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桑唐璟洲

第11章:他在生气?
南桑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唐璟洲,他和之前没有太多变化,肉眼可见的清冷矜贵,仿佛世间万物都入不了他的眼。
但是,又有些变化。
比如,陪在他身边的人,变成了许雅。
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般配,两人在侃侃而谈着什么,许雅脸上满是温柔的笑容。
那种从容不迫,南桑打心眼儿里羡慕。
有前同事跟南桑打招呼,她笑着应了句算是回应。
不免感叹,曾经天天见面的同事,这才过了几天,就已经生疏至此。
“进去吧!”言云起轻声,“以后,你可是我们这一伙的了!”
南桑点头,与言云起走在人群的最后面,他讲了个好笑的笑话,逗得她忍俊不禁。
望着他们的背影,前同事有人八卦:“看来南桑辞职是因为有相好的了,我就说嘛,她脾气那么软,怎么可能有底气从我们这辞职,原来是有下家了啊!”
“但是,有被她秀到耶,好恩爱的样子!果然呀,女人在遇到真爱的时候,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都是温柔的!”
大家调侃着往包间里进。
许雅站在唐璟洲身边,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可或许是她太敏感,她总觉得,这时候的唐璟洲,有些不太对劲。
这个想法,让她不免有些心慌。
另一边的包间内,南桑作为今天的主角,喝酒的机会自然不会少。
不过在场的男士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尤其是看言云起有“英雄救美”的架势,其他几个就开始往死里灌他。
南桑见状有些着急,怕言云起喝太多伤身体,林德钟见了便示意她什么都别管,这帮小子们平时被压榨狠了,正借着机会撒疯呢。
南桑看他又是呵呵呵笑着,跟观看小辈玩闹的老大爷似的,干脆也不管了,专心喝自己的果汁,吃自己的烤肉。
趁着那帮人闹得正凶,林德钟便凑到南桑面前,看似玩笑,实则认真地问她:“离开了远博那样的龙王庙,来到我们这小地方,后悔吗?”
南桑听完话想了想,用一贯真诚的语气回答:“我不能保证以后会不会后悔,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很开心,而且我想当个堂堂正正的律师!”
林德钟一听笑的更开怀了,他端起手边的酒杯,跟南桑碰了一下。
恰在这时,唐璟洲领着几个律师过来敬酒。
大家都是同行,即使暗地里再怎么较劲,表面上的面子总是要维护过去。
南桑安静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毕竟这种大佬局,没她什么事。
她甚至还觉得奇怪,唐璟洲从来不是做这种表面功夫的人,怎么今天会突然带着律师过来交际。
不等她深想,言云起便拉着她,跟她吹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南桑安静地听着,这是第一次,有唐璟洲在场的情况下,她的视线没有注意到他。
“南桑,你都不知道,你能来我们律所,我有多开心!”
言云起炽热的表达他的喜悦,“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绝对不让你受委屈!”
“谢谢学长,我一定……”
南桑的话还没有说完,言云起就凑了过来,在她的脸颊上猛地亲了一口。
南桑呼吸一窒,那是一股她完全不熟悉的味道。
整个人几乎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见言云起趴在酒桌上睡着了。
“南桑呀!”林德钟的声音在此时响起,“唐律师怎么说也是你之前的恩师,现在你离开他那儿了,也还是得感谢他!按礼数,去敬个酒。”
南桑回过神来,这才向林德钟望去。
她迅速理清自己的思绪,端起酒杯,“唐律师,谢谢你之前的照顾。”
唐璟洲盯着她,那眼神,冷漠得让她后背一凉。
难道,他看见了刚才那一幕。
所以……他在生气?

第12章:只是各取所需?
这个念头只是一瞬间,南桑就立即打消了。
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她还要自作多情?
“谢我?”
唐璟洲脸色阴沉得像是被墨汁染过一般,“我对你的照顾,就值一杯果汁?”
南桑诧异的看向唐璟洲,随即换上一杯白酒,道:“唐律师,那我先干为敬!”
一杯酒下肚,她觉得胃里火烧火燎的。
对上的,却是唐璟洲那双带着寒意的幽深眸子。
“呵!”
唐璟洲瞥了她一眼,“南小姐在这种事情上倒是很豁得出去!看来,是贵所的男性更优质,把南小姐的魂都勾走了。不过还是注意点儿影响,毕竟你的职业,是律师!”
南桑脸色一白,林德钟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璟洲。”许雅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你在哪儿呀?”
唐璟洲便放下酒杯,头也不回的离去。
有前同事笑着道:“南桑,你别往心里去,唐律没有别的意思,他这几天事情多,一直烦,我们也天天被他骂呢!”
南桑呆站在原地,包间的门打开,只觉得有一股股冷意灌进来,让她止不住瑟瑟发抖。
“还好吧?”林德钟问她。
“我没事。”南桑摇了摇头,“我去外面透透气。”
南桑一路小跑着出去,她觉得胃里难受极了,想吐,却又吐不出来。
尤其是唐璟洲刚才看着她说话时的样子,就像是一把尖刀,在她的心口上来回摩擦。
“南小姐。”许雅的声音在此时响起,“你不舒服吗?”
南桑直起身子,眼里溢满警惕。
“听说,你离开璟洲了。”许雅脸上依旧是优雅的笑,“你真这么舍得,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省省吧!”南桑冷声,“这些话,你说给自己听就好了!”
“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识多了,难道你真舍得离开璟洲?”
许雅唏嘘,“不过就是用这种方式欲擒故纵而已,但是南桑我告诉你,不管你用什么招数都注定失败!只要我在,璟洲就不会多看你一眼!”
南桑攥紧拳头,对于许雅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她从没有想过要忍。
“你以为的宝贝,你就自己捧着吧!”
南桑语气不善,“以后别再来烦我!否则,我豁出一切也不会让你好过!”
“我有个问题问你。”许雅挡住南桑的去路,“你跟了璟洲那么久,有没有喜欢过他,或者对他动过一丝真心?”
喜欢唐璟洲?
南桑感受到掌心指甲抠出的痛楚。
“没有。”她冷声道,“我跟他只是各取所需,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
话音落下,她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冷意,从身后袭来。
回眸的时候,果然看见唐璟洲就站在不远处。
唐璟洲看着南桑的眼神,让她止不住想躲。
是恨、是怨、是痛?
她都不想追究了,着急的迈开步子走远。
唐璟洲大步追上去,许雅赶紧拉住他。
“璟洲!”
许雅疾声,“刚才南小姐的话你已经听到了!她本来就只是你的消遣对象,没必要再跟她有任何牵扯!”
许雅的话,南桑也听见了。
原本快走的她,改用快跑匆匆逃离了。
此时此刻,她只感觉自己的尊严,被唐璟洲与许雅两人踩在地上狠狠的摩擦!
南桑躲进了厕所,刚准备将隔间的门关上,一股紧力扼住她的手腕。
紧接着,她就被推了进去。
随后门被锁上,逼厄的空间里,南桑只觉得喉间一阵窒息。
一抬眸,就看见了唐璟洲阴沉的脸。
此时的他,好像跟平常很不一样。
她认识的唐璟洲,冷静、淡漠、矜贵、从容,好像遇到什么事都可以临危不乱。
但此刻,他连额角的青筋都爆了出来,眼里燃着怒火,显然是愤怒到了极致。
“唐律师?”
唐璟洲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她有些恐慌,不自觉地往后退。
可是,厕所隔间太小,她退一步,他进一步,很快就被抵到了角落。
当背抵到墙壁的时候,她的心也悬到了嗓子眼。
“原来,你跟我在一起,只是各取所需么?”
唐璟洲的声音自齿缝中挤出,“南桑,看来我在床上的技术让你挺满意,所以你才跟我三年?”
他快要气疯了!
满脑子都是她跟言云起比肩走进酒店、以及言云起亲她一口的亲热画面。
尤其是,她刚刚竟然还说,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唐璟洲感觉自己的情绪,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控制不住!
南桑抬起眸子望着唐璟洲,故作淡定的回道:
“我这个替身,唐律师用得不也挺满意吗?如今许小姐回来了,你也该换人了。”
“南桑!”他低吼出她的名字。

第13章:你这是强奸!
“唐律师。”她别过眼,“我已经将话说得很清楚了。”
因为她不是他的女朋友,所以连分手这两个字,她都用得理亏。
“呵!”唐璟洲冷笑了声,“南桑,我们之间的事情,说得清楚吗?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薄情?!”
南桑挣扎不开,但看着唐璟洲近在咫尺的脸,她只想着逃离。
“论起薄情,我有唐律师厉害吗?”南桑压着声音反问。
“是么?”唐璟洲眼睛微微一眯,“我从来没有让你走!”
“所以呢?”南桑瞬间就炸了。
这么多年来的委屈、愤怒、痛苦,在这个时候全都发泄出来。
“因为是我自己要走的,所以我就对不起你吗?唐璟洲,你到底有没有尊重过我!”
“尊重?”他捏住她的下巴,“你当着我的面让其他男人亲,这叫尊重?”
南桑想解释,那只是个意外。
可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怂。
咬牙道:“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好像没有资格管我,我和谁在一起,都和你没有关系。”
“没有资格?”
唐璟洲重复这四个字的时候,南桑看到了他眼里偏染的疯狂。
南桑心里有一丝恐慌,伸手想要将唐璟洲推开,可下巴突然被他捏住!
南桑被强迫着抬起头,唐璟洲抬起另一只手,指腹反复摩挲着南桑的脸。
那里,有言云起唇留下来的印记,所以他一直擦,一直擦,似乎要将其他男人留下的痕迹,通通擦掉!
直到白皙的肌肤变得通红,他才松开手,用力的咬了上去。
南桑疼得直发抖,不停地打着他,想要将他推开。
两行清泪,也顺着脸颊滑过。
为什么她都已经离开了,他还要继续羞辱她?
唐璟洲感觉到唇边一点咸意,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吻上了南桑脸颊上滚烫的泪珠。
舌尖勾勒过她脸颊的形状,恨不得吻遍她的脸。
感受到她瑟瑟一抖,他忽然按住她的肩膀,一口吮吻住她的耳垂,轻轻咬弄,逼得她身体不受控制的轻颤后,他眼里闪起抹奇异的亮光。
“不要——”
南桑哽咽着,眼里萌上薄薄的雾气,“唐璟洲,你放开我!”
可是,他非但没有放开,反倒更加用力。
一手撩起她的长裙,他摸到那最幽静的地带。
是他熟悉的,疯狂的温度。
南桑下意识夹紧双腿,他闷哼得更加厉害,呼吸重重的落在她耳旁,听见外面有人进来的声音,他用另一只手扯开自己的裤子,那勃然肿胀的欲望瞬间就弹了出来。
她惊恐地瞪大双眼,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他的欲望抵住她,磨磨蹭蹭。
“唐璟洲!”她的声音伴着冲水声出来,“你这是强奸!”
“强奸?”
唐璟洲哼笑了声,说话时,眼里闪出站在辩讲台时的意气风发。
“南桑!你觉得,以我们三年的同居关系,这个强奸案子应该要怎么打?”
一句话,让南桑溃不成军。
唐璟洲说完话后,直接将她翻过身去,双手掌住她的腰,将她的柔软对准他滚烫的欲望。
南桑快哭了,她不想在这里和唐璟洲发生关系,他们已经分手了。
这时候,门外响起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的“噔噔噔”轻响。
南桑心一紧,生怕有人会听到这里的动静。
可下一秒,她却听到许雅打电话的声音。
与此同时,身后的唐璟洲当即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许雅在给唐璟洲打电话!

第14章:屈辱的一次
与此同时,外面的许雅开口说话了。
“璟洲?你在哪儿?是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吗?我可以向你道歉。南桑其实还挺可怜的,我知道她喜欢你,可是你不喜欢她啊。我只是希望她能想明白,别再把时间精力浪费在你身上,毕竟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
南桑咬牙看向唐璟洲,想看看他现在是什么反应。
毕竟他心爱的女人,此时就在外面,隔着一道薄薄的木门,她随时能听到里面的动静。
可就是这样的情况,唐璟洲还是一脸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淡淡的回了一个“嗯”字。
南桑觉得自己快疯了。
她实在想不通,唐璟洲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羞辱她、践踏她!
就因为她爱他,所以这一切,都是她活该承受的吗?
南桑的抗争越来越强烈,想要将唐璟洲推离自己。
唐璟洲见她挣扎得厉害,索性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在一边,强硬的按住她的腰,将她的手扭到身后,将她整个人抵在门板上,与她身体紧紧相贴。
不仅如此,他还咬了一口她的耳垂,压低声音警告道:
“你越挣扎,声响就越大,你想让人看到你被我干的样子吗?”
南桑咬紧牙,眸子里炽热的愤怒瞬间烧成灰烬。
唐璟洲将她拿捏得死死的,知道她的羞耻心,不允许她被人看到不堪的一面。
见南桑不再反抗,唐璟洲很是满意,肆无忌惮的侵占她,似乎想要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她的身上。
南桑只能捂住嘴巴,生怕自己没忍住,发出可耻的呻吟声。
可隔着门,许雅还在继续假装打电话,语重心长的“劝说”着。
“璟洲,南桑根本就配不上你!她待在你身边这么多年,都是冲着你的钱和名利来的,如今她找到别的男人,立马就甩了你,投向别人的怀抱。她就是个尽人可夫的女人。毕业这么几年,能力没提升,反倒是勾引男人有一手,那种女人,哪里配得上你?”
听到许雅的这些话,南桑只觉得大脑瞬间一轰,羞辱袭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原来自己小心呵护了三年的爱情,在旁人看来,是如此的不堪和卑微!
这一刻,仿佛有一记重锤,狠狠的敲打在她心上,将她伤得体无完肤。
她光着身子趴在门板上,唐璟洲不间断的在她身上肆意掠夺,根本令她承受不住。
三年来,她第一次感觉到,唐璟洲可以这么猛。
门外的许雅还在继续:“璟洲,南桑就是个贱人!我已经打听过了,她和她乡下的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样都是靠男人的货色!”
“所以璟洲,你就不要再对她有什么内疚了,你不欠她的!南桑能跟你那么久,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她应该对你感激涕零。”
听了这话,南桑胸口一缩,再也忍不下去了!
不管许雅怎么侮辱她,她都可以忍,但她不该羞辱她的母亲!
南桑再也忍不下去了,突然伸出手,重重的拍打隔间的木门。
砰——
南桑嘶声大喊,“许雅!”
听到南桑的喊声,许雅踩着细高跟,噔噔噔跑到隔间前,隔着门大声说:
“南桑,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璟洲他根本就不爱你,他亲口对我说,他碰你一次都觉得恶心!”
“我要是你,我根本就没有脸待在璟洲的身边,你还是早点离开吧!”
即使许雅就站在隔间外面,但是唐璟洲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更用力。
这一刻,南桑气得浑身发抖。
他们一个用语言羞辱她的尊严,一个霸道的肆虐她的身子!
身心上的双重羞辱,令她几度要爆炸。
“许雅!”
她发狠的喊出声,每一个字音都在颤抖。
“那你就看清楚了!你口中那么上不了台面的我,此刻正被你眼中神一般的男人艹呢!”
话音落下,她一把推开隔间的门,将自己与唐璟洲全都暴露在了许雅面

第15章 跃跃欲试
许雅站在隔间外,惊愕的望着这一幕。
咚!
手机滑落,重重砸在地上,屏幕直接被砸裂。
“璟洲,你,你们……”
看到许雅脸上变了又变的表情,南桑的心里畅快极了。
唐璟洲显然也没有想到,南桑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
享受和他的女人做是一回事,可他没有做给别人看的癖好。
他抽离她的身体,以最快的速度脱下外套,将南桑搂进怀里,不让她走光。
看着她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颊,眉头紧紧地锁成了川字。
许雅已经无法维持原来的优雅,瞪着南桑的眼里就像是要溢出毒来。
果然!
他们果然在里面!
许雅曾经以为,不管她离开的时候唐璟洲是什么状态。
但只要她回来了,他就一定是属于她的!
可是……
为什么?
为什么他此刻却紧紧地搂着南桑,甚至,连余光都没有看向她一眼?
南桑的衣裤匆匆整理好后,将唐璟洲狠狠地推开,可往外跑的时候,脚下一软。
“桑桑!”
唐璟洲立马大步跟上,大掌一捞,将她的腰搂住,让她稳稳站住。
南桑诧异了一秒。
以为,在这种时候,他该是看她笑话才对。
她看了眼许雅,随后掰开他的手。
“唐律师。”南桑将手缩回来,“我恨你。”
望着南桑跑走的背影,唐璟洲站在原地,一双手紧紧地揪成拳头,最终,控制不住所有的戾气。
“砰——”
一拳,狠狠地打在墙壁上。
许雅眼里嫉妒得发狂,南桑那个贱人得到了她最想要的爱。她多希望被唐璟洲狠狠爱一回,可……
南桑回到包间,大家也都慢慢散场了,个个都喝得个烂醉。所以送他们回去的任务就交到了南桑身上。
等把所有人都送回去,时间已经很晚了。
她刚松口气,手机日历忽然弹出一条提示消息:唐老师的生日。
唐璟洲的生日啊!
她站定住,想了会儿,把提示删去,然后把唐璟洲的联系备注也给改了。
他们都分手了,他的生日,或者是其他什么节日,也都不需要她去记了,他也不需要她的祝福……
第二天,南桑是挤着公交车去上的班,眼见着要迟到了,她还跑了一段路,脚上踩着平底鞋,几乎是虎虎生风。
来到律所,大家基本上都到了,她暗道一声以后再也不能睡懒觉了,然后就要像以往那样打扫办公区。
林德钟见了让她赶紧打住,说这么俏的姑娘不是来打扫卫生的,还用指头点了点任东升,让他去打扫。
任东升听到却没有任何不满,走过南桑面前时,他那双桃花眼眨的更魅惑人心了。
顺带还拿着强调说了句:“为美女效劳,是我的荣幸。”
南桑一大早又享受了一把“被宠”的感觉,心情那是相当亮堂。
而到了工作时间,言云起把一堆案件资料搬到她面前,说是老大让她熟悉熟悉业务,以后可以先接简单的案子,再一步步接触大案。
南桑见此真的是受宠若惊,还有点跃跃欲试。
不过言云起走的时候,有些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又像是纠结良久,才开口问了她一句:
“南桑,昨晚的事……不好意思哈,我……”
南桑闻言抬起头,有些迷茫地反问:“昨晚?昨晚有什么事吗?”
言云起听她这么说也怔了一下。
南桑忽而又恍然道:“是我说送你回家的事吧。嗨学长,这算什么事儿啊,你别放在心上!”
言云起走的时候,心情颇有点复杂。
没被追究“占便宜”的事,好像是件好事。
可这好事,他怎么高兴不起来呢?
后面的南桑则是偷偷舒了口气。
谁说烂醉的人没记忆力的,她的言学长记得好像很清楚嘛。
可很显然,她没办法给他任何的回应,也就不能给他任何希望。
南桑决定把装傻充愣进行到底,而且她也安慰自己,说不定是她想多了,人家根本对她没那个想法呢。
自作多情、自取其辱的事,她可再不要做了。
16章:他的偏执和疯狂!
唐璟洲生日这天,南桑度日如年。
但她到底是忍住了,没有再去犯贱。
但南桑眼皮一跳一跳的,心绪也有点不宁,总觉得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何清这时正好回来,手上拎了好几袋子夜宵,算是两个人的加餐。
围坐在小圆桌前吃米粉的时候,南桑随手拨弄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反而变得越来越纠结。
何清见状便问她在干什么,因为她知道内情,南桑也就不瞒她。
“今天是唐律师的生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过呢。”
典型的失恋综合征,嘴上说都放下了,其实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呢。
何清很懂这种感觉,趁着南桑不注意,她一把夺过后者的手机,打开通讯录,一路翻到“唐律师”。
“真要这么纠结,打个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哟,唐律师,分手了连称呼也改了哈!我有种预感,总有一天你还会改回你的唐老师的,打赌打赌!”
打什么赌!
南桑简直要疯了,要是唐璟洲真的接了这个电话,她干脆不活了,她要去撞墙了!
最终这个电话并没有接通,南桑把抢回来的手机抱在怀里,又庆幸,又有难以言明的失落。
何清则是在一旁“跐溜”嗦着粉,说话的时候带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看吧,明明就想联系,还非得拿乔。当心你的唐老师一时空虚,被别有用心的女人趁虚而入……”
说到趁虚而入,南桑倒是觉得,她才是插足唐璟洲和许雅之间的坏女人。
虽然算不上小三什么的,可她在唐璟洲心里有人的时候跟他在一起,本身就是一场必输的赌局。
摇了摇头,她把手机扔在一边,继续吃剩下的米粉。
那边唐璟洲肯定各种美味大餐,说不定还有美人在怀,才不用她去操心呢!
之后的几天南桑依旧在看各种案例资料,顺带着干点打杂的工作。
不过跟以前相比,她现在觉得每分每秒不是在混日子,而是真正有奔头的。
林德钟就像言云起说的那样,很愿意教她些东西,虽说他自己也很忙,但总能抽出空来跟她交流下想法和心得,还跟她说了许多庭上的趣闻轶事。
此番举措南桑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倒是言云起他们几个有些“吃味”。
“我们进所的时候那老头有这么上心吗?没有吧。”休息时间李志岩拐了拐言云起的胳膊。
言云起则是一脸无奈地说:“他不是一直把我们当一群狗崽子养着。”
旁边的南桑听了又好笑又新奇,许是林德钟跟个长不大的小老头似的,底下的人也不怎么怕他,因而所里的气氛也总是和乐融融的。
而以前在远博所的时候,唐璟洲那个严肃,刘美兰那个暴脾气,想想就让人觉得心惊胆战的。
南桑愈发觉得,她跳槽来这,是个相当正确的决定。
其实她也是那种需要鼓励才会做的更好的人,只可惜,以前遇到的人都不懂,在她小心翼翼的应对中,已经给她下了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