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叶臻

11
「你确定你的结果没有错,他的智商真的只有一百二?」
拿到叶熙智商报告结果的时候,我其实是不相信的。
刘岳推了推眼镜,闲散地靠坐在沙发椅上,「就目前的检测报告显示,他的智商确实是一百二。」
正常人的智商大概在九十到一百一,一百一到一百二算优秀,一百二到一百四算天才。
而从叶熙仅仅七个月就超强的学习能力来看,他的智商怎么也得更高。
我将检测报告甩在桌上,「我不相信。」
「按照你的陈述,对于这份报告的结果我也不太相信,」
刘岳眯了眯眼睛,「但是你知道的,当心理医生,我是专业的。」
我面无表情回应他。
刘岳叹了口气,「如果报告真的有误,那也只有一种可能,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了。」
我示意他继续,「你说。」
刘岳正了神色。「有可能不是检测结果出了问题,而是检测对象出了问题。」
「……什么意思?」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意思就是,你那个实验对象可能早预料到你做这个测试的目的,所以故意做错了题混淆视听。」
这简直就像天方夜谭,我只觉得很可笑,「他才七个月,白纸一张,什么都不懂,怎么可能拥有如此深沉的心机?」
刘岳淡然地抿了口茶,瞥了我一眼,「是么,才七个月大就学会了一门语言,还有什么比这更不可能?」
我:「……」
确实,叶熙就算再怎么早熟早慧,但到这种程度也实在不正常。
刘岳放下茶杯,顿了顿又道:「当然,这蛇人就语言方面天赋异禀也不是没有可能。何况,一百二的智商本来也不低。」
我叹了口气,「你的意思是,我们还可能杞人忧天了?」
「谁知道呢,」刘岳耸了耸肩,「这只是我个人的建议和想法,具体怎么处置还得看你。」
……
11
做完一天的实验后,我看了看表,正是晚上七点,快到给叶熙喂奶的时间了。
冲好奶粉,一路走到养育着叶熙的温室,隔着玻璃往里看去。
此刻的叶熙正蜷缩着蛇尾,趴在床上睡得一脸安详。
巴掌大的粉扑扑小脸,纤长浓密的睫毛,高挺的小鼻梁,殷红漂亮的小嘴。
他是我精心培育的蛇人,又生得如此精致可爱,真要我为了一个可能杞人忧天的猜想就处理他……
我心头五味杂陈。
或许是嗅到了我的气味,原本还安睡着的叶熙动了动,蝶翼般的睫毛一抖,忽然就睁开了眼。
暗红色如红宝石的眼瞳朝我望过来,眼神懵懂而澄澈。
叶熙,到底还是个纯真无邪的孩子。
12
「姐姐……」
他揉了揉眼睛,滑动着蛇尾就朝我奔了过来。
两条白皙如玉的手臂抱着我的小腿,暗红色的蛇尾缠了上来。
因为是夏天,我穿的是一条短裤,此刻滑溜的蛇尾摩挲着我的皮肤,触感冰凉。
但该说不该说,软软凉凉的尾巴,触感确实是说不出的惬意。
他眨巴着大眼睛,「姐姐,你怎么一天也没来看我了,我好想你。」
我将他抱了起来,不知道怎么回话,顿了顿,只得口不对心,「嗯,我也很想叶熙。」
听了这话,叶熙的眼睛亮了亮,小手攀着我的脖子,吧唧一声重重亲了亲我的侧脸。
「姐姐要记得天天来,不然我会很想很想你的,很想你我就会很难受,一难受我就不想喝奶不想长大了……」
奇了,这小孩子竟然还懂得如何威胁我了?
我有些好笑,「所以叶熙今天有好好给自己冲奶粉喝吗?」
他乖乖点头,「有的,姐姐让我照顾好自己我就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13
自从知道叶熙聪明后,我就手把手教了他怎么给自己冲奶粉,告诉他如果饿了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叶熙原本是不想学的,瘪着嘴非说学不会要我给他冲。
最后我还是以他如果不学,就再也不喜欢他了作为威胁,他这才委屈巴巴地答应了我。
可小小的家伙小心翼翼地拿着奶粉罐子,小心翼翼地将奶粉舀出来,小心翼翼地捧着罐子去接热水,小心翼翼地摇了摇,最后小心翼翼地抱着奶瓶喝……
一系列动作看起来,又费劲又吃力。
这副可怜模样,一瞬间让我觉得自己连奶粉都不想给他冲了的行径实在是罪大恶极罪无可恕。
从此约法一章,如果我忙到忘了给他冲奶粉,他就自己动手不要等我。
而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他一直都很乖。
不管是我说什么,他都会乖乖照做。
14
所以要不要处理他,又该怎么处理他,我真的举棋不定……
尤其是每次叶熙抱着我糯糯地喊「姐姐」时,我实在下不去手。
动物都有将第一眼看见的活物当母亲的天性。
叶熙这么粘我,估计也是把我当成最亲密的母亲了。
而他全心全意爱着的母亲,一连几天却只想着该如何处置他。
多多少少让人心寒。
看着叶熙纯真澄澈的暗红色眼瞳,我深吸了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弃他。
15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继续平淡如常地相处着。
叶熙依旧很粘我,我也依旧做完实验后陪他玩耍、给他冲好奶粉。
或许因为叶熙是我第一个成功诞生的转基因试验品,也可能是因为他拥有人类小孩的聪敏与可爱。
在所有试验品中,我最喜欢的是他也更愿意照顾他。
更何况,孩子的心灵是最纯洁的,当一个孩子满心满眼都是你时,那种幸福感简直难以言喻。
只是叶熙和人类小孩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叶熙满一岁的时候,我给他清洗奶瓶时,手指一动,无意中竟发现了奶瓶上留有两个小孔。
我心头一紧,返回温室要看叶熙的牙齿,虽然不明所以,但他还是乖乖张开了嘴。
我仔细一看,果然,叶熙粉嫩的上颚,两颗小小尖尖的利齿已不知何时冒了出来。
叶熙舔了舔那两颗尖牙,眼神懵懂,「……怎么了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