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221122102355.jpg

第11章 纸扎村(11)
“只要不触发那个‘三人’条件,就不会有危险,对吗?”金丽梅问道。
刚刚赵强已经把陆烬的分析告诉了她。
虽然她不愿意相信一个小孩子的推论,不过目前看起来,似乎也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
赵强抿了抿嘴唇:“这个,恐怕也不是绝对的。还得看有没有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比如李丽。”
金丽梅眉头紧皱:“我留下来。”
赵强有点出乎意料。
因为老手都知道,越是富于挑战性的支线任务,积分回报就越多。
而积分越多,能够兑换的道具就越厉害。
目前看起来,去后山,要比留下来的不确定性更强,挑战性更大,所以得分也就更高。
他有些奇怪,金丽梅这样的老手,为什么会选择了留在这里。
周岚把棒球帽摘下来,手指插进头发里,狠狠地揉了一把。
“我去后山!”
赵强点点头:“我也去后山!”
陆烬在安燃耳边低声说:“姐姐,你留下来。”
安燃本来想跟赵强他们一起去后山,听到陆烬的话,眉心微微蹙了蹙。
但是陆烬那柔和的目光里,含着令人莫名信服的笃定。
他又微微点了点头:“现在不方便解释。听我的。”
安燃一时间竟然想不到反驳的理由。
罗伟和郑清元两人互相看了看,凑到一起合计了一下。
虽然去请大夫可能更危险一些,不过赵强和周岚两个老手至少还能帮一把。
总好过和奸猾的金丽梅单独在一起。
“我们俩跟强哥走!”罗伟说道。
最终,只有金丽梅和安燃留下。其他人跟着赵强和周岚,在村长的带领下,朝后山进发了。
重新回到村长那间臭气熏天的屋子里。
屋子里黑洞洞的,伸手不见五指。
金丽梅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为什么不能开灯?”她压低声音紧张地问道。
临走之前,陆烬嘱咐安燃,务必拉好窗帘,千万不要开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安燃知道,自己应该听陆烬的。
所以此刻,屋子里漆黑一片,只有三个女人呼吸的声音。
如果炕上那个,能称之为女人的话。
安燃对金丽梅的印象不太好。
作为老主播,她不帮新主播也就算了,毕竟在这种诡异的环境里,人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致,无心顾及他人也正常。
但是她为了自己的任务积分,有意误导新人就有点过分了。
此刻听到她问,安燃摇摇头,冷冷淡淡地回答:“不知道,照做就行了。”
“照做?一个小崽子的话就那么可信?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太危险了吗?”她不敢大声,只能隐忍着低声质问。
安燃不再搭理她,安静地坐在凳子上,用耳朵辨别周围细微的动静。
她何尝不知道,跟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怪物同居一室,还要关灯遮蔽光源,是一件多么惊悚的事情。
但是她明白,陆烬不让屋子里有光,肯定跟那个关键词有关系。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村长老婆的呼吸声特别粗重。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方便两人掌握她的位置。
安燃和金丽梅都坐在凳子上。
此刻,就听村长老婆“呼哧呼哧”的声音慢慢从土炕上往地下挪。
慢慢朝两人靠近。
死一般寂静的夜幕中,那声音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在两人耳畔回响、无限放大。
“其实我说了谎。”金丽梅颤着声音说。好像是在跟安燃说悄悄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言自语。
“我只直播过一场。”
“我怕被老主播当炮灰,所以才多说了一次。”
“但是上一场没有这么……”她说不下去了。
有些哽咽。
安燃刚想开口安慰她两句,就听金丽梅又说:“我不想死!”
“再这样下去,我他妈迟早被干死!”她的声音大了些。
“安燃要死你自己去死,别他妈拉着我!老娘不跟你玩了!”她几乎是咆哮了起来。
显然,她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点。
仿佛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金丽梅“噌”地站了起来,一个箭步就跑到了墙边,黑暗中伸手去摸灯绳。
安燃急了,赶紧跑过去拉她的手。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金丽梅已经把灯绳攥在了手里。
下一秒,头顶上昏黄的小灯泡亮了起来。
同一时间,安燃一个闪跳,灵活的身子瞬间窜到了门槛外面。
如豆的灯光亮起来,把不大的屋子照亮了。
安燃站在门外看到,村长老婆此刻正在地上蠕动爬行。
见到亮光,她油亮亮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
“抓到你了……”她咧开嘴,笑着对金丽梅说道。
安燃猛然发觉,那堆肥肉的身后,并没有一抹影子!
她也是个没有影子的人!
所以说,此刻屋子里,金丽梅和她自己的影子、再加上村长老婆,又凑齐了“三人”!
下一秒,那堆肥肉猛地从地上蹿了起来。
立起来接近两米高。
她的肚子“刺啦”一下子裂开了。
但是并没有血或者内脏涌出。
那裂开的肚子,如同两扇对开的大门,忽闪着朝金丽梅扑了过来。
金丽梅早已经吓傻了。
想挪腿,但是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村长老婆瞬间把她包裹进了自己肚子里。
金丽梅挣扎着,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救命……”
弹幕瞬间爆炸:
【屮艸芔茻!什么冥场面!】
【No作no die啊!金丽梅纯属自己找死。】
【卧槽!还我一双没有看过这丑东西的眼睛!】
【《撕裂人》的即视感啊!这体积,得吃了不少人吧?】
【这是我看过直播里最油腻的鬼了!】
安燃想过去拉扯金丽梅,但是此刻对方已经被那怪物包裹住。如果自己过去,恐怕又会掉进“对影成三人”的陷阱里。
况且,凭她的力量,赤手空拳,在这诡异的环境中,绝对无法把人从那巨大的怪物身体里抢出来。
过去也是白白送死。
她不是圣母。
片刻之后,眼看着金丽梅整个人被那巨大的完全肥肉吸收,不见了踪迹。
门外的安燃感觉有些窒息,身子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
如果不是她的神经系统异常强大,恐怕早就吓死好几轮了。
“啪嗒——”有什么东西从村长老婆身体里掉了出来。

第12章 纸扎村(12)
那庞然大物费力地低头瞅了一眼,然后用脚往旁边踢开了。
安燃看清,那是一只金色的小哨子。
她听陆烬说过,除了没信号的手机之外,只有从直播平台系统里购买的道具,才能带进直播现场。
看来这只哨子就是金丽梅兑换的道具。
又大了一圈的村长老婆此刻能够直立行走了。
她一脸迷之兴奋,嘴里念念叨叨:“十年了……终于等到了……”
她摆弄着刚刚得到的两条腿,一拐一拐地朝门槛走过来,眼看就要走出屋子了。
安燃心里有点慌。
村长交代过,不能让她出屋。
况且,此刻院子里,月光皎洁。那怪物只要跨过门槛,和她便又凑成了一个“三人”。
那么自己将必死无疑。
安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抬头看了看屋子顶上垂下来的那只小灯泡。
一低身从院子里的土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头。
成败在此一举!
她瞄准了小灯泡,用力把手里的石头扔了出去。
“啪——”不偏不倚,正中目标。
随着一声脆响,灯泡碎了。
屋子里重归一片黑暗。
安燃吸足了一口气。
一步窜到门口,抓住女人伸过来的一只胳膊,往自己怀里一带,又迅速往外一推:“进去吧你!”
纤弱娇俏的女孩子,硬生生把三百多斤的肥胖怪物推了一个趔趄,连连后退。
安燃没有丝毫犹豫,趁机会钻进屋里,回手把门带上了。
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因为身体原因,她不能参加一直向往的自由搏击俱乐部。
但是她喜欢运动,特别是喜欢能够提升个人战斗力的运动。
说白了,就是喜欢跟别人干架。
所以她选择了相对安静的太极功夫。
她天生聪慧,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触类旁通。
在太极功夫社里本领艳压群芳,大一下学期就当上了社长。
虽然工作之后,很少再练习,不过此刻面对这个凶险的庞然大物,她吃老本儿,倒也还算好使。
屋里又是一片浓墨般的黑暗。
看起来,陆烬临走时叮嘱她遮蔽一切光线,就是担心有光就会有影。有影,这怪物就有搞鬼的可能性。
“村长说了,让你在炕上待着!”安燃壮着胆子说道,“赶紧地,上去!”
她一边仔细辨别着女人的位置,一边慢慢地把她往土炕上赶。
果然,没有了光线,村长老婆消停了下来。
“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一步一步朝墙根的土炕挪了过去。
安燃想起了那只道具小哨子。
估量了一下大致位置,俯身伸手在地上摸索了片刻。
果然,摸到了。
捡起来,轻轻擦了擦上面的土,揣进了自己兜里。
……
暮色正浓,土路上一行人急匆匆地往前走。
头顶上空的月亮时隐时现。
当月亮隐没进云层里的时候,周围就陷入了一片无边的黑暗之中。
赵强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照亮了前面一小方空间。
罗伟也想打开手电筒,却发现手电筒的按键也是灰色的。
胳膊肘轻轻拱了拱身旁的赵强:“强哥,我的手电筒怎么不能点啊?”
赵强压低了声音说:“手机除了能接收直播系统发布的消息之外,没有任何功能可以使用。”
他说着,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我这个手电筒,是从系统商城里兑换的。”
罗伟有些懊丧,自己一个新人,什么装备都没有。
怪不得他们这些老主播都愿意冒着危险做支线任务。
积分确实香啊!
他得打起精神头来,争取获得更高的积分,下次也能带着道具进直播。
村长在前面带路,郑清元和罗伟在赵强的一左一右紧紧贴着。
周岚跟在后面。
她身旁是陆烬。
周岚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少年。
“小孩,你真的是第一次直播吗?”这个问题,她想问很久了。
其实她心里早就有了个否定的答案。
因为这个少年表现出的过分镇定,完全不像第一次进直播的样子。
成年人第一次进直播尚且吓得屁滚尿流,何况一个十五六岁的高中生。
陆烬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微微扫了周岚一眼。
“这个不重要。黑灯瞎火的,还是集中精力看路吧!”
他说完,便不再理会周岚。
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稍稍眯着,黑澈的眸子在夜色也比别人晶亮得多。
周岚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小孩,绝对不简单。
不过在直播里大家都是萍水相逢,而且互相猜忌是常态,她也不好再问。
走到村尾树林边的时候,村长停住了脚步。
“你们看,穿过这片树林,就到后山山脚了。那儿啊就一户人家,大夫就住那儿,好找着哩。”
村长说着,往前指了指。
周岚听出了话外音。
“你不跟我们一起往前走了吗?”她问了句。
村长干笑了两声:“是啊,俺就带你们到这儿,俺得回去看老婆子去了。你们小心点啊!”
说完,他朝大伙儿摆了摆手,然后径自顺着来时的土路往回走了。
看着村长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之中,一行人心里都涌上了深深的不安。
抬头看看眼前的树林。
树高林密,即使有月光洒下来,也被茂密的枝杈遮挡得严严实实,很难穿过枝叶的缝隙,照亮脚下。
赵强看了看周围的四个人。
“这林子里,恐怕有东西。大家靠近一些,千万别分散!”他嘱咐道。
说着,他从包里掏出了一把精致的小弓弩,紧紧地握在手里。
周岚的手里则握着一把匕首。
此刻,最紧张的莫过于罗伟和郑清元。
不过见赵强和周岚手里有系统道具,两人稍稍松了半口气。
紧紧靠着赵强,四只眼睛惊恐地四下里左顾右盼。
一阵风吹过来,枝摇叶晃,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陆烬侧着耳朵听了听。
不对!
这声音好像不单单是树枝摇晃的声音。
他警惕地环顾四周。
他很确定,这片树林里一定藏着非常恐怖的东西。
因为刚才在院子里的时候,他发现了金丽梅的异样。
寻找第一项支线任务回来的时候,她脸上划破了几条血道子。而且她的头发上,夹了一根细细的杨树“毛毛虫”。

第13章 纸扎村(13)
他观察过了,村子里没有杨树。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金丽梅为了完成支线任务,到处寻找需要重新扎灯笼的村民,一个人走到了树林这边。
而树林里不知道有什么,袭击了她。
把她吓破了胆。
所以刚才她才会急着表态要留下。不然,那个鸡贼的女人,一定会选择去请大夫这项支线任务。
所以陆烬才会要求安燃留下做第三项支线任务。
他不想她出来冒这种完全未知的危险。
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见到她,他便有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
陆烬敛了敛眸子,收住了思绪。
眼下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他敏锐过人的听力分辨出,周围的响声里,除了枝叶摇晃发出的脆响之外,还有其他什么东西互相撞击发出的钝响。
他尽量放轻脚步,减少踩踏枯枝败叶发出的响动。
下一秒,他捕捉到了一种极其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身后飞快地窜过来。
来不及回头。
“快趴下!”他猛地喊了一声,紧跟着一猫腰趴在了地上。
但是周岚和赵强的反应终究比不上他。
等他们想要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两束黑乎乎毛茸茸的东西,一刹那之间便扼住了两人的喉咙。
根本不给人任何反抗的机会。
赵强和周岚都不能呼吸了。
那东西如同两只黑乎乎的大手,死死掐着两人的脖子。
赵强和周岚挣扎着,只能发出痛苦而压抑的低吼嘶喊。
罗伟和郑清元见团队的两元主将都这么不堪一击,分分钟就寄了,吓得什么也顾不上了。
转身鬼哭狼嚎着慌不择路地朝不知道是哪里的方向惊慌逃窜。
此刻,赵强终手里的小弓弩根本派不上用场。
但他依然不想放弃,试图挣扎着拉开弩弓,朝那黑手延伸过来的方向射过去。
他的脸涨得越来越红,和脖子上的力量撕扯着,当根本没办法拉弩射箭。
就在他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随着一道寒光闪过,赵强感觉脖子一松。
新鲜的空气一瞬间涌进了胸腔。
赵强大口呼吸着空气,这才看到救自己性命的,竟然是那个一直不言不语的少年。
陆烬手里握着一把银闪闪的短刀。
两眼杀气腾腾。
赵强也终于看清了,勒在自己脖子上的是什么东西。
那竟然是一束又粗又长的头发!
如同一条黑色的巨蟒被陆烬的短刀拦腰斩断,地上的头发蠕动了几下,发出了一种类似于嘶鸣一般的怪吼。
很快便没了动静。
一旁不远处,周岚已经被那束头发高高地拎了到了半空中。她拼命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在发束上一下一下地切割。
但是匕首的长相是刺。
而割起头发来,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就在陆烬跳到她跟前举起短刀的时候,周岚的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摸出了一个打火机。
随着打火机红亮的火光一闪,火苗把那束头发引燃了。
陆烬的刀也落下,一刀砍断。
“哐当”一声,周岚的身子摔在了地上。
她揉着屁股和后腰,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了看陆烬,嘴里小声念念叨叨:“有刀为什么不早说,害我白白浪费了打火机!”
赵强:“谢谢你啊,小兄弟!”
他一边道谢,一边环顾着四周,“他们俩呢?”
陆烬:“吓跑了。”
周岚揉了揉鼻子:“那个,小孩……还是要谢谢你!”
陆烬无所谓地摇摇头。
赵强看向陆烬:“这林子这么大,到哪儿去找他们呢?”
此刻,陆烬在两个老手主播眼里,早已经不再是那个少言寡语的清隽少年。
就凭他手里那把需要600积分才能兑换的短刀,他至少直播过两场以上。
陆烬淡淡开口:“不用找了,来不及的。”
赵强无奈地点点头:“他们两个散开了,确实凶多吉少。”
陆烬眼底一片漠然,迈开了长腿:“走吧,越耽误,危险越性大。”
三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忽然,就见不远处的地上,一个男人正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
是郑清元。
三人赶紧跑过去。
只见他的脖子上,竟然缠着一挂血糊糊的人类大肠。
那东西死死地勒着他的脖子。
脖子已经几近变形,好像马上就要从中间断开一般,还在不断缩紧。
郑清元两只手用力去撕扯,脸都胀大了。眼镜碎在了地上,眼珠好像马上要暴突出来。
陆烬一个箭步窜过去,挥刀便割断了那根大肠。
顿时,一股带着恶臭气味的污物喷射了出来。
“咳咳——”
重新获得氧气的郑清元顾不上臭气难闻,一边咳着,一边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
赵强在他背上轻轻拍打着:“还好没事!”
他念叨了一句。
就在这时候,猛然一阵嚎叫声刺破耳际。
远处百米之外,又一个人如同被鬼追着一般,没命地向这边跑过来。
是罗伟。他身后,一个白乎乎的东西紧追不舍。
“救命啊!救我——”罗伟的嗓子已经喊破了音,肥胖的身子拼尽了吃奶的力气往这边奔跑。
赵强立刻掏出小弓弩瞄准了那白乎乎的东西。
但是奈何距离太远。
小弓弩的射程不过三四十米。
周岚拔腿就迎了上去。
赵强也跟着往前跑。
然而两人跑出还没多远,只见罗伟身后那东西猛地往他身上一扑。
罗伟顿时倒在地上,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
而他身上裹着的,竟然是一张完整的人皮。背上有大片的纹身,头皮上还连着一撮红毛。
被人皮包裹的罗伟在地上痛苦地挣扎打滚。
仅仅十几秒钟之后,便停止了挣扎。
一动不动了。
当赵强和周岚跑到近前的时候,裹在罗伟身上的人皮缓缓松开,随即腾空而起。
此刻,地上的罗伟,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血葫芦。
他浑身的皮没有了,通体是血乎乎的脂肪筋腱。被惨白的月色映照着,赤裸裸地挑战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神经。
“啊——”周岚抑制不住地叫了一声。
再看空中那张人皮,竟然比刚才更加丰盈滋润,好像注满了胶原蛋白一般。
眼看又要俯冲下来。
赵强愤恨地举起小弓弩,瞄准人皮狠狠地射出一箭。

第14章 纸扎村(14)
中了箭的皮发出了一声难以形容的鬼叫,然后吃痛一般,迅速往后缩,最后消失不见了。
赵强拍了拍身旁的周岚。
即便她是老手,但毕竟是个女人。
此刻已经面无血色。
陆烬带着郑清元从后面赶过来。
看了看地上罗伟的尸体。
“看起来,死去主播们没用的身体零件都被扔在了这片树林里,然后再作祟杀人。”陆烬幽幽开口。
赵强和周岚点点头。
看着地上的血人,郑清元抱着脑袋“呜呜”地哭了起来。
陆烬不再说什么,带头朝前面走去。
四人一直往前走,又走了十几分钟,终于走出了树林。
山脚下,果然有一间小木屋。里面亮着如豆的灯光。
走到木屋跟前。
赵强上前敲了敲门。
好半天,院子里才传来了慢吞吞的脚步声。
院子门一打开,一个五十多岁、头发乱蓬蓬的男人探出头来。
“谁呀?”他说着话,眼睛茫然又空洞地盯着空气中的一个点。
他的瞳孔呈现出瘆人的灰白色,浑浊一片,看上去像个丧尸一般。
赵强心里一紧,不过还是挤出了些笑容,开口道:“您好,您是大夫吧?”
男人点了点头:“有啥事?”
“是这样,村长让我们过来请您去给村子里的老族长瞧病。”赵强说道。
大夫听完点了点头,转身一边往慢悠悠往回走,一边说:“进屋说吧!族长老毛病又犯了?”
赵强看了看周岚和陆烬,四人一起走进了院子里。
大夫家的小院里一片狼藉。
地上到处都是杂物,如果稍不小心的话,每走一步都会踢到瓶瓶罐罐。
院子里只有两间屋子。
大夫摸索着走进其中屋子,赵强四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一进屋,大家就被屋子里的景象惊呆了。
和院子里的杂乱无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里出奇的整洁干净,条理分明。
一进门,右侧立着一具人类骨骼标本。
正前方三个金属陈列架依次排开,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个个透明玻璃罐子。罐子擦得一尘不染。
里面是泡在溶液里的各种各样人类身体组织。
内脏、皮肤、大脑、眼球等等。
周岚紧紧地抿起了嘴唇,还是难以抑制地泛起一阵干呕。
大夫似乎是感觉到了这些生人的目光,得意地嘿嘿一笑:“咋样,想不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还有这么像样子的标本陈列室吧?”
陆烬漠然地点头:“不错。”
大夫更加自豪了,瞪着两只空洞的灰蒙蒙的眼珠,嘴角撇成了个“八”字。
他伸手摸了摸桌上的那个小药箱。
打开,似乎在收拾东西。
赵强:“大夫,您的眼睛,怎么了?”
大夫脸上得意的表情瞬间消失,有点懊丧:“瞎了,啥也看不见了。”
赵强试探性地在他眼前轻轻晃了晃手指,对方果然毫无反应。
大夫的手在药箱里翻腾了一番,忽然抬起头盯着半空中的某个位置,皱起了眉头。
“哎呀,药引子用完了。这可咋办啊?这大半夜的,往哪儿去找呢?”
听到这番话,陆烬的脸色稍稍沉了沉。
NPC估计又要搞事情了。
他的嘴唇绷紧了些:“没有药引子,你不肯出诊,对吧?”
大夫立刻点头:“那当然了!没有药引子,治不了老族长的病,去了也是白去!”
赵强赶紧问道:“药引子是什么?哪里能弄到?”
大夫缓缓地咧开嘴,笑了:“其实倒也好弄,就看你们愿不愿意帮忙了!”
他说着,脑袋转了转,似乎是想把屋里的四个人都看一遍。
“愿意!”赵强脱口而出,“您快说吧!”
“药引子,就是一颗……新鲜的心脏!”瞎眼大夫说得一字一顿,声音里带着点兴奋。
赵强、周岚和郑清元立刻脸色煞白。
大夫微微歪头,锁定了赵强的方向,声音幽冷幽冷的:“既然你刚才说愿意,那就把你的心脏交出来吧!”
随着话音,大夫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攥着的手术刀一下子亮出了刀锋。
直奔赵强的胸膛刺了过来。
但是他毕竟眼盲,再加上陆烬极其敏捷的反应,所以一刀刺过去的时候,竟然扑了个空。整个人身子晃了晃。
陆烬抓着赵强的胳膊,早已把他拉到了一边。
“你想要一颗心脏,可以。不过我们要商量一下,把谁的给你。你稍等。”陆烬冷冷地说道。
说完,朝三人扬了扬下巴,朝门外走去。
站在院子里,赵强还惊魂未定。
“小兄弟,你又救了我一命!”他喘着粗气说。
陆烬摆摆手,脸色严肃:“现在商量一下,心脏,从谁身上出?”
……
安燃和村长老婆正在黑暗之中胶着的时候,听到了院子里的脚步声。
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听上去,那节奏很像村长。
村长一个人回来了?
他们呢?
安燃立刻起身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村长,他们没有一起回来吗?”她眉尖紧蹙,稍稍往院门口扫了一眼,然后便死死盯着村长。
村长摆摆手:“俺把他们带到林子边上,就自个儿回来了。他们自己去请大夫去了。”
他说着,把墙上的灯绳拉了一下。
屋子重新亮了起来。
当村长看到炕上的女人已经有了人类的形态之后,一张老脸上笑开了一朵灿烂的菊花。
“哟,老婆子,你变样了啊!快让俺瞧瞧!”一脸喜色的村长扶着老婆坐起来。
“这病终于好了哟!”村长笑着念叨,“又壮实了些捏!”
安燃的粉腮狠狠地跳了跳。
抬脚走了出去。
她走到院门口,看了看外面无边的夜色。
心里焦急。
不知道赵强他们一行人现在情况如何了?
陆烬会不会出危险?
应该不会。
那小崽机灵冷静,又是老手,应该能够化险为夷。
回到自己屋子里,安燃坐在小凳子上,从衣兜里掏出那只精致的金色哨子。
捏在手里端详了一会儿。
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不敢乱动。
她打开手机,点开“斗阴”app,想从平台系统商城里看看有没有这种哨子的介绍。
但是“商城”图标显示是灰色。
看起来,直播进行的时候,商城是无法打开的。

第15章 纸扎村(15)
她把哨子小心地收好。
起身站在窗前,盯着院门口的方向。
外面只有无边的夜色,并没有半点人影和响动。
安燃深深地叹了口气。
……
当一颗血淋淋的鲜活心脏被捧到眼前的时候,瞎眼大夫纵了纵鼻子。
似乎是十分享受地深深闻了闻。
然后伸出手来,摸到那颗心脏,轻轻捏了捏。
随即点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嗯,不错,很新鲜!”他兀自念叨着。
“让我猜猜,你们一定是把那女人的心脏挖出来了吧?嘿嘿!”
捧着心脏的陆烬轻哼了一声,并不置可否:“大夫,现在药引子有了,可以出发了吗?”
大夫点点头,摸到自己的药箱挎在肩膀上:“走吧!”
说着朝门口走去。
门一开,大夫忽然停住了脚步。他眉头一皱,脑袋左右微微晃了晃。
“不对啊,这院子里,咋还有三个活人?”他的脸色黑沉了下来。
“好哇,你们竟敢糊弄我!你们到底从哪儿弄来的心脏?”
院子里的周岚和赵强对视了一眼,心头都颤了起来。
陆烬手里的那颗新鲜心脏,确实不是出自于他们四人之中。
刚才在院子里商量的时候,赵强、周岚和郑清元显然都吓坏了。经历过三次直播的老手也乱了方寸,张皇失措。
接收了支线任务如果无法完成,就会扣掉相应的系统积分。
对于没有积分的主播,就会扣成负分。
没了积分,不能兑换保命的道具,就意味着下一场直播,很有可能直接落地成盒。
但是眼下完成任务的前提是,四个人里,必须出一颗心脏。
谁愿意把自己的心脏贡献出来?
不过陆烬接下来提出了一个办法,一下子就化解了眼前的危机。
“回树林,去取罗伟的心脏。”他说得认真而镇定。
在如此恐怖紧急的情形之下能够想到这个办法,陆烬再一次震惊了所有人。
四人一合计,让周岚和郑清元留下,赵强和陆烬两人又急匆匆返回了树林,找到罗伟残破的尸体。
赵强不敢动手,陆烬便用自己的短刀,摘下了尸体的心脏。
陆烬进屋去交差的时候,赵强三人就在院子里悄咪咪地等着。
除了喘气,他们不敢发出任何一丝动静。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瞎子的感觉竟然这么灵敏。距离有好几米远,他竟然还能够感知到人的气息。
还能对上数!
“好小子,敢糊弄我!呵,胆子不小啊!”随着话音,瞎眼大夫的头发无风自动,飘了起来。
赵强知道NPC要发飙了,迅速端起了小弓弩,瞄准了大夫。
周岚也握紧了手里的匕首。
此刻,陆烬在瞎子身后,还在屋子里没有出来。
赵强和周岚对视了一眼。
两人心照不宣,只要瞎子动手,就干他!
然而瞎眼大夫并没有动手。
头发飘了飘,就落下了。
他一转身,脑袋微微转了转,估量着陆烬的方向,气呼呼地说:“你们骗我,还想请我出诊,没门!你们滚吧!”
这下子,众人都有点傻眼。
屋子里的陆烬,缓缓地把手里的短刀收了起来。
“大夫,你说要一颗新鲜心脏做药引,但并没有说除了我们之外的心脏就不行。所以,你这算不算故意刁难?”
瞎子一梗脖子:“咋啦?惹我不高兴,我就不去!你能咋滴?拿刀架我脖子上?”
赵强和周岚:“……”
没想到遇上个滚刀肉。
直播系统有规定,不能无故伤害NPC。
所以瞎子如果铁了心不配合,眼下还真是拿他没办法。
眼看支线任务又要告吹!
不仅白白跑了一趟牺牲了一个人的性命,还要被扣掉积分。
陆烬捏抿着嘴唇想了想。
随即眉角微微一挑,幽深的凤眼里,一抹阴鸷又邪肆的流光一闪而过。
下一秒,他拿起陈列架上一个装着一对眼球的小号罐子。在手里摆弄了两下。
“大夫,你猜,我手里现在拿的是什么?”他声音不高,平和得好像在和朋友闲聊。
瞎子冷哼了一声:“我管你拿的啥,你敢动我一下就试试!”
陆烬笑了:“我自然是不敢动你啊!不过,我敢动它。来,给你听个脆生的。”
随着话音,他捏着玻璃罐的修长手指,轻轻张开。
动作轻柔。
“啪——”
一声脆响。
那个标本罐子摔在了地上,立刻粉身碎骨。
那对眼珠子骨碌碌滚了出去,沾上了满满的泥土。
直播间里直接炸锅。
【啊啊啊,卧槽槽!陆烬竟然把大夫的宝贝罐子给砸了!】
【哈哈哈!雷霆嘎巴,小鸟伏特加!陆烬小哥哥无情哈拉少!】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直接给我整懵逼了!】
【陆烬这人能处!有硬骨头他真敢啃!】
此刻,屋外的三人都吓傻了。
他们做梦也不敢想,陆烬竟然敢跟NPC动粗!
简直刷新了他们的三观。
“啊!”瞎子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你!兔崽子,你竟然,你竟敢……”
他的一双灰蒙蒙的眼仁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屋子里平白无故地卷起了一阵阴风,吹得人头皮发麻。
陆烬咬了咬牙,嘴角微微抽了抽:“现在特别想弄死我是吧?好啊,你也可以试试!”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阴恻恻地令人心头发颤:“不过我死之前,我保证一定会把你这里所有的瓶瓶罐罐全部毁掉,一个不留!”
陆烬说着,已经拉开了架势。
如果瞎子妄动,他会在一秒之内把所有陈列架都干翻!
此刻,他属实是在赌。
用他的命在赌。
赌他的命和这些陈列标本,哪个在瞎子心里更有分量。
他也是被逼得没了办法,才使出这招儿下策。
从这间屋子异常干净整洁和刚才瞎子提起自己陈列品时那吊炸天的表情,陆烬猜测,这些陈列品在他心里,一定是极其重要的。
他是把它们当宝贝似的供着。
陆烬脑子里电光石火。
想出了这招儿对赌,他赌比起要他的命,瞎子更在乎他的标本。
果然,瞎子一动没动。
陆烬的嘴唇绷成了一条线,又说:“大夫,其实我们大可不必这样你死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