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禾顾时墨

第6章 对她的解释无动于衷
医院。
VIP专属病房。
夏依晴穿着蓝白条纹病号服,脸色苍白虚弱地躺在床上,双手被牢牢包扎着,眼里还泛着泪花,怎么看都令人心生怜爱。
顾时墨担忧地看着她,语气关切,“怎么样?手还疼吗?”
夏依晴懂事地摇了摇头,“不怎么疼,时墨哥哥,你不要怪姜禾姐,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只是见到我有点不太开心……”
顾时墨眼眸一暗,刚才他真的有点后悔没跟着一起进去,否则,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想到姜禾,顾时墨总觉得她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平时她那么温柔,宁静,哪怕是结婚后遭到顾家旁系的挑衅和冷言冷语,她也是置之不理。
怎么今天就这么冲动起来?
“依晴,刚才你和姜禾在厨房里,到底说了些什么?”顾时墨的心里满是疑惑。
夏依晴咬着唇,眼含泪花,十分委屈地道,“我就是和姜禾姐说了些我们之间的事情,然后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特别激动,时墨哥哥,我好害怕……”
顾时墨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温柔安慰,“别害怕,姜禾可能也不是有意的,我会找她了解清楚的。”
夏依晴身子却是一僵。
这个时候,他想的竟然不是找姜禾问罪,而是帮她说话?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从夏依晴心里攀升。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顾时墨和姜禾结婚三年多,如果顾时墨早已爱上姜禾怎么办?
这么想着。
夏依晴不禁打了个冷颤。
“怎么了?冷吗?”顾时墨感受到她的颤抖,将她抱的更紧。
“嗯,时墨哥哥我好冷,就这样抱紧我好不好?永远都不要松开。”
夏依晴的头埋进他的怀里,贪婪地闻着他身上的气味,那是一种让她着迷的味道。
在国外的日日夜夜,她都深深思念。
姜禾刚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这么一幕,想要敲门的手慢慢垂了下来,漫无边际的落寞将她包围。
看着自己的老公如此亲密地抱着另外一个女人,她心里就像是被数万根针扎了般难受。
姜禾恨不得此刻遁地消失,夏依晴却眼尖地发现了她,故意出声,“姜禾姐来啦,怎么站在门口,赶紧进来吧。”
“姜禾?”
顾时墨下意识地松开夏依晴。
身上的力道一空,温暖也在顷刻间消失,夏依晴心里顿时变得空荡荡的,目光幽怨起来。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是故意的吧?
顾时墨站起身,挺拔颀长的身影走到她面前,语气似乎夹杂着寒霜,“来的正好,你解释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吧。”
姜禾看着病床上的夏依晴,一口气堵在胸口,“刚才我和夏小姐在厨房,我什么都没做,是她自己……”
顾时墨的眼眸逐渐森冷起来,打断了她,“你什么都没做,依晴难道会傻到自己弄伤自己吗?”
被人冤枉的滋味让姜禾难受,迫不及待想要澄清自己,“真的不是我!时墨,我如果真的想伤害夏小姐,为什么要选那个场合,不怕落人口舌吗?”
“狗急了还会跳墙,姜小姐你就是担心我们依晴会抢你顾太太的位置,所以才一时忍不住,想要给她这个教训吧?”
这时,一个肃然的女声从门外传来,姜禾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打扮精致,脸上戴着墨镜的女人走了进来。
夏依晴像是看到救星似的,激动地喊了一声妈。
这人正是夏依晴的母亲程金秀。

第7章 他说,道个歉吧
程金秀走到姜禾面前,摘下墨镜,趾高气昂地道,“姜小姐,我们依晴的手是用来弹钢琴的,要是因为你让她不能成为一名钢琴家,别说时墨,就是我们夏家,也不会轻易放过你!”
姜禾紧紧咬着下唇。
心中的委屈无处宣泄。
面对程金秀的指控,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似乎说什么都没用。
他们都护着夏依晴,哪怕是她想要为自己辩解一句,也没人会听。
姜禾抬眸,忍不住看向顾时墨,他并未看她一眼,眼中只有对夏依晴的关心。
夏依晴扯了扯程金秀的衣袖,柔弱轻声道,“妈,都是我自己不小心才会被刀划伤的,不关姜禾姐的事,你就不要再为难姜禾姐了……”
程金秀拍了拍夏依晴的手,安慰道,“依晴,你别怕,有妈在这里,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说完,程金秀看向顾时墨,“时墨,姜小姐既然是你的妻子,这件事也该由你做主给我们依晴一个交代,你说是吧?”
顾时墨嗯了一声。
随即,面无表情地看向姜禾,淡淡道,“姜禾,你向依晴道个歉,这件事我就不再追究了。”
道歉?
这两个字好似天雷滚滚传进姜禾耳里。
她什么都没做,却要揽下这个罪责。
就连她的丈夫,她最深爱的人都不相信自己。
姜禾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时墨,结婚三年多,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然而顾时墨却没心思理会那么多,只想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姜禾,道个歉吧,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没有人会为难你。”
道个歉吧。
多么理所当然的一句话。
顾时墨还是选择护着夏依晴,不管是非对错。
姜禾拼命咬着唇,尽量不让眼泪掉下来,可眼眶还是控制不住泛红,所有委屈铺天盖地而来,狠狠地刺痛着她。
“夏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你……”
说到一半,姜禾顿住,喉咙里像是卡了一根鱼刺似的,梗得快要呼吸不上来。
她拼命忍住快要掉下来的眼泪,转身,离开病房。
远远的,还是能听到程金秀对她的指责和谩骂。
可是她顾不了那么多,如果再待下去,她可能会当场哭出来,那样就真的太丢脸了。
和顾时墨结婚三年多,人人都忌惮她顾太太的身份,对她恭敬尊重,哪怕是顾时墨,也看在爷爷的份上,给她一点薄面。
可是今天,顾时墨竟然只听夏依晴的一面之词,就给她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真是可笑。
姜禾在楼下慢慢走着。
擦干眼泪,拍了拍自己的脸,逼自己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
月光将她纤细苗条的身影拉得很长,裙摆在风中微微飘扬,清冷的气质令人心驰神往。
顾时墨看着她纤细清瘦的背影,莫名生出一种浓浓的心疼。
“姜禾。”
顾时墨出声。
姜禾脚步一顿,下意识地回过头,就看到顾时墨朝她走了过来,“我送你回去。”
“不用,你还是赶紧回去陪夏小姐吧,你就这么出来,她肯定很难受。”
顾时墨剑眉紧皱。
他越来越看不懂姜禾了。
明明这么难受,却还是说反话,把他推给别人,就好像对他没有感情一样。
“不必,刚才就是依晴让我出来看看你的,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第8章 姜禾,你怎么也受伤了
这算什么?
施舍么?
“不用,我自己……”
“不用什么不用,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我送你回家是应该的。”
顾时墨打断她,霸道又不容抗拒地牵住她的手。
“嘶……”
就在他握住手腕的那一刻,姜禾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了?”
顾时墨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连忙握住她的手细细查看,只见她手腕处一道长长的伤口,来不及处理的鲜血早已凝固……
甚是触目惊心。
顾时墨眉心跳了跳,震惊地看着她,“你也受伤了?疼不疼?嗯?”
当时他只顾着夏依晴,忽略了姜禾,并未注意到她也受了伤。
姜禾恍惚。
他这是在关心自己么?
刚才还是一副心里眼里只有夏依晴的样子,现在又这么关心她,是把她当成一个玩具么?
不开心了就又打又骂,开心了就哄哄。
这么廉价的关心,她不需要。
姜禾漠然抽回手,反应很平静,“我没事,现在已经不疼了。”
刚才她来医院本是打算处理伤口的,正巧路过夏依晴的病房,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后来发生的事也就让她忘了这回事。
不过这么一点小伤,在她眼里也不算什么,没有医生她也可以自行处理。
“这么长的伤口怎么能不疼?我带你去处理一下。”
说完,顾时墨打算去牵她的手,然而,姜禾却后退两步,和他保持一定距离。
“一点小伤,真的不用。”
顾时墨剑眉紧锁,耐心似乎也要被耗尽,声音沉沉,“姜禾,听话,你的伤口不处理会越来越严重的。”
闻言,姜禾却是一笑。
笑容里满是心酸。
“顾时墨,你既然那么相信是我弄伤了夏依晴,现在就不应该这么关心我,我越痛,越难受,你就应该越开心才对。”
“你在说什么傻话?你受伤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为什么要开心?”顾时墨眉头皱得越来越深,语调里似乎带着几分警告,“姜禾,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顾时墨,有时候你真让我看不懂。”
姜禾声音异常地轻。
顾时墨似乎没听见,牵着她的手,强行把她往医院的急诊科带。
楼上。
玻璃窗前。
程金秀和夏依晴的位置正好能看到他们。
程金秀望着他们的身影,有些埋怨,“你看你,刚才要是不让时墨走就好了,万一他听了姜禾的解释怎么办?”
夏依晴的心里也有些不安。
刚才她劝顾时墨追出去看看,只是想借机佯装大度,没想到,顾时墨还真的追出去了。
她着急地跺了跺脚,嘴也撅了起来,“我怎么知道时墨哥哥会真的追出去,不过,时墨哥哥这么爱我,他应该不会听姜禾的。”
“你啊,也不要太自信了,男人的心都是会变的,更何况顾时墨这么帅气多金的男人,谁不想嫁给他,享受荣华富贵?”
“我知道。”夏依晴似乎想到什么,自信地道,“不过,时墨哥哥和姜禾结婚三年多,还想着我,就说明他是个长情的人,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别人抢走的。”
看着夏依晴少女怀春的模样,程金秀也不想太打击她,应和道,“对,更何况你对顾时墨还有救命之恩,他娶你是应该的。”
说到救命之恩,夏依晴眼里一抹寒光闪过。
这件事,始终是她的心头大患。
看来,还是得尽早解决掉才行。

第9章 爷爷奶奶要见我们
急诊室。
做检查的女医生看到姜禾的伤口时,有些惊讶,“怎么这么久才来医院?受伤不及时包扎,很容易引起交叉感染的,我先帮你冲洗一下再上药吧。”
姜禾心里惴惴不安。
不知道医生用的药会不会伤害到宝宝,她很想确认一下,可顾时墨在这里,她又不方便问……
想了想,姜禾也只能找借口把他支走,“时墨,我有点口渴,你能不能帮我买一瓶水?”
“好,我现在就去。”
顾时墨立马起身。
医生看着顾时墨的背影,夸赞道,“这是你老公吗?不仅长的帅,对你也挺上心的。”
上心?
要是医生了解他们的婚姻情况,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说。
都是表象罢了。
姜禾笑了笑表示回应,又说道,“对了医生,我已经怀孕两个月了,麻烦给我用一些不会伤害到宝宝的药。”
“还好你说了,有些药可真不能乱用,我给你换一种。”女医生一边换药,一边说,“孕期很多事都得注意,你们夫妇俩颜值都高,以后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也漂漂亮亮的。”
姜禾摸了摸小腹,只有在这一刻,她心里才有些暖暖的。
现在她什么也不求,只求能把这个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
“对了医生,还请麻烦你不要告诉我丈夫我怀孕的事情,我……我想给他个惊喜。”
医生做了个秒懂的小表情,“放心,这是你们夫妻只之间的事情,我不会说的。”
姜禾松了口气。
等顾时墨回来,姜禾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
顾时墨贴心地把水打开再递给她,“这是常温的,你现在要尽量少喝冰的。”
放在以前,姜禾或许还会很开心,可如今见过他对待夏依晴的样子,再施舍给她的这点关心就成了个笑话。
姜禾接过水,说了声谢谢。
顾时墨勾唇,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跟我还客气什么?对了,刚才爷爷给我打电话,让我们去老宅一趟。”
“有说什么事情吗?”
“没有,去了就知道了。”
上了顾时墨的车,姜禾主动坐到后座,似乎在刻意和他保持距离。
察觉到姜禾的举动,顾时墨手指懒懒搭在方向盘上,眼眸微眯,语气带着几分质问,“坐后面干什么?怕我吃了你?”
“后面宽敞。”
顾时墨沉了沉声音,“坐前边来。”
“不要。”姜禾无动于衷。
“怎么?还要我下去抱你是吗?”
等待几秒,顾时墨见她真没有要动弹的意思,打开后座车门,一把将她捞了出来。
被他紧紧抱着,姜禾就想到他和夏依晴在一起的时候,她剧烈挣扎着,脸憋得通红,“顾时墨,你放开我!我不想坐!”
“别闹!”
顾时墨呵斥一声,姜禾瞬间安静下来,任由顾时墨将她放到副驾驶位置上。
随着一声马达轰鸣,车子如利箭般冲了出去。
姜禾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的风景。
天色越来越暗,整座城市已经亮出繁华的灯光,照耀半片天空,美轮美奂,而姜禾却觉得自己格外孤独。

第10章 有奶奶在,不会让你们离婚的
半个小时后。
车子停在顾家老宅门外。
如同城堡般的大别墅豪气阔绰,姜禾来过几次,每次都会被这种奢侈感惊到。
普通人甚至都想象不出它的豪华。
跟着顾时墨进门,来到客厅,顾奶奶就朝着姜禾走了过来,笑得和蔼慈祥,“禾禾,快到奶奶这儿来!哟,你这孩子怎么又瘦了?”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嫁到他们顾家反而越来越瘦了呢?
顾奶奶握着姜禾纤细的手腕,一眼就看到手臂上扎眼的纱布,震惊道,“禾禾,你的手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时墨又欺负你了?有什么事跟奶奶说,奶奶给你做主!”
姜禾的鼻子一酸,强忍着眼泪,摇了摇头,“没有,奶奶,时墨对我很好,是我自己做饭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没事。”
“你可别帮那个臭小子说话!你们的事,奶奶都知道了。”顾奶奶瞪了顾时墨一眼,中气十足地道,“时墨那个臭小子想跟你离婚,我第一个不同意!”
姜禾愣住。
呆呆地看着顾奶奶,有些不敢相信,“奶奶,您,您怎么知道我和时墨离婚的事情?”
“哼,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我的眼睛?”顾奶奶看了一眼顾时墨,冲他翻了个白眼,“时墨这个臭小子想娶夏依晴那个狐狸精过门,除非我和老头子都进棺材喽!”
“奶奶,您胡说什么呢?您和爷爷都会长命百岁,健健康康的!”
姜禾颇为无奈地扶额。
顾奶奶也是将近八十岁的人了,还是这么孩子心性,生气起来口不择言的。
顾时墨见状,老老实实地站在一侧,也不敢多话。
二楼的拐角处,顾爷爷被佣人搀扶着,一步一步慢慢走下来,八十多岁的身子骨在经历过心脏手术后,就没有从前那么硬朗了。
众人见他下楼,连忙过去迎接。
然而,顾爷爷只是伸手扶住姜禾的肩膀,没有看顾时墨一眼。
姜禾搀扶着他走到餐桌主位坐下。
餐桌上摆着满满一桌菜,色香味俱全,全部都是姜禾爱吃的。
看到这些,姜禾有种想哭的冲动。
从小到大,除了妈妈之外,对她最好的人就是爷爷奶奶了。
顾爷爷拍了拍姜禾,“好孩子,你也坐。”
姜禾听话地坐下。
顾时墨自然而然地坐在姜禾旁边的位置,可还没坐下,就被顾爷爷呵斥,“那谁,我让你坐下了吗?”
那谁?
顾时墨嘴角抽了抽,爷爷奶奶这是不打算认自己了?
他皱眉,“爷爷,您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我?”顾爷爷声音依旧苍劲有力,“姜禾做错什么了,你要跟她离婚?说好的结婚五年,这才第三年,你就按耐不住想要第二春,我们顾家没你这样的渣男!”
“……”
顾时墨揉了揉眉心。
非常无奈。
他目光沉沉,落在姜禾身上,而姜禾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
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向来,顾爷爷和顾奶奶教训人的时候,姜禾是没办法插嘴的。
顾时墨按着眉心,等顾爷爷情绪平静一些,才敢出声,“爷爷,离婚是我和姜禾两个人的决定,我知道姜禾很好,可现在依晴回来了,我不能辜负依晴。”
“不能辜负依晴?”顾爷爷一阵冷笑,“那你就可以辜负禾禾是吧?我问你,她嫁给你这三年,做错过一件事情没有?”
“没有。”
“你长年累月的不着家,她有过一句怨言没有?”
“没有。”
“你每个结婚纪念日都出国不陪着她,她怪过你没有?”
“没有。”
“那你现在跟她离婚,你的良心过得去吗?禾禾一个人,无父无母的,你让她以后怎么办?”
爷爷越说,姜禾的眼睛越酸,连忙开口打断他,“爷爷,那都是之前的事情了,不要再提了,和时墨离婚是我同意的,您不要怪他。”
“我知道您和奶奶都对我很好,可感情这种事情,是勉强不了的。”
这三年来,她一直在苦中作乐。
告诉自己,只要坚持,总有一天能感动顾时墨,直到夏依晴回国,她才明白,爱情是感动不了的。
顾时墨不喜欢她,她强撑着这段感情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