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寒霆林挽挽

第6章 他的挽儿
林挽挽感受到了他的,顿时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寒…寒霆…你起来…”
她软软地叫出顾寒霆的名字,却不知,这是火上浇油。
“再叫一遍,叫我名字。”
低沉的嗓音,是男人染上欲望的沙哑。
顾寒霆像着了魔般,紧紧搂住林挽挽。
林挽挽想伸手阻止,那点小小的力气却如同蚂蚁撼树,一点作用没有。
正当要…..
“寒霆…我饿了…”
林挽挽向顾寒霆撒娇似的喊道,身体的微颤,向顾寒霆透露着她的害怕。
“想吃你做的饭。”
她抬起头来看着他,像小鹿般湿漉漉的双眼,楚楚可怜。
顾寒霆又何尝不知道她是装的,为的就是让他放过她。
但一下子逼太急了,兔子也是会咬人的。
更何况,看着这般娇滴滴又软声软气的她,顾寒霆深吸了一口气,败下阵来。
只要她在他身边,不想着逃,就算是演戏也好,她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让我抱会。”
他还是放过了她。
“不要想着离开我,否则,我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小东西,我愿意给你时间,但如果让我知道你是骗我的…”
他的手臂越收越紧,恨不得把林挽挽揉入骨血里。
林挽挽在心里呼出一口气,总算是稳住了,这男人太过于可怕,如今只能表面顺从,再慢慢想方法逃跑了。
她心绪万千,表面却委委屈屈,“饿了。”
“刚刚闹得这么起劲,做的饭菜都给你闹腾没有了,要等一会才能吃上。”
顾寒霆把林挽挽的衣服整理好,亲了亲她眼角的泪痕。
“以后不许哭。”
未了,又悠悠地补充一句,“除非,是在某些特定的时刻…”
说完,他眼睛朝着她的衣领往下看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林挽挽连忙捂住衣领,气得脸颊红红的,瞪着顾寒霆,“臭流氓!”
顾寒霆看着这样灵动的林挽挽,心里的执念在叫嚣。
就是这样,永远把她留在身边,就可以每天看到她,把她藏起来,她只能是他的。
“等我,我去洗个冷水澡。”
顾寒霆走进浴室的那一瞬间,林挽挽脸上的委屈全然不见,取代的是一脸凝重。
她已经失踪三天了,爸妈和哥哥肯定很担心她,手机也没有了,这个房间都走不出去,该如何逃跑呢…..
林挽挽还是想怎么逃出去的时候,没注意到,顾寒霆已经从浴室出来了。
他看着在神游的林挽挽,眉间染上暴戾之色,挽儿,你最好不要骗我。
如果你的顺从是演的,就一直演下去。
否则,就别怪我了。
“你好了?”
林挽挽还没回神,就看到一脸阴沉的顾寒霆。
“怎么了?”
她心下一惊,正懊恼没有藏好自己的心思,在想着怎么消除他疑心的时候。
顾寒霆大步走到床边,抱起林挽挽,“不是说饿了?现在去给你做饭吃。”
说完,不顾她的惊呼,抱着林挽挽出了房间门口,往厨房走去。
“以后你可以在这栋楼自由玩,想要什么就和徐伯说。庄园的各个出口是有人把守的,你也出不去,不用想着逃,好好的留在我身边。”
顾寒霆低下头看了林挽挽一眼,“你若是逃了,他们所有看守的人,也活不了。”
林挽挽心里更是惊疑,顾寒霆真是个疯子。
被他拐了,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第7章 堂堂sk总裁无事可做?
这几天来,林挽挽过得很是郁闷。
因为顾寒霆什么也不做,一天24小时都围着她转。
要么就亲,要么就抱。
离开他视野不用十分钟,庄园的保镖便会到处找她。
她压根就找不到时间逃跑。
而她已经从徐伯口中得知顾寒霆是sk集团的总裁。
sk集团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
它是全球最大的金融公司,掌握着全球的经济命脉。所有经济风暴几乎有百分之九十都是此公司发起的,可以说,sk顾总一怒,股市尸横万里。
顾寒霆二十岁创办sk。
短短十年,便发展成帝都乃至全球龙头的金融公司。
在帝都这样一个传闻,sk集团总裁顾寒霆权势熏天,冷漠阴鸷,女人不可近其身。
有想讨好顾寒霆的人不信邪,送了女人到顾寒霆的床上,结果,第二天人就蒸发了。
由此,帝都又有一个说法。
宁惹上神魔,不惹顾寒霆。
林挽挽也从父亲口中听到过sk顾总的名字,以前林峰想找他合作,结果连面都没见上一面,就被助理打发了。
但是这传闻,怎么和她见到的顾寒霆不一样?
单是不近女色这一点,就是假的。他天天就想着对她…上下其手…
这还叫女人不可近其身?
呵。
林挽挽正歪着头在心底诽谤着顾寒霆,突然身上一轻,被顾寒霆扯过去,抱在了怀里。
“小东西,在想什么?连我过来了都不知道。”
顾寒霆直勾勾地盯着林挽挽。
林挽挽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抱在了顾寒霆的腿上。
“放开我。”
她不安地扭动着,想从顾寒霆身上下来。
“再动,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
顾寒霆眼神里逐渐变深,眼底深处倒映出一片欲念。
他按住林挽挽的后脑勺,吻上她的嘴唇,细细品味着他的珍宝。
林挽挽看着面前这个一言不合就亲她的男人,气红了脸,用力咬了他的嘴唇。
讽刺道,“我听说,sk的顾总可是不近女色的。怎么天天,发,情。”
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呵。”
顾寒霆轻笑出声。
“不近女色是真。但,除了你,你是我顾寒霆唯一的女人。”
林挽挽心漏了半拍。
“为什么是我?”
顾寒霆手指圈起林挽挽落在耳边的碎发,帮她别到耳后。
“你不必知道为什么。你只要知道,别想着逃,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把你抓回来。你只能是我的。”
顾寒霆把头埋在林挽挽的肩颈前,闻着属于她的淡淡清香。
她的一切,都让他不可自拔。
只想永远将她囚在他的身边。
如恶龙纳在洞穴里的宝藏,旁人不可窥视一眼。
“堂堂sk总裁无事可做?我看你闲得很。”
林挽挽把身体侧过去,故意避开顾寒霆的亲昵,但,还是没能从他的腿上下来。
顾寒霆看着面前躲避他的林挽挽,面容阴沉,眼底阴冷与欲念交织。
“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事。别想着趁我不在逃跑。别逼我做伤害你的事。”
顾寒霆心里升起想毁了林挽挽家人的念头,这样,她没有后路,只能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但那样,她也会永远恨他。
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想给时间让她喜欢上他。
但如果,她敢逃,敢离开他…
那就别怪他了。
顾寒霆想法极为的偏执,眼底燃起阴鸷。
任何想和他抢挽儿的人,都该死。

第8章 插翅难飞
林挽挽皱了皱眉头,顾寒霆的执念那么深,怕是不会主动放她离开。
要想逃跑,还得另想他法。
人是靠不住的,整个庄园里都是顾寒霆的人。
“你连花园都不给我去。我整日呆在这栋楼里面,很闷。”
林挽挽故作委屈地说道。
顾寒霆眼神防备阴戾地看了林挽挽一眼,她,是不是又想着逃?
但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阴戾神情消失,揉了揉林挽挽的脑袋。
“以后想去就去,我陪着你。”
说完,顾寒霆抱起林挽挽,向后花园走去。
“徐伯,毛毯和热茶一会送到花园去。甜点准备草莓慕斯。”
徐伯看着总裁和林小姐总算没有吵架,还以为他们和好了,高兴地哎了一声,老泪纵横。
“夫人,如今少爷也总算找到喜欢的人了,您不用为他担忧了。”
林挽挽听到徐伯的小声感慨,在怀里僵了一下,讽刺地勾了勾唇。
她可不是顾寒霆的什么女朋友,她只是莫名其妙被囚在他这里,无时无刻想着逃跑回家的人。
但这些心里话,徐伯是不会听见的了。
到了后花园,林挽挽更是绝望。
三步一站哨,五步一监控。
见到她和顾寒霆出来,庄园里的保镖马上恭敬地低下头来,连看都不敢看林挽挽一眼。
“顾总。”
“林小姐。”
顾寒霆早已下令,看好林挽挽,她逃跑了,他们也得跟着遭殃。
又见顾寒霆视若珍宝对林挽挽的态度,如果他们还不会按眼色行事,那也不必呆在顾家了。
这位,怕就是未来的夫人了。
如此一想,保镖们把头低得更低了。
林挽挽又看了看围墙。
比她几个人还要高。
插翅难飞。
她突然就垮下脸,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顾寒霆又何尝不知道这小东西在想什么,他就是要让她绝望,别想从任何地方逃离他。
“怎么了?”
顾寒霆把林挽挽抱到了草坪的摇篮椅上,“不是到了花园吗?怎么不乐意了?”
林挽挽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里把顾寒霆当小人扎了好几万遍。
“你当我是犯人?有必要这样来看管我吗?”
顾寒霆把徐伯送来的毛毯严严实实地裹到了林挽挽身上。
直到把林挽挽裹得只露出个头来,少女气嘟嘟的,像小熊一般,可爱极了。
看得顾寒霆心情大好。
“不想着逃跑的话,他们不影响你的。”
“你知道的,我不能失去你。”
说完,顾寒霆把林挽挽的脚腕轻轻抬起,塞进毛茸茸的毛拖里。
“总不爱穿鞋,到处乱跑。着凉怎么办?”
“以后不许光脚乱跑。”
林挽挽低下头看着认真给她穿鞋的顾寒霆。
有那么一瞬间,心跳有些加速,似乎他爱极了她一样。
但是她可是被囚禁在这里的,连门口都出不了,爱?
林挽挽自嘲地笑了笑,怕是顾寒霆一时兴起想圈养的玩物罢了,高兴了,就给她一颗糖。
不乐意了,还不知道会怎样对待她。
只是这戏,到底还要演多久?
林挽挽看着面前的高围墙与保镖,心下一片荒凉。

第9章 有挽挽消息了
帝都,林家。
“你说什么?看到sk集团的谢谨在挽挽的生日会上出现过?”
林言皱着眉头,打量着面前的保安。
“你确定,没有认错人?”
保安颤颤巍巍地回答,“大少爷,没有认错。当时小姐的生日宴会已经开始了,我见他没有邀请函本来想不放行的,但是他出示了sk集团的名片,我以为是少爷你们请来的贵宾…”
闻言,林行也感觉到不对劲。
虽然他们林家在帝都也是排得上号的,但是顾家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
帝都之首,把他们这些家族都遥遥甩在后面。
多少人想和顾家唯一的掌权人,sk集团的顾寒霆攀上一点关系的,结果全都无疾而终。
他自问他们林家还没有这个能耐。
“大哥,你说顾寒霆的助理来挽挽的宴会干什么?顾寒霆不会也来了?”
林言听了林行的问题,内心也是一片迷惑。
难不成挽挽认识顾寒霆?
不可能。
挽挽要是认识他,早就发邀请函了,而且也没见她提过。
“我去问下父亲,母亲那边,你先瞒着,毕竟挽挽还没有找到,不要再刺激她了。”
林言叮嘱完林行后,驱车离开了林家。
念挽山庄。
林挽挽趴在窗边,看着窗户外飘飘扬扬的雪,叹了一口气。
除夕要来了,爸爸妈妈和哥哥们,还好吗?
少女安静地趴在落地窗前,正在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瀑布般的长发及腰,肌若凝脂,一张粉红色的樱桃小嘴正微微嘟起,穿着纯白色的睡裙,慵懒又迷人。
顾寒霆进入到房间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呼吸一窒,大步走过去,抱起林挽挽,伸手将林挽挽拽入怀中。
“小东西,在想什么?”
说完便用指腹轻轻林挽挽的嘴角,少女的粉唇于他就是罂粟,他低下头吻上林挽挽的嘴唇。
她对他就是致命的毒药。
一碰便上瘾,他却甘之如饴。
恨不得,日夜沉沦。
林挽挽嫌弃地避开,撇着嘴。
“快到除夕了,我想家了。”
她的话语里染上低落,祈求地看着顾寒霆的眼睛。
顾寒霆看着又想离开他的林挽挽,俊容上掩饰不住的阴戾。
“你又想离开我!”
“是不是要我把你的家人毁掉,你才甘愿永远留在我身边?”
顾寒霆暴力地把林挽挽扔到床上,压了上去。
“我给过你时间,让你慢慢喜欢上我。而你呢?一心想着逃离我。”
林挽挽听到顾寒霆说家人两个字,已经点燃了她心里的导火索。
家人,是她最后的底线。
这些日子被囚禁的委屈也一起迸发了出来。
“顾寒霆,我有没有说过你很恶心?像你这样只会用囚禁的方式来得到一个女人,你不觉得你很失败吗?”
林挽挽凉凉地开口,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针扎一般,扎在了顾寒霆的心上。
“你要是敢伤害我家里人,我就死在你面前。”
“你这种人,不配得到爱!”
她话刚落,顾寒霆的眼底里一片猩红,像一只在黑暗中蓄势待发的野兽。
他疯了。
彻底的疯魔。
既然得不到她的心,那得到她的人也是好的。
他下地狱,她也要陪着他一起!

第10章 彻底的掌控
顾寒霆漆黑的眼底,幽不见底,像是深渊,注视着林挽挽,要把她一同拉进去。
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和他一起沉沦。
林挽挽惊恐地看着面前疯子般的顾寒霆,害怕地挣扎起来。
可还没等她起来,双手就被顾寒霆压制住。
“你一点也不乖,看来要给你一点惩罚才行了。”
顾寒霆幽幽的目光,往林挽挽的衣襟前看去。
目的明了。
林挽挽瞪大眼睛,害怕地喊着。
“你放过我,求你了,顾寒霆,你放了我!”
“我不是说过吗,叫我寒霆。”
“挽儿又忘了。”
顾寒霆再也没耐心,他等了太久了。
少女颈间衣领微敞,露出透亮雪白的肌肤。
顾寒霆的呼吸一下子就变得沉重。
他贪婪又痴迷地凝视着。
这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俊容也变得偏执起来。
林挽挽心颤了一下,身体跟着颤抖。
“你滚开…啊…”
逃!
她只想逃!
林挽挽不停地挣扎着。
离开他,离开他。
这是个魔鬼!
少女受惊的眼眸里泪光盈盈,这让顾寒霆更加兴奋,那是染上欲念的疯狂。
挽儿,是他的挽儿。
林挽挽望着越来越疯狂的顾寒霆,全身颤栗。
人生的求生本能,使她竟一时挣脱出来。
马上不管不顾地甩开顾寒霆的双臂,抱着身子,颤抖地缩在床沿边。
“滚啊!”
“你个疯子…”
她哭得嘶声力竭。
这时,她是真的害怕了。
顾寒霆看着怀里的娇柔一下子没有了,房间的气温都低了几度。
想逃?
男人神色疯狂暴戾。
呵,这么迫不及待想逃离他?
看着不断靠近的顾寒霆,林挽挽惊恐地向床边退去。
直至,无路可退。
“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林挽挽不停地挣扎,却还是被顾寒霆牢牢囚在双臂之间。
她,根本无处可逃。
“就那么怕我?”
顾寒霆不怒反笑,指腹落在林挽挽的眼角边,细细摩挲。
“要是给你戴上了脚链,你就再也逃不开了吧。”
说着,他手覆在了林挽挽的脚踝上,把玩着。
“真美,你的脚腕就适合戴上脚链,养在我身边。”
他想毁了她!
“你个疯子,你怎么不去死!”
林挽挽哭得声音沙哑,咒骂道。
脸上却都是干了又湿的泪痕。
晶莹剔透,美得让人心动。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顾寒霆再也控制不住。
柔美,又倔强。
她的每一面都惑人,让他深陷泥潭不能自拔。
顾寒霆用手指抵在林挽挽的下颌处,逼迫林挽挽只能抬起头来看他。
眼睛深处欲念酝酿翻滚,疯狂地向林挽挽吞噬。
她,注定逃不掉。
他耐心不再。
如同黑暗中的野兽,虎视眈眈,蓄势待发。
“顾寒霆…混蛋…恨你…”
顾寒霆低头看着这时的小女人,脸颊染上绯红,嘴巴却软绵绵地在骂他。
眼里欲念不消,咬上林挽挽的嘴唇。
“挽儿….”
顾寒霆声音低哑的嗓音,耳语道。
房间里旖旎一片。
窗户边月色洒进来,落在室内,好不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