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屿曲安安

正文:
我和周屿提分手的时候,他脸上也没有多大的表情,和平时一样,只是淡淡地问我,「想好了?」

其实我没想好,只是他永远都那么高冷,除了在床上,我几乎感觉不到他对我的热情,好像跟我交往,就只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女人。

我坚定地回答:「我想好了。」

周屿静静地看着我,「好。」

分手那天,是他开车送我回家的,他把行李搬到楼上,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门锁好。」

我和周屿这样,也算好聚好散吧。

我们的开始,确实是很美好的。

那天我陪闺蜜茜茜去看病。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周屿,他坐在那跟茜茜说话,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洒在他的身上,这个人简直长在我的审美点上了,我当时毫不犹豫,也去挂了一个号。

茜茜憋笑的时候,我正在绞尽脑汁瞎编我的病情呢。

于是我告诉周屿,我有点月经不调,周屿跟我说了一些之后,临走时,我拿出手机。

「医生,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以后我有什么病,还可以在微信上问你。」

周屿看了我一眼,低下头,语气淡淡的,「我不加病患的联系方式。」

然后我脱口而出,「我其实没病。」

最后周屿还是没加我的微信,后来还是我天天去医院门口堵他,凭着坚持不懈的毅力和无与伦比的脸皮,拿到了他微信。

也是我先告白的,周屿同意了。

跟周屿在一起后,我就搬到他那去住了。

茜茜当时还反对来着。

「你俩这也太快了吧,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可问题是,周屿实在是太忙了,不搬到一起住,我们两个基本上连见面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我又是那种喜欢腻腻歪歪的人。

住到一起之后,周屿对我很好,不管是金钱上的,还是日常对我的照顾。

恋爱是甜蜜的。

只是渐渐的,我就发现,周屿这个人实在是太冷了,一点都不浪漫,我所感受到的甜蜜,都是我一个人经营起来的,我还是个没长性的人,很快就觉得累了。

那之后,我和周屿之间,就像是老夫老妻似的,他还是对我一样好,可我总觉得没了激情。

为此,茜茜说我是渣女。

我妈也骂我,「你就作吧,我看除了周屿,还谁能受得了你!」

2

还有没有人能受得了我我不知道,但是想追我的人还不少。

那天我正在跟茜茜说周屿的事情,茜茜问我还有没有复合的可能了,我这么好面子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提出分手之后还去找人家求复合?

周屿那性子,更不可能来找我复合了。

再说了,这都一个多月了,周屿那边也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心里一阵悲凉,但还是死撑着,「不可能,我和他绝对不可能复合!」

这句话被我的同事高野听到了,当天下班之前,高野凑到了我的工位边上问我,「安安,一会下班有什么安排吗?请你吃饭啊?」

我知道高野对我有点意思,所以没答应,后来高野又约了我几次,我都拒绝了。

茜茜跟我说:「高野也很帅啊,而且在你们行业也小有名气了,性格开朗,对你还热情,那就先交往看看嘛,你当时看上周屿不就是因为他帅吗?分手也是因为他太冷了,高野简直就是你的菜啊!」

我哪里有脸跟茜茜说,我其实心里还有周屿,我还喜欢他。

没错,我还喜欢周屿。

这段时间我心情挺不好的,化伤心为食欲,有一天我猛然发现,这一个多月,我竟然胖了四斤,肚子都鼓出来了。

另外,性格马大哈的我,和周屿分手快两个月了才发现,我上个月大姨妈没来。

茜茜也有点担心了,「你是不是怀孕了?你脖子上老种着草莓,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万一真怀孕了呢?」

我也有点担心了

所以特意趁周屿休的时候去挂号的,虽然我也挺想见周屿的,可我的骨气不允许我这么做。

结果我一进诊室,就和周屿四目相对了。

他调班了!

好久不见周屿,如果不是周屿的诊室里有几个护士在说说笑笑,还cue他,我会暗暗高兴的。

但我现在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想转身就走。

茜茜拉着我上前,将我的挂号单递给了周屿,公事公办的口吻,「医生,我闺蜜她……」

「我怀孕了。」我抢在茜茜说我大姨妈没来之前开口,余光瞟了一眼那些护士,又加了一句,「反正不是你的。」

我听到护士们倒吸气的声音

反观周屿,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木头!

「过来。」他冲我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我昂首挺胸,几步上前。

周屿看了眼那几个护士,「你们先出去。」

茜茜也和护士们一起出去了。

诊室里就只剩下我和周屿两个人了。

周屿突然掀开了我的衣摆。

我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你干什么?」

周屿抬眸看了我一眼,有些凉的手在我的肚子上摸了摸,还捏了捏我肚子上凸出的那个「小枕头」,慢条斯理地开口:「你分手后,胃口挺好?」

3

我差点被周屿这句话噎死。

「你总得给我做个检查什么的,才能确定我怀没怀孕吧?」我有些气急败坏地问道。

其实我是心虚,我怕周屿知道我吃胖的原因是因为我和他分手之后,心情不好。

可能是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用力过猛了?

我突然就感觉到一股热流从我下面涌了出。

「行。」周屿应了一声,真的要给我做检查。

我只想钻到地底下去,「不……不用了。」

周屿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我,「不是你要检查?」

我实在是没脸告诉周屿我大姨妈可能来了,转身就走。

身后突然传来了周屿叹息的声音,「安安。」

我脚步一顿,一个多月了,再次听到周屿喊我的名字,我的心跳很快,就想第一次看到他那样快。

但我不可能表现出什么,我转身,牛逼哄哄地看着他,「干嘛?」

周屿:「我车里有卫生巾。」

我当时下意识地就问了一句,「你车里怎么会有?」

这才一个多月而已,他就有别的女人了?

他这根本就是无缝衔接!

渣男!

我气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周屿起身朝我这边走,越过我的时候才说:「你之前的。」

然后就脱下白大褂,出去了。

我实在是没忍住,嘴角不争气地扬了起来,转身跟着他往外走,很是得意地问道:「都分手那么长时间了,你还留着我的东西干什么?睹物思人呀?」

周屿回头看我,「你长得像卫生巾?」

「……」

「在这等着,你衣服弄上了。」周屿说完这句话就出去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周屿叫住我,是因为我衣服上沾了大姨妈。

……

周屿刚出去,茜茜就进来了,一进来就劈头盖脸问我,「你咋把人给气走了?」

我开心地龇牙笑。

茜茜发现我很不对劲,「你笑啥?」

我得意地晃着脑袋,「我大姨妈来了。」

「周屿去他车里给我拿卫生巾了,我之前放他车里的,这都多长时间了,他还留着,他一定还喜欢我。」我百分之一千的肯定道。

茜茜眯着眼睛审视我,「别是你还喜欢人家吧?」

我简直红光满面,「我决定,我要把他追回来!」

茜茜估计对我很无语了,「你这又是哪一出啊?刚分手就要重新追求人家,找刺激?」

「我还喜欢他。」

茜茜白了我一眼,「妖精,你就放过人家周长老吧。」

4

周屿回来了,还给了我一件他的外套。

「系在腰上。」

我接过来,十分羞赧地点点头,「谢谢,那我回去洗干净了还给你哈。」

茜茜在一边白眼已经快翻上天了,应该是在骂我矫揉造作。

我才懒得搭理她,含情脉脉地看着周屿,「周医生,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吃饭呀。」

周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穿上白大褂,回去坐下,冷冷淡淡的,「下一位。」

我被茜茜哈哈大笑拉出去了。

「曲安安,我觉得人家周长老着了你一次道,聪明了,你这一次追夫之路可比上一次要难走了。」

我才不在乎难不难走,反而还斗志满满。

那更刺激不是吗?

我出去之后就给周屿发微信。

【你什么时候休啊?我请你吃饭。】

回复我的是空气。

一直到晚上,八点多,周屿都没有回我。

我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手机又等了很久,越等心心越痒痒。

不搭理我?

我就不信了!

我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周屿,为了等你消息,我一天没吃饭,快饿死了。】

下一秒,周屿的消息就过来了。

【那就吃饭。】

看,我对周屿还是很了解的。

我立刻打起精神,发了视频通话过去。

结果被拒绝了。

这小子现在很不好拿捏呀。

手机又震动了一下,还是周屿的消息。

【在上班,你去吃饭。】

我赶忙得寸进尺,【你答应我,我就去吃。】

然后,周屿就又没动静了。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第一时间去找手机,看周屿给我的回复。

好,很好,他又回了我空气!

我是个行动力特别强的人,正好今天是周六,不用去上班,我收拾了一下,直奔周屿家。

其实是来碰碰运气的,没想到周屿真的在家了。

缘分啊。

看到我,周屿也没表现出什么惊讶,就站在门口,也不说让我进去。

「你……你干嘛堵在门口?」

周屿静静地看着我,良久之后,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曲安安,你在干什么?」

我总感觉周屿生气了,我更慌了。

「我……你看不出来吗?」

周屿点头,「看出来了。」

我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听到周屿问我,「安安,对你来说,感情是儿戏吗?」

我一下子就哑口无言了。

「幸好你没怀孕。」周屿声音低低的。

我很难受,想哭。

周屿现在一定很讨厌我。

我妈说错了,就算是周屿,也受不了我这么作。

周屿摇了摇头,「自己还是个小孩。」

我低下头,一瞬间感到很无力,想要重新追求周屿的那股劲儿一点都没有了。

当初我敢跟周屿告白,也是因为我心里清楚,周屿面上冷冷淡淡的,但他心里对我有意思。

可是这一次,被讨厌了,我还哪来的勇气呢?

我想走,结果刚迈步,肚子就咕噜噜响了起来。

然后我看到周屿的脚往一边挪了挪,「进来吧,我给你做饭。」

5

周屿这里我再熟悉不过了,进去之后,我就瘫在沙发上刷手机,他则在厨房忙碌着。

很快,周屿就端着两碗面出来了,喊我吃饭。

清汤寡水的两碗面,里面有青菜和简单,味道很好,以前也是这样,只要他早晨有空,绝对不会让我吃速食或外卖,快俩月没吃到这口了,我还挺怀念的。

「慢点吃。」周屿随手将纸抽推到我面前,「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吃吗?」

我捧着碗喝了一口面汤,抬头看着他,「你看过夏洛特烦恼吗?」

周屿没说话。

我知道周屿看过,还是跟我一起看的。

「夏洛原本也吃腻了冬梅的茴香打卤面,但千回百转之后,他才发现,他当初讨厌的,对他来说却是最珍贵的。」

我说完还在心里表扬了自己一番,我的情话技能简直太牛逼了!

周屿却轻笑了一声,「那你比夏洛强,这才一个多月,就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了。」

我觉得周屿在跟我打马虎眼,他根本知道我说的最珍贵的不是吃的。

我决定把话挑明,「周屿,我……」

结果周屿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拿过手机接电话,「喂,妈……」

电话里,阿姨不知道说了什么,周屿看了看我,说:「她在吃饭呢。」

然后把手机递给我了。

我愣了一下,接过周屿的手机贴在耳边,不解地看着他,「喂阿姨……」

「安安,阿姨今天弄了一只走地鸡,处理好之后给你们邮过去,你让周屿给你煲汤喝,大补。」

之后,阿姨又在电话里跟我碎碎念了一些,无非就是让我好好吃饭什么的,说我太瘦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把心里的疑问问出来了,「你没告诉叔叔阿姨我们分手啦?」

周屿慢条斯理地吃面,「没有。」

我隐隐猜到了什么,但还是明知故问:「为什么?」

周屿:「懒得说。」

好吧,是我自作多情了,我还以为周屿没和家里人说,是因为还抱着跟我和好的念头呢。

事实上,周屿还是周屿,他永远都能冷静地处理任何一件事,包括感情。

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离开周屿家之后,我就去找茜茜吐槽了。

结果茜茜不光不安慰我,还把我一顿吐槽。

「你以为谁都是你啊?你还想周屿怎么爱你?他都把工资卡交给你了,这已经是最高规格的爱了,曲安安,你能不能醒醒?这是现实,你没生活在霸总小说的世界里,你也没那个被霸道总裁强宠的命!」

我真想「咵咵」扇茜茜两个大嘴巴子,但又不得不承认茜茜说得对。

「我看你别祸害人家了!」茜茜气愤地说道。

好吧。

曲安安,你是个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