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禾顾时墨

第11章 就算离了婚,也会把你当成亲人
顾爷爷看着两人,猛地捂住胸口,呼吸越来越急促,像是一口气就要提不上来似的。
众人手忙脚乱,紧张不安地把顾爷爷送回房间。
很快家庭医生也过来了,检查了一番,随即道,“顾老先生没什么大碍,只是心情有些激动,心脏又有旧疾,还是不能让他受到太大刺激。”
顾奶奶守在顾爷爷床边,握着他的手,伤心道,“你们都先出去吧,让老头子好好休息一会。”
“奶奶,您的身体也不好,医生叮嘱您要早点休息,爷爷这里就交给我来照顾吧。”顾时墨轻声道。
“不用,你今晚就和禾禾在这里住下,等你爷爷清醒了,再走吧。”
顾奶奶发话,顾时墨也不敢不听,只能乖乖点头。
“我和你爷爷年纪也都大了,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能抱个曾孙,你们一定要努力才行,离婚的事就别想了。”
“奶奶……”
顾时墨还想说什么,顾奶奶却很疲惫地摆摆手,示意自己要休息了。
他们也只能先离开。
关上门,两个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恭敬地道,“少爷,少夫人,请回房间休息吧。”
看来,今天不留在这里是不行了。
顾爷爷顾奶奶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两人刚走进曾经睡过的房间,佣人就端着两盅高汤走了过来,“少爷,少夫人,这是老夫人专门吩咐我们炖的补汤,喝了有助于睡眠的。”
爷爷奶奶睡眠质量差,所以每晚睡前都会喝点汤药,姜禾之前来的时候,就跟着他们喝过几天,所以也没怀疑,端起来一口喝完了。
顾时墨看她喝完,也一口饮尽。
佣人偷瞄了他们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端着餐盘离开了。
两人进了房间。
里面的陈设和布局还是老样子,浓浓的欧式装修,金碧辉煌,华丽奢侈。
正中央的大床精心摆放着几束鲜艳夺目的玫瑰花,姜禾知道肯定是奶奶的意思,可现在却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姜禾走过去将那些玫瑰花收起来,颇有些尴尬地道,“反正都要离婚了,那就分开睡吧,我睡沙发,你睡床。”
看着姜禾这么迫不及待和自己划清界限的样子,顾时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越来越烦躁。
就好像要离婚的那个人不是他,而是姜禾。
“不用,你是女孩子,哪有让你睡沙发的道理,还是我睡吧。”
顾时墨说着,就去柜子里面拿杯子。
想到他们从当初的亲密无间,变成现在的分床睡,姜禾就觉得心塞。
她静静地看着顾时墨的身影,想要将他深深刻在脑海里。
等离婚了,可能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现在能看就多看些吧。
顾时墨刚整理好,就发现姜禾一直盯着他看,那表情,崇拜夹杂着迷恋,看得他都些不好意思了。
他勾唇,俊朗的脸庞耀眼而又迷人,“姜禾,你再看,口水都流下来了。”
一句话,让姜禾猛然回神。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上面并没有口水的痕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顾时墨耍了。
又是无奈又是害羞,就连脸颊都有些滚烫,姜禾声若蚊蝇,“我,我去帮你放水,你先去洗个澡吧。”
顾时墨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轻声道,“不急,姜禾,刚才爷爷的话点醒了我,跟我结婚的这三年多,委屈你了,我向你道歉。”
“就算以后我们离婚了,我也会把你当成亲人一样,好好照顾你。”
“这是我的承诺,我顾时墨从来不说假话。”

第12章 好像是被人下药了
姜禾那双充满爱慕的眼眸,一点点冷却下来。
直到眼里的光消失殆尽。
结婚三年多,到了,只换来这么一句承诺,姜禾,你还有什么可坚持的呢?
放过他吧,也放过自己。
姜禾用力眨了眨眼睛,把酸涩赶走,可带着哭腔的声音却出卖了她,“我知道了,顾时墨,你不用觉得是你亏欠我,跟你结婚是我心甘情愿的,这三年多,你对我并不是很差,我也有开心的时候。”
“所以,你真的不用这样,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还有离婚的事,等爷爷气消了,我会再去劝劝他的。”
说完,不等顾时墨的回应,几乎是仓皇逃离。
看着她跌跌撞撞的背影,顾时墨满眼都是歉意。
浴室里。
姜禾望着镜子里泪流满面的自己,真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
姜禾,你真没用!
除了哭,你还会什么?
想着,姜禾的泪越流越多,最后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姜禾才站起来,用冷水洗了把脸,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姜禾心里一跳,连忙跑出去,只见顾时墨手撑着头倒在沙发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脱得一干二净,小麦色精壮的腹肌分外吸引眼球……
全身都泛着滚烫的红色。
姜禾愣在原地。
这,这是怎么了?
她蹑手蹑脚地慢慢靠近顾时墨,有些担心地问,“时墨,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顾时墨只觉得浑身异常燥热,压抑不住的火气在小腹处翻涌着,在体内叫嚣着。
尤其是姜禾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那种感觉更强烈了。
他几乎是用尽所有的理智控制自己,“我没事,姜禾,你先出去。”
姜禾心急如焚,手足无措地看着他,“你都这样了,我怎么能丢下你不管?时墨,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顾时墨哭笑不得。
看着姜禾这副天真无措的模样,小腹处那股火似乎烧得更旺了。
如果不是他自制力强,姜禾只怕早就被他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是,我生病了,你在这里我的病会越来越重的。”顾时墨眼眸逐渐混沌,声音也沙哑得不行,“你乖,出去帮我找个医生过来。”
“好,我现在就去!”
姜禾猛地点点头,小跑着去开门。
可是那门不管怎么打都打不开,她试了好久都没有成功。
好像是被人从外面反锁了。
姜禾无奈,只能折回去,卧室里已经没有顾时墨的身影了,她愣了愣,这时,忽而听见浴室里传来的水流声。
浴室里。
顾时墨正用花洒冲着身体,冰冷的水略微缓解了身体表面的高温,然而,体内的那股燥热还是久久无法消散。
该死!
他低咒一声。
姜禾刚推开浴室门,就看到这刺激的一幕,震惊地张大了嘴,小脸也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
过了一会,她才结结巴巴地出声,“时墨,房间门好像被反锁了,我出不去,要不还是打电话让人找医生过来吧……”
顾时墨禁欲系的脸上叫嚣着想要将她生吞入腹般的神情。
那双充斥欲念的双眸,让姜禾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
她缓缓后退两步,然而,顾时墨却是长臂一伸,把她揽进怀里,按在自己炙热的胸口处。
姜禾的脸正好贴在他心脏位置,清楚听到他心脏飞快跳动的声音。
咚咚咚——
如同警钟般,敲着姜禾的心。

第13章 夏依晴送解药过来
“时墨,你,你到底怎么了?你先放开我……”姜禾觉得自己声音都弱了很多。
这个场景实在是令她有些面红耳赤。
她也不是未经人事,以往顾时墨这样,她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现在,他们正处在即将离婚的关头……
顾时墨沉重炙热的呼吸洒在她颈肩,嗓音沙哑低沉,“想知道吗?”
“嗯。”
姜禾点头。
“我想,可能是奶奶为了早点抱上曾孙子,在刚才的炖盅里放了一点东西……”
姜禾愣住。
仰起头,澄澈的双眼忽闪忽闪,圆圆的眼睛看着他,结巴起来,“你,你是说那种药?奶奶也真是的,怎么可以这样……”
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有两个月身孕了。
要是顾时墨控制不住,她肚子里的宝宝就很危险!
想到这,姜禾连忙推开他,“不,不行,时墨,要不你还是去找夏小姐吧,让她帮帮你。”
闻言,顾时墨周身的气压顿时冷了下来。
幽深的眼眸里阴霾满布,语气森寒,“姜禾,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你竟然让你的丈夫去找别的女人?”
她到底在想什么?
竟然把他往外推?
现在,他真的有种想要狠狠惩罚一下这个女人的冲动。
姜禾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语气闷闷的,有点委屈,“反正我们也要离婚了,你心里又只有夏小姐,我才这么说的,如果你不想的话就算了。”
她倒是先委屈起来了。
顾时墨被体内的热气和她的话弄得心情烦躁。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姜禾提到离婚,他就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他压着声音,沉沉叮嘱,“姜禾,我们现在还没离婚,你还是我的妻子,你最好搞清楚这一点。”
“我知道了。”姜禾深吸一口气,“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那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要为了宝宝考虑。
顾时墨眉心突突地跳,大脑仿佛一片空白,结实而充满力量的双手把姜禾按在冰凉的墙上,咬牙道,“打电话给齐霄,让他带解药过来。”
“好。”
姜禾拿起手机,忽然想到自己并没有齐霄的电话,于是便拿过顾时墨的手机,解锁后,上面就弹出十几个未接来电。
都是夏依晴打来的。
在这个关键时候,姜禾也没有多理会,从电话簿中找到齐霄的号码,打过去。
跟齐霄说明情况后,姜禾便挂了电话。
突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姜禾看了一眼,是夏依晴打来的。
姜禾不由自主地捏紧手机,这个时候,她很想自私一次,假装没看到,可她还是做不到。
最终,姜禾还是走到顾时墨面前,把手机递给他,“我已经跟齐霄说了,他二十分钟后会到,还有,夏依晴给你打电话了。”
顾时墨接过后,并没有看手机,而是直接丢到一边。
这操作让姜禾看傻眼了。
他竟然连夏依晴打来的电话都不接?
这是转性了吗?
不过她转念一想,也是,现在接夏依晴的电话,除了让她担心,什么也解决不了,还不如不接。
二十分钟后,齐霄准时把药送到。
不过,让姜禾没想到的是,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夏依晴。
佣人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夏依晴就朝着顾时墨扑了过去,紧紧抱住他,满脸担心,“时墨哥哥你没事吧?是不是很难受?别怕,我和齐霄带着药来了。”
说着,她转头去看齐霄,“快把药给我。”
齐霄略微皱眉,无奈地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交给夏依晴。
“来,时墨哥哥,快把解药吃了。”
夏依晴扶着顾时墨,亲手把药喂进他的嘴里。
看着这一幕,姜禾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好像他们才是一对恩爱夫妻,而她就是个外人。
心酸又不断涌上心头。
她紧紧捏着手指,仰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第14章 奶奶出面为她撑腰
吃了解药后,顾时墨感觉身体稍微缓解了一些,意识也清醒很多。
在看到夏依晴的那一刻,他瞳孔微缩,嗓音又沉又冷,“依晴?你怎么在这?”
不等夏依晴说话,齐霄连忙开口解释,“总裁是这样的,刚才夏小姐到顾氏集团找您,您不在,正好这个时候少夫人给我打电话说了您的情况,夏小姐便跟着一起过来了。”
齐霄没有说,其实是夏依晴死皮赖脸,非要跟着来的。
他拗不过夏依晴,又担心总裁的情况,所以只能让她跟着。
顾家老宅这种地方,他可不敢随随便便带夏依晴过来,真的太僭越了。
顾时墨闻言,带着锋芒而又锐利的目光扫在齐霄身上,犀利森寒,令人胆战心惊,齐霄自知有错,连忙低下头。
随后,他又看向夏依晴,淡淡道,“依晴,我没事了,现在时间很晚了,我让齐霄送你回去。”
“不嘛,时墨哥哥,我刚才给你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你都没接,我也是担心你才想过来看看,别急着赶我走嘛!”
夏依晴扑在他的怀里撒娇耍赖。
好不容易过来,她可不想就这么走了。
顾时墨脸色冷峻,不动声色推开她,最后一点耐心也要被耗尽,“听话,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夏依晴委屈地撅起嘴,“时墨哥哥不要这么凶嘛,我只是想留下来多陪你一会,不然有的人又会对你用一些下三滥的阴招!”
“住嘴!”顾时墨冷喝一声,不善的语气吓了夏依晴一跳。
在夏依晴的记忆里,顾时墨从来没有凶过她,哪怕她做了再过分的事,他也一笑置之,可今天竟然为了姜禾凶她。
委屈又源源不断地涌了上来,她双眼顿时泛红,“时墨哥哥,我说错了吗?下药这种事本来就是下三滥的手段,我也是为你好啊呜呜……”
“你说谁用下三滥的手段呢?”
这时,一个苍老却很有力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所有人都是一惊,尤其是夏依晴,已经被吓得面如土色,手指也不自觉地抓紧了顾时墨的手臂。
顾老夫人在佣人的搀扶下,不紧不慢地走进卧室。
夏依晴直接站了起来,此刻的她显得异常弱小卑微。
“顾老夫人,我不是说您……”
顾老夫人清明的双目盯着夏依晴,语气甚是威严,“夏小姐,你一个还没嫁人的姑娘,半夜三更闯进一个有妇之夫的男人家里,你知道什么叫做礼义廉耻吗?你们夏家,怎么教出你这样的女儿?”
被批判一通,夏依晴咬着唇,弱弱道,“顾老夫人,我也是听说了时墨哥哥的事情,担心他才过来看看的,没有别的意思……”
“有没有别的意思,你自己心里最清楚。”顾老夫人冷着脸打断她,“我孙子有我孙媳妇儿照顾,不劳你费心,另外,他们感情很好,我也不允许他们离婚,夏小姐还是少打点歪门邪道的主意。”
夏依晴被怼得不敢吭声。
在绝对的权威面前,她只能安分守己。
姜禾心里却是暖暖的,有奶奶帮自己撑腰,她感觉心里好受多了。
教训完夏依晴,顾老夫人又看向顾时墨,“还有你,时墨,你要记着只要还没离婚,姜禾就永远是你的妻子,不要让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接近你,我顾家的门,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顾时墨按了按眉心。
这一堆琐事搅得他头疼。
“是,奶奶,我知道了。”面对奶奶强硬的态度,他也只能先应和着。
看着顾时墨就这么答应了顾老夫人,夏依晴心里很不是滋味。
如果顾老夫人一直这么阻挠,可能时墨哥哥和姜禾永远都离不了婚。
那她怎么办?
难道要一直见不得光吗?
顾老夫人扫了一眼众人,见夏依晴还若有所思地待在原地,嗤笑道,“怎么?夏小姐还不愿意走?是打算赖在我顾家了吗?”

第15章 夏依晴被赶走
夏依晴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堂而皇之地驱赶过,指尖忍不住颤抖起来,眼底像是染了一层薄雾般,水润润的。
楚楚可怜。
“不是的,顾老夫人,我......”
夏依晴支支吾吾说到一半,顾老夫人便再次打断了她,“夏小姐,当初是你自己为了普思丁音乐学院的名额,放弃时墨选择出国深造的,现在回来了,看到时墨娶了妻子,又想着来破坏他的家庭,我顾家绝对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提及之前的事情,夏依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十分愧疚地看了顾时墨一眼,解释道,“之前的事的确是我不对,我出国后就后悔了,现在想多弥补一下时墨,恳求顾老夫人给我这个机会。”
顾老夫人着实有点被气到了。
她从未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
又茶又婊。
心机之深,令人恶寒。
难怪时墨会被这个女人迷得团团转。
“你真以为我们顾家人是傻子吗?”顾老夫人咬牙重重道,“夏依晴,你要是再这么不要脸地缠着时墨,我会让你们整个夏家在东洲永无颜面!”
顾老夫人的话,令夏依晴胆颤。
她知道顾老夫人绝对说到做到。
顾氏集团百年基业,可以说是顾老夫人和顾老爷子一同撑起来的。
当年顾老爷子接手顾氏集团的时候,正值金融危机,财务又全部亏空,是顾老夫人当机立断,做出决定,才保住顾氏集团后世的辉煌。
凭顾老夫人的心机才智,深谋远虑,绝对可以把夏家玩弄于股掌之间。
夏依晴也不想得罪顾老夫人。
心里很是紧张。
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时墨见状,也不想让夏依晴难堪下去,便道,“齐霄,你送依晴回去。”
“是。”
齐霄应了一声,走到夏衣晴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夏小姐,我们走吧,让总裁和少夫人早点休息。”
夏依晴知道这种情况,再留下去也不合适,依依不舍地跟在齐霄后面离开了。
闹剧结束。
顾老夫人似乎有些疲倦。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骂过任何人了。
今天这场闹剧,耗费她太多心力。
姜禾见状,连忙上去扶着她,满眼担心,“奶奶,您身体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过来?”
“不用,禾禾,时间不早了,你和时墨早点休息吧。”面对姜禾,顾老夫人又变成了那副和蔼的模样,“争取早点让我抱上曾孙。”
闻言,姜禾想到肚子里已经两个月的宝宝,其实她真的很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奶奶,可又怕奶奶知道后更不同意她和顾时墨离婚。
如果那样的话。
顾时墨会更讨厌她的。
她低着头,有些难为情,最后还是轻轻嗯了一声。
顾老夫人也没再多话,径直离开了。
原本喧闹的卧室顿时安静下来。
姜禾脑袋里还是有点懵。
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都在她的意料之外,到现在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尤其是当她得知夏依晴为了知名大学的名额出国,放弃顾时墨的时候,她真的震惊到了。
她一生渴求的人,却曾经被另外一个人狠心放弃,这对于顾时墨而言,是种怎样的痛苦啊......
姜禾更能感同身受。
“抱歉,姜禾,我也不知道依晴会突然过来,刚才发生的事,你不要往心里去。”
顾时墨捏着眉心,上面似乎蕴含着化不开的忧愁,整个人也略显疲倦,然而周身的矜贵之气却不减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