时,她艰难抬起另一只手,想将他的手推开。
她微乱的呼吸,弥漫在被褥中,洒在衣着单薄的宋濯身躯上。
她听见宋濯说话声停滞一瞬,旋即他抽出手,拍在自己身上。
姚蓁知道他是在警示自己。
可他手落下的地方实在不凑巧,是她的后腰,力道落在腰身,姚蓁腰间一软,瘫倒在被褥之间。
这令她的腰至今还有些隐隐发麻。
好在,最终姚添并未发现她。
-
姚蓁睫羽轻颤,轻轻吐出一口气。
宋濯沉黑视线落在她身上,眼底一片幽深,良久,道:“天色不早,公主快请回罢。”
姚蓁轻轻应了一声:“嗯。”
她抬起足,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顿住:“且慢。”
宋濯正要端起桌案上的茶,闻言看向她:“公主请说。”
“我先前说信王府有古怪,”姚蓁道。她恐姚添等人并未走远,因而将声音放的很轻,“并非空穴来风。太子说,此前曾在信王寝殿附近看见了淮王身影。先皇律法规定,封王之间,非皇帝得允,不得私自会面,此前我并未听闻过父皇说过淮王要与信王会面的讯息,淮王又藏匿行踪,不曾露面,故而我猜想,是否他们是私自会面。——他们私自会面,又是为了什么。”
宋濯听罢,思忖良久。
姚蓁抬起眼眸,端详他的神色。
片刻后,宋濯缓声道:“臣知晓了。”
姚蓁轻轻颔首,抬足向外舍走去。
天已经很晚了,天幕沉郁漆黑,不见星光,她只身前来,信王府又很大,终究是女儿家,瞧着浓黑的夜色,心中有些发憷。
她回头看一眼,宋濯身形颀长,在屏风上落下淡淡的一层阴影。——她今夜将他惹恼,是万万不敢再求他旁的事了。
她寻思着,若是实在怕的不行,便拜托苑清将自己送回寝殿。
这般想着,转瞬间,她已经来到门扇前。
她的手指搭在门扇上,门外不远处,苑清立于院中。
她才要打开门扇,院中又传来一阵聒噪的说话声。
姚添的身影自院门处重现,疾步朝这边走来,言语中颇有些凶恶:“本世子的手持落在了他屋舍中,你怎么也不提醒一下?”
姚蓁倏地收回手,目露惶惶,张望一阵,奔向内舍。
内舍中,宋濯正立于床榻一侧,目光落在被褥之上,修眉微蹙。
听见急促的脚步声,他下意识转身看去,冷不丁被疾步行走的姚蓁撞上。
猝不及防之下,他一时来不及稳住身形,足底趔趄,跌坐在床沿,混乱中,不知怎地,姚蓁双腿分开,坐在他弯曲的一条大腿之上。
宋濯的手,下意识地护在她柔软的细腰之后。
他垂眸,对上她惊惧的目光,眼底微寒。
然而不及两人说些什么,下一瞬,屋舍木门被人大力撞开,姚添大步走进来,嚷嚷道:“对不住啊宋公子,本世子的手持落在这儿了,不得不取回,多有打扰……”
他绕过屏风走入内舍。
与怀抱娇躯的宋濯目光相对。
第 14 章 炽热
姚添发出一声暧.昧的惊叹,脚底凌乱,后退几步,将身后的山水屏风撞倒。屏风木质沉甸,倒在地上时,轰然巨响,似乎还带倒了什么东西,牢牢压住姚添一角衣袍。
好在,宋濯反应极快。
在两人目光刚一相对、姚添还来不及看清他怀中人时,他便抬袖抚灭烛火。
待姚添回过神,欲细看时,屋舍中已是黑暗一片,他目光短暂地捕捉到一截雪腻的纤长脖颈,柔软地依偎在宋濯肩头之上。
至于两人衣着如何、究竟是在做何事,他已看傻了眼,全然没有注意。
浓沉的黑暗,将人的五感无限放大,细微声响,清晰无比。
姚蓁被那一声巨响惊得心中一颤,紧张之下,下意识地揪住宋濯的衣襟,听见自己略微急促的呼吸。
她背对着姚添,不知身后是何种情况,心房剧烈跳动,手指不安蜷缩。
若是教姚添发现了她……那方才她惹恼宋濯,才换来的藏匿,算是白搭了。
公主的名节也不必要了。
本来她与宋濯之间就颇为惹人非议,这下愈发说不清了。
以姚添的发癫时的疯劲,怕也不会轻易放过宋濯。
宋濯——
宋濯的手掌,仍旧搭在她的后腰处,掌心温热,手指修长,几乎能一手将她的细腰揽住,牢牢握在掌心。
倘若他微微用力——
姚蓁浑身一颤,不知自己为何冒出了这个念头。
然而,那只温热的手,此时正紧紧地贴合着她的腰线,她不受控制的想下去。
当时,在望京时,她曾撞见过,宋濯端坐书案前,用修长手指,将正在围着他、闹他的猫儿后颈提溜起来。猫儿被人掣住要害,霎时便安安静静。
宋濯的提着小小的、不及他一只手掌大的猫儿,目光凉凉扫向她。
她僵住脚步,话语噎在喉间,说不出口。
那时的想法,渐渐与现在的想法重合。
……会被他捏断的。
这般想着,她又抖了抖,手按在宋濯腿上的肌肤上,身躯不安地动了动。
衣料摩挲,窸窣响动。
宋濯未着外裳,衣着单薄,她自己穿的也并不厚。手落在他精瘦的肌肤上时,她清晰的感知到脉搏有力的跳动,和他近在耳侧的鼻息。
她手心有些烫,欲要收回手。
黑暗中,蓦地,宋濯出声:“别动。”
姚蓁与姚添齐齐顿住。
姚蓁的指尖还留在他衣裳的布料之上,拿开也不是,不拿开也不是,若有若无地触着他。
姚添停住自己往外扯袍角的动作,睁大眼瞅向他们那边。
奈何熄了烛火,宋濯身处的位置又丝毫不见光,他什么也瞧不清,隐约可见帷帐顶泛着粼粼的光,是院中灯光映照进来的。
他只得在心中惋惜地感叹一声。可惜,可惜,未曾谋得美人面。
他方才虽没看清,但只瞧见了一丁点身段,便知宋濯怀中的,乃是绝色上品的美人。
那颈子处的雪肤,比及他的堂妹姚蓁,也并不逊色多少。
姚添并未细究,为何他瞧见美人,第一瞬间想到的竟是姚蓁。
他摩挲着下颌,想,怪不得他方才总闻到香气,总觉得这屋舍中有些不对,原来是宋濯藏了个女人。
一个,他不想让旁人发现的女人。
方才那女人,定是被他藏在屋舍中。这屋舍他清楚的紧,压根没有什么藏人的地方。
所以那女人,在他方才进来时……应该藏在了宋濯的床榻之上。
他一走,两人便难耐的纠缠在一起。
他的视线,落到方才宋濯外裳掉落的地方,心尖痒痒。
宋濯这般瞧着如此周正寡欲之人,于敦伦之事上,倒也是个不顾君子风范的,性子急的连衣裳都不及捡。
传闻宋濯不近女色……传闻果然不可信。
想着想着,他喉间有些紧,心道,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宋濯如此宝贝,给人瞧上几眼都舍不得?
姚蓁浑然不知他此时在想什么。
她能感受到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惴惴不安,僵住不敢动,生怕姚添察觉到哪里不对,连鼻息都放轻许多。
紧张之时,只恨更漏流逝的这般慢,因为惊惧,她的手指都在微微发颤。
脖颈上忽然一热,姚蓁一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下一瞬被宋濯按着脑袋压在锁骨处,两人紧紧相贴。撞上他炽热肌肤,她那点柔媚的声调被揉的稀碎。
她听见宋濯冷声道:“世子,看够了吗?”
被宋濯紧紧按着,姚蓁的鼻尖压在他肩头,有些呼吸不畅。她张开口,轻声呼吸着,像一条缺水的鱼,呼吸时带着一点喘.息。
她愈是轻喘,宋濯将她按得愈紧。
他的力气十分大,姚蓁挣脱不开,眼泪汪汪,贴在他耳侧,用气声对他道:“轻一点……”
方才她那一声惊叫,直将姚添听得眼睛发直。
所幸那娇滴滴的一声,与她平日里端着仪态所发出的嗓音并不一样,姚添并未察觉到异样。
可姚蓁要紧张死了!
宋濯是做过夫子的人,一声冷斥,将姚添训的浑身一哆嗦,手一用劲,将袍角从屏风底下拽出,用力过大,一个踉跄,噼里啪啦又带倒了什么。
他仓皇摸到自己的手持,紧紧攥在手中,脚下却未曾挪动分毫。
哪怕是知道自己撞破了旁人的房事,信城小霸王姚添亦丝毫不脸红,甚至混不吝地调笑宋濯:“哟,你这是急眼了?”
宋濯不应。
他便自顾自地说起了隐晦的荤话,眼神不住往宋濯怀中瞅,甚至还大胆地向这边迈了几步:“我说方才来时,宋公子为何如此恼怒——这是哪里寻得的美人?宋公子若是用的称心,不如介绍给我,改日让本世子也快活快活?”
姚蓁听见他的话,有些能听明白,有些听不明晰,但也知绝不是什么好话,又羞又恼,气得浑身发抖。
偏生姚添还在喋喋不休,又像是低声自语:“这小美人身板柔弱的很,是不是雏儿?若是,宋公子可要牢记,莫要如此心急,届时弄疼了她,不知要搂着你的腰,哭哭啼啼落多少眼泪……”
姚蓁感觉到,宋濯压着自己的那只手,筋脉“突突”直跳。
他嗓音含怒:“够了,世子请回!”
姚添知道,自己是彻彻底底将他惹怒了。
他不知自己今夜是发的哪门子的疯,自从闻到那股香味,便总想出言挑衅宋濯,甚至在走出内舍时,仍不甘心的放缓脚步,竖着耳朵听。
他听见宋濯低声问:“弄疼你了?”
旋即是柔媚的女声,轻声应,声音断断续续,听不明晰,但足够令人浮想联翩:“没有,只是……”
姚添听得耳根酥麻。
内舍的对话戛然而止。
姚添心头发紧,恐自己被发现,改日宋濯去父王前参自己一本,连忙快步走了。
-
内舍中。
姚蓁压着嗓音,轻轻咳了几声。
方才,因为她鼻尖撞在宋濯的坚硬的锁骨之上,本就逼出了一些泪,此时一咳,眼尾咳出细碎的泪珠,湿湿沾在眼睫之上。
她分神辨认一阵,轻声问宋濯:“他走了吗?”
宋濯言简意赅:“嗯。”
姚蓁骤然放松下来,软倒在宋濯怀中,手搭在他的臂弯之上,后怕不已,指尖还在微微发抖。
她仰起脸问:“方才……他发现是我了吗?”
她感觉到宋濯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有些沉。
视线一触即离,宋濯淡声道:“应该没有。”
姚蓁便放下心来。
她的鼻尖,因为方才被宋濯按着,贴在他炙热的肌肤之上,有些痛,又有些发痒,便抬手揉着鼻尖。
她好似浑然未曾察觉到,她坐在宋濯腿上、依偎在他怀中,这样一个姿势,在漆黑的夜里,是多么的暧/昧、多么的不妥。
——多么的危险。
宋濯盯了她一阵,沉声提醒,她才恍然大悟一般,自他大腿上起身。
宋濯看向她。
不用灯光,他亦能猜想到,那个端方清冷的公主,此时是个什么模样。
必然是脸颊绯红,神色讷讷,眼尾应该也是绯红的。
——方才他们挨得太近,他清晰地听见,她急促的喘.息中,带有一点哭腔。
纤长如鸦羽的眼睫,此时应该是湿润的。
他的指尖,还留存有她脖颈处细腻肌肤的触感,腿部衣料上也留存着她的温度。
他盯着她。
竟分辨不出,她是刻意,还是真情流露。
他轻轻叹息一声,尾音上挑,似乎带着一丝轻笑:“公主……”
姚蓁懵懵抬头:“嗯?”
宋濯看向支摘窗外,地面盈着水一般明亮:“公主还不离开么?”
姚蓁抿抿唇,轻声道:“这就离开。”
她抬步向外走去,步子很快。地面太过于凌乱,她似乎踢到了什么,那物件与地面摩擦,在寂静的黑夜中发出一道刺耳的锐响。
宋濯看见,黑暗中,她的身形顿了顿,应该是吓到了。
许是仔细辨认了一阵,片刻后,她才小心翼翼地抬足,绕过四散的物件,走到外间。
宋濯起身,双眸轻阖,触碰过姚蓁的那只手,指尖无意识地轻轻捻搓着。
他难以忍受,这如此凌乱的屋舍。
脚步声渐渐远离,宋濯垂眼,看向自己的指尖,眉间缓缓蹙起。
可很快,那眉梢微微挑起。
极轻的脚步声,去而复还。
姚蓁顿足,声音轻柔:“外面,下大雪了。
“我没办法离开了。”
第 15 章 共寝
隔着浓重的黑暗,宋濯凝视着她。
窗外落着细碎的雪花,雪势渐大,院中枯树裹银装,枝丫交错,延伸向天际,枝头如绽万千梨花,又似银絮拂过。
灯光映照下,细雪粼粼,沉寂之中,隐约可听见雪花落地时发出的窸窣声响。
姚蓁渐渐察觉到寒冷。她双手交叠在身前,衣袖垂落,脊背挺直,端立着,目光搜寻着他所在的位置。
良久,宋濯别开视线,看向支摘窗外密密匝匝的雪花。
他淡然道:“臣差苑清送公主回去。”
姚蓁轻轻咬了咬下唇:“不可。”
她总疑心,姚添并未走远。她一出去,保不齐会撞在一处,徒生许多麻烦。
况且,雪势现今这样大,明儿晨起时又不知该是个什么情况,她现在若是离开,倘若雪势骤消减,保不齐会留下从宋濯院中蔓延至自己寝殿的足印,有心人稍一留意,便又是一场编排,平添人口舌。
与其那般麻烦,不如她留在此处,待到天明,观其雪势,再做定论。
这般想着,她便这样对宋濯说出口:“会留下足印。”
黑暗中,又是良久的寂静。
须臾,姚蓁听见宋濯从喉间溢出一声轻叹:“嗯。”
他转身向外舍走,与姚蓁擦肩而过时,微微顿住脚步,声音沉沉,尾音带着一点情绪不明的上挑:“委屈公主,在此歇息一晚。”
姚蓁侧着脸看向他:“你要去哪里?”
宋濯平视窗外白茫茫的雪,掸了掸衣袖,缓声道:“臣忽然忆起,有些策论还未曾温习。”
借着映入屋中的雪光,他睨她一眼,语气平淡:“床榻,臣暂时无用。公主上榻歇息罢。”
姚蓁眨眨眼,颔首。
宋濯推门而出,门扇开合,抖落屋檐上堆积的雪。
雪块哗啦落下,将檐角下垂着的灯笼搅动地一通乱晃。
姚蓁回眸看,宋濯披衣而出,穿过廊庑,走入院中。
灯笼下朦胧的光,勾勒出细碎雪花的形状,宛如万千星子洒落,飞舞翩翩。
雪色映得他侧脸如玉,他的肩头落了许多碎雪,穿过一个拐角,便瞧不清身影了。
方才又惊又骇,驱散了困意。此时骤然安稳下来,困意渐渐上涌。
姚蓁掩唇,小声打了一个哈欠。
她眨眨眼,小心绕过地上杂乱的物件,走到床榻旁。
她退去绣鞋,端坐床沿。
坐了一阵子,神识渐渐为困意所侵扰。
迷迷糊糊间,她听见门扇又一声开合,应是宋濯折返,脚步声渐渐靠近内舍,便安心地睡了过去。
轻缓的脚步声顿在床榻前。
宋濯手持策论,沉沉看了和衣而眠的姚蓁一眼,眼底幽深,情绪莫辨。
须臾,取过一旁的被褥,为她盖上。
路过倾倒的屏风时,他顿了顿,终究是难以忍受,便俯身将屏风扶起,又接着雪光,将杂乱的物件恢复整洁。
做完这一切后,他走出内间,点燃一支细长的蜡烛,坐在桌案前,秉烛夜读。
一张屏风之隔。
外舍里,他身形隽长如玉树,烛光明灭,将他的脸庞烛光映照得朦胧,他的身影被拉地极其宽长,映于墙上,有渊渟岳峙之势。
他看着手中书,浓长睫羽低垂,半晌未曾翻动一页,面上阴影层叠,深浅不一。
内舍里,繁复的帷幔后,她睡得安稳,在熟睡时,唇角微微弯起,卸下了白日里强作的端庄姿态,露出不为人知的柔软。
雪花纷扰,零落一整夜。
-
翌日,姚蓁晨起之时,天已放亮。
简略舆洗后,她推开门,但见眼前一片白茫茫,天幕间散落着碎雪。
树枝上夜堆着满满的雪。隔一会儿功夫,便打飐(zhǎn)儿坠落,呼哧撞入地上厚厚的雪堆中。
打眼一瞧,便知这雪落了一夜。足稍稍踏入雪地里,松软的雪花便堆积到人足踝上三寸。
姚蓁微微懊恼。
早知雪落了一夜,那昨儿便不必顾虑,直接回寝殿便是了,总归不会留下足痕。
她甫一推开门,一旁候着的苑清便连忙迎上来。
姚蓁问:“你家公子呢?”
苑清道:“方才信王来请,公子同工部侍郎等人去巡验附近的河道了。”
他取来一件雪白氅衣,递给姚蓁。姚蓁接过,目露不解。
苑清解释道:“天骤寒,这是公子一早吩咐属下,让殿下穿着保暖的。——公子说,这件衣裳,做的小了一些,他未曾穿过。”
姚蓁轻轻颔首,穿上氅衣,戴好兜帽。
苑清在前引路,她尾随其后,往自己寝殿走。
虽然宋濯说,这件氅衣做的小了一些,但披在姚蓁身上,依旧十分宽敞,衣摆拖长。她拢着领口,小心翼翼地迈步。
绕过宋濯这处偏僻的小院,以及院外匝道,面前所见忽然宽阔起来。
昨儿太晚,姚蓁并未留神看,现今瞧着这般光景,便知宋濯多半是因她连累,受了姚添的胡羼(chàn)。
信王府的规格与皇宫类似,亦是红墙映雪。姚蓁抬眼看去,眼睫轻颤几下,悄然垂落。
二人快步疾行。
蓦地,与一人迎面对上。
姚蓁裹着氅衣,脸瞧不明晰,秦颂迟疑一阵,缓声道:“公主殿下?”
姚蓁停下脚步,看向他。兜帽偏移,帽沿绒毛打飐儿,露出她小半张脸来。她冲他轻一颔首:“秦公子。”
秦颂穿着一身月白锦的衣裳,整个人温润如玉,看着她时,脸上挂着得体、温雅的微笑,实则眼神悄然她身后瞟,心中猜忌掀起惊涛骇浪。
他方才途径公主寝殿,见太子匆匆入殿,而门前婢女神色古怪,便有些奇怪;如今在此偶遇公主,她身旁跟随着宋濯的侍从苑清,而她的身后的那一条通道,唯一可至之处……只有宋濯的住所。
此时又才至辰时,实在难以让他不猜疑,公主是去了何处,同什么人,做了一些什么事。
是晨起得早,还是……夜不归宿。
他看着姚蓁的脸,欲仔细从她脸上寻出一些端倪来,寻来寻去,愈发觉得那张脸清丽非常,未施粉黛,与寻常女子气质不同。
仿佛有一道无形的丝线,缭绕在他的心头,轻轻抚着,秦颂一时忘记收回视线。
姚蓁眼睫轻颤几下,知晓他正在聚精会神地看自己,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宽大衣袖底下的手指,微微蜷缩,面颊发热。
一旁立着的苑清,磕了磕鞋履前头沾着的碎雪,沉闷地磕碰声将秦颂神识唤醒。
他笑了笑,自姚蓁脸上挪开视线:“大清早,天这样寒冷,公主是去哪里了?”
姚蓁先前便设想到,若是被人撞见,自己应怎样回答。
因而她不慌不忙,淡声道:“方才去寻了宋濯公子,欲商议一些事,可他不在,去巡验河道,我便折返回来了。”
秦颂颔首应:“原来如此。”
话音才落,他忽然察觉到不对,视线猛地一凝,看向她的足底。
雪势在半个时辰前、天亮之后,便已几乎不再落了。
如若依照姚蓁所说,她应是天亮之后去寻得宋濯,那沿途应该有一排足印通过来。
她身着宽大氅衣,过长的氅衣衣摆,在身后雪地上曳出长长的拖痕。
然而秦颂一路走来,并未发现女子绣鞋的足迹。
此时姚蓁身后有一排足迹,被衣摆拖曳地有些模糊。但这道痕迹仅是从宋濯院中单行延伸过来,即使姚蓁是踩着自己的足迹去而又返,那也只能证明她天亮后自宋濯院中走出,并不能证明她是天亮后才去寻得宋濯。
秦颂的心房中,一时百味杂陈,目光复杂,幽幽地看了姚蓁一眼。
——她竟与宋濯同处一室,一夜未归!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是说什么也未曾发生,即使那人是清冷端方的宋濯,秦颂也是万般不信的。
他的视线,落在姚蓁的唇瓣、下颌之上,反复流连,甚至欲窥视氅衣领之下,以此来分辨她与宋濯,究竟做到了何等地步。
姚蓁没察觉到他的异样。
心上人在眼前,更是将目光频频落在她身上,盯着她看,姚蓁已然不知作何反应,鸦羽般的纤长眼睫不停地颤。
她垂着眼睫,目光悄悄落在秦颂身上,红唇翕张,几次欲说些什么,话到唇边,忽然不知应说些什么。
公主虽然性子冷,平日里甚是寡言,但她仅仅是性子使然,不爱说话,并不是不擅于交谈。她从没如现在这一刻一般,欲语还休。
秦颂打量她一阵,忽然阔步上前,站在她身侧,微微倾身,轻声道:“殿下。”
姚蓁抿抿唇:“嗯?”
秦颂居高临下,盯着她的脸庞,缓声道:“臣那里尚且有一些话本,改日拿给殿下。”
姚蓁眼眸亮了亮,仰头看他,轻轻颔首:“好!”
兜帽顺势滑落,下颌与一截雪白脖颈皮肤露出,秦颂打眼看过,发现并未有什么痕迹,略松了一口气。
清丽的女郎,漂亮的眼眸中潋滟着水色,眼眸亮时,像水中映照出许多颗星子,乌黑的眼眸仿佛一块蕴藏着细碎珍宝的墨玉,与平日有些不同,眼中含着一点儿笑意,直勾勾地望着他。
两人距离极近,不过半步。
秦颂心中一颤,见她鬓发微乱,肌肤白腻,竟情不自禁探出手,欲将她散开的鬓发挽至耳后。
他的指尖,才触碰到姚蓁那缕柔顺的鬓发,冷不丁身后猝然冒出一声没什么情绪的提醒,言语中没有半分焦急:
“——当心。”
秦颂一时未及反应,说这话的人是谁,他说的当心又是指什么。
姚蓁微怔,辨认出来,那没甚么情绪的声调,属于宋濯。
——下一瞬,她被人扯开几步,踉跄着磕入人胸膛。
而秦颂猝不及防,被头顶树枝上堆积的雪,浇了满头满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