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鸣简瑶

陆鸣的白月光找上门的时候,
我带着儿子去了美国。
人人都说他们不把我放在眼里。
人人都说我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娇妻,都这样了还做缩头乌龟。
直到有一天,我趾高气昂的把他们踩在脚下……
01
陆鸣的白月光回来了。
高三那年,他参加新概念比赛,认识了阮阮。
据说她长相清秀,聪明活泼,家境也十分优渥。
情窦初开的两个人,很快就坠入爱河,甚至约定要考同一所大学。
但事与愿违,陆鸣大学申请到了斯坦福,但是阮阮,我就不知道了。
起初,我以为是异国恋,所以分手了。
直到,我们共同的朋友告诉我,「瑶瑶你不知道,当初那女人用自杀逼陆鸣放弃斯坦福,留在国内跟她长相厮守!」
威胁陆鸣?
自杀?
放弃斯坦福?
我咂舌,这剧情,我似乎是在哪本网络小说里见过。
我跟陆鸣是青梅竹马。
两家三代都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当年我爸的小三找上门,公然给我妈打电话挑衅。
气得我妈连夜飞回美国,我也因此申请了斯坦福大学,跟陆鸣成了大学同学。
多年没见,他比小时候更加英俊帅气。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熟悉,我跟他始终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更多的反而是心照不宣的默契。
就像我们父母的关系。
我以为我妈会跟我爸离婚,但是没有。
她告诉我,「爱情跟婚姻不一样。他们结婚多年,彼此信任了解,不仅多家公司互相持股,有稳定的交际圈子,不可能轻易切割。而且那个女人亲自找上门,已经显示出了她的愚蠢和无能,但凡你爸有丁点想跟她在一起的心,她也不需要这么做。」
「可是,爸爸还是出轨了。」
我低头,缓缓开口,「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妈妈这是你告诉我的。」
我妈抿嘴一笑,「可是,她说你爸陪她去泡温泉的那天,你爸跟我明明在香港陪你外公外婆。」
我????
「瑶瑶,不管你将来会不会嫁给生意伙伴,要记住,情令智昏,万事不要冲动。」
「那你还怒气冲冲的跑来美国?」
我妈又笑,「不然,你怎么可能放弃巴塞罗那,来斯坦福?」
02
我被套路了。
因为我一直向往巴塞罗那的浪漫,想去住有大片的薰衣草花海的庄园。
但是作为家族生意的唯一继承人,我还不被允许,不付出努力就可以躺着享乐。
所以,当阮阮约我见面时,我答应了。
她兴致勃勃的给我看她和陆鸣的回忆,给我展示他们的情侣纹身。
她得意的像只骄傲的花孔雀,而我只想发笑。
「当小三当成你这么高调的还真是少见,你也不嫌自己丢人!」
闺蜜白露是我和陆鸣的发小,从小就一副火爆脾气,一张利嘴不饶人。
「丢人?」
阮阮挑眉,「我们是真爱,这有什么丢人的?我来就是想让你认清现实,不要再自欺欺人,当一只鸵鸟躲着当我不存在。我告诉你,陆鸣说他最爱,最在乎,最放不下的就是我,你全职在家,跟他连共同语言都没有,还总霸着陆夫人的头衔儿有什么意思?离婚吧,我会让陆鸣给你一份优厚的赡养费,你也还年轻……」
「啪!」
白露被她气得脸通红。
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阮阮愣了一秒,随后捂着脸大叫,「你居然敢打我!」
安静的包间内,因为她的尖叫,训练有素的店员们都忍不住撩起帘子探进脑袋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忙。
我也愣住了,不是因为白露动手。
而是因为她像泼妇一样大吵大叫,甚至还想伸手去扯白露的头发。
而且,她居然说是我霸着陆夫人的头衔儿?
我是家庭妇女?
「你让陆鸣来跟我提离婚,我立马就走。」
我掩下心中的异样,出声制止了她的吵闹。
阮阮有些意外,「都这样了,你还赖着不放手,真是小看你了!」
紧接着,她又笑了笑,「既然这样,我会让陆鸣来找你,到时候,你别哭着不离婚就行。」
我点点头,然后拉着白露起身离开。
「喂,你还没买单!」
见我要走,阮阮连忙起身喊住了我。
我扫了一眼桌上标价3038元,动也没动的下午茶,浅浅一笑,「老板是我朋友,服务员会记我账上。你如果喜欢,吃不完可以打包带走。」
03
接下来的日子,陆鸣并没有来提过离婚。
还是一切如常,只是有时候下班的时间稍微晚一点。
我问他,他只说是有个老同学想创业做个新项目找投资,他还在考虑投不投。
我让他把对方的资料发给我。
打开一看,创始人名单里果然有阮阮。
再看看公司一塌糊涂的账面,还有可怜的营收。
我摇摇头。
现在经济形式不好,各个公司都在降本增效,她倒好,拿着这么一个破公司就想要来骗钱。
美的她。
「你怎么看?」
我还没给他挑明,阮阮找上门这件事。
我和陆鸣结婚多年,并且有了一个儿子,现在准备再备孕一个女儿。
儿女双全凑成个好字。
却不料中途插进来个程咬金。
只是,就像我妈说的,我跟陆鸣算是商业联营,家族牵扯,青梅竹马的情分,关系盘根错节,牵一发而会动全身。
所以,我不相信他会出轨,更不相信他会离婚。
「我觉得,还是要慎重,正好这块你比较了解,交给你处理就好。」
我点点头,稍稍宽心,递过去一碗汤,这是我特意给他熬的偏方,陆鸣胃不好,喝这个很有用。
第二天,我拿着整理好的方案才到公司。
最近因为备孕,我很少会来公司,所以很多老员工见我来都很惊讶,露出一副吃瓜的表情。
新员工则基本不认识我。
我刚走到陆鸣办公室门口,就听见阮阮熟悉的声音,「陆鸣,求求你帮帮忙吧,这可是我的梦想!」
里面陆鸣没有说话,我轻轻敲了几下门后,推门走了进去。
阮阮跟他坐在一张沙发上,见我进来,不仅没想起身,反而还往他身边靠了靠。
我扫过她领口低到几乎可以窥见打底裤样式颜色的长裙,然后不动声色的把手中的资料放到办公桌上,「没有打扰你们吧?」
「哪有,老婆,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阮阮。」
陆鸣几乎是触电一般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光速站到我身边介绍,「阮阮,这是我老婆简瑶。」
我敏锐的捕捉到阮阮眼底一闪而过的愤懑,看着她一脸人畜无害的看向陆鸣,「简瑶姐这么好看,我竟然都没听你提过。」
笑话,你是谁,有必要吗?
更何况,提不提的,你不都一样找上门了吗?
陆鸣的脸色有点难看,我好笑的开口,「哪有家里的事,天天跟外人说的道理。」
说着,我把随身带来的保温杯递给陆鸣,「听说你晚上还有酒局,专门给你熬的,我下午还约了周太太她们下午茶,就先走了。」
多年的默契,陆鸣不打开也知道是什么。
含笑冲我点头,「辛苦你了。」
但阮阮却不依不饶,「晚上的酒局我和陆鸣一起去,简瑶姐,这是什么好东西,我可以也喝一点吗?」
陆鸣皱眉,将杯子放到自己桌上,「中药哪能是随便乱喝的!」
「是什么解酒的偏方吗?」阮阮战术嘟嘴,「以前看电视剧里那些每天呆在家里的太太们最喜欢搞点稀奇古怪的偏方来熬药,我还以为是编剧乱写的,没想到……」
她捂嘴笑了起来。
但我和陆鸣都没笑。
相反因为陆鸣的脸色阴沉,办公室的气压还有点低了下来。
陆鸣的奶奶是国内顶尖的中医,陆鸣的胃不好,这个方子是她写的。
很显然,阮阮不知道。
我叹了口气,从开始就觉得这女人脑子里好像缺点东西,这副不太聪明的亚子,怎么看也不太像是陆鸣会喜欢的类型。
可是,如果换做旁人,陆鸣这会儿估计已经发火了。
可他对阮阮的忍耐确实超过了对其他人。
他没再接话,只是眼神复杂看了阮阮一眼,「瑶瑶对餐饮行业有很多了解,阮阮,你真想做这个的话,可以先跟瑶瑶聊一聊。」
嗯?
我一愣。
陆鸣不想直接拒绝阮阮那个破公司的融资我能理解。
可餐饮行业是什么鬼?
资料里阮阮公司主营产品不是一款情侣软件吗?
见我面露疑惑且没有说话。
阮阮不知道脑子里少了什么东西,就开始嬉皮笑脸的发言,「陆鸣,你不会觉得简瑶姐每天就在家约着朋友到处吃吃饭,喝喝茶,就对餐饮行业有了解吧,这还是有挺大区别的。再说,我要做的还是猫咖,主要消费人群是白领和学生……」
她说着,看向我的目光都带着几分挑衅,「工作上的事,咱们俩沟通就好, 我还是不耽误简瑶姐逛街下午茶了吧!」
我哑然,这阮阮是在跟我演吧?
但凡做做功课,也没这么蠢吧!
我,简家大小姐,斯坦福商学院经济学博士,只会到处逛街喝茶?
她知道让我上一堂课,要花多少钱吗?
我看着她一脸张狂甚至对我还有点嘲讽和嫌弃,我就确定她不知道。
即便知道我是斯坦福毕业,她八成也会固执的认为我的学历造假,是买来的吧!
陆鸣明显有点绷不住了,我看的出他在忍着。
只是我不懂,他为什么要忍着。
是因为到底是心头的白月光,舍不得吗?
「我等下还有事,阮阮,你就按照我说的办吧,项目后续,你跟瑶瑶沟通。」
他说着,接起响个不停的手机,快步走了出去。
办公室门一关,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和阮阮。
陆鸣不在,她也不需要再装下去了,冷着一张脸看着我,
「你还真是能忍,为了让他回心转意跑到公司又送汤又嘘寒问暖的,你也看到了,我们是可以互为辅助的生意伙伴,是可以齐头并进,一起努力的。你呢,会煲汤?这种事,保姆也会做。其他的,你除了喝茶逛街花钱,还会干什么?」
「还会跟你聊项目啊!」我指了指桌上的材料,笑着补充了一句,「陆鸣说的。」
「呵!」她冷笑,眼睛里满满都是不屑「你该不会当真了 吧,陆鸣只是跟你客气一下,给你个面子罢了,免得你到时候说我们以这种形式转移你们夫妻共同财产。你以为他是尊重你吗?他是怕你在公司胡闹丢脸给我找麻烦!」
我像看一个智障一样看着她。
且不说到底是陆鸣做了什么给她这么大的自信。
即便是真的,她现在大大咧咧的跟我讨论转移资产,是不是脑子里缺点什么?
我的沉默,让阮阮越发得意,她继续说,「陆鸣对我的好,可不止这一点,你也听到了,今晚对他那么重要的酒局,他都带我去参加。而且,他说在我之前,他都没带过其他的女人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是他心里最重要的,唯一的女人。你嫁给他这么久,他都没有带你去过,你真可怜……」
她说着,紧紧的盯着我,「你很委屈吧,很委屈就哭吧,没关系的。其实,感情失败,婚姻失败没什么大不了的,你长得不赖,家世就算不好,陆鸣也会给你一笔钱让你衣食无忧,该放手就要放手,不然到时候闹的太难看,小心你赡养费都拿不到!」
我终于憋不住了。
噗嗤一声。
笑的有点大声。
不止为她清奇的脑回路。
更因为她始终不明白,爱与不爱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根本不在乎。
我在乎的都是实实在在能把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里的东西。
比如事业,金钱,权利,还有婚姻。
比如,我和陆鸣还有个孩子。
再比如,她项目的生杀大权在我手里。
我不咸不淡的告诉她,别做白日梦,不管是那款bug满满的破软件,还是什么猫咖,我们都不可能投资。
阮阮却信心满满,「简瑶,你也不动动脑子,既然我能出现在这里,既然陆鸣敢跟你当面提,这就说明他很重视,他就一定会答应。」
我看着她身姿摇曳的离开,伸手打开了办公室的窗户。
屋子里浓郁的香水味儿被风吹散,一起被吹散的,还有我心里坚定不移的笃定。
那天晚上,我没有睡,而是一直等着陆鸣回来。
凌晨四点,酩酊大醉的他摇摇晃晃的走进家门。
住家保姆王阿姨一边嗔怪着一边扶着他走进卧室。
房间里顿时充满浓郁的酒味儿还有白天办公室里刺鼻的香水味儿。
迪奥的真我,我从来不用这款香水。
「瑶瑶,我去给陆鸣煮碗醒酒汤。」
王阿姨看着我面色不虞,放下陆鸣就退了出去。
「老婆。」
「嗯。你坐好,我有话跟你说。」
我推开陆鸣伸过来要抱我的手,「那个阮阮之前来找过我,她说你们情投意合,让我跟你离婚。」
陆鸣的胳膊明显僵了一下。
他含含糊糊的趴在床上,哼哼唧唧,反复就是几句,「瑶瑶,老婆,我爱你。」
然后,鼾声四起,我的心凉了凉。
我知道他是装的,我也知道装睡的人,永远也叫不醒。
但是,他不能一直睡下去。
我打算等陆鸣起来,再跟他好好谈谈。
结果,我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陆鸣却临时去了青岛出差。
更糟糕的是,王阿姨跑来告诉我,我儿子陆子轩,好像是发烧了。
04
我急忙叫了司机,送我跟王阿姨一起去医院。
幸好不是流感高发期,私立医院人本身就很少。
住院手续办的也很快。
我一直守到子轩睡着,才交给王阿姨,走出里间病房,在套间的小客厅里吃点东西。
白露此时已经气的不行,义愤填膺的拍桌子,「瑶瑶,我告诉你 ,陆鸣跟那个女人一定有问题,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什么生意不生意的,都什么时候了,让他滚回来,我倒要看看,他是觉得钱重要还是你跟孩子重要?」
「这有什么可比的。」
我摇摇头,相比较她的不淡定,我是心寒,但是也一直克制着自己要理智,「也不着急这两天,他也不能总这么躲着。」
「你,可子轩都生病了!」
「子轩生病有医生,他又不会看病。」
「你!」白露气不打一处来,「你就是对陆鸣太好了,把他给惯的!」
「是吗?」
我笑了。
我才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孩子和我自己。
不想这样撕破脸,再没什么实锤,最后平白被扣上个泼妇的帽子让阮阮和其他别有用心的人看了笑话。
也弄的自己又被动又尴尬。
「还不好?说不定他去出差就是带着那个女人一起去的!」
白露恨铁不成钢的剜了我一眼。
「那可不一定。」我吃下最后一块蛋糕,指了指窗外,「喏,人来了。」
「什么?」正在气头上的白露火气冲冲的拉开病房门,看见走过来的阮阮,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连损带骂,
「我说你是属狗的吧,嗅着肉包子的味儿就跟来了!」
也难怪她这么说,阮阮这消息也格外灵通了。
连去周边景区玩的我爸妈还没到,她就已经到了。
「听说轩轩病了,陆鸣也不在,我特意来看看,还给他带了礼物!」
阮阮也不介意,把手中无人机的礼盒放在桌子上,然后看向我,「简瑶姐昨晚是没睡好吗?怎么黑眼圈都出来了。」
她笑起来,「是不是陆鸣跟你说了,我那个猫咖,他答应投了!」
「什么?」我原本还不以为然。
但是她这句话,确实让我意外。
但是面上,我还是一切如常,「是吗?他确实没跟我说,不过,他做任何决定,还是都要通过我这个公司股东的同意。」
说着,我把桌上的东西推了回去,「拿回去,我儿子不需要你的东西。」
「是吗?」阮阮装作一脸震惊,笑意盈盈的看着我,「但是我看他都挺喜欢的啊,上个月那双蓝白相间的鞋子,那条背带裤,还有前几天陆鸣拿回去的乐高,你不会不知道吧,都是我陪陆鸣选的呀。」
一句话,直接冲破了我的心理防线!
顿时,我气血上涌。
如果是刚才投资的事情我还能冷静。
那现在我绝对不能忍了!
什么好的教养都TM给我滚蛋,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的儿子,她凭什么插一手,她凭什么敢染指!
我气的浑身哆嗦,抬手抓起桌上的盒子就冲阮阮砸了过去!

太可恨了!
这个女人简直欺人太甚!
「啪!」
随着无人机盒子摔在地上……
鲜血也顺着阮阮的额角流了下来……
「血,血,来人啊,打人了,杀人啦!」
陆鸣赶回来的时候,我爸妈也已经到了。
怕再吵到孩子,我们去了隔壁的空病房。
气氛格外压抑。
阮阮的头上缠着纱布,一见陆鸣,眼泪就扑簌扑簌的滚了下来。
「陆鸣,我只是听说子轩病了想过来看看。没想到我带了礼物,还是惹了简瑶姐不高兴。」
她怯生生的看了我一眼,全然没了刚才的气焰嚣张。
我冷哼一声,还没说话,就听到陆鸣说,「不管怎么说,阮阮都是好意,你怎么能动手打人呢?」
「什么?」
我一愣,差点以为我听错了,我老公这是在替阮阮主持公道吗?
知三当三,别说我只是抄了个玩具砸她,就算是抽她俩耳光,让她彻底身败名裂,我也理所应当。
她还有脸卖惨!
我刚压下去的怒火又瞬间炸了。
尤其是当阮阮说,她虽然条件一般,但一直都是把轩轩看成自己的孩子的时候。
我差点又绷不住了!
嚯,这是上赶着要给我儿子当后妈了。
「你也……」
我的配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我妈拉住了手。
掌心的温度让失控的我,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克制住我的情绪,小不忍则乱大谋,我知道是我冲动了,但我也真觉得委屈。
尤其是一直站在我这边的陆鸣,今天居然不当人的说出了帮理不帮亲。
「算了,都少说一句,瑶瑶也是因为孩子生病,心里着急。」
众所周知,我们简家在国内也是一线龙头企业。
我爸妈那么心高气傲的人,能不追究,已经是忍气吞声了。
但万没想到,阮阮非但没见好就收,反而越发给脸不要脸的得寸进尺,「阿姨说的在理,我不过是毁了个容而已,简瑶姐心情不好可是天大的事!」
说着,她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陆鸣微微蹙眉,脸上的神情也比之前更沉了几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很快又叹了口气,「瑶瑶,到底是你不对,就跟阮阮道个歉吧。」
「哎呀,陆鸣,还是算了吧,别难为简瑶姐啦,我也相信她不是故意的了,也不生气了。」
嘴上说着不要,她脸上的笑却将她出卖的彻彻底底。
尤其是陆鸣说要先带她回公司聊聊项目推进的时候。
她就像是个开了屏的孔雀,恨不得把老娘赢了,陆鸣最爱我,贴在脸上招摇过市。
只是,我们都清楚,她傻的不可救药。
05
我陷入沉默,也不是因为她。
而是陆鸣,当我爸妈告诉我前因后果,这么多年,我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的陆鸣,在我心里轰然崩塌。
那天晚上,我妈还将阮阮手下发来的照片视频录音转给了我。
她以为自己凝聚力超强,坚不可摧的团队,其实早就被我爸妈花了点小钱收买。
视频里,阮阮张扬又得意,「融资也太简单了,等流程走完,我做了陆太太,到时候我给你们每个人的工资都翻一倍!」
我笑了。
她以为融资容易,却从没想过那密密麻麻的条款里埋了许多她看也看不懂的坑。
如果真的完不成对赌,那些比高利贷利率还高的赔付会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是,她活该。
不光是因为她自作聪明,相信了陆鸣对她情根深种,更是因为她贪心不足,以为略施小计就可以上位破坏别人的家庭。
她没资格跟我斗,但陆鸣也不配我为他去争个头破血流。
当晚,我就带着子轩搬到了我爸妈家附近的儿童医院。
并且安排子轩身体好起来,我们就先回美国待一段时间。
手机铃声响个不停,我理也不想理。
白露催促着让我跟陆鸣离婚,而陆鸣则是天天都守在医院外面。
我手机的黑名单里堆满了他解释的信息和来电。
他说,「瑶瑶,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背叛你和孩子。」
「瑶瑶,你出来,我可以跟你都解释清楚。」
「瑶瑶,我想子轩,让我看看儿子吧,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吗?」
「瑶瑶,你身体不好,不要因为这些事情影响情绪好不好。」
我笑了。
我当然了解。
我简直太了解他了。
绝对的理性,也是绝对的无情残忍。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比权势,利益,更重要的东西。
尤其是男男女女,你侬我侬的感情。
这也是我笃定,他不会跟我离婚的原因。
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原谅他的理由。
我可以接受不是完全基于爱情的商业联姻,但我不能接受,他只是个冷冰冰的赚钱机器,残忍的不像是一个有温度的人。
正因为如此,在我安静的听完我爸妈的陈述,答应他们不会冲动的同时,我也十分坚定了我要做的事,妥善处理好一切,离开陆鸣,哪怕他所作的,是他认为的为我好的事。
于是,一个月以后,我带着子轩直飞了美国。
他没有来找我们。
反倒是接下来的日子,我从热搜八卦中看到越演越烈的关于陆鸣和阮阮的八卦绯闻。
内容一天比一天有趣。
什么陆鸣阮阮共同会友街头相拥。
什么陆鸣带阮阮出席新店的开业剪彩。
什么陆鸣去阮阮的猫咖为她捧场,当众撒糖如恋人。
什么阮阮背着陆鸣酒吧夜会小鲜肉。
人人都说他们不把我放在眼里。
人人都说我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娇妻,都这样了还做缩头乌龟。
光阴荏苒,白驹过隙。
转眼时间过了一年。
我回来的悄无声息。
以至于,当阮阮推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发现我坐在里面时,也愣在了原地。
她手上还拿着两杯甜腻腻的奶茶,声音里都是不可置信,「简瑶,你,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