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鹤宋晚意

下雪天,我看着弥鹤雪中拥吻着可爱清纯的女主,接受着众人的祝福。
他们是那么的热烈,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不能阻拦他们的相爱。
而我,作为穿越者,男主的青梅竹马加现任女朋友,只能看着自己男朋友一步一步爱上别人。

1

下雪天,我看着弥鹤雪中拥吻着可爱清纯的女主,接受着众人的祝福。他们是那么的热烈,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不能阻拦他们的相爱。你们知道看着自己男朋友一步一步爱上别人的感受吗?

我打着伞,用力握着伞柄,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幕。男生英俊帅气,女生羞涩清纯,似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的眼中再没有旁人,有的只是和心爱之人心意相通的泪水。他们紧紧地拥抱着对方,像是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再也不放手。

周围围着的众人欢呼雀跃,为着眼前这一对坎坷的有情人终于在一起而激动。我想,如果我不是面前这个男主角的女朋友的话,说不准我也正混在人群中一起祝福他们。

“我发誓,笙笙,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我爱你!我爱的人永远是你!”弥鹤那劫后余生的声音含了多少心酸,多少爱恋。周围他的兄弟们吹着口哨,比他本人还要兴奋。

我想起弥鹤红着脸跟我告白时,大家也很开心,却没有人这么激动。他怀里的女孩眼含泪水,用力点了点头,却正好看见撑着伞的我。

她一愣,满脸通红,猛地推开弥鹤。

众人和弥鹤不知道怎么了,一回头看见了我,弥鹤抿了抿嘴,脸上难得地浮现出了愧疚,而众人,却都移开视线,颇有些不敢看我。

是啊,昨天还喊我嫂子的人,今天却为自己的兄弟找到心爱的人而欢呼雀跃,怎么还有脸看我呢。场面顿时安静下来,气氛很是尴尬,好好的告白现场被我搞得跟捉奸一样。

我想,大家都有些埋怨我不识趣,怎么挑这样的时候出现吧。

当然,弥鹤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心上人受一点点委屈呢?他拉住季夏笙的手,十指相扣,坚定地看着我。一个字都没说,却比说了千言万语更让我感到羞辱与心痛。

我展开一抹微笑,宋晚意从不是软弱的人。“弥鹤,我们分手吧。”说完,我转过身,静静的踩在雪地上,一步一步走远。没有人挽留我,也没有人想挽留我。

天气很冷,连带着我的心脏也被冰封了。泪珠滚在地上,不知融化了哪片洁白的雪。脑海中的系统传来一声叹息,我慢慢回想着来到这里后发生的一切。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十年前莫名其妙来到了一本书中。这本书是围绕男主弥鹤和女主季夏笙的校园爱情故事而展开的。

你以为我幸运的成为了女主吗?很可惜,我是男主的小青梅,邻居家的可爱妹妹,是弥鹤用来表达自己深爱季夏笙的工具人。

但是,我并不气馁。因为带我来这里的系统告诉我,我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务,我就能回家。而且,系统还会实现我一个心愿!

这不就是现实版阿拉丁神灯吗!?我想,既来之则安之,而且,我已经做好了成为千万女富翁的梦!再加上我只是一个小炮灰,肯定没什么危险的任务,估计只是推动一下主线剧情发展罢了。

于是,我答应了系统,完成任务,然后光荣回家。然后,从系统那里我又了解了一下这本书的大致走向。

男主弥鹤,我的邻家哥哥,青梅竹马,英俊帅气,痴情专一。女主季夏笙,白富美一个,很单纯,会在高二转到我和弥鹤所在的班级。我的任务,就是撮合他们两个相爱就好啦~

我觉得这很简单,却从没想到,涉及到感情的事情,从来都不受自己控制。

2

回到了这个世界的家后,我仿佛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这个屋子里充满了我和弥鹤生活的痕迹。沙发上随意一放的大衣,柜子里弥鹤收藏的手办,衣帽间里弥鹤满满当当的衣服……

即便你爱的是女主,可怎么能这么羞辱我呢?我捂着眼,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我知道的,从遇见女主之后,弥鹤的心,就再也不在我身上了。

可我是多么想要他把高一那个炽热单纯,一心系着宋晚意的少年还给我。系统又叹息了一声,“我早就劝过你不要对男主动心,现在后悔了吧?”

我抽泣着,不想理他。十年啊,我陪着弥鹤整整十年。自从穿越成他的小青梅后,我就兢兢业业地做着自己的任务。

我跟着他一起上学,陪着他一起苦恼青春期,和他一起玩闹。我像个小尾巴,属于弥鹤的甩不掉的小尾巴。

系统总喜欢在我的耳边大呼小叫。男主喜欢吃鱼!男主不喜欢语文!男主喜欢打球!男主不喜欢打扮得非主流似的女生……

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为什么我一定要知道男主喜欢什么?反正他将来跟女主在一起,有女主给他操心呢!”我无奈地问系统。

系统立刻聒噪起来,“你现在扮演的可是男主的追求者!他的青梅竹马!将来可是要让女主吃醋的人!怎么能不知道男主的喜好!?”

我一想,也是,于是认认真真地背着关于男主的一切。系统却又不合时宜地提醒我一句话,“千万不要爱上男主。”

我心里很是不屑,我一个成年人了,怎么可能会爱上一个毛头小子,还是个纸片人。可是,当你真正接触他的时候,你会知道,他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一个满怀希望,眼里有光的少年。

他会调笑你是他的小尾巴,也会恶劣地搞恶作剧欺负你,甚至还会在你考试没考好时拿着自己一百分的卷子“不经意”路过。他讨厌吗?是的,他就是个恶劣的青春期少年!

可是,这个少年有血有肉,有自己的思考,有自己的梦想,更有自己的情感!他会欺负你,但更会脸红地摸你的头,会给你熬夜讲根本不懂的数学题,会为了保护你和别人打得头破血流……

我怎么能不喜欢上他?

在神采飞扬的少年脸颊通红,用那双清澈认真的眼睛看着你,坚定地向你告白时,要怎么样的狠心,才能不心动?

我仔细回忆着高一之前我和弥鹤的生活,笑出了泪。可惜这个少年,已经不属于我啦。

我的少年,消失在了高二,遇见了季夏笙的那一年。

夜里似乎更寒冷了。我缩在被子里,屋子里开了暖气,可是我还是很冷,瑟瑟发抖。我说,系统,你陪我聊聊天吧。系统却没有回应。

连系统都不想理我了吗?

这时,卧室外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我知道,应该是弥鹤。他走进卧室,敲了敲门。“小意,我进来了。”

我蒙在被子里,假装自己睡着了。可弥鹤却仿佛看穿了一切。他沉默地在床头站了一会,叹了口气。“小意,我知道你没睡。我对不起你,这事我会跟大家说是我的责任。但是小意,感情是无法控制的。我爱她,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们继续在一起只会让自己更痛苦。”

我本想装作听不见,可我的骄傲让我实在无法忍受了。我从被子里探出头,平静地看着眼前俊朗高大的男人,“弥鹤,我的弥鹤早就死了。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

他痛苦地闭上了眼,握紧了拳头,“好。”

我看着他出了卧室,安安静静地收拾自己的东西,眼角滑落泪水。我想起了我们刚高中毕业时,我闹哄哄地要弥鹤陪着我去山顶看日出。

我们很早就去了,还没什么人。我期待地拉着他,可他却心不在焉。没多久,太阳冒出了金色的头,一切是那么美好幸福。我兴奋地转头看弥鹤,却发现他在接着电话。

挂断,他焦急地嘱咐我,“小意,季夏笙被电瓶车撞了,我得赶紧去看看。你自己注意安全。”说完,头也不回,归心似箭地走了。徒留我一人愣在原地。那天的阳光并不温暖,比寒冬的河水还冰。

我又想起我二十二岁的生日,那天我可激动了,这意味着我到了结婚的法定年龄了!可是,小时候会在生日这天带着我去房顶看星星的弥鹤,如今我名正言顺的男朋友,从白天到夜晚,从夜晚到凌晨,都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日聚会上。

我的二十多个电话,他一个都没接。

后来第二天,他才歉意地打了电话给我,告诉我说昨天季夏笙出了点事,他赶去帮忙了,没有接到我的电话。我呆呆地问他,你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吗?

电话里他解释的声音一愣,沉默了很久。

我满面泪水,悄悄挂断了电话。你知道那种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一步一步爱上别人的感受吗?从高二开始,我每一天,都在经历。

高二,在我和弥鹤交往一年后,在我每天担惊受怕女主的出现后,女主还是随着命运,来到了我和弥鹤的身边。

她是那么的羞涩可爱,一头蓬松的自然卷,明亮又含情的双眸,姣好的面容,优秀的家庭,一切的一切都让众人眼前一亮。

我看向弥鹤,我相信他不是会一见钟情的人,可是,我在我的男朋友眼睛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欣赏。

我的心沉了沉。

3

有些事情女生的第六感一点都不会错。就像我看见弥鹤眼睛里的光亮,是为了另一个女生而闪烁。

可是我依旧相信他,相信这个我从小跟到大的少年的品行。他绝不是会出轨变心的人。

可是很巧的,他和季夏笙成了同桌。

同桌,一个在少年时代多么美好的词语。可是我感受的却是巨大的恐慌。

一开始,我以为我赌对了。因为除了必要的交流,弥鹤几乎不跟季夏笙讲话。他心里还是在乎我的。我沾沾自喜,天真地以为自己的魅力可以打败女主,守护自己的爱情。

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我错了。那个平常看起来对季夏笙冷冷淡淡的少年,那个讲话超过三句都要不耐烦的少年,在季夏笙摔倒在操场后毫不犹豫地抱起她,冲向医务室。

甚至……撞到了旁边的我都不自知。当时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

虽然后来弥鹤和我解释了情况紧急,可哪怕到现在,我都会时不时做梦,梦到那个场景,梦到弥鹤不耐烦撞开我的眼神。

事情变味了。我早该猜到的。女主就是女主,是天运之子,是所有人无法拒绝的存在。

班里的人疯狂起哄,季夏笙红了脸,皱着眉告诉他们不要乱说。可大家越来越起劲,最后,是弥鹤猛地一拍桌子,吓住了所有人。他环视一圈,淡淡地开口,“我有女朋友,宋晚意。”

现在想来可笑的是,在那一刻我还以为他承认了我,在乎着我。看着所有人惊讶的面庞和季夏笙倔强含泪的双眼,我内心很开心,以为自己赢了。

从那天开始,时不时有调皮的男生喊我嫂子,我不反驳,只是红着脸接受。弥鹤依旧放学后和我腻在一起,只是我敏感地察觉到,他似乎开始心不在焉了。他看着我笑着,可眼里却漫不经心。

我发现他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于是我拼命追赶着。可就在我拼命追赶的时候,我却发现原来季夏笙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进入他的世界啊。

他的那些好朋友们,我们从小一块长大玩得很好。可是季夏笙什么都没做,他们就围着她转,去哪玩都带着她,甚至是我和弥鹤约会的时候……两人行变成五人行,三男两女,我怎么想也想不到约会的甜蜜在哪。

反倒是季夏笙很开心,她说她从来没有去这些地方玩过,很感谢我们带着她。大家更心疼了,去哪都带着她,渐渐地,似乎他们几个有了不能和我说的小秘密。

明明他们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啊。就连弥鹤,也对带着她不置一词。

那种无力感,那种要失去一切的无力感,我再也不想去回想。

弥鹤走了,收拾了他的所有东西后决绝地离开了,一点念想也没有给我。我看着空旷了许多的屋子,无力地倒在沙发上。我捂着眼,泪水不争气地流下。明明想好了,再也不为这个人流一滴眼泪的。

系统嘈杂的声音又响起,“嘿,我来啦!哎?我这就出去一趟的功夫你咋了这是?”我不想理他。“别哭了别哭了,哭得我都要心疼了。告诉你个好消息!”

系统有些兴奋,我抽抽鼻子,闷着声音问他,“什么好消息?”“你的任务完成了!”我的心情很是复杂,我没有任何高兴的感觉。

“哦……”我淡淡地回他。

“哎你怎么这么冷淡?任务完成你就可以回家了诶!还能实现你千万女富翁的心愿!你是不是还放不下男主?”

系统问到了点上,而我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此时我有些疲惫,我对系统说,“等我一些时间吧。我把这里的事情理一理,再告诉你答案。”

系统沉默了,半晌他小心翼翼地劝我说,“不要再舍不得男主了。他和女主联系着整个世界的命运,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我实在不想再听这些话,敷衍了系统几句就回房间蒙头大睡。

第二天,早早的我就醒了。手机里的消息多得快要爆炸。我一看,是我在这里的闺蜜给我发的消息:小意!怎么回事!?弥鹤那边说这个月月底和季夏笙订婚了!!!

尽管我做足了心理准备,可心脏还是针刺般疼。还有不少朋友问我情况,我一一回复,只说我们早已经和平分手。有些人为我打抱不平,也有人乐见其成。

可是,那群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没有一个来问我怎么样。他们已经成了季夏笙的朋友,不是宋晚意的朋友了。他们期待欢呼着弥鹤和季夏笙的结合,遗忘了角落里的我。

没关系的,没事的,一个男人而已。我捂着嘴,眼泪一滴一滴滴在手机上。

高中时我拼命追赶弥鹤,好不容易考上了和他一所大学,谁知道命运总是偏向女主。她很轻松地就考了和弥鹤所在的学校。那时候我已经能清楚地看出来她对弥鹤的感情了。只是她和弥鹤都在刻意克制。

因为他们都知道,中间有个我。我是最大的阻碍。

即便弥鹤没有和我分手,可他越来越冷淡了。他已经不会主动约我出去玩,不会再给我耐心地讲题目,也不会再带我去看楼顶的星星。

我们彼此心知肚明,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可谁也不主动去开那个口。季夏笙的情感越来越浓烈,我能看出弥鹤的痛苦纠结。所以昨天,其实本来我就打算找弥鹤说清楚,和他分手的。

只是没想到,他一刻也等不及了。因为有人告诉日免他,季夏笙要出国。所以弥鹤疯狂了,抛开了一切,斩断了他们之间的阻碍。

我只是一个炮灰,一个见证他们爱情的炮灰。

4

我收拾好自己,打扫好房间,把所有和弥鹤有关的东西全部扔掉了。

我知道,是时候有个了断了。

我退了房子,开着车离开了这座城市,谁也没有告诉。我是干干净净地来这个世界的,我也想干干净净地离开这里。

开着车我来到一切的起点。我和弥鹤的家。

我们两家是邻居,关系很是亲热。弥鹤的妈妈看见了我,很是开心,“小意,你怎么回来啦?弥鹤那臭小子呢?没陪你吗?”

阿姨知道我和弥鹤在一起的事情,只是她从不知道季夏笙的存在。不知道为什么,弥鹤隐瞒了季夏笙的存在,也许是事情没有完美的结局之前他不想让自己的母亲知道。

我扯出淡淡的微笑,决定善意地欺骗一下阿姨。“阿姨,弥鹤忙着工作,我回来拿一些东西就回去了。”

“哦哦,那好那好,快去吧!”

阿姨笑眯眯地看着我,看得出来她很喜欢我。我鼻头一酸,赶忙转过身进入自己家。

母亲和父亲看见我回来,很是开心惊讶,“小意,你怎么回来了?”

看着眼前为我操心的父母,即便知道他们只是书中的人,可我依旧没办法不爱他们。我只能面带笑容地跟他们解释说自己回来拿东西。

怕他们看出端倪,我“噔噔噔”上了楼。楼下的父母奇怪地看着我,也没多想,高高兴兴地去给我准备晚饭了。

我眼眶酸涩,打开了自己的房门。看着书桌上和弥鹤的合照,看着他为我折的一盒小星星,看着这有关弥鹤的一切,我感觉心仿佛玫瑰枯死了。

我收拾了这一切,忍着心痛把它们一样一样放进垃圾桶。可是,这些东西多到垃圾桶都放不下了。

什么时候他开始占据了我的生活?

我无声流着泪,系统在一旁静静的没有打扰我。终于过了很久,楼下的父母喊我吃饭了。我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刻下去。

我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告诉系统我做好决定了。

“我没有别的要求,我想留在这里,只是,我想忘记有关于弥鹤的一切。”

系统很惊讶,他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留在这里,而不是回到现实世界。我摆了个僵硬的微笑,

“你不知道吗?我是孤儿。”

系统沉默了。我确实是孤儿,现实生活中又有什么牵挂呢?我爱这里的父母,我愿意沉浸在这个梦中,只是这次,要把弥鹤排除了。

过了一会,系统小心翼翼地问我,“确定吗?为了剧情合理,失忆可能会很痛哦。”

我点点头,只要能忘记他重新生活,再痛我也愿意。于是系统发出了“滋滋”的声音,他告诉我,我会在今天晚上彻底忘记弥鹤。

我下了楼,看着爸妈的笑脸,闻着饭菜的香味,我心里竟有了解脱和期待的感觉。

我不要为了弥鹤活着。

也许这是他和季夏笙的世界,可是对于爸爸妈妈来说,我也是他们的全世界。忘记他们,重新生活,这是最好的奖励。

只是我没想到,系统没骗我,失忆真的很痛。

吃了晚饭,我出门散步。看着远方横冲过来的汽车,我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属于我自己的生活要开始了。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觉得头痛欲裂。“什么情况?”只见眼前是医院的纯白色病房,母亲趴在我的床边睡着了。

“你醒啦?”脑袋里传来系统兴奋的呼喊声。

“我怎么在医院啊?而且我头好疼啊!”我疼的龇牙咧嘴地抱怨着,全身还不好动弹。

“你忘记啦!?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跟我说你的心愿是留在这个世界,并且希望这个世界能够成为真正的世界!”

有这回事吗?我脑袋迷糊着,但一想系统肯定不会骗我,而且看着睡不安稳的母亲,我沉默了。

我本身就是孤儿,即便现在再让我许愿,我也还是会选择留在这里。这样一想也没觉得系统说得有问题,“但是我怎么在医院啊!?”

“你还说呢!任务完成你心情特好,跑出去散步,结果这车突然冲出来!这要不是我,你早给撞死了!”系统气呼呼的,但是听得出来,它很心疼我。

“我怎么会被车撞到呢?按理说没这剧情啊?”我有些转不过弯,总觉得有蹊跷。

“我都说了你的心愿是希望这个世界成为真正的世界,所以你任务完成之后,这里已经是真正的世界了,不再是一本书!

在真正的世界,没有什么主角,大家都是普通人,你当然有可能出各种意外了。就和现实生活中一样!”

我一听这已经不是书中的世界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高兴,好像有种积压已久的情绪要喷发出来了。

这时趴在我床边的母亲被我的动静吵醒,她睁开眼习惯性地瞅瞅我,却发现我已经醒了,激动的立刻喊我名字。

“小意!你醒了!”母亲脸上颤抖着手,眼里全是泪水。

“我的闺女,妈就知道你一定能醒过来!”

母亲本来是很温婉美丽的一个人,而现在我却隐约看见了她的鬓边有一丝丝白发。

我心里一痛,知道一定是我让母亲担心了。我从没有把父母当成纸片人,他们对我的疼爱是发自内心,实实在在的。

他们就是我的父母。

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拎着保温箱的父亲和身后一些人愣在了原地。

父亲最先反应过来,保温箱“啪”地掉落在地。他猛地冲到我跟前,紧紧盯着我,生怕是自己看错了。

半晌,他憔悴的脸上笑中带泪,粗糙的大手抚摸我的头,

“我就知道我家闺女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这才感觉到这次车祸对于我来说就是睡了一觉这么简单,可对于我的父母,他们面临的是他们的女儿可能永远醒不过来的事实。

这时父亲后面的一些人也都走到了我的病床前。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我之前从小玩大的一些同学,大概是约好了一起来看我的。

只是看着他们的面容,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抵触。我想起了女主季夏笙,应该是因为他们抛弃我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转头就和季夏笙亲亲热热的原因吧。

但是为什么突然和季夏笙那么要好了,我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而且只要一想,头就特别疼。索性我就懒得想了,看看他们来是干嘛的。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有话要说。母亲见状慈爱的摸摸我的脑袋,拉着父亲先出去了。

这时有一个人走了出来,他叫许颂,是几个人里跟我玩的时间最久的。他脸色涨红走到我床边,低着头朝我小声说着“对不起。”

我有些疑惑,“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难道就因为没有跟我继续做朋友?不至于因为这个道歉吧?

他有些惊讶地抬起头,其他几个人也面面相觑。“因为弥鹤和季夏笙,我是因为之前的事情道歉的。”

我皱起眉头,更奇怪了。

“弥鹤是谁?你为什么要因为他和季夏笙的事情跟我道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