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祁时苏宁舟

11

午时刚过,我就被人从午睡中叫醒了,小厮似有些着急说,「李姑娘,前面来了位大客户,点名要见掌柜的。」

我起床洗漱,整理了一下长裙,怕惹人注意,苏宁舟已经死了,我现在叫李长苏,是个货真价实的姑娘家。

那几位被人请上了二楼,我看着门前的侍卫脚步一顿,心里有了思量。

进门将泡茶的小厮和管家支了出去,除了他们三人,房间里没了别人,上位之人静静看着我。

我直接跪下,「罪臣苏宁舟参见陛下。」

萧君城抬眼,看了眼我,又转而看见窗外。

沈青看着我愣了,又看了看皇上,瞪大了眼睛。

「我到没想到,我当时的大将军居然是个女子。」

萧君城面色冷清,不见喜怒,这几年的执政,没了年少时的那几分无奈和胆怯,上位者的威严倒是更为突出。

我跪在那里,不再说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是在江南还能撞见天子到底有些超出预料。

萧君城坐在那里安静品茶,等不没一刻,一人闯进来,直接撩衣跪下了。

「皇上恕罪。」陆祁时面无表情在我旁边跪着。

萧君城抬眼,一个茶杯砸在了陆祁时头上,茶水溅了我一身。

哎!我前几日刚做的裙子。

「朕的好丞相,瞒着朕多少事?」

沈青见皇上气了,此也慌忙跪下了,「皇上恕罪,臣不知道她就是苏将军,但凡知道,臣一定不会来提亲。」

一句话,把现在的情况解释清楚了,应该是沈青和皇上他们本就来微服私访。

可能是听说沈青在此跟别人提亲被拒绝,想来看看,没想到……是我……

如此看来,当时放我,想必萧君城是知道的,他只是不知道我是个女子,也在江南,再见到才会如此生气。

我欺君之罪,陆祁时也是欺君之罪,我再一次觉得当初还不如一杯毒酒来的痛快。

本来出来玩的,此时萧君城一气,就准备启程回去了。

我无奈至极,你们回去就回去,带上我干什么,我的小药铺没了我怎么活啊!

但我不敢问,陆祁时黑着脸看着我,萧君城也没好气,沈青不敢说话。

跟李叔交代了一声,我诺诺的跟着他们几位大爷走了,往好处想想,至少我还活着。

我同他们坐的一个宽敞的马车上,摇晃的我难受,做了几个小时,我还是犹豫着还是问了一句。

「皇上,我能不能骑马?这马车……我坐不惯……」

被萧君城瞪了一眼后,转头撞上陆丞相那面无表情的眼神,我老老实实坐好,不敢说话了。

12

大约是微服私访,带的人实在不多,就几辆马车和十几个侍卫。

马车出了城,走了快有半天,忽然车外似乎有了动静。

「哎吆,你们这怎么驾的车呀!怎么就往人身上撞。」我掀开车帘。

最前面的一辆马车被人拦住了,那人躺在马车前,死活不肯动,只哎吆哎吆的叫着痛。

车上几人脸色瞬间就紧张了不少,几个侍卫一下子围在了萧君城周围。

陆祁时想要下车却被我拦住了,「我去吧!」

几个大傻逼,出门就带几个功夫好的侍卫就敢乱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下了车,吩咐保护好马车,就去了前边,地上那人看起来是个机灵的。

躺在地上一边叫唤一边偷看后面的马车,一个侍卫已经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我瞄了眼四处的林子,心里有了数,眼神冰冷了几分。

「杀了吧!」我侧头对那侍卫说道。

话音刚落,那地上的男人瞪大眼睛,猛然站起,出了声口哨,我眼疾手快的拿过侍卫手里那刀。

手起刀落,那男人已经没了气息,只瞪着眼睛震惊的看着我向后倒去。

听见那哨声,林间立刻冲出一波山匪,攻向马车,到底是大内侍卫,那土匪刚到跟前,就被侍卫杀的杀,擒的擒。

一些人见势头不对,刚想跑,又被侍卫持刀拦下,见没有反抗的余地,几个山匪直接扔了刀跪在地上了。

好一会,把人管控完,确定没了危险,我才回了车边。

禀报完,陆祁时就下来了,我坐在车边瞧着日免那边。

陆祁时冷着脸色让人把匪徒绑了,转而又从林间搜出了个姑娘,那姑娘穿的漂亮。

估计也是被匪徒掳去要赎金的,小姑娘红着眼惹人怜爱。

「子祁,将人带过来,给朕看看。」萧君城饶有兴趣的掀开窗帘,看到人喊到。

陆祁时看了看那小姑娘,一旁的侍卫简单的搜了身,没搜出什么,就将人送了过来。

走近才发觉,小姑娘长的是真不错,相貌身段都是一等一的。

走到跟前,我忽然觉得不对,皱眉看过去,那女子的手上有些细茧,这姑娘漂亮不像是干活之人,这细茧分明是拿过刀,我猛然喊到。

「不对劲,护驾。」

她几乎已经接近马车前边,听见这句话,脸色一变,从发间拔下簪子就向皇上刺去。

好机会,我有些兴奋,剑都没拿,直接帮萧君城挡了过去。

只要我死在这里,就不会再有人来质疑揭穿我了。

那小姑娘见我挡着,眼睛猛然睁大,簪子刺破我的肩膀,不对啊!刺错地方了,应该是喉咙或者心口啊!

我还没来得及多想,下一秒,那小姑娘就已经被侍卫控制下,我沉默的拔出簪子,疼的厉害,但绝对死不了,至少我现在还能动。

这一行人没有女子,我还得一个人去了后面的车厢包扎,我头疼的坐在后面车厢,人没死成,还只是一点皮外伤。

走了有半月才到了京城,肩上的伤沿途找人看过,已经没啥大事了。

审讯时才知道,那小姑娘是劫匪老大家的女子,就没敢杀人,只是想控制住里面的萧君城,放了她父亲。

我抽抽嘴角,什么鬼,还以为是培育好久的细作,结果就这。

13

马车没停,直接一路进了宫门,我和陆祁时跪在御书房的地上。

「苏宁舟,你这次救了朕,可有什么想要的。」萧君城看起来心情补不错,坐在书房里懒懒的看着我。

「回皇上,臣本就罪该万死死,皇上仁慈,臣已经知足了。」我乖巧回答。

「没什么想要的?」

我点点头,「是」能活着就不错了。

萧君城看着我,又看了看陆祁时。

忽然收了笑,脸上凝重了几分。

「苏宁舟,你可愿入宫。」

……?这!我看了陆祁时一眼,第无数次觉得,还不如当时直接给我下鹤顶红。

那后宫一天能死七八个人,连个牌位都没有,傻逼才去那里当花肥。

我铁骨铮铮的一个小将军,「臣戴罪之躯,配不上。」

似乎猜到了我的答案,萧君城冷了脸,「欺君之罪,可是死罪。」

「臣罪该万死。」我无所谓了,怎么死都是死。

「臣也罪该万死。」陆祁时跪在一旁接了句。

萧君城听此别样的看了他一眼。

「陆丞相真是深情,苏宁舟领军时,你就上了数次书弹劾他无能,带不了军,我当时还以为是你太过仇恨,如今看来是你还想护她一番。」

「臣不曾,当时是真仇恨。」陆祁时也摆烂了。

「那他没有粮草,你三番五次来御书房门前跪下,你如何来说?」

「臣怕她无能,败了,还借口粮草不够。」陆祁时依旧面无表情,长大了,不会动不动就黑脸了,我感叹。

「那后来她入狱,你大半夜去牢狱怎么回事?」

「臣……臣恨她入骨,怕她趁夜越狱而逃」

我失笑,怪不得我大半夜惊醒。

萧君城气笑了,「她处斩之前,你来这替她求情怎么算?」

「那是皇上仁慈,愿意饶她一命。」

「都与你无关?」萧君城此时也不气了,好笑的看着他这个丞相。

「……无关。」

「陆祁时。」

「臣在。」陆祁时规整跪着。

「带着她给我滚。」

「是」

陆祁时利落的带着我滚了,走之前,又被叫住,萧君城抬手。

「把她的那些东西还给她」傍边的大太监领会。

递给我了一个盒子,出了宫门,我才打开,脸通红,我的话本子为什么在皇上手里。

陆祁时侧身想来看,我立刻合住盒子一把抱住,羞得无地自容,这……这……

14

皇上大约还是觉得亏欠些我的,没几日又把我叫进宫里,以救命之恩封了郡主。

不只是名头,还是有块封地的哪种。

这是我遇见他最为仗义的一次,我大为感动,立马跪谢,「多谢皇上。」

萧君城笑了笑,「是朕没想到,你居然能是一个女子,真不考虑入后宫?朕如今不同往日,现在能护住你了。」

「臣配不上,关于臣是女子之身,陆丞相……之前也是不知,是后来出了牢狱才知的。」我跪着不敢抬头,

「你还怕朕怪他,他胆子大着呐!滚吧滚吧!收拾收拾赶紧嫁了吧!你也快二十了,还不嫁人成何体统。」萧君城捏了捏发疼的眉心,出了御书房。

我赶忙跟出去,走之前碰见了沈青,他看着我的眼神多为怪异,一时也不知如何开口。

「苏小……」

「萧宁。」我笑着打断他。

「萧郡主……」

他沉默的陪我走了一段,出宫后才分道扬镳。

抱着两道圣旨回了陆府,陆祁时蹙眉站在门前,看着我手里的圣旨眉目蹙的更紧了。

「你是要进后宫?」

我打量了他一眼,挑眉笑了,「陆丞相现在配不上我了,我现在是郡主了。」

他一愣,张了张嘴,又没说出话。

两道圣旨,一道赐我郡主,另一道给我和陆祁时赐婚。

我之前那破败的府邸翻修了一下,成为了郡主府,赐名萧宁,也没人把我和几年前的死去苏小将军联系在一起。

我是腊月出的嫁,皇上亲自来喝的喜酒,除了十岁的陆清看见我就哭着跑了,其他一切正常。

番外1 萧君城

犹豫了一下,虽然前边写他不多,可他很重要,第一篇番外补得就是他了。

我姓萧,我们萧家历代皇位传承一次比一次热闹,我是我们这一代皇子最小的一个,最不起眼的一个。

几个皇兄挣了多年,最后气死了父皇,我,凭借一副好算盘由众臣推举趁此上位了。

由于我太弱,并没有几个人真心待我,朝中一时也无人可用,我开了科举,武举。

迎来了两个新状元,陆祁时和苏宁舟。

陆祁时我认识,算是我发小,少时是我伴读,几个皇兄挣皇位的时候,我也是一直躲在陆家。

陆家大公子,三岁识文断字,五岁吟诗作画,自小就是父皇口中陆家那好孩子。

陆家一直压着没来参加科举也是为了辅佐下一任皇帝,换言之,他就是为了当我的丞相而来。

苏宁舟不一样了,他没钱没权,拿的武状元就是靠一拳一拳打出来的,我那颇为瘦弱的小将军站在我面前时,我都愣了。

若不是见过他在考场上的利落身形,我大约也是不信他能夺得武状元。

陆祁时是京城公认的美公子,苏宁舟生也是高挑,穿着一身麻布衣服,相貌倒是好看的紧,挺惹人喜欢。

两个长的都好看,我看的也喜欢,那就封官,左边这个拜相,右边这个封将。

走之前我还是让人拦下了苏宁舟,准备跟他交代几句,有点怕陆祁时树大招风,我看了看他,觉得可以用他吸引一些朝臣的目光。

「宁舟,你日后上朝,可以与陆丞相多多议事。」

苏宁舟略微思考就同意了,「皇上放心,臣定当尽力而为。」

我满意的放他离开了,第二日,我发现他是真的说话算话,我那小将军是真尽力啊!也是真能……伶牙俐齿。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陆祁时下朝时脸都难得黑了,看得我都有些哭笑不得。

然后我这小将军就越发起劲,跟陆祁时一连杠了三个月,效果确实好。

确实分了朝臣的目光,其他臣子每天恨不得抱着小板凳瓜子来看戏啊!

直到有一天我和陆祁时说起边关之事,他一连给我推荐了几个将才。

我看着他冷了脸,「没有苏宁舟。」

「他此去必死无疑。」陆祁时依旧是面无表情一张脸。

我气笑了,「那你既然不想让他死,还三天两头派刺客去刺杀。」

「他是臣的死对头,臣要尽心。」

合着你俩搁着演对头戏呐!

我看着陆祁时冷眼摇了摇头,「这仗,他要去,我那几位兄长看着,朕需要有人替朕笼络民心。」

他没继续说,只点了点头,朕这丞相居然也会有两分私心,不过他聪明,到也没藏着,我也懒得追究。

苏宁舟没有家世,这就注定了他是最好的的人选,无论如何来做,他是死是活,人们都不会记住他,他的功劳会记在天子头上。

他干的很好,仗打盛了,自己惹了民怨甚至没有一丝反抗的认下了所有。

我将苏宁舟叫进御书房,他眼睛一如既往注视着我。

小将军聪明,也能看透局势,甚至不争不抢,知道自己将死也无任何怨念。

如果不是这件事,我到真想多留留我这小将军,毕竟以后,可能再也遇不到这样乖巧替我赴死的臣子了。

大约还是有些后悔了,所以陆祁时来跪在我御书房门前的时候我同意了,假死就假死吧!

横竖是个乖巧的,留条性命就留条性命吧!

我那时还天真的以为陆祁时只是对他有些怜悯,毕竟陆丞相平日比朕狠的多,就算是亲戚也不会手软,他是忠心的,对苏宁舟这两分私心朕也没在意。

但那一同去的太监告诉我,苏宁舟喝酒之前亲了陆祁时一口时,我有些愣怔,陆祁时至今未娶妻。

看着太监带回的话本,我是真没想到啊!怪不得,我之前还想过陆祁时的私心怎么全用在苏宁舟身上了。这俩人……

但我还没来得及问,陆祁时就把人放走了,问他去哪了,他也不知道。

有那么两年,我后宫都进了三批新人了,我三番五次想给陆祁时赐婚都被他拒了。

我气急,朕乃一朝之君,给你赐婚你还不乐意了,我恨不得打断他的腿。

但他就跪在那里,我认识他十几年,是他亲自送上皇位的,到底还是忍住没下手。

「你是喜欢苏宁舟?」我咬牙问。

他僵了许久才答到,「是」

我没再理他,挥袖出了门,什么破丞相,朕这皇帝,不好当啊!

国家逐渐安定,朕也难得有时间出去看看,到江南的时候,有人告诉我沈青去一处人家求亲被人打出来了。

朕挺开心,自从知道陆祁时不愿结婚,朕就爱给身边人保媒拉纤,赶紧结婚,以免忽然就喜欢上了别的男人。

我去那小药铺,准备见见那掌柜,不行的话,朕替他们下旨。

那姑娘进来时,我微楞,是个美人,倾国倾城的美人,但这个美人怎么像极了我那放走的小将军。

我还没说话,不用我再查,那美人直接就跪下了,「罪臣参见皇上。」

我看了看窗外,我早晚要弄死陆祁时,没一刻,果然那陆丞相也到了,二话没说,直接就跪了。

我这个恨啊!欺君之罪,俩人都该处斩,抓起一旁的水杯就砸了过去。

但还是没杀成这俩,我那小将军又替我挡了一次刺客,我连气都没得发了。

回宫后,我问苏宁舟,愿不愿入宫,如我所料。

她拒绝了,但是愿意死,又一次给我气笑了,赶紧滚,俩什么玩意啊!

哎!我可心的小将军跟人跑了,寒冬腊月,朕的小将军出嫁了,她戴着鲜红面纱,依稀可见里面精致的妆容。

朕到从来没想过,居然会有这一天,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朕那小将军成为了最好的。

按理说我是一朝天子,我可以弄死那惹人气的破丞相,但那我还是知道,那表面乖巧小将军却是怎么也放不成后宫。

番外2 成婚

我是陆祁时,今日是我成婚之日,我看着床上那人,还是有些紧张,那人我惦记了多年,此刻就坐在我床边。

我掀开红纱,她抬眼看着我,累了一天,似乎有些困倦之意。

喝完交杯酒,她向来没有什么女子三纲五常的顾及,她看着我勾起了一抹笑,嘴唇上了红妆,好看的的厉害,略带薄茧的手指摁住了我。

「陆丞相,笑一个。」

我看着她那微动的红唇,忽然就想起她那日在牢房似乎也是这么笑的。

「陆丞相耳尖红了……」她在我耳边低声笑道。

我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又被苏宁舟摁住。

我的声音有些不稳,「你不要闹,快好好睡觉。」

话刚落下,她凑近亲上了我的唇,就像那日在她喝酒前一般柔软,只是更为放肆。

我自小到大就被父母看管极严,我身后便是这几百年的陆府,家规森严,未娶亲前,就连通房丫鬟都不曾有,这般……还是第一次。

我的夫人不是书上所说的软香温玉,确是格外的招人喜欢,折腾了半夜,她才困得睡了去,我小心翼翼的搂着她的腰,将人拦在怀里,她腰细,虽不柔软,抱起来却是舒服。

大约是昨晚有些累了,在抱着怀里的人几番犹豫着要不要喊,等到丫鬟来催促,我才弯腰亲了一下,「夫人,该起床了。」

她懒懒的眯眼看了我一眼,才放开抱着我的手转身又向床里面钻了钻,真是……可爱极了。

我下床,穿好衣物,她才坐起,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委屈的感觉,似乎还未完全清醒。

「我帮夫人穿吗?」

她没说话,我拿过衣服,研究了一下,转而帮她穿到一半,她才反应过来问了一句。

「是不是应该我伺候丞相穿衣服?」

一般来说,应该是这样,但我也知道,我这夫人也不是寻常女子,娶之前,这些我也早有预料。

我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夫人不需要,夫人站好,我帮夫人穿就是。」

她眉眼弯弯,看我的时候带着些惊奇,「陆丞相是如何做到面无表情说这些话的。」

我还未答话,又被她捧过脸,她看着我的眼睛喃喃道。「眼里到有些温柔,只是怎么一直不爱笑呐?」

声音带着笑意,我垂下目光落在她衣领下的红痕,索性直接凑近又吻了上去,忍不住在床边缠着她,又好好亲了一会,才带她去吃了早饭。

今日需要拜见母亲和一些长辈,往日看见她们我都觉得头疼,那些人最是无聊,欺负人最为乐子,但人还是要拜见。

她跟在我身旁,给人敬茶,母亲不是很开心,我也习惯了,母亲向来喜欢她那个娘家侄女,一直想让我娶她做夫人。

但那女子属实是蠢的厉害,三番五次想给我下药,或者撞进我怀里,可是她那人讨人厌,及不上我夫人的万分之一,我夫人貌美,聪明,入得内院,进得朝堂,除了经常让我多笑笑,什么都好。

我那姨母更是个蠢的,不过几杯茶的功夫,三番五次来挑刺找事,我的夫人,轮得到她来置喙,简直愚蠢,愚蠢的简直了。

夫人此时倒是个软性子,没了之前朝堂怼我的义正言辞的神日免态,笑着都应了,就是这般,她们还要轮流来教训一番。

顿时有些气,我受委屈,我都不舍得给我夫人委屈受,似乎是察觉到我脸色太差。

母亲还是收了声,我那几位姨母居然还想张嘴,但也被祖母拦住了。

「不要在絮叨这些了,新婚燕尔,子祁带着郡主早些回去吧!」

我冷脸告别,才握着我夫人的手出了门,走不远,我还是气,恨不得回去闹上一闹,手里的人却是动了动。

「夫君不开心?」

「……」那声音温软,我垂头咽了咽口水,好想亲亲夫人,夫人叫我夫君了,这两个字在我脑海里转了几圈。

夫人笑盈盈的盯着我,我看了眼四周,趁没人飞快在夫人嘴角啄了一口,夫人好像有点脸红了,我夫人……好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