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芯顾翊尘

第1章 兑现五年前的承诺
楚家别墅。
二楼的杂物间里,凌乱的衣物散落一地,男人薄唇一下一下的往白芯唇上贴。
“唔……”
娇小的她根本无法推开情欲正浓的男人,他身体不适,需要她的救赎,并未问过白芯是否愿意,但他却温柔的压着她:“别怕,我会对你责任。”
男人扣住白芯的双手举过头顶,窄小的木板床发出极有规律的咯吱声,直到他情欲外泄,得到了彻底的解救。为了照顾到她的羞耻心,他没有开灯。
“我叫顾翊尘,等你休息好后可以拿手表去顾氏集团找我,我会娶你。”高大的他半蹲在床前,把腕间的手表取下来放到白芯手心里,离开时很温柔的用手揉了揉她的头,眼里有光,带着歉意。
她双手捧着手表,盯着男人消失的背影看了良久。
五年后。
楚家别墅里因为有贵客要来,楚夫人正张罗着。
“上等的茶准备好了吗?今天来家里的人是顾少,都不许马虎。”
“这些水果怎么回事?谁洗的?”
“都别愣着了,干活呀!”
白芯拉着四个宝贝往后院走,楚夫人一早就交代过,让白芯看好她的四个孩子,若是扫了贵客的兴,四个孩子也不用去幼儿园了。
白芯把四个宝贝带到了后院的杂物间,这些年他们一直挤在这里。
“听妈咪讲,今天家里有重要的客人,不可以乱跑,不可以出去,更不可以惹到客人,否则都没有学上,知道吗?”白芯反复强调。
“知道了妈咪。”大宝,二宝,三宝异口同声的答。
只有四妞弱弱的举起了小爪子。
“怎么了?”白芯问。
“麻麻,妞妞要上厕所。”四妞快憋不住啦。
白芯摆手:“去吧!上完洗手间马上回来不能乱跑。”白芯还是不放心,让大宝跟着一起去。她得留下来盯着最调皮的二宝和三宝。
四妞上完洗手间出来,正好遇到了从门口进来的客人,好帅好帅的一位帅蜀蜀。
“锅锅,看,帅蜀蜀耶!”
大宝翻了一记白眼,直接把四妞拖走:“妈咪说过,不许惹事。”
“可是帅蜀蜀真的好帅哇!”
大宝执着的拖走四妞:“再帅也跟你没关系。”
别墅里。
顾翊尘和楚家的人都坐在沙发上。
他今天刚回国。
来楚家的目地只有一个,为了兑现五年前的承诺。
当时他因为身体原因欺负了一个小女孩儿,他说过会娶她,并且给了她考虑的时间,等她考虑清楚了可以拿着信物去顾氏集团找他。
他等了三个月,女孩儿并没有去找他。后来他因为工作原因出了国,这一走便是五年。女孩儿一直没找过他。
但他却是个负责的男人,不管女孩儿愿不愿意嫁给他,今天他都要亲自过来问清楚。
顾翊尘把手表拿了出来。
这块手表是他送给女孩儿的信物,被他的人从二手市场买回来的。
女孩儿卖掉了他送的表,他很生气,但生气归生气,并不影响他娶她的心意,毕竟是他理亏。
“楚小姐可认识这块表?”顾翊尘问。
他的助理赎回这块表时,从店主那里得知是楚家小姐出的手,而楚家只有一位小姐便是楚亿可,顾翊尘自然是要问她的。
“对不起顾少,我……”我并不认识这块表,它是有什么特殊来历吗?
顾翊尘见楚亿可有些害怕自己,想来是他刚才的态度过于强硬了。也是,他是来兑现承诺的,不是来追究责任的,便故意把声线压了压。
“楚小姐不用害怕,我没别的意思。今天过来是为了五年前的事情,当时冒犯了楚小姐,虽不知楚小姐的心意,但还是想问一句你是否愿意嫁我为妻。”顾翊尘很认真。
谁能拒绝得了顾翊尘的求婚。
他是顾氏集团的掌权人,是江城千万少女的梦,他位高权重却从来不摆大总裁的臭架子,向来以礼待人,但若遇到不讲理的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我……”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楚亿可简直傻了。
做梦都梦不到比这更美好的事情。
顾翊尘在向她求婚呐!
“楚小姐如果还没有想清楚也没关系,我改天再来,打扰了。”顾翊尘起身,随手扣上西装外套的扣子,转身带风的走掉了,连背影都那么帅。
他把手表再次留下,表明他娶她的决心,同时证明他是个言出必行的男人。
顾翊尘走后,楚亿可和楚夫人才回过神来。
楚夫人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刚刚你在想什么呢宝贝,怎么不答应,顾翊尘在向你求婚,你答应了就是顾太太了。”
楚亿可当然知道。
谁不想当顾太太呀!
她也喜欢顾翊尘,对着他的照片不知道妄想了多少回。他刚才认真向她承诺的样子简直太帅了,一字一句,一言一行无不牵动着她的心,等她反应过来想答应时顾翊尘已经走了。
不过也没关系,听顾翊尘的意思是非娶她不可。刚才没答应也是对的,总是要矜持一下的,让顾翊尘知道她没那么容易得到。
“宝贝,顾翊尘怎么欺负你了?这件事儿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过?”楚夫人问。
楚亿可摇头。
她并未见过顾翊尘,而且以楚家在江城的地位,很难搭上顾家,想跟顾翊尘讲句话比登天还难。所以,顾翊尘是认错人了。
“妈,你说会不会是白芯?”楚亿可说。
“顾翊尘怎么会看上她?”楚夫人觉得不可能,白芯是楚爸爸和外面的女人生的野种,她跟着那个女人姓白,整个楚家没有人知道她是私生女,就连楚亿可都不知道。
白芯每天在楚家干的也是下人干的活,蓬头垢面,穿着随意,顾翊尘眼光再差也不可能看上一个佣人呀!
“那怎么解释白芯的四个孩子?顾翊尘说五年前,而白芯怀孩子的时间刚好也对上了,白芯也住在楚家,所以顾翊尘才会来楚家找人。”楚亿可说。
楚夫人立马捂住了楚亿可的嘴巴,做贼似的四处瞧了瞧,确定周围没人后才松开了手:“这件事别让白芯知道。”
“但她早晚会知道。”
纸是包不住火的。
“就算知道也要等你跟顾翊尘结婚后,那时白芯再有怨言也没办法。可如果现在就让白芯知道了,你觉得顾太太的位置还轮得到你吗?
你当真不想嫁给顾翊尘,不想当顾太太吗?”
反正楚夫人是不可能让一个小三生的贱人嫁给顾翊尘成为顾太太的,到时不就爬到他们头上了吗?让她亲眼看到小三翻身,绝无可能。
一生要强的楚夫人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第2章认错了人
别墅门外。
二宝和三宝偷偷的溜了出来。
本来他们是出来上厕所的,但上完后听到张妈说今天家里的贵客是来娶楚小姐的。
二宝和三宝都不喜欢楚家的人,因为他们良心大大的坏,连小朋友都欺负,还天天让妈咪干好多重活。
二宝和三宝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溜到了别墅外面,他们找到了顾翊尘的车。
“三宝,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二宝手里拿了只蓝色的马克笔,但他心虚了,不敢下手。
三宝已经在顾翊尘的车上画了起来。
“我们画完就跑,不会有人发现的。”
“那我们要画什么?”
三宝单手撑下巴,认真的想了想:“猪。”
画一只大大的猪。
谁让那个男人蠢得跟猪一样,竟然会看上楚亿可,他就是一头猪。
“小畜生,谁让你们在这儿乱画的?”张妈刚走出来便看到二宝和三宝在顾先生的车上乱画。
我滴个乖乖,这可是顾先生的车,要是弄坏了可怎么得了。
肥胖的张妈一扭一扭的跑了过去。
“二宝快跑。”三宝扔下笔就跑,速度很快没有被抓住。
但反应慢一拍的二宝被张妈揪住了耳朵:“好哇,你这小畜生,知道这是谁的车吗?敢在这儿乱画,是嫌你脖子上的脑袋太结实了是不是?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张妈的手重重的往二宝的屁股上打。
“我让你乱画。”
“让你犯贱。”
“要是搅黄了小姐的婚事,看你赔不赔得起。”
……
“住手。”
顾翊尘走了过来。
张妈没松开二宝,怕一松手就跑了,不过也没再继续打:“顾先生,这孩子乱在你车上画,你看都画成什么样儿了。”
顾翊尘看了眼,眉头弯在了一起。
他的劳斯莱斯左侧车门处画了一个很大的猪头,这种马克笔画上去可不好擦掉。
“这是谁家的孩子?让他父母过来处理赔偿的事情。”顾翊尘的助理问张妈。
“这野种没爸,他妈就是个低等的佣人……”怕是跺成八块卖了也赔不起。
张妈的话让顾翊尘听着很不舒服,再看不起人也不能骂一个孩子是野种,顾翊尘的脸沉了下去,难得冲着人发脾气:“我不是让你放开他吗?听不懂?”
“可是顾先生,这个野种他……”张妈被顾翊尘的眼神吓到了:“是,顾先生。”张妈这才松开了二宝。
“还有,动不动骂一个孩子是野种的人也高贵不到哪里去。你方才说他妈妈是低等的下人,那同为下人的你又是什么?”顾翊尘句句在理。
他是一个三观超正的人,即便位高权重,人人称他一声顾总,但他从不乱发脾气,平时在公司里看到清洁工拖地都会很有礼貌的绕开走。但他有礼貌并不代表他是个好欺负的人。
“是,顾总。”张妈颤颤巍巍的点着头,眼睛却死死的盯着二宝。小畜生,要不是因为你,我会挨顾总的训吗?小贱人生的苟杂|种。
顾翊尘看了一眼二宝,然后便上车了:“走吧!”
他没有让二宝赔。
“可是顾总,你这车……真不让他们赔吗?”助理觉得顾总太好说话了。
“没必要跟个孩子计较。”
他今天是过来找楚小姐确定五年前的事情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刚才那孩子的事不必计较。
记得小时候,顾翊尘比刚才那孩子还调皮百倍,现在他成年了不是一样为人处事样样俱全吗?
顾翊尘的车开走了。
张妈立马变了脸色,揪着二宝的耳朵直接把他拖到了楚夫人和楚小姐面前。
“夫人,小姐,这个野种刚才在顾先生的车上乱涂乱画,要不是顾先生人好不计较,怕是现在楚家就该因为他摊上事儿了。”张妈直接一脚踹在二宝后腿上,让他跪在楚夫人和楚小姐面前。
“还有这种事情?”楚夫人的脸色立马沉了下去:“平时你们乱来也就算了,连顾少的车也敢乱涂?一个个的是不想活了是不是?”
二宝耷拉着脑袋,跪在地上不说话,他知道自己做错事情了。
“哭,还好意思哭?我还没罚你呢,你倒是委屈起来了?”楚夫人气不打一处来,今天不给这小子吃点苦头,还真当楚家没规矩了呢!
后院杂物间里。
三宝跑了回去。
他不敢告诉妈咪刚才的事情,怕妈咪会生气。但他只是个孩子呀,想在妈咪面前撒谎还嫩了点儿,几个微表情便出卖了自己。
白芯问完话后,第一时间跑去了大厅。
“夫人,小姐。是我这个当妈的没教好孩子。”白芯瞪着跪在地上哭的二宝:“说,你错了吗?”
“妈咪!”
二宝因为妈咪凶他,哭得更厉害了。
“说,错是没错了?”
“二宝知道错了,二宝错了,对不起。”
“还敢有下次吗?”
“不敢了,二宝再也不敢了,二宝错了。”
为了让楚夫人和楚小姐消气,白芯当着楚家人的面儿演了一出训子大戏,不仅让二宝认错,还动手打了他,还罚他今天晚上不许吃饭,这件事儿才算是结束了。
白芯领着二宝往后院走。
她狠心的不抱二宝,不拉二宝,她故意走得很快,让二宝跟在她后面,追着她哭。
二宝哭得很伤心,白芯也难受,但如果不这么做楚夫人不会放过二宝的。
寄人篱下的日子便是如此,处处看别人脸色,偏偏她这几个孩子除了大宝外没一个省心的,就爱给她惹事儿。
等白芯和二宝走后,楚夫人让家里的佣人都先出去,把张妈留了下来。
“刚才顾少可有见到二宝?”楚夫人问。
张妈点头:“见到了,要不是顾少好脾气,那野种早就完蛋了。”
“行,你先下去吧!”
“是,夫人。”
张妈退了下去,现在客厅里只有楚夫人和楚亿可。
“看来顾少没有认出二宝,也多亏了白芯那几个孩子从小就瘦,每天在太阳底下干活晒得也黑,不好辨认,否则顾少多少会起疑的。”楚夫人说。
“但如果白芯的孩子真的是顾少的,他早晚会发现。”楚亿可总觉得不踏实。
明明以她楚小姐的身份嫁进顾家当豪门太太乃是门当户对,现在这么一弄,以后她的幸福倒像是偷来的。
“所以宝贝呀,你得想办法早点跟顾少确定关系,至于白芯和那几个孩子还真不好安排。”楚夫人考虑到楚爸爸那边,虽说他这些年很少回家,但万一回来看不到白芯,定会觉得她苛待了白芯。
之前楚爸爸回家问起白芯,楚夫人都能糖塞过去,但若是真把白芯送走,确是麻烦:“宝贝,你去找找白芯,先探她的口风,看看她知不知道当年的男人是顾少。”楚夫人交待。
“好 。”
“最好想办法弄到那几个孩子的头发,待日后你跟顾少有来往后,想办法做个亲子鉴定,我们心里也好有个底。”
“嗯。”楚亿可明白。

第3章 试探她的反应
后院。
楚亿可老远便听到了白芯教训孩子的声音,她倒是个严厉的母亲。
楚亿可走了进去,看到四个孩子围着白芯在地上跪了一圈,每个孩子都在哭,吵得人天灵盖疼。
楚亿可过去把四个孩子弄到餐桌上去让他们坐好,给了些零食先让他们安静下来,趁着跟四妞说话时偷偷拿了她的头发,再去套白芯的话。
“你也是,他们还小,犯错不懂事也是正常的。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总该过去了吧!”楚亿可假惺惺劝说着。
楚亿可和白芯是一起长大的,从十岁那年楚爸爸把白芯带回家起,他们就在一起玩儿。楚亿可不穿的旧衣服会给白芯穿,她不喜欢吃的东西或是吃不完的也会给白芯。
她在学校发生了高兴或不高兴的事情都会跟白芯讲,白芯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久而久之,两个人的关系看看似还不错,因为白芯从来没有攻击性。
但在白芯心里,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跟楚亿可的差距,她只是楚爸爸好心领回家的,因为白芯的妈妈长年重病靠药吊着。
十岁那年的白芯只是个孩子,她救不了妈妈。但楚爸爸出现了,问她愿不愿意跟他回家。白芯问楚爸爸,是不是跟他回家了就有钱,楚爸爸说是,她便是这样跟楚爸爸回家的。
来到楚家后,她一直谨小慎微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楚爸爸对她很好,但他常年不在家,十几年也没见过两次。
楚小姐因为没什么朋友,有时有心里话也只能跟她讲,她便听着。
若是楚小姐在学校受了委屈,明知是楚小姐的不对,白芯还是会在楚小姐面前帮她一起骂。
白芯知道自己这种行为是在讨好,但她本就寄人篱下,想到常年住院的妈妈,她一直在说服自己。
“怪我,没教好孩子,是我的问题。”白芯自责。
楚亿可拍了拍白芯的肩膀:“你够不容易了,要我说呀那个让你怀孕的男人才是罪魁祸首,要不是他,你怎么会生四个孩子呢!
芯芯,你有没有想过找他呀!”
楚亿可开始套话。
她在试探白芯,如果白芯跟她交底,实话实说,以后她有旧衣服还给她穿,她有心事还跟她讲。但如果白芯妄想飞上枝头爬她头上去,那从现在开始她不会心软的对一个下人好。
白芯摇头。
她不会再去找他了。
因为五年前她去顾氏集团找过他。
大概是他们发生关系的三个月后,医生通知白芯,说她母亲病情加重需要一笔手术费。白芯拿不出那么多钱,情急之下她去找过他。
如果能替妈妈治病,她愿意嫁给他。可能一开始这段婚姻对双方都不公平,他是为了负责,她是为了妈妈。但白芯想得很清楚,她一开始就会跟他坦白自己的目的然后让他做决定。
婚后她也会当好一个太太,对他全心全意绝不辜负。因为他当时特别温暖,眼里有光的蹲在床前摸她的头,那是白芯能感受到的为数不多的暖意。那样温暖的一个男人,她相信是可以携手一生的。
但她并没有找到他,情急之下的白芯只能去二手市场卖掉了那块表。
五年过去了,她时常还能想到他,想到他温柔的对她说会娶她。
但毕竟是五年前的事情,或许他们就是有缘无分吧!白芯现在也不想考虑那么多,她所求不多,愿妈妈的病能好起来,愿四个孩子健康成长,至于自己……
“真的不打算找他吗?说不定找到他,他会娶你呢!有个男人在,你也不用一个人辛苦的带四个孩子。”楚亿可继续问。
她还是不相信白芯的话 。
“没什么好找的,说不定他已经结婚了,儿女成群了呢。再说,就我这样的,应该不会有人傻到等我五年的吧!”白芯早就过了做梦的年纪,灰姑娘的故事很美,但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楚亿可的心里突然酸了一下。
因为她知道,顾翊尘真的等了五年。就在今天,顾翊尘找上了门,如果白芯也在场的话,他们肯定就在一起了。白芯找到了老公,四个孩子找到了爸爸,多么幸福的一家人呀!
庆幸今天没让白芯见到顾翊尘。
“那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吗?”楚亿可又问。
白芯摇头。
记不得了。
那一晚没开灯,不知道长什么样。但他肯定非常帅,听他说话的口吻和处理事情的态度,肯定是个很有教养的男人。
“看来你是真的不打算找他了,也许你是对的,说不定他已经结婚了,和你一样孩子都有了。就这样吧,你现在一个人带四个孩子是辛苦了些,等他们都长大后你就享福了。“
楚亿可确定了白芯的心思,知道她对自己暂时没有威胁,倒是松了口气。
是白芯自己放弃和顾翊尘在一起的,既然这样,就不能怪她抢了白芯的东西。
楚亿可走后,白芯看了眼坐在餐桌前吃零食的四个宝贝,真的是对他们又爱又恨又没办法。
“洗脸睡觉。”
“是,妈咪。”
四个宝贝散得很快,知道妈咪心情不好,自己乖乖的去洗澡,睡觉觉,不给妈咪添一点点的麻烦。白芯看到四个宝贝这么乖,脾气瞬间就没了。
老天爷对她还是不错的,至少给了她四个可爱的宝贝,不是吗?
楚亿可的房间里。
“打听清楚了吗?白芯怎么讲?”楚夫人问。
“白芯说她不想找那个男人,她对那个男人一无所知,讲的应该是真的。”楚亿可说。
楚夫人点头。
如果是这样,倒是可以放心了。不过安全起见,以后若是顾翊尘再来家里,一定要想办法支开白芯,最好还是不要让他们见上。
“刚才妈妈也让人查过了,五年前顾翊尘好像是被人下了药,误进了我们楚家才不小心跟白芯发生的关系。
当时顾翊尘神智不清,肯定也没看清白芯的脸,不然也不会把她当成你了。
这是好事儿呀,宝贝儿,接下来你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全部心思放在顾翊尘身上,一定要先确定关系。”
楚亿可当然知道。
但不能过于主动的去找他吧!会让顾少觉得她很迫切,不矜持。
这时,楚亿可的微信响了一声,有人在加她的微信好友,头像是顾翊尘。
“妈,顾少加我微信了。”
正在担心要怎么跟他来往,没想到他主动加了她微信。
“还愣着做什么,快通过呀!他这会儿肯定有空,你好好跟他聊聊。”楚夫人比楚亿可还激动。
“好。”
楚亿可通过了好友,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手心全是冷汗。
一直显示对方在输入中,但顾翊尘的消息就是没有发过来,急得楚亿可都想穿屏了,但为了女孩子的矜持,还是忍住了。
坐在办公室里的顾翊尘一直在输入。
他想聊五年前的事情,想认真的告诉她 ,他这次回来就是来对她负责的。至于耽误了五年是因为他在国外有事回不来,并不是有意为之。
想讲的话太多,以至于不知道先从哪里开始,更怕今天唐突的去了楚家,她会对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第4章 楚夫人的谋划
半夜。
楚亿可的手机微信响了好几下,全是顾翊尘发过来的,他经过认真的思考,把想对楚亿可讲的话全部以文字的形式发送了出去。
楚亿可晚上睡得很死,是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才看到的留言,光着脚便跑到了楚夫人的房间。
“妈,妈,妈,顾少给我发消息了,发了好多。”
“给我看看。”楚夫人把手机拿了过去:“顾少的意思是想先追求你,给你女孩子该有的仪式感,然后再谈恋爱,再到订婚,结婚?”
是这个意思。
顾翊尘想了很久最后做的决定。
当初是他欺负了小姑娘,没经过她的允许。就算他想负责也要建立在她本人愿意的条件下,而不是他说娶她就一定要嫁。
但他身为一个男人,肯定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他会像正常人谈恋爱一样,先追求楚小姐,等她答应他的追求后再考虑后续,最后才是结婚,给足她所有女孩子想要的仪式感。
“妈,我不是在做梦吧!顾少说他要追求我,妈,妈,妈,快掐我一下。”楚亿可的少女心呀!顾少还没开始追呢,她已经满脑子都在幻想了。
“我宝贝女儿这么优秀,谁追都是正常的。”楚夫人继续盯着手机看,顾少的消息又过来了,他说他要过来接楚小姐一起去外面吃早饭:“快快快,宝贝,去换衣服,顾少要过来接你吃饭了。”
“顾少要来了?”
“穿得漂亮些。”
“嗯。”
楚夫人不放心,跟过去帮宝贝女儿挑了香奈儿的最新款,打扮得美美的,保证顾少看到她挪不开眼珠子。
“夫人,小姐,顾少的车来了,就停在门口。”肥胖的张妈跑起来浑身的肉都在飞,嗓门又粗又大。
“宝贝,你现在就出去,不用让顾少进来了,你直接跟他走。妈去后院瞧瞧,防止白芯跟顾少遇上。”楚夫人想得很周全。
“好。”
楚亿可出了门,美美的站在顾翊尘面前,像朵害羞的花蕾。
“楚小姐,请,当心头。”
顾翊尘亲自帮楚亿可开车门,很绅士。
为了更有亲和力,他今天没有穿平时喜爱的黑色西装,而是换了暖色的休闲装,但他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养眼。
“谢谢顾少。”
楚亿可心花怒放的坐在车上,两只手无处安心。
这可是顾少的车呀!
他为人虽说温和,但听说从不近女色。能坐上他车的女生可并不多,而她以后会是顾少车上的常客,想想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顾翊尘也坐了上去,他刻意与楚亿可保持距离,不是不喜欢她,是怕坐得太近会让她觉得在占她的便宜。他没有追求女孩子的经验,但他是很认真的在追她,希望她可以感受到。
“楚小姐不必客气,若是楚小姐不嫌弃可以叫我名字。”不必叫顾少,显得生分。
“是,翊尘。”楚亿可好开心呀:“对了,你也别叫我楚小姐,大家都叫我亿可,你也可以这样叫。”
“好。”顾翊尘点头:“你早餐习惯吃什么?”
他在等她回答,想认真的记下她的喜好。
“都可以,翊尘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顾翊尘:“……”
这倒是把他整不会了。
**
楚家。
楚夫人去了后院。
白芯在给四个孩子做饭。
“白芯呀,你出来一下。”楚夫人站在杂物间的门口喊,手捏鼻子,脸上露着嫌弃。
白芯放下手里的菜,随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水:“夫人,你找我。”
楚夫人脸上笑眯眯的:“白芯呀,你十岁那年就被老爷带回楚家了,算算时间也十几年了吧!”
“十三年了。”白芯记得很清楚。
“都十三年了呀!时间过得真快。我和老爷呢,其实从来没拿你当过下人,还有亿可,有漂亮衣服,有好吃的哪次不是想着你,都没见她惦记过我这个当妈的。”
楚夫人大清早的在这儿跟白芯煽情可不是什么好事,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白芯没有贸然插嘴,只是点了点头,先听听楚夫人到底要讲什么。
“我听张妈说你私底下念过好几次想出去找工作是吧!这样,从今天开始,家里的活你晚上回来了干,白天你可以去外面工作,你赚的钱是你自己的我们楚家不要一分,你觉得怎么样?”
白芯确实想出去找工作,但也清楚她本就是楚家的佣人,已经拿了楚家的工资。除非她不在楚家干,否则就没办法出去。
在楚家赚的钱每个月直接打到医院账户上给妈妈交医药费了,她自己身上一分钱没有。若是以前没孩子的时候她肯定无所谓,她本来也不花钱。但现在不一样了,孩子越来越大,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总不能一直依靠楚家。
如果哪天楚家这棵大树靠不住了,白芯的生活会非常糟糕。她希望可以出去工作,赚钱,等站稳脚后再慢慢的脱离楚家,她并不想一直寄人篱下。
但白芯留了个心眼,她没有马上点头,因为不确定楚夫人到底是在试探她,还是有别的想法。
楚夫人继续说道:“放心吧!我没别的意思。一个年轻小姑娘总不能真在楚家当下人吧!你是老爷亲自领回家的,老爷又常年不在家,我对你多加照拂也是应该的。你只管放心的去工作,家里其他人若敢讲半句闲话,我定不饶恕。”
楚夫人讲得真真切切,白芯寻思着楚夫人开了口,刚好她也想出去赚钱,便点了头:“谢谢夫人。”
“工作我帮你安排好了,你打这个电话去找老李,他会给你安排工作的。好好干,老李以前在楚家干过,靠得住的,你跟着他干活我放心。”楚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白芯接过名片:“好。”

第5章 新的工作
白芯和楚夫人聊完后回去继续给四个孩子做饭,在吃饭的时候她宣布了要出去工作的事情,并且三令五申的警告四个孩子,一定不能在家里惹麻烦,否则小心他们的屁股开花。
白芯实在是不放心,但为了以后的生活,只能先这样。四个孩子中只有大宝相对懂事,白芯交待大宝,她不在家时大宝就是小家长,他要管好弟弟妹妹,不能让他们闯祸。
白芯很不放心的出门了。
楚夫人把张妈叫了过去。
“夫人,你找我。”
“白芯出门了吗?”楚夫人问。
张妈正要说这件事情:“白芯说是夫人您允许她出去干活的,她就是一个佣人,不要脸的跟男人发生关系还带着四个孩子在楚家白吃白喝,夫人您已经对她够宽容了,怎么还让她出去工作?”
张妈也着实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这件事情本夫人自有考量。”
楚夫人的目的很简单,为了长远的考虑,顾少以后来楚家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多,难免跟白芯会遇上。倒不如让白芯出去工作,一方面可以支开白芯防止她与顾少遇上,一方面也给了白芯一个顺水人情。
她不是想赚钱吗?那就让她去赚好了。
再者,楚夫人给白芯安排的工作可不是什么好活儿。她把白芯交给了工地上的包工头,让白芯去工地上搬砖,为的就是消磨她。
这个白芯,平时也没见她用什么护肤品,皮肤好得不得了,长得还白净,稍微一打扮跟个狐狸精似的。
楚夫人故意让她去工地干活,日晒风吹的加上劳累,肯定老得快,到时晒得又黑又瘦的,就算顾少看到她怕也只剩下嫌弃的份儿。
“那四个孩子在做什么?”楚夫人接下来要安排白芯的四个孩子。
“在后院玩儿。”张妈回答。
“从今天开始,多给他们派一些活儿。像扫院子,灌菜浇花,只要是能晒太阳的活儿都让他们几个去做。”楚夫人吩咐。
她要让白芯的四个孩子每天晒太阳,晒得越黑越好。
再吩咐张妈,以后给他们四个吃的中午饭减半,菜里不许放一滴油,把他们饿得越瘦越好。
昨天顾少已经见过二宝了,并没有认出来。如果四个孩子再黑一些,再瘦一些,怕是更加不好相认。等到木已成舟之时,就算顾少发现了也晚了,以他的人品是不可能离婚的。
到那时,白芯便成了小三,跟她那个贱人妈一样,都是小三。
小三的女儿当小三。
精彩,实在是精彩啊!
“是,夫人。”
张妈扭着肥胖的身子去了后院儿,见大宝他们几个在玩泥巴,便直接过去揪住了二宝的耳朵:“昨天有顾先生护着你,今天可没人护你了,小畜生,还不赶紧去干活?”
“放开二宝。”大宝很有气势。
他虽然人小,但他知道自己是大哥,要保护好弟弟妹妹。妈咪不在家,他就是小家长,现在二宝被人欺负了,他要站出来。
“还敢吼?”张妈另一只手揪住了大宝的耳朵,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都给我听好了,全部给我滚去干活,把后院的菜地都灌了,不然不许吃中午饭。”
张妈用力一推,大宝和二宝都摔倒在了地上,她把灌菜的桶和瓢扔给大宝他们,并且搬来小板凳一边磕瓜子一边监督大宝他们干活,稍不注意大宝他们就要被张妈骂上一通。
“啊!”个子最矮最没力气的四妞摔了一跤,两只小手撑在地上被石头划破了皮,膝盖上也是伤,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大宝,二宝,三宝都放下手里的活儿,跑过去把妹妹扶起来。
“锅锅,好痛痛。”
四妞最怕疼了。
“三哥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痛了。”三宝特别暖心的捧着四妞的小手手,帮她吹吹。
“妹妹手受伤了,你去休息吧,我们来干活。”大宝让二宝扶四妞去休息。
张妈见几个孩子在偷懒,吐掉嘴巴里的瓜子壳,气急败坏的走了过去:“小畜生,都在干嘛,给我起来干活,真当楚家是你们白吃白喝的地儿呀!”
“做下人就要有做下人的觉悟,赶紧干活去。”张妈一脚踹在大宝屁屁上,直接把他踹到了菜地里。继续磕瓜子去。
呸!
小畜生,跟你们的贱人妈一个样儿。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小三生的儿子会犯 贱。
**
白芯按老李给的地址,找了过去。
是一处新开发的工地,房子修得快差不多了。果然,楚夫人不会给她介绍什么好工作,让她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来工作里跟这些男人比力气。
“你就是白芯吧!”
白芯点头:“李叔你好。”
老李见白芯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很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番:“我们这儿的活可不轻松,日晒风吹的还得有劲儿,你一个小姑娘真受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