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蕊张东

我的学姐,是学生会的副主席。
她嫉妒我漂亮的脸蛋。
还想抢走我专一单纯的男朋友。
可惜,我不是个软柿子。
跟女混混抢男朋友,是要付出代价的....

01
2021年8月26日,我噩梦的开始。
我有痛经的毛病,军训刚好赶上是我来月经的时候。
我的裤子,红了一大片。
我感觉到不舒服,疼的浑身冒虚汗,站军姿的时候,腿肚子发酸。
就因为我没站好军姿,我大三的学姐林娇,让我站在所有人前面,踢正步。
我身后,就是男同学,我听到了他们的议论声。
我猜,到了晚上,他们会讨论的更刺激。
流产,黑丝,未婚先孕,多人运动,电动按摩,总之你能想到的词,他们都会谈到。
痛经,让我直不起腰,我也顾不得面子,直接坐在草坪上,捂着肚子,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我现在只想打上一剂止痛针,那止痛针是打在屁股上的,我打过三次。
“站起来,谁特么让你坐下的?”林娇的声音,又尖又细,刺耳,听着像噪音。
听她说话,我更加的心烦。
“我肚子疼。”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说出这句话,我的眼皮都快贴上。
林娇冷哼一声,她接下来说的话,让我大跌眼镜。
她说“肚子疼?刚做完流产吗?别特么装,给老子站起来。”
她说的话,让我怀疑自己所处的环境,到底是学校,还是监狱?
我现在很虚弱,我没有力气和她争吵。
等我恢复好体力,我肯定扇她几巴掌。
我很好奇,她为什么要刻意的针对我?
军训的时候,只要教官不在,她就对我鸡蛋里挑骨头,抓到机会,就要摆谱,教训我几句。
我曾经是个小混混,专门打林娇这种人,手里有点权利,就不知道怎么嘚瑟好。
林娇是学生会的副主席,我们班级的班导,还是导员培养的阿黄。
我现在想做个乖乖女,不想惹是生非,可这林娇偏偏找我麻烦,等我弄清楚来龙去脉,老娘就要出手了。
“你才流产了,我肚子疼,痛经。像你这样的骡子,没来过月经吧?”我虽然身体虚,可我脑子还是清醒的。
今天,我要是不说清楚为什么肚子疼,这件事,就会传开,并且,越传越黑。
我骂林娇是骡子,站在我身后的同学,哄笑一团。
林娇的脸,肉眼可见的变绿,我也是开眼了,人的脸真的可以变绿。
“笑屁。”林娇瞪着她的蛤蟆眼睛,注视着我班同学。
我的目光落在林娇的黑色皮鞋上,学生会的标配,就是黑西服,黑皮鞋。
皮鞋越黑,在学生会的级别就越高。
林娇在我们学院作威作福惯了,被我这么一骂,她还有点不适应。
“胡蕊,我警告你,别特么没事找不痛快,你还想不想在学校里混?”赤裸裸的威胁,林娇她恐吓我。
我还真想看看,一个林娇,还能只手遮天不成?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林娇她似乎也从我的笑声里,听出了不屑。
她的脸色很臭,那架势,好像要动手打我。
我混混的毛病,又犯了,我忍不住朝着林娇竖起了中指。
“你他妈的找死吗?”林娇将她手里拿着的水壶,猛地朝我扔过来,我的头被水壶砸中。
“砰”的一声,非常响亮。水壶被砸出一个窟窿,里面流出的水,还有茶叶,全部落在我的头上,衣服上。
林娇看到我的惨状,她突然大笑“哈哈哈哈...”
站在她身后的几个跟班,应该是大二的,全部也跟着笑。
我像是一个小丑一样,瘫坐在地上,头上还都是茶叶。
02
我们班的同学,想要过来扶我起来,却被林娇恶狠狠的骂了“谁敢乱动?想不想混了?”
我们大一,林娇大三,她在学校最起码还能呆一年。
大一刚来的新生,哪有几个敢得罪大三学姐的,又是导员身边的红人。
没人敢上前帮我,林娇她趾高气昂的走到我面前,她蹲下身子,用手一点点的清理我头上的茶叶。
她故意在抓茶叶的时候,多拽下来我几根头发。
“你就这点本事?”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林娇扑倒,可又被她轻而易举的推开。
林娇的那几个跟班,过来拉架,告诉其他人不许动。
她们拉偏架,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让那林娇占尽了便宜,狠狠的垂了我几拳头,其中一拳,垂在我的胸上。
“干什么那?”我毫无还手的能力,我身后传来了教官的声音。
教官的出现,让林娇她们有所收敛,我不喜欢告状,我喜欢用我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
或者说,告状,给林娇的惩罚,太微不足道,我不屑那么做。
林娇看我没跟教官告状,她眼神里透露着窃喜,得意,嚣张,她可能以为,我学乖了。
她做梦!
我被几个室友,扶着去了医务室,在医务室里打了止疼针。
我的室友也都归队,去军训。
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这次,应该是我打架生涯里,最窝囊的一次。
我在医务室里打针,我的男朋友张东来照顾我,他是个干净的像水一样的男孩,我也是为了他,才想做个乖乖女的。
我从张东的嘴里得知,这林娇在三天前,追过我男朋友,结果被我男朋友拒绝了。
怪不得,她针对我。
“蕊蕊,咱们不打架好吗?”张东的眼睛干净透彻,像是水一样,他是个好学生,他本来是可以考入更好的大学,可他为了和我不分开,选择了这所大学。
我心里,对他是有亏欠的。
我犹豫了几秒,还是点了点头“好~”
张东看我答应,他很高兴。
“蕊蕊,等军训结束后,我们先把四六级考过,等到大二的时候,我们准备考研,还考同一所大学。”张东规划着我们的未来走向,可我却没有半点心思去听。
林娇这种人,是典型的欺软怕硬的人。
千万不能讨好她,更不能服软,一定要打服她。
03
打完针后,我看到班级群里发了消息。
是林娇发的。
“女寝3号楼303寝室5床胡蕊不合格,垃圾桶内有垃圾,地面也有垃圾,床铺不合格,扣2分,通报批评。”
那张配图,我的垃圾桶里有垃圾,地面有头发,我床铺上的棉被,枕头都不见了。
我明明记得,我垃圾桶内是没有垃圾的,地面也是打扫的干净。
这些垃圾,一定是别人后扔进去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林娇。
我的肺要被气炸了,林娇这个小人。
“我的被褥,枕头那?”我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过了五分钟,林娇才回了消息。
“垃圾桶里,自己找。每个学院都这样,凡是被褥不合格的,都被扔到垃圾桶里。”
我特意在群里艾特林娇“你就是个二逼!”
这个群里,导员,院长都在,我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导员肯定会找我谈话。
我离开医务室,回了女寝楼。
我们宿舍是六人一寝室的,上床下桌,我们有统一的洗漱池,洗漱池里有一个白色的大垃圾桶。
我的棉被,枕头就在那垃圾桶里,那个垃圾桶平常是装各种外卖餐盒的,我的棉被上面,染了黄色的油渍,那是洗不掉的,一股子麻辣烫的气味儿。
我抱着棉被,回了寝室。
我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群里果然炸了,林娇不仅艾特导员,还艾特院长,可导员,院长都没有回复她的消息。
我将被褥扔到了床上,觉还是得睡的。
我刚想上床睡觉,我的室友孙娜端着一小盆樱桃走了进来,她挨个室友送,其他的室友都是用手抓几个,到我这儿,她脸上强挤出一个笑,从盆里拿出几个樱桃,直接放在我的桌子上,她好像不愿意和我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04
住在4号床的刘琳琳,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她拨通电话,气鼓鼓的离开寝室。
我心里猜测,她们一定有事瞒着我。
为了证实我心中猜测是对的,我拿起洗漱用品,离开寝室,假装去洗漱。
果然,在楼道里,我听见了刘琳琳声音。
“老师,胡蕊有性病,我不要和她住在一起,到底什么时候可以调寝那?”
性病?敢污蔑我有性病?
我心里的怒火一下子起来了,我手里拿着脸盆,朝着刘琳琳冲了过去,我将手里的脸盆砸在刘琳琳的头上,洗漱用品散落一地。
刘琳琳看到我,也是吓了一跳。
“你有病啊?”刘琳琳朝着我怒吼了一声,还使劲儿推了我一下。
“你骂谁有性病那?”接下来,我们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我很好奇,她为什么要造谣伤害我?难道她也表白我男朋友,被拒绝了?
“胡蕊,你不要脸,你被人包养,有性病,你还动手打人。”刘琳琳她打不过我,就瘫坐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其他寝室的人,也都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包养?性病?
这两个词,足够毁掉一个女生一生的清誉。
她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污蔑我,就要做好,污蔑我后的下场。
我拿起地上的洗发膏,一个箭步走到刘琳琳的面前,我用手抓住她的下巴,逼迫她张开嘴。
我将洗发膏,倒入她的嘴里,她被迫咽了两口,她挣扎着,可惜她没有我的力气大。
“刘琳琳,你他妈的敢造谣,真当老娘是好欺负的吗?这次是洗发膏,下次就是硫酸。”我不解气的踹了刘琳琳一脚。
“谁造谣了?你做小三,有性病的事,人尽皆知。”刘琳琳一边哭,一边污蔑我。
看热闹的人,原来越多,我寝室的人,都跑出来拉架,但她们也只是站在刘琳琳面前,没有一个人,站在我身边。
“刘琳琳,你把今天的事,给我说清楚,谁有性病?谁做小三?你要是不说清楚,这事没完。”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说的话,都是徒劳的。
因为,这些看热闹的人,已经相信刘琳琳说的话。
从她们看热闹的眼神,我就知道今日的事,会闹大,学校里的人,也都会认为,我被人包养,有性病。
可这不是我能改变的,难道我讨好刘琳琳,这谣言就不会传开了吗?
显然不会。
刘琳琳去医院洗了胃,导员找来了刘琳琳的父母,而我的父母都在国外,忙着生意。
办公里,我见到了刘琳琳的父母,她的父母,满脸的沧桑,手上也都是裂痕,身上穿着的衣服,破旧,袖子上的纽扣还掉了两颗。
刘琳琳的父母,一看就知道,是老实人。
他们两个围在刘琳琳的身边,看刘琳琳的眼神,很是心疼的那种。
有爸妈,陪在身边真好,不像我,活的像个野孩子。
05
“孩子打架,也不是什么大事,赔偿款你们也收到了吧?调寝的事,我也给办好了,琳琳搬出去就行。”我的导员,是个35岁的女人,她尖酸刻薄,瞧不起人。
我知道,她这样说,完全是因为,收到了我爸妈给她发的红包。
并且,这个红包,不会低于3万。
刘琳琳的父母,本来是打算报警的,我的导员告诉刘琳琳的父母,打架的时候,刘琳琳和我都动手了,这属于互殴,如果报警,刘琳琳也逃不掉干系。
刘琳琳的父母,听导员说这话,也就没在说什么。
“谢谢老师,让老师费心了。”刘琳琳的父亲,很是卑微的朝着导员点头鞠躬。
那卑微的样子,好像尘埃,我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
刘琳琳和她父母离开,导员望着他们离开背影的冷哼了一声,那傲慢的样子,看起来,真叫人恶心。
我们导员,是个拿钱办事的人。
普通请假,一次300元,请假超过三天500元。
她是不收红包转账的,只收现金。
你要是挂科,想要补考,一次1000元。
你要是想得到奖学金,助学金,就要做好分给导员一半的准备。
她就是一个势利眼。
“怎么还不走?”导员抬头看着我。
“老师,我的事,还没解决那。刘琳琳说我被人包养,有性病,她是听林娇说的。”林娇在学校之所以如此的霸道,主要是因为她的亲叔叔,是管理学院的院长。
她自己家,也是做些小生意的,每年都会给导员上贡,所以导员对林娇,一直都是睁一只,闭一只眼的状态。
在我之前,所有来告林娇状的学生,都被导员三两句话给哄住,可惜,我没那么好哄。
导员那红的发紫的嘴唇微微上扬,漏出黄的发黑的牙齿,她对我说“都是误会,回头我喊她过来,让她给你道歉。”
“误会?老师,如果我对别人说,你是校长的情妇,被校长的夫人当街扒光了衣服,你觉得这是误会吗?是一句道歉就可以解决的事吗?”我愤怒的嘶吼着,我说话的声音很大,办公里,其他的老师纷纷看着我。
导员的脸,瞬间铁青,她将手里拿着的资料狠狠的摔在桌子上“胡蕊,你别过分!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往女同学的嘴里挤洗发膏,你是有多恶毒啊?要不是我替你说好话,刘琳琳父母报案,你就得坐牢。”
“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我笑出了声。
我恶毒?我反击就是恶毒?
她们造谣,就是无心的误会?
这特么还有天理吗?
“许露,你不配叫老师两个字。”许露是导员的名字,我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办公室。
我知道,这件事找导员,是没有用的。
我的父母,也不在身边,我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
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办法,来解决了,林娇,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