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刃苗苗

高考失败后,我选择进厂打螺丝当厂妹。
厂里开会,我给男票发短信提醒他别迟到。
男票:「嗯哪,等会儿给老子贴贴一下。」
两分钟后,厂长带了个年轻帅哥走进来。
厂长:「我儿子江刃,新厂长。」
我看着两分钟前还在跟我发短信要贴贴的男票一身昂贵西装坐在领导那桌,陷入沉思。
会后我闹分手:「你不是只是个开叉车的吗,结果你这么有钱?!」
江刃表情无辜:「我家再有钱也不耽误我开叉车啊!」
1
高考分数出来后。
我们全家人望着我的分数集体陷入沉思。
我爸:「100 分,有零有整,挺好的。」
我妈:「要不花点钱去国外……」
我已经在网上浏览起了大厂招人信息。
我爸惊了:「苗苗,你要干嘛?!」
「人要学会务实。」
我点进去一家本市最出名的电子机械厂招聘信息细细浏览:「我早就认清自己了。
「不是读书的料。
「得干点我喜欢的事了。」
我妈拍着小胸脯惊魂未定地问:「你想干点什么?」
我:「进厂。
「打螺丝。」
我爸沉思片刻:「要不爸爸把那个厂买?下来?」
我:「我要厂那玩意儿干嘛?」
晚上我刷着朋友圈一水儿的「清华北大等我!」动态。
也发了条朋友圈:「江海电子厂,等我!」
再打开时看到三十几条评论。
有关心的、有八卦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活该读书的时候不努力!」
「当厂妹?不读书是没有出路的。」
我刷到最后一条,是江刃的留言。
「巧了,我也在那家厂子开叉车。」
2
我点开那人的头像。
江刃,高考坐我前头的一帅哥,外校的。
考试那天教室全部考生到齐,就他姗姗来迟。
考了十来分钟我抬头,看到他托着脸颊。
在打瞌睡。
我叹为观止。
又隔了十来分钟。
我又看到他,在发呆。
看来也是一个学渣 boy。
一场考完,我不禁对他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只不过考试我还是很认真地在对待,把空白的地方全都填满。
绞尽脑汁,平生所学全都想出来。
可惜大多数时候,这些题认识我,我不认识它。
考完后,我就跟虚脱了一样。
在走廊遇到他。
他说:「题好难,加个微信。」
我点头:「超难,好呀。」
加完我开玩笑:「说不定考完咱俩得进同一家厂打螺丝。」
3
考完后,我这成绩确实是稀烂到拿不出手。
苦读这么多年,我觉得挺亏欠爸妈的。
我爸却突然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安慰我:「鸭头,没事儿。
「人 ze 辈子,不是 zi 有读书 ze 条路。」
我深感安慰。
晚上接到我朋友短信:「你收拾好了没?」
我愣住:「收拾什么?」
朋友:「晚上全班聚会啊,你还在磨蹭什么?你没收到消息?学习委员李婧婧在群里发的啊。」
我更蒙:「什么群?」
朋友:「草了,什么意思啊她,全班都在,就没拉你进群?」
什么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不就是觉得我这个厂妹丢脸么。
4
「等下,我拉你。」
我拒绝了:「不用了。」
他们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晚上半夜我收到我朋友偷录的视频。
李婧婧满脸甜笑地抱着老师的手臂撒娇。
其他同学们笑闹成一团。
有人突然问起我。
「咱们班的苗苗呢?」
李婧婧哎呀一声:「不好意思,我忘了把她拉进来了。」
「瞧我这记性。」
我朋友冷道:「你是故意的吧。」
老师却开口了。
「不叫她也好,免得她心里不自在。」
其他人都沉默了。
5
嗯,确实是不自在。
我看着我怀里的零食,瓜子、冰淇淋、辣条。
美滋滋地往沙发上一躺。
还是家里舒服。
休整几天后。
我提着行李和凉席来到江海电子厂。
体检、面试、录指纹,一切都很顺利。
唯独快到分寝室的时候,几个染着彩毛的女孩儿嬉笑着冲了过来。
屁股一甩,我就被挤到了一旁。
几个女孩儿渔网袜,挑染发,加小背心。
三言两语的就逗得负责分配寝室的工作人员心花怒放。
然后大笔一挥。
我的名字就被挤到后头去了。
跟我演厂嬛传呢?
我去最后一间宿舍晃了一圈。
果然很烂。
墙角发霉,厕所马桶发黄,还是十人间。
我掉头就走进我隔壁房间,直接把行李丟上原本该属于我的床。
在床上躺了几分钟,我收到江刃的消息。
「在干什么?」
我:「床位被占了,正准备抢回来呢。」
江刃:「几号楼,定位发来。」
吖?这霸总口气什么意思。
我回道:「不用,小事,马上解决好。」刚发完,寝室门被一脚踢开。
那几个精神小妹围了过来。